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093章 遗嘱公开

第093章 遗嘱公开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756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4
    看着要“英雄救美”的秦豫和佘政,史前嘿嘿一笑仗着体胖第一个挤上前来,很有吨位的身体挡到了谭果的前面,英雄气势十足的一挥手,“你没有权利抓捕谭果。”  冷嗤一声,袁承平鄙夷的目光打量着史前,一身的肥肉,笑的眼睛都没有缝了,就这种人在京城的时候根本没资格和自己说话,现在还敢违背自己的命令,看来自己真的该立立威,否则这些阿猫阿狗的都敢和自己作对,以为自己这个袁家人就是个摆设。  早就对谭果之前在拍卖会上落自己面子怀恨在心了,此刻看到史前刚阻碍自己报仇,曹音第一个发难,尖利着声音怒斥,“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袁野那杂种也就会认识这些不上台面的东西,想当初他的天纵没有死的时候,结交的都是京城的世家子弟,一想到已经死亡的儿子袁天纵,曹音看向袁也的目光再次充满了刻骨的仇恨。  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报复就是明知道仇人就在眼前,可是却不能报仇,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仇人结婚生子,一步一步的代替自己儿子的位置平步青云……曹音狠狠的攥紧了双手,尖锐的指甲在掌心里抠出一个个的血痕来,刺痛才让她压抑住对袁野的仇恨。  “这位先生请你让开,不要阻碍公安机关执法。”鲁队长端着架子趾高气昂的喝斥着史前,一个死胖子也敢耍狠,鲁队长满脸嫌恶的走上前来赶人,“快让开,否则我将依法逮捕你。”  史前依旧咧嘴笑着,看起来心情很好,肉呼呼的五官都挤在了一起,对着官威十足的鲁队长得瑟的晃了晃手指头,“很抱歉,你也没有资格抓捕我。”  “你一个小公务员,还给我摆谱来了。”袁承平直接怒了,其实在动手之前他早就调查了谭果的资料,史前不过是个清水部门的小公务员,至于古青桐在法医界有点名声,但也只是个无权无势的法医。  袁承平即使因为体弱多病无法继承袁家,那也是袁老爷子的独子,野心不小,脑子也精明,在京城的地位也是响当当的,这会一个当会计的胖子也敢给自己脸色看!袁承平第一次有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挫败。  这要是在京城,自己的名号一报出来,谁不给自己三分薄面,别说自己在纪委工作,就冲着袁家的名头,谁也不敢小觑自己。  每年来京城的那些官员,别看在地方上官威十足,可是到了京城,见到自己,谁不是伏低做小、点头哈腰的,可惜在南川这地界,这些底层小人物根本不明白袁家的庞大和可怕。  “承平,和他们客气什么,我看这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仗着有黑社会撑腰就无法无天了!”曹音恶狠狠的开口,瞄了一眼袁野,这些都是他的朋友吧,将这个杂种的羽翼先剪掉,日后等这个杂种生了儿子,袁家有了继承人,自己就能动手给天纵报仇了。  “看袁夫人这话说的,我大小是个公职人员,袁夫人你一个妇道人家都能发号施令指挥警察抓人,啧啧,也不知道谁无法无天。”史前言辞犀利的反驳了回去,半点情面不留。  曹音这个老女人可不是什么好鸟,年轻的时候仗着曹家的背景,听说对几个情敌出手异常狠毒,直接找流氓无赖将漂亮的情敌给糟蹋了,法院是依法审判了,但是几个流氓不过是蹲了几年牢,可是却毁了人家姑娘一辈子。  “还是说袁夫人也打算找几个混混将我奸污了,哎呀,我好怕啊,不过袁夫人这一次可要找几个粗壮的,否则我还真怕他们强不了我。”史前嘤嘤的假哭着,一副小女子怕怕的模样,扭捏着粗壮的腰身,还后怕的向着谭果身后躲了躲。  那恶心的声音和姿势让在场的人差一点将午饭都给吐出来了,若是一朵娇弱的圣母白莲花这样惺惺作态也就罢了,关键是一个吨位至少一百七八十斤的胖子,这画面简直太辣眼睛了。  看着得瑟耍宝的史前,袁承平气急败坏的对着鲁队长就喊了起来:“都给我抓起来,有什么事我袁承平顶着!”这个死胖子怎么知道小音年轻时的糊涂事!  这边鲁队长一看袁承平怒了,立刻上前就要先将史前抓起来,谁知道史前却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证件,丢给了来势汹汹的鲁队长,双手环着胸口悠闲的站在一旁等着,“看看吧。”  鲁队长接住证件,诧异的看了看史前,他自己爬到今天在市局也就是个大队长,还处处被佘政给压了一头,这个死胖子难道还能有什么高位不成?就算他爬的再高,也绝对不可能比得上袁委员。  公安系统的证件?鲁队长愣了一下,连忙翻开证件,内页很简单,只有姓名、年龄还有照片,工作单位那一栏只有一个“密”字,然后右下角是公安部的大红公章,鲁队长仔细一看公章,不由瞪大了眼,这竟然是公安部的章?  这个胖子不会是做假证的吧?鲁队长一脸怀疑的瞅着笑眯眯的史前,越看他越像是办假证的,就他还公安部的公章,那自己都能成为中央的委员了,职位还保密?我呸!  这让鲁队长不由想起前段时间那些诈骗犯,好像都是冒充军方和公安部的高级官员,一个一个架子大的离谱,纯粹老子天下第一的姿态,到地方部门上就跟皇帝白龙鱼服一般,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啼笑皆非,军方和公安部的基本常识都不清楚,还敢冒充高级官员。  看到鲁队长的表情跟调色板一样各种变化,袁承平不由诧异的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袁委员,您看,我怀疑他冒充公安部特工人员。”鲁队长屁颠屁颠的将史前的工作证递给了袁承平,恶毒阴笑的瞅了一眼史前,原本袁委员就要收拾他们,现成的把柄递上来了,这个胖子肯定要倒大霉了。  听到鲁队长的话,袁承平鄙视的看着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史前,就他这蠢样还特工?哼,南川这些人没见过世面,可是袁承平可是根正苗红的官二代,在京城长大,别说特工,就是公安部的关部长他也是见过的,就这胖子也不看看他那蠢样配吗?  接过证件扫了一眼,袁承平原本打算直接将证件摔史前那笑眯眯的胖脸上,可是当余光扫过证件内页时,袁承平猛地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  鲁队长这些小人物眼界低肯定不清楚高层的事,但是袁承平毕竟是袁老爷子的独子,在京城也有不少的人脉关系,再加上他在纪委工作,这个部门虽然没有多大的权力,但平日里和各个部门的关系都不错,毕竟没事谁愿意得罪纪委的人。  袁承平就曾经见过公安和国安高层的证件,这些证件材质就和普通的证件不同,而最显著的一个标志就是证件内页的字迹都不是普通的印刷体,而是采用微光刻技术制作的。  直接用电子束曝光机或激光直写设备完成证件上的字体书写,这不仅仅是考验技术了,这些设备的价格动辄就几百万,没有哪个制假证的骗子会花这样大的价格来制造几本假证。  “就算你是公安部的特情人员,可是谭果是凶杀案的犯罪嫌疑人,地方公安机关有权逮捕谭果进行调查。”袁承平面色阴沉的开口,根本没有想到史前竟然大有来历。  史前嘿嘿的笑着,依旧是一副欠扁的熊样,朗声开口道:“抱歉袁委员,谭果是公安部门外派人员,地方机关没有权利对她调查。”  明知道史前是在信口开河的胡诌,但是袁承平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原本就病态的脸更加的阴沉苍白,袁家式微,袁承平也不敢平白无故的和公安系统这边交恶。  关部长看起来温和,但是行事却是雷厉风行,谁的情面都不讲,袁承平知道自己的斤两,在关曜这个公安部的部长面前是一点份量都没有。  “承平,就算他们在国安有关系,你可是纪委委员,有权利调查他们。”曹音不解的看向脸色铁青的袁承平,就算是个国安特工又怎么样,只要犯法了,只要有人上告了,纪委都有权利调查。  袁承平原本就丢了大脸,此刻没好气的对着曹音怒斥一声,“你给我闭嘴。”  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里瞎指挥,如果袁承平知道史前大有来历,他又怎么会纵容曹音利用王家人来给谭果下套,现在进退两难的窘迫局面,让袁承平的脸色愈加的难看,  “袁夫人想必不清楚,我们国安高级特情人员,其他任何部门都没有资格调查,只有我们直属上司才有权限调阅我们的资料,所以袁委员的职位就算再高也没有权利拘捕我们。”史前显摆的晃了晃手里头的证件,然后目光的看向在一旁傻眼的蒋英和蒋二妹。  之前史前还以为王家人消停了,没有想到他们还是贼心不死,一有机会就想要狠咬谭果一口,看了看脸色青白难堪的曹音,想必这其中就有她的手笔吧,想利用王家人来陷害谭果,这真的被抓进去了,谭果能不能手脚齐全的出来还真悬。  袁承平毕竟也是老江湖了,此刻冷静下来之后,不由笑着对史前开口:“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了,之前都是误会,史先生不要见怪,我从京城带来了两瓶特供的茅台酒,明天我摆一桌,我和史先生也是不打不相识。”  还真是能屈能伸,史前拒绝的摆摆手,原本嘻哈哈的胖脸此刻却严肃的板了起来,“袁委员太客气了,可是我身为公职人员,要严格遵守老领导说的‘五个严禁’,这个茅台酒我是不敢喝了。”  袁承平的笑脸刷的一下阴沉下来,他都放下身价和面子结交史前了,这个胖子竟然敢蹬鼻子上脸,直接拒绝自己,还用“五个严禁”来打自己的脸。  “既然如此,那就公事公办,既然史先生说谭果也是公安部的外派人员,现在这两个群众上告谭果非法侵占巨额财产,我身为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的委员,有权利对谭果的个人作风和财产进行调查。”袁承平知道陈钢的死谭果只是嫌疑人,经过佘政调查之后,也没有任何证据指控谭果杀人,所以袁承平将话题转移到了王明喜留下的古民居这里。  “对,就算小贱……姓谭的是当官的,她也不能抢占我们家的房子,我和老王可没有离婚呢,他死了,这房子也该我这个妻子继承。”蒋英忙不迭的插话,她根本不明白警察怎么就不抓谭果了。  可是对蒋英而言,陈钢这个外甥死了是有些伤心,但是人都死了,还是钱最重要,那古民居可是好几百万那,这些天蒋英只要一想到这大把大把的钱没有了,那个心痛那,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只要能要回房子,蒋英豁出去了。  “蒋女士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彻查清楚的,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蛀虫,一定会给老百姓一个圆满的交代。”袁承平打着官腔,得意的看了一眼谭果,这个胖子不是说她也是公安外派人员嘛,既然是公职人员,一旦有了作风问题,纪委就有权利调查。  谭果看着胜券在握的袁承平,他只怕以为自己真的利用职务之便侵占了王明喜价值几百万的房子,所以才会揪着这一点不撒手。  “既然袁委员在这里,史前,就让王律师过来一趟,省的日后纠缠不清。”谭果冷笑一声正色的开口,原本她就是睚眦必报的小人,王明喜暗着为了国家付出了一辈子,可是明着却为了王家这些人付出了一辈子。  每个月三五千的工资,王明喜都给了蒋英和一双儿女,可这些人呢?将王明喜当成了取款机,在他双腿瘫痪之后直接将王明喜赶出了家门,一点夫妻、父子父女的情谊都没有,就算是养了一条狗这么多年,也该知道报恩的,王家这些人简直是猪狗都不如。  袁承平心里头蓦地有点的不安,看了看眼神有些冷厉的谭果,心里头咯噔了一下,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内情?  想到此,袁承平话锋又软了下来,“何必闹得这么难看,大家都是公职人员,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其实有什么事我们私下里说清楚就可以了,这么上纲上线的,将小事闹大了,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不用了,还是查清楚的好。”谭果都懒得看袁承平,直接对着史前开口道:“让律师尽快过来。”  “刚刚我已经通知小王了,估计最多十五分钟就到这里。”史前不屑的看着软了态度的袁承平,懒懒一笑的开口:“虽然袁委员你无权调查我们,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如袁委员就充当见证人,省的日后袁委员又被这些小人误导了,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们只是小人物,被袁委员误会了也就罢了,可是京城非同一般,袁委员一不小心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就不好了。”  “你?”听着史前含沙射影的讥讽,袁承平气的铁青了脸,却偏偏拿史前没法子,只能一甩手向着屋子走了过去,恶狠狠的丢出话来,“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做出什么解释来!”  因为都堵在大门口也不好看,所以玉锦阁这边崔经理亲自出来将众人引到了会议室这边,派人送上了茶水之后,崔经理对着谭果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秦翰兆心里头七上八下的,原本以为攀上了袁家,就完全不用惧怕秦豫这个畜生了,可是秦翰兆根本没有想到谭果一个小保姆就将袁承平给难住了,想要开口,可是一看袁承平那冷怒的脸,秦翰兆就龟缩了回来。  一旁姚青和秦萱表情也不好看,攀上袁家,原本是她们的期望,可是袁承平这么不给力,还不如谭果身边的一个胖子,这让两人不由的泄气,心里头也有些懊恼当初不该和谭果交恶,唯独秦天霖还算冷静,面色如常的根本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抱歉各位,路上有点堵车,我来迟了。”小王律师一进门就连声道歉着,看了一眼谭果和史前之后,随后笑呵呵的看向在座的十来号人,整了整笔挺的西装正色开口:“敝姓王,是大成事务所的律师,王明喜先生去世之前他的遗嘱是我负责的,既然家属对遗嘱有质疑,身为律师我有义务公开王明喜先生的遗嘱。”  “什么遗嘱?我怎么不知道?不会是你们假造的吧?”蒋英梗着脖子嚷了起来,之前为了要回古民居,王雪也找了律师咨询过,律师明确的说过要是有遗嘱打官司就能赢,可是蒋英将双腿残废的王明喜赶出家门多年了,到死蒋英都没有见过王明喜一面,又怎么会知道遗嘱的事。  这会一听王律师说遗嘱,蒋英再傻也知道这遗嘱肯定是对自己不利的,所以求助的看向脸色同样阴沉的袁承平,舔着老脸小心翼翼的开口:“袁委员,你要给我做主啊,我可是从没有见过什么遗嘱,谁知道是不是假的。”  “你当然没有见过遗嘱,王明喜没有去世之前,你拿着他的血汗钱勾搭野男人,王明喜双腿残废之后你见无利可图了,直接将人赶出家门,不离婚不过是为了光明正大的霸占结婚时王明喜买的房子,你这样良心都被狗吃的女人,不在病床前照顾自己的丈夫,又怎么有机会看到遗嘱!”  谭果冷嗤的开口,半点情面不留,直接将蒋英的皮都给扒下来了,特调七局虽然说是养老的部门,可是为什么那么多从一线退下来的人不回家,宁可守在七局渡过残生,就是因为有蒋英这些人的存在,他们为了国家流血流汗,满身伤痕,有些甚至连命都没有了。  可是就因为他们的身份无法公开,只是活在黑暗里的英雄,表露在外的都是最普通的身份,或许窝囊、或许无能,不会引起任何人和势力的注意,可是就因为这样,蒋英这些人才会如此作践他们这些无名英雄。  每当翻开特调七局的那些档案,谭果都有种将这些人给宰杀了的冲动,可是更多时候谭果只能隐忍下来,因为太多太多无法公开的秘密,让她什么都不能做。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小王律师转身快步打开门,不屑的看着站在门口的王家几人,公事公办的开口:“都进来吧,几位都是王明喜先生血缘上的家属,所以都有权利查看王明喜先生的遗嘱。”  王雪眉头皱了皱,总感觉有点不对劲,王涛和陈月娥则是满脸喜悦的快速坐到了蒋英身边,迫不及待的开口:“妈,是不是那老头……不是,我爸的房子能要回来了?”  实在懒得看满眼贪婪的王家人,谭果直接开口:“既然任都到齐了,王律师你开始吧。”  秦豫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情绪不太对劲的谭果,倒也没有开口,只是放在桌子下的大手握住了谭果的手,被她挣扎了几下之后,秦豫霸道的加重了力量,将谭果的手牢牢的攥在了掌心里。  佘政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倒是丘良铭好奇的心里头像是被猫抓了一样,这一出出的到底是怎回事?  “王明喜先生生前有存款两百二十万,奥迪越野车一辆价值四十五万、在南川和顺街有商铺一间,金表两块、玉扳指一个、老蜜蜡手串三条……”原本遗嘱不会列的这么细,但这是性子刚烈的王明喜临死前的报复,所以王律师这边才会将王明喜的所有物一一登记在册。  蒋英直接傻眼了,她根本不知道那个自己看不上的老实巴交的男人竟然这么有钱,和顺街的一间铺子,就算是租金一个月也有一万多了,更别说商铺本身的价值,还有那什么金表、玉石什么的,蒋英整个人都呆愣住了。  王涛这个儿子和陈月娥这个儿媳妇此刻已经按耐不住眼中的狂喜,发财了,这一次真的发大财了!原来死老头不仅仅有古民居,还有这么多的宝贝,他们一辈子都不用上班了,天哪,这得多少钱。  王雪也按耐不住眼中的狂喜和贪婪,她大学的时候就跟了刀爷,图的不就是一个钱字?王明喜这个父亲是老实巴交的建筑小工,要身份没身份,要钱没钱,蒋英这个当妈的只会卖弄风骚的勾引男人。  这样的家庭,王雪根本受不了,她长的漂亮,又聪明能干,大学里那些女同学多少比她丑的蠢的,不就是因为投胎投的好,所以才出入豪车,整天名牌,不甘心之下王雪终于勾搭上了刀爷,被他包养了。  如今王雪一天一天的老去,外面永远有十六岁的漂亮小姑娘,王雪也害怕过不安过,现在知道王明喜这个当爹的这么有钱,王雪的心砰砰的加快跳动着。  “加上北巷的古民居还有古民居里的老物件,王明喜先生所有的存款和固定资产合计一千一百三十六万整。”小王律师一公布了这个数据,一旁的蒋英和王涛、王雪、陈月娥都坐直了身体,小王律师冷冷一笑接着开口:“这些遗产王明喜先生自愿捐赠给谭果女士,遗嘱即日生效。”  刚刚心里有多么的狂喜和高兴,此刻就有多么的失落和不可置信,蒋英第一个炸了起来,“这不可能,王明喜怎么会将这么多钱留给一个外人,我是他的妻子,这一千多万都是给我的!”  “对,我是他儿子,唯一的儿子,老头子的钱只能是我的!”王涛也站起身来喊道,对着谭果威胁的扬起拳头,“这是我的钱,谁也拿不走!”  “就是,我老公可是王家的独苗,这钱不给儿子怎么能给外人,这个遗嘱我们不承认!”陈月娥也跟着叫嚷了起来,一千多万那,就算是死她也要抱着这一千多万去死。  看着丑态百出的王家人,小王律师嗤笑一声,“抱歉几位,我只是律师,只是按照我的当事人的意愿立下的遗嘱。”  “王律师,你和谭果认识,这份遗嘱的真实性我很是怀疑,毕竟就算子女再有什么不对,那也是王明喜的儿子和女儿,我可不相信他这个当爹的会这么狠心,一点钱都不给儿女,全给了一个外人。”曹音嗤笑一声的开口,怀疑的看着谭果,看不出这个小保姆还真有点手段,竟然能哄着一个快死的老男人将一千多万都给了她,为了钱,这个小保姆也真是不择手段。  啧啧!想到此,曹音不由得意的看向袁野,不知道这个小杂种心里头是怎么想的,自己喜欢的可是个为了钱不择手段,连要死的老头子的床都能爬的下贱女人,袁野越痛苦,曹音越高兴。  只可惜从始至终,袁野的表情都很平静,察觉到曹音看过来的恶毒目光之后,袁野反而勾起嘴角笑着,目光温和而宠溺的看着表情畅快很多的谭果。  哼,袁野这个杂种倒是会装!曹音愤恨不甘的收回目光,她可不认为袁野是真的不在意,想必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在强撑着吧,是个男人都不能接受自己喜欢的女人水性杨花、人尽可夫。  就在这时秦翰兆突然砰的一声拍着桌子,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秦翰兆恼怒的对着秦豫大声咆哮着,“秦豫,你看你找的是什么女人?简直丢尽了我们秦家的脸,为了一千多万就去陪一个要死的老男人,秦豫,你立刻给我将这个不要脸的小保姆赶走,我们袁家的脸都被你们给丢光了!”  听着秦翰兆的怒骂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了过来,说他蠢还真是抬举他了,抛开谭果的身份不说,这摆明了是王明喜故意报复蒋英这些王家人,偏偏秦翰兆却和王家人一样蠢,以为这一千多万是谭果爬床得来的。  秦豫似笑非笑的斜睨着发火的秦翰兆,随后嘲讽的看着脸色阴翳的秦天霖,有这么一个父亲真是丢大脸了!关键是秦天霖为了秦家继承人的位置,还要处处奉承、孝顺着秦翰兆。  “王明喜先生也想到各位会有质疑,所以他早在去世的一年前就立下了遗嘱,除了手写的这份外还有视频遗嘱。”小王律师将复印的遗嘱分发了下去,然后从公事包里拿出硬盘,片刻之后,会议室里的大屏幕上播放着王明喜立下遗嘱的一幕。  如果说这份遗嘱是王明喜病的快死的时候立下的,王家这些人还能诬陷谭果是买通了律师,在王明喜病的神志不清的时候糊弄他写下了遗嘱,可是通过视频资料明显可以看出王明喜除了坐在轮椅上之外,身体很健康,精神状态也是正常的。  一下子蒋英等人像是被抽去了所有的力量,扑通一声跌坐在椅子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大屏幕,屏幕里王明喜的眼神充满了嘲讽和不屑,但凡他们能对王明喜好一点,尽一点子女的义务,王明喜也不会这么狠。  “事情已经弄清楚了,希望袁委员日后将事实调查清楚了再行事,否则污蔑了好人就不好了。”得理不饶人的史前笑着挤兑着脸色难看的袁承平,“既然没什么事了,袁委员,我们可以离开了吧?”  袁承平气的脸色铁青,他已经可以判断这个王明喜只怕也是国安外派的人员,否则一个建筑工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只是王明喜身份保密,所以王家这些人就不将他当人看,但偏偏因为这事让自己里子面子都丢尽了。  谭果站起身来,冷眼看着失魂落魄的王家等人,现在后悔太迟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希望王明喜在天之灵可以安歇了,他这辈子为了国家付出了一切,希望他下辈子可以投个好胎,有一个好妻子好儿女。  “谭小姐,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一个老婆子计较。”对上谭果的眼神,蒋英忽然反应过来,走过来扑通一声跪到了谭果的面前,满脸哀求的哭嚎着,“谭小姐,我是被猪油蒙了心,我现在后悔了,明喜已经死了,我是夜夜都睡不好,你就看在我是他妻子的份上可怜可怜我,留给我一两件明喜的物件,也让我这个老太婆心里有个安慰。”  “你们想都不要想,你们知道为什么会有今天这一出吗?”谭果冷声开口,原本看起来和善的圆脸此刻却一片冷硬的肃杀和漠然,“那是因为王明喜先生想要让你们知道你们失去了什么,这是他临死前的报复,他要让你们一辈子都活在悔恨和懊恼里,一千多万那,原本都是你们的,可惜你们狼心狗肺,所以你们过的越悲惨,王明喜先生越高兴。”  跪在地上的蒋英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谭果一行人直接离开了会议室,惹了一身腥臊的袁承平等人也迫不及待的离开了。  几分钟之后,会议室里传来蒋英等人凄厉的哭嚎声,有什么比让让贪婪的人失去一笔巨额财产更痛快的报复。  网络上关于谭果、霍天恒还有徐一一包括秦姓某男人的报道也就在沸沸扬扬的炒了一天,第二天所有的网站论坛贴吧都将这些消息删除了,这让看到苗头的广大网友更加的气愤,纷纷猜测这肯定是秦姓某男人利用自己手里头的势力强行将报答压下来了。  其他网友也就是凑个热闹而已,但是霍天恒的粉丝却不干,纷纷要求这个一定要给霍天恒讨回一个公道,这间接的让霍天恒的名气再次飙升,而因为赌气暂时离开剧组的霍天恒今天受邀参加蜡像馆的蜡像落成仪式,得到风声的粉丝和广大媒体第一时间就奔赴到了蜡像馆。  “霍天王,请问关于之前网上的报道,你有什么说法吗?”霍天恒的汽车刚到现场,记者呼啦一下都蜂拥过来,一个一个的话筒都迫不及待的伸了过去,都想得到第一时间的报道。  “霍先生,网上的那些照片有人说是因为拍摄角度问题造成的,这是真的吗?这些照片是不是你找人拍的?毕竟你在剧组里,要拍下这些照片很容易。”  “霍天王,有消息说你打算退出章天山导演的电影《暗芒》的拍摄,这是真的吗?如果离开章天山导演的剧组,你打算进入哪个剧组?这是不是你打算跳槽耍的计策?”  马宝让保镖组成了人墙将围堵过来的记者都隔开了,自己连忙拉着脸色不悦带着墨镜的霍天恒快步向着蜡像馆走了进去,一面忙不迭的叮嘱,“天恒,这些问题都不要回答,等风头过了,我会让公司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  “知道了。”霍天恒敷衍的冷哼一声,但是马宝毕竟跟了他不少年,他也知道马宝是为自己好,但是之前在剧组被马宝还有其他人认为洪梅是自己指使的,背了黑锅的霍天恒依旧不痛快。  其他人误会也就罢了,霍天恒根本不鸟他们,但是马宝毕竟是他的经纪人,第一时间不站在自己这边,还怀疑自己指使洪梅给谭果泼屎尿,这让霍天恒气的够呛,所以他才会耍大牌的暂时离开了剧组,反正粉丝现在已经暴怒了,霍天恒等着章天山给自己低头,否则他不会再进剧组,到时候《暗芒》这部电影肯定会被广大粉丝抵制。  进入蜡像馆之后,耳朵终于清静了不少,霍天恒看向不远处盖着红色绸布的蜡像,在仪式之后,将红绸布拉开,露出里面坐着的蜡像,蜡像制作的技艺很精湛,霍天恒站在坐着的蜡像面前,活似是双胞胎一样,根本分不出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虽然记者们的采访并没有得到霍天恒的正面回答,但是关于霍天恒的消息还是霸占了当天娱乐圈的头条,谭果此刻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换了一个台是报道霍天恒的,换另一个台还是报道霍天恒的。  “这名气真不小。”谭果受不了的摇摇头,名气这么大,会被人盯上也不奇怪,听秦豫说马宝已经找了其他保全去保护霍天恒的安全,就在这时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谭果拿起手机一看。  竟然是霍天恒?他找自己做什么?诧异的谭果接起电话,手机里传来霍天恒一如既往的高傲声音,“谭果,你想知道自己父母是谁吗?今晚上十二点,你来我的别墅,我会告诉你答案,过时不候。”  谭果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电话啪嗒一声就被挂断了,傻眼的谭果看着手机,貌似老爸和老妈都在京城,霍天恒这是要闹哪一出?  ------题外话------  抱歉今天迟了,终于收拾了王家人,感觉大快人心那。  恶有恶报,只是时候未到!  为什么没有人想到是史前抢先冲出来,哈哈,史前的身份暴露一点点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