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094章 天王之死

第094章 天王之死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909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4
    入夜,白林山的山风吹的人直哆嗦,这一带属于南川市的郊区地段,但是空气好,环境佳,不少的富商都将别墅买在了这边,周六周日的时候来这里度度假,的确是个放松休闲的好地段。  不远处的小山坡上,一道身影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实在太冷了,男人将帽子又往下拉了拉,双手稳稳的拿着长镜头的单反相机,镜头对准的正是不远处的一幢依旧亮着灯火的豪宅。  “啧啧,这都凌晨了,看来霍天王还真够敬业的,这个时候还在看剧本。”男人自言自语的嘀咕一声,倒是有些的意外。  霍天恒名气大,但是脾气也出了名的大,不过因为那完美的五官长相,所以粉丝多,而且现在那些年轻的小粉丝就喜欢霍天恒那酷酷的高高在上的姿态,被迷的不要不要的,偷拍的狗仔没有想到霍天恒还这么敬业。  咔嚓咔嚓,动的僵硬的手指头按着快门,狗仔将二楼霍天恒坐在窗户边看剧本的照片连续拍了不少张,毕竟这几天霍天王被炒的火热,这组照片被放出去也能博个头版头条。  “噢,不行了,实在太冷了,这破地方难怪之前没有人来蹲点,太折腾人了。”拍了一些照片之后,狗仔受不了的搓了搓手打算撤退了,他好不容易利用送快递的名义溜进了白林山的别墅区,然后从下午三点一直窝到凌晨。  原本以为运气不好,白遭罪了,谁曾想霍天王今天真的回白林山的别墅了,所以狗仔立刻架起了拍摄装备,虽然说没拍到什么惊天动地的照片,但是也算是有所收获了。  可是就在狗仔准备离开时,一辆黑色的越野车缓慢的开到了别墅前,打算收工的狗仔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激动的双手都差不多握不住单反相机了,这么晚了还有人过来,开的车子还是这么普通的价值二十来万的越野车,一定有猫腻!  这一瞬间,偷拍的狗仔感觉热血沸腾起来,他有种自己终于要熬出头的兴奋和激动,而当一道纤瘦的身影从驾驶位走下来时,狗仔激动的恨不能当场嗷一嗓子,这些年霍天王都是单身,零绯闻,没有女朋友,他的女朋友就是广大的粉丝们,没有想到霍天王竟然会在深夜幽会女人,地点还是在自己的别墅。  狗仔双手咔嚓咔嚓不受控制的按着快门,这可是爆炸性的消息,只可惜下车的女人捂的太严实,厚厚的围巾遮挡住了大部门的脸,又是背对着狗仔的方向,所以拍来拍去也只能拍到几张背影。  “这肯定有猫腻,如果只是普通女性朋友,怎么会穿的这么多,还戴了大围巾,穿的太臃肿,从背影根本看不出是哪个女星!”狗仔懊恼的嘀咕,眼睛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单反镜头,最好霍天王从二楼下来,两人在门口来一个激情的拥吻那就更好了。  将镜头往二楼上移,此刻二楼的灯已经关掉了,漆黑一片根本什么都拍不到,狗仔叹息一声,也对,刚刚自己只顾着拍这个神秘的女人,根本没想起二楼的霍天王,想必是他也听到汽车的声音,关了灯从二楼下来了。  “你是什么人?”就在这时,黑暗里传来一阵吆喝怒斥声,伴随着手电筒的光芒闪过,是急促的脚步声。  狗仔回头一看,一下子垮了脸,是别墅区的保安,能在白林山买别墅的人那都是非富即贵的身份,都极其注重隐私,别墅区的安保也格外严格。  偷拍的狗仔知道自己今天子是很走运才混进来,谁曾想幸运之神没有一直眷顾他,到了最关键时刻竟然被保安发现了。  “大哥,大哥,你看这大晚上的你们巡逻也辛苦,这点钱拿去买点夜宵吃。”狗仔动作极快的将单反相机里的照片按了上传,然后另一只手将两百块钱向着巡逻的保安递了过去。  “谁让你在这里偷拍的!把相机交出来!”保安黑着脸怒斥着,根本不接狗仔递过来的两百块钱,“跟我去保安室一趟。”  “大哥,大哥,你通融一下,自己出来讨生活都不容易啊。”狗仔连忙又掏出了三百块钱,将五百块钱一把塞到了保安的口袋里,陪着笑脸哀求。  “大哥,你看这大晚上的,我就想拍两张照片,南川这地方消费实在太高了,我家小女儿每一次都偷偷将肉塞到我饭碗底下,这孩子心疼我这个当爹的,是我没本事,都没钱给孩子多买些肉食吃,大哥,你就放过我吧。”  保安看着都快哭出来的狗仔倒是有些的动容,南川是S省甚至是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可是对于在底层讨生活的人而言,要想在南川生活太困难了,动辄几百万的房子是甭想了,租个房也要两三千块,开门就是钱,孩子要上学就更困难了。  “大哥,你就通融一下,通融一下。”一看保安态度软化了,狗仔连声哀求着,“大家都不容易啊。”  “可以不去保安室,但是相机内存卡里的照片都要删除掉。”保安虽然退让了,但是却坚持删除照片。  狗仔知道没办法,只能点了点头,当着保安的面将刚刚偷拍的照片都一一删除了,最后被保安提溜着赶出了白林山别墅区的大门。  可惜了,否则今晚上一定能拍到爆炸性的照片!狗仔叹息一声,不过也知道分寸,自己如果再闹下去,被霍天王知道了,那时就吃不了兜着走,而且传到手机里的照片肯定也会被删除,保安不知道现在的单反相机都可以直接上传照片的,自己这才钻了个漏子。  别墅的门并没有锁,谭果推门走了进来,漆黑黑的一片,谭果打开了灯,站在客厅里看了看,欧式的客厅奢华至极,但是却一个人都没有,仔细观察了一下,谭果可以肯定别墅一层是没有人的。  霍天恒将自己引诱到整个空无一人的别墅来做什么?谭果皱着眉头思考着,之前接到霍天恒的电话,他用自己父母的消息来引诱自己,谭果倒是来了兴趣,自己的身份铁定没有暴露,所以外人都以为自己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孤儿,这样一来父母的消息的确有巨大的诱惑力。  可是谭果不明白的是,霍天恒或者说指使霍天恒诱惑自己前来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钱也好,色也罢,谭果不认为对方是冲着这些来的,所以谭果这才亲自来了一趟,谁知道别墅没人。  等了十分钟之后,霍天恒的手机也打不通,谭果笑了笑,转身出了门上车离开了霍天恒的别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倒要看看幕后人有什么目的。  谭果的车子离开别墅不到二十分钟,黑暗的夜晚里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的是浓浓的黑烟和漫天的火光,大火引起了天然气管道的爆炸,在白林山别墅区入住的人纷纷打开窗户,报警的报警,看热闹的看热闹。  因为远离市区,所以消防是在半个多小时之后才到达现场,这个时候大火已经将整个别墅吞没了,漫天的火光照亮了黑夜。  “报告队长,在厨房发现了一些尸体的碎片。”从火场里冲出来的消防员粗重的喘息着,向着队长报告着刚刚发现的情况,“因为天然气管道发生了爆炸,尸体大部分被炸没了,在距离厨房窗户两米处发现了一些人类的大肠和碎肉。”  “继续灭火,注意保护没有被火烧到的现场。”消防队长眉头皱了皱,刚刚从保安那里已经了解到这是霍天恒的别墅,而从经纪人马宝那里也知道霍天王今天就住在别墅里,现在又发现了人类的大肠,队长猜测死者十有八九就是娱乐圈著名的天王巨星霍天恒了。  这事如果处理不好,想到那些记者媒体还有粉丝带来的社会影响,队长顿时头痛起来,立刻拿出手机将情况汇报到了上面,然后又通知了警方过来调查,至于霍天王是死在火灾里还是被人蓄意谋杀,这都是警方的事了。  这一夜对其他人而言只是普通的一个夜晚,只感觉降温冷了一点,风大了一些,可是对负责调查案件的警察而言,这绝对是最难熬的一夜。  负责霍天恒死亡案件调查的警察正是佘政,考虑到霍天恒是公众人物,影响力极大,所以佘政接到消息之后直接下达命令,案子目前处于保密阶段,别墅区的保安也好,救火的消防员也罢,全都被下了禁口令。  “我们是十二点四十接到报警,一点十五分到达现场,不过因为火势太大,又引起了天然气爆炸,现场被烧毁的差不多了。”消防队长向着佘政汇报着第一手的情报资料,至于如何取证调查都是警方的事了。  “嗯,到时候将报告送一份来市局,你们辛苦了。”夜色下,佘政面容冷静,锐利的目光看着被烧毁了将近九成的别墅,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凌晨两点,市局灯火通亮。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明知道天恒有危险,我怎么就放任他一个人。”一个晚上的时间,马宝就像是老了十多岁一般,呆愣愣的坐在椅子上,无法接受这个突然的噩耗。  “喝点水,或许死亡的人不是霍天恒,尸体的碎块已经送去法医处检验了。”佘政将一杯热茶递给了马宝,拉过椅子坐了下来,示意一旁的郝小北负责记录,“马先生,之前听你说有人要暗害霍天恒,具体是怎么回事,你说说。”  喝了几口热茶,马宝总算恢复过来一点精神,看了一眼眼神刚毅、面色严肃的佘政,这才缓缓开口道:“天恒名气大了之后就收到过不少的威胁,有些是精神不太正常的粉丝,有些是同行的仇人,天恒身边一直配有保镖,可是今年的情况有些不对劲。”  马宝用茶杯暖着手,整理着思绪继续开口:“好几个装有动物尸体的包裹不是送到房车里,就是送到了剧组天恒专有的化妆室里,有时候还会送到天恒住处的大门口,有老鼠的尸体,有的是死蛇,有一次是半片血淋淋的猪头。”  马宝和霍天恒都感觉有些不对劲,上报了公司之后就报了警,也加强了霍天恒身边的安保,可是幕后的黑手就像是会特异功能一般,来无影去无踪的,却总是能将这些可怕的血淋淋的东西送到霍天恒面前。  感觉到危险的马宝不敢掉以轻心,所以他才会找上秦豫的龙虎豹保全公司,自从谭果跟着进了剧组,秦豫的人手到位之后,之前那些隔三差五的血淋淋的包裹就再没有出现过了,想来是暗中的凶手也忌惮龙虎豹保全公司的实力。  “可是前几天天恒指使洪梅对谭果使坏,谭果一怒之下离开了剧组,紧接着秦总裁也将所有的保全都撤了回去。”说到这里,马宝是无比的懊悔,早知道天恒会出事,他就算是用求的也会让秦豫继续派人保护霍天恒。  “洪梅的事情具体说说。”佘政从史前那里听到了一点点,不过当时看谭果那气呼呼的样子,佘政也就没有再深问了,谁曾想霍天恒居然死了。  马宝揉了揉眉心,一夜没睡,他整个人都疲惫不堪,一方面期待着别墅里被炸死烧死的人不是霍天恒,一方面理智又清楚的告诉自己被害的死者就是霍天恒。  “洪梅是徐一一的助理,《暗芒》拍摄第一天的时候,洪梅就和谭果起了冲突,以前洪梅也应聘果天恒的助理,没有通过,这一次看到谭果后,洪梅性格霸道又记仇,所以她就找谭果麻烦,徐一一也牵扯进来,最后谭果因为袁少的关系,章导将徐一一开除出了剧组。”  徐一一还算走运,虽然被踢走了,后来被和章天山的死敌武涛收进了剧组,只可惜导火索的洪梅却被徐一一开除了,马宝叹息一声,“洪梅怀恨在心,刚好天恒和谭果一直不和,天恒当时就让洪梅进了剧组来报复谭果。”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马宝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事发突然,短时间之内他也想不起来还有什么需要说的,有什么线索是重要的。  “马先生,你是最了解霍天恒的人,所以这段时间我会派两个警员保护你的安全,如果你想起什么了,随时通知警方。”问了一个多小时,佘政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  但是到底是谁杀了霍天恒还不清楚,法医那边的报告也没有出来,所以佘政也不能判断被杀的人是不是霍天恒,还有厨房里只找到一点碳化的尸块,根本无法检验,目前只能依靠厨房外的那些大肠和碎肉通过DNA来确定死者的身份。  “我知道。”马宝点了点头,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目前也没有其他的工作了,自然要配合警方找出杀人凶手。  马宝站起身来,用力的握了握佘政的手,神情悲切,眼眶有点泛红,“佘队长,我请求你一定要抓到杀害天恒的凶手。”  “放心吧,查找凶手,给受害者一个交待是我身为警察的职责。”佘政郑重的回答,不管被害的人是谁,他都会竭尽全力的找出杀人凶手,将凶手绳之以法。  在审讯室隔壁的观察室里,透过单向玻璃听着马宝的叙说,鲁队长眼睛一亮,兴奋的搓了搓手“谭果和霍天恒有矛盾,那谭果很有可能就是凶手。”  “袁委员,你看之前网络上爆料了不少谭果和霍天恒冲突的照片,这一次霍天恒为了报复谭果,故意让洪梅进入到了剧组找谭果麻烦,谭果倒是走运的避开一劫了,但是她必定怀恨在心。”  越想越感觉有这个可能性,鲁队长激动的脸都红了,如果自己侦破了霍天恒被杀的案件,那么自己一定名声大噪,想要往副局长的位置上挪一挪肯定就可以了。  警局出了这么大的案子,虽然知情人都被下了禁口令,三缄其口不敢多谈论,但是鲁队长也有自己的人脉关系,所以在知道了霍天恒被杀的案子后,鲁队长第一时间就通知了袁承平,想要借着袁承平的手打压佘政。  袁承平之前在谭果面前丢了那么大一个脸,他暂时拿谭果没办法,但是要对付一个在体制内的佘政就容易多了,所以袁承平自然愿意给鲁队长撑腰,否则没有他出面,鲁队长今天根本没有资格在观察室里旁听。  “吴局长,我听说谭果和佘政的私交很好。”袁承平看不上谄媚巴结的鲁队长,但是他更看不上佘政,此刻袁承平打着官腔,老神在在的开口:“这个案子谭果有重大嫌疑,交给佘政调查只怕有失公允。”  吴副局长看起来笑呵呵的,可是眼神却不由冷了几分,鲁为国行事是越来越出格了!他想压佘政一头往上爬,吴副局长自然清楚,尤其是今年蒋局长就要退休了,不出意外吴副局长就要转正了。  他一转正,副局长的位置肯定就空出来了,不少人都盯着这个位置,可是吴副局长心里头清楚佘政根本不想升职,佘政对权力并没有太大的野心和欲望,他和他父亲一样更喜欢当一个地地道道的警察,查案子、抓捕凶手,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局里其他人不清楚佘政的背景,可是吴副局长知道,佘政的外公那可是丘家,再加上佘政这些年的政绩,要往上爬很容易,佘政不愿意升,偏偏被鲁为国当成了假想敌,有事没事的就针对挤兑佘政。  这一次就更过分了,霍天恒被杀了,这个案子一旦传出了风声,估计公安局的大门都要被各路记者和粉丝挤破了,偏偏鲁为国为了升职将袁承平这个纪委委员扯了进来。  按理说公安内部的案子,袁承平是没权利插手的,可是他顶着纪委委员的名头,又是袁家的人,他真的要多管闲事,不管是吴副局长还是蒋局长都不能说什么,这案子若是交给鲁为国,估计一两年都查不出来,到时候公安局还有屁公信度。  “袁委员,霍天恒这个案子很棘手,知道的人是越少越好,佘政是我们公安系统最优秀的刑侦警察,侦破过很多大案要案,这个案子交给他来查肯定会在最短的时间里破案。”吴副局长笑着回了一句,提高了嗓音洪亮的开口:“至于袁委员的顾虑我也清楚,不过我可以用我的人格保证,佘政绝对不会徇私枉法。”  袁承平眉头一皱,他没有想到自己都开口了,吴副局长竟然敢不给面子,当着自己的面还给佘政说话,袁承平脸色不由沉了下来,眼神锐利的盯着笑嘻嘻的吴副局长,声音冰冷下来,“这么说吴局是认定了佘政来调查这个案子?”  “袁委员,你看这事是蒋局长定下来的,我也不好过多干涉,再说局里没有谁比佘政更有能力了,佘政这个同志思维缜密,专业能力强,手底下的几个人各有所长,都是查案的好手。”吴副局长笑着将皮球踢到了蒋局长那边。  反正蒋局长今年六月份就退休了,也不怕袁家给他穿小鞋,再者据自己所知蒋局长貌似和袁家有些龃龉,否则今天就不是自己来接待袁委员了。  听到这话的鲁队长脸色一阵青白的难堪,他钻营能力很强,可实际办案能力真不行,吴局长这话就差没指名道姓说自己没用了,被当众下了脸,鲁队长眼巴巴的看向一旁的袁承平,只希望他大展神威直接将佘政撤下来,将自己换上去。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袁承平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直接无视了鲁队长哀求的眼神,在秘书的陪同下大步向着外面走了去。  出了门之后,袁承平的脸刷的一下阴沉下来,真是给脸不要脸!一个小小的市局副局长就敢和自己推三阻四的!再想到之前谭果、佘政这些人都敢忤逆自己,袁承平病态的脸上表情显得愈加的扭曲而狰狞,不找回这个面子,他袁承平还有什么脸回京城!京城那些人又怎么看待自己!  “吴副局长,那我先去忙了。”被丢下来的鲁队长厚脸皮的一笑,然后咚咚的转身离开了,妈的,凭什么都维护佘政,哼,难道局里没了佘政就不查案破案了?  佘政从审讯室里出来就见到吴副局长站在门口,“吴局,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线索,不过谭果和洪梅都是一条线索,我让狸子去找洪梅了。”  “你办案我放心,至于鲁为国那边你不用管,这个案子一定要尽快查个水落石出,否则社会影响太大。”吴副局长拍了拍佘政的肩膀,今天自己驳了袁委员的面子,还不知道他会在背后做什么。  佘政明白的点了点头,至于谭果那边,佘政打算亲自过去一趟。  北巷,古民居。  谭果大半夜的溜了出去,回来都凌晨一点多了,这不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十二多,迷迷糊糊的谭果还想继续睡,可惜一只微凉的手却不厚道的伸进了被子里,摸上了谭果软绵绵、软乎乎的小肚子。  “啊!”被冰的叫了一声,谭果刷的一下睁开眼,从床上一座而起,等看清楚床边的秦豫时,谭果气的将被窝里那只咸猪手给用力的甩了出去,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秦豫,你有病那!”  “起床,吃饭!”秦豫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又钻回被窝里缩成一团的谭果,他就没见过这么懒得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她估计有三百天不会吃早饭,都是一觉睡到中午,能吃能睡,偏偏人还瘦,就一张脸圆嘟嘟的看起来有点肉。  “就听过不给饭吃的,没听过逼人吃饭的。”闷沉沉的声音从被窝里传了出来,她真感谢秦家的祖宗十八代,生出这么一个爱管闲事的后代来,明明是个工作狂,却能一日三餐的押着自己吃饭。  回想起到南川这两个月的悲催生活,谭果都想爆粗口了,大冬天的,室外温度零下三四度,大早上的七点钟就被秦豫从被窝里拖起来,必须吃早饭!不吃行啊,得罪神经病的下场就是他真的端盆冷水泼床上。  湿透了两床被子的谭果,只能一边在心里头诅咒秦豫娶了老婆是丑女,生个儿子是笨蛋,然后一边灰溜溜去洗漱然后吃早饭,然后被迫滚到隔壁秦豫的屋子,爬上他的床睡觉,有那么一瞬间,谭果忽然很想来个尿床,后来想想太丢脸了,这才作罢。  然后每到中午,雷打不动的秦豫的电话会准时响起,谭果果断选择关机,好吧,有时候太忙的秦豫的确没时间回来叫床,然后跳广场舞的大功率高音炮音响被放到院子门口。  一曲《小苹果》鬼哭狼嚎的响起,关键还是单曲循环,堪比魔音穿耳,暴躁的谭果一把掀开被子,穿着睡衣,吧唧着拖鞋冲了出来,一脚将院门口的音响给踹飞了出去,然后狠狠的跺上了几脚泄恨。  可惜睡了不到十分钟第二台音响再次响了起来,谭果终于承认自己败了,她一个正常人和神经病较真做什么,那不是找罪受嘛!  谭果再次灰溜溜的爬起来吃午饭,然后就看到藏藏在门口啃排骨啃的正欢,硕大的脑袋上还带着耳麦,边啃骨头边哼哼着,完全听不到外面音响的巨大噪音,从此之后藏藏就多了一个叛徒的名号。  洗漱完,谭果没好气的瞪着坐在沙发上正翻阅文件的秦豫,茶几上放着热气腾腾的饭菜,都是从玉锦阁打包回来的,色香味俱全,勾的谭果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  “不和神经病计较!”谭果哼哼着,拿起筷子大快朵颐吃了起来,至于蹲坐在地毯上,眼巴巴的瞅着茶几上饭菜的藏藏,谭果极其幼稚的夹起一块牛肉,然后在藏藏的眼前晃了晃了,吧唧一下丢到了自己的嘴巴里。  “呜呜……”被戏弄的藏藏发出委屈的呜呜声,尾巴也耷拉下来了,从蹲坐的姿势换位成了趴在地上,狗头有气无力的蹭着软和的地毯,浑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女主人了。  “你这个不会看门的叛徒!”谭果不满的哼了一声,最开始还不错,敢对着秦豫汪汪大叫,可是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这个笨狗就叛变了。  每一次秦豫派的人过来午饭,这个笨狗跑的比谁都欢,自己衔着钥匙给人开院门锁不说,还摇晃着尾巴让人给它戴上耳麦,敢情就它知道音响吵,叛徒!  “藏藏胖了不少,皮毛也油光了很多。”秦豫放下文件看着被欺负的藏藏,目光认真的打量着谭果,“同样是喂食,你怎么一点没长肉。”  “别把我和这个叛徒相提并论!”谭果没好气的一记白眼瞪了过去,这个笨狗胖的都快跑不动了。  “呜呜。”被称为叛徒的藏藏更加委屈的呜呜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瞅着谭果,黑黑的眼珠,水汪汪的眼睛,再加上那呜咽声,简直能将人的心都萌化了。  谭果指着放下文件也拿起碗筷开始吃饭的秦豫,拍了拍藏藏的脑袋,“乖,以后对着他多叫叫就让青桐天天给你做好吃的。”  藏藏看了看谭果,又扭头看了看老神在在的秦豫,迟疑片刻之后,呜呜两声,竟然夹着尾巴出去了。  目瞪口呆的谭果傻愣愣的看着趴在门口饿肚子晒太阳的藏藏,不敢相信的低喃,“藏藏这个吃货为了你竟然连饭都不吃了?”  几乎怀疑自己还没有睡醒,谭果收回目光,放下碗筷,忽然一下子扑到了秦豫的身上,双手死死的掐着他的脖子,气恼的逼问,“秦豫,你老实交代,你对我家藏藏做什么了?”  藏藏这哪里是叛变了,这分明是宁死不屈!谭果瞬间怀疑藏藏其实是秦豫放到自己身边的卧底,所以让它对秦豫汪两声,它都忠诚不二的拒绝了,这到底是谁养的狗啊!  左手捧着碗,右手拿着筷子,腾不出手来的秦豫只能任由谭果坐在自己腿上,掐着自己脖子胡闹。  “你说不说?你对我家藏藏到底做什么了?”谭果心里头酸酸的,这可是她养大的狗,说好了做彼此最忠实的小伙伴,怎么一下子就叛变了。  佘政带着郝小北进门就看到谭果坐在秦豫的腿上,双手掐着他的脖子,一副苦大仇恨的施虐模样。  大感丢脸的谭果动作迅速的从秦豫身上爬起来,没好气的对着门口的藏藏吼了起来,“藏藏,来人了你都不知道叫两声吗?”  “汪汪……”藏藏轻微的汪了两声,声音低的就跟蚊子叫一般,然后无辜的对着谭果晃了晃尾巴。  “所以你之前叫了,只是没吃饭没力气叫,声音太小我没听到是不是?”谭果笑的那叫一个温柔,只是眼睛里咻咻的迸发出杀气来。  浑然没有察觉到危险,藏藏肯定的呜呜两声,然后摇晃的尾巴也吧唧一下落了下来,没吃饱,连摇尾巴的力气都没有了。  “藏藏,我要把你宰了吃肉!”谭果终于爆发了,吧唧着拖鞋就向着大门口冲了过去,张牙舞爪着似乎真的要将藏藏人道处理了。  “嗷呜!”藏藏眼睛蹭的一亮,兴奋的嗷了一嗓子,随后动作迅速的从地上一跃而起,然后一人一狗就在客厅里开始了人狗大战。  佘政自来熟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看了一眼神色淡定的秦豫,“她平常也有这么活泼?”  “和你无关。”拒人千里外的疏离语气,秦豫警告的看了一眼佘政,随后起身向着扑倒在地毯上打成一团的一人一狗走了过去。  谭果揉了揉藏藏的大脑袋,威逼利诱的逼问着,“说,你怎么被秦豫收买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以前给你读的《孟子》都忘记了,嗯?”  “过来吃饭。”秦豫危险的目光看了一眼蹭在谭果怀抱里的藏藏。  警觉到危险,有那么一瞬间,藏藏还想腻着谭果,可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藏藏动作迅速的从谭果身上爬了起来,抖了抖身体,然后迈着矫健的步伐离开了。  秦豫弯下腰将地上的谭果拉了起来,顺手给她整理了一下睡衣,然后再顺手握住谭果的手不松开了,“想知道问我,你真以为能听懂狗语。”  “我可比藏藏有骨气,想收买我门都没有。”谭果傲娇十足的睨了一眼秦豫,笑着看向沙发上的佘政,“佘队长,你怎么过来了?”  “秦总裁为什么过来我就为什么过来。”佘政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秦豫,虽然下了禁口令,但是佘政可不认为秦豫不知道霍天恒死亡的消息。  谭果诧异的回头看了看秦豫,转念一想,忽然开口道:“是不是霍天恒出事了?”  十分钟之后,佘政大致的将情况说了一下,这才看向谭果,“有袁委员搀和进来,只怕消息隐瞒不了几天,再加上之前网络上将你和霍天恒的矛盾炒的沸沸扬扬的,你的嫌疑只怕不小。”  谭果笑了起来,这下子算是明白过来了,“昨晚上十二点左右发生的火灾,那我就不是有嫌疑了,我只怕就是犯罪凶手了。”  秦豫和佘政一愣,不解的看向谭果,有种不妙的预感。  “昨晚上我十二点到达了霍天恒在白林山的别墅,因为没有人,等了大概五分钟左右然后离开的,看来是我离开不久就发生了火灾。”谭果表情无辜的一耸肩膀,之前还在想霍天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下子都清楚了。  “那么晚你出去见其他男人?”听完谭果的话,秦豫刷的一下黑了俊脸,她吃饭都要自己喊,竟然在凌晨二十点开那么远的车去见霍天恒。  郝小北呆愣愣的看着秦豫,弱弱的开口:“关注点是不是错了?”难道不应该问谭小姐在凌晨去见霍天恒的原因吗?  谭果挫败的看着质问自己的秦豫,没好气的开口:“我这不是想看看霍天恒到底要干什么?你那什么眼神,我就算要喜欢也不会喜欢霍天恒那样性格暴躁的,至少也得像是佘队长这样的。”  躺着也中枪的佘政对上秦豫那危险诡谲的眼神,莫名的感觉后背一凉,不过倒是硬气十足的回了一句,“的确,霍天恒性格不好,很多妻子杀死丈夫的案子起因都是因为丈夫脾气不好,经常性的家暴,妻子最后忍无可忍的走上了绝路。”  性格更加不好的秦豫脸黑的跟锅底一样,目光危险的看着火上浇油的佘政,气氛瞬间紧绷起来,火药味十足。  看了看紧绷的秦豫和佘政,郝小北往旁边让了让,尽职的拿出笔开始记笔录,“那个谭小姐,你为什么会在凌晨去白林山别墅见霍天恒?”  谭果也懒得理会幼稚起来的两个男人,直接回答道:“之前我接到了霍天恒的打过来的电话,他说有我父母的消息,让我凌晨去白林山别墅见他。”  ------题外话------  提问:秦总裁,为什么往小糖果的床上泼冷水?  秦总裁邪恶十足的回答:因为给她制造爬我床的机会。  提问:秦总裁,为什么拿音响过来,而不是让属下直接叫床?  秦总裁充满霸气和醋味的回答:我怎么可能让其他男人进卧室,然后看她穿着睡衣,睡眼惺忪的模样!  小问答:亲爱的们,猜猜秦总裁用什么办法让小藏藏叛变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