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07章 黑心谭果

第107章 黑心谭果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730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6
    “丰浒县就在南川市郊,S省和Z省的国道交接处,当初秦老爷子眼光独特,在丰浒县还未发展之前就在这里进行了万亩蔬菜种植投资。”汽车里罗非鱼翻阅着蔬菜种植基地的资料,向着一旁的谭果做着简短的情况汇报。  秦家这个蔬菜种植基地依托的是当地的农民,早在二十多年前秦家就和丰浒县签署了承包协议,整个丰浒县下属的梧桐村的土地都转包给了秦家,而梧桐村的农民则和公司签署了种植协议,这样一来农民除了土地承包的费用之外,只要给公司种植蔬菜,同样能拿到工资。  “现在经营模式改变了吗?”谭果放下手里头的经营报告,整个蔬菜基地其实已经处于亏损状态了,详细的账目谭果还没有拿到,但是近三年来的总体账目显示效益都在不断下滑。  “十年前就已经改变了。”罗非鱼点了点头,和谭果接触时间长了,罗非鱼早就知道谭果只是懒而已,其实精明的很,一个问题就问到了关键处。  “最开始实行的聘用制,村里的人给公司种植蔬菜,公司发给他们工钱,但是这种模式下很多人会滥竽充数,十年前基地进行了改革,将土地无租金的承包给农户,但是种什么种多少,蔬菜是否合格都按照公司标准走,公司已比市场价更低廉的价格回收农户种植的蔬菜,这种模式一直持续到今天。”  秦老爷子年轻时候的确有经商头脑,在绿色无公害蔬菜还没有兴起之前,他已经大刀阔斧的拿下了这个万亩种植基地,早些年的确占据了S省的蔬菜市场的半壁江山,也给秦家赚取了不少利润。  可是后来随着经济发展,不少新蔬菜品牌的涌现,再加上网络蔬菜销售的推广,导致蔬菜基地的销售出现了问题,如今这个蔬菜基地也算是个鸡肋了,毕竟三十年的承包期马上就要到了。  当年秦老爷子是用极其低廉的价格承包了这万亩土地,如今期限已到,承包价格估计要翻上好几倍,以蔬菜基地现在的经济效益,只会大把大把的赔钱,估计也正是因为如此,秦老爷子才会如此爽快的将这个蔬菜基地转给了谭果。  罗非鱼合上文件,转而看向一旁的谭果认真分析,“现在无非就是两个问题,一是蔬菜质量,二是销售渠道。”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销售渠道她倒是不担心,目前要抓的就是蔬菜的质量,谭果打算将种植基地的蔬菜直接送往S省的部队,这就必须保证蔬菜的确是绿色无公害的,至少不能滥用激素和农药。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此刻蔬菜基地行政大楼总经理办公室,此刻气氛显得有些的紧绷而压抑,“爸,我们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吗?”说话的是个三十六七岁的男人,阴着脸,眼神里带着不甘。  之前蔬菜基地是秦家的下属分公司,所以对跑销售的丁杰而言那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回扣那是大把大把的拿,这一年下来一两百万的灰色收入挺正常,可是谁曾想晴天霹雳,蔬菜基地直接转让给了个人。  没有了秦家的大招牌,销路首先就成了问题,而且一旦成了私人企业,丁杰这个销售经理想要拿回扣肯定也行,但是一年估计都拿不到三五万,跟之前数百万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总经理,能从秦家拿到这个蔬菜基地,只怕对方家世也不简单吧,我们如果贸然行动,说不定会适得其反。”质检钱主任考虑的更为长远一点。  这些年蔬菜基地虽然存在效益问题,但是多少还是能赚点钱的,至于这钱到底去哪里了,在场这五个人都心知肚明,财务这边每年的保障基本是收支平衡,赚到的利润偶读被他们用各种见不得光的手段分刮了。  坐在红木办公桌后面的正是蔬菜基地的总经理丁传雄,虽然已经六十岁了,可是丁传雄看起来依旧精神矍铄,满面红光,眼睛里冒着算计的精光。  听到钱主任担心的话,丁传雄笑呵呵的开口:“各位这一点不用太担心,我听说接手公司的人叫谭果,二十五岁,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听到丁传雄透露出来的消息,在场几人都错愕的一愣,倒不是因为谭果所谓孤儿的身份,而是因为她太年轻了,才二十五岁。  这个蔬菜基地虽然效益不好,其实一年也有两三百万的利润,这一下子钱主任几人脸色愈加的凝重,这么年轻,只怕是个厉害的角色,到时候别说捞油水了,能保住目前的职位就不错了。  “据说她只是个保姆,但是攀上了秦大少,老爷子估计是将人打发走,所以才将蔬菜基地给了她。”丁传雄笑着说完,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这个蔬菜基地他已经管理了十年,丁传雄早就将这个当成了自己的产业,一个小保姆也敢来和自己夺权,真以为爬了大少爷的床就飞上枝头了,哼,自己背后可是真正秦家的继承人。  一想到之前秦天祺透露给自己的消息,丁传雄就更没有压力了,一个保姆能将大少爷哄的团团转,这个失踪六年回来的大少爷只怕也是个不成器的,天霖少爷可不同了,那可是青年才俊,日后秦家的继承人!  而且丁传雄心里也明白,秦天霖这是打算将这个蔬菜基地收为己有,只要自己立下这个汗马功劳,日后这个蔬菜基地自己就能占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而且天霖少爷日后会重新进行资金投入,到时候自己就不需要偷偷的捞一点油水,而是名正言顺的公司股东了。  这边丁传雄给了钱主任还有负责运输的马科长、财务小汪都吃了定心丸之后,三人离开了办公室,丁杰关上办公室的门,回头向着老神在在的丁传雄开口:“爸,三少爷那边是有交待了,可是谭果一来我们就给她下马威真的没事吗?”  丁杰虽然油嘴滑舌的,但是胆子还是比较小,这个谭果不管有本事还是没本事,但是她是大少爷的姘头,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他们这要是做的过火了,这女人回头向大少爷吹吹枕边风,他们估计吃不了兜着走了。  而且在丁杰看来三少爷秦天祺也只是个纨绔,到时候真什么出事了,三少爷说不定撂担子就走不管他们的死活,丁杰可不敢面对秦家大少爷秦豫的报复。  丁传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一千多一斤的红茶,笑眯眯的看着谨慎的儿子,眼底深处快速的划过一抹狠戾,“放心吧,只要我们将谭果架空了,这个蔬菜基地日后就还是我们的,一个女人成不了气候。”  真成了气候,弄死了又如何?反正秦老爷子只怕也有这个心思吧,一个保姆还想嫁到秦家,哼,自己如果真的出手了,也算是给老爷子解决了后顾之忧。  听到老爹这么肯定的语气,丁杰也松了一口气,他在外面跑销售,见的人多了,自然清楚那些世家子弟的手段,随便动动手指头,他们这些小人物都招架不住,不过爸既然说了不用担心,那肯定是有万全之策了。  早上九点五十,蔬菜基地所有的行政人员都整齐划一的站在了大门口等候未来女老板的到来,一朝天子一朝臣,谁也不知道新上任的老板是个什么脾气,心里头都有些七上八下的。  “哎,你听说了吗?这个女老板就是个当保姆的,听说爬了大少爷的床,所以才得到这个公司的。”在等候的间隙里,众人低声接头议论起来。  “你也知道了?不过这种女人怎么够资格嫁到豪门,所以被秦家用一间公司就打发了。”公关部的女职员语调酸酸的讥讽了一句,虽然没资格嫁入豪门,但是能捞上这么一笔也是值得了。  “就算是被打发了,也已经一辈子不用发愁了,我们还要死要活的还房贷,有些人一下子就成了千万富翁了,人比人真的气死人。”  “好了,你们都少说几句,别到时候被开除了。”年纪大一点的职员警告的斥了两句,不管女老板是什么身份,那都是他们的顶头上司,要开除他们易如反掌。  流言这东西根本是压不住的,所以短短的十分钟不到的时间,整个行政部几十号人都知道了谭果的身份,也知道这蔬菜基地她是怎么得来的,各种羡慕嫉妒恨的情绪充斥在众人心头。  毕竟他们累死累活的干一个月,也就拿四五千的工资,一个保姆随便爬一下床,就能得到数千万的蔬菜基地,这也难免心里头会不平衡,谭果这个老板还没有出现,几乎成了所有人的公敌,已经被各种鄙夷轻视了。  “好了,都安静,老板来了。”丁杰大声的喊了一嗓子,众人抬头一看,嗬,四辆黑色汽车整齐划一的开了过来。  打头的正是秦豫的座驾黑色的布加迪,一辆车就价值几百万,虽然之前对谭果各种轻视,但是此刻看到这架势,众人心里头立刻多了一种本能的畏惧。  四辆汽车停在了大门口,黑色布加迪并没有动静,而后面三辆车的车门同时打开,每辆车里走下来三个黑色西装的保镖,黑色的墨镜、肃杀的脸庞、健硕的身躯,无一不昭显出这些保镖的彪悍气势。  九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保镖整齐划一的站在了布加迪两侧,罗非鱼这才推开后座的车门走了下来,看了一眼被震慑住的丁传雄等人,随后绕到了汽车的另一侧替谭果打开车门,“谭小姐,请下车。”  谭果走下车来,对着罗非鱼点了点头。  这边谭果刚一迈步,九个保镖毕恭毕敬的跟在了谭果的身侧,即使隔着墨镜,但是那种肃杀的眼神依旧让人震慑。  “谭小姐,我是丁传雄,蔬菜基地的总经理。”丁传雄想过谭果会是什么模样,但是绝对没有想到谭果的出场如此的震慑,这些黑色西装的保镖,让丁传雄这个老狐狸双腿都有点的发颤,更别说在场其他人了。  “原来是丁总经理。”罗非鱼接过话,笑眯眯的看着走上前来的丁传雄,意味不明的开口:“之前谭小姐已经翻阅了这几年的销售报告,丁总经理果真是老了,守成有余、开拓不足啊。”  丁传雄没有想到一见面就被罗非鱼给了个没脸,几乎维系不住脸上的笑容,干笑两声,“是我能力不够,这几年效益越来越差,我检讨,也接受领导的批评。”一个小保姆,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  “谭小姐,父亲这十年来为了蔬菜基地用心竭力、兢兢业业,实在是外部竞争压力太大,所以才导致效益不好。”丁杰硬着头皮给丁传雄开脱。  这还是因为谭果看起来脾气很好,虽然这群保镖架势骇人,可是谭果肤色白皙,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圆润润的脸,扎了个马尾辫,看起来就和邻家女孩一般,完全没有一点的煞气和威慑力,所以丁杰这才敢开口。  其他员工以为会看到一个妖里妖气的狐狸精,毕竟爬床的小保姆,绝对就是那种卖弄风骚的女人,众人甚至阴暗的想着如何刁难谭果,谁曾想谭果出场太过于震慑,而且谭果本人也完全颠覆了众人心里头设想的爬床小保姆形象。  谭果看了一眼众人,微微一笑,“我这个人办事不习惯拖泥带水,不管蔬菜基地以前的效益如何,以后我只希望看到盈利两个字,当然,我也不想浪费时间,所以大家要包涵一点,我这里不存在磨合期,大家只有两个选择:如果离开,可以去财务部领了工资走人,如果选择留下,我不希望看到不服从命令的人。”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谭果笑容依旧,可是肃杀的眼神却看的人胆战心惊,尤其是配以她身后九个满身杀气的保镖,更是让人明白谭果话里的重量。  丁传雄轻蔑的看了一眼谭果,果真是还是太嫩了,她想的倒好,一来就揽权,不服的人就开除,可是她也不想想如果所有人抱成团,谭果难道敢将所有人都开除吗?  都开除了,公司的运营立刻就陷入了瘫痪,如果不开除,大家抱成团不听她的命令,谭果这个老板就是个傀儡而已。  时间差不多了,丁杰看了一眼丁传雄,又看了一眼谭果,有些紧张的攥紧了拳头,虽然他相信父亲已经安排妥当了,但是谭果身后的这些保镖还是让丁杰有种不祥的感觉。  就在这时,十几辆电动分轮车嘟嘟的开了过来,车上坐着一些老太太和老头子,还有一些蔫了吧唧的蔬菜,当看到这群保镖时,几个开三轮车的妇女吓了一跳,但是对上运输马科长的眼神示意,倒是镇定下来了,为了各家的生计,别说是保镖了就算是流氓混混她们也要来。  “丁总,我不管了,我们家的那些蔬菜你可要买下来啊。”下了三轮车的妇女对着丁传雄就扯着嗓子嚷了起来,  “是啊,我家还有几百公斤的菠菜、大白菜,地窖里还有上千斤的红薯,当初公司可是说了我们种的蔬菜都回收,现在一毛钱都没有收到!”  “是啊,让我们种的时候说的好听,现在蔬菜种出来都不收了,我家五口人就算天天吃,也吃不完这些蔬菜啊!这根本就是耍人玩吗?”  二三十个妇女七嘴八舌的叫嚷起来,将三轮车上乱七八糟的蔬菜一筐子一筐子的搬了下来,一个一个凶悍十足的架势,看起来不将事情解决了绝对不会罢休。  “你们听我说,听我说。”丁传雄摆摆手,提高了嗓音,“大家的问题我都清楚,我一定会给大家解决的,但是大家先冷静,今天先回去,我们这里还有事呢,我保证明天就给大家解决蔬菜滞销的问题。”  人群里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那个女人是公司新来的女老板,呼啦一下,原本围着丁传雄的二十多个妇女刷的一下就向着谭果围了过去,可惜还没有挤到谭果的面前,九个保镖立刻冲上前来,将谭果牢牢的护在了身后。  “你是新老板?我可不管你是新老板还是旧老板,我们家今年承包了三十亩地呢,现在地里蔬菜都要老了。”为首的妇女大喊起来,口水唾沫横飞着,若不是被保镖挡着,估计她都想揪着谭果的胳膊再说话。  “对,还有我们家,我们家也有二十亩地,当初说好了,只要蔬菜种出来了,你们就收,现在你们不收可不行,我们家都快没米开锅了!孩子上学要钱,老人看病要钱,今天你们不给我们解决,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  “这新老板一看就是有钱的,开的这豪车只怕要几百万了,怎么就没有钱收购我们种的蔬菜!”混在人群里的人又挑唆的喊了一嗓子。  一片混乱里,有人偷偷打了电话回村子里,说蔬菜基地来了新老板,要收购所有蔬菜,谁家不来谁家的蔬菜就不收购了。  这一下子整个梧桐村都炸锅了,众人放下手里头的事忙不迭的就向着行政大楼这边赶了过来,唯恐慢了,这头一茬的蔬菜就烂在地里了。  “你们不要挤,有问题我们解决!”在场的员工扯着嗓子喊着,可惜声音立刻就被叫嚷的村民压了下去。  好在罗非鱼见机不妙,将谭果推到了院子里,大铁门一关,倒是避开了越来越多的人拥挤推搡。  “这可怎么办?”罗非鱼抹着额头上的汗,虽然他带过来的九个保镖都是好手,但是面对这些普通的村民,罗非鱼也没办法,而且村民越来越多,已经从最开始的二三十个增加到了一百多个了,估计还有人会赶过来。  “打不得,骂不得。”谭果看了一眼还在外面竭力游说村名的丁传雄,这事要不是他搞出来的,打死谭果都不相信,想要给自己来一个下马威?  谭果玩味一笑,这个丁传雄想必就是冲着自己初来乍到,什么情况都不清楚,所以要解决眼前的混乱,谭果只能对丁传雄低头,由他出面来处理这个问题。  谭果目光诡异的闪烁了几下,对着身侧的罗非鱼低声说了几句,随后笑嘻嘻的看着外面乱糟糟的一幕,因为蔬菜卖不出去,来这里的村名情绪都异常激动,再加上有心人暗中的煽动挑唆,村民情绪就更为激动了。  “就是因为相信你们的话,我们的蔬菜才卖不出去!”  “对,今天不把钱给我们,谁都别想离开!”  村民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挡在外面的保安还有丁传雄等人都有些的吃不消了,这下妇女根本不和你讲道理,没事还在你脸上抓一把,丁杰最倒霉,不知道被谁在屁股上掐了一把,力气太大,痛的他嗷了一嗓子。  “各位老乡,大家冷静一点,冷静一点听我说!”就在这时,罗非鱼从保安室里拿来一个喇叭,此刻站在铁门后的椅子上,对着众人高喊了几句,原本情绪激动的村民倒是冷静了几分。  丁传雄等人这才找到机会喘了一口气,他倒要看看这个谭果怎么解决蔬菜直销的问题,外面市场基本都饱和了,今年风调雨顺的,蔬菜更是太多,所以价格卖不上来,丁传雄自然不愿意拿本钱出来收购村民的蔬菜,所以这事从年后就一直拖着拖着。  在丁传雄看来谭果出现的正是时候,这个烂摊子刚好砸到了谭果头上,她处理好了,等于给丁传雄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处理不好,丁传雄要架空谭果的权力就更加容易了。  罗非鱼站在椅子上,对着外面的聚集的村民开口:“谭小姐今天才正式接受蔬菜基地,以前你们的协议谭小姐不会负责的,毕竟之前的协议是你们和丁总经理签署的,所以蔬菜直销问题,你们找丁总经理,冤有头、债有主,老乡们,就算走法律程序,这事也该丁总经理负责任!”  原本靠在墙上喘息的丁传雄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看着铁门内的谭果和罗非鱼,第一次见到有人会这么无耻!简直无耻到了极点!什么叫做她不负责?她不是蔬菜基地的新老板吗?她凭什么不负责?自己就是个打工的。  原本村民听到罗非鱼开口,还以为有人给他们解决滞销的蔬菜了,谁知道谭果推的一干二净,这一下像是捅了马蜂窝,原本还没有压下的情绪再次如同火山一般爆发出来。  “打死这些不要脸的黑心老板!”  “还我们的血汗钱!”  罗非鱼这一挑唆,村民终于彻底暴怒起来,铁门被锁住了,他们暂时进不去,所以眼红的村民直接将怒火撒到了丁传雄等人的身上。  十来分钟之后,村民虽然暴怒到了极点,但是毕竟生性朴实淳厚,将丁传雄、丁杰还有钱主任等人打的鼻青脸肿之后,倒也没有继续动手打下去了,真的打出了人命,他们也要坐牢,更何况他们也知道日后还要和蔬菜基地合作,所以渐渐的吵闹声停歇下来了。  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丁传雄眼眶青紫着,脸上被妇女抓的没有一块好肉,领带也被撤掉了,衬衫扣子也没有了,整个人狼狈的坐在地上,一双皮鞋也被人扒下去了。  丁杰更惨,他是干销售的,所以一身行头更值钱,价值六七万的手表,西装上还有一对钻石袖扣,口袋里才买的新手机都不翼而飞了,村民在发泄怒火的同时也顺手打劫了一下。  “你是新老板,你也不能不管我们的死活。”为首的妇女梗着脖子喊了一嗓子,目光有些的害怕也有些的不甘,但是却不敢对谭果动手,唯恐谭果真的不管了,那么他们家的地里就要损失好几千块钱。  而且以后一家人的生活怎么办?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不种蔬菜了,妇女也不知道一家人还能干什么维持生计。  看到村民的情绪都冷静下来了,谭果让罗非鱼开了铁门走了出去,“这个蔬菜基地会继续经营下去,而且会越做越大,但是只有一点我需要和大家说清楚。”  谭果目光犀利的看向面色忐忑的众多村民,掷地有声的声音清朗的响起,“我要的蔬菜农药残留必须合格,禁止使用任何的激素,以后大家种植的蔬菜只有这一个标准,合格了,我高价收购,价格绝对会比现在的收购价格提高三成,但是不合格,蔬菜不要钱我也不会收购。”  “那我们现在地里的蔬菜怎么办?”为首的妇女有些的底气不足,大家是怎么种植蔬菜的,心里头都有数,以前收购的时候也不管这些,只要不是坏的,直接称重收钱,为了产量高,大家都是不顾一切的喷洒农药,这些肯定是不合格的。  可是一想到几十亩地里头的蔬菜都没人要了,妇女眼睛一下子就红了,那可是好几千块钱那,就这么打水漂了。  “我家大娃还等着这个钱去报名呢。”一个老太太颤巍巍的开口,平日里一毛钱都是好的,这一下子要损失几千块,搁谁心里头都跟割肉一样疼。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目光一扫,刚缓过气的丁传雄等人吓得一个哆嗦,唯恐谭果再祸水东引,又引来村民一阵胖揍。  “大家也知道我今天刚来蔬菜基地,具体的情况还都不了解,这样吧,大家给我三天的时间,我会处理好这个问题的,到时候大家也不用过来了,我直接带人去村里,当着村委领导的面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待。”谭果笑着回了一句。  三天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不过村民也知道他们继续纠缠下去也没结果,毕竟谭果话说的很明白,她才来基地,什么情况都不了解,自然不可能马上处理,所以众人低声商议之后都答应了。  半个小时会后,会议室。  谭果坐在主位上,罗非鱼这个临时的秘书坐在她的右手边,几个保镖都站到了会议室外面,丁传雄这些基地的领导干部一个一个都鼻青脸肿的坐在会议室里,动一下身体都酸痛的厉害。  “丁总经理,如果痛的厉害,可以先去医院的。”谭果意味深长的开口,笑眯眯的看着伤的不轻的丁传雄。  “多谢老板关心,我没事,只是皮肉伤。”丁传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他活了六十年,第一次这么狼狈,偏偏还得对谭果这个罪魁祸首陪着笑脸。  丁传雄不敢走,其他人就更不敢走了,谁知道谭果这个不按牌理出牌的新老板又使出什么恶毒招数来?那么不要脸的事她都做的出来,自己躲在铁门后面,故意煽动村民揍他们,想想就让这些人气的牙痒痒。  “既然大家都这么尽职,那么会议就开始吧。”谭果依旧是那副笑嘻嘻的和善模样,偏偏谁也不敢将小觑她了,目光环视了一眼在座的众人,谭果懒懒的靠坐在椅子上,“罗秘书,你说一下目前地里有多少蔬菜需要收购,大概需要多少资金。”  “好的。”罗秘书翻开手里头的文件,这是他刚刚花了半个小时统计出来的,“梧桐村一共有二百八十户村民和公司签署了蔬菜种植协议,根据年前最后一次数据统计,每家每户地里的蔬菜从上千斤到几千斤不等,预计收购资金在一百万左右,从财务那边的账目显示,公司目前流动资金在三十五万,已经堵不上这个缺口了。”  “丁总经理。”罗非鱼说完之后,谭果忽然点名,看着一惊的丁传雄继续开口道:“这是历史遗留问题,我是绝对不会负责的,所以呢,两天之内,如果丁总经理将这个一百万的空缺填补上,那么一切好说,如果这个空缺补上,我想大家是不会想知道我后续手段的,毕竟场面太血腥也不好看,散会。”  谭果说完之后就带着罗非鱼扬长而去了,留下会议室里的众人面面相觑着,新老板这到底是怎么意思?这个一百万的窟窿让他们自己来解决?怎么解决?众人刷的一下看向丁传雄。  这些年大家在公司中饱私囊了不少钱,但是让他们将钱再吐出来,这比割他们的肉还难,可是对谭果有几分忌惮,众人心里头惴惴不安着,钱主任吞了吞口水,“丁总,这怎么办?”  “哼,大家不要被一个女人吓倒了,我倒要看看她能有什么血腥手段!”丁传雄阴森森的开口,再没有了往日那老奸巨猾的虚伪,顶着一张青紫红肿的脸,丁传雄气的浑身直发抖,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简直!  到口袋里的钱谁也不愿意拿出来,再说这些年他们从公司里偷偷贪了钱,但是什么证据都没有留下,就算谭果报警调查,也查不出什么来,有了丁传雄坐镇,大家倒是冷静下来了。  “好了,大家先去处理一下伤口,今天中午我做东请大家吃饭。”看到众人情绪冷静下来了,丁传雄又说了一句,“这个时候大家一定要拧成一股绳,这个公司没有了我们根本就运作不起来。”  正午时分,丰浒县最好的酒店。  “秦三少,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了。”戴虎财大气粗的保证着,不说为了田少那里,就算是为了给自己出一口恶气,他也不会放过谭果的。  “虎子你和我还客气什么,直接叫我天祺就行了。”秦天祺笑着举起酒杯和戴虎碰了一下,这才叹息一声的倒苦水,“我大哥那就是脑子进水了,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爷爷也太偏心大哥了,这么一家蔬菜基地价值数千万,结果就这么给了谭果,我想想就憋屈的慌,可是谭果现在有大哥撑腰,何尝将我放在眼里。”  戴虎一想到秦天祺刚刚的话,也感同身受的直点头,他是戴至诚唯一的侄子,按理说戴志诚没有儿子,日后戴家的家业总不能给他堂姐带到夫家去吧?而且堂姐整天就喜欢那些古玩古董的,也不懂经营公司。  “天祺,你说我是纨绔,那也是因为大伯不给我机会不锻炼我,这么大的企业集团,大伯宁可让吴卉那个秘书打理,也不交给我经营。”戴虎闷了一口酒,忿忿不甘的继续道:“堂姐日后总要嫁人的,难道将这产业送给外姓人?更何况我继承了公司,以后我堂姐夫敢对堂姐不好,我这个当弟弟的第一个不放过他。”  秦天祺和戴虎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很相似,他们都是纨绔,平日里出去那也是人五人六的,可是他们手里头没有实权,也没有产业,更没有人脉关系,说起来他们只能依靠家里头,就连要对付谭果,这两人其实也没有有用的办法,没钱没人,只能憋屈。  就在这时,戴虎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一听电话另一头的话,戴虎脸上不由露出笑容来,“好,茂子,这事你给哥们做的漂漂亮亮的,哥少不了你的好处,行,只要不出人命就行。”  “天祺,快来看热闹,哈哈,这事凑巧了,谭果竟然也来了这里吃饭,这一下我倒要看看这个女人怎么张狂!”戴虎哈哈大笑着,拉着秦天祺走到了窗户边。  之前从秦天祺这里得到消息,知道谭果要来丰浒县,戴虎立刻就联系了平日里的狐朋狗友王茂,绰号茂子,是丰浒县有名的地头蛇,手下头带着一批小弟,平日里骑着摩托车呼啸而来呼啸而去。  这一次知道谭果得罪了戴虎,茂子拍着胸膛保证,绝对会给戴虎出一口恶气,这不谭果到了丰浒县之后就被茂子盯上了,但是谭果那边四辆车,茂子这群摩托车党也不敢正面冲突,只好继续盯着,谁知道谭果也罗非鱼也来酒店吃饭了,这正是下手的大好机会。  酒店门口,谭果和罗非鱼下了车,只留下了三个保镖,其他几个保镖直接跟着车子去了停车场,套用谭果的话,如果所有保镖都跟着,估计暗中盯梢的人就不敢出来了。  “要不你先进酒店?”罗非鱼再次向谭果建议着,他倒是不怕自己会出事,可是谭果要是出了什么事,一想到秦豫,罗非鱼头皮一麻,自己一定会被先生丢到非洲干苦力的。  “没事,早解决了早了。”谭果不在意的一笑,这边话音刚落下,摩托车呼啸的声音传来,伴随而来的还有铁棍在地上快速摩擦的刺耳噪音。  谭果、罗非鱼还有余下的三个保镖回头一看,一群摩托车党骑着车、拿着铁棍气势汹汹而来,瞬间摩托车就将谭果几人围困在了中间,坐在车上的人右手不时拧着油门,摩托车发出怪兽般的嗡嗡声。  为首的茂子右手举起的铁棍猛的挥下,呼啦一下,七八辆摩托车向着谭果冲了过来,摩托车后面的人则挥舞着铁棍,这一棍子打下来,估计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