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06章 转让公司

第106章 转让公司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784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6
    “你回秦家别墅又把我带回去做什么?”汽车后座上,谭果打着哈欠,不满的瞅着将自己从温暖被窝里给抱出来的秦豫,对,就是抱!  下午四点半,谭果依旧窝在被子里呼呼大睡,对于扰人清梦的秦豫,谭果直接无视了,谁曾想秦豫也干脆,直接将死赖在床上的谭果打横抱到了车上,此刻谭果外出的衣服鞋子放在一旁的座椅上。  “快换衣服,有你的好处。”放下文件的秦豫看着盘膝坐在座椅上的谭果,穿着橘黄色棉睡衣睡裤,乱糟糟的长发披散下来,睡眼惺忪的打着哈欠,因为有起床气,谭果闷闷的绷着脸,嘴巴翘的都可以挂酱油瓶了。  视线扫过车窗外的夕阳西下,秦豫揉了揉眉心,自己怎么会看上这么个女人?不精明强干,也不温柔如水,更不娇小可爱,也不粘人乖顺,横看竖看就是一个大写的“懒”字,偏偏谭果这副懒散的样子他怎么看怎么的顺眼,有时候恨不能将人揉碎在自己的骨血里,这样就再也不会分开了。  “什么好处?秦家的好处是随便能拿的?”谭果明显怀疑的看了一眼秦豫,揉了揉眼睛,视线更为清楚的盯着秦豫满含算计的俊脸,哼哼的质问着,“怎么回事?说清楚。”  “你先换衣服。”秦豫将隔屏升了起来,将驾驶位和后座完全隔离开来。  换就换!谭果也没有穿睡衣去做客的习惯,只是拿过衣服后,谭果转过头瞅着秦豫,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他,直盯着秦豫没办法只好让顾大佑停下车,自己打开车门站到了外面。  紧随其后的两辆保镖车刷的一下也跟着停了下来,几个保镖不解的看着站在车门旁抽烟的秦豫。  夕阳金色的光芒洒落在秦豫的身上,给他周身镀上一层耀眼的光亮,笔挺的黑色西装,修长的身体就这么斜靠在车门上,俊朗的脸庞,目光深邃的看着远方,右手夹着烟,偶尔吸一口,这养眼的风姿,将一群死忠保镖迷的嗷嗷的。  从总裁大人的风姿里回过神来,率先开口的保镖A:“先生这是被夫人给赶下车了?”  “胡说什么,夫人那么温柔,怎么可能这么凶残?先生只是有点晕车了。”保镖B誓死维护自家总裁大人的脸面,什么叫做赶?夫妻打架那都是床头打架床尾和,就算先生被赶下车了,他们也要装作不知道。  保镖C傻愣愣的瞪大眼看着保镖B,“先生会晕车?”  如果他没有记错,那年在Y国的时候,先生带人去偷袭Y国的雇佣兵老巢,那个时候先生直接带人从直升机上空降下来的。  当时山谷里风太大,直升机不稳,他们从直升机上下滑的时候被吹的左右摇晃,堪比坐过山车,那个时候先生都没有晕,现在平地坐车会晕车?  保镖B也知道自己这个借口有点离谱,干干的扯了扯嘴角,“或许是夫人又惹先生生气了,不过先生脾气好,只是出来透透气,好男不跟女斗,这就是绅士风度,你们这群糙汉子不懂。”  “我还是感觉是夫人把先生赶下车了。”保镖A一脸恳诚的说完之后,保镖C认同的点了点头,虽然夫人来公司的次数很少,但是莫名的他们就感觉夫人的气场比先生更强,谁让夫人一恼起来就对先生拳打脚踢,而先生从来都是被虐待的那一个。  五分钟之后,谭果打开车窗对着外面的秦豫招招手,“好了,回来吧。”  后面车里的一众保镖就看见他们的总裁大人立刻熄灭了手里头的香烟,像是被主人召唤的忠犬,忙不迭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顾大佑再次发动了汽车。  两辆保镖车里的众人对望一眼后都态度一致的保持沉默,夫人一招手,先生立刻屁颠屁颠的坐回了车子里,这么有损先生脸面的一幕他们都没有看见,刚刚风大太,沙子迷了眼睛,所以他们什么都没有看见,先生还是他们心目里那个伟岸如同神一般的高大形象!  秦家别墅,二楼。  “妈,爷爷又将秦豫叫回来做什么?他给秦家惹了这么大的祸,怎么不见爷爷骂他几句?还让他回来。”站在二楼的窗口看着秦豫的车子长驱直入的开进了院子,而管家还殷勤的过去迎接,秦天祺脸色阴阴的难看,更多的还是不甘和嫉恨。  谭果和田舫冲突的事情虽然被田家压下来了,但是谭果摆明了是得罪了田家,之前大哥还亲自去医院探望了田少,秦天祺明白这算是和田家说清楚了,秦豫是秦豫,秦家是秦家,田少如果要报复完全可以冲着谭果和秦豫去,秦家绝对不会出手。  可是秦天祺不满的是这才几天的时间,爷爷又将秦豫叫回大宅,还将谭果都带来了,这分明是告诉田家秦豫还是秦家的人,也难怪秦天祺心存不满。  “你爷爷肯定有他自己的考虑,天祺,不管你爷爷做了什么,你要知道的是你爷爷绝对做有害秦家利益的事。”姚青语调温柔的开口,这一点她虽然是女人,可是看的比谁都准,至于秦老爷子叫秦豫回来吃饭,姚青视线流转着,难道是为了小萱的婚事?  秦天祺纵然有什么不满,但是对秦老爷子一直很敬畏,所以他也只敢私下来发点牢骚,毕竟秦家做主的还是秦老爷子。  “大少爷,谭小姐,请坐,老爷这几天筋骨痛,刘医生正在楼上给老爷按摩。”管家态度很是恭敬,让佣人将茶水糕点都送了过来,看得出即使秦豫很少回来,但是在管家眼中他依旧是秦家大少爷,地位不比秦天霖差。  “行了,不用招呼了。”秦豫摆摆手,他知道爷爷让自己回来的目的,可是正是因为太清楚,所以才有些的心寒。  在爷爷眼中最重要的是秦家,只要不触犯秦家的利益,自己依旧是爷爷最疼爱的长孙,可是一旦和秦家利益冲突,自己也会被舍弃。  秦豫自己本身就是薄凉冷情的人,他知道秦老爷子在田舫这件事上并没有做错,田家如日中天、风头强劲,爷爷不想因为谭果和田家结仇,所以才会让秦天霖去医院探望田舫,何尝不是一种示好,也是告诉田家,谭果是谭果,秦豫是秦豫,他们的所作所为和秦家无关,这等于间接的舍弃了秦豫。  如果这件事发生到秦豫身上,秦豫明白自己也会做出和秦老爷子一样的选择,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人而和田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为敌,损失太大,完全不值得,这就是商人的冷酷和无情,商人重利自古如此。  可是当余光扫到一旁正啃着凤梨酥的谭果时,秦豫阴郁的表情忽然柔软下来,如果这个人是谭果,那么他宁可和田家正面开战,也不会放弃谭果。  什么利益,什么谋算,在真正在乎的人面前那就是不值一文,叹息一声,认栽的秦豫揉了揉眉心,在爷爷心里头秦家第一,而在自己心里头却是谭果第一,虽然无奈,可是秦豫却栽的心甘情愿。  “你要吃?”被秦豫盯的发毛,谭果将手里头啃了一半的凤梨酥递了过去,秦家也算是他自己的家,秦豫还客气什么。  倾过身秦豫一手握住谭果的手,就着她的手将余下的半个凤梨酥吃了下去,对上谭果那嫌弃的表情,秦豫一字一字的开口:“谭果,记得不要离开我,否则……”  余下的话秦豫并没有说,但是那种威胁的意味已经不言而喻。  吃个凤梨酥也能发神经?谭果表情纠结的看着转眼又恢复霸道总裁姿态的秦豫,好像刚刚那个就着她手吃东西,然后还威胁自己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整齐站在后面的五个保镖外加顾大佑都眼观鼻、鼻观心,他们这群单身狗什么都没有看见,先生才不会这么幼稚的表白、秀恩爱,先生就该霸气十足的将夫人壁咚一下,然后狂酷霸拽的宣誓:女人,我看上你了。  “我不接受任何威胁。”回给霸道总裁的是谭果的一记白眼。  无视了面色微微阴冷的秦豫,谭果低头继续吃了起来,头也不抬的开口:“秦家大厨的手艺真不错,这中式糕点做的很地道,可惜你工作太忙,否则你一定也能做出来。”  “我在你心里的作用就是个厨子?”秦豫危险的盯着啃食的谭果,为什么每一次和她说话,自己总有种想要将人给掐死的冲动,但是从谭果身上,秦豫已经发现了不少不寻常的地方。  首先谭果虽然生活很懒散,但是看她吃饭的姿势就知道她必定受过良好的教养,其次谭果对衣服鞋子什么都不讲究,可是古民居里的穿的用的都是名牌设计师的私人定制,那根本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而今天在车子里,秦豫知道如果自己不下车,谭果是绝对不会当着自己的面换衣服的,在有些人看来这是谭果保守古板,可是秦豫在尊重谭果的同时也清楚她的家教肯定很严格。  中式的糕点味道的确很好,谭果吃了个五分饱,接过秦豫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一脸坦然的瞅着秦总裁,“你如果做饭不好吃,我干嘛要当你的保姆?到今天你都没有给我开过工资。”  所以自己该庆幸在谭果眼里自己还有点用处?秦豫哭笑不得的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谭果,她倒是将自己吃的死死的。  “饿死鬼投胎吗?”秦天祺站在楼梯上看着沙发上的几人,嘲讽冷笑,高声喊了起来,“管家,厨房还有没有吃的了,都端出来,别饿坏了我们尊贵的客人,反正家里头吃的东西多,也省的我们吃不完到给狗吃了。”  谭果咧嘴一笑的看向从楼梯上下来的秦天祺,“秦二少,你信不信我让顾大哥将你绑架了,然后丢到大戈壁的无人区,饿狠了,我保管你连虫子蝎子都吃了,没水了你连自己的尿液都舍不得喝。”  “你?”秦天祺气的瞪大了眼,可是看着谭果身后那一排黑色劲装的大汉,原本想要反驳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谭果连田少的第三条腿都敢踩,这种事她绝对做的出来,尤其还有秦豫这个助纣为虐的杂种。  夫人威武!顾大佑这群保镖立刻挺直了腰杆,眼睛里迸发出一道道的凶光,用以证明谭果此话的可行性,只要夫人一声下令,他们绝对会绑了这小子丢到无人区。  “唉,真没劲,一点傲骨都没有。”看着偃旗息鼓的秦天祺,谭果无聊的耸了耸肩膀,她忽然怀念小时候在柳叶胡同的生活。  那个时候和小魔王沐沐,还有脾气暴烈的顾岸风风火火出去闯祸,啧啧,帝京最不缺脾气暴躁的小二世祖,再加上谭果几个纯粹就是找事的,所以双方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然后他们会故意留下均澈还有谭谭的名号,然后等对方家长带着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小二世祖们找上门来。  然后七岁的均澈呆萌呆萌的,一脸的无辜和不解,老实巴交的谭谭一看就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至于八岁的谭果则无辜的睁大眼睛,然后一脸害怕的缩到了两个发小身后。  告状的小二世祖们都傻眼了,明明昨天打他们的时候,这三个人那叫一个凶狠,专门往痛的地方打,打完了留下大名就跑了,丢下痛一群哭鼻子的小二世祖们面面相觑。而且这三个人蔫坏了,别人打架不打脸,他们偏偏都往脸上招呼,别看这丫头片子看起来软萌萌的,就数她最可恶,整个一黑帮大姐大。  告状的事情无疾而终,怎么看柳叶胡同这三个孩子都是乖巧懂事的好孩子,所以一番赔礼道歉,回到家之后,告状的小二世祖们被自家老爹扒了裤子一顿乱揍,年纪小小的就敢出去打架,打输了还敢污蔑人、乱告状,再不整治日后就要将天给捅破了。  所以帝京柳叶胡同在一群有相当身份的二世祖眼中那就是魔鬼集中营,传说里面住着一群小魔王,他们最会变脸,打人的时候简直就是小恶魔附身,各种凶残可怕。  可是面对家长的时候他们就成了爱学习的乖宝宝,还会请教告状的家长很多高深的数学、哲学、艺术、经济学各种问题,用此证明他们不是装的,是真的品学兼优,让一群想要告状的小二世祖们欲哭无泪。  套用他们老子的话,就算真的是他们动的手,那也是自家熊孩子没用!学习比不过人家也就算了,打架也比不过,难道真是柳叶胡同的基因太强大?这也引得无数人想要去柳叶胡同买房,可惜这一片早就被谭家买下了,外人有钱也买不到。  “想什么?”秦豫敲了一下谭果的头,她到底想到什么了,脸上的笑容压都压不住。  谭果从回忆里拉回思绪,看了一眼秦豫开口道:“想起小时候的小胖子,那个时候我天天和他干架,从四岁一直打到十四岁,整整十年,小胖子忒有意思了,四岁的时候他竟然敢抢我手里头的肉夹馍,然后我把他揍哭了。”  “后来小胖子对我的肉夹馍念念不忘,越吃不到越想吃,然后小胖子约我每个周五下午单挑,我输了就将肉夹馍让给他吃,他输了的话必须下个星期五再来打架,不许爽约。”  谭果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然后小胖子被我揍了整整十年,也没有吃到我的肉夹馍,他是愈战愈勇、屡败屡战,不像你们家秦二少,还没打就认输了,忒没意思了。”  被讥讽为没骨气的秦天祺铁青着脸,目光死死的盯着谭果,偏偏秦家是老爷子做主,秦天祺根本没有什么人手,而秦豫背后却有龙虎豹保全公司,可以调动很多人手和财力,否则谭果怎么敢这么嚣张!  太久没有动手的谭果忽然手痒痒了,笑眯眯的看向脸色难看的秦天祺,活脱脱就是要诱拐小白兔的大野狼,“秦二少,打个商量,要不我们也单挑,我保证不会让秦豫他们出手,我们就一对一。”  “我……”秦天祺猛地抬高了嗓音想要接下谭果的约战,可是脑海里莫名的浮现出田舫双手双脚打着石膏躺在病床上的情形,尤其是想到秦天霖说过谭果连田舫的命根子都踩了一脚,幸好医治及时,休养个半年还能用,否则田少就真的被太监了。  此刻看着笑眯眯着一双大眼睛,表情无辜又蠢萌的谭果,秦天祺警觉到危险的闭上了嘴巴,就算被当成了孬种,也好过被太监!  一看秦天祺就是个纸老虎,谭果刷的一下回头看向顾大佑这群黑色劲装的保镖,还没有开口,顾大佑等人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他们不是不敢和夫人打,而是他们夫人太凶残,他们打不过……  即使不愿意承认,可是顾大佑这群保镖此刻都有气无力的耷拉着脑袋,最开始他们是放不开手,谁敢和夫人动手,那就等着被先生丢到非洲去干苦力吧,所以一开始这群保镖只打算陪着谭果玩玩。  可是为什么夫人揍人那么痛,看起来粉嘟嘟的小拳头打在身上就跟硕大的铁锤砸了一般,感觉到痛了自然就想避开,然后他们悲催的发现他们躲不开,夫人速度太快不说,而且夫人战斗经验太强悍,他们往左,夫人的拳头就在左边等着,他们往右,夫人凌空一脚就从右边踢了过来……  最后的最后,每一次谭果心血来潮,龙虎豹保全公司的这群糙汉子们就被虐的不要不要的,关键是谭果最喜欢打人打脸,所以顶着一张青紫在猪头脸,简直没有人出去见人了。  要不是后来罗非鱼郑重的告诉谭果,她再这么揍下去,公司一笔业务都接不到了,毕竟他们就是干保镖的,结果自家保镖都被揍成了猪头,谁还敢相信这些保镖,所以为了龙虎豹保全公司的名誉,谭果最后罢手了。  五点钟的时候秦天霖和秦翰兆准时从公司下班回来了,两人都是一副商业精英的模样,有说有笑着一起进门,怎么看都是关系极好的一对父子,对比之下,秦豫和秦翰兆的关系简直恶劣到了极点。  “哼!”秦翰兆一看秦豫和谭果就感觉就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不过也知道他们是老爷子叫回来的,秦翰兆冷着脸直接上楼去换衣服了。  “大哥,谭小姐。”秦天霖微微一笑礼貌的招呼着两人,看来和田家的接触,让秦天霖最近春风得意,从袁家的阴霾里走了出来。  想来也对,袁野已死,如今的袁老爷子只能收敛羽翼,专心致志的将黄子明这个重孙子培养长大,而田家风头正强劲,这个时候即使袁老爷子知道了是秦萱意外害死了袁承平和曹音,但是只要田家出面保下秦萱,袁老爷子也只能退让,秦天霖暂时是后顾无忧了,至少不用被秦豫要挟了。  五点半秦老爷子下了楼,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秦豫看向老爷子,“爷爷,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秦豫懒得和秦家这些人一起吃饭,实在膈应的慌。  “小豫,你如今连和爷爷一起吃饭都不愿意了吗?”拄着拐杖,秦老爷子表情难过的看向面容清冷的秦豫,这几天被筋骨痛折磨的消瘦了不少,此刻秦老爷子像是苍老了许多,眼神失落的让人不忍拒绝。  秦豫张了张口,终究选择了退让,回头看向一旁的谭果,对上她那忽然不在乎的笑靥,秦豫点了点头,“爷爷,吃饭吧。”左右谭果是不会被这些人影响食欲的,更何况秦家大厨的手艺的确很好。  一听到秦豫这话,秦老爷子脸上不由露出喜悦的笑容,接连说了好几声,“好,吃饭,吃饭。”  秦老爷子并不是迂腐的人,所以也不讲究什么食不言,在大家吃到一半的时候,秦老爷子示意的看了一眼管家。  看着管家离开餐厅向着二楼走了过去,秦天霖几人心里头都咯噔了一下,不知道秦老爷子要做什么,尤其是秦天祺更是按捺不住,却被一旁的秦天霖给拦住了。  “老爷。”管家将手里头的文件递给了秦老爷子后,又恭敬的退到了一旁。  “谭果。”秦老爷子目光复杂的看着坐在秦豫身边吃的最欢的谭果,秦豫虽然答应留下来吃饭,但是并没有食欲,秦翰兆这几人若不是老爷子压着,估计早就甩脸子走人了,所以一餐饭下来估计也就谭果吃的最好。  “嗯,我在。”谭果放下筷子,拿过纸巾擦拭了一下嘴角,不解的看向主位上的秦老爷子,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找上自己。  不得不说谭果虽然是个孤儿出生,但是应了那句古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秦老爷子看着波澜不惊的谭果,缓缓开口:“这是一份转让协议,丰浒县有秦家下属的一间蔬菜种植基地,你只要签上名字之后,转让协议就生效了。”  “给我?”谭果着实愣了一下,拿过转让协议快速的看了一眼,完全没有任何猫腻,如同老爷子说的一样,只要谭果签字了,这个协议就有法律效益了,这间绿色蔬菜种植基地就成了谭果的私产。  “爷爷,为什么?”秦天祺猛地站起身来,动作之大,身后的椅子砰一声倒在了地板上,秦天祺目光复杂的看向秦老爷子,有震惊、有愤怒、也有委屈和不甘。  身为秦家的子孙,秦天祺甚至都不占有秦家的股份,他拥有的也就是几张银行卡而已,大哥尽心尽力的管理公司,如今也不过是百分之五的股份,谭果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爬了秦豫床的小保姆而已,爷爷竟然将秦家的分公司给了谭果。  秦天祺自然也知道秦家家业庞大,一个分公司算起来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可是他不甘心!为什么自己这个正经的孙子没有,谭果一个外人却能得到秦家的分公司。  “爸,你是不是老糊涂了?”秦翰兆反应过来后也跟着叫嚷起来,秦天霖这个儿子多少还占百分之五的股份,而他这个儿子和秦天祺一样是一点股份都没有,在公司也就是个没实权的部门副经理,连正职都不是,老爷子却将一家分公司给了个外人。  看着气恼叫嚣的秦翰兆父子,秦豫莞尔一笑,拍了拍谭果的肩膀,“既然爷爷给你的,那你就收下,后期资金投入有问题直接来找我。”  秦翰兆和秦天祺气的直发抖,一旁的姚青饶是平日再冷静,此时也有点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一间分公司绝不同于给谭果一张零多的支票,老爷子这什么意思?他都能给谭果分公司,那是不是意味着老爷子也要将秦家给秦豫?  “那我就收下了。”谭果笑着对着老爷子开口,倒是很坦然的接受了,七局一直穷的很,能多增加产业也是不错的,S省就有海陆空三军的驻扎部队,这么多驻军,这个蔬菜基地的蔬菜估计一下子就脱销了,回头就给大哥打电话,让大哥给自己开开后门。  秦翰兆和秦天祺都不服气,但是在秦老爷子严肃的眼神之下,两个人却只能屈服,只是不是的用眼刀子恶狠狠的戳着谭果,恨不能代替她签下这个转让协议。  因为这事,在场的人都没有了食欲,等饭菜撤下去之后,管家送来了茶水和水果,秦老爷子看向秦豫,“我听说你和才调过来的关副市长关系不错。”  关煦桡在市委任职副市长,毕竟初来乍到,而且年纪太轻,俗话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所以关煦桡的工作开展的并不顺利,也有人想暗中使绊子,可惜有秦豫还有戴至诚两人的帮衬,真正有能力使绊子的人没有出手,其他那几个小角色关煦桡自己就解决了。  秦豫转念一想就知道老爷子今晚上这一出的用意了,除了是因为田舫的事情给自己示好之外,只怕就是冲着关煦桡来的,而秦家可是还有一个待嫁的女儿。  “吃过几次饭,后来市里召开经济座谈会,也算是聊得来。”秦豫淡淡的开口,意味深长的一笑,“真的论起来还是戴总和关副市长关系更好,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听说后面几次吃饭戴总的千金也一起过去了。”  从始至终一直沉默的秦萱此刻有些忍不住的攥紧了拳头,她自然认识戴至诚的女儿戴舒悦,虽然秦萱一直瞧不起戴舒悦,认为她是暴发户出生,戴至诚年轻的时候就是个泥腿子,后来走了狗屎运才发达的。  可是真论起行情来,戴舒悦却是整个南川最好嫁的女孩,因为戴至诚没有儿子,就这么一个独生女,日后谁娶了戴舒悦肯定就能继承庞大的戴家,而秦萱只是秦家的女儿,秦家真正的财富日后会掌握在秦天霖手里,所以对比之下,秦萱的行情就差了不少。  尤其是戴舒悦那真的是温柔如水的女子,喜欢古玩字画,爱研究历史,不骄不躁、清雅秀丽,绝对是真正的古典美女,而秦萱太过于冷傲,并不得男人们的喜欢。  “秦豫,你是脑子进水了吗?如果小萱嫁给了关煦桡,那你就是关煦桡的大舅子,日后你要做什么事也方便。”秦翰兆忍不住的开口出声,可恨他自己和关煦桡搭不上关系,否则哪里需要依靠这个小杂种牵线搭桥。  不管关煦桡是怎么得到这个职位,也不管他背后有什么来头,就目前而言,关煦桡是南川市委副市长,也算是实权人物。  秦翰兆虽然也是秦家的人,可是南川的人都知道秦老爷子早就放弃了这个儿子,秦家的继承人只从第三辈里来选,再加上秦翰兆和秦豫不和,因此这些豪门世家对秦翰兆也就是个面子情而已,他要约见关煦桡还真不容易。  “小豫,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我想你比我更明白。”秦老爷子缓缓的开口,目光带着几分犀利看向秦豫,“田家也在拉拢关煦桡,就谭果和田舫之间的矛盾,如果大家成为了朋友,有什么误会解释清楚也就没事了。”  田舫和谭果绝对是不死不休,秦老爷子不可能为了谭果和田家对上,否则他也不会将这间蔬菜基地转给谭果,这也等于是给秦豫的补偿,毕竟是老爷子先舍弃了秦豫,当然,真论起来老爷子只是舍弃了谭果这个外人而已,他愿意拿出一间分公司其实已经是在乎秦豫的看法了。  但是如果秦萱嫁给了关煦桡,田家又在拉拢关煦桡,日后有关煦桡从中调和,想来谭果和田舫的矛盾说不定也能化解。  “抱歉爷爷,我无能为力。”秦豫平静的拒绝了,他再不开口,估计腰上的肉都要被谭果拧青紫了。  有那么一瞬间,秦豫还真想撮合了关煦桡和秦萱,当然,也可以是其他女人,戴舒悦也可以,可是他也知道谭果和关煦桡之间并没有爱情,但是看他们那熟稔的模样,秦豫就是各种不痛快。  秦萱的脸刷的一下就沉了,之前老爷子将蔬菜基地给了谭果,秦萱都没有开口反对,求的不过是秦豫可以帮忙,谁知道他拿了好处却一点忙都不帮。  从秦家别墅离开后,谭果看向表情晦暗不明的秦豫,晃了晃手里头的转让文件,“这真的给我了?”  “给了你自然就是你的,你要是懒得搭理,我会找人过来接手。”秦豫点了点头,一间分公司而已,他还不看在眼里,“爷爷也不过是为了补偿,顺带让我们牵线搭桥。”这就是豪门世家,即使是爷孙间也充满了利益和算计。  谭果笑着摇摇头,鄙视的看了一眼秦豫,“不是我小人之心,可是秦豫,你爷爷绝对不只是这两个目的,虽然我暂时还不知道,但是这个公司绝对是一个诱饵,就等着我跳下去。”  谭果是懒,懒得动脑子,可是她不蠢,谭家出来的人天生在政治上就有敏锐的直觉,当然对于秦老爷子的算计,谭果并不在意,左右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这可是送上门的钱,她要是不接手,估计史前都能将自己给念叨死。  秦豫一怔的看着笑靥如花的谭果,半晌后忽然笑了起来,“那好,我们就拭目以待吧。”秦豫忽然感觉就算自己真的出事了,谭果这懒女人也不会出事,她和关煦桡那关系虽然没明说,但是那熟稔的眼神,所以关煦桡真的是捡了个便宜才接任了副市长的职位吗?  谭果和秦豫倒是满载而归,但是却只拿了好处不办事,秦老爷子像是早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切,什么都没有说,就让管家扶着自己上楼了,而此刻楼下客厅。  “哥,我们就这样什么都不做吗?”秦天祺忿忿不平的开口,凭什么爷爷那么偏心秦豫,连对谭果都这么大方,一间分公司说给就给了,虽然大哥说这个蔬菜基地效益不好,算是个鸡肋,但是产值至少也有数千万。  “最开始戴至诚因为戴虎的事情和关煦桡频频接触,甚至暗中帮衬关煦桡开展工作,现在看来戴至诚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目的也是让关煦桡成为戴家的女婿。”秦天霖缓缓开口,这一点是自己疏忽了,自己该想到的。  看着着急的几个家人,秦天霖不由一笑,拍了拍秦天祺的肩膀,“天祺,你和戴虎也算是认识,如果戴舒悦嫁了这么一个能干的丈夫,戴虎这个侄子想要继承戴家就难于登天了。”  平日里秦天祺也看不上戴虎,戴舒悦多少还是戴至诚的女儿,戴虎算个屁啊,只是个侄子,却整天耀武扬威的,秦天祺这些豪门纨绔对他根本看不上眼,但是此刻听大哥一说,秦天祺倒是明白了,戴虎的确很蠢,但是人一蠢就好利用。  “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秦天祺明白的点了点头,就戴虎那个脑子,自己随便一怂恿,戴虎肯定要将戴舒悦和关煦桡的婚事弄黄掉,如此一来姐就有机会了。  戴虎这段时间的确风光得意,因为他和田少搭上了关系,田舫在伊丽莎白丢了大脸,所以他也不愿意见柯三少这些朋友,戴虎虽然蠢了一点,但是天天来医院陪着,田舫也难得对他有了好脸色。  “田少,你放心,主要是谭果那女人太懒了,她整天都窝在家里头根本不出门,我就是想找她麻烦也没机会。”戴虎有些气恼的开口,他答应了要给田少出气的,结果大话说出去了,到现在都没有机会实行。  双脚依旧被石膏固定着,田舫靠在病床上,阴森的笑了笑,“放心,她总不能一辈子躲在家里不出来,我已经打听到了,谭果明天就要去丰浒县,那里可是虎子你的地盘。”  戴至诚是从丰浒县凤凰村走出来的成功商人,田舫说丰浒县是戴虎的地盘也是一点都不假,而谭果之所以会过去正是因为要正式接手秦家那个蔬菜种植基地。  ------题外话------  亲爱的们:女王节快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