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15章 签订合约

第115章 签订合约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81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7
    武局长将金萍带回了县局,一方面是因为虽然种种迹象表明金萍是被雷大海绑架到山上的,但是公安机关还是要进行相关的调查,尤其是雷大海卷入到了泥石流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调查金萍也是为了确定雷大海不是被金萍杀害的。  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保护金萍的安全,原本金萍就被整个凤凰村仇视了,如今雷大海一死,雷家更是将金萍视为害死雷大海的凶手,武局长也担心雷家人情绪失控,再造成什么恶劣案件就不好了。  “金老师,你暂时不要回凤凰村,就先待在希望小学,有什么事你直接打我们电话。”武局长不放心的叮嘱,虽然尸体没有找到,但是这都过去一个星期了,基本认定雷大海已经死亡了,所以武局长是真的担心金萍的安全。  “我知道,谢谢。”声音有点的嘶哑,金萍看起来格外的憔悴,从猫儿山被谭果救下来之后,金萍又惊又吓的就生病了,高烧了三四天,现在虽然退烧了,可是整个人消瘦的厉害,似乎风一吹都能被吹走。  让两个民警将金萍直接送去了希望小学,武局长这才转身向着办公室走了去,一想到今天早上接到的报警电话,武局长顿时头痛起来,想起戴虎的身份,武局长决定亲自去一趟市第一医院。  廖老在第一医院赖了几天之后,终于悄然无声的出了院,跟着叶老和韩老的老干团继续向着下一个景区出发了。  “好不容易送走了两尊大神,怎么又来了一个二世祖。”高级病区的护士站里,刘护士低声抱怨着,廖老和田舫都出院了,刘护士她们感觉终于松了一口气,不用提心吊胆了,廖老脾气大,田舫更不好照顾,好不容易两人都出院了,谁知道戴虎又住了进来。  比起廖老和田舫,戴虎简直就像是个疯子一样,脾气暴烈,见谁就骂谁,抓起东西就往医生和护士身上砸,这让负责照顾戴虎的刘护士简直苦不堪言。  “你再撑两天,明天小黄就回来了。”护士长安慰的拍了拍刘护士的肩膀,戴虎一个星期之前送来医院的时候,人还昏迷着,抢救之后倒立刻脱离了危险期,但是因为服用了烈性的助兴药物,导致身体重要部位因为长时间充血所以有些坏死。  最麻烦的是戴虎服用的这种药丸是才进入市场的,是新型的黑市药丸,所以也给医院这边的医治带来了极大的麻烦,最后戴虎人倒是没事了,但是关键部位估计是坏了。  目测是废了,虽然主治医生说了后续调养,也许没有大碍,但是护士长她们都明白这是医生在安慰戴虎,防止病人情绪太过于激动。  “只能这样了。”刘护士认命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时间后站起身来,“我先去病房送药了。”  病房里,戴虎阴沉着脸,原本他还想着算计了关煦桡,让他和谭果有了夫妻之实,到时候戴志诚肯定不会将戴舒悦嫁给关煦桡,这样凤凰食品公司就还是他戴虎的。  可最后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戴虎将手伸进了被子里,不停的动作,可是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一想到自己成了个太监,戴虎如同发怒的野兽。  大伯为什么会对自己好,不就是因为没有传宗接代的儿子,所以将自己这个侄子当儿子看,但是自己现在绝了后,不是男人了不说,更不要指望可以继承大伯的家产!想到这里,戴虎一把掀开被子,愤怒的盯着两腿之间。  刘护士深呼吸,然后端着托盘推开房门,当看到床上裤子脱到了膝盖处的戴虎时,刘护士啊的一声叫了起来,被吓的够呛。  不过毕竟受过专业训练的,被惊吓的刘护士快速的冷静下来,快步的向着病床走了过去,制止戴虎手上的动作,“医生说了你必须要好好调养。”  “滚!”戴虎怒吼一声,眼睛发红,表情狰狞,若是以前看到漂亮的小护士,戴虎肯定会忍不住的调戏几句,大把的钱砸下去,说不定就可以春风一度了,但是现在身体一点反应都没有,看着年轻漂亮的刘护士,戴虎表情愈加的诡谲阴狠。  “你该吃药了。”被戴虎那要吃人般的凶狠表情吓到,刘护士声音有点的哆嗦,将托盘里的药放到了床头柜上,尽职的开口:“医生说了因为有局部坏死的迹象,所以你不能再胡来,更不能乱吃那些助兴的药丸,必须调养好了,否则就是伤上加伤!”  戴虎阴沉着表情,看着站在床边穿着白色护士服的刘护士,忽然一把抓住刘护士的胳膊,猛地将人拽到了病床上,身体粗暴的压了上去,双手开始撕扯刘护士的衣服。  “你干什么……放开我……”没哟想到戴虎竟然要对自己施暴,刘护士惊恐的大叫着,双手双脚不停的踢打挣扎着。  但是毕竟是个女孩子,力量完全敌不过情绪暴怒的戴虎,眨眼的功夫,白色护士服就被从领口处撕开了,戴虎的嘴巴不停的在刘护士的脖子处啃着,扭曲的表情更为的疯狂,他不会被废了,他还是个男人!真男人!  武局长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里面不同寻常的呜呜声,从事警察工作多年,武局长脸色一变,一脚踹开了房门,就看到戴虎将刘护士压在病床上,刘护士的嘴巴里堵住了,只能发出惊恐的呜咽声。  “戴虎!”一声怒喝,武局长快步上前,一把抓住戴虎的衣服领口,用力的将人猛地摔了出去,还好,还好自己来的及时,只是衣服被撕坏了。  “呦,又来一个多管闲事的!”被打断了好事,摔在地上的戴虎阴森森的开口,从地上爬了起来,轻蔑的看了一眼满脸怒容的武局长,挑衅一笑,“要抓我?不过是玩玩而已,这个小护士就喜欢这种调调,怎么?还不许我们来一场角色扮演?”  刘护士右手抓着被撕破的衣服,身体抖得如同落叶一般,太过于惊恐之下,连哭泣都忘记了,左手死死的抓着武局长的胳膊,似乎这样才能感觉到安全。  “没事了,没事了,我先送你出去。”武局长转过身安抚的看着被吓坏了的刘护士,将人从病床上扶了下来。  病房的隔音效果极好,所以关上门之后,外面的护士长和其他护士并不知道病房里发生了什么,直到刚刚武局长将门一脚给踹开了,护士长这才察觉到不对劲。  “护士长!”看到熟悉的面孔,刘护士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死死的抱着护士长不撒手。  “先将人带出去。”武局长指了指外面,让护士长将人带出去之后。  武局长火大的看着坐在床上挑衅冷笑的戴虎,直接上前将戴虎一个反扭住了胳膊,然后押着叫嚣的戴虎往病房外面走,“我会通知戴总来派出所的。”  “哼,我是被吓大的吗?有种你就关我一辈子!”戴虎叫嚣的喊了一嗓子,浑然不将武局长放在眼里,或者说根本不将刚刚自己的暴行当成一回事。  十多年前叶梅被杀分尸的案子发生的时候,佘政还没有来市局刑侦大队工作,所以他调阅了相关的卷宗和证物之后,就拨通了武局长的电话,当初武局长正是这个特案组的一员。  “戴虎?那行武局长,你将人直接带到市局来,我顺便通知谭果也来一趟。”佘政没有想到这么巧,武局长刚好来市里了,这样也可以当面了解叶梅被杀分尸案子的详细情况。  一个小时后,秦豫陪同谭果来的市局,原本戴志诚是打算息事宁人的,戴虎会出事完全是他咎由自取,而且真的较真起来,戴志诚明白也是自己这边理亏,更何况他的确存了撮合关煦桡和戴舒悦的打算,所以更不可能为了戴虎的事找谭果麻烦。  但是住院的戴虎从医生那里知道自己估计被废了,那个地方再没有反应了,戴虎怎么能吞下这一口恶气,戴志诚不给他出头,戴虎直接拨打了武局长的电话报警,他要告谭果恶意伤害,武局长没办法只好亲自来了医院,谁曾想刚好救下了差一点被施暴的刘护士。  佘政办公室。  “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敢包庇谭果,我让你们一个个都吃不了兜着走!”态度嚣张的将办公桌拍的砰砰响,戴虎还穿着蓝色的病服,那态度却是不可一世的狂傲跋扈。  或许是因为被谭果废了,戴志诚又不给他出头,戴虎早就破罐子破摔的疯癫了,说到谭果的时候,眼睛里刻骨的仇恨和疯狂,谭果敢废了自己,自己一定会让谭果生不如死!  佘政冷淡的看了一眼狂到没边的戴虎,他要告谭果恶意伤害,也不想想难道就凭他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能将谭果抓起来了?别说那药丸就是戴虎自己的,而且是他先要害谭果,害人不成终害己。  就算撇开这些,当时山洞里就谭果和戴虎两个人,没有其他证人,戴虎的指控缺少人证和物证,相反谭果还可以反过来状告戴虎意图不轨,毕竟那药丸是给男人服用的。  站在办公室门口,听着里面戴虎叫嚣的声音,秦豫俊逸的脸上勾起一抹骇人的冷笑,他还没有找戴虎算账,他倒是敢报警。  郝小北惊恐的看了一眼表情危险的秦豫,快速的敲响了办公室的门,“佘队,谭小姐来了。”  一听到谭果的名字,戴虎倏地一下站起身来,看着门口的谭果,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整个人如同暴怒的野兽一般,抓起一旁的木头椅子就向着谭果冲了过去,速度之快,坐在一旁的武局长和佘政都没有反应过来。  秦豫一手将刚跨进门的谭果拉到了自己身后,冷眼看着冲过来的戴虎,在他手里举起的椅子还没有到跟前,穿着黑色西装裤的大长腿毫不客气的对着戴虎的小腹处踹了过去。  谭果不忍直视的一把捂住了眼睛,只听见砰的一声,戴虎连人带椅子的被踹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玻璃茶几上,估计摔的太狠,谭果只听到一声痛到极点的闷哼声。  比起摔在地上的痛,戴虎只感觉小腹下方痛的快没有知觉了,双手捂着要害处,痛的苍白的脸上满是冷汗,再没有了刚刚的嚣张张狂。  佘政看了一眼自己狼藉的办公室,抬头看了看表情冷漠到极点的秦豫,不愧和谭果是一路人,打架都冲着男人的要害来,戴虎之前就算没有被废,秦豫这一脚下去,戴虎绝对被太监了。  “我将人先送去医院。”得到佘政的提示,郝小北连忙开口,一把扶住地上痛的直哆嗦的戴虎,莫名的郝小北也感觉胯下一痛,秦总裁这一脚可是十成的力度,自作孽不可活,果真一点不错。  “一会我让人送一张新茶几和椅子过来。”声音清冷的开口,秦豫瞄了一眼几乎瘫在郝小北身上的戴虎,直接拉着谭果的手走到一旁沙发上坐了下来,看起来并不打算和戴虎计较了。  佘政看了一眼财大气粗的秦豫,半点不客气,“要赔就给我换一套纯木质的沙发和茶几,省的新茶几和沙发也不配套。”  正给谭果做笔录的武局长嘴角抽了抽,他一直以为佘队长刚正不阿,没有想到佘队长还有这样一面。  “我不知道戴虎在矿泉水里下了药,当时他将保安老徐推下山坡之后,又把关副市长他们都引出去了,山洞里就剩下我们两个,我看戴虎打算对我不轨,所以就先下手为强的将人打晕了,然后我就出去找金萍了。”  谭果平静的开口:“对了,当时关副市长他们的应急背包都在山洞里,我估计是戴虎苏醒之后,拿错了矿泉水,误将他自己下药的那瓶矿泉水喝掉了,嗯,事情经过就是这样。”  “好,我知道了,这是笔录,如果没有问题,谭小姐你签个字。”武局长点了点头,将笔录和笔递给了一旁的谭果。  比起戴虎没有任何证据的指控,谭果的笔录更有可信性,毕竟找到的那个矿泉水瓶子里检测出了药物成分,而上面只有戴虎一个人的指纹。  录完口供之后,谭果翻阅着卷宗,当看到那一张张血淋淋的碎尸照片的时候,谭果眉头皱了皱,“叶梅并没有仇人,而且也排除了强义民的杀人嫌疑,也没有任何钱财和感情上的纠纷,这个案子找不到明确的杀人动机?”  “是的,当初重案组的判断这起案件应该属于凶手随即犯案,我们排查了S省十年的卷宗,并没有类似的案件,也检索了全国的碎尸案,也没有相同的特征,再根据碎尸上的切口痕迹,我们一致认为凶手很有可能是临时起意,犯案之后就销声匿迹了,所以很难找到相关线索。”  这个案子武局长是亲自经手的,所以即使时隔十多年,翻阅了卷宗之后,很多细节他都记忆犹新。  谭果仔细的盯着照片上伤口的细节部分,重案组判断凶手是初次犯案的一个因素就是,骨头的切口很粗糙,有些地方有重复的切痕,这说明凶手对人体并不了解,因为在切割尸体的时候,刀口并没有砍在关节处的韧带上,反复几次都砍在了骨头上,碎尸手法极其的粗糙。  “因为尸体是在半年后才发现的,除了骨头上的切口之外,已经高度腐烂,尸检根本找不到其他有用的线索和证据。”武局长说到这里不由叹息一声,当初叶梅失踪并没有造成多少的轰动。  可是半年后碎尸在河道里被发现之后,整个南川都沸腾了,警方这边的压力也很大,但是一点线索都找不到,重案组顶着舆论压力侦查了一个多月,几乎将南川走访了一遍,却还是无功而返,最后这个案子就成了悬案。  有时候武局长这些重案组的警察都希望凶手再次犯案,这样他们就可以顺藤摸瓜的找出凶手,但可惜十多年过去了,凶手根本没有再次犯案。  看着那一张张高度腐烂的碎尸照片,谭果总感觉有点不对劲的地方,就在这时佘政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谭果的沉思。  “佘队,我们刚将戴虎送到医院,结果后脚还没有离开医院,戴虎在病房里被人给打了。”郝小北看了一眼被揍的鼻青脸肿,进气少出气多的戴虎。  医生已经有了进行了初步检查,打人者都避开了要害,戴虎都是皮肉伤,可是被揍的不轻,估计得在病床上躺上一个月。  佘政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秦豫,“行,我知道了,按程序走一遍,该怎么查就怎么查,戴志诚一个小时后到达医院,小北你就留在那里,将情况都如实的告知戴志诚。”  “好,佘队,我知道了。”郝小北点了点头,同情的看着猪头脸的戴虎,以自己对秦总裁的了解,今天这顿打估计只是开始,戴虎受苦受难的日子都在后面。  等到佘政挂了电话,谭果站起身来,“佘队长,我把这些卷宗给煦桡带过去。”  “行。”佘政点了点头,这份复印的卷宗就是给关煦桡准备的,谭果带过去了,也省的佘政亲自跑一趟,还有一些细节,佘政打算再问问武局长。  从市局出来之后,坐在副驾驶位的谭果一直在翻阅着卷宗,“根据卷宗上的走访记录,当时丰浒县所有有过案底的人,警方都调查走访了一遍,他们并没有作案的嫌疑,可是如果凶手是从其他地方流窜到丰浒县,或者是丰浒县本地的没有案底的人随即犯案,但是他怎么就盯上叶梅了?”  卷宗上有叶梅以前的照片,的确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或许是因为在帝京工作果,所以叶梅身上完全没有农村人的土气俗气,反而透露出一股都市丽人的干练爽朗。  “其实这个案子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首先不管是绑架了叶梅还是后来分三个地方抛尸,凶手肯定要有交通工具,摩托车一类的抛尸方便,但是叶梅应该是在傍晚时分失踪的,所以凶手肯定有汽车,否则被人看见的可能性太大了。”  谭果思虑的开口,一步一步的分析着案子,“这是第一点,按照警方的判断凶手是随机犯案,甚至是第一次犯案,因为警方当初几乎排查了所有有案底的人,可是哪个第一次犯案的凶手敢这样杀人碎尸?”  虽然从碎尸的痕迹上看凶手像是初犯,但是光天化日之下绑架,然后用绳索勒死叶梅,然后分尸,到最后抛尸,尸体甚至在半年后才被发现,而且尸检没有任何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这说明凶手不但胆大而且思维缜密,可是随即犯案的罪犯大多数是冲动型的犯人,这一点两者互相矛盾。  秦豫看着陷入案情分析的谭果,“排除了随机犯案,那凶手就是盯上了叶梅,很有可能是熟人犯案,只是这个凶手隐藏的很深,甚至连叶梅的丈夫强义民都不知道叶梅身边存在这么一个要杀叶梅的凶手。”  谭果认可的点了点头,继续翻阅着手里头的卷宗,“可是根据当时警方的调查,不管是仇杀还是感情或者钱财,叶梅和这些都不沾边,强义民也没有什么仇敌,他们的生活圈子很小也很简单,如果找到了叶梅被杀的动机,那就等于找到凶手了。”  叶梅和强义民当初就是因为一个是凤凰村的人,一个是梧桐村的人,所以两人结婚之后,为了避免被村子里人的敌视,所以他们才会去了帝京打工。  “咦。”谭果忽然怔了一下,“叶梅竟然是个摄影师。”有什么自脑海里一闪而过,可是速度太快,谭果根本来不及捕捉。  “别想了,时隔太久,当初警方动用了全部力量都找不到凶手,十多年之后,你对着卷宗是不可能找到凶手的。”秦豫揉了揉谭果的头,她再纠结下去,这皱起的眉头都能夹死蚊子了。  谭果一笑的点了点头,的确,自己要这么简单就找到凶手了,那当年重案组的人岂不是都白忙活了,“那就劳烦秦总裁送我去元和蔬菜配送公司吧,还是工作最重要,梧桐村的村民要是再暴乱一次,我这个老板可招架不住。”  丁传雄等人因为贪污蔬菜基地的财物已经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了,谭果现在要开拓蔬菜基地的新市场,之前谭亦给谭果联系好了,只要蔬菜质量过关,以后就直接供应到部队食堂里去。  “谭小姐,请坐。”刘主任笑着招呼着谭果,亲自给她泡了茶,“我们每天都需要大量新鲜的蔬菜,但是价格这一块谭小姐你的报价实在太高了,我们后勤部没有这么多的预算。”  谭果皱着眉头看着笑面虎的刘主任,原本以为来这里直接就能签合约将生意谈成功了,谁曾想刘主任根本不打算和自己签约。  “不瞒谭小姐,后勤部的经费有限,品质好价格合适的蔬菜才是我们需要的,谭小姐你的有机蔬菜价格太高,一斤蔬菜的价格在我们这里就可以买到两三斤蔬菜了,而且有机绿色蔬菜就是一个噱头而已。”刘主任笑眯眯的将谭果刚递过来的报价单又递还给了谭果。  “当然了,我们食堂也经常招待一些客人,需要的蔬菜品质可以好一些,价格高也可以接受,如果谭小姐愿意的话,我们后勤部可以从你这里进购一些高品质的有机绿色蔬菜。”刘主任这是典型的给了大棒又给胡萝卜。  “如果我没有记错,后勤部的蔬菜有统一的标准和价格,我的报价并没有超过规定的价格。”谭果在包里找了兆,然后将另一份报价直接递了过去。  绿色有机蔬菜这一块首先农药使用就有了明确保准,蔬菜种子也是优质的种子,拒绝任何转基因种子,而且任何激素都是禁止使用的,所以蔬菜价格肯定会高一些,毕竟每亩的产量会低不少。  但是谭果经营蔬菜基地并不是为了赚钱,所以她给的报价远远低于市场上有机蔬菜的报价,可以说是真正的薄利,但是谭果没有想到自己的价格这么低廉,却被刘主任拒绝了。  当看到谭果的这份报价单时,刘主任的脸刷的一下阴沉到了极点,砰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笑脸此刻直接转为了阎王脸,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谭果。  “我不知道谭小姐你从什么地方弄来这么一份所谓的内部报价单,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后勤部这边没有这么高的预算,如果谭小姐你愿意少赚一点,按照我们后勤部之前的报价走,我们就可以签合约了,否则你还是请把,我还有事要忙。”  被直接驱赶出来的谭果傻愣愣的眨了眨眼,看着靠在车身前长身玉立的秦豫,只感觉丢脸丢到家了,来之前谭果大言不惭的拒绝了秦豫的陪同,毕竟二哥这边已经打好招呼了,而且谭果也不打算赚什么钱,她的价格远远低于规定的价格,谁知道……  “出师未捷身先死?”一看谭果那气鼓鼓的脸颊,秦豫不由笑着调侃了一句,“要不要我将肩膀借给你哭两声。”  “滚!”谭果没好气的一脚踢向秦豫的小腿,一把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我都不赚钱了,就差倒贴本了,他竟然还嫌我给的菜价高?”  谭果气的直咬牙,这辈子她还没有这么丢脸过,活生生的被人赶了出来!想当初七局有什么事情的时候,谭果都是大摇大摆的去其他部门,基本上人到了事情就解决了,当然谭果也知道那是因为自己是姓谭。  可是谭果事先也打听了后勤这边的蔬菜进价,的确比自己的低,但是只是低一点点而已,蔬菜基地以后提供的是绿色有机蔬菜,这样的价格放眼全国都找不到,结果她被人嫌弃了,然后还赶了出来。  “而且我的价格虽然高了一点点,但是按照上面规定的价格,刘主任也是有回扣拿的。”谭果并不是真正的傻白甜,后勤这边拿一些回扣太正常,谭果不可能断了对方的财路,可是她就想不通为什么刘主任想都不想就拒绝自己了。  “放心吧,他还会给你打电话的。”秦豫意味深长的一笑,谭果并不笨,相反她很聪明,看问题也很透彻,只可惜她并没有真正的进入社会,并不知道社会的一些黑暗面,这个刘主任并不是真的要拒绝谭果,只是这其中的猫腻,秦豫并不打算直接说。  “真的?”谭果抬头怀疑的看了一眼秦豫。  秦豫笑着看了一眼谭果,凤眸深处有着奸诈的光芒一闪而过,“我们可以打个赌,三天为限。”  看着秦豫伸过来的手,谭果抬手就跟秦豫啪啪啪三击掌,“赌了!”  唐家别墅。  “爸,我刚接到超市那边的电话,说我们超市的蔬菜供应出问题了,502团那边打算下个月就暂停从我们这里进购蔬菜。”唐毓婷脸色阴沉的开口,这段时间唐毓婷给柯三少伏低做小,就是为了挽回两人之间的关系。  之前被秦豫当众揭穿了唐毓婷曾经和他有过婚约的事情,被戴了绿帽子的柯三少当时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却膈应唐毓婷这个未婚妻,估计没有哪个男人愿意娶一个二手货,不管唐毓婷和秦豫之间的婚姻是真是假,可是说出来唐毓婷总是秦豫的前妻。  当然,柯三少更恼火的是唐家竟然敢这么欺骗自己,可是他毕竟是柯家的私生子,和上面的哥哥关系也不好,所以即使不高兴,柯三少也不可能真的和唐毓婷分手,他还需要借助唐家的财力和人脉关系。  所以唐毓婷以为自己已经哄好了柯三少时,却接到这个电话,唐毓婷顿时以为柯三少是在耍自己,当初能接到这个生意就是柯三少牵线搭桥的,他现在说生意黄了,分明就是刻意报复自己。  唐父放下手头的文件,看着生气的女儿,不由一笑,“怎么?你以为是柯三少暗中捣的鬼?”  “难道不是吗?除了他还有谁!”唐毓婷俏丽的脸此刻满是寒霜,带着几分冷傲和清高,“哼,真要解除订婚也好,他当初不也隐瞒了我们,如果知道他是柯家的私生子,我怎么会和他订婚!”  唐毓婷当初连秦豫都看不上,自然更看不上私生子的柯三少,即使他是柯家的人,可是柯家行事缜密,风评也好,所以即使柯三少和几个哥哥关系不好,但是外人是半点不知情,再加上柯三少在帝京那也是一言九鼎的人物,唐毓婷根本没有想到柯三少根本不受柯家人待见。  “谭果接手了丰浒县的蔬菜基地,之前丁传雄那些中层领导都被谭果开除了,你认为蔬菜基地那么多蔬菜要往什么地方送?”唐父平静的看向错愕一怔的唐毓婷,他这个女儿还是太嫩了一点。  想到此,唐父手指有节奏的叩击着办公桌面,谭果的能力如何他并不清楚,但是她能哄得住秦豫,如今又和关煦桡交好,当时廖家那样施压,关煦桡却顶住了压力维护谭果,谭果这个小姑娘还真有几分手段。  或许可以让夫人出手了,不管如何,谭果如果是他们唐家人,那么不管秦豫也好,还是关煦桡也好,那都是他们唐家的助力了。  “谭果!”唐毓婷气的差一点扭断自己新做好的指甲,唐家的连锁超市这一块就是唐毓婷负责的,她宁愿是柯三少为了报复自己而断了自己的财路,也不愿意让谭果压了自己一头。  可是想到关煦桡和谭果的关系,再加上关煦桡是军转干调任到南川来工作的,那么给谭果牵线搭桥的人肯定就是关煦桡了,谭果一定是故意的!越想唐毓婷越是愤怒,这个贱人不但抢了自己的男人,如今还要抢自己的生意!  “爸,我不会认输的,哼,我倒要看看她怎么抢我的财路!”倏地一下站起身来,唐毓婷抓起自己的包包,踩着高跟鞋气恼的离开了唐父的办公室。  因为第一茬蔬菜才收购上来,谭果并不着急和502团签订蔬菜供应合约,此刻站在凤凰村和梧桐村的交界的百年相思古树前,谭果看了看四周,因为凤凰村已经进行了规划,并没有多余的地方可以出租。  “这些地方空着也是空着,倒是可以租出来,但是这棵相思树不能动。”此时向谭果开口介绍的是梧桐村的陈村长,之前村民闹事,陈村长竭力的想要阻止,也没有阻止了,当时他还担心蔬菜基地如果办不下去了,以后村民的生活要怎么办?  比起凤凰村,他们梧桐村已经落后很多了,如今唯一的依靠就是蔬菜基地,赵大头当时跟着丁传雄瞎胡闹的,陈村长真的急的头发都白了,好在事情圆满解决了,而且谭果还要扩展蔬菜基地的规模,陈村长不由的喜上眉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