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098章 死亡献祭

第098章 死亡献祭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641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5
    秦立炜和于美芬虽然就秦刈这一根独苗,但是秦刈自小聪慧、才干过人,身上流淌着世家子弟的风华,绝对算得上是青年才俊。  虽然秦立炜对老爷子将继承人的位置给了秦豫而不服气,私下里也做过不少小动作,但是秦刈却很坦然的告诉秦立炜,即使不能继承秦家,他也会亲手创造出另外一个秦家。  看着如此自信的儿子,秦立炜这个当爹的虽然暗中依旧放不下秦家的巨大家业,但是心里头却是无比的自豪,这就是他的儿子,不需要靠家世靠父母也能成功的儿子。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六年前秦豫突然失踪了,秦家没有了继承人,秦立炜猜到这必定是秦天霖几人做的手脚,但是他乐见其成,毕竟没有了秦豫这个阻碍,秦刈就是秦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至于秦天霖的确也有几分才华,可是因为私生子的身份,秦天霖即使伪装的再好,身上依旧缺乏了世家子弟的气度,可是让秦立炜痛苦的是两年前秦刈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那一刻,秦立炜和于美芬都要疯了,那是他们唯一的儿子,寄予厚望的儿子,当然,秦立炜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秦天霖,因为在秦豫这个准继承人失踪之后,秦刈就成了秦天霖唯一的绊脚石。  可是不管怎么查,甚至动用了秦家的隐秘力量,却依旧查不到秦刈的下落,而秦老爷子也明确的告知秦立炜,秦刈的失踪和秦天霖无关,因为秦天霖根本没有这么大的势力,如果秦天霖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让秦刈失踪,那么他何必再觊觎秦家继承人的位置。  整整两年了,秦立炜呆愣的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声音,秦刈是被秦豫害死的!而他的儿媳妇,他的孙子已经向秦豫展开了报复,或许是因为动不了秦豫,所以黄楠才会将矛盾对准了谭果,她要通过伤害秦豫爱的女人来报复秦豫。  “你怎么了?大半夜的不睡觉窝在沙发上干什么?”穿着睡衣,于美芬睡眼惺忪的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着雕塑般坐在沙发上的秦立炜,不解的开口:“大晚上的谁的电话?”  平复着激动的心绪,秦立炜看向妻子,张了张口,可是太过于激动之下,嘴唇哆嗦着愣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半个小时之后,当听完秦立炜的话,于美芬如同木头人一般呆坐在椅子上,泪水扑朔的从眼眶里滚落下来,悲痛之下一把抱住秦立炜嚎啕痛哭,“我的儿子……我的儿子……秦豫!我一定要杀了他,杀了他给小刈报仇!”  “好了,好了,你冷静一点。”秦立炜红着眼眶,声音有些哽咽的安抚痛哭的妻子,许久之后才开口道:“这个电话是真是假还无从得知,或许是有人想要利用我们来对付秦豫也说不定。”  “这话你能骗谁?”于美芬尖利着声音反驳着,如同被激怒的母兽,血红的眼睛里充满了刻骨的仇恨,“之前你还说有人花这么大的代价来对付一个小保姆很奇怪,现在你知道了吧?一定是黄楠知道报复秦豫无望,所以才会转而对付谭果。”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黄楠和黄子明那孩子的,到时候一切都真相大白了。”秦立炜说完之后,眼中有着凶狠的光芒一闪而过,如果真的是秦豫动手害了小刈!  其实最开始秦立炜怀疑的人是秦天霖,毕竟秦刈出事了,只有他得益,可是秦老爷子明确的说过不是秦天霖,秦立炜还是相信老爷子的判断,老爷子只偏心秦豫,对秦天霖只是面子情,他绝对不会为了保护秦天霖这个私生子而罔顾秦刈这个孙子的性命。  而之后秦豫突然回来,甚至高调的在南川成立了龙虎豹保全公司,秦立炜立刻将怀疑的目标转移到了秦豫身上,毕竟害了秦刈的人肯定是为了秦家继承人的位置,排除了秦天霖只有秦豫有嫌疑了。  尤其是秦豫保全公司的背景惊人,据说那些国际有名的组织都对秦豫忌惮三分,这样强大而可怕的秦豫如果要对秦刈下手的确很容易。  只是怀疑归怀疑,一直没有证据,今天这一出电话让秦立炜对秦豫的怀疑从三分升到了九分,目前只要找到黄楠一切真相都明了了。  谁也不知道秦立炜和于美芬一晚上说了什么,下达了什么命令,但是就算拼尽所有的财力物力人力,他们也会找到暗害秦刈的凶手。  ——  古民居暂时不能住了,被愤怒的粉丝堵了个水泄不通,秦豫性子一贯霸道,直接派出了保全公司的彪形大汉去现场镇压,笔挺的黑色西装,黑色墨镜,肃杀着一张脸,杀气四溢的挡在古民居前面,谁敢上前一步,倒不至于杀无赦,但是看这些大汉碗口大的拳头就知道一顿胖揍是免不了的。  粉丝虽然因为霍天恒的死亡而愤怒,可是一看这些凶神恶煞的保镖,还是退缩了,再加上警方这边也调集了武警和特警,所以古民居这边就形成了一道诡异的风景线,院子前是一排黑色大汉,尔后是武装整齐的特警武警,最后是举着标牌、横幅,高声抗议的女粉丝,三层叠加着,远远看去黑压压的一片都是人头。  “两天不见,你这是要去当国宝了?”秦豫在市区一处顶楼的公寓,谭果抬头看着黑着眼圈的佘政笑着打趣着。  其实事情闹的这么大,佘政身上的压力最大,偏偏指证谭果的证据都是间接的,再加上佘政也不能将谭果草率的抓捕归案,所以自然要面对暴怒的粉丝还有各方舆论的压力。  “没有秦豫,你能这么悠闲?”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一整夜没有睡的佘政没好气的坐在沙发上瞪着谭果,疲惫的揉了揉眉心,黄楠下落不明,大众舆论逼的又厉害,佘政都快顶不住压力了。  “对了,佘队长,你看看这几张照片。”谭果打开茶几上的文件,将钟海偷拍的几张照片拿了出来,正色的开口道:“这几张照片是在将近十二点拍摄的,秦豫坐在窗口看剧本,但是我可以肯定我进入别墅的时候,别墅里绝对没有第二个人的存在。”  “你是什么意思?”佘政不解的看着谭果,思索了片刻之后开口道:“有没有一种可能,到了和你约定的时间,霍天恒偷偷的离开了别墅,然后在其他地方被凶手杀害了,在你离开别墅之后,凶手将霍天恒的尸体搬到了厨房,然后放火点燃了天然气。”  “还有一种可能,坐在窗口的根本不是霍天恒,更准确的说这根本不是一个人,所以我才没有察觉到别墅里还有其他人的存在。”谭果诡秘一笑,手指有节奏的敲击在玻璃茶几上,“佘队长,有没有兴趣和我去一个地方。”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佘政不由一笑的站起身来,“舍命陪君子。”  结束了早上的工作赶回来做饭的秦豫看着空无一人的公寓,再看着冰箱上粘着的即时贴,原本英俊俊脸刷的一下森寒下来,“佘政!”  自己倒是小看了佘政的本事,市中心的这套公寓秦豫并没有将地址告诉其他人,连顾大佑和罗非鱼都不知道,佘政竟然能找到这里来,还趁自己上班拐走了谭果,秦豫危险的眯着眼,或许自己该活动活动关系,将佘政调走。  欧派雕塑工作室。  “二位是来订制雕塑还是蜡像的,我们是国内最早的工作室,不管是材料还是师傅的技艺都是顶尖的。”负责接待的小姐殷勤的招呼着进来的谭果和佘政,“保证是物美价廉。”  “这个蜡像是你们制造的吗?”谭果笑着将手里头的照片递了过去,正是钟海偷拍的霍天恒坐在窗户边看剧本的那一张照片。  接待小姐接过照片看了看,震惊的一愣,没有想到是霍天恒的照片,抱歉的对着谭果开口:“对不起小姐,这属于隐私,即使霍天王已经去世了,我们也不能公布客户的私人资料。”  佘政二话不说的亮出了警官证,“我是负责调查霍天恒案件的警察佘政,希望你们可以配合警方的调查取证。”  “那好吧,之前蜡像馆展出的蜡像是黄老师制作的,如果照片上的这个也是蜡像的话,应该也是黄师傅制造的,两位警官里边请。”接待小姐愣了一下,随后将两人带向二楼的工作室。  黄老师是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此刻正在工作室里雕刻模型,听到敲门声不由恼火的吼了一嗓子,“有什么事?”  “黄老师,两位警官来找你了解一下情况。”接待小姐弱弱的回了一句,黄老师平时人很好,工作的时候却格外的严厉,除非万不得已,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打扰黄老师工作。  放下手里头的刻刀,黄老师拿过照片看了一眼,“对,这是我制作的,之前蜡像馆那边也订了一个蜡像,后来霍天恒的助理过来了,霍天王私人要求再定制一个蜡像。”  私人订制蜡像的并不多,毕竟价格不菲,不过霍天恒不差钱,他要求再订制一个,黄老师也没什么怀疑的,抬头看了看谭果和佘政,“这个蜡像有什么问题吗?”毕竟霍天王被杀的案件如今是闹的沸沸扬扬的。  “没事,你还记得当时过来的助理是什么样子吗?”佘政拿出录音笔,谭果到达别墅的时候,霍天恒只怕已经遇害了,钟海拍到的只是伪装的蜡像,黄老师技艺太精湛,这个蜡像几乎以假乱真,想要骗过偷拍的钟海太容易了。  黄老师皱着眉头仔细回忆着,片刻之后缓缓开口,“是一个女人,大约二十五六岁,偏瘦,长发,身高在一米六左右,五官……”  “是这个女人吗?”佘政打断了黄老师的回忆,直接从手机里调出了黄楠的照片,“是不是她?”  “对,就是这个女人。”黄老师点了点头,身为蜡像馆的师傅,对于人的五官长相黄老师记得格外清楚,这也是职业习惯,所以即使时隔三个多月了,黄老师依旧一眼认出了黄楠。  片刻之后,谭果和佘政离开了工作室,两人对望一眼,事情又绕回到了原点,制造蜡像的人是黄楠,估计钟海能偷拍到这些照片,都在黄楠的策划下,否则白林山别墅的安保森严,钟海根本没机会潜进去偷拍。  “我现在不明白的是,黄楠大费周章的杀掉霍天恒,然后再来陷害我,她到底想要干什么?”靠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这是谭果最不明白的地方,自己和霍天恒完全没有相同点那,为什么会盯上自己和霍天恒呢?  “我也不明白。”佘政侦查过很多大案要案,也算办案经验丰富,黄楠这个案子,佘政也是一头雾水,完全不懂黄楠大费周章的要干什么。  就在这时,谭果的手机响了起来,里面传来古青桐清冷的声音,“来一趟法医处,有发现。”  佘政油门一踩发动汽车直奔市局的法医处而去,半个小时之后,谭果和佘政来到了古青桐暂时借用的办公室。  此刻古青桐正穿着白色大褂,目光专注的凑在显微镜前观察着什么,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古青桐回头看了一眼,冷淡的开口:“坐,等我五分钟。”  五分钟之后,古青桐面容清冷的走回电脑前,眼神冷淡的盯着佘政,直到将佘政盯的浑身发毛,清寒的声音没有起伏的响起,“让开。”  佘政嘴角抽搐的起身让座,古法医要让自己让坐为什么不直接说,只将人盯的浑身发毛,果真当法医的都神经不太正常。  坐了下来,古青桐调出电脑里的化验报告,“我仔细检验了火灾现场捡回来的尸块,虽然经过火烧和爆炸,尸块已经碳化了,不过我还是找到了可以化验的部分,通过聚合酶链式反应和荧光定量分析,得到了多重离心分离的DNA染色体,这是染色体图谱。”  谭果和佘政目光紧盯着电脑屏幕,两人呆傻的一愣,全都是X染色体。  “所以我可以肯定火灾现场的尸体是女性尸体。”古青桐清冷的声音响起,右手滑动着鼠标又调出了另外一份化验报告,“我将你们从洪梅出租屋带回来的物证进行了化验,从香烟的烟蒂上也提取到了DNA,和火灾现场的尸块完全吻合,被烧死的人是洪梅。”  难怪怎么都找不到洪梅,原来尸体就在眼皮子底下,可是洪梅的尸体在,那霍天恒的尸体呢?  “霍天恒绝对死亡了,厨房外捡到的大肠还有其他内脏器官的碎片和血迹都是属于霍天恒的。”古青桐合上电脑,目光清冷的看向谭果,“有人需要霍天恒的尸体,但是不需要他的内脏器官。”  谭果坐在椅子上沉思着,有什么从脑海里一闪而过,有那么一瞬间,谭果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史前的电话,“帮我查一下,最近七八年内离奇失踪的案件,对,不要那些普通身份的,查那些特殊的,对还有年龄限制,从二十岁到四十岁中间,身体健康的。”  若是普通人要查找七八年的失踪热口绝对是庞大的数据,不过史前利用特调七局的数据库进行查找,大大提升了速度,尤其是输入了种种限制条件,很快名单就出现了。  谭果低着头看着手机上史前传过来的名单和资料,正常人失踪的并不多,尤其是身份特殊,年纪在二十岁到四十岁,还是离奇失踪的就更少了。  “宁溪,男,三十二岁,京城大学最年轻的博导,生物科学与技术系学士,M国斯林普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博士,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分子生物学研究,两年前独自外出旅游失踪,迄今查不到任何的线索。”  谭果说完之后,佘政也从公安系统的资料里调出了宁博士的资料,这样的高知分子是国家的人才,所以宁博士失踪之后,公安部这边进行了大范围的搜索,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只可惜一直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宁博士像是凭空失踪了一般,这让佘政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秦刈!  当初秦刈失踪,这个案件也是由佘政负责的,此时将两起案子一对比,佘政也警觉到了不对劲。  “谢山,男,二十八岁,特种大队少校,在回家探亲途中离奇失踪。”谭果看着资料里谢山的照片:笔挺的军装,黝黑的面孔,结实壮硕的体魄,这也被军方列为了头等要案,但是同样也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谭果放下手机,看了看不解的佘政和古青桐,“再加上失踪的秦刈和同样尸体丢失的霍天恒,黄楠到底要做什么?”  “不要看我,我只负责验尸。”古青桐冷冷的开口,对于案情的推理,古青桐没兴趣也没能力。  想到此,看着凝眉思索的谭果,古青桐清寒的目光不待见的看着一旁的佘政,身为刑侦大队的队长,他连本职工作都做不好,还连累了谭果成为凶杀案的嫌疑人,简直太无能了。  被鄙视的佘政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谁让他短时间内没办法破案,谁让这么重要的发现都是古法医找出来的,被人鄙视也是活该。  想不出头绪的谭果和佘政也只能半路分开,谭果依旧回了市区的公寓,佘政就没有这么悠闲了,只能继续回市局办公室,不将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按,佘政就甭指望可以睡个好觉。  凌晨十二点。  “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到底要干什么?”秦豫从书房里走出来,诧异的看着盘膝坐在沙发上的谭果。  她眼前放着一张白板,上面写着四个人的名字,分别是:秦刈、霍天恒、宁博士、谢山,在四个人名下划着一条黑线连接到了正中间的黄楠。  “我睡不着。”抱着抱枕的谭果可怜巴巴的看了一眼秦豫,这个关系理不顺,谭果总感觉有一桩事卡在心里头,七上八下的,难受的厉害,一闭上眼脑海里就是黄楠这些人的资料。  难得看到谭果这副模样,秦豫不厚道的一笑,“那你继续想,我先睡了。”  谭果傻眼的看着转身就要走的秦豫,气恼的一把向着秦豫扑过去,原本是要抓住秦豫的胳膊,谁知道扑的力度太大,吧唧一下,谭果摔下了沙发,双手抱住了秦豫的大腿。  秦豫回头看着摔在地上抱着自己大腿的谭果,性感的薄唇微微的勾起,动了动被抱住的右腿,“抱大腿吗?要不要衣衫半露?”  “手误!”谭果没好气的一瞪眼,丢人丢大发了。  不过在秦豫面前丢脸也不是第一次了,谭果认命的从地毯上爬了起来,盘坐太久了,腿一动,一股子酥麻的感觉从双腿传来,好似有千万只虫子在腿里咬。  “就这点出息。”秦豫看着气呼呼坐在沙发上揉腿的谭果,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也在谭果身边坐了下来,“腿伸过来。”  “你不是要去睡觉吗?我怎么敢耽搁秦总裁的睡眠时间,分分钟都能赚几百万,秦总裁,您老还是去休息吧。”阴阳怪气的开口,谭果嘴上说的硬,却还是将坐麻的了腿架到了秦豫的腿上,一副老佛爷的享受模样,  修长的大手用力的在谭果的腿上揉捏着,听着谭果嘶嘶的难受声,秦豫鄙视的丢过一记白眼,“这是佘政的事,怎么?舍得不让佘队长劳累,所以你亲自来查案。”  “好大的醋味。”谭果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秦豫的手背上,斜着眼瞅着秦豫,“我说你一个大男人心眼小的就跟针尖一样,你好意思吗?”  “我为什么不好意思。”秦豫回给谭果一个无比坦然的眼神,“信不信我将佘政调到鸟不拉屎的派出所去工作,让他下半辈子只能从事居委会大妈的工作,一个凶杀案都无法接手。”  谭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实在被秦豫的厚脸皮打败了,没好气的妥协,“秦总裁,可敬可爱的秦总裁,你就帮我看看呗,否则我也要变熊猫了。”  “求人的诚意不够。”秦豫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得意洋洋的看着谭果。  谭果无语的看着威胁自己的的秦豫,气恼的哼了一声,双手抓住秦豫的肩膀,粗暴的将人扳向自己,然后吧唧一下,用力的啃在秦豫的脸颊上,还用牙齿狠狠的磨着秦豫的厚脸皮。  “你是属狗的吗?”脸上一痛,秦豫没好气的看着亮出一口白牙的谭果,抹去脸上的口水,湿漉漉的感觉从指尖传来,秦豫眉头再次皱了起来,“脏不脏?”  “嫌脏?”谭果眼珠子一转,嘿嘿一笑,再次扑向了秦豫,故意使坏的用舌头舔着秦豫的脖子和脸,将口水都糊到了秦豫的皮肤上。  看着秦豫咬牙切齿的挫败模样,谭果格格的大笑起来,双手压在秦豫的胸膛上,挑衅的哼了哼,“怎么样?现在什么感觉?”  “我就是对你太好了,才让你敢这么放肆!”秦豫铁青着脸,双手抓住谭果的腰身,忽然一个翻身将谭果压在了沙发上。  两人位置发生了调换,秦豫居高临下的看着被压在身下的谭果,“想好要怎么死了吗?”  “有种你也将我添一遍,我不怕口水不怕脏!”谭果挑衅一笑,他们谭家人可不是被吓大的。  秦豫危险一笑,忽然低头直接封住谭果喋喋不休的小嘴,让她得瑟!  谭果猛地瞪大了眼,精神一放松,秦豫的舌头立刻攻城略地的突破了谭果的双唇,暧昧的缠上了谭果湿滑的小舌头。  五分钟之后,谭果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脸颊酡红,水润的双唇有些的红肿,看了看同样气息不稳的秦豫,谭果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将舌头都伸进来了,你也不嫌脏?口水啊,你这分明是吃口水,我晚上吃了饭还没有刷牙,什么菜渣子饭粒子都在嘴巴里,你也敢舔我牙齿,秦豫,你不恶心我都要恶心死了!”  秦豫面无表情的看着控诉的谭果,忽然有种反胃的感觉,明明亲的时候很舒服,可是经谭果这么一说,秦豫黑着老脸起身离开了沙发,片刻后,浴室里传来了刷牙和漱口的声音。  五分钟之后。  “起来,去漱口刷牙!”秦豫依旧铁青着脸,将挤好牙膏的牙刷塞到了谭果手里头,“你去刷牙,我帮你分析案情。”  “其实我最讨厌晚上刷牙了。”谭果哼哼着,眼瞅着秦豫又有爆发的趋势,谭果嘿嘿一笑,咻一下蹿到了浴室里。  三分钟之后,秦豫回头看着已经洗漱好的谭果,皱着眉头看了看时间,“你有刷干净吗?至少五分钟。”  “秦豫,我告诉你我经常早上睡到中午才起来,然后直接在床上吃早饭,然后再睡觉,怎么样?”谭果没好气的一瞪眼,就没有见过这么龟毛的男人。  谭果在秦豫身边坐了下来,胳膊撞了撞身旁的秦豫,“你说我和这上面的四个男人有什么共同点,为什么黄楠会盯上我,比起他们四个,我实在太普通了。”  秦豫目光盯着白板上的几个名字,片刻之后,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宁溪是博士导师,他的头脑必定非常聪明,谢山是特种兵,身体健康,体格胜过一般人,霍天恒五官出色,据说是完美的黄金分割线,而秦刈……”  秦豫顿了顿,继续开口道:“秦刈的家世算是极好,这四个人分别代表头脑、身体、长相、家世。”  谭果猛地将视线转移到了茶几下面的《圣经》上,“这是不是和某些邪教或者仪式有关系。”  “在西方早期曾经出现过一些邪教组织,其中有一种死人重生的仪式,叫做五芒星。”秦豫低声给谭果解释着。  相传有一种仪式可以复活人的灵魂,让死人重生,而这个仪式最重要的一个步骤就是献祭,仪式的标志就是五芒星,在正五边形的外面是一个圆形,五边形的每个角上都有一个献祭的灵魂,将需要复活的人的尸体放在五星中间。  “为了让死者复生,或者让死者重生后可以拥有世人都向往的一切,对献祭的五个灵魂要求极高。”秦豫说到这里之后,目光怀疑的打量着听的入迷的谭果。  “你看什么?”谭果被秦豫看的浑身发毛,难怪霍天恒的尸体被黄楠收走了,原来是为了献祭,而献祭过程中要求灵魂圣洁,而在邪教教义里人的内脏器官都是肮脏的,必须舍弃。  “就你这样,根本不符合献祭的要求。”秦豫一脸肯定的开口,无视着炸毛的谭果喃喃自语道:“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要家世没家世,黄楠到底看中你什么了?”  被贬的一无是处的谭果恼火的瞪大了眼,从牙缝里挤出话来,“那黄楠为什么对我下手?”  “估计看你人傻吧,要知道傻子的灵魂都是最干净的。”秦豫明白的点了点头,大手安慰的拍了拍谭果的肩膀,“好在你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人傻。”  “可还是不对啊,黄楠之前根本不认识我,我是在南川才碰到黄楠的。”谭果眯着眼思索着,在京城她基本是深居简出,而且如果见过黄楠,谭果不会忘记。  “好了,都快一点了,先去睡觉。”秦豫站起身来,将坐着的谭果拉了起来,“你真以为黄楠一个人能部署这么大的一个局,黄楠背后还有人,而这个人在京城见过你,而在南川也见过你。”  谭果猛地瞪大了眼,怎么可能是他!想到此,谭果急忙找出手机拨通了史前的电话,“帮我去查一下黄子明的病历,他的心脏病是不是家族遗传。”  南川甚至全国这段时间都因为霍天恒的案件闹的沸沸扬扬的,因为有心人在幕后的推动,不管怎么压,这个新闻都压不下去,粉丝被有心人煽动着,似乎也要暴乱了。  一辆汽车停在了一处隐匿的茶楼前,秦立炜和于美芬看了一眼四周之后,快速的推开门走进了茶楼,因为挂了停业的牌子,茶楼里并没有其他客人,唯一一个女服务员笑着向两人走了过来,“二位,楼上请。”  “带路。”秦立炜镇定的开口,和于美芬一起跟着服务员上了二楼,推开包厢的门,当看到坐在窗户边正泡茶的男人,秦立炜震惊的一愣,“怎么会是你?”  “两位请坐。”男人笑了笑,抬手给秦立炜和于美芬倒了两杯茶,云淡风轻的端起茶杯品起茶来。  这个时候于美芬哪里还有喝茶的心思,急切的看着男人询问着,“你真的有我家阿刈的消息?还有黄子明是不是阿刈的孩子?”  男人笑着看着迫不及待的于美芬,“想必两位已经有了答案,否则也不会坐在这里,黄子明在我的手里。”  “你要干什么?”秦立炜按住了于美芬的手,虽然情绪不稳定,但是秦立炜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此刻倒是冷静下来了,“而且如果以你的身份都办不到的事,只怕我也无法办到。”  男人云淡风轻的笑了起来,手指有节奏的叩击着木制桌面,“秦先生太过于谦虚了,在南川这个地方,我相信秦先生要办什么事可比我容易多了。”  “我们什么都答应你,请你不要伤害黄子明!”于美芬忍住的开口,红着眼哀求的看向对面坐着的男人,阿刈只怕已经凶多吉少了,黄子明这个孩子是阿刈唯一的骨血,不管他提出什么要求,自己都会答应的。  “那好,明天晚上十二点,秦先生想办法绊住秦总裁,等我完成了需要做的事情,黄子明就会还给二位。”男人笑着放下了手里头的茶杯,从椅子旁拿出一个黑色的锦盒,“至于这个礼盒还劳烦二位当一回快递员,当然,两位如果不愿意的话,也可以找一个合适的人选,只要将礼盒按时送到就可以了。”  说完之后,男人起身,微微一笑的对着两人欠身后,温雅的转身离开,留下心情忽上忽下的秦立炜和于美芬不安的看着眼前的黑色锦盒,总感觉会有魔鬼从礼盒里蹦出来一般。  晚上六点,秦家别墅。  “老二,你是有什么事吗?”放下筷子的秦老爷子缓慢的开口,自从秦刈这个孙子失踪之后,这个儿子就和自己离了心,一般不愿意回到别墅来,今天突然回来,还留下来吃了晚饭,秦老爷子明白肯定是有什么事。  秦立炜看着主位的老爷子,沉吟片刻开口:“父亲,你打电话将秦豫叫回来,我有事要问他。”  秦老爷子眉头一皱,之前秦豫才将秦刈的手表还了回来,现在二儿子突然提出叫秦豫回来,秦老爷子心里头有些的不安,“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替你转告给小豫。”  “父亲,还是将秦豫叫回来!”于美芬忍不住的喊了起来,表情有些狰狞,一想到秦豫可能是杀害秦刈的凶手,于美芬恨不能将秦豫千刀万剐了。  “那个小畜生又做了什么事?”秦翰兆砰的一声将碗筷拍在了桌子上,一想到秦豫就恼火的发怒。  “老二,你不说什么事,这个电话我是不会打的。”已经有了警觉,秦老爷子冷声的开口,“有什么事难道我不会给你做主吗?”  想到秦老爷子对秦豫的偏心,想到茶楼里男人威胁的话,秦立炜闭上眼,片刻之后,眼中迸发出危险的寒光,带着一丝疯狂,“那就对不起了,父亲!”  随着秦立炜一声令下,一群黑衣保镖突然从门外冲了进来,砰的一声将大门给关上了,然后迅速的将所有的窗户都关上了,在秦翰兆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几把枪已经抵上了几人的太阳穴上,不过出于对秦老爷子的尊重和忌惮,保镖的枪并没有指着老爷子。  “老二,你要干什么?”秦翰兆声音哆嗦起来,不敢相信秦立炜竟然敢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可是太阳穴上冰冷的触感让秦翰兆明白,一个不小心自己就会被子弹送上西天。  “父亲,打电话叫秦豫过来,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秦立炜缓缓的开口,他要等秦豫过来,他要找他问清楚,是不是他杀了阿刈,当然,秦立炜真正的目的却是之前的交易,“半个小时里,秦豫如果不过来,我就动手杀掉大哥。”  秦翰兆的脸刷的一下惨白,这一刻他不是痛恨拿枪指着自己的秦立炜,而是痛恨起秦豫这个儿子来,如果不是他惹的事,秦立炜怎么会这样对待自己这个大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