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12章 进山找人

第112章 进山找人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815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7
    丁绮梦刚冒着大雨冲到住宿区的大堂时,里面的两个警卫员立刻戒备的拦了过来,右手习惯的放到了腰侧,叶老和韩老他们虽然说是出来旅游的,但是安全依旧摆在了第一位,平日里这些警卫员都远远的跟在后面,既能应对突发状况,又不会打扰到叶老他们游玩的性质。  今晚上住宿的是凤凰村里的度假山庄,山庄提前两天就清场了,警卫员也过来确认了安全之后才让叶老他们放心的入住,这大晚上的,突然有人冒雨冲过来,也难怪警卫员会戒备。  “我是关副市长的秘书丁绮梦。”毕竟是在体制内工作,丁绮梦快速的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气喘吁吁的表明身份,“我想找一下关副市长。”  “时间已经很晚了,关副市长他们都休息了。”警卫员神色冷漠的拒绝了丁绮梦的请求,叶老他们入住之后,住宿区这边就等于是戒严了,虽然他们也认识丁绮梦,但是这个时候贸然将人放进来,却是一个安全隐患。  “你可以打关副市长的手机。”另一个警卫员提醒的说了一句,他们不能放丁秘书进去,但是关副市长完全可以出来。  “关市长的手机关机了。”丁绮梦表情灰败的开口,雨水顺着她额头的刘海滑落在姣好的脸颊上,雨衣下的黑色女式西装也完全被雨水打湿了,就站着说了这么一会儿,她的脚下已经形成了一滩水渍,“还请两位通融一下,我不进去,就在这里等,麻烦你们通知一下关市长。”  两个警卫员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人看向丁绮梦问道:“你有什么事?”  如果是紧要的事情,他们通融一下也可以,但是如果丁秘书并没有什么紧急情况,他们自然不愿意打扰已经关了手机休息的关煦桡。  其实这些警卫员要保护的只是叶老和韩老他们的安全,但是之前叶老亲自交代下来了,在南川的这段时间,从警卫队这边分出两个人,一个保护关煦桡,一个保护谭果。  虽然不明就里,但是既然叶老开口了,警卫员肯定会服从命令,更何况从蔬菜基地的事情,他们也看出来了,谭果和关煦桡只怕身份不简单,否则廖老不会吃了个瘪,到今天还闷闷的躺在医院里,完全是下不了台。  所以丁绮梦这大晚上的,一身湿透的来找关煦桡,说是有事,但是警卫员也防止她别有目的,若真是想要找机会爬床也就罢了,若是有什么潜在危险,那就是他们警卫员失责了。  “我……”丁绮梦刚要开口,一道清越的声音从几人后传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谭果快步走了过来,看了一眼神色焦急又慌乱的丁绮梦,“丁秘书,有什么事?”  “谭小姐。”见到有主事的人,两个警卫员行了礼之后就退到了一旁。  丁绮梦一看到谭果眼睛顿时一亮,她虽然是关煦桡的秘书,但是因为自家就是凤凰村的,所以丁绮梦晚上是回家住的,这会连忙开口:“谭小姐,我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坐在大堂的休息区,谭果听完丁绮梦的话,不由一愣,“你是说金萍失踪了?”而丁绮梦过来则是想要关煦桡帮忙发动村里人去找一下。  “晚上下雨的时候,金萍说不放心住在学校里的孩子,想要连夜赶回去,我和吴卉劝不住,只能叮嘱她骑电动车的时候注意安全,回到学校给我们打个电话。”丁绮梦继续解释着,“虽然下雨,但是从村里到希望小学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到了约定时间没有接到金萍的电话,我和吴卉就打了她手机,谁知道手机先是没有人接听,过了几分钟再打过去就关机了。”  “学校那边问过了吗?”谭果眉头皱了皱,隐隐的有种不祥的感觉。  “已经打过去了,金萍根本没有回到学校,这都快两个小时了,我和吴卉顺着路找了过去,在村口看到了金萍的电动车被人推到了沟里,可是怎么都找不到金萍。”饶是性子一贯严肃又清冷的丁绮梦此时也有些六神无主了,“吴卉还在外面找,但是这么大的雨,什么脚印线索都没有,我担心金萍会出事。”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转身看向一直守在一旁的警卫员,“麻烦替我叫一下关副市长。”  “好的。”警卫员立刻向着楼上走了过去。  谭果再次看向满脸感激的丁绮梦,“你们村的人是不是很仇视金萍?否则她就算失踪了,你和吴助理也不会这么不安。”  丁绮梦一愣,有些震惊的看向谭果,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问,但是此刻也容不得丁绮梦隐瞒了,她点了点头,“说起来也是就是,以前凤凰村和梧桐村在祖辈的时候关系极好,两个村就跟同一个村一样,好像是五十多年前,那个时候大旱,闹饥荒,梧桐村在河道上游,我们村在下游,因为太缺水了,梧桐村的人就将河道上的水库给堵上了……”  关系再好也是自家村里人的性命重要,闹干旱闹饥荒,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水就是命,保住了水就保住了命,梧桐村的作法不能说错了,只能说太自私了,为了自家村里人的性命罔顾了下游凤凰村的死活。  然后为了抢水,两个村几百号的老老小小扛着锄头铁锹发生了血战,而战斗最后以梧桐村的胜利而告终,凤凰村没有抢到水不说,还死了十多条鲜活的生命。  一个村就两百多户,十多条人命,论起来几乎和全村的人都是亲戚,从那一场血斗之后,梧桐村和凤凰村就成了生死仇敌,老死不相往来,世世代代不准通婚。  “梧桐村一直压着凤凰村一头,尤其是后来蔬菜基地建立在梧桐村,凤凰村更是被压的没有出头之日,两个村子之间的仇恨越来越深。”丁绮梦说到这里也很是无奈,祖辈的仇怨就这么一直传了下来。  “直到后来戴总成立了凤凰食品公司,我们村的人这才扬眉吐气,而这些年蔬菜基地经营不好,凤凰村也终于咸鱼翻身一吐怨气了,谁知道金萍却去了梧桐村的希望小学教书。”  对于凤凰村的村民来说金萍的作法那就是赤裸裸的背叛!凤凰村当年死了十多条人命,然后被梧桐村压了几十年,好不容易在戴志诚的带领下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金萍却要去梧桐村教书。  他们凤凰村出来的金凤凰不留在自家村子里,去仇敌的村子里教导他们的孩子,全村老老小小的根本不能接受金萍的背叛。  “村里谁最仇视金萍?”被警卫员叫过来的关煦桡直接开口问道,他虽然在南川市委工作没多久,之前因为廖家的打压,在市委更是被其他人孤立了。  但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关煦桡越是坚持自己的原则不动摇,虽然被大部分排挤了,也有一小部分正直的人私下里交好关煦桡,再加上之后老铁头他们的身份曝光,廖根本扛不住整个军方的施压,只好退让,叶老和韩老对关煦桡的赏识,让关煦桡的处境瞬间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一次叶老点名让关煦桡陪同参观旅游,丰浒县的赵书记还有市委其他和关煦桡交好的人都告诉了他梧桐村和凤凰村这根深蒂固,花解不开的矛盾,此时得知金萍失踪了,一贯从事刑警工作的关煦桡第一时间就警觉到了不对劲。  “关市长。”丁绮梦快速的站起身来,也不敢有任何的隐瞒,“金萍以前和雷大海订过婚,后来金萍去了梧桐村的希望小学教书,村长不愿意让雷大海娶金萍,可是雷大海却不愿意,最后是金萍毁了婚,雷大海借酒消愁,在回村的路上因为酒驾出了车祸,将一个人给撞的重伤,自己也坐牢了,去年才刑满出狱。”  凤凰村的其他人敌视金萍只是源于祖辈的仇恨,可是真说仇人的话,那只有村长雷家了,去年刑满释放的雷大海更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丁秘书,你让吴卉联系戴总,从食品公司调些保安出来,分四个方向继续找,我去雷村长家一趟。”关煦桡斩钉截铁的开口,干了刑警那么多年,因爱生恨的事情关煦桡见过太多,尤其是雷大海这种才从监狱里出来的。  倒不是关煦桡对雷大海有偏见,而是坐牢之后,人的思想会发生很大的转变,变好变坏的都有,但是基本上变坏的可能性更大,求而不得,雷大海对金萍的感情可能变得极为偏激,再结合摔在沟里的电动车,关煦桡有些担心金萍的安全了。  “关市长,叶老让我和小田他们三个跟着你们一起出去。”一个警卫员快速的走上前来,出了事,于情于理都必须禀告叶老,虽然金萍的失踪不算大事,但是叶老既然知道了,也不能不管不问,所以才会派出四个警卫员协助关煦桡找人。  外面大雨倾盆,风声雨声夹杂在一起,谭果和关煦桡直奔雷村长而去,四个警卫员被关煦桡派出去带队找人了,比起食品公司的保安,这些训练有素的警卫员更有经验,找到金萍的可能性也更大。  “来了,来了,这么晚谁啊?”在乡下都睡的早,更何况之前为了接待上面的老干团,凤凰村着实忙碌了好几天。  雷村长年纪大了,今天的接待工作也是顺顺利利的,所以精神一松懈,晚上八点半不到就睡着了,这会听到院子里的狗叫声,这才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院子里的灯亮了,雷村长披着衣服走了出来,雨太大根本看不清楚院子门口的人,只能喝停了乱叫的狗之后,这才大声喊道:“是谁?如果没什么事,明天再说。”  “雷村长,是我关煦桡。”关煦桡也大声的喊了起来。  睡的迷糊的雷村长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毕竟关煦桡这个名字太陌生,不是村里的人名,可是忽然想起是谁之后,雷村长的睡意刷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也顾不得大雨了,直接顶着衣服就往院子门口跑了过来,“关市长,这么晚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快进来,快进来,这雨也太大了。”  雷村长隔壁就是他弟弟家,刚刚狗叫将人都吵醒了,侧耳朵一听,知道是来村里视察的市长,雷村长的弟弟雷福保也不敢睡了,和自家媳妇连忙穿了衣服也赶了过来。  “雷村长,不要客气,就是有点事想要问你一下。”进了屋子后,风雨声小了很多,关煦桡连忙阻止了要倒茶拿烟的雷村长,“刚刚丁秘书告诉我说金萍老师晚上出村的时候失踪了,电动车被发现在村子口的沟里,晚上雨太大,我担心金萍老师会出意外,所以想让村长你召集一下村民,大家辛苦一下,冒雨出去找找。”  雷村长表情变了变,一旁雷大海母亲的脸色更是难看起来,而进门的雷福保一听关煦桡这话,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找什么找?那个女人死了也是活该!”跟在雷福保身边的正是他媳妇,谭果白天在村里看到的雷婶子,此刻雷婶子气呼呼的开口:“吃我们村的米长大的,小时候上学没有钱,也是村委会帮助的,结果还不如养一条狗,至少养条狗还知道感恩,她倒好大学毕业后直接跑去梧桐村当老师了,呸,良心都让狗给吃了。”  “好了,你少说两句!”雷村长和雷福保异口同声的开口,两人虽然都不待见金萍,毕竟不是她,雷大海不会喝酒,也就不会因为酒驾撞了人坐牢,一辈子算是毁了,可是当着关煦桡这个副市长的面,两人就算心里头再仇视金萍,也不能当面说出来。  “雷村长。”谭果看着面色难看的几人,打着圆场开口:“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条人命,凤凰村是全国十强村,要是闹出了命案就不好了,而且戴总的公司一直都被评为优秀企业,这事如果被戴总的敌人拿出来炒作,日后影响的还是村里大家的经济来源。”  雷村长毕竟是个男人,眼光格局比起自家媳妇和弟媳妇要强多了,也知道这事一旦被曝光,肯定会闹的很严重,因为金萍身上还背着全国优秀乡村女教师的称号,这人在凤凰村失踪了,村里人找都不去找一下,这往严重的说就是草菅人命,到时候凤凰村什么荣誉都没有了,而且绝对会影响到戴志诚食品公司的声誉。  “好,我这就去打电话,不过关市长你也知道,金萍和村里人关系不好,我估计有些人是不愿意出来找的。”雷村长先将难话说在了前面,要不是为了村里的名誉和戴志诚的食品公司考虑,雷村长根本不会去管金萍的死活。  雷大婶和村长媳妇脸色再次难看起来,可是自家男人都发话了,两个女人也不敢开口说什么,只是阴着表情站在一旁不说话。  “不是说雷大海去年才从监狱里出来,关副市长,要不问问村长雷大海在哪里?”跟着关煦桡和谭果过来的还有柯三少,此刻他这话一说,不但村长媳妇和雷大婶两个人气的要炸起来,雷村长和弟弟雷福保脸也黑的跟锅底一样。  “关副市长,金萍失踪了,我们也不愿意,可是这事和大海没关系!”雷村长声音硬蹦蹦的开口,即使敬畏关煦桡的身份,此刻雷村长的态度也冷了下来,眼睛里带着排斥和愤怒。  村长媳妇更是控制不住情绪的嚷了起来,“姓金的那个女人死了最好,死了就不会祸害我儿子!我们家大海被她害的还不够吗?”  “好了,少说几句!”雷村长一声暴怒,说是斥责乱说话的媳妇,其实也是在发泄心里头的怒火,他就雷大海这么一个儿子,有了戴志诚的凤凰食品公司之后,村里人都跟着富裕起来,家家户户盖起了新房子,小汽车也都是每家一辆的买起来。  论起来村里真正穷的也只有那么几户人家,一个大型的食品公司带动的是整个村子的经济,年纪轻的可以直接去食品厂上班,年纪大的老一辈都可以去打零工,去果园帮忙摘果子挑果子,有游客来旅游,卖点农场品,有些心思活络的还弄起了民宿,几亩菜地,一个池塘,去爬爬山,钱赚的是刷刷的。  金萍家条件差是因为金萍父亲动过大手术,切除了一个坏死的肾脏,从此之后不能干重活不说,每年也是大病小病不断,而且金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还健在,四个老人家也是个重负担。  早些年金萍母亲摔了一跤,从此之后腿脚不便,所以金萍家条件才会这么苦,不过金萍从小性子善良温柔,关键是长的漂亮,套用老辈的话那就是个水灵灵的小姑娘,瓜子脸、大眼睛、柳叶眉,皮肤也白,而且从小是个美人胚子的金萍成绩是三只凤凰里最好的一个。  到了高中的时候,金萍家实在没有钱供金萍去县高中读书了,最后还是雷村长给金萍解决的学费问题,雷大海比金萍大三岁,没考上大学,但是有一把力气,雷大海就对金萍说,不要担心学费,他会给他挣。  农村虽然结婚早,但是也不会这么早,雷大海喜欢金萍的事,村里人基本都知道,金萍父母也算是默认了,毕竟雷大海家条件的确好,而且都是一个村的人,知根知底也放心。  金萍考上大学之后,金萍父母主动说了给两个孩子订婚,不能让雷大海吃了亏,雷村长想了想也同意了,毕竟金萍上大学了,见到的人多了,说不定心思就变了,雷大海这几年心思都扑在金萍身上。  再说金萍去上大学了,这学费也是个大问题,雷村长家总不能不明不白的一直这么支持金萍,说到订婚,金萍其实是不愿意的,她对雷大海有感激有家人般的亲情,却独独没有爱情。  上高中的时候她接受了雷大海的帮助,那个时候金萍也就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对上学太过于渴望,对未来也有太多的期待,她也想着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家里的贫困,所以金萍默许了雷大海的接近。  但是高中毕业后,已经十九岁的金萍思想成熟了许多,第一次她有些害怕,也有些愧疚,可是她还是勇敢的和父母说了出来,可是等待金萍的是父亲愤怒的一巴掌,还有爷爷奶奶的怒骂声。  最后的最后,以爷爷奶奶要喝农药结束了金萍唯一一次的抗议,她和雷大海订婚了,然后离开了凤凰村去求学,再后来金萍大学毕业,她把所有精力都投身到贫困儿童上学的慈善事业上,她不想其他孩子因为贫困而无法上学,不想其他孩子和她一样只能靠出卖自己的婚姻来换取上学的机会。  金萍真正决定离开凤凰村去希望小学教书,是因为雷大海一次醉酒后的轻薄,那一次虽然没有做到最后,但是金萍还是吓坏了,她也终于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接受没有爱情的婚姻,没有办法接受和不爱的男人有亲密关系。  金萍毅然的离开如同牢笼一般给了她沉重压力的凤凰村,她去了梧桐村的希望小学,她拒绝和雷大海履行婚约,然后雷大海酒驾、撞人、坐牢,金萍彻底成了凤凰村的罪人,成了父母爷爷奶奶眼中的罪人,她只能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教学上,放在需要救助的贫困儿童身上。  “柯三少,如果你不帮忙,就不要开口。”关煦桡冷声开口,柯三少这话分明是故意惹起雷村长的怒火,不过事已至此,关煦桡也直截了当的开口,“雷村长,雷大海在家吗?不在家,他会去哪里?”  “大海今天没有回来。”雷村长冷冷的开口,看起来根本不愿意继续交谈下去。  柯三少依旧笑眯眯的站在一旁,真的出了人命,还是全国优秀女教师,这事如果炒作起来,对关煦桡而言也会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雷村长这里的确问不出什么来,雷大海因为金萍的事很少回村里,尤其是在坐牢的时候因为和其他囚犯冲突,脸上多了一道狰狞的疤痕,再加上浑身的阴气和煞气,村里人看向雷大海的眼神也都是怪怪的。  所以雷大海更多时候是住在丰浒县,早几年雷村长就花了五十多万给雷大海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都装修出来了,就是为了给雷大海结婚用的。  关煦桡打了雷大海的手机也是关机,没办法之下,只好出去继续找人,而如同雷村长说的一样,村里没有一个人愿意出去找金萍,最后雷村长和食品公司的保安一起去找的。  大雨里,谭果向着走在前面的关煦桡开口,“刚刚史前发来了消息,金萍手机和雷大海的手机的定位地图,两个手机在同一个地方。”  “这是猫儿山?”关煦桡看到地图后眉头不由的一皱,猫儿山在凤凰村的西边,是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寻常村里人最多就是猫儿山的前面找点木材或者挖点竹笋什么的,再往里面那就是深山了,一般村民都不敢进去。  “要不就是雷大海将手机丢在了猫儿山,要不就是他们人在那里。”谭果抹去脸上的雨水,雨势太大,能见度太低,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后一种可能性更大!  如果天气不这么恶劣,雷大海具有反侦察手段的话,他或许会将手机故意丢到猫儿山,迷惑大家的视线,但是这样的大雨倾盆里,为了安全,雷大海可能挟持了金萍躲到了山上。  “关副市长。”戴志诚的喊声传了过来,伴随着手电筒的摇晃,一行人小跑着过来了,一抹脸上的雨水,戴志诚有些气喘吁吁的开口:“村子四面都派人去找了,雨太大,什么都找不到。”  比起村子里人对金萍的敌视,戴志诚的阅历毕竟深,所以倒能理解金萍当初的悔婚,再者就算是看在关煦桡的面子上,戴志诚也会让公司的保安配合关煦桡的行动去找金萍。  “戴总,我们要去猫儿山找,你年纪大了,要不就留在村子里等消息,如果在其他地方找到了金萍,你打电话通知我。”关煦桡看了看越下越大的雨势,这样的天气下连夜入山太危险,戴志诚年纪大了,这要是摔一跤就麻烦了。  “那行,我让戴虎和几个保安陪你一起上去,人多也安全一点。”戴志诚也没有推辞,他的体力摆在了这里,真跟着上山到时候就不是去帮忙而是当拖累了。  戴虎原本是不乐意大晚上的出来找人,还下着这么大的雨,尤其是他当时正找了村里一个相好的小少妇,裤子都要脱了,助兴用的药丸也拿在了手心里,谁知道就被戴志诚一个电话给叫走了。  若是平常,即使是戴志诚这个大伯的电话,这关键时刻戴虎也不会走的,但是想到戴志诚要将凤凰食品公司这庞大的产业交给关煦桡这个未来的女婿,戴虎立刻穿上裤子就跑出来了。  现在不刷刷大伯的好感,以后要继承公司就更难了,幸好三月的天气回暖了,否则这大晚上的还不冻死人。  “妈的,十有八九就是雷大海将人给掳走了。”戴虎走到柯三少身边低声说了一句,想到金萍的长相,戴虎眼神不由猥琐淫邪了几分,“柯三少,你估计是没有见过金萍,那女人真的漂亮,清纯的就跟小白花一样,果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柯三少不屑的看着陷入YY的戴虎,只要是个女人,戴虎就能提起性趣,柯三少在帝京多少美女没有见过,一个乡村女教师,在柯三少看来再漂亮也就那样,“行了,今晚上有的累了。”  “要不是为了讨好我大伯,我才不出来遭这个罪,你看,这可是市面上才出来的助兴小丸子,听说吞下一颗,一晚上就能金枪不倒,要是吞下三颗,保管你烈女变荡妇。”戴虎嘿嘿一笑,将上衣口袋的小药丸掏了出来。  他花了两万块从一个兄弟手底下买了这一小瓶,也就十五颗,前天戴虎吃了一颗,啧啧,那感觉不要太好,瞬间有种回到十七八岁热血沸腾的年纪,今晚上戴虎还想着尽兴一把,谁知道出来找罪受了。  说到这里,戴虎小心翼翼的将药丸收了起来,诧异的看着穿着雨衣,一身狼狈的柯三少,“柯三少,我出来是没办法,你怎么也出来了,这大晚上的,雨太大,我刚出门就摔了一跤。”  “走吧,关煦桡他们往山上走了。”一看关煦桡接过保安手里头的背包,柯三少拍了拍戴虎的肩膀也跟了过去,拿过一个背包背在了背上。  凤凰村也算是南川远近闻名的景区,有山有水的,平日里不少人过来踏青旅游,因为村子四周都是山,也有一些驴友过来玩,有时候人在山里迷路了,戴志诚的公司就多了一项任务,组织保安配合警察去山里找人。  后来戴志诚还找了教练专门训练了一下公司的保安,每个人也都配备了入山的基本装备,这不今晚上一听说出来找人,保安立刻背着应急背包就出来了,刚好关煦桡他们要进山,这应急背包就派上用场了。  猫儿山很大,山脉连绵起伏,山倒不算太高,关键是一个山头连着一个山头,这要是没有史前发过来的手机定为地图,这还真没办法找人。  关煦桡这边一共就十个人,四个警卫员都赶过来了,然后还有两个熟悉地势地形的保安,戴虎是被逼的,柯三少则是为了刷叶老韩老这些老前辈的好感,否则关煦桡谭果都出来找人了,他留在度假山庄睡觉像什么样。  爬了一个多小时的山,关煦桡等人倒不是感觉累,只是雨太大,山路一片泥泞,一脚踩下去,吧唧一下能给你滑出去半米远,戴虎别看年纪最小,可是纵欲太多,身体早就虚了,从上山开始就不断摔跤,最后是被两个保安一前一后连拖带推的往前走。  柯三少在帝京这么多年,还真没有这么狼狈过,他比戴虎体力好一点,可是也摔了几次,满身都是泥巴,脸也被地上的荆棘给割破了几道血口子,虽然穿着雨衣,可是也从里湿到了外面,手电筒都摔出去丢了,最后被一个警卫员搀扶着继续前进。  “快了,估计还有一个小时就能到。”谭果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地图,抹了抹脸上的雨水,再次迈开了步子。  一旁开路的警卫员敬佩的看了看谭果,之前要上山的时候,警卫员还担心谭果会是个累赘,谁知道戴虎和柯三少都趴下来了,谭果却是一点事都没有,步子稳、体力好,即使是手电筒照亮的黑暗环境里,依旧能精准的避开山里横生的树枝荆棘。  这让警卫员知道谭果夜视能力极强,这绝对是接受过转业训练的,想到叶老叮嘱他们注意保护谭果和关煦桡的安全,几个警卫员此时都想明白原因了。  “这手机关机了还能定位?”戴虎喘着粗气,不明白的说了一句。  柯三少也累的很,关键是摔的太狼狈,此刻也懒得回答戴虎,见识少就是见识少,秦豫那样的保全公司,肯定有先进的定位设备,当初那个明星霍天恒死亡的时候,沿途的交通监控探头不都是被秦豫手底下的黑客给入侵了,要定为关机的手机对秦豫而言太简单了。  走着走着,雨声越来越大,伴随雨声的还有山泉从山顶流淌下来的闷沉声,谭果眉头一皱的停下了脚步,拿着手电筒向着不远处的山泉照了过去。  “这是山里的泉水,从山顶流下来的,每一次大雨都这样,现在雨水浑浊,等雨势小了,水就清澈了,这水喝起来甘甜的很,不少游客还会装一些带回去。”看到谭果停了下来,保安也靠在一旁的树上休息着,顺便给谭果解释着,只当谭果是城市的姑娘,没见过这种山泉水。  “要不我们休息一下……这都爬了一个多小时了,雷大海真要强暴金萍,估计也早就得手了!”戴虎一屁股坐在岩石上,喘着粗气,尼玛,要不是现在是半道上,一个人下去太不安全,戴虎都想撂担子下山了,这真是活受罪。  两个保安无语的看着没脑子的戴虎,他这说的还是人话吗?但是想到戴虎的身份,两个保安也不好说什么。  柯三少是懒得开口,他还得保存体力,这还有一个多小时,雨势这么大,就算找到人了,还要三个小时才能走下山,柯三少抹去脸上的雨水,碰到了被荆棘割出来的伤口,痛的嘶了一声。  谭果皱着眉头看着浑浊一片的山泉水,闭着眼仔细聆听着,雨声被隔绝之后,一股闷沉沉的声音从山上传来,谭果陡然睁开眼,脸色倏地一变,回头看向一旁的保安,“估计有泥石流,哪里有地势高的山头,我们立刻过去。”  “什么?泥石流?”保安愣住了。  一旁的戴虎和柯三少同时抬头看向站在山泉旁的谭果,这女人脑洞是不是开的太大了?戴虎在凤凰村待了这么久,这猫儿山一次山洪泥石流都没有发生过。  四个警卫员和关煦桡一听谭果这话,立刻准备加快速度去更高的山头,两个保安也回过神来,“往这条小路上去,这边有个大平顶。”  一看到谭果几人直接拐上了右侧的小山道,柯三少也不敢质疑什么了,连忙跟了过去,唯独戴虎还不想动,被两个保安拖着一起继续快速往山上爬。  爬了二十来分钟,那种闷沉的声音如同打雷一般从山林里传来,声势越来越强,这一下连戴虎也卯足了劲使劲的王往山上爬了,这声音明显就不对劲。  “我已经通知上下的戴总了。”此刻,山洞里,关煦桡从背包里拿出毯子披在了谭果的肩膀上,“还好泥石流不是太严重,而且方向不向着村里的,没有造成什么危害。”  但是幸好谭果警觉的及时,否则他们继续顺着山道往山上爬,绝对会被突然爆发的泥石流给波及到。  “也只能这样了,现在山里太危险,等天亮了再说。”谭果点了点头,回头看向衣服湿的滴水的关煦桡,“将衣服脱下来吧,别冻生病了,估计得在山洞里窝一晚上了。”即使再懒,很多时候面对关煦桡,谭果总将自己当成了长辈。  “谭小姐,一会我在里面也生个火堆,你在里面烤烤火,烘一下衣服。”从山洞里捡着废旧树枝和干草的警卫员连忙开口。  这个山洞很大,足足有三十多个平方,里面有不少毕风刮进来的枯草还有一些树枝,因为不远处就有一个大平顶,能看到整个凤凰村的金色,是个摄影点,所以平日里来这边的人也很多,也不知是谁在这里存了一些干树枝,还有一些木炭,估计是来这里爬山顺带着烧烤用的。  柯三少看着燃起来的火堆,目光忽然一闪,余光扫过戴虎丢在一旁的衣服,火光掩映下,眼神愈加的晦暗不明。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