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14章 白骨身份

第114章 白骨身份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755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7
    天还微微亮的时候,关煦桡就带着两个警卫员去山上找谭果和金萍,余下的人则是先下山,昏迷的保安老徐已经清醒了,但是因为失血过多,又淋了雨,还没苏醒两分钟就又昏厥过去了。  一个警卫员背着老徐,一个警卫员背着一晚上被打晕了三次的戴虎,在另外一个保安和柯三少的陪同下一起下山了,刚走到半山腰,戴志诚这边就和警方的人一起上山来找人了。  昨晚上突然爆发的小型泥石流虽然没有危害到村子里,但是谭果和关煦桡他们都还在山上,虽然打了电话说是安全的,可是其他人怎么放心,若不是深夜上山太危险,估计警方这边都连夜上山来找人了。  “这是怎么了?”戴志诚一看到被背在警卫员背上的戴虎和保安老徐,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他没有儿子,就一个女儿戴舒悦,或许骨子里还刻着些重男轻女的思想,所以对这个侄子,戴志诚是恨铁不成钢,大多数时候都是当成自己亲儿子一样惯着。  “没事,就是摔了一下。”警卫员冷淡淡的回了一句,对于戴虎这样的色胚,没有将他直接从山上丢下去,那是因为他的职业不允许他这样做,保安老徐苏醒的那短短的一分多钟只说了一句话,他是被人从后面推下去的。  当时就戴虎和老徐两个人在外面,除了戴虎外,警卫员可不认为大晚上的还有一只鬼手将老徐推下山坡的,这个戴虎估计就是想要利用老徐将大家都引出山洞,然后用迷药来对谭小姐下黑手。  一听到戴虎没事的话,戴志诚不由松了一口气,只当他和老徐一样是摔的,可是当发现戴虎即使昏迷中,可是表情却依旧狰狞的纠结在一起,呼吸急促而粗重,面色带着诡异的潮红,戴志诚连忙抬手往戴虎额头上一摸,嗬,烫的吓人,这估计得有四十度的高烧了。  因为警察过来了,两个警卫员将戴虎和老徐交给了警察,直接就转身向着山上赶了去,警方这边也派了四个人跟了过来,这要是关副市长在山上出了什么意外,于情于理也是他们警方的责任。  谭果虽然带着金萍,不过速度也挺快,金萍看起来娇娇弱弱的,其实体力挺好,她们两个刚走到一半,就碰到接应的关煦桡,然后一行人又往下走了二十分钟,再次碰到来接应的两个警卫员。  谭果这群人里,除了金萍要弱一点外,其他人体力都好,所以在戴志诚他们还没有到山脚的时候,谭果这些人就已经赶上了,两伙人凑到一块一起下山了。  “谭小姐,戴虎实在不成器,我对不起你!”看到精神奕奕,半点疲倦感都没有的谭果,戴志诚心里头五味杂陈着,从柯三少那里知道戴虎不是发烧,而是被助兴的药丸给折腾的,戴志诚都想亲手打死这个不成器的侄子。  可是看着戴虎昏厥里依旧痛苦难受的表情,戴志诚的心又软了下来,这个精虫上脑的小畜生!他就不能动动脑子吗?他昨晚上要真是得逞了,就凭着秦豫对谭果的爱护,戴虎绝对会死无全尸,不,死了倒是一了百了了,以秦总裁的冷厉无情,戴虎只会生不如死。  再者看谭果现在这丝毫不输给几个警卫员的身体状态,戴志诚就知道谭果绝对不是普通人,这体力耐力,就戴虎这个蠢货还想着去算计人,没被谭果当场打死也是他好运了。  “戴总不必如此,一人做事一人担而已。”谭果不在意的摆摆手,余光扫过人群里的柯三少,戴虎是有色心,但是这个色心绝对不是冲着自己来的,戴虎还没有蠢到这种程度,柯三少倒是打的好算计。  戴志诚叹息一声,看谭果这表情,她好似并不打算追究了,可是秦总裁真的能放过戴虎吗?即使他并没有得逞,可是戴虎是起了贼心的,想到此,戴志诚下山的脚步重如千斤。  山脚下早有警察拉起了警戒线,虽然泥石流的方向并不是冲着村子来的,但是这个时候山上还是很危险,随时可能发生山体坍塌的危险。  “人来了,人来了。”有视力好的村民率先开口,众人连忙向着山上看了过去,浩浩荡荡的一群人正从山上下来。  “看到大海了吗?”雷母紧张的一把拉住身旁的雷村长,昨晚上关煦桡他们离开之后,雷母担心了一整夜没有睡,她是真的怕了,害怕雷大海为了金萍再做错事再被抓,去年才从牢里出来,这要是再进去,雷母想想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下来,她就这一个儿子,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雷母也不想活了。  “离得太远看不到。”努力伸长脖子的雷村长闷声开口,也有些紧张的攥紧了拳头,整个凤凰村都不待见金萍,但是真的要做出什么绑架的事来,除了他儿子雷大海没有第二个人。  关键这事还被关市长他们都知道,雷大海如果真的绑架了金萍,最轻也是绑架罪,如果大海情绪激动,对金萍做了什么,那就是强奸罪!再严重的方向,雷村长都不敢想了。  此刻他真的后悔,当年为什么要给两个人订婚,如果早早的给大海找个媳妇,他就不会被金萍毁了一辈子!  120的医生和护士也都早早的等在这边,众人下来之后,警察连忙将四周的村民挡在了外面,几个医生立刻对送上急救车的戴虎和老徐进行着检查和急救,老徐还好只是有些发烧和失血过多,戴虎的情况让两个医生都愣住了,好在戴志诚连忙告诉了医生戴虎的实际情况。  焦急不安雷村长在人群里找了找,只看到了表情灰败的金萍,并没有见到雷大海,一股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  雷母更是担心的一把冲了出去,却被一旁的两个警察连忙拦住了,“你要干什么?”  “我儿子呢?大海呢?我们家大海呢?”雷母尖声喊叫着,在人群里找了好几遍都看不到雷大海的身影,雷母的心像是沉入到了深渊里,痛的快没有知觉了。  “对,我们家大海到哪里去了?”雷婶子也跟着嚷了起来,昨晚上他这个当婶子的也没有睡着,和雷福保说了一晚上的话,说的最多的还是雷大海这个侄子,从小在身边看着长大的孩子,说是侄子,其实对雷婶子而言和自己儿子没什么区别。  凤凰村的人都跟着喊了起来,“金萍,大海到哪里去了?”  “你这个死丫头,你把大海弄到哪里去了?”金萍母亲拖着不方便的腿脚,拍打着沉默的金萍。  自从出了这么个忤逆的女儿,金家在村子里就被排挤了,金萍母亲是真的不明白这个从小学习好又乖巧懂事的女儿,怎么就这么糊涂呢?  大海那孩子长的好,性格也好,家里条件也好,而且对他们金家帮了那么多,金萍这孩子为什么这样害了人家,雷大海酒驾撞了人坐牢之后,金萍一家子是真的痛恨金萍这个女儿,如果不是她,雷大海不会遭遇这无妄之灾。  昨晚上知道金萍失踪了,金萍父母和爷爷奶奶不是不担心,提心吊胆了一整夜,此刻看到金萍平安无事的,金萍母亲也松了一口气,可是随即又担心起雷大海了,这人怎么不就不见了?  关煦桡向着一旁的武局长走了过去,看了一眼情绪有些要失控的雷村长几人,压低声音道“金萍是被雷大海掳上山的,半路上遇到了泥石流,据金萍说雷大海是为了救她被掉进泥石流里了。”  因为凤凰村这边出了事,武局长收到消息之后,连夜带着武警特警从丰浒县赶了过来,此刻一听到关煦桡的话,武局长愣了一下,随即带着两个警察向着雷村长走了过去。  “武局长,我们家大海呢?”雷村长声音有些的发颤,他就这么一个儿子,此刻看着面色沉重的武局长,雷村长几乎站不稳身体。  “雷村长,你冷静一点,雷大海昨晚上在山上的时候掉进了泥石流里,我马上就组织人手去山上找,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将雷大海找到的。”武局长安抚的开口,随后安排人手再次上上山。  一来是因为暴雨之后,武局长也不知道猫儿山的具体情况,会不会再次发生滑坡和泥石流,二来也是为了找雷大海,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雷村长表情呆愣的站在原地,而一旁雷母凄厉的喊了一声雷大海的名字就昏了过去,几个雷家的亲戚连忙扶住倒下去的雷母,有几个赶忙的安慰雷村长,老两口年纪都不小了,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可怎么办。  金萍的母亲呆愣愣的看着混乱一片的雷家人,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抬起手,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金萍的脸上,啪的一声响,足可以知道这一巴掌的力度有多么大。  “你这个祸害!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祸害啊!”金萍母亲悲痛的哭喊着,不停的拍打着木头人一样的金萍,“你为什么要回来?你怎么不死在外面?你就是个祸害啊!”  金萍沉默的站在一旁,任由母亲的巴掌一次一次的打在身上,昨晚之前她对雷大海是愧疚的,昨晚上被雷大海挟持的上山之后,金萍对他是仇恨的,可是在雷大海为了救自己被泥石流卷走之后,金萍心里头乱成了一团,即使受过再高等的教育,她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雷大海,这个纠缠了她十多年的男人。  武局长连忙过来拦下了情绪失控的金萍母亲,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金萍,当年她和雷大海的事情闹的挺大,尤其雷大海后来还坐牢了,武局长身为丰浒县公安局的一把手,自然也知道这事。  说实话这事在武局长看来也不能说怪谁,雷大海就高中毕业,没什么学历文凭,就在凤凰村上班,金萍可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长的更是水灵漂亮。  凤凰村的三只金凤凰,丁绮梦可是关副市长的秘书,吴卉也是戴总身边的助理,金萍和雷大海真的不般配,凤凰村的经济上来了,但人的思想都很保守,否则也不会和梧桐村这么多年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金萍不愿意嫁给累大海那也是人之常情,只能说是造化弄人吧,武局长叹息一声开口:“金萍,你先跟我们回局里录口供,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一遍。”  金萍抬头木然的看了一眼武局长,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她只希望造福希望小学那些贫困儿童,雷大海的失踪,甚至是死亡,对金萍而言如同一道沉重的大山,压在她清瘦的背脊上。  雷家几个人情绪都有些失控了,毕竟掉进了泥石流里,雷大海只怕是凶多吉少,尤其这个罪魁祸首还是金萍,不过好在警察都在这里控制住了事态,金萍也被带上了警车回去接受调查。  凤凰村出了这么大的事,叶老和韩老早早的就起来了,此刻看到谭果和关煦桡他们回来,也关切的询问,“你们没事就好,先回去洗个澡,吃点东西,好好睡一觉。”  叶老说完之后,随即看向一旁的谭果,原本和善的表情倒是严肃了许多,“还有你这个丫头也太胡闹了,昨晚上那么危险,那是泥石流!你要找金萍是对的,可是你也不能自己去涉险,难道你打算一命换一命吗?”  挨训的谭果苦巴巴着小脸,一双黝黑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发火的叶老,一副我知道错了的模样,原本就折腾了一整夜,衣服上都是泥,脸上还有一道血口子,谭果此刻这无辜又蠢萌的模样,让叶老愣是骂不出一个字了。  “我……”叶老挫败的看着一句话不说就这么乖巧听训的谭果,最终只能摆摆手,“我是拿你没办法了,快上去好好洗洗休息一下,下午我再接着和你讲道理。”  谭果目瞪口呆的一愣,原本以为逃过一劫了,谁知道还有下半场?看着板着脸的叶老,谭果此刻彻底蔫了,认命的跟在关煦桡后面上楼去休息了。  看到谭果和关煦桡离开之后,跟着过去的警卫员连忙将昨晚上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谭小姐应该是不想关副市长涉险,所以等我们出去找保安老徐之后,谭小姐就独自一个人出去了。”  坐在沙发上,叶老看了一眼韩老,忍不住的感慨:“这丫头看起来懒懒散散的,骨子里还是谭家的人,人有远近亲疏,她不想关家小子冒险,但是又不放心金萍,所以才一个人去了,可是她也不想想她只是个姑娘家,谁愿意看到她大晚上的去冒险。”  “还有叶老。”警卫员看了一眼四周,犹豫了一瞬间,随后压低声音道:“谭小姐脸上是伤痕,她说是被荆棘划破的,我原本也没有在意,但是下山的时候,我发现山道上有棵树被子弹射进去了,谭小姐脸上的那血痕也有可能是子弹擦伤的。”  这也是巧合了,下山的时候,金萍因为有些魂不守舍的,脚下一滑的摔倒了,警卫员离的最近,所以就过去将人扶起来了,这才意外发现右侧的树杆上有一个弹孔,树杆破损的表皮还是新鲜的,这分明是不久前才被被子弹射进去的,警卫员这才怀疑谭果脸颊上的伤口。  叶老一怔,眼神不由严肃起来,谭家的人在帝京活动的很少,别说年轻一辈都不知道,就算是叶老这些老一辈都没有怎么见过那几个孩子,早些年都被谭骥炎放出去靠自己打拼了。  如果有人威胁到谭果的生命,这绝对非同小可,但是谭果并没有明说,还用荆棘来掩饰,叶老沉思片刻后开口:“这件事你就当做不知道。”  “是!”警卫员没有任何迟疑的就服从命令。  安静的大堂里,韩老也没有吃早饭的兴致了,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茶,这才看向叶老开口:“这事既然我们知道了,总得告诉谭家一声,不能让他们家姑娘在眼皮子底下出事了。”  “嗯,我这就打电话。”叶老认同的点了点头,不管谭家暗中有没有派人保护谭果,或者谭果有没有这事告知谭家,叶老这边该做的还是要做的。  就像之前他会分两个警卫员出来保护谭果和关煦桡,这是他身为长辈对小辈的爱护,至于谭果脸颊上伤痕这事,究竟是子弹伤的还是荆棘划伤的,那就是谭家的家务事了。  冲了个热水澡,终于感觉舒坦了,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谭果刚从浴室出来就看到一个熟悉的正在桌子旁摆着早饭,不由错愕一愣,“你怎么在这里?”  秦豫一回头就看到谭果脸上那一道半指长的血痕,原本白皙水嫩的脸颊上,一道殷红的伤疤显得极其刺眼,秦豫眼神倏地沉了下来,快步走到谭果身边,一手捧起谭果的脸,看着那殷红的伤口时,翻腾的怒火在秦豫眼中汇集着。  “没什么,就是被荆棘给割了一下。”明显感觉到秦豫浑身爆发出的怒火,谭果讪讪一笑,莫名的有点心虚,转念一想受伤的人是自己,自己干嘛要不安那。  秦豫修长的手指依旧落在谭果的脸颊上,低着头,幽深的黑眸如同深渊一般盯着谭果因为心虚而忽闪的大眼睛,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被荆棘割伤的?”  “嗯。”谭果强撑着气势吐出一个字。  秦豫定定的看着谭果半晌,忽然收回了目光,转而指向一旁的桌子,“你先吃,我让餐厅再送一副碗筷过来。”  说完之后,秦豫越过谭果向着门口走了过去。  呼!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逃过一劫的谭果拍了拍胸口,秦总裁刚刚那眼神还真是可怕,还好,还好,自己死扛着没有松口。  出了谭果的房间之后,秦豫直接走到隔壁关煦桡的房间,脸色阴翳的有些骇人,刚到门口,关煦桡恰好开门出来准备去吃早饭,看到门口的秦豫倒是一愣,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秦豫的拳头倏地向着关煦桡的脸砸了过来。  完全没有防备的关煦桡条件反射的一个侧身,可是秦豫的速度极快,狠戾的一拳头对着关煦桡的右脸颊砸了下来。  “秦豫!”被打的一个后退,顾不得脸颊上的痛,关煦桡表情一变,而秦豫的第二拳已经挥过来了。  柯三少也打算冲了澡出来吃早饭,之前跟去猫儿山的四个警卫员也是如此,当听到不同寻常的响动时,几人快速的向着关煦桡的房间跑了过去,然后就看到关煦桡和秦豫已经从房间打到了走廊里。  打斗的秦豫浑身迸发出一股骇人的狠戾之色,拳风强劲,不过倒还是避开了关煦桡的要害,至于同样出手的关煦桡或许是性格的原因,他是以防守为主,只是秦豫的攻击太过于狠戾,速度极快,如同狂风骤雨一般,关煦桡的防守就显得有些逊色了。  四个警卫员根本顾不得欣赏两人之间精湛的战斗技巧,几人快速的冲了过去要将关煦桡和秦豫分开,或许是看到来人了,几乎是同一时间,秦豫和关煦桡都喊了一声不准过来,然后打出血性的两人再次激烈的角斗在了一起。  隐约听到门外的动静,咬着米糕的谭果打开门,就看到秦豫凌厉的一脚向着关煦桡的肩膀踢了过去,谭果本能的冲了过去,愤怒的阻止着,“秦豫,你干什么?”  听到谭果的声音,秦豫和关煦桡同时停了手,两人脸上都带了伤,关煦桡更惨一点,挨的第一拳头直接将他嘴角打的流血了。  谭果心疼的看着关煦桡红肿的脸颊,上下其手的将人检查了一遍,好在只是皮肉伤,谭果倏地转过身,愤怒的看着同样挂了彩的秦豫,“你发什么疯?煦桡怎么惹你了?”  秦豫抬手擦去嘴角的血渍,阴冷的目光看了一眼关煦桡,随后又看向质问自己的谭果,“没什么,回去吃早饭。”  谭果目瞪口呆的看着打了人转身就走的秦豫,几乎有种想要将人给扁一顿的冲动。  “我没事。”关煦桡刚一开口,牵动了红肿的脸颊,不由的嘶了一声,秦豫下手还真是狠,不过这拳头真挨的莫名其妙的,难道是因为秦豫知道自己和谭果出去待了一夜,所以吃醋了?  谭果皱了皱眉,虽然气恼秦豫动手打了关煦桡,但是冷静下来之后,谭果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秦豫就算吃醋也不至于动手吧?可是想到秦豫那变态的性格,谭果回头看向关煦桡,“你真没招惹他?”  哭笑不得的关煦桡摇摇头,“刚一打开门就被揍了一拳。”  “不行,我得问清楚,他这是发什么神经!”一听这话,谭果不由再次皱起了眉头,扯着关煦桡的胳膊就向自己的方向走了过去。  房间里,秦豫刚从浴室漱口出来,看着一同进门的关煦桡,眼神依旧冰冷,只是没有说什么径自的走向了桌边。  看着要吃早饭的秦豫,谭果的火气蹭的一下冒了出来,虽然平日里惹了事都是让关煦桡他们来顶罪的,但是对谭果而言,关煦桡就是弟弟,自己可以欺负,其他人绝对不能欺负,即使秦豫也不能。  “兴师问罪?”秦豫抬头看着气鼓鼓脸颊的谭果,原本霜寒的俊脸勾起嘲讽的冷笑,“你倒是护着他,可是他一个大男人需要你护着?连你都保护不了他算什么男人!”  秦豫这话听起来是莫名其妙的,但是谭果反应极快,对上秦豫那阴寒的凤眸,一下子就心虚起来,她还以为之前逃过一劫,哪里知道秦豫将火气都发到了煦桡身上。  关煦桡有些不解的皱着眉头,秦豫这是在责怪自己没有保护好谭果?难道是因为昨晚上自己放任谭果独自去找金萍了?  见关煦桡还没有想明白,秦豫蹭一下站起身来,惊得一旁的谭果赶忙挡到了关煦桡的身前,唯恐秦豫又动手。  将谭果护着关煦桡的动作纳入眼中,秦豫笑的愈加的危险而诡谲,一把拉过谭果指着她脸上的伤口,嘲讽的看着关煦桡,“什么荆棘能将伤口割的这么平滑?”  “伤口处的皮肤还有轻微灼伤的痕迹。”说完之后,看着脸色陡然遽变的关煦桡,秦豫冷声一笑,“关副市长的心还真是大,是不是看到谭果的尸体才知道她昨晚上被人袭击了。”  “你少说两句。”谭果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秦豫,将人按坐在椅子上,随即笑着拍了拍关煦桡的肩膀,“放心吧,几个暗中盯梢的人,根本没动杀机,还是我先动的手,再说大哥二哥肯定派了人在暗中,就算单打独斗,一般人也奈何不了我。”  关煦桡并没有被安慰到,此刻他仔细的盯着谭果的右脸颊,这才明白秦豫为什么如此暴怒,自己真的太大意了,暗中的敌人只是盯梢,所以应该是远远跟着,自己没有发现也就罢了,但是谭果受伤了,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自己暂时放弃刑侦的工作来南川就是为了保护谭果,却一点责任都没有尽到。  “你先吃早饭。”关煦桡闷闷的开口,表情有些的低落,说完之后也不等谭果回答转身就向着门外走了去。  看着离开的关煦桡,谭果回头看着坐在桌边,脸色诡谲而危险的秦豫,“好吧,人你也揍了,消消气吧。”  “怎么?揍了你的心上人,所以不高兴了?要不要打我几拳头出出气?”秦豫啪的一声放下筷子,将冰冷的俊脸凑到了谭果面前。  一想到刚刚打斗的时候,谭果第一时间护着关煦桡,还几次质问自己,秦豫眼神愈加的阴沉,狂暴的怒火在眼底聚集着,只是濒临失控的情绪依旧被秦豫强行压制下来,只是如此他的脸色显得愈加的狰狞扭曲,透露出一股骇人的疯狂。  吧唧一声,秦豫只感觉脸上一软,看着在自己脸上亲了一口的谭果,莫名的,那原本的怒火瞬间就这么消失了。  “秦总裁,是我的错,你不要生气了。”谭果笑眯眯的开口,“其实这样也说明我和煦桡之间是清清白白的,煦桡哪有秦总裁你这么在意我,所以他肯定不会发现。”  看着嬉皮笑脸的谭果,秦豫忽然伸过手将人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目光灼热的盯着谭果笑靥如花的脸庞,“下一次不许瞒着我。”  “嗯,嗯。”谭果卖力的点着头,双手按在秦豫的肩膀上,撒娇的摇了摇,“不生气了吧,秦总裁,笑一笑呗。”  “下次还和其他男人出去过夜?”秦豫再次开口,清冷的声音里充满了醋味。  呃!谭果眨了眨眼,看着表情阴沉的秦豫,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小脸埋首在秦豫的肩膀上,闷笑声愉悦的响了起来,“秦总裁,我还以为你不会吃醋,原来你这是秋后算账。”  虽然知道谭果和关煦桡之间没有什么,但是看着谭果更在乎其他男人,秦豫就感觉不痛快,此刻抱着笑的身体直发颤的谭果,秦豫不由自主的收紧了双臂,将谭果牢牢的抱在了怀里,这种充实的感觉消融了秦豫脸上的冷色。  “秦总裁,谢谢你。”谭果低声开口,悦耳的声音里充满了诚挚,谢谢他这么在乎自己,这种感觉真的很暖心。  看着秦豫近在咫尺的俊脸,对上他幽深的凤眸,谭果莫名的感觉脸有点烧热,忽然凑到秦豫耳边轻柔的开口,“秦总裁,我发现我也有点喜欢你了。”  秦豫身体猛地一僵,看着脸红红的谭果,清澈大眼睛因为羞涩忽闪着,秦豫心情突然变得愉悦起来,自己的心跳的很快,“准了。”声音有些的嘶哑,这一瞬间,秦豫知道自己是真的栽了。  看着霸道十足的秦总裁,谭果没好气的用额头撞上秦豫的额头,不满的嘀咕,“还准了,你当自己是皇上呢,要不要臣妾侍寝那?”  “饱暖思淫欲,吃饱了再说!”秦豫凉飕飕的应了一句,看着笑得奸猾的谭果,她尽管撩拨自己吧,终有一天自己会让这个女人知道男人是不能被撩拨的!  吃饱喝足后,谭果直接窝到床上补眠了,看着坐在床边拿出笔记本工作的秦豫,谭果忽然开口:“你是怎么进来的?山庄算是戒严状态,一般人不给进的。”  秦豫手指快速的敲击在键盘上,头也不回的开口:“我告诉叶老你和我是同一个户口簿上的。”  “呃?”谭果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掐了一下秦豫的腰,“你还真敢说,连叶老都忽悠。”不过正因为谭果身份的特殊,在叶老看来,如果不是事实,秦豫绝对不敢说这话,再加上南川还流传着谭果和秦豫的各种暧昧传闻,想来叶老也以为两人关系是得到谭家的认可的,否则秦豫敢说这话,绝对会被谭骥炎这个当爹的人道毁灭的。  秦豫目光专注的盯着笔记本上的跟中金融数据,虽然现在还不是,但是早晚有一天会是的!至于谭果的身份,秦豫虽然还不清楚,但是已经有了推测,她从帝京来,关煦桡也是从帝京来的,帝京能让叶老都重视的谭家,秦豫就算用膝盖想也知道谭果的来历非同寻常。  关煦桡连早饭都没有吃就回房间打了电话给谭亦,将谭果这边的情况说了一遍之后,这才看向放在角落里用雨衣包起来的骨头,想了想就拿出手机拨通了佘政的电话。  “尸骨?能初步判断死亡年限吗?”佘政放下手里头的验尸报告,旺仔被杀之后,一直没有查出死因,后来还是古青桐过来帮忙,这才找到了死亡原因,的确旺仔的确是被毒杀的,却是一种新型的合成毒剂,国内还没有见过。  古青桐之前参加过一次国际性的法医交流会,当时和一个M国的法医交谈的时候,才意外知道了这种新型被称为R5的毒剂。  人在死亡24小时和48小时之内,由于微生物的分解,富含蛋白质的内脏开始腐烂,而R5型毒剂就会随着人体的这一化学反应而被分解,最后随着内脏器官一起腐烂,所以一旦死亡时间超过48小时,再次尸检,很难找到死者的死因。  “根据骨头的情况,初步判断至少有十年的时间了。”关煦桡说完之后,拿出另一个手机对着尸骨切口拍下了好几张照片,然后发给了佘政,“我把尸骨的照片发给你。”  “我看一下。”佘政将手机开了扬声器,随后打开电脑,打开关煦桡发过来的照片,当看到这些骨头切口后,佘政眉头皱了皱,“从我工作到现在并没有见过这样的切口,这种伤口是特殊的刀刃造成的,我查一下过去的凶杀分尸案,不过可能性并不大。”  关煦桡自然也清楚这一点,尸骨被掩埋在了一起,很有可能警方并不知道这一桩凶杀分尸案,警方这边至多就是接到过失踪的报案。  但是每年那么多人口失踪,很难确定死者是谁,而且死者也不一定就是南川人,如果是其他省的失踪人口,那数据就更庞大了,根本没办法调查。  挂断关煦桡的电话之后,佘政揉了揉眉心,旺仔的案子还是一桩悬案,因为旺仔是私人侦探,他的行踪根本查不到,尤其他是被R5型毒剂杀害的,即使佘政也完全没有头绪。  暂时将旺仔的案子放到一旁,佘政打开进入了市局的档案,原本只是抱着查一查的态度,可是当佘政将相关数据输入到数据库检索的时候,一个卷宗的档案号突然跳了起来。  佘政表情一变,快速的调出了卷宗,赫然是十多年前发生在南川的一件恶性案件,死者是女性,名叫叶梅,正是丰浒县梧桐村的人,而真正让佘政注意的是叶梅的丈夫正是之前谭果和古青桐意外救下的强义民,他的女儿强筱韵正是被田舫害死的。  凤凰村和梧桐村因为陈年旧怨,别说通婚了,两个村就和死敌一样,强义民是凤凰村的人,叶梅是梧桐村的人,两人结婚之后,受到两个村的排挤,最后只好去了帝京打工,逢年过节才会回到南川来。  而十多年前,叶梅独自回了梧桐村,强义民带着女儿留在凤凰村,可是这一走叶梅就再也没有出现了,直到半年之后,有人在河道里发现了高度腐烂的尸块,是一具没有了四肢和头颅的尸体。  因为案件性质及其恶劣,南川市警方成立了重案组专门调查这件分尸案,全城范围的搜索之后,终于在另外两个地方找到了死者的尸体和四肢,佘政看了看发现尸体的地图,几乎横贯了整个南川市。  尸体的头颅是在南川最东边的五华庙风景区被发现的,身躯是在市中心的河道里,四肢是在西边的工业园的荒地里,警方通过排查当时失踪人口的数据,最终确定了死者正是叶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