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03章 冤家路窄

第103章 冤家路窄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713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6
    秦家别墅  因为袁家的事情,秦萱气性大一想到之前给秦豫下跪,直接被气病了,而且和袁野的婚事也成了一桩笑柄,之前那些豪门千金多么嫉妒秦萱好运气的能和袁野订婚,如今一看秦萱倒霉了,一个一个说是来秦家别墅探望生病的秦萱,其实就是来看秦萱的笑话,酸言酸语的嘲讽几句。  “好了,你好好养病,不要管外面的风言风语。”姚青将托盘里的香菇瘦肉粥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心疼的看着消瘦的秦萱。  姚青原本想着将秦萱嫁给了袁野,女儿高嫁成为帝京贵妇了,有了这层姻亲关系,天霖要打败秦豫成为秦家的继承人也容易很多,自从秦豫回来之后,老爷子依旧将秦豫当成了未来的继承人,南川这些豪门世家一个一个都有向秦豫靠拢的趋势。  养尊处优过了二十多年贵妇生活的姚青也有些不安了,可是谁曾想袁野竟然死了,还是以那么不光彩的罪名自杀的,虽然袁家将事态压了下去,大众只知道霍天恒是袁姓某男子杀害的。  可是南川商界豪门这些人消息灵通,心里头也都清楚凶手就是袁野,这样一来,秦萱的处境就尴尬了,而且因为袁承平夫妻的死亡,秦豫握住秦萱的把柄,也等于同握着秦天霖的把柄,不过比起娇气不经事的秦萱,姚青虽然暗自担心也烦躁,可是面子上却依旧平静如常。  “我怎么能不管?”秦萱阴沉着表情,一想到给秦豫下跪的屈辱,秦萱气的尖利着嗓音嚷起来,“就算我不去管,可是我的婚事怎么办?南川稍微有点身份的人都不会和秦家联姻!”  秦豫归来,秦萱从秦家大小姐瞬间变成了卑贱的私生女;袁野以杀人凶手的罪名自杀身亡,秦萱从袁家少夫人瞬间成了杀人犯的前未婚妻,现在这种状况,秦萱想要有个好的结婚对象绝对不容易。  当年秦豫不过是继承人的位置不稳,唐父和唐毓婷都不愿意冒险,用谭果来顶替和秦豫的婚约,如今秦萱的地位更尴尬,估计没哪个有实力的家族愿意将她娶回去。  听着秦萱的叫嚷声,姚青何尝不担心,她三个子女到如今一个都没有结婚,对秦天霖期待值太高,姚青总感觉商界豪门的这些姑娘配不上秦天霖,想要给他娶个身份更高的世家女,那些从政从军的家族最合适。  秦萱这里姚青看好的就是袁野,至于脾气暴躁的秦天祺,对这个小儿子姚青就像慈母一样宽容,打算日后给秦天祺商业联姻,如此一来三个儿女的婚事都圆满了,如今这个局面,别说秦萱的婚事了,就是秦天霖的婚事都够呛。  母女两人正烦躁着,卧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秦天祺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看着床上病恹恹的秦萱笑着开口:“姐,你别气了,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保管你听了什么病都没有了。”  “你别上次那样胡闹就行了。”看着心情愉悦的小儿子,姚青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之前看秦萱因为袁野的事情被气病了,又担心以后的婚事,所以整天病恹恹的,有一天秦天祺兴奋的跑回家让秦萱不用担心,他有个好兄弟愿意娶秦萱,绝对不在乎外面那些风言风语,只要秦家愿意,他明天就让爹妈上门提亲。  秦天祺从小到大就是个纨绔,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他那些兄弟说白了就是酒肉朋友,难听点就是狐朋狗友,而他提到的这个愿意娶秦萱的兄弟,更是声名狼藉,只要是个女的,那就来者不拒。  家族比起秦家差远了不说,关键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一个一个都对公司股份虎视眈眈的,这个小儿子却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二世祖,有钱让他吃喝玩乐就行,秦萱宁可一辈子不结婚,也不要嫁给这个一无是处的人渣,也难怪姚青此刻担心这不靠谱的儿子又说出什么不能说的话。  “妈,我是那么不靠谱吗?刚刚我打电话给大哥了,大哥都立刻放下工作回来了。”秦天祺不满的看了一眼不相信自己的秦萱和姚青,这话音刚落下门外就传来了有节奏的脚步声,正是秦天霖回来了。  “刚刚你电话里说的是怎么回事?”因为袁野事件的波及,秦天霖这段时间压力倍增,整个人看起来更为的阴沉,没有了往日那股子温和俊雅的风范。  对秦天霖这个大哥有些的发怵,秦天祺也不敢卖关子了,直接开口道:“哥,这是昨晚才发生的事,你不清楚也不奇怪,我听榔头说昨晚上在伊丽莎白出了大事了……”  田舫和谭果冲突这事被田家压下来了,追究起来谭果的确是故意伤害致人重伤,可是佘政死揪着田舫潜逃出京的罪名不放,田家为了大局着想,最后只好退让,就当昨晚的事什么都没有发生,当然以田家人狠辣的行事风格,日后会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你是说谭果将田少打成重伤了?而田家竟然没有追究?”秦天霖听完之后,一针见血的问出了事情的关键所在,谭果有秦豫护着,在南川倒是可以横行霸道,但是帝京来的那群纨绔少爷们会买秦豫的账?  秦天霖看了一眼幸灾乐祸的秦天祺,这事怎么听都感觉不对头,那些二世祖们闹腾起来都敢将天给捅破了,还会忌惮谭果和秦豫?更何况就算田舫退让了,田家也不会退让,这事关乎着田家人的脸面,今天让一步了,那就等于将所有田家人的脸面丢地上给人踩。  “具体怎么样榔头没有说,我也不清楚,但是这事绝对是真的,听说田少就在第一医院高级病房住着呢。”秦天祺说完之后打了个哈欠,“反正谭果这一次是捅了马蜂窝了,她肯定要倒大霉的,说不定田家不动手就是让田少亲自报复,哥,我去睡了,困死了。”  “以后晚上少在外面胡闹!”秦天霖冷声斥了一句,弟弟不长进,不和自己争夺继承人的位置的确好,但是秦天祺太过于纨绔,让秦天霖整天给他收拾烂摊子善后,也难怪秦天霖会有些厌烦。  思虑片刻之后,秦天霖向着秦老爷子的书房走了过去,因为秦豫不愿意回辉煌集团工作,秦天霖依旧是公司的代理总经理,不过很多重大决策依旧要请示在家的秦老爷子。  “进来。”听到敲门声,秦老爷子放下手里头的文件。  “爷爷。”不管秦老爷子对秦豫如何偏爱,秦天霖对老爷子一如既往的尊敬,“爷爷,我刚刚收到一个消息,却不知道准不准。”  “你是说昨晚上在伊丽莎白酒店田舫和谭果之间的冲突?”秦老爷子笑呵呵的开口,赞赏的目光肯定的看着秦天霖,指了指一旁的沙发。  “坐下吧,你能想到将这件事告诉我,天霖,你做的很对,秦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管你大哥如何,你们终究是兄弟,是一家人。”  “爷爷,我明白的,田家如果报复,首当其冲被牵累的肯定是辉煌集团。”秦天霖在老爷子身边坐了下来,心里头暗自庆幸自己这步棋走对了。  秦天霖之所以没有像秦天祺那样幸灾乐祸,暗自高兴谭果和秦豫要倒大霉了,就是因为他心里头清楚如果被田家报复,辉煌集团肯定是田家的打击对象,早已经将秦家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秦天霖自然不愿意辉煌集团被田家打压。  二来则是秦天霖清楚秦家真正的隐藏的力量一直都在老爷子手里头攥着,他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这说明昨晚上的事情被田家用关系压下去了,秦天霖要想了解事情的经过也只能靠老爷子这边的关系,而且他主动将事情告之,以秦家和大局为重,也成功的刷了秦老爷子的好感。  “爷爷,田家的行事风格一贯狠辣,这一次袁家出事之后,田家风头强劲,按理说田家不可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也是秦天霖想不透的地方,谭果别说真动手了,她就是没动手,田家要收拾谭果也绝对是手到擒拿。  可是听天祺的话,田少是重伤入院抢救,田家竟然息事宁人,这太奇怪了,秦天霖甚至忍不住猜测秦豫难道有这么大的力量,让田家都忌惮三分,只能选择暂时退让?  这个猜测是秦天霖最不愿意接受的,秦豫胜过自己的不过是因为他母亲是先嫁到秦家的,除了这一点,秦天霖绝对不愿意承认秦豫能力强过自己。  “田家退让只是暂时,等过了这段时间,只怕田家的报复更接踵而来。”秦老爷子面色沉重了几分,对秦豫一而再的为了维护谭果而和这些世家对立的作法有些的不满,孙子重要,可是对老爷子而言秦家更重要。  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秦天霖,秦老爷子继续开口:“田家目前是关键时刻,田舫的事一旦被旧事重提,于田家而言百害而无一利,小豫这一次只是侥幸。”  秦天霖虽然对帝京的动向也有些了解,但是毕竟没有老爷子的人脉关系,所以知道的也只是一些浅层的东西,听老爷子细致深刻的一分析之后,秦天霖立刻就明白了,田家的作法不过是不想抓了老鼠碰了玉瓶,得不偿失而已。  “天霖,你代替我去医院探望一下田舫,不管如何,这事是秦家不对,可是秦家是秦家,谭果是谭果,务必让田家知道我们秦家的诚意。”秦老爷子说完之后,抬手拍了拍秦天霖的肩膀,这几年秦天霖的孝顺和尊敬,的确让老爷子心软了,毕竟他身上流的也是秦家的血液。  离开书房之后,秦天霖脸上露出阴狠的笑容,爷爷让自己代替秦家去医院,这说明在爷爷已经在认同自己的身份,而且爷爷只怕也存了让田家知道目前秦家还有自己这个继承人,秦豫虽然是秦家的人,但是一旦自己继承了秦家,秦豫就不算是秦家人了,田家要报复秦豫也不用顾虑什么了。  听到下楼声,姚青连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对着客厅里打扫的佣人使了个眼色之后,姚青快步走了过去,“早上我给小萱煲了人参鸡汤补身体,这是从乡下买来的土鸡,最为养人,你去医院的时候给田少送过去。”  “嗯,我知道。”秦天霖点了点头,田少这些纨绔什么没见过没吃过,所以最重要的就是这份诚挚的心意,因为秦家的佣人除了老爷子那边的人之外,其余都被姚青收买过来了,所以秦天霖也不用担心被人偷听了说话。  将秦老爷子交待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秦天霖开口:“妈,爷爷让我过去医院,这说明爷爷默许了我说出秦豫和秦家不和的事实,虽然爷爷为了秦家大局着想,不想让田家报复到秦家头上,所以才将秦豫暂时舍弃了,可是这也说明爷爷越来越看重我了。”  看着大儿子脸上那蓬勃的野心和欲望,姚青不由笑了起来,亲昵的戳了戳秦天霖的额头,“你这个傻子,你爷爷不是要舍弃秦豫,而是想要借着田家的手来收拾谭果,你爷爷看不上谭果那个小保姆,但是又怕自己出手后,和秦豫如履薄冰的关系更加恶劣,所以才会借着田家的手除掉谭果,你爷爷最看重的还是秦豫。”  不管是商业联姻还是政治联姻,这都说明了妻子的重要性,但是说白了是妻子家族的重要性,秦老爷子看重秦豫,自然不愿意让秦豫娶个小保姆,如果他真的舍弃秦豫了,那应该是乐见其成,姚青忍不住叹息一声:“姜还是老的辣。”  秦天霖此刻冷静下来一想,顿时就想明白过来了,爷爷要抱住秦家不被田家牵累报复是一方面,借着田家的手收拾谭果是另一方面,至于秦豫,爷爷或许也是存了试探的心思,吐过秦豫知道轻重,谭果又被田家收拾了,秦豫可以重新找个门当户对的妻子,爷爷正好顺水推舟的让秦豫继承秦家。  如果秦豫不知道悔改,依旧一条道走到底的和田家死杠的保护谭果,爷爷也就绝了让秦豫继承秦家的心思,也借着田家的手打击了秦豫的势力,这样自己要继承秦家就顺利多了,否则多了秦豫这个庞大的障碍,秦天霖知道自己即使坐稳了家主的位置,日后也是风波不断。  “天霖,你别多想,秦豫桀骜不驯,早晚会消耗掉老爷子对他最后的感情,现在秦家的局势:不争就是争!”姚青笑着开口,看似温柔如水的脸上快速的闪过一抹狠戾和毒辣,秦家只能是她儿子的,谁也抢不走!  秦天霖明白的点了点头,爷爷身体健康的很,还能执掌秦家不少年,秦豫一直在作死的路上,秦天霖相信为了秦家的未来,日后爷爷必定会将秦家传给自己而不是秦豫。  古民居。  昨晚上谭果倒是打算和秦豫好好聊聊他们“结婚”的事,但是回来之后,谭果吃饱喝足就习惯性的爬回床上睡觉了,这不到了今天早上才想起来“审问”秦豫。  “所以你们已经结婚了?还是六年前就结了?”罗非鱼错愕的看着谭果和秦豫,果真是人吓人吓死人!他就说为什么先生一直对谭果有些不一样,罗非鱼只当秦豫是看上谭果了,根本没有想到这两人竟然是已婚夫妇了。  “不,我只是被结婚而已!”谭果咬了一口酱肉包子,鄙视的看了一眼秦豫,别以为他大清早的起来亲手做了好吃的酱肉包子,自己就原谅他了,这么大的事,秦豫竟然敢瞒着自己,哼哼!酱肉包子的味道真不错。  好吧,谭果的确是被结婚的那一个,不过想到唐家的作法,罗非鱼不由满脸的鄙夷之色,难怪之前唐毓婷对谭果各种献殷勤,肯定是做贼心虚了。  顾大佑埋头吃着早饭,至于谭果和秦豫是夫妻的关系,顾大佑双手双脚赞成,有时候谭果还会到先生卧室的床上去睡觉,虽然先生那个时候都去上班了,可是顾大佑总感觉这样对谭果的名声不好,现在是名正言顺了。  “不对啊,古民居的房产已经转到你的名下了,你要办理相关证件肯定会知道自己已经结婚了,而且对象就是先生。”罗非鱼想着想着忽然感觉到了不对劲,谭果貌似昨晚上才知道自己户口簿上的另一个人就是先生。  之前先生意外失踪,唐家以为先生死亡了,所以说什么去民政局解除两人的婚姻关系根本就是幌子,谭果和先生一直是已婚夫妻关系,谭果要办理房产证什么的,肯定会被告知结婚的事实,而且也需要婚姻的另一半一起办理房产证的手续。  听到罗非鱼的话,谭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同情的拍了拍秦豫的肩膀,“那是因为我那个身份证号是假的,户口簿上的信息也都是假的,所以秦总裁,恭喜你和一个不存在的假身份结婚了,哈哈,你以后要结婚就必须先去离婚,然后就变成二婚男人了。”  听着谭果那嚣张的笑声,秦豫嫌恶的将肩膀上的小肥手拿了下来,不得不承认自己之前失误了,根本没想到这一茬。  “单身万岁!”谭果对着秦豫得瑟一笑,继续低头啃包子,只感觉食欲大增。  罗非鱼和顾大佑同情的看着被嘲笑的秦豫,对上他那阴翳而危险的眼神,两人咻的一下低头吃了起来,他们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二婚男人什么离婚都是浮云。  早饭后,秦豫一身寒气的去公司上班了,谭果心情大好,一看窗户外阳光明媚,拉着古青桐出去放风了。  “所以当年唐毓婷借用了你的假身份去和秦豫登记结婚。”古青桐开着车,看了一眼副驾驶位上笑的欢快的谭果。  “是啊,当初我也没在意,你也知道我的假身份就有六个,特调七局这边的身份也是假的,真的身份证还在家里头,我户口一直在家里头没挪出来。”谭果点了点头,她的身份说是假的,其实也是从一出生之后,国安那边就特意找人培养出来的。  比如和秦豫登记结婚的这个身份,因为是孤儿,所以孤儿院那边包括民政部门都有相关记录,甚至国安也曾经找了儿童顶替谭果这个身份去上学,一直养着这个身份,大学时候,谭果直接用这个假身份上了,而顶替谭果身份的特工也随之消失了。  这样一来,即使有人花大力气去查,一切都是正常的真实的,至于谭果其他几个假身份也是这样养出来的,否则之前唐毓婷还有秦天霖他们都派人调查了谭果,这才什么都没有查到。  能从柳叶胡同的谭家大宅将谭果的户口簿拿出来,而户口簿上的户主还是谭骥炎三个字!古青桐忽然也有些同情秦豫了,他这辈子想要结婚的可能性真不大。  “小心!”就在这时,谭果提醒了喊了一嗓子,古青桐也快速的打方向盘踩刹车。  因为一辆红色玛莎拉蒂跑车的横冲直闯,马路上喇叭声和叫骂顿时响成了一片,好几辆汽车因为刹车不及直接追尾撞到了一起,有一辆车更是一头冲到了绿化带里,还好这会不是上班时间段,否则会更危险。  敞篷跑车驾驶位置上的二世祖看着乱成一团的马路,哈哈大笑着,得意的对着后面的车辆摆摆手,“哈哈,孙子们,有种你们追上来啊!”  因为回头向身后的车主炫耀挑衅,根本没有注意路况的二世祖一回头就发现车子偏离了车道,而正前面一个穿着深蓝色棉袄的老头正出现在了视线里。  二世祖也吓了一跳,急忙偏转方向,可是因为车速太快了,咻一下,老头被车子剐蹭到,在马路上翻滚了几圈摔趴在地上。  见撞到了人,开车的二世祖不但没有停下车来,反而油门一踩的跑了。  “快打120。”从车上下来的几个司机一看地上老头的情况,纷纷眉头直皱,“赶着去投胎啊!”“这路段有监控,我车上还有行车记录仪,我看那个混蛋能逃到哪里去!”  “这些有钱人真是该死!撞到人了都不下车看一眼!妈的,在他们眼里普通人的命就不是命吗?”  “这种人抓到了一定要重重判刑,让他将牢底坐穿!”义愤填膺的众人纷纷议论起来,但是老头趴在地上昏迷着,鲜血顺着头流淌下来,谁也不敢动手将人扶起来,只能等急救医生过来。  古青桐虽然是法医,但是医术同样精湛,只是比起站在手术台前救人,她更喜欢的是在解剖台上尸检,此刻古青桐收回放在被撞老头手腕上的右手,“老人快不能自主呼吸了,必须立刻送医院。”  说完之后,古青桐一把将地上陷入昏迷的老头抱了起来,原本身体就不好,老头瘦的皮包骨头,此刻脸上是殷红的血迹,配上花白的头发,枯瘦的脸庞,看起来有些的吓人。  谭果二话不说的打开后座的车门,古青桐将人放到后座之后,谭果立刻发动汽车直奔最近的医院而去,而古青桐则是在后座给老人进行着急救。  第一医院。  “病人有呼吸障碍,已经快不能自主呼吸了,失血过多,现在已经陷入昏迷……”一到了医院后,古青桐急忙对着护士快速的说着老人目前的状况,还好第一医院离的很近,只要抢救及时就没什么危险。  “好的,我知道了。”护士点了点头,快速的将氧气罩拿了过来,在古青桐和另外一个护士的帮忙下,连忙将昏迷的老人向着手术室方向推了过去。  “张主任,病人十分钟之前被车撞昏迷了,现在已经不能自主呼吸,失血过多,需要立刻抢救!”一看到手术室前的张主任,宋护士送了一口气,还好第三手术室还空着。  被称为张主任的男人穿着白色大褂,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病床上衣裳破旧的老人,“被车撞的?那家属过来了吗?”  “没有,因为病人情况太危险,是路过的好心司机将人先送医院来的,老人已经昏迷了,暂时还联系不到家属。”宋护士连忙将情况说了一遍。  “没有家属做什么手术?出了事你担着还是我担着?”一听这话,张主任火大的吼了一嗓子,烦躁的摆摆手,“没有家属签字做不了手术,而且手术费用医疗费算谁的?再说了住院部那边已经没有空余的病房了,你们不知道吗?病房区的过道都摆满了床,这人从手术室里出来往哪里放?”  宋护士眉头一皱,她也知道医院的规定,尤其家属不再,没有人签字,医院的确不敢进行手术,但是张主任这话也未免太过分了,更何况现在情况危急,完全可以按照医院特事特办的绿色规定来手术。  谭果和古青桐交了两万块钱之后,这才赶到了手术室这边,一看人还在外面,谭果不由眉头一皱,不过还是开口道:“住院费我已经缴纳了。”  张主任诧异的看了一眼谭果和古青桐,这年头还真有这样的傻子?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眼神带着几分淫邪之色,笑眯眯的开口:“该不会就是你们两将人给撞伤了吧?女司机等同马路杀手。”  救人如救火!谭果没有想到这医生不但不先抢救病人,还在这里调戏自己,古青桐原本就清冷的脸庞此刻显得更加霜冷,直接看向一旁的宋护士,“医院没有其他医生能进行手术了吗?”  “我已经通知二号手术室的詹医生,马上就过来了。”宋护士连忙回答,好在费用已经缴纳了,虽然没有家属签字,但是因为情况特殊,医院完全可以先救人,当然比起张主任,詹医生年纪轻,手术经验也不足,但是此时也没办法了。  姓詹的那个小子?张主任老脸一沉,他因为医术过硬,可以说是医院的顶梁柱,而姓詹的那小子好几次都驳斥了自己的手术方案,偏偏他还说的对,这个梁子就这样结下来了。  张主任不是没想过使坏,谁知道詹医生竟然是院长的家亲戚,得,这一下即使再嫉恨,张主任也只能忍气吞声,只是依旧意难平!没有想到詹医生又来出风头了,哼,等人死在手术台上,到时候家属来闹事,看姓詹的小子还怎么出风头!  盯着手术室的门,张主任正阴测测的想着,手机忽然响了一起来,一看上面的电话号码,张主任一扫刚刚高高在上的姿态,谄媚的开口道:“好,田科长你放心,我马上就上楼。”  派出所的民警半个小时之后到了医院,“两位,请放心,等通知病人家属了,两万的住院费用一定让家属还给两位。”  这年头很多司机不愿意扶老人救老人,最主要是被几个讹诈事件给影响的,不过善良的好人还是多,不但自愿将老人送医院来了,还垫付了医疗费,所以两个民警忙不迭的保证不会让家属讹诈谭果和古青桐。  “被撞的老人叫强义民,丰浒县凤凰村的人。”古青桐声音冷淡的响了起来,如果她没有记错强义民今年也就四十七岁,可是因为癌症的折磨,人已经老的像是六十七岁了。  “你认识?我怎么不知道。”谭果扭头诧异的看向古青桐,虽然她一直宅在七局不出门,青桐倒是经常出去验尸,但是青桐性子冷淡,她认识的人自己基本都知道,难道被撞的强义民有家属死亡是青桐验的尸?  不但谭果好奇,两个派出所的民警也愣了一下,有名字和住址要联系家属就很容易了,刚刚护士出来了一趟,将强义民的衣服鞋子送出来了,口袋里就两百块钱,没有身份证,手机也没有找到,民警正头痛呢,没有想到古青桐帮了大忙。  十五分钟之后,民警更加头痛的挂断了电话,抱歉的看向古青桐和谭果,“刚刚已经联系上了凤凰村的村委潘书记,被撞的人的确很像他们村的强义民,不过强义民目前就一人生活,妻子早逝,女儿去年也死了,他今天是来医院看病的,家里头是一贫如洗,也没有直系亲属了。”  强义民得了癌症,丧失了劳动能力,目前就靠着村里的低保过日子,没有子女,所以这两万块的住院费暂时没办法还给古青桐了,不过民警倒是陈恳的开口道:“两位请放心,等找到了肇事司机,这个钱会尽快还给二位。”  “我不着急。”谭果不在意的摆摆手,这会她已经知道古青桐为什么会认识强义民了,一年前将田舫告上法庭的人正是强义民,而被田舫害死的正是他的女儿强筱韵。  詹医生虽然年轻,不过医术的确不错,一个多小时后,詹医生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误将谭果和古青桐当成了强义民的家属,“放心吧,人已经没事了,并没有大碍,只是剐蹭伤,不过病人身体太弱,这才导致了昏迷,至于会有呼吸障碍,是因为癌细胞的扩散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病人的肺部。”  所以按照强义民目前的状况,他也只是在等死而已,过一天是一天,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一口气上不来人就去了,而且他的内脏器官都被癌细胞占领了,呼吸消化都有问题,活着也是在受罪而已。  “谢谢。”谭果点头致谢着,不管如何,人总算救回来了。  “詹医生。”宋护士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脸色有点难看,“原本住院部有两个病人今天出院,可是其中一个被张主任要求再住院观察一个星期,还有一个倒是出院了,可是张主任接收的一个病人不需要住院的,可是张主任开了住院手续,所以现在没有空余的病床了。”  宋护士是真的讨厌睚眦必报的张主任,医术高明又怎么样?十足的小人,就因为和詹医术不对付,所以处处针对排挤,张主任明知道手术室里的病人出来之后需要住院,却见一个重感冒的患者安排了病床,现在是真的腾不出病床来了,总不能让强义民住在手术室里?  重症监护室那边倒是有空余的病床,可是费用太高,一天就要五六千,强义民的状况根本支付不起高额的住院费用。  詹医生也是愣了一下,想了想开口道:“既然这样,那就把人送到高级病区那边,我那里还有一张空床,就给强义民先住着。”  一院的大夫医术高明,所以一贯都没有多余的病房,高级病房那边更是如此,南川有钱有势的人太多,所以医院这边给几个医术精湛的医生留有几个名额,他们的朋友可以入住高级病区那边,不用和普通病人抢病房。  一个小时后。  什么叫做冤家路窄,谭果算是见识到了,刚从外面超市买了水果,看到花店也顺便买了一束花回来,然后就碰到了同样从电梯里出来的秦天霖和秦萱,两人手里头也拿着鲜花水果还拎着一个食盒,肯定也是来探病的。  “谭小姐。”秦天霖微微诧异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谭果竟然还敢出现在这里,田家虽然暂时退让了,但是对谭果这个凶手估计是恨到骨子里去了,她还敢来医院探望田舫,该不会是来火烧浇油的吧?  哼!秦萱一如既往般的高傲,看都不看谭果一眼,一看到谭果,秦萱怕忍不住心里头的仇恨,当初那么屈辱的给秦豫下跪,谭果就坐在旁边看着,更何况当初袁野对谭果各种好,而秦萱这个儿媳妇是袁承平和曹音强加给袁野的,所以新仇旧恨之下,秦萱自然越看谭果越不顺眼。  谭果淡然的看了一眼两人,懒得打招呼,反正都是仇敌,何必当面假惺惺的寒暄,背后里想着如何捅刀子!不过谭果虽然知道田舫也是住在第一医院,却不知道田舫就这里,不过想来也是,以田家的身份田舫肯定入住的是高级病区。  见谭果不开口招呼,秦天霖也不在意,带着秦萱向着走廊尽头的病房走了过去,谭果则拎着东西跟在两人身后,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三人是探望同一个病人的。  等看到谭果进了倒数第三个病房后,秦天霖停下了脚步,拿出手机拨动了自己秘书的电话,“于秘书帮我查一下,第一医院高级病区505病房住的是谁,对,立刻就去查。”  交待好了之后,秦天霖这才向着最后一间病房走了过去,敲门之后,带着秦萱进去探望住院的田舫了。  ------题外话------  昨晚上那一章简直是苦不堪言,各种修改啊,然后改到编辑晚上下班了,早上接着修改,中午才通过的,各种艰辛简直是欲哭无泪啊,O(∩_∩)O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