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099章 真相大白

第099章 真相大白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572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5
    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儿子被失去理智的小儿子枪杀了,秦老爷子只好让管家拿来手机拨通了秦豫的电话号码,尔后,老管家的声音急切而不安的响了起来,“大少爷,老爷子血压突然升高了,人已经昏迷了,刚刚才苏醒,一直念叨着大少爷你的名字。”  “爷爷身体怎么样了?”秦豫询问的嗓音里充满了对秦老爷子的关切,只是那英俊而略显得苍白的俊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声音也显得薄凉冷淡,“好,我知道了,照顾好爷爷,我马上就回来。”  挂了电话之后,秦豫将手机丢在书桌上,灯光照射在他俊逸的脸上,勾勒出莫大的嘲讽之色,秦豫一直以为在秦老爷子的心中自己这个长孙是最重要的,只是现实却让他明白自己之前的想法多么的可笑。  “先生,老爷子也是没有办法,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长子被枪杀。”罗非鱼牵强的劝了一句,秦家一直有他们的人手在监控着,不管是秦天霖偷偷在老爷子的书房安装了监听设备,还是刚刚秦立炜带着保镖冲进了大宅,用枪抵着秦翰兆等人的脑袋的事情,这些秦豫都知道。  罗非鱼刚刚就是收到了手下的汇报,所以才急匆匆的来请示秦豫该怎么办,没有想到管家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明显是要将秦豫骗过去。  在秦天霖恶意的挑唆下,秦立炜和于美芬都认为秦豫暗害了秦刈,所以此番秦豫过去秦家别墅会非常的危险,但是为了救下大儿子,老爷子还是让秦豫这个长孙涉险了。  看着脸色有些阴翳的秦豫,顾大佑声音闷闷的响了起来,“手心手背都是肉。”  在顾大佑看来秦老爷子这也是迫不得已,秦翰兆再不是东西,那也是老爷子的儿子,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秦翰兆被枪杀,再说先生就算过去秦家别墅了,只要将秦刈的事情解释秦楚了,秦立炜也不会丧心病狂的对先生下杀手。  而且秦老爷子也知道秦刈不是先生杀的,只是秦立炜听不进去秦老爷子的解释,总认为他是在给先生开脱,只要先生过去说清楚了应该就没事了。  秦豫抬头看着表情憨实的顾大佑,薄唇嘲讽的勾了起来,也对,在这样的情况下,爷爷的作法的确无可厚非,可是对秦豫而言,他要的感情是绝对的、纯粹的、百分百的。  对于手下,秦豫一贯秉持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对于家人朋友,同样如此,秦豫知道自己的想法很偏激甚至有些的变态,但是他希望秦老爷子最看重的人自己,一切以自己为重心。可惜事实证明他错了,其实自己早就该明白这一点了不是吗?否则秦天霖还有秦萱、秦天祺怎么能光明正大的以秦家人身份自居,可笑的其实只是自己而已,是自己太想当然了。  吃过晚饭,谭果窝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啃松子,听到开门声后,谭果回头看向从书房里走出来的秦豫三人,诧异的开口:“出什么事了?”  之前罗非鱼和顾大佑急匆匆的赶来了,然后直奔秦豫的书房而去,短短十来分钟,秦豫三人出来时脸色都有些的不对劲,这分明就是出事了。  秦豫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能吃能睡的谭果,他就没见过这么懒的人,只要供应一日三餐,她简直能宅在家一个月都不出门,除了吃就是睡,也不怕发霉。  “你待在家别出去,我去一趟秦家别墅,一会就回来。”秦豫交待了一句自己的行踪,大手习惯的掐了一把谭果水嫩嫩的脸,软绵绵的触感,让秦豫有种想要将人抱在怀里蹂躏的欲望。  只可惜谭果的皮肤很容易青紫,稍微用点力就青紫了一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对这丫头进行家暴了。  “说清楚是怎么回事?”谭果一把抓住了秦豫的胳膊,这男人忒不厚道了,说事情说一半,勾的人好奇心都冒出来了。  罗非鱼有些担心秦豫的情绪,这会听到谭果询问,硬着头皮将事情说了出来,“刚刚秦家管家打来了电话……”先生每一次和谭果在一起的时候是最放松的,有谭果开解一下先生也不错。  皱着眉头听罗非鱼说完后,谭果看了看秦豫,严肃的绷着小脸,一个用力将秦豫拉坐在自己身边,霸道的下达命令,“不许去,父不慈、子不孝!他是巴不得你死好给秦天霖让位,你干嘛过去?让你小叔动手宰了他,再说秦天霖只怕早就防备着了,而且你爷爷也不会任人宰割,让他们一家子闹腾去,折腾死一个是一个。”  谭果对秦老爷子一直有些的不满,他虽然将秦豫定为了继承人,可根本没有将秦家的人手交给秦豫,反而让秦豫成了活靶子,否则六年前秦豫怎么会失踪?  当然,谭果也知道秦豫或许是故意失踪的,否则龙虎豹保全公司从哪里冒出来的,可是谭果心里头就是有些的不爽。  今晚上这破事也是一样,谭果可不相信秦老爷子会拿秦立炜没办法,虽然有些措手不及,但是姜还是老的辣,老爷子为了不拿秦翰兆的命冒险就让秦豫去冒险,如果秦立炜脑子一抽对秦豫开枪怎么办?  更何况秦翰兆那样的爹不要也罢,秦豫母亲病重的时候就在外面包养了姚青,秦天霖只比秦豫小三个月,秦豫母亲尸骨未寒的时候姚青就带着肚子里的双胞胎光明正大的嫁进了秦家。  秦老爷子面上虽然一直维护秦豫,可是秦翰兆算什么东西,只要秦老爷子动动手,姚青根本没办法进秦家的门,说到底秦老爷子虽然疼惜秦豫这个长孙,但是同样爱惜秦翰兆这个儿子,舍不得秦天霖这些三个孙子孙女,老爷子最后倒是儿孙满堂了,可是有谁设身处地的替秦豫想过?  “我说你平日里心狠手辣的很,怎么今天就犯蠢了?你不去秦家别墅,保证今晚上也不会死人,就算死了谁,让秦天霖和你小叔斗个你死我活,你正好坐收渔翁之利。”谭果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秦豫,看着挺精明,事到临头就傻了。  难得看到强势的谭果,秦豫原本清冷的表情不由的柔软下来,他从来不是善男信女,秦家那些人除了和自己有血缘关系之外,秦豫真不将他们当成一家人,只是秦豫对秦老爷子终究有些的在意。  此刻听谭果这么一说,秦豫忽然感觉心里头暖暖的,原来也是有人站在自己这边的,管他什么伦理道德,谭果这种百分百的维护让秦豫很受用。  一旁还等着谭果开解秦豫的罗非鱼和顾大佑直接傻眼了,谭果这根本是火上浇油,什么叫折腾死一个是一个?  平日里看谭果性子很和善柔软,此刻罗非鱼才知道自己看走眼了,谭果根本就是披着羊皮的小野狼,狠起来比谁都凶残,那怎么说也是先生的父亲,先生就算再痛恨对方,但是如果对方真的因为先生而死亡,罗非鱼也担心秦豫心里头会留有疙瘩。  “其实你要去的话也可以,带齐了人手过去。”谭果话锋忽然一转,对上罗非鱼和顾大佑期待的眼神,不由和善的笑了笑,继续对秦豫支招,“到了秦家别墅之后,你直接承认就是你干掉了秦刈,然后激怒你小叔拿其他人撒气,反正你的手下绝对比你小叔的手下强多了,你小叔弄不死你,一怒之下肯定要弄死其他人。”  谭果咧嘴一笑,只感觉自己这个办法真是太好了,将秦天霖那一家子都弄死就皆大欢喜了。  罗非鱼嘴角诡异的抽了抽,无语的看着笑的邪气的谭果,这分明是先生要害人,谭果就在后面递刀子;先生杀了人,谭果负责挖坑埋,他能说先生的眼睛很厉害吗?果真是透过现象看本质,谭果在某种程度上和先生根本就是一样的货色!  其实罗非鱼只是有点没法接受谭果的思想,一旁顾大佑已经彻底傻眼愣住了,可是为什么莫名的有种谭小姐说的挺对挺正确的诡异感觉?  “你认为我会吃亏?”被小看了的秦豫朗声笑着,心情愉悦的揉了揉谭果的头,“你在家待着,我去去就回。”不冲着其他人,就冲着老爷子的面子,秦豫也要回去一趟。  只不过秦豫可不是任人宰割的主,这边秦家别墅里被枪顶着脑袋的秦翰兆还等着秦豫回来救命,秦豫却命令顾大佑将车子绕着南川市区开了两圈,八点钟才到达了别墅。  等的不耐烦的秦立炜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了,若不是有老爷子镇压着,估计他真的能在秦翰兆的腿上开两枪泄恨,谁让他是秦豫的父亲,如果不是他生出了秦豫,秦豫又怎么能害了秦刈呢?  一片寂静里,等听到门外汽车的刹车声,客厅里的众人齐刷刷的抬头向着大门口看了过去。  “你这个小畜生!谁让你现在才来?你是不是想我死了!”一看到从门口走进来的秦豫,担惊受怕两个小时的秦翰兆终于暴怒起来,对着秦豫劈头盖脸一顿咆哮,“你说是不是你害死了阿刈?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畜生!那是你弟弟,你竟然没人性的对他下黑手,当初生下你的时候我就该掐死你这个畜生!省得你来祸害我们秦家人!”  秦豫冷嘲的看着叫嚣的秦翰兆,冷嘲一笑,“你信不信小叔不开枪,我直接让人开枪,省的你早晚惦记着弄死我。”  秦豫身后是一排黑色西装的大汉,一看就比秦立炜带的这批保镖强多了,秦立炜的保镖只是身手好一点,可是秦豫的这群手下那都是见过血,收割过人命的,浑身透露出一股子嗜血的杀气,往这里一站就让人汗毛直树。  “爷爷,这是怎么回事?”无事了叫嚣的秦翰兆,秦豫似笑非笑的看着端坐在主位上的秦老爷子,“小叔这是要夺权吗?”  “秦豫!”秦立炜厉声一喝,快步的走上前来,目光森寒的看向处事不惊的秦豫,冷静后缓缓开口:“我只问你一句,阿刈是不是你杀害的?”  秦豫勾唇一笑,并没有回答,锐利的目光扫过全场。  一旁罗非鱼已经快速的搬了一把椅子过来,“先生,请坐。”  秦豫坐下之后,罗非鱼和顾大佑一左一右的站在秦豫身后,这群黑衣大汉则一字排开的在两边站好。  “小叔,你为什么会这么问?难道有人告诉你是我害了秦刈?”秦豫笑着开口,悠闲的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白色的烟雾从薄唇里喷吐而出,让秦豫那阴邪的脸显的更加的诡谲莫测,“小叔不妨告诉我你为什么判断是我害了秦刈。”  “阿刈死了,你就是秦家名言正顺的继承人!”秦立炜缓缓道,在接到匿名的电话之后,秦立炜的确怀疑秦豫,可是此刻看着气度非凡的秦豫,秦立炜忽然就迟疑了。  曾经秦刈就亲口说过,即使不继承秦家,他也可以凭借自己的双手创造出一个秦家,那个时候的秦刈只是初入公司,工作能力、交际手段都还不成熟,但是秦刈就有这样的自信和豪情。  此刻看着已经在南川立足的秦豫,同样没有依靠秦家,秦豫已经闯出了名堂,这样的秦豫或许根本没有将秦家放在眼里,那么他就没有必要杀害阿刈了。  但是秦立炜身为一个父亲,他已经在焦虑、不安、害怕里等待两年了,秦立炜的情绪已经到了临界点,所以当接到匿名的电话,不管是真是假,秦立炜都等不及了,他必须查清楚秦刈失踪死亡的真相。  “老二,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不会是小豫动的手。”秦老爷子有些疲惫的开口,抱歉的看了一眼眼神冷淡的秦豫,老爷子知道自己将秦豫叫过来让他涉险,的确伤了这孩子的心。  可是当时老二情绪不稳,秦老爷子不愿意秦家内讧,所以只能行缓兵之计,让秦豫过来一趟,毕竟误会解释清楚就没事了,想到此秦老爷子继续开口。  “前几天小豫和佘政去黄楠的公寓搜查,在那里找到阿刈的腕表,小豫将手表拿给了我,老二,你或许只是被人利用了而已。”  这边秦老爷子说完,管家已经快速的从楼上书房拿出了一块手表,正是秦刈十八岁生日的时候,秦老爷子送给他的成人礼,表盘下面还有一个篆刻的秦字,代表了秦刈的身份。  一看到秦刈的遗物,于美芬一下子控制不住情绪的嚎啕痛哭起来,双手颤抖的接过管家递过来的手表,泪水扑朔而下,“立炜,这是阿刈的手表,是阿刈最喜欢的手表……我的儿子……”  秦立炜情绪同样有些失控,不过身为男人,在巨大的悲痛之后,秦立炜还是冷静下来了,此刻他走了过去,持枪对准了秦翰兆的头,目光锐利的盯着老神在在的秦豫,“那小豫你告诉我,为什么阿刈的手表会在黄楠手里头?黄子明是谁的孩子?黄楠和谭果无冤无仇的,她为什么要陷害谭果?”  “黄楠失踪了,所以我不清楚她和秦刈的关系,等找到人之后就知道了。”秦豫懒散一笑,看着满脸惶恐的秦翰兆,不敢相信这个懦弱无能还花心的人渣竟然会是自己的父亲。  这个答案根本不能让秦立炜满意,不过想到之前在茶楼的交易,秦立炜冷静下来,“那好,秦豫,你派人去找黄楠,我会一直等着,什么时候找到人了,什么时候我放了大哥。”  “不,小叔,你可以直接动手。”秦豫英俊的脸上露出云淡风轻的笑容,不屑的看着被枪抵住脑袋的秦天霖几人,“如果杀一个不够,你可以多杀几个,省的日后我亲自动手。”  “小豫!”秦老爷子厉声一喝,可是对上秦豫那嘲讽的目光,秦老爷子不由叹息一声,他说不出这些都是你弟弟和妹妹这样的话来,但是他们身上终究流着秦家的血液,都是秦家的孩子。  秦豫忽然有些后悔没有将谭果带过来,如果她在这里,就不会说什么顾全大局的话,她护短的只有自己一人而已。  看着身体有点颤抖,脸色发白的秦老爷子,秦豫终究有些心软了,之所以一直任由秦家这些人蹦跶,何尝不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  “小叔,我不杀害秦刈,我依旧是秦家的继承人,秦刈曾经私下和我说过他只要他应得的那一部分,等我继承秦家之后,他就会离开秦家自立门户。”秦豫缓缓开口,看着神色紧绷的秦立炜,不管如何,小叔都是一个好父亲。  “所以我不会对秦刈动手,小叔,我不问你为什么会认为是我害了秦刈,但是相信你明白,如果你今晚上杀了我,那么最终受益的人会是谁?”秦豫笑着说完之后,嘲讽的目光看向脸色微微一变的秦天霖,借刀杀人秦天霖倒是用的很熟练,只可惜秦豫会对秦刈这个堂弟高看一眼,却完全看不上秦天霖这种不上台面的东西。  秦立炜目光沉了沉,其实他已经肯定那个匿名电话是谁打给自己的,秦豫虽然六亲不认,但是秦立炜也不得不承认秦豫这个侄子比起秦天霖要高尚多了,秦豫从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和冷血,秦天霖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可平日里却装的和善温雅。  秦天霖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他知道秦立炜已经相信了秦豫的话,可是秦天霖赌的是秦立炜的爱子之心,有时候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秦立炜情绪已经到达临界点了,所以即使他理智上相信了秦豫的话,情感上他依旧会将秦豫当成杀人凶手,否则失去了这个报复点,他的感情将无法宣泄。  “小豫,不要怪小叔心狠,我给你二十四个小时,我相信以你的力量,要找到黄楠并不难,二十四小时之后,如果黄楠不出现,你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果真如同秦天霖猜测的一样,秦立炜表情再次冷漠起来,抱歉的看了一眼老爷子,“爸,对不起,但是我没有办法,我不能看着阿刈死不瞑目,我必须要找到凶手,黄楠是唯一的线索。”  秦老爷子明白的点了点头,只是黄楠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不但秦豫在找,秦老爷子看到秦刈的手表之后,也派出了秦家的人在找,警方那边同样也在全城搜查,只可惜目前为止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秦豫并不在意在这里拼时间,反正被手枪顶住脑袋的人不是自己,此刻看着秦翰兆几人狼狈的模样,莫名的感觉很痛快。  秦豫带着罗非鱼和顾大佑离开公寓后,谭果依旧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并不担心秦豫会吃亏,一贯都是秦豫坑人的份,能坑到秦豫的人估计还没有出生。  “不是说很快就回来,这都快十点钟了?”谭果打了个哈欠,拿起手机一看时间都晚上十点了,刚打算打电话问问秦豫晚上回不回来,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谭果。”史前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你让我查的事情有眉目了,黄子明的情况是CATCH综合症,第22对染色体之一短臂11位点缺失,导致室间隔缺损,主动脉干、主动脉弓中断,这是遗传性的先天性心脏病。”  “黄楠身体很健康,这说明黄子明的心脏病可能是遗传他的父亲,他父亲的家族或许有心脏病史。”谭果叹息一声,虽然已经猜测到了这种可能性,但真的听到这个结果,谭果依旧有点不高兴。  史前愣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然后猛地瞪大了眼睛,“袁家就有心脏病史,袁承平就因为心脏病导致体弱,无法继承袁家的家主的位置,袁承平和曹音的儿子袁天纵听说也是因为心脏病去世的,黄子明是袁家的人,他难道是袁天纵的儿子?”  “你傻啊,如果他是袁天纵的儿子,你以为袁承平和曹音还会让袁野活着。”谭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若不是怕袁家断子绝孙,袁承平和曹音估计早就弄死袁野这个私生子了,“等一下,有人敲门,先挂了。”  将手机放在沙发上,谭果向着门口走了过去,当打开门看到袁野时,谭果微微一愣,仔细打量了一眼袁野,他也没有心脏病,那黄子明也不可能是袁野的儿子。  “学长,深夜拜访有什么事吗?”谭果收回思绪站在门口开口,并没有将人放进来的打算。  “跟我走一趟,我将霍天恒被杀的原始证据发给警方,洗清你的杀人罪名。”袁野温和的笑着,目光一如既往般的柔和,里面有着可以感知的温柔和宠溺。  犹豫了一瞬间,谭果点了点头,“可以,学长稍等片刻,我换身衣服。”  五分钟之后,谭果跟着袁野离开了公寓,坐上副驾驶的谭果侧目看着开车的袁野,“我也学过一段时间医术,竟然没有发现黄子明和你五官上的相似。”  “不,我不喜欢黄楠。”袁野笑着回了一句,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一眼谭果,想要表达的意思很明白,从始至终他喜欢的人只有谭果。  “我知道,黄子明应该喊你一声小叔,他是你大哥的儿子,黄楠是你的大嫂。”谭果靠在座椅上,曹音痛恨袁野这个私生子很正常,可是袁承平为什么同样痛恨袁野,毕竟这也是他的儿子。  此刻谭果算是明白了,袁野的大哥应该做了什么事,最终害死了袁天纵,所以袁承平和曹音才会如此的痛恨袁野,但是为了不怕袁家绝后,他们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袁野逐渐掌权,却不能对他下杀手。  沉默在汽车里蔓延开来,许久之后,袁野叹息一声,“学妹,你比我想象的更加聪明更加敏锐,或许从找上你的时候我就注定了会输。”  汽车开了一个多小时,一直到了郊外,袁野将汽车停在一处看起来有些荒废的教堂前,绅士十足的打开副驾驶位置的车门,领着谭果向着教堂走了过去,“这里是我和大哥、黄楠长大的地方。”  年数太久远了,教堂又没有人打理,透露出一股子腐朽的气息,木门嘎吱一声被推开了,教堂里只有微弱的烛光照亮了四周,一股子诡异的气味随着门的打开而蔓延出来。  谭果艺高人胆大的跟着袁野跨进了教堂的大门,走过一排一排的椅子,当看到最前面地上的四具尸体时,谭果惊了一下。  巨大的五芒星是用鲜血勾画而成的,四具尸体被整齐的放在正五边形的四个角上,头冲着外面,脚冲着五边形中间,死尸双手放在胸前,脸部呈现出尸体特有的青灰色,散发出一股子让人呕心的怪异气味。  秦刈已经失踪了两年,或许也是在两年前被杀的,所以他的尸体是袁野用特殊的药物保存到如今,即使保证了尸体没有腐烂,但是这气味却依旧难闻。  “学妹,有兴趣听我说个故事吗?”袁野在最前排的长椅上坐了下来,拿起椅子上的《圣经》虔诚的翻阅着,“主说神爱世人,可惜主没有说过这个世界上还有太多太多的恶人。”  袁承平因为体弱多病倒不至于多风流,可是曹音这个妻子性子太要强跋扈,没有男人会喜欢一个强势的妻子,袁承平自然就在外面偷嘴了,他经常出入医院,所以看上了才从医科大毕业的护士。  一个是嚣张跋扈的母老虎,一个是温柔天真可爱的小护士,袁承平隐瞒了自己已婚的事实,成功的利用自己的学识和家世吸引了小护士,对于是孤儿的小护士而言,袁承平这个男朋友的确是一个好选择,虽然身体有些弱,但是脾气好,学历高,而且家世优裕。  “我的母亲虽然是看上了袁承平的钱,但是她并没有想过去当第三者,所以当知道袁承平已婚之后,她毅然辞掉了工作离开了袁承平。”袁野清朗的声音里带着对母亲的思念和尊敬。  小护士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怀孕了,而且还是双胞胎,好在教堂里的神父收留了她,袁野和他的大哥袁希就出生在这个这里。  可惜噩运依旧降临下来,生下双胞胎的小护士在一个月之后出了车祸意外死亡了,好在肇事司机并没有逃走,最终赔偿了三十万,有了这笔钱神父不但可以将双胞胎养大,甚至还收养了一个孤儿,她就是黄楠。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虽然袁希和袁野茁壮的成长,以优异的成绩考到了南川最好的高中,而袁希也和黄楠相恋了,神父越来越老了,不过他知道这三个孩子已经不需要自己担心了,他们会彼此照顾好自己。  “可是袁承平却盯上了我。”说道这里,袁野眼神阴厉的骇人,没有袁希和袁野的好运,袁承平和曹音的儿子袁天纵竟然遗传到了袁承平的心脏病,而且病情更为严重,必须在二十五岁之前更换心脏,否则随时有猝死的可能。  袁希心脏也有点问题,但是病情并不严重,曹音盯上的人就是袁野,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他是袁承平的私生子,只当他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这样只要配型合适,以袁家的能力,让一个孤儿消失太容易了。  而让曹音惊喜的是袁野的心脏配型和袁天纵完全吻合,而那个时候刚好十七岁的袁野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他的心脏也是最健康的,曹音不由的狂喜,这分明就是老天给她的儿子袁天纵准备的第二颗健康的心脏。  “曹音原本只想让我意外失踪,可是她没有想到随着深入调查,竟然发现我是袁承平的私生子。”袁野嘲讽的笑着,曹音性子泼辣,知道袁承平竟然还有两个十七岁的私生子之后,回到袁家就和袁承平大吵一架。  袁老爷子这才知道自己还有两个健康的孙子,于是雷厉风行的将袁野和袁希接回了袁家,比起性子温和儒雅的袁野,袁希身为早五分钟出生的大哥,他更为的沉稳冷静,袁希一直感觉曹音发现他们身份这件事很蹊跷,无缘无故的曹音为什么会调查两个高中生。  “在袁家的第三个月,大哥终于发现了他们丑陋的真面目,曹音答应了袁承平可以留下双胞胎中的一个,而我的心脏必须给袁天纵,私生子哪里比得上在身边长大的儿子,袁承平妥协了,答应了曹音的条件。”  袁野将《圣经》放到了椅子上,缓步站起身来一直走到四具尸体面前,将摆放在四周的白色蜡烛一根一根的点亮,蜡烛昏黄的光亮照射在四具尸体青白的脸上,让人心里头直发毛。  “袁承平和曹音太轻敌了,他们以为我和大哥会对他们感恩戴德,从私生子成为了袁家的少爷,这身份是多么的尊贵,我们就该对他们感激涕霖。”袁野嘴角的笑容愈加的嘲讽。  “他们根本没有将两个十七岁的孩子放在眼里,曹音甚至装成了慈母,让佣人给我调理着身体,做各项检查,不过是想让我养好身体从而增加手术的成功率。”  “你大哥和袁天纵同归于尽了?”听到这里谭果似乎已经猜到了结局,不是袁承平和曹音轻敌,而是两个十七岁的孩子对于袁家而言连蝼蚁都算不上,所以曹音根本不用提防什么,如同孙猴子永远跳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一般。  “是,曹音准备策划一个车祸,然后用瞒天过海的手段将我的心脏取出来,对大哥和爷爷就说车祸太惨烈了,我当场死亡。大哥知道不能等了,他偷偷的潜入到了袁天纵的房间杀了他,然后割腕自杀了。”  对袁希而言这是能救弟弟的唯一办法,杀了袁天纵,曹音就不能再迫害袁野,再觊觎他的心脏也没用了,而袁希之所以自杀,是因为他知道袁家必须要有继承人。  如果袁希活着,那么失去儿子的曹音会将仇恨都发泄到袁野身上,她会留着袁希的命,让他成为袁家继承人,但是同样的,曹音会一点一点的折磨袁野来报复袁希,甚至通过拿捏着袁野来威胁袁希。  在看透了曹音毒辣的性格之后,袁希没有任何迟疑的就自杀了,他用他的死亡保护自己的弟弟,他用自己的生命让袁野成为袁家的继承人,有一个光明远大的未来。  “大哥在杀死袁天纵之前,来到这里和大嫂诀别,子明就是在那一次肌肤之亲之后有的。”袁野声音悲凉而痛苦,他多么渴望自己不是袁承平的儿子,那么他和大哥还有大嫂、子明就能好好的生活,即使生活困苦,即使未来坎坷,但是他们至少还都活着。  谭果不敢想象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是如何坚定决心自杀的,但凡有一线希望,袁希也不会走上绝路,可是正因为他清楚自己太弱小,根本无法和袁家抗衡,和曹音抗衡,所以他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大哥死了,尸体被曹音让人分割成一块又一块,最后被野狗吞食了,曹音将这拍下的视频一遍一遍的放给我看,这是她的报复,有爷爷压着,她不能杀了我,所以她只能拿大哥的尸体泄恨。”即使是那么痛苦的记忆,袁野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将最后一根蜡烛点燃了之后,袁野回头看向一旁的谭果,“是不是感觉我很可怕?”  谭果不知道能说什么,叹息一声后摇摇头,“其实真正可怕的人是黄楠对不对?是她执着用五芒星让袁希复活,而你根本无法拒绝黄楠的请求,所以你们才是杀了一个又一个的人。”  袁野笑了笑,烛光掩映下,他的脸上浮现出让人动容的温柔,“是啊,如果不是有了子明,大嫂已经追随大哥而去了,可是生下孩子之后,大嫂的精神出了问题,她一直认为大哥的灵魂还活着,只是肉体没有了,所以她必须给大哥重塑肉体,而五芒星是唯一的办法。”  “以袁家的势力让几个人失踪太容易了,当初曹音就是这样计划的,只是没有想到多年之后,我也成了这样让人憎恶的人。”袁野苦涩一笑,“至于秦刈和霍天恒要麻烦一些,不过秦刈和我关系不错,要骗到他也很容易,霍天恒的死亡想必你也清楚了,我杀掉霍天恒之后,将他的内脏挖了出来丢在了厨房的外面,然后将别墅浇了汽油,打开了天然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