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019章 睚眦必报

第019章 睚眦必报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2320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45
    车子发出异常的嗡鸣声,根本发动不了,再看着站在外面的秦豫,谭果深呼吸着,和神经病生气不值得!神经病杀人都不犯法,何况只是破坏了自己的车!  三秒钟之后,谭果拎着关上车门拎着食盒下车,秦豫将自己的车钥匙丢了过去,大BOSS一般迈着沉稳的步伐向着停在不远处的布加迪走了过去。  接过车钥匙的谭果对着起秦豫的后背狠狠的一瞪眼,认命的像个小司机一般跟了过去,要不是玉锦阁占地实在太大,从停车场走到外面的马路上打出租车至少需要十多分钟,自己才不会这么没骨气的充当司机!  “狗食禁止上车。”姿态慵懒的坐在后座上的秦豫冷声开口。  刚要将食盒放在副驾驶位上的谭果狠狠的攥紧拳头,深呼吸着,压抑火气,看向后座的秦豫,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玉锦阁出品的食盒质量可是杠杠的,之前被丢地上,里面的汤汁都没有洒出来,所以你放心,绝对不会弄脏你的真皮座位的。”  看着谭果那僵硬的笑容,秦豫恶趣味的勾起嘴角威胁,“你可以选择走回去。”  是可忍,孰不可忍!  谭果脸上笑容转为阴森,威胁十足的晃动着手里头的食盒,用极其甜美的声音开口:“隔壁邻居先生,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将食盒的盖子打开,然后将里面的剩菜剩饭糊满你的车子!”  “你可以试试!”眼神猛地阴沉下来,秦豫周身的煞气冰冷的足可以冻死人。  可惜在谭家最不缺少的就是冰山!谭果丝毫没有被秦豫那冰冷的煞气所吓到,将食盒啪的一下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作势就要打开塑料袋将里面的食盒拿出来,天天在家面对老爸那威严十足的冰山脸,又要面对大哥那面瘫脸,秦豫这点气势,谭果还真不放在眼里。  谭果抬着圆润的双下巴挑衅的看着秦豫,秦豫有些苍白的俊脸此时阴沉的骇人,汽车里气氛顿时冰冷的冻结起来,一分钟之后,秦豫妥协,谭果胜利,黑色的布加迪呼啸的离开了停车场。  “爸,秦豫肯定是知道了!”坐在汽车后座上,目送着秦豫和谭果一起离开之后,唐毓婷嫉恨的扭曲着眼神,当从柯三少口中得知秦豫的身价之后,唐毓婷立刻就派人去民政局那边善后,抹除谭果的身份资料,换成自己的。  可谁知道却更改不了,据说是民政局的电脑系统升级了,所有登记的资料都成了永久性的,无法更改,唐毓婷又找了一个黑客高手,得到的结果却是一样的,现在只要秦豫去查六年前的结婚登记资料,出来的就是谭果。  唐父半眯着眼思索着,秦家的那点事南川市谁不清楚,秦豫说是继承人,但是绝对活不长,这些年若不是秦老爷子护着,秦豫坟头的草只怕都多高了,且不说秦立伟这个小叔虎视眈眈的,就秦翰兆这个亲生父亲底下也有两个儿子,秦天霖只比秦豫小三岁。  等秦老爷子去世了,秦豫的处境必定非常艰难,若不是这样,六年前唐父也不会用谭果李代桃僵,谁知道不被唐父看上眼的秦豫却在失踪六年后,如同王者般的胜利归来。  汽车向着古民居方向飞奔而去,眼瞅着就快抵达目的了,后座的秦豫突然起身,一手向着副驾驶这边伸了过来。  “你要干什么……啊……我的饭菜……”冷风从打开的车窗里吹了进来,谭果一脚猛地跺在刹车上,左手方向盘往右侧一打,右手已经快速的去抢夺秦豫手里头的食盒。  “我擦!神经病啊!”  “你他妈的怎么开车的?想死不要在大马路上找死!”  “国家就该禁止女司机开车上路!”  因为布加迪的突然失控,紧跟后面的车子一辆接着一辆的踩着急刹,咒骂声响成了一片,好在路上车流量大,车速都不快,大家有惊无险的渡过了一劫。  此刻,汽车里,谭果速度极快的抢回了一个食盒,而另外的三个食盒却都被秦豫从车窗外准确无误的丢到了马路外的垃圾桶里,四五十码的车速,能将食盒丢到垃圾桶里,秦豫出手的精准度让人震惊。  而是此时,谭果根本想不到其它,抱着仅存的食盒,喷火般的目光死死的瞪着秦豫,咬牙切齿的开口:“我就没有见过你这么没品的男人!”  之前不就是威胁要将剩菜剩饭糊他车里,这个男人竟然如此记仇,简直是个没人品的渣男!  丝毫不认为自己丢食盒的举动有什么不妥,秦豫余光瞄了一眼火大的谭果,见她一脸受惊的抱着最后一个食盒缩回了驾驶座,不由一笑,懒洋洋的坐回到了后座上,“祸从口出,希望你记住这四个字,否则我不介意用点小手段。”  “我可不是被吓大的!”输人不输阵,谭果怒目圆瞪的回了一句,不过抱着食盒的手再次收紧了几分,天知道这个神经病会做出什么事来。  “比如断水?或者断电?”秦豫笑眯眯的接过话,俊美的脸上是云淡风轻的惬意浅笑,可是看在谭果眼里,这就是个十足的大恶魔!  十二月的南川市冷的时候气温是零度以下,谭果之所以能舒舒服服的宅在家里头,那是因为老房子虽然没有暖气,但是谭果将空调开到了最大,可以舒舒服服的睡懒觉,如果停电了,室内温度估计也就零度左右,这种湿寒的天气下,谭果都敢想象被冻成狗的滋味。  “行,算你狠!”谭果憋屈的将怒火压了下来,好女不跟男斗!尤其这还是个神经病!尖酸刻薄、睚眦必报!关键还是个有钱的神经病!  谭果一踩油门的发动汽车,速度之快,路灯明亮的光芒下,黑色布加迪如同呼啸的野兽在夜色下飞驰而过。  五分钟之后,汽车嘎吱一声停在了门口,疾驰狂飙之下,谭果的火气倒是散了不少,回头瞅了一眼后座上一脸平淡的秦豫,谭果不甘心的哼了一声,多么期待看到这个神经病被吓的哭爹喊娘的模样,可惜了。  慢条斯理的打开车门下车,秦豫看着抱着食盒气鼓鼓着脸颊的谭果,原本就胖,这么一鼓气,脸颊像是刺豚一般,让秦豫手指头痒痒的,想要上前戳一戳。  看着秦豫嘴角勾着浅笑的走过来,谭果瞬间戒备起来,这男人又想干什么?笑的这么瘆人,“我们两清了。”从此之后就好桥归桥、路归路,老死不相往来。  “秦豫。”秦豫优雅一笑,话音落下的同时向着谭果伸出手来,不得不说表情正常的秦豫优雅如同世家贵公子。  自己现在如果转身就走,不知道这个神经病会不会真的断掉自家的水电?谭果在心里头揣测着,赫然对上秦豫那笑的危险的凤眸,谭果认命的伸出手,“幸会,谭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