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09章 一网打尽

第109章 一网打尽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125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6
    蔬菜基地大门口已经是一片混乱,三百多聚集的村民还是将大门口给堵的严严实实的,铁门里保安和顾大佑他们的制止呵斥声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声音直接被淹没了。  “陈村长,不是我不帮忙,实在我已经被开除了,没这个权利了。”混乱的人群里,丁传雄对着神色焦急的梧桐村村长慢悠悠的开口,故意将音量提的很高,让四周竖着耳朵偷听的村民心里头咯噔了一下。  “是啊,村长,你也知道蔬菜基地现在换了新老板,谭老板估计是看不上我们这些老员工了,所以将我们都开除了,以后大家有什么事都直接去公司找新老板。”丁杰也附和的开口,“我二月份的工资都没有领到,也不知道公司账户上还有没有钱了?”  汪会计是负责财务的,一听到丁杰的暗示,故意提高了声音,“是啊,公司账户上是没钱了,这不之前说要收购头一茬的蔬菜,从银行那边刚取了一百万现金出来,还都在办公室的保险柜里,不过新老板也真恶毒,明知道有钱却克扣我们的工资,我听说谭老板打算将这一百万去买车。”  原本村民就担心没有人收购蔬菜,他们白忙活了一个多月,一分钱都领不到,现在听财务的汪会计说办公室里还有钱,但是新来的谭老板却打算用钱去买车,甚至连丁传雄这些员工的工资都不发了,那就更不可能发给村民了。  再加上赵大头几个人在人群里不断的挑唆,群情激奋下,梧桐村的村民也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句,上百人向着大铁门冲了过去。  “我们要说法!”  “我们要钱,按照合约给钱!”  “今天不把事情解决了,我们就不走了!”  “坏事了!”陈村长被愤怒的人群推的直踉跄,苦着脸拉扯着四周暴乱的村民,想要让他们冷静一点,可是一点作用都不起,赵大头更是故意将村长推到了一旁。  唯恐头一茬蔬菜都烂在地里,焦急又愤怒的村民在知道办公室的保险柜里有数百万之后,一个一个都红了眼,将大铁门踢的哐当哐当响。  谭果知道丁传雄这些蔬菜基地的中层领导集体离职,就是以退为进的拿捏自己,一下子少了二十多个管理层的人员,整个蔬菜基地的运营就陷入了瘫痪。  好在谭果事先通知了史前,特调七局那么多晒太阳的老头子们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史前将人都带到了南川,其实也是因为帝京有老干部组团全国游了,七局的这群老头子们一个一个都抗议了。  史前舍不得拿出经费来,所以将人都带到南川,一方面是为了解决蔬菜基地人手不够的问题,一方面当旅游,这不幸好人都过来了,否则谭果这边肯定得出大事。  “局长,你留在后面别出去,老子去看看谁敢这么横!”  “这都多少年了,还从没有人敢在我们面前耍阴招,来来来,我们都出去,正好这段时间筋骨疏松了,活动一下也好。”  一听到外面有村民暴乱了,闲着快发霉的一群老头子顿时来了精神,根本不需要谭果开口说什么,一个个将衣袖子一卷,振臂一挥,一群老当益壮的老头子们呼啦一下就冲了出去,速度之快,完全看不出他们都是一把年纪的老人了。  顾大佑还有一起过来的二十多个保镖,连同蔬菜基地的几个保安,牢牢的守在铁门前,可是几百号村民情绪越来越激动,一个一个叫嚷着,根本没办法说理。  “傻大个,你这样不行。”第一个从大楼里跑出来的老头一把将顾大佑拉到了一旁豪气十足的将椅子往铁门前一放,抢过保安队长手里头的大喇叭就嚷了起来。  “都给老子住嘴!不许吵,谁吵就不给谁家钱!你!还有你,你们几个再喊一句试试,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们家合同给撕了,以后不要你们家的蔬菜了!”  不得不说这话喊的粗糙,却是一针见血,冲在最前面的几个村民顿时蔫了下来,种菜就是他们一家人的生计,这要是真不收自家的菜了,他们一家五口人只能喝西北风去了。  “开门开门。”后来的几个老头咻咻咻的将站在前面的保镖都拉到了后面,半点不害怕的将锁上的铁门就打开了,二十多个老头气势十足的走了出来。  估计愤怒的村民也没有想到会从大楼里出来一群彪悍的老头子,一下子都愣住了,二十多个老头整齐划一的站在了铁门外,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吵的脸红脖子粗的村民。  “说你们蠢还真是抬举你们了,你们这是要干什么?造反那?”拿喇叭的老头气呼呼的骂着,想到谭果的身份,到口的局长两个字又吞了回去,一手拿着喇叭,一手指着四周的村民,“你们这是聚众闹事,这是犯罪!都是要坐牢的,知道不知道?”  “行了,你竟说些没用的做什么。”另一个脾气暴烈的老头懒得听这些长篇大论,一把抢过喇叭,对着四周的村民喊了起来,“今天有事咱们就说事,谁也不许吵,谁再敢娘兮兮的嚷嚷,老子第一个打掉他的大牙,还有,把女人孩子都弄一边去,这是咱们大老爷们的事,让女人家搀和个什么劲,还有那孩子还穿着开裆裤,也不怕被人给踩了!”  “这位老同志。”被挤的够呛的陈村长终于逮到机会开口了,拉了拉身上皱巴巴的衣服解释道:“大家不是来闹事的,主要就是担心这蔬菜没有人收了,您看这都三月份了,不少蔬菜都在地里越长越老,这也卖不出去了,而且丁总经理说蔬菜基地可能要关门了,大家也都是急了。”  丁传雄一听到自己的名字,身体下意识的向着人群里缩了缩,可是在一群火眼金睛的老头子面前,丁传雄这个做贼心虚的根本无处遁形。  “就是你这个老王八造谣生事?”说话的老头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抓住了丁传雄的衣领,将人从人群里拖了出来。  “你干什么?你抓我爸干什么?”丁杰连忙抬手就要阻拦,可惜他的胳膊还没有伸过去,老头咧嘴一笑,一拳头就挥了过去,丁杰只感觉下巴一痛,整个人直接被打飞了出去。  “还有谁造谣的,村长,你都把人给老子找出来,老子倒要看看这些人安的是什么心!”老头抓着丁传雄回来了,目光锐利的往人群里一扫。  二十多个老头可都不是吃素的,不但将马科长、刘主任这些蔬菜基地的人都给抓了出来,还将赵大头几个带头挑事闹事的村民也抓了出来,刺头没有了,原本嘈杂的人群也渐渐安静下来了。  陈村长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没出事,之前谭果其实打过电话给陈村长,这菜地里头一茬的蔬菜公司肯定会收购,村长也将谭果的话传达下去了,偏偏赵大头他们闹事,说什么只要现在不卖,去公司来闹一闹,原本几千块钱的蔬菜都能翻一番,而不少村民都眼红这个钱,所以被赵大头他们煽动着跑来闹事了。  反正法不责众,如果真的闹赢了,那每家每户就能多要好几千块钱,就算闹输了,大家也不损失什么,公司也要将地里的蔬菜都回收走,所以在钱的驱使之下,梧桐村的村民这才都跑来闹事了。  “我们局……谭老板说了,地里多少蔬菜,都按照之前收购价收购,谁想要趁机闹事,哄抬菜价,那他家的菜都不收了,一次不忠、百次不用!闹事的人家直接解除合约,不服,不服的老子揍到你服气为止!”  洪亮的声音透过喇叭传散开来,老头站在椅子上得瑟的挥舞着手臂,想当年在一线战场上的时候,他将Y国那些毒枭都打的服气了,还收服不了这群村民吗?  赵大头他们都被顾大佑这些保镖控制住了,没有人挑唆闹事,村民也就冷静下来了,再加上村长在一旁劝说着,众人点了点头,不敢再瞎胡闹了。  丁传雄一看这局面就知道不妙,他原打算是给钱让赵大头这些村里的刺头带头闹起来,声势闹的越大越好,这样上面老领导一下来调查,谭果这个新老板只能卷铺盖滚蛋,这个蔬菜基地到时候又回到自己手里头,再有天霖少爷注资扩大规模,自己就可以占据百分三十的股份。  可是丁传雄没想到的是,村民倒是闹腾起来了,偏偏谭果没出现,而是莫名其妙的来了一群彪悍的老头子,三下五除二的就将局面给控制住了。  丁传雄阴沉着表情,看着四周冷静下来的村民,眼神愈加的阴狠,这样一来自己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前功尽弃了,尤其是谭果手里头还握着自己贪污的罪证,一旦谭果坐稳了这个位置,等待自己的绝对是牢狱之灾。  和丁传雄有同样想法的还有马科长、刘主任这些蔬菜基地的中层领导,他们跟着丁传雄一条道走到黑的和谭果作对,谁曾想谭果如今棋高一着,马科长等人脸色苍白着,已经有些后悔之前为什么不接谭果递出来的橄榄枝,那个时候只要吐出十万就可以买平安了。  “谭老板指挥保镖打人了!”丁传雄倚老卖老的喊了一嗓子,用力的挣扎着,高声大喊着,“黑社会打人了,出人命了!”  丁杰和马科长等人此刻一咬牙,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将谭果给弄下台,所以二十来人也跟着大喊大叫起来,甚至对身后抓着自己的保镖开始动手,赵大头几个被收买的村民见状也跟着叫嚷起来,原本平息下来的局面再次混乱起来。  “你这个倚老卖老的老王八!”一看丁传雄这架势,拿着喇叭的老头怒了起来。  原本看丁传雄年纪大了,抓着他的保镖也没有动粗,谁曾想丁传雄却趁势殴打保镖,见状,七局的几个老头顿时怒了起来,毫不客气的抡着拳头就冲了上去,“既然你说打人了,老子今天就要把这个罪名落实了!”  “傻大个,你们都到后面去,这里交给我们,妈的,老子都七十岁了,谁怕谁啊!”老头将喇叭一丢,将顾大佑几个保镖都推到了后面,不就是倚老卖老嘛,他们比这些人年纪更老!  马科长、丁杰他们倒都是身强力壮的,可是七局这群老头那身体素质更是杠杠的,别说普通人了,估计就是顾大佑这些保镖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十来分钟之后,哭爹喊娘的惨叫声不断的响了起来。  “大佑,这样不会出人命吧?”一个黑色劲装的保镖低声的问了一句,同情的看着被痛扁的丁传雄等人,真他妈的解气。  别看七局这群老头头发都白了,脸上也有老年斑了,但是刚刚冲突的时候,那些老头一个用力,就将顾大佑这些保镖给拽到了后面,足可以知道老头们的武力值有多么可怕。  “老爷子,差不多就行了,你们歇歇。”顾大佑带着几个保镖上前,再打下去,估计这些人真得送医院去了。  “那行,你们继续将人看着,他们再敢起黑心思,就揍到他们服气为止,这些村民交给我们来处理。”老头收回拳头,拍了拍顾大佑的肩膀。  局长身边的这群保镖身手还不错,就是一个一个的脸上煞气太重,要好好调教调教,煞气不外露才是最高境界,否则这一出去别人就知道是个练家子,以后还怎么执行任务。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就在顾大佑这群保镖将被揍惨了的丁传雄等人带到角落里时,一道怒吼声从人群后响了起来。  围堵在大门口的几百号人齐刷刷的回头一看,不远处停着一辆旅游大巴,大巴车上下来了十来个老头,喝斥顾大佑的正是第一个下车的廖老。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然敢将人打成这样!”廖老铁青着脸,气势汹汹的上前,“还不将人送放开,警察呢?我倒要看看丰浒县还有没有王法了,你们这是草菅人命!”  大巴车里下来的老领导们脸色都有些的难看,之前他们在车里就感觉到不对劲,肯定是出事了,所以也就没有去凤凰村了,让司机将大巴车跟着人群开了过来。  没有想到会看到这群黑衣保镖将二十来个人打的鼻青脸肿,尤其被打的人里还有几个和丁传雄一样是五六十岁的老人。  “廖老,你消消气,我已经打电话报警了。”柯三少看了看混乱的四周,一抹算计的阴光从眼底一闪而过,“今天南川市委刚好下来做经济调研,估计还有半个小时就能到这里。”  “经济调研?哼,只发展经济有什么用?这样欺压老百姓,这分明就是黑社会,今天我们要没有过来,这些人是不是白白挨打了,有冤也无处申?”廖老端着官架子,气愤填膺的开口,“让南川市委的人赶快过来,我今天倒要看看南川这地方还有没有王法了。”  顾大佑这边的众多保镖没有开口,可是特调七局的这群老头们就受不了,其中一个老头快步上前,一巴掌就推上了廖老的肩膀,轻蔑的目光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了一番,“你算老几啊,老子在这里处理事情,谁让你插嘴的!”  还一来就打官腔、端架子,妈的,年轻的时候他就受不了这些文绉绉的当官的,屁能力都没有,倒是最会刁难人。  七局的人是从一线退下来,以前都是特情人员,所以脾气就更为暴躁,年轻的时候让他们服气的只有武力值比他们更高的队长,至于现在他们最服气的就是局长了。  别看局长年轻,平日里比他们这些老头还要懒,可关键时刻局长最给力,从特调一局到七局,就没什么事是局长摆不平的。平日里的经费、奖金,也没有人敢为难他们七局,其他局的人要是敢瞧不起他们七局,局长绝对会整的他们哭爹喊娘的。  “你干什么?”柯三少脸一沉,连忙扶住了差一点被推的摔倒的廖老,关切的询问,“廖老,你没事吧?”  随后柯三少又火大看向几个老头,眉头一皱的开口:“将你们领导叫出来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她躲起来就行了吗?”  “几位领导,你们要给我们做主啊。”丁传雄哭嚎着让丁杰将自己扶了起来,对着廖老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这些人分明就是黑社会,不但将我们从公司开除了,克扣我们工资,还诬陷我们贪污,说她有关系有背景,直接让我们将牢底坐穿。”  “好啊,好啊,真是无法无天了!”廖老气到极点,回头看向其他几个老领导,“叶老、韩老,这事既然碰到了,我们总要管一管。”  叶老一开始的确有些愤怒,但是此刻倒冷静下来了,这事怎么看都有些的猫腻,怎么就会这么巧合呢?刚好他们临时决定来凤凰村旅游,半途就碰到这事了。  而且廖老头是什么性格叶老清楚的很,廖老头的确喜欢摆架子摆官威,但绝对是无利不起早的人,看他今天这架势分明是要给这些人出头了,叶老忽然感觉自己这群人都被廖老头给算计了。  “有什么事等南川市委的人过来了再说,我们总不好越权。”韩老率先开口,看了一眼叶老,“先将伤者送去医院吧。”  “我们还能熬得住。”丁传雄摇摇头,唯恐离开后又出岔子了,“老领导,我们就在这里讨要一个说法,再去医院也不迟,否则这样不明不白的,我们也没心思住院治疗。”  叶老、韩老不傻,特调七局的这群老头子们更不傻,此刻倒是认出来其中几个人了,原来这就是帝京那群出游的老干图,可是他们怎么绕道这里来了?  再想到蔫了吧唧在一旁装好人的丁传雄,特调七局的老头子们顿时都明白过来了,他们这是被人算计了,有人故意将帝京这群老领导带到这里来找他们局长的麻烦。  “老子发现整件事就是你这个老货捣鼓出来的!”老头将喇叭往顾大佑手里头一塞,抡着拳头就快步上前,对着要阻拦的廖老恶狠狠一笑,“你敢拦,老子连你一起揍了!”  在帝京那都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即使退下来了,但是仗着廖家的身份,廖头那也是响当当的,只有他训斥别人的份,哪里轮到他被一个糙老头训斥了。  一把将挡路的廖老推到了旁边,老头火大的将吓的直哆嗦的丁传雄抓了过来,怒瞪着一双眼,“看来刚刚是揍轻了,所以你这个老王八还敢使坏!”  “我……”丁传雄怎么也是六十岁的人了,之前被打的浑身都痛,这会一被吓,双腿一哆嗦,腿间一热,一股子尿骚味从胯间传了出来。  老头拳头还没有举起来,然后就闻到了尿味,低头一看,嫌恶的一把将丁传雄推回到了丁杰身边,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没用的老王八,这就吓尿了!”  其他几个老头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幸好他们干翻了老猴子他们来了南川,否则怎么能这么痛快呢,在七局待的时间久了,身上都要发霉了。  “无法无天!简直无法无天了!”廖老气的声音都哆嗦了,看着这些身材或是健硕或是精瘦的老头子们,打也打不过,这些老头又不买他的账,正验证了那一句: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廖老铁青着脸,看着耍无赖的这群老头,愣是气的不知道能说什么,整个人直哆嗦着。  “将你们领导叫出来!”柯三少连忙开口,廖老这是要被气出个三长两短来,田家要倒霉,自己只怕也会被牵累,毕竟今天这事柯三少也搀和了一脚,“我们不和你们说,将你们领导叫出来。”  “你个小娃娃滚到一边去,我们说话没你的事。”七局的老铁头不满的一瞪眼,明显看不上眼神阴沉充满算计的柯三少,“一人做事一人当,有什么事和我们说一样,找领导干什么?难道去告状吗?”  丰浒县的警察来的最快,呼啦一下四五辆警车都过来了,车子还没有停稳,丰浒县公安局武局长忙不迭的跑了过来,脸色煞白煞白的,估计被吓的够呛,“老领导,对不起,都是我们管理失责,是我们工作没有做好。”  “哼,当然是你们管理失责,你看看,你看看,这些都是什么人?”看到警察过来了,廖老底气也足了,愤怒的指着顾大佑这一群黑衣保镖,“这些都是黑社会,欺压老百姓的恶势力,你们怎么当警察的?怎么保护老百姓的生命安全的?”  “好了,先将这个蔬菜基地的领导叫出来。”韩老打断了武局长赔罪道歉的话,不管今天这事是不是一个局,既然碰到了,总得处理一下,此刻韩老也想透其中的玄机了。  如果他没有记错廖老头的大孙子前几年外放到地方工作了,听说今年打算调到南川市委来工作,谁知道这事最后黄了,廖老头着实气的够呛。  再听柯家的小子说南川的领导今天要到丰浒县做经济调研,廖老头估计就想借着今天这个机会将抢了他大孙子职位的人给问责撸下去,然后再让自己的大孙子替补上去。  谭果原本没有亲自出来处理这事,毕竟有七局这群老顽童在,局面绝对会被控制住,不过听到警笛声后,谭果就带着史前出来了。  “找什么领导?人是我打的,要找就找我!”老铁头将胸膛拍的咚咚响,得瑟一笑,“反正我年纪一大把了,被抓进去正好当养老。”  “对,我们还真没进过牢房呢。”其他几个七局的老头都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大笑起来,一个一个明目张胆的耍无赖,反正他们年纪大了,有种这些人就将他们抓起来。  武局长头痛的看着这群头发花白,脸上都有皱纹的老头,真将人抓起来那也是个麻烦事,如果一不小心这个头痛,那个血压高,到时候怎么办?  “好啊,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老板就是故意聘用你们这群老头子来当打手?仗着自己年纪大,公安机关不好处理你们,所以你们的气焰才会这么嚣张!”廖老恶狠狠的开口,他之前还奇怪怎么还有一群老头子,原来就是瞅准了公安机关也拿这群老头子没办法,所以他们才敢这么嚣张、无法无天的!  “我们气焰嚣张又怎么样?有种你们来抓啊!”  “哈哈,哎呀,老头子我心脏病好像要犯了!”  “是啊,我血压升高了,头晕眼花!老铁头,你快扶我一把。”  七局的这群老头哈哈大笑起来,一个一个装的倒是挺像,武局长头痛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  一直出头的廖老则是气的声音都结巴了,“你们这群……这群老无赖……无赖……”  四周的村民都看傻眼了,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谭老板来了,却见刚刚还装病耍无赖的一群老头刷的一下站直了身体,昂首挺胸、目光炯亮。  叶老和韩老对望一眼,他们一开始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这群老头看起来粗口连天,十足的无赖,可是眼神锐利,身上带着一股铁血煞气,此刻看他们如同枪杆一般的站姿,这分明就是一群受过特殊训练的老兵。  “局……老板,你怎么出来了?这些事交给我们处理就行了。”七局一个老头谄媚的笑着,那十足的狗腿模样,和刚刚暴打丁传雄的痞子样有天壤之别。  谭果看了看四周,倒是不意外看到叶老、韩老这些老一辈会在这里,目光转向一旁被揍成猪头模样的丁传雄等人,谭果没好气的看着老铁头他们,“你们动手了?”  明明谭果是面带微笑询问的,而且她的脸具有十足的欺骗性,白嫩的肤色,圆润的脸庞,一双透亮的大眼睛,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怎么看都像是个懂事乖巧的小姑娘。  偏偏老铁头等人一听到谭果的问话,刷的一下变了脸,就像是老鼠碰到猫一般,一个个没有了刚刚和廖老耍无赖时的嚣张气焰,有气无力的耷拉着脑袋,有几个更是不动声色的向后挪移着步子,似乎这样谭果就看不到他们了。  谭果揉了揉眉心,无奈的看着众人,“和你们说过多少遍了,要动手可以,不要被人抓到把柄,警察都在这里,你们是不是想让我去牢里看望你们?”  老铁头等人更是心虚的低着头,他们天生就是暴脾气,一动手就什么都忘记了,为此,局长没少去其他部门将他们领回来,为此谭果更是召开了会议,三令五申的叮嘱,要动手可以,但是一定要将尾巴扫干净。  七局谁被人抓住把柄三次,自己去门卫室看大门一个月,屡教不改的,直接在一局到六局的门卫室挑一个。  “你就是这个蔬菜基地的负责人?”廖老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眼谭果,冷哼一声,“是谁准你这样无法无天的雇佣黑社会来欺压老百姓,你还有没有王法了?”  “柯三少,好巧啊。”谭果意味深长的一笑,看了看柯三少,他只怕是拉拢秦豫失败,又知道唐毓婷曾经和秦豫有过婚约,被戴了绿帽子的柯三少拿自己开刀来报复秦豫了。  谭果无视了刚要开口的柯三少,和之前问话的廖老,直接向着叶老和韩老走了过去,笑着解释道:“这几个人原来是公司的员工,但是利用职务之便侵占公司财产从数十万到数百万不等,之前他们想要畏罪潜逃,所以才会和阻拦他们逃跑的保安起了冲突。”  说完之后,谭果将史前递过来的文件递给了叶老和韩老,“我已经报警了,估计警方很快就会立案调查。”  叶老和韩老等人将文件翻开一看,嗬!绝对是铁证如山,除了蔬菜基地这边所列的证据之外,银行那边也出具了相关的证据,包括房产公司的产权证明,普通的员工在蔬菜基地上班五六年,绝对没本事挣下几百万的家产,那这些来源不明的巨额钱财从什么地方来的?只能是他们贪污侵占了公司的钱。  “对,这些就是贪污犯,他们还想要煽动村民趁机闹事,然后趁乱逃走。”七局的老头们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一条一条的罪名都钉在了丁传雄这些人的身上,估计他们是甭指望翻身了。  “这样吧,让村民先离开,留下几个村民代表,其他人先进去,等你们南川市委的领导过来了再说。”叶老笑呵呵的开口,这事倒真的有趣了,廖老想要借此事发难,给自己大孙子抢回职位,可对方似乎也是有备而来的。  “那行,几位老人家就进来喝杯茶吧。”谭果笑着点了点头,转而看向一旁的武局长,“还麻烦几位警官叫医生过来,虽然都是皮肉伤,也要治疗一下。”  在谭果的招呼下,老干团的这群老领导们都笑呵呵的走进了蔬菜基地的大门,村民在警察的劝说下也都纷纷离开了,丁传雄这些人此刻也只能跟着一起进了蔬菜基地。  “那个姓谭的丫头片子是什么来路?”廖老表情阴森森的开口,原本打算借着村名暴乱的事件为名头,直接将关煦桡给撸下来。  不管事情起因是什么,关煦桡是负责这一块的领导,一旦问责,他第一个倒霉,而且闹事的时候再有村民重伤就更好了,对关煦桡撤职都是轻的。  结果倒是有人受伤了,偏偏受伤的是丁传雄这些人,而他们身上都背着贪污的罪名,谭果死咬着丁传雄要趁乱逃走,廖老这边也没办法,毕竟村民也没有真正的闹起来,也没有村民受伤,所以事态根本不算恶劣。  柯三少扶着被气的够呛的廖老,低声将谭果的身份说了一遍,“她就仗着秦豫的身份才这么无法无天的,不过我看丁传雄那几个人贪污也是事实,可是公安机关还没有立案调查,谁都没有权利动手打人,而且谭果和关煦桡关系密切,听说都吃过好几次饭了。”  廖老明白的点了点头,有关系就好,最怕是没有关系,谭果为什么敢不经过公安机关调查就动手打人?不就是仗着关煦桡的职位嘛,这关煦桡上位才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敢这么无法无天,他要是再继续在市里待下去,那不是连天都敢捅破了?  而此刻,几辆黑色汽车直奔蔬菜基地而来,关煦桡要来丰浒县做经济调研,丰浒县的大小领导自然要亲自过去陪同,谁知道这半路上就出事了。  “关副市长,要喝点茶吗?”坐在后座的是市里给关煦桡配备的秘书丁绮梦,同样也是丰浒县凤凰村的人,今天调研第一站会来凤凰村,也是因为丁绮梦对自己的家乡最熟悉,哪里想到出了这样的事。  “不用。”关煦桡摆摆手拒绝了,今天这一出戏,廖老是冲着自己来的,田舫还有柯三少应该是冲着谭果去的,还真是一网将他们都打尽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