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095章 洪梅失踪

第095章 洪梅失踪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855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5
    虽然秦豫和佘政都猜到谭果的身份不一般,但是基于尊重的原因,两人都没有调查过谭果,此刻听谭果这么一说,秦豫和佘政都明白了这是有人给谭果下了套,否则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谭果前脚到了别墅,后脚离开了,别墅就烧起来了,霍天恒还死在别墅里。  “我就打算过去看看霍天恒或者他背后的人有什么目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谭果心虚的笑着,水润润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秦豫和佘政,“谁知道幕后人这么狠,直接弄死了霍天恒。”  “你得到虎子了吗?如果凶手提前引爆天然气,你的小命就丢在白林山了!”秦豫突如其来咆哮声将谭果吓了一大跳。  看着要屁股往旁边挪的谭果,秦豫一把抓住谭果的胳膊,粗暴的将人拉扯到了自己身边,眼神危险的看着表情愈加心虚的谭果,第一次有种将人给揍一顿的冲动!  平日里看她懒的连饭都不吃,结果倒好,大晚上的十二点多还开车出门,她对霍天恒的事就那么积极吗?关键是犯错了,她还往旁边挪,要挪到佘政旁边坐着吗?  “你不是事先知道了,怎么还这么大的火气?”谭果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浑身冒着寒气的秦豫,有必要吼的这么大声吗?在谭家这么多年,连老爸都没有吼过自己。  秦豫深呼吸着,压抑着暴躁的怒火,一字一字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我是事先知道霍天恒出事了,但是我不知道你大半夜的还跑出去!”  因为尊重谭果,也知道谭果有自保的能力,所以秦豫并没有派人盯着谭果的行踪,霍天恒那边出事之后,秦豫也是在凌晨一点左右收到的消息,当时就让罗非鱼注意一下事态的变化,秦豫根本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有谭果搀和进来了。  “我去打个电话。”估计是气狠了,秦豫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谭果,转身向着客厅外走了去。  嗬,秦豫一走感觉空气都清新多了,谭果对着佘政和郝小北咧嘴一笑,“我先吃饭,有什么问题你们接着问。”谭果宁可面对凶手,也不要再面对秦豫这个大魔王了!  “你到别墅的时候,确定霍天恒不在别墅里吗?有没有闻到血腥味,霍天恒遇害的地点可能就在一楼的厨房。”佘政的问题一针见血,虽然佘政暂时还不清楚幕后黑手陷害谭果谋杀的原因,但是霍天恒死亡的时间和谭果到达的时间应该很接近,最有可能就是谭果去的时候霍天恒已经被害了,这样才方便陷害谭果。  谭果一边吃一边仔细回想着昨晚上的一幕,半晌后摇摇头,“我记得当时外面风很大,厨房里如果有血腥味,我一定能闻到,而且如果我的判断没有出错,当时别墅里应该没有第二人的存在。”  “头,那有没有可能是凶手等谭小姐离开别墅之后,将霍天恒的尸体搬到了厨房,然后打开天然气,凶手放了火就离开了现场。”郝小北快速的记录着谭果的话,一边推断着案件发生的可能性。  佘政完全相信谭果的判断,那么案件很有可能就是郝小北推断的一样,“谭果,什么人和你有深仇大恨?”  这个案子只要换一个人来调查,谭果这会估计都被拷上手铐带去公安局接受审讯了,而且凶手故意放了火将现场所有证据都烧了,这个案件的侦查带来了很大难度,还将尸体故意放在厨房,利用天然气的爆炸来摧毁尸体,火场只找到一些碳化的尸块和骨头外,尸检这一块基本就作废了。  佘政目光锐利的看向思考有什么仇人的谭果,继续开口问道:“对方利用霍天恒的死来陷害你,之前网络上你和霍天恒的矛盾被炒的沸沸扬扬,这些都是为你是杀人凶手在做铺垫,包括洪梅在剧组算计你的事,虽然都是间接线索,但是目前你杀人的嫌疑是最大,再加上案发时间段你出现在了霍天恒的别墅。”  “佘队长请慎言,谭果当天晚上并没有出现在白林山的别墅。”就在这时,打完电话回来的秦豫冷声打断了佘政的话,对上谭果诧异的目光,温和开口道:“吃你的饭,从现在开始任何和霍天恒有关的话都不要说。”  佘政的脸色刷的一下阴沉下来,冷声质问着,“秦总裁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佘队长请吧,有任何问题去找谭果的律师谈。”秦豫冷声的开口赶人,不管幕后黑手有什么目的,秦豫是绝对不会让谭果陷入到杀人的风波里,尤其死的人还是霍天恒。  佘政沉默下来,忽然想起什么,佘政连忙拿出手机,手机铃声刚好响起。  佘政立刻接起电话,“大刘,是我,白林山那边的监控录像查的怎么样了?”  “头,我刚打算向你报告,保安这边我已经询问过了,当天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案发时间段刚好别墅区东边跳闸了,保安去配电房修理电路去了,是十一点五十五分停的电,十二点十三分的时候恢复了通电。”  大刘快速的开口,事情怎么可能这么巧合,肯定是凶手史前部署好了一切,“原本当时该有两个保安在保安室的,可是当天下午的时候另一个保安吃坏了肚子,所以就一个保安当班,停电的时候他不得不去了配电房,大门口这边就没有人了。”  “我去的时候保安室是有人的。”正吃饭的谭果连忙开口补充了一句,她记得当时到达门口的时候,估计是霍天恒视线交待了,所以保安直接开了电动门,还告诉了谭果霍天恒别墅的方位。  “大刘,保安这块你放下,你去查一下别墅区的监控还有沿途的交通监控录像。”佘政快速的交待了两句,随后看向谭果,“你看到保安的样子了吗?”  “没有,他在保安室里开的电动门,指路也是坐在保安室大声说的。”谭果当时并不知道这个保安有可能假的,自然不会过多留意他的特征,不过那个保安的声音谭果倒是记得,可是目前看起来没什么用处。  这边佘政刚问完这个问题,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大刘挫败的声音响起,“头,别墅区这边保安室里的电脑硬盘被人拆除了,还真是活见鬼了,交警队那边说白林山的监控探头都是好的,可是他们调查监控录像的时候,整个系统突然被黑客入侵了,硬盘里存储的监控录像都被删除了,刚好删除的就是从十一点到凌晨一点这个时间段的。”  所以保安口供和监控这一块都不用指望了,原本白林山就在市郊,外加当天晚上风太大,又是凌晨发生的事,根本没有一个目击者,现如今整个案件就陷入到了死胡同里。  佘政挂了大刘的电话,愤怒的目光紧盯着秦豫,怒到极点的冷笑,“秦总裁你这样做是在干涉警方执法!”  谭果事发当夜出现在了霍天恒的别墅,秦豫刚刚出去打的电话分明就是指使人删除了沿途的监控,这样一来只要谭果否认她去过白林山,警方这边是一点证据都没有了。  当然,郝小北倒是在记笔录,可是只要谭果没有签名,这份笔录就没有法律效力,佘政自然相信谭果,他也愿意帮谭果洗清罪名,可是秦豫的作法佘政完全没办法接受,他根本就是在践踏法律。  “如果有证据,欢迎佘队长来抓捕我。”秦豫冷声开口,只是一想到别墅区的监控硬盘被人事先拿走了,秦豫眼神晦暗了几分,这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一旦对方将别墅区的监控公布出来,那就是铁证,证明了案发时间段谭果到过霍天恒的别墅。  佘政站起身来,和秦豫目光激烈的碰撞在了一起,片刻之后,佘政冷声一笑,“那我就提前预祝秦总裁从幕后凶手那里拿到别墅区的硬盘,这样谭果才没有后顾之忧,小北,我们走。”  “是,头。”郝小北看了看秦豫,又看了看压抑着怒火的佘政,连忙抓着手里头没有记录号的笔录跟着佘政离开了。  “看什么看,需要我将佘政喊回来,然后以犯罪嫌疑人的名义将你抓捕归案!”见谭果的目光还盯着门口,秦豫冷声一哼,拿起碗筷开始吃迟来的午餐。  “你真找黑客将交警大队那边的监控录像给黑了?”谭果严肃的开口,绷着脸,目光锐利的看着秦豫,“你怎么能这么做?我不是杀人凶手,我也不怕警方来查,更何况佘队长也相信我,秦豫,你这样分明暗示我做贼心虚。”  只感觉嘴巴里的饭菜寡淡无味,极其的难吃,碰到这样的糟心事,秦豫也没有了食欲,啪的一声将碗筷摔在茶几上,凤眸冰冷的看着指责自己的谭果,冷笑讥讽,“佘政倒是相信你,可是有用吗?交警队那边的监控录像一旦被警方拿到,你就等着去拘留所混吃混喝等死吧!”  “可是就算删除了交警队那边的监控,凶手手里头还有别墅区的监控,你这样做根本于事无补,还将佘政得罪了!”谭果也跟着嚷了起来。  “我真想掐死你!”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秦豫火大的看着不知好歹的谭果,为了避免自己一时气急真的掐死这个蠢女人,秦豫一把抓起放在沙发上的文件,起身直接离开。  看着暴怒离去的秦豫,谭果眨了眨眼,噗嗤一声倒在沙发上大笑起来,没有想到啊,秦豫竟然还真被自己给骗了。  一贯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谭果根本不会责怪秦豫让黑客删除了交通监控录像,这会说一句干得好,刚刚谭果就是脑子一抽,故意和秦豫唱反调,她没想到的是秦豫竟然当真了。  出了院子,坐上汽车,秦豫油门一踩,黑色的布加迪咻一下蹿了出去,几分钟之后,汽车嘎吱一声急刹车之后停在了路旁,秦豫双手烦躁的拍在了方向盘上,俊美的脸上此刻是不再压抑的怒火。  烦躁的点燃了一支香烟,秦豫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雾缭绕之下,暴怒的情绪也逐渐平静下来,秦家那些人说自己六亲不认,秦豫并不否认,他的心是黑的,他的血是冷的,就算是跟了他几年的罗非鱼和顾大佑,更多的时候对秦豫也是忠诚和敬畏。  他从地狱里爬出来,双手沾满了鲜血和人命,秦豫要的只是一个事实真相,至于秦家这些人,秦豫只会留他们一条性命而已,让他们一无所有的活着,从之前高高在上、生活奢侈的秦家人变成人人都可以欺压的蝼蚁,这就是秦豫的报复。  他茕茕孑立、踽踽独行,最早知道谭果名字的时候,秦豫并没有多在意,谁曾想他户口簿上的另一个人竟然就住在隔壁的古民居。  秦豫让罗非鱼注意谭果,无非是看上了古民居,说他是奸商也好,说他黑心恶毒也罢,对于有轻微洁癖的秦豫而言,厚德大师设计的古民居很符合他居住的要求,王家人上门闹事,这是秦豫第一次真正的看到谭果。  和秦豫自律到自虐的枯燥生活完全不同,慵懒、随性的谭果那才是真正的享受生活,自由自在、随心所欲,那一刻,秦豫忽然有些嫉妒,甚至产生出扭曲的恶毒念头,凭什么她可以过的这么惬意,而他只能在黑暗幽冷的地狱里煎熬,那一刻秦豫迫切的想要将谭果抓下来,让她染上自己身上的黑暗和血腥。  汽车里,秦豫右手夹着烟,无奈的摇摇头,白色的烟雾弥漫里,他冰冷阴沉的凤眸却染上了一层暖意和温柔,谁曾想到最后自己竟然心软了,谁知道这个蠢女人还不知好歹的责备自己!  在谭果一时脑子发热的气走秦豫之后,她着实过了两天悠闲悠闲的生活,终于可以一觉睡到中午,没有人大清早的再来叫床了。  此刻,屋子外阳光正好,史前正指挥着顾大佑站在凳子上挂灯笼,一转眼就要过年了,因为霍天恒被杀的案子,都快忘记要过年了,这大红灯笼一个一个的挂在了回廊里,年味瞬间就出来了。  “我说胖子你真不知道那两位又因为什么闹僵了吗?”罗非鱼难得清闲,手里拿着小核桃拨着吃,以前这两位一闹起来,殃及的就是他们这些池鱼。  这一次倒好,闹是闹了,偏偏秦豫当天晚上就去国外出差了,罗非鱼和顾大佑都没有带,再加上年底要过年了,保全公司这边差不多也放假,一下子清闲下来的罗非鱼忽然各种不习惯,甚至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被虐症,否则在两人闹矛盾,自己却没有被殃及的情况下感觉遍身不痛快呢。  史前嘿嘿一笑,都是在人手底下干活的,此刻莫名的有种优越感,谁让他的BOSS吃住了罗非鱼的BOSS,心情极好的史前也不卖关子,“说起来还是因为霍天恒的事……”  “谭果不像是那么迂腐不知变通的人那?”听完事情经过的罗非鱼不解的皱了皱眉头,“按理说谭果那性子,有先生给她解决了后顾之忧不是省事了。”  虽然动用黑客删除了监控录像的确触犯了法律,但是按照罗非鱼对谭果的了解,她甚至会来一句“就算犯法,那也是秦豫干的,要抓也是抓秦豫。”  史前笑着拍了拍罗非鱼的肩膀,“兄弟,所以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秦总英明一世,阴沟里翻船了。”  想到上飞机之前,秦豫那一直霜寒冰冷的俊脸,罗非鱼默默的给自家大BOSS哀悼一声,谭果当时那些话的确很不知好歹,可是先生为什么就没有发现谭果是故意的呢?  就谭果那懒样,选择一:因为交通监控录像被抓去看守所待着,直到案件查清楚了找到凶手,被无罪释放;选择二:没有监控录像,安全无虞的在家有吃有喝,然后等案件查清楚找到凶手了,皆大欢喜,罗非鱼用膝盖想也知道谭果会选择后一种,先生果真是关心则乱。  “藏藏?”谭果不解的看着阳光下抖着黝黑发亮皮毛的藏藏,这两天明显感觉到藏藏像是蔫了,连排骨都不乐意啃了,深感自己这个主人有些过分的谭果终于在睡饱吃好之后,牵着藏藏出来跑圈了。  “汪汪。”叫了两声,藏藏放慢了脚步,一个左转拉着谭果向着左边的巷子走了过去,几分钟之后,藏藏兴奋的昂起头用力的叫了两声。  就在谭果诧异不解时,一道汪汪叫的声音从不远处的院子里传了出来,谭果一愣,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藏藏像是吃了兴奋剂一般,嗷嗷叫着向前飞奔而去。  挣脱了谭果的手里头的牵引绳,藏藏跑到一处独立的小院前面,熟门熟路的用大脑袋顶开了院门,一条黑色的藏獒从院子里跑了出来。  “汪汪!”藏藏兴奋的蹭着旁边体型稍小一点的藏獒,然后立刻摆出自己的王者架势,威风凛凛的向着院子走了进去,迈着矫健的步伐、昂首挺胸,黝黑的皮毛闪闪发亮,尽显犬中之王的凶猛、彪悍之气。  一旁的母藏獒似乎完全被藏藏的雄风所折服,温顺的跟在藏藏身后进了院子,而此刻院子中间的两个狗盆里早已经摆好了两份食物。  后一步过来的谭果傻眼的看着这异常和谐的一幕,听到狗叫声从屋子里走出来的男人一见门口的人是谭果,男人憨憨一笑,“夫人,今天怎么是你带藏藏散步。”  看了看吃的正欢的藏藏,再看了看腿脚有点不方便的男人,谭果危险的笑了笑,秦豫果真好样的,美人计都给用上了!还有那色香味俱全的一大盆排骨,这根本是糖衣炮弹再加美人计,难怪藏藏这个笨蛋叛变了。  “咦,谭小姐。”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谭果回头一看,却见佘恒和郝小北正走过来。  “佘队长,你们怎么到这边来了?”谭果诧异的看向两人,北巷这边除了谭果住的那一片是古民居外,左后方这一大片都已经开始拆迁了,毕竟都是些老房危房,估计新年一过就要彻底开工动土了,所以平日里来的人很少。  “洪梅就租住在这片,我们过来找人。”郝小北没什么心思,谭果一问就开口说明了来意。  “夫人,你如果有事就去忙,藏藏我会送回去的。”跛腿男人低声开口,总裁也是隔三差五的将藏藏牵过来,然后都是自己送回去的。  自从腿脚残废之后,男人原本是不好意思留在保全公司的,自己也算是一个废人了,总不能让公司白养活自己。  没有想到总裁安排自己住到这里来了,平日里也没什么事,只要照顾好两条藏獒就行了,陪它们在院子里跑跑圈,做点好吃的给两条藏獒吃,以后如果有小藏獒了,自己就再照顾小藏獒。  “方便我一起过去吗?”谭果询问的看向佘政,虽然他相信自己不可能杀了霍天恒,但是从间接线索而言自己的确是杀人嫌疑犯,只是因为秦豫的搅合,警方手里头没有可以指证自己的证据。  “一起。”佘政干脆的点了点头,一边走边一边继续开口:“今天法医那边的DNA结果已经出来了,从大肠上提取的DNA显示死者正是霍天恒。”  从一开始佘政就没想过霍天恒还活着,幕后凶手既然要用谋杀罪来陷害谭果,霍天恒就必须得死,虽然厨房爆炸了,只余下一些无法检验的碳化尸块,但是从爆炸冲击波里飞到外面的大肠还有血迹都显示死者正是霍天恒。  “我感觉对方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谭果忽然感慨一笑,对上佘政诧异的目光继续开口:“虽然我不清楚对方为什么会冲着我来,但是我可以肯定幕后凶手一定部署了很长时间,霍天恒以前也接到一些威胁的电话短信和包裹,但是真正有威胁性的是从一年前开始的。”  “那个时候你还在京城,没有来南川,所以幕后凶手或许是凑巧将你扯进他的布局里。”佘政明白的点了点头,从马宝的口中得知了不少关于霍天恒的消息,佘政也有这种感觉,幕后凶手很早就盯上霍天恒了,谭果或许只是意外被扯进来的。  听到两人的谈话,郝小北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插过话,“头,有没有可能是凶手发现谭小姐和霍天恒之间有矛盾,所以他陷害谭小姐让她当替罪羔羊,从而给自己脱罪。”  越想郝小北越感觉很有这种可能,期待的看向佘政等着他的表扬,尔后又同情的看了看谭果,因为和霍天恒有了矛盾,就被凶手设计成了杀人嫌疑人,谭小姐运气实在是太差了,  “你想的太简单了。”可惜郝小北没有等到表扬,等到的是佘队长毫不客气的一瓢冷水,“霍天恒在娱乐圈是天王巨星,他身边的保镖就有四个,收到威胁后,马宝又安排了四个保镖,可是即使这样对方还是将那些血淋淋的装有动物尸体的包裹送到了霍天恒面前,这说明凶手不但有能力也有钱。”  “而且白林山一案,从外部操作而言也需要动用不少人力,在当晚要值班的一个保安饭菜里放了泻药,然后破坏别墅区的电力引诱走了另一个保安。”佘政条理清晰的分析着,“最重要的是凶手能指使霍天恒打电话给谭果引诱她来别墅,这说明这个凶手身份和地位肯定非同一般。”  就霍天恒那性格,如果凶手只是个普通人,根本指使不动霍天恒,一个有能力有钱财甚至有地位的凶手不需要谭果来当替罪羔羊,凶手完全可以悄然无息的杀掉霍天恒,然后逍遥法外。  “所以这个凶手完全是冲着谭小姐过去的?”郝小北敬佩的看向分析案情的佘政。  “不,凶手其实是冲着我和霍天恒来的,如果只针对我,凶手不会在一年前就开始对霍天恒布局,只能说我刚好来了南川,所以凶手正好将我和霍天恒凑一块一锅端了。”谭果自嘲一笑,她还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惹上了这么大的麻烦。  佘政安慰的拍了拍谭果的肩膀,这就是整个案子最棘手的地方,佘政完全不想不明白谭果和霍天恒身上也什么共同点才会让凶手盯上,甚至不惜布下这么大一个局。  郝小北看了一眼笔记本上记录的地址,又比对了一下门牌,“头,到了,就是这个地址。”  “哎,你们找谁啊?”看到院门口站着的三个陌生人,正在院子里晒腊鱼腊肉的一个老太太走了过来,打量了一下谭果三人的穿着,看起来不像是坏人,“这是我家,你们找谁?”  “老太太,我们来找租住在这里的一个女人,叫洪梅,这是她的照片。”郝小北连忙从口袋里拿出洪梅的照片来,“老太太,洪梅是住在这里的吧?”  老太太虽然年纪大了,但是精神劲头十足,一看洪梅的照片就恼了起来,气呼呼的嚷了起来,“你们找这姑娘?我也正要找她呢,当时我也是看这姑娘可怜,没有钱也没地方住,好心将我闺女的房间租给她住,就要了五百块钱一个月,谁知道这姑娘不是个好东西,不给房租不说,还整天去我厨房里偷吃的,你们是不是她的债主?”  “老太太,我们不是债主,我们是警察。”郝小北连忙开口表明身份,一边忙不迭的将警官证拿了出来。  “警察?哎,警察来了正好,你们可要帮我把这个月房租要回来,这样好吃懒做的租客我可不敢再要了。”老太太激动的一把抓住郝小北的胳膊就要将人往院子里拽。  老太太原本想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一个月五百块钱也是好的,谁知道洪梅不但不给房租,一没吃的就到老太太厨房里去偷吃,将老太太气的够呛,就差没拿着扫把将人赶走了,偏偏洪梅好几天都没有回来住了,老太太还想着年后就去派出所找警察,谁知道警察就上门来了。  郝小北去给老太太录口供了,谭果看了看锁上的房门,身体侧了侧,“你来吧。”  洪梅没钱给房租不说脾气还大,她不放心老太太,担心她会偷自己的东西,所以将房门的两把钥匙都拿走了,这会门锁了,老太太也没钥匙,佘政抬脚就要踹上去,被眼明手快的谭果一把拦了下来。  “你这样开门?”谭果错愕的看着佘政,这老太太可是一肚子的意见呢,这要是将房门给踹坏了,老太太还不得嚎起来。  “没钥匙啊。”佘政不解的看着阻拦自己的谭果,洪梅几天都没有回来了,根据经验判断,佘政怀疑洪梅不是事先逃走躲起来就是遇害了。  通过对霍天恒一案凶手的了解,这个凶手行事缜密周全,所以他不可能放任洪梅这个意外因素存在,所以佘政判断洪梅十有八九是遇害了,只是尸体一直没有被发现而已,自然要尽快查找洪梅的物品,或许能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谭果摇摇头,很是鄙视的看了一眼佘政,目光在四周看了看,随后将老太太放在角落里的一个竹篮子拿了起来,篮子中间的竹篾断了两根,老太太用细铁丝绑着。  谭果扭断一截细铁丝,将铁丝扭成U字形,谭果将铁丝两端探进了锁孔里,轻微调整着角度,片刻后咔嚓一声,谭果抽回铁丝,将门把手一扭,房门开了。  “谭小姐,你还会这招?”录好口供回来后,看到这一幕的郝小北惊叹的看着谭果。  开锁看起来简单,以前郝小北他们也学了一些技巧,可是后来锁芯更新太快,郝小北这些警察也没多余的时间来更新自己的开锁技术,所以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和佘政一样,直接暴力踹门,他没有想到谭果竟然什么都会。  打开门,洪梅租住的房间有二十平米,地上放着两个大行李箱,靠窗户的桌子上堆放着乱七八糟的化妆品,还有两个大包放在床上,里面的内衣都散落出来了。  床上的被子也没有叠,一个枕头还掉在地上,整个房间乱糟糟的,看得出洪梅非常邋遢,地上还有苹果皮和橙子皮,用过的纸巾也随意的丢在地上,床头柜的烟灰缸里还有许多女士烟的烟头。  “我站在门口,你们拍照取证。”谭果自觉的站在房门口,别说她还是嫌疑人,就算谭果没有嫌疑,她一个普通人也没有资格进来。  佘政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谭果,随后戴上手套,谭果对警方办案的程序很了解。  郝小北从背包里拿出相机开始拍照,过片刻,佘政和郝小北开始翻看洪梅的东西,行李箱和两个大包里都是衣服,还有几件山寨的名牌小提包和鞋子、饰品,  “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半个小时后,检查完的佘政向着门口的谭果走了过去,“这张便签贴上写的日期就是洪梅潜入到剧组找你麻烦的时间,这说明洪梅不是临时起意,而是被人指使的。”  郝小北丢下手里头的包,抬头回了一句,“指使的人不就是霍天恒吗?”  “不是霍天恒。”谭果和佘政异口同声的开口,霍天恒没有死之前,不管是谭果还是佘政都以为当初指使洪梅的人就是霍天恒,毕竟他的嫌疑最大。  一来霍天恒和谭果有矛盾,二来在剧组里也只有霍天恒有办法让洪梅潜进来,但是此刻洪梅失踪了,霍天恒死亡了,谭果一深想就知道当初的判断是错的。  “洪梅潜入剧组之前,霍天恒身边除了有马宝这个经纪人之外,还有秦豫保全公司的人在保护着,这样严密防守的情况下,霍天恒没有机会和洪梅见面。”看着一脸蒙圈的郝小北,佘政继续解答。  “不能碰面,那只能依靠网络或者手机了,霍天恒的手机记录我们都调查了,并没有和洪梅联系,洪梅这边也是,她的手机里也没有霍天恒的电话,而据马宝所说霍天恒并没有第二部手机。”  “所以霍天恒完全没有机会和洪梅联系,就不存在指使洪梅给谭小姐泼粪便了。”郝小北明白的直点头,然后用更加不解的目光看向门口的佘政,“那到底是谁指使洪梅的?又是谁帮助洪梅进入剧组的?”  谭果和佘政对望一眼,指使洪梅的人极有可能就是幕后的凶手,目的或许就是为了制造谭果和霍天恒之间的矛盾冲突,谭果一旦离开了剧组,以秦豫对谭果的在乎,保全公司的人肯定也会离开,这为凶手杀死霍天恒创造了先决条件。  “打电话给马宝问问。”谭果有些的沮丧,霍天恒死亡之前,其实已经有很多蛛丝马迹了,只是谭果太懒,根本没有往深处想。  “嗯。”佘政点了点头,失忆郝小北打电话联系马宝,不过鉴于谭果现在的尴尬身份,见面地点就约在外面的茶楼。  半个小时后,马宝一脸疲惫的走进包厢,虽然之前已经猜测到霍天恒出事了,但是今天从法医哪里拿到了DNA检测报告后,马宝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佘队长,郝警官。”马宝声音有些的嘶哑,眼眶红红的,眼下是浓黑的黑眼圈,看得出这几天他根本没有好好睡觉,当看到谭果时,马宝错愕一愣,估计没有想到谭果会出现在这里。  “谭小姐。”招呼一声坐了下来,马宝情绪有些的复杂,他并不知道谭果在案发之时去了白林山的别墅,所以此刻对谭果倒没有什么恨意,只是一想到因为谭果离开,秦豫才撤走了保全,这才间接导致霍天恒的死亡,马宝看着谭果的眼神愈加的复杂。  “马先生,今天通知你过来是有件事要询问一下你。”佘政将茶水递给了马宝,开门见山的问道:“前几天在剧组洪梅……”  “什么?洪梅不是天恒指使的?”太过于震惊之下,马宝一下子放下了手里头的茶杯,也顾不得茶水泼到自己的手上,急忙的问着佘政,“那是谁指使的?”  郝小北将纸巾递了过去,让马宝擦着泼出来的茶水,“马先生,你仔细回忆一下,霍天恒之前有和洪梅偷偷联系的迹象吗?”  原本所有人都怀疑洪梅是霍天恒指使的,这其中就包括马宝,此刻马宝仔细一回想,满脸的懊恼之色,双手用力的抹了抹脸,“是我的错,如果我当时没有怀疑天恒,秦总裁也不会迁怒,天恒也不会死。”  仔细一回忆,马宝这才想起来当时霍天恒的情绪不太对,自己误解他之后,剧组其他人也都误解了天恒,所以天恒才会暴怒的一摔剧本直接不拍了,是啊,天恒性子虽然不好,但是对演戏一直很认真。  而且如果真是天恒指使的洪梅,当天他不可能那么专注的拍戏,天恒只怕早就忍不住带着人去卫生间那边看谭果狼狈的模样了,马宝越想越是后悔,实在是霍天恒前科太多,所以洪梅的事情一发生,所有人都以为是霍天恒指使的,这是的人惯性思维,凶手利用的也正是这一点。  ------题外话------  藏藏被美色诱惑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