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08章 出尔反尔

第108章 出尔反尔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920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6
    丁传雄为了安抚手底下钱主任、马科长这些蔬菜基地的中层领导,和丁杰开车将一行二十来个人都带到丰浒县城来好吃吃一顿,到时候酒一喝,大家联络联络感情,达成统一战线,从而架空谭果这个新老板的领导权。  结果一行人刚到了酒店门口就看见一群摩托车党呼啸的向着谭果和罗非鱼几人冲了过去,手里头挥舞着铁棍,配以摩托车发出的怪兽般的嗡鸣声,着实将丁传雄等人吓了一跳。  在丰浒县大家都知道这群摩托车党,也算是县里的一大毒瘤,平日里没少干偷鸡摸狗的事,但是即使被抓了,拘留了十来天又被放了出来,就连警方也拿这些小混混没办法。  跟在谭果身边的三个保镖都是训练有素的练家子,眼瞅着摩托车呼啸而来时,眼神变都不曾变一下,就这么如山一般站在原地。  当摩托车后座的混混举着棍棒打过来时,保镖身体一个侧让避开冲撞的摩托车后,右手精准的抓住了挥舞过来的铁棍,用力往后一个扯拽,右脚毫不客气的向着摩托车车身踹了过去。  保镖平日里训练的时候这一脚能将一块木板踹断,更别说是踢正在行驶的摩托车,重心不稳之下,摩托车上的两人哎呦一声惨叫,连人连车直接摔出去多远,摩托车在水泥地面剧烈的摩擦着,冒出阵阵火星。  三个保镖连同罗非鱼都是如法炮制,一时之间,原本来势汹汹的十多辆摩托车都侧翻在了地上,有些是被踹翻的,有些是被其他倒地的摩托车碰翻的。  “我操你妈的!”从地上爬起来的王茂一把将手里头的头盔砸在了地上,暴怒着脸大骂着,捡起地上的铁棍就向着罗非鱼和三个保镖冲了过去。  平日里在丰浒县那都是耀武扬威的人物,提到茂哥的摩托车党,谁不是退避三尺,今天王茂答应了戴虎要给他出口恶气,谁曾想十多辆摩托车就跟玩具车一样直接被几个保镖给踹翻了。  丢脸丢大发的王茂怒得眼睛都充血了,不将这个场子找回来,他茂哥以后还怎么有脸在丰浒县混。其他几个小混混有些是摔蒙了,有些则是抓着铁棍也跟着王茂一起冲了过去,都是十八九岁的小青年,脑子一充血,什么都不顾了。  短短十来分钟的时间,王茂这群二十多个小混混一个一个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有几个之前从摩托车上摔下来,又没有戴头盔,摔的是头破血流,有的是被保镖揍的鼻青脸肿,至于以王茂为首几个刺头,保镖也没有手下留情,直接将人揍的半死。  “你给老子等!有种你杀了老子,否则等你落到老子手里,老子一定将你这个小娘们先奸后杀!”躺在地上的王茂挣扎的坐起身来,对着谭果恶狠狠的放着话,眼神狰狞而恶毒,若不是身体丧失了行动力,估计还要冲过去对谭果行凶。  “闭嘴!”离得最近的保镖眉头一皱,毫不客气的一脚将叫嚣的王茂直接踩趴在地上,真是死不悔改!  “有种杀了老子啊,你们有种动手啊!谁不敢谁他妈的就是个孙子!”被保镖踩着后背趴在地上,王茂依旧疯狂的喊叫着,一抹额头上的鲜血,狰狞的戾笑着,淫邪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谭果。  “老子不会放过你的!告诉你的家人,最好永远不要落单!还有你们家的孩子最好不要单独去上学,否则一不小心就会失踪了,哈哈,日后说不定尸体就被发现在深山里或者臭水沟里。”王茂得意洋洋的大叫着,恶毒的眼神里写满了疯狂。  保镖原本是懒得和王茂这些混混计较的,可是他没有想到王茂竟然这么没品,冤有头、债有主,王茂如果不服气要找谭果麻烦,保镖还敬佩他算个男人,虽然走上的是歪路。  可是当王茂口出恶言的各种威胁,甚至都要对孩子动手了,保镖脸色倏地阴沉下来,生平最看不起这样没种的男人,听着王茂那变态又疯狂的狞笑声,保镖直接抓起王茂的右腿,抬脚猛地踩了下来。  咔嚓一声,大腿骨头断裂的声音清晰的响了起来,叫嚣发狠的王茂痛的哀嚎起来,双手痛的抓着水泥地,痛的狠了身体不断的抽出,再也没有了刚刚的嚣张。  “日后不准出现在我家夫人面前,否则我见一次打断你的腿一次!”保镖肃杀着脸庞冷冷的开口,嗜血的眼中迸发出骇人的杀气,对于这种混混,就该让他怕了惧了,然后他就不敢再叫嚣了,不一次将人打怕,日后必定会像苍蝇一样纠缠不休。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平日里在丰浒县耀武扬威,王茂凭着就是这群手下,打起架来那都是凶狠的不要命,别说普通人了,就算是有点身份地位的也不敢和王茂正面冲突,多是花钱买平安。  但是此刻对上保镖那冰冷的满含杀机的眼神,王茂吓得的脸色苍白,第一次,他真正知道了害怕,王茂可以肯定如果自己真的敢再出现,这些保镖绝对敢弄死自己,而且手段还极其残忍恶劣。  看着王茂被踩断的腿,其他混混也吓的哆嗦起来,再也没有了刚刚骑在摩托车上,拿着铁棍的嚣张凶悍。  围观这一幕的丁传雄等人吓的脸色煞白,这种火拼的场面在电视电影上见过很多,可是现实里看着谭果的保镖活生生的将王茂的大腿骨踩断,那痛苦的惨叫哀嚎声好像还清晰的回荡在耳边,丁传雄等人双腿哆嗦着。  “原来是丁总经理,大家也是来吃饭的,要不一起?”谭果笑着走了过去,态度热情的邀请着,可是配以她身后横七竖八头破血流的混混,倒在地上的摩托车、散落的铁棍,还有王茂那以怪异角度扭断的大腿。  丁传雄猛地回过神来,用力的攥了攥拳头,这才让声音不至于太发颤,“不用了,我们就吃个便饭,人太多,不打扰了。”  “那行,大家吃好喝好。”震慑的效果已经达到了,谭果点了点头倒也不强求,只是转身的那一瞬间,清朗的声音带笑的响了起来,“早上的话还希望丁总经理记得,三天之内,将一百万凑起来,我也不想去查账。”  如果没有刚刚这血腥凶残的一幕,丁传雄等人根本不将谭果会议上的那个命令放在眼里,大家抱成团了,还怕什么?这些年大家在蔬菜基地捞的少的也有几十万了,让他们将到嘴的肥肉再吐出来,没门!  可是看到谭果凶残的手段,丁传雄这个老奸巨猾的都被吓的够呛,更别说胆子更小的刘主任、马科长等人了,原本以为只是个爬床的女妖精,现在才发现这根本就是黑道大姐大!是披着羊皮的大野狼!一百万也不是大数目,大家凑凑就能凑出来,真被谭果一查帐,到时候他们敢不交钱吗?  这边摩托车党一出现,围观的路人就打了电话报警,所以当几辆警车过来时,谭果并没有多诧异,毕竟今天这事谭果这边只是正当防卫,可是当看到从警车里走下来的佘政时,谭果倒真的愣住了。  “佘队长,你怎么来了?”看到佘政的那一瞬间,谭果第一反应就是秦豫该不会真的动手脚了,将佘政从市刑侦大队调走了吧?  “丰浒县发生了一起死亡案件。”佘政回了一句,看了看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混混,无奈的看了一眼表情无辜的谭果,“你这是要给南川的医疗事业做贡献吗?”  田舫还在第一医院躺着,她这又将一群人送进医院了,谭果再多来几次,估计医院都要住不下了。  “佘队长,我们这是正当防卫。”听着佘政的调侃,罗非鱼笑着回了一句。  其实除了带头的王茂之外,其他人都是不严重的轻伤,罗非鱼转而看向谭果,“要不我去一趟派出所?”  看丁传雄这些人被吓的样子,这些摩托车党肯定不是他们找来的,不过谭果最近得罪了田舫,接手了蔬菜基地,也等于间接得罪了秦天霖他们,所以罗非鱼打算跟去派出所查一下是谁指使王茂这些小混混的。  “佘队。”郝小北协助民警将受伤的几个混混送上了警车,快步走了过来,眼神复杂的看了看谭果,随后对着佘政低声道:“刚刚在凶案现场的警察发现了一些线索,和谭小姐、秦总裁有关。”  郝小北自以为声音很小,可是谭果和几个保镖都是受过特训的,所以都将郝小北可以压低的话听的一清二楚。  “谁死了?”谭果诧异的开口,她在南川这段时间也没认识几个人,更不认识丰浒县的人,怎么死者还和自己扯上关系了。  郝小北猛地愣住,抬头错愕的看着询问的谭果,年轻的脸庞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太尴尬了,自己就是要避着谭小姐的,却被谭小姐听了个正着。  佘政也没有想到死者会和谭果有关,“那就先一起吃个饭吧。”  佘政也没有想到还会牵扯上了谭果,不过想到上面让自己来调查这个案件,就是因为死者身份特殊,和不少名人有关系。  王茂这群摩托车党没少在丰浒县惹事,所以过来的民警也没有为难谭果,更何况宥佘政在,谭果这边派了一个保镖过去派出所做笔录顺便了解情况。  酒店包厢。  “死者叫陈旺,二十八岁,根据法医初步判断已经死亡五天了,家里养的宠物狗这几天不断的狂叫,引起了邻居的注意,这才发现死者躺在沙发上已经死亡多日了,尸体没有明显外伤,应该是中毒导致的死亡。”  佘政之前也没有多在意,刘旺绰号旺仔,他的名号佘政倒也听过几次,平日里依靠买卖消息赚钱,算是私家侦探,若不是他上个星期跟踪过南川一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想要调查对方婚外情的情况,这个案子也转不到佘政手里,至多就是普通的人命案。  上面让佘政处理案子,只是不想节外生枝,毕竟旺仔平日里查的都是些有钱人的隐私,谁知道他手里头有什么东西,一旦曝光出来只怕会引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佘政没有想到旺仔还调查过谭果和秦豫,这肯定是有人雇了旺仔,那么旺仔的死亡是不是和这个有关?  “佘队长,旺仔只是个普通的私家侦探,他绝对没有跟踪过我家先生和谭果,所以警方还是往其他线索去调查。”罗非鱼大致了解了案子之后肯定的开口。  秦豫和谭果身边出入都带着保镖,旺仔这样的私家侦探根本不可能接近他们,更别提偷拍跟踪了,所以旺仔的死和秦豫绝对不会有直接关系,毕竟秦豫的敌人根本不需要旺仔这样的侦探来调查情况。  佘政明白的点了点头,这事或许只是巧合,旺仔的尸体已经送去尸检了,希望能从毒药这一块找到线索。  因为从事的是私家侦探的工作,旺仔平日里也很注重自己的行踪,这也给警方的调查带来了极大的困难,根本不知道他死亡之前去过哪里,接过谁的电话,和什么人见过面,所有的钱财也都是现金交易,目前为止是一点调查的方向和线索都没有。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原本丁传雄他们都被谭果给弄怕了,打算丁传雄凑出个五十万,刘主任、马科长这些人你十万他五万的,大家将一百万凑出来,将谭果这尊煞星瘟神给哄住,毕竟谭果也说了既往不咎,大家权当花点小钱买个平安。  可是谁知道当天晚上丁传雄就接到了秦天祺的电话,让他不必要怕谭果,谭果绝对不敢对他们动粗,这几天上面有大领导要来丰浒县,谭果如果敢乱来,只要丁传雄往上一举报,谭果就吃不了兜着走。  “你是说只要我们死咬着不放,这个菜价就能翻一番?”此刻,菜地里,梧桐村的二十多个村民凑在了一起,有些怀疑的看着说话的赵大头。  之前地里菜都熟了,可是丁传雄说市场销售前景不好,这些蔬菜暂时不收购了,好不容易谭果时要解决这个问题了,挨家挨户都能拿到几千块了,结果赵大头又私底下告诉他们只要他们死咬着不松口,要求涨菜价,这个钱就能翻几倍,原本可以卖三五千,现在至少能卖一万。  “信不信由你们,不过我也是打听到了,据说上面有人要下来调查,反正这个菜价太低了我是不卖。”赵大头得瑟的开口,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那个新来的谭老板说的好听,以后菜价都高几倍收购,可是她收的这么贵,往哪里去卖?市场上大青菜一块五一斤,她卖四五块一斤谁愿意买?我就想着现在能赚一笔是一笔了。”  聚拢在一起的十多个村民一听这话也是直点头,他们也是被蔬菜基地给弄怕了,说不收就不收,胳膊拧不过大腿,很多村民只好将吃苦将蔬菜拉到市场上去卖,如果现在闹一闹,能多赚几千块钱谁不愿意。  “我告诉你们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年头就这样,你会哭会吵,就能多弄点钱。”赵大头说这话的时候莫名的有点子的心虚,他就是梧桐村里典型的老无赖。  平日里村里发点补助什么的,他不管自己符不符合补助的条件,只要村里发钱,他肯定带着家里头的老老小小去村委闹腾,先是吵,再不行就耍无赖,赖在村里不走。  到最后就是放狠话威胁,要带着家里八十岁的老娘到镇政府去找领导,“凭什么谁谁谁家有补助,我赵大头就不能拿这个补助?”  总之这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村里为了息事宁人,最终只能睁只眼闭着眼的,让赵大头得逞了,左右也不过是一两百的补助,总好过让赵大头这个老无赖带着八十岁的老太太去镇政府闹腾好。  说实话村里人还真瞧不起赵大头,有手有脚的和那些贫困户抢补助,但是村民也不得不承认赵大头没脸没皮的会吵,肯定比他们从村里多弄了不少钱,一年五六百是肯定有的。  古民居里,谭果完全不知道梧桐村的人会恩将仇报,她好心将今年第一茬的蔬菜按照往年的收购价收购,可是被赵大头这样一挑唆,所有承包菜地的村民都铁了心的不卖了,想要将价格提高到两三倍。  “史前说他已经带人上了飞机,中午十点就到机场,估计在十一点半就能到达丰浒县。”古青桐说完之后,将沙发上的包拿了过来,“我去一趟市法医处。”  “是佘队长那个案子吗?”谭果从成堆的文件里抬起头,史前再不过来,谭果都要撂担子不干了。  “嗯,市局的法医查不出来旺仔的死因。”古青桐点了点头,她也很好奇,竟然查不出死因。  谭果知道古青桐的能力,此刻皱了皱眉头,“青桐,你等一下,我从调个保镖给你充当司机,这样也不会妨碍你日常生活,你出入开我的车子。”  旺仔的死亡,谭果原本并没有多在意,佘政那边也递了消息过来,虽然旺仔那里有调查过谭果和秦豫的资料,但是也只是在网上搜查了一下,和谭果、秦豫并没有什么多大的关系。  旺仔是个电脑黑客,他调查其他人都是侵入到对方的手机电脑,但是不管是谭果还是秦豫的手机电脑,别说旺仔了,就是个黑客高手都无法入侵,所以谭果将这事都抛之脑后了,没有想到旺仔的死因到现在都查不出来,法医处也没办法,佘政这才联系了古青桐。  “嗯。”古青桐也没有推辞,旺仔死因不明,暗中的人不简单,古青桐负责去尸检,如果她查出什么来,说不定会被暗中的凶手盯上,谭果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才会以防万一。  又交待了几句,目送着古青桐离开后,谭果刚转身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上面显示的号码,谭果眉眼一下子就笑了开来,“二哥,大哥是不是又出任务了,电话都打不通,嫂子的电话也打不通。”  “小糖果,你接我电话就是为了问大哥的消息?”电话另一头清朗的嗓音带笑的响了起来,谭亦放下手里头的文件,俊逸的身姿站在了窗口,春日的阳光温暖的洒落下来,谭亦英俊的狐狸脸显得愈加迷人,“是不是想将那个蔬菜基地的蔬菜销到S省的军区去?”  “二哥,你老实告诉我,你真的没有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我?”谭果怀疑的眯着眼,想到和秦豫之前的几次亲吻,谭果莫名的心虚了,二哥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如果知道,二哥这样也太冷静了;如果不知道,那二哥怎么就猜到自己找大哥的原因,听着电话另一头清朗悦耳的男中音,谭果抓了抓头,她永远都不知道狐狸二哥到底在想什么谋算什么。  “我可不担心你,从小到大只有我们家小糖果让人吃亏的份。”谭亦朗声一笑,不过父亲还有大哥可都派了人过去了,“蔬菜销售这一块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好了,到时候会有人联系你的,让煦桡注意一点,廖家老头子来南川了。”  当初关煦桡能接任这个职位,在外界纷纷猜测关煦桡这是捡了个大便宜,毕竟不少人都盯着这个位置,几方势力各种角斗较量,谁也不愿意让对方的人胜出,最后让军转干的关煦桡捡了个便宜。  戴至诚因为戴虎的事情和关煦桡也算是认识了,又存了让独生女戴舒悦嫁给关煦桡的心思,再加上又有秦豫的帮衬,关煦桡的工作开展的还算顺利,这让廖家不高兴了,廖家筹备了好几年,就是为了给他们家的大孙子廖翔宇架桥铺路,谁曾想这个果子被关煦桡给捡走了。  廖老爷子年轻时候脾气就爆,为人最为刻薄、睚眦必报,年纪大了退休之后,依旧不舍得放权,但是廖家其他人可不敢再放任脾气暴躁又刻薄的老爷子出来得罪人,忙不迭的架空了他的权力,让廖老爷子彻底成了无权无势的老头,只能果退休养老的生活。  这一次最得意的大孙子被人强了位置,廖家人也气的够呛,但是木已成舟,只好将廖翔宇调到S省的另一个市区工作,可是廖老爷子不甘心,一个军转干的愣头小子竟然还敢抢自己大孙子的职位,这是欺负他们廖家没有人了吗?  所以廖老头子要来南川找关煦桡麻烦,廖家其他人也懒得阻拦,毕竟出口恶气也好,再说老爷子都七十多岁了,他真的做的过分了,也没有人能说什么,地位不够的没资格说三道四,地位够的,懒得和一个退休的老头子较真,不值当。  挂断了谭亦的电话之后,谭果靠在沙发上思索着,难怪秦老爷子突然将蔬菜基地给了自己,只怕这是冲着煦桡来的,目前丰浒县这一块的经济正是归煦桡管,如果出了点什么问题,一旦追责,煦桡首当其冲。  “既然要干就干大的。”谭果将茶几上的一叠资料合了起来,勾唇一笑,眼中战意蒸腾,谭果直接从秦豫这边带了二十多个保镖直奔丰浒县种植基地而去。  “爸,不好了,谭果来了!还带了二十多个保镖。”丁杰声音惊恐的响起,一把推开办公室的门,不安的看向丁传雄,“爸,这可怎么办?”  “就怕她不来。”丁传雄快速的站起身来,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脸色煞白、眼神惶恐的丁杰,“冷静一点,像什么样,你立刻打电话给赵大头,告诉他只要他愿意闹起来,不会少了他的好处,还有村里那些人,如果想要钱,今天就放命的来闹,有人给他们做主。”  一个小时后,会议室。  丁传雄虽然从秦天祺那里得到了保证,可是面对笑眯眯的谭果时,依旧有点的胆战心惊,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只要这一战打赢了,以后这个蔬菜基地他就能占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是公司股东而不是个打工的。  刘主任、马科长这些人一贯都是以丁传雄马首是瞻,而且一想到丁传雄许诺出来的好处,大家虽然畏惧谭果,但是在金钱面前依旧克服了心里头的恐惧。  “看来大家是打算跟我对着干了。”谭果笑着看向众人,将手里头的一叠文件递给了陪自己过来的顾大佑,“根据《刑法》第382条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行为视为贪污罪,各位涉嫌职务侵占罪,金额高达十万以上,已经构成了刑事罪。”  看着脸色骤变的丁传雄等人,谭果轻柔一笑,“原本我打算给大家一个机会的,将贪污的钱吐出来一点,我就既往不咎了,但是大家既然一毛不拔,只好法庭上见了。”  谭果如果只是空口白舌的威胁,大家还真不怕,可是当看到顾大佑发下来的文件,众人一看脸色唰的一下就没了血色,他们都以为自己贪污的钱是一点证据都没有,报警了也不怕。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谭果搜集的证据却是如此齐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贪污了多少钱,这钱是怎么贪下来的,一条一条按照时间的顺序列的清清楚楚,包括银行这边的财务状况也被调查的清楚,就拿丁杰来说,他在蔬菜基地只是销售的经理,工资加上年终奖一年不到十五万。  可是银行这边丁杰的现金存款就有三百多万,更别说他在丰浒县还有一套公寓一套别墅,在南川也贷款买了学区房,房价就六万一个平米,开的是价值八十多万的奥迪车,孩子去的贵族学校一年学费都三十多万。  而丁杰的妻子从结婚开始就没有上班,丁杰的岳父岳母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早几年就退休了,丁家这才巨额财产都是来历不明,再加上谭果列举的这些贪污的证据,只要送到法庭上,丁杰至少是十年以上的徒刑。  啪的一声合上眼前的犯罪贪污文件,丁传雄阴着脸看向谭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谭小姐认为我们贪污了公司的钱,那好,我第一个辞职,我在家里等着警察来抓我。”  这边丁传雄开了头,丁杰也跟着站起身来第二个辞职,刘主任、马科长其他中层领导犹豫了一瞬间,也都纷纷站起身来了,谭果垮台了,那么大家都安全,谭果如果胜了,他们只怕都吃不了兜着走,所以这个时候只能跟着丁传雄一条道走到黑了。  走廊里,丁传雄看着耷拉着脑袋,一个一个脸色阴沉的手下,丁传雄厉声一斥,“法不责众,你们怕什么,我们都辞职了,这个蔬菜基地根本就维持不下去,那些村民甭指望能拿到一分钱,这事一闹大了,姓谭的肯定要下台,到时候我们就风风光光的回来了。”  如果不是从秦天祺那里得到了保证,知道京城田家盯上了谭果,丁传雄也不敢背水一战,不过一想到上面有大领导要下来视察,丁传雄的心又定了定,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将事情闹大,能闹多大就闹多大,到时候姓谭的这个女人还不灰溜溜的滚出公司!  史前带着七局的一群老头子们直奔蔬菜基地而来,来的时候刚好碰到丁传雄这些人收拾东西离开办公室。  谭果微微一笑,对着脸色阴沉的丁传雄等人摆摆手,“各位好走不送。”  “你!”丁传雄阴着脸,但是看到谭果身后那些保镖,顿时又怂了下来,只能灰溜溜的带着丁杰等人气愤不甘的离开,随后又阴毒的想,没了自己这些人管理公司,他倒要看看这个公司怎么运营下去。  “呦,这是给我们腾位置了?”史前笑着离开的丁传雄等人,随后看向自己身后的三十多个老头子,“现在空出了二十多个岗位,大家不许偷懒啊,想要生活质量,都得卖力干活,否则以后食堂不加餐。”  “你个死胖子,你这是剥削劳动力!”一个老头声音洪亮的响了起来,没好气的瞪着史前,随后一脸谄媚的看向谭果,“局长,你一声号召,我们都从帝京打飞机过来帮忙了,怎么样?够意思吧?今晚上能不能加餐?一个人一个鸡腿就行了。”  “对啊,局长,别看我们老了,管理一个小公司,我们保管行。”另一个老头将胸脯拍的咚咚响。  “得了吧,你老小子除了当门卫之外,你认识字吗?”瘦老头拆台的补了一句,嫌弃的哼哼着,“和你搭档那么多年,每一次任务报告都是老子给你写,你还管理公司,马不知脸长!”  “我呸,你这个玩恩负义的老铁头,我当年可是给你挡过两次子弹!你还敢和我翻旧账!”被拆台的老头气恼的嚷了起来,抡着拳头就上来了,“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瞬间,三十多个老头你一句我一句的吆喝起来,从争吵瞬间上升成了全武行了,谭果深呼吸着,随后直接吼了一嗓子,“谁敢动手马上再打飞机回帝京看门!”  唰一下,抡拳头的顺势将胳膊搭上对方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抬脚踢人的偷偷将脚收了回来,三十多个剑拔弩张的老头子瞬间笑哈哈的凑在了一起,一张张满是褶子的老脸笑的跟盛开的菊花一般。  “局长,年纪轻轻的火气不要这么大嘛。”  “胡说什么,局长可是温柔善良的小可爱,怎么会生气呢,局长是看到我们太高兴了。”  “对,一听到局长这里需要帮忙,我们马不停蹄都过来了,怎么能就这样回帝京,反正老猴子他们守在家里,没事。”  要知道他们可是将老猴子那帮人给打趴下了,这才获得了来帝京的资格,怎么能灰溜溜的再回去。  看着嬉皮笑脸的一众老头子,谭果没好气的摇摇头,“我和你们只约法一章:不许打架!谁打架,第一次吃素一个星期,第二次去门卫看大门一个月,第三次直接回帝京!”  “局长越来越狠了!”听到谭果的惩罚,三十来个老头低着头小声的嘀咕。  “听到没有!”谭果再次嚎了一嗓子。  “知道了!”刷一下,会议室里,三十多个老头整齐划一的喊着口号,声音之洪亮将门外顾大佑这群保镖吓了一跳,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行,今晚上加餐,从农户家里收上来的土鸡,但是一人只有一个鸡腿一个鸡翅,不许抢!”谭果摆摆手,将文件递给了一旁笑眯眯的史前,“先将岗位顶起来,省的他们都闲得发慌又去其他部门闹事。”  特调局七个部门,谭果管的这个七局算是养老的,所以闲到无聊的时候,这群老头就出门去其他部门捣乱,要不偷偷搀和其他部门的任务。  谭果在京城为什么不宅在家里,而是宅在七局?就是因为隔三差五就有其他特调局的领导上门来告状,有时候更是直接将一群犯事的老头人赃并获的抓住了,让谭果亲自过去领人。  原本蔬菜基地的人以为丁传雄他们离开之后,公司就要面临瘫痪了,谁知道这群老头粗鲁归粗鲁,但是行事能力还是很强的,各个部门瞬间就协调起来了。  原本听了赵大头的挑唆,梧桐村的村民心里头七上八下的,结果这边又得到消息蔬菜基地破产了!丁总经理还有运输的马科长他们都辞职了,别说地里蔬菜的钱了,以后大家都喝西北风去了,基地不再收购蔬菜了,这一下梧桐村炸了锅了。  “这可怎么办?我们除了种菜还会种什么?”  “是啊,我家男人还躺在医院里等着救命钱呢!”  “都是姓谭的那个女人害得,她不来,大家还能赚到钱,就算少一点,至少也有钱,她一来就断了我们的活路!”  听着赵大头和其他几个人的刻意挑唆,整个梧桐村的人都坐不住了,呼啦一下几百号人直奔蔬菜基地而去,一定要讨个说法。  丰浒县以前出名的是梧桐村的这个蔬菜基地,但是这十来年来最风光的则是下属的凤凰村,在戴至诚的带动之下,全村都富裕了,一跃成为了全国十强村!  “各位老领导,这一次我们去的就是凤凰村,这个地方气候极好,风景宜人,现在正是各种果树开花的时候,漫山遍野都是花儿。”旅游大巴车里,柯三少如同导游一般介绍着凤凰村,能让这群红色游的老领导转个弯来凤凰村,足可以知道田家的势力的确够大。  “全国十强村,看看还是不错的,其他村镇以后也可以多学习学习。”坐在前排的廖老爷子端着架子说了一句,明显还是过去当领导时发表讲话的架势。  “老廖,你也甭端着了,我们就是去玩玩,看看花,什么经济发展和我们这群老头子没关系。”另一个看不惯廖老爷子的老头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就在这时,司机突然来了个急刹车,柯三少一个没站稳差点摔了,回过头来,“怎么回事?慢点开车,不要图快,一定要稳。”  “不时,前面突然开过来不少电动三轮车。”司机连忙解释了一句,大巴车里的众人往外面一看,嗬,几百号人有的在三轮车上,有的就是直接向前走,黑压压的一片,看起来一个个脸上都是气愤的表情,这肯定是出事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