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17章 暧昧绯闻

第117章 暧昧绯闻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84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7
    原本凤凰村的人都认为马老太得了大便宜了,随便讹一下有钱的老板,就得到了十万块钱,就算凤凰村经济富裕,这十万块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可惜马老太的高兴没有持续到第二天,第二天早上天色微亮的时候,一道凄厉的哭嚎声划破了黎明的宁静,起得早的几户人家连忙出来一看,只见马老太哭的那叫一个凄惨,一边嚎一边拍着胸口,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再到马老太家里一看,在场的人都傻眼了,什么叫做家徒四壁今天算是见识到了,马老太的家里除了她睡的那一张木头床之外,整个家昨半夜被人搬空了,绝对真正意义上的搬空了,大到家用电器,小到桌椅板凳,连天花板上的电灯泡都不见了,厨房里一坛子一坛子的腌菜都被搬空了。  “这是招贼了?”一个邻居傻愣愣的开口,见过家里招贼的,但是没见过这么狠的贼,马老太现在除了那一张床,还有床上的被子和枕头,外加身上的一身衣服之外,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连灶台上的油盐酱醋都不见了,这哪是贼啊,这分明是蝗虫过境,片甲不留啊!  “哪个天杀的啊小偷啊!我的钱那!”马老太这一次是真的嚎啕大哭起来,她攒了一辈子的钱财啊,就这么不见了,真正的一贫如洗,想想马老太的心都碎了,可是不管她怎么咒骂怎么哭叫,失去的怎么都回不来了。  谭果浑然马老太这里发生的事,因为胳膊挨了一刀,不管是蔬菜基地扩展的事,还是将蔬菜销往502团的事,都被秦豫禁止了,乖乖待在家里头养伤是最重要的。  “你说什么?顾岸他要干啥?”睡的正舒服的谭果一下子从床上爬了起来,几乎怀疑自己是听错了,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谭果不敢相信的开口:“他来做慈善?煦桡,这绝对是本年度最大的笑话。”  “他人已经在王府大院了,我先过去。”关煦桡温声一笑,实在是柳叶胡同一起长大的发小里,顾岸是脾气最为暴烈的一个,或许是顾家的少主,最擅长的又是武器改装,一岁多才会走路就会玩枪。  顾岸的性格里带着黑道少主的暴烈冷血,当接到顾岸的电话听他说是来做慈善的,关煦桡一口茶直接就喷出去了,就算找借口,也要找个好点的借口,就算顾岸是说来追杀某个黑道仇敌的,关煦桡都感觉比做慈善来的正常。  “行,我半个小时之后到。”谭果揉了揉眉心,煦桡来了南川也就来了吧,可是顾岸来了,谭果忽然有种第三次世界大战要爆发的感觉。  王府大院是南川顶级的五星级酒店,从住宿到餐饮都是和国际接轨的一流水平,入住的也都是非富即贵的客人。  “晦气的事都过去了,来,田少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柯三少举起茶杯笑着看向脸色阴郁的田舫,“你之前说的事情我已经让人办了。”  “嗯。”田舫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因为得到了最好的医治和调养,田舫身体恢复了不少,但是因为关键部位被谭果踩了一脚,为了避免和戴虎一样沦为太监,半年时间里,田舫肯定要戒烟戒酒。  柯三少看了一眼时间,压低声音道:“秦天霖这一次过来估计有联姻的意思,秦萱虽然和袁野有过一段时间传闻,倒也只是传闻而已,田少,你自己考虑一下。”  若不是因为之前古青桐多管闲事的再次验尸,田舫不会因为强筱韵的死被判刑,如今虽然是保外就医,但是名声毕竟是毁了,帝京那些世家不可能将精心培养的女儿嫁给田舫。  若是其他冲着田家名头来的,家世背景都太差,田舫根本看不上,所以对比之下,秦萱的身份倒是不差,如果秦天霖成了秦家继承人,秦萱身价就更高了。  下了车,跟在秦天霖后面的秦萱有些的不太高兴,之前她看上袁野,除了袁家的身份之外,袁野也是难得的优雅贵公子,可是田舫算什么?一个保外就医的劳改犯!虽然有着田家的名头,但本质就是个十足的纨绔,秦萱自恃身价,根本看不上一无是处的田舫。  她宁可嫁给关煦桡,虽然被背景差了一点,但至少年轻有为是个青年才俊,而且五官英俊,性格却温和,秦萱相信自己完全能吃得住关煦桡,到时候再用秦家的人力物力财力帮助关煦桡发展事业,秦萱相信有朝一日她不但是市长夫人,还可以是省长夫人,甚至身份还能更加尊贵。  “小萱,我希望你能明白,你和关煦桡是绝对不可能的。”电梯里,秦天霖板着脸严肃的看向心不甘情不愿的秦萱,一字一字冷声道:“秦家给你提供优裕的条件,让你像公主一般过了二十多年的生活,现在轮到你回报家族的时候了,田少虽然名声差了一点,可是只要你生下田家的第三代,以后你绝对会幸福的。”  “哥,你不用说了。”秦萱冷声一笑,讥讽的看着面容严肃的秦天霖,像是第一天认识这个大哥一般。  秦萱高傲的昂着下巴,身体站的笔直,只是出口的声音却依旧充满了嘲讽和冰冷,“你斗不过秦豫了,所以你只不过想出卖我的婚姻来拉拢田家以保障你继承人的地位,哥,你不用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你!”被秦萱这么赤裸裸的指责,秦天霖脸色一变,刚要开口,可是电梯门却突然开了,秦天霖收敛了怒色,又恢复了往日优雅尊贵的姿态。  不是冤家不聚头!关煦桡从另一侧的电梯里跨出来,正好和秦天霖、秦萱碰面,三人对望一眼,一瞬间,秦萱目光里充满了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期待,她渴望这个温和儒雅的男人可以将自己从水深火热里救出来,如同王子终究会带着骑士将公主从巫婆手里救走一般。  只可惜,关煦桡只是冷淡的看了一眼秦家兄妹,连最基本的寒暄都没有,径自的转身向着餐厅区的顾岸走了过去。  “走了,你望穿秋水也没有用,关煦桡和谭果交好,他绝对不可能娶你的。”看着秦萱失落的表情,秦天霖也软下了语调,安抚的拍了拍秦萱的肩膀,“走吧。”  走着走着,秦萱回头看向背对着自己已经走远的关煦桡,这辈子,秦萱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动心,可是也是第一次品尝到求而不得的苦涩和痛苦,为什么?为什么对谭果那个贱人那么维护,对自己却如此冷淡!  一想到之前在廖家施压之下,关煦桡不惜前途的力保谭果,一想到这个温和儒雅的男人那么在乎谭果,秦萱原本痛苦的表情转为了狰狞和不甘,好吧,既然他无情,那就不要怪自己无义!  秦萱已然恢复了一贯清高冷傲的姿态,将刻骨的仇恨压到了眼底最深处,她会嫁给田舫,会成为田家的媳妇,日后只要自己掌权了,她会让关煦桡知道他究竟错过了什么,她会让她为今天漠视自己付出惨烈的代价!  丝毫不知道就因为自己的无视已经结下了一个仇人,关煦桡快步走到靠窗的餐桌边,当看到那一身黑色的年轻男人时,温和的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顾岸。”  原本桀骜冷酷的脸上一直带着几分不耐,可是当听到熟悉的声音时,顾岸快速的回头起身,给了关煦桡一个热情的拥抱,随后就不满的一拳头敲在关煦桡的肩膀上,板着冷傲帅气的俊脸质问,“你来南川竟然不告诉我一声,一贯只有小糖果算计别人的份,她会被人欺负那才奇怪。”  “二哥说我一直从事刑侦工作肯定不行,人际交往这一块太欠缺,所以就把我调过来了。”关煦桡温和一笑的在顾岸身边坐了下来,对于谭亦的决定,关煦桡是百分百的信服。  而且来南川工作这段时间,关煦桡也发现了自身不少的问题,他的性子有些温吞,缺少了果敢和凌厉,如果一辈子都在刑侦部门还好,日后如果往上面走肯定是不行的。  “二哥就看你好忽悠,就凭你姓关,我倒要看看谁敢刁难你!”霸气十足的开口,顾岸桀骜的挑着眉梢,他的行事准则只有一个:不服?那就打到服为止。  “这话你去和大哥二哥说,我是不敢。”关煦桡笑着摇摇头,大哥性子冷,原则性强,最不喜欢他们靠家世胡来,至于二哥的要求倒是宽松多了,胡来可以啊,只要你本事不让家里长辈发现就行。  柳叶胡同这群小辈再聪明那也只是小狐狸,在谭骥炎那群老狐狸面前,根本就是白纸一张,他们心里那点小九九,分分钟就被看穿了,所以关煦桡还是认命的听从谭亦的调派。  想到谭宸和谭亦,饶是顾岸性子狂傲暴烈,此刻也不由蔫了三分,拼实力?绝对会被大哥秒杀的,拼计谋?二哥将他们卖了,估计他们还傻了吧唧的帮忙数钱。  这边关煦桡和顾岸点了菜,正聊着,谭果就赶过来了,看到顾岸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你们这是要将大本营转移到南川来吗?一个一个的都往这里溜。”  “你受伤了?”鼻子嗅了嗅,顾岸眉头一皱,快速的扫视了一眼谭果全身,最后目光聚集在她的左手臂上,火气蹭的一下就涌了上来,快速的卷起谭果的衣袖,当看到上面一圈圈的白色纱布时,顾岸脸色阴沉的骇人,“怎么回事?怎么会受伤?”  谭果一看顾岸要爆起来了,连忙安抚的拍了拍他肩膀,将衣袖放了下来,“没事,就一点皮肉伤。”  对上顾岸冷怒的视线,关煦桡连忙开口,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谭果阴沟里翻船了,被一个七十来岁的老太太用镰刀给砍了一下。”  怒火还堆积在桀骜的脸庞上,顾岸呆愣愣的看着大感丢脸的谭果,又看了看压着笑的关煦桡,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被老太太给砍伤的?”  “行了,行了,你们俩要笑就笑吧,不就是一时大意。”谭果没好气的一瞪眼,这种糗事真没必要拿出来一遍一遍的说。  顾岸表情狠狠的纠结了几下,哭笑不得的看着嘟着脸的谭果,“要不我派几个人给你?煦桡和史前一点用都没有。”  “少来,我难道还会阴沟里翻两次船?”谭果拒绝的摆摆手,秦总裁已经派了一个司机就差二十四小时跟着自己了,大哥二哥还在暗中放了人,谭果真不想自己偶尔抠一下鼻子都有几路人马在暗中围观。  “你怎么回事?”谭果一边吃一边询问的看向顾岸,毫不客气的开口道:“别想用糊弄煦桡的借口来糊弄我,你信不信我把你打晕了再寄给顾叔和白姨去?”  从小到大的发小就这一点不好,你放个屁,对方都知道你午饭吃了什么,顾岸放下筷子,知道瞒不过只能老实交代:“之前周家小四不是狂的狠吗?处处和我作对,所以一怒之下我就和他的人单挑了,然后将人打狠了,好像有点不能人道了。”  噗嗤一声,关煦桡一口菜差一点喷了出来,快速的拿过纸巾擦着嘴巴,对着顾岸竖起大拇指,“得,你和谭果果真是一家的,她一个月差点将两个人太监了,现在一个还在调养,一个已经确定太监了,你竟然将周小四给废了,周家估计生吃了你的心都有。”  说起周家那真叫一个悲催,周小四上面原本有三个哥哥,当初周家那叫一个得意,谁家有他们家人丁兴旺,可是乐极生悲,周家三个儿子接二连三的出了事故,最后周家就剩下周小四一个独苗了。  所以周家传宗接代的任务就交到了周小四身上,也正是因为周家接连死了三个儿子,所以对最小的这个独苗,周家从上到下将他当成了宝贝,其待遇堪比贾宝玉在荣国府的待遇。  被娇惯的周小四也就成了帝京一霸,真正的霸王,谁敢惹了周小四,周家上上下下、男男女女真能撸起袖子一起干,而谭果他们和周小四的孽缘从幼儿园就结下了。  谭果小时候那叫一个可爱,圆圆的脸,雪白的肌肤,黑溜溜的大眼睛,坐在那里不动的时候,绝对像是个洋娃娃,周小四眼皮子浅,一看谭果这么可爱,顿时要哭嚎着要将谭果抱回家。  周家就算再惯着这个小儿子,也不可能拐卖人口啊,要求得不到满足,周小四决定自己行动,他将家里所有的宝贝都装书包里带到了幼儿园,从吃的到玩的,还有他最宝贝的玩具手枪,立志要将谭果骗回家。  谭果是连幼儿园都懒得上,她比关煦桡和顾岸还大了一岁,愣是赖到他们上幼儿园了,谭果才跟着上幼儿园,周小四最宝贝的玩具枪,谭果根本看不上眼,不过他带的零食倒不错,身为吃货的谭果啊呜啊呜一口接着一口的吃。  周小四一看到谭果吃的欢,那叫一个高兴,已经期待着将谭果骗回家了,可是谁知道谭果吃完之后就不睬人了,周小四蒙圈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深感被骗了的周小四决定采用暴力手段,只可惜他拳头还没有举起来,从小脾气就火爆的顾岸一个过肩摔将周小四掼地上了,然后坐在他肚子上就开揍。  柳叶胡同这群孩子最为护短,一看到顾岸打架了,也甭管他是因为什么打的,是赢了还是输了,一群四岁的小正太都抡着拳头就上了,连性格最宅最呆的顾均澈也拿着自己的掌上电脑将周小四脑袋敲了一个肿包。  等老师将一群小正太拉开之后,周小四哭的一塌糊涂,鼻涕眼泪糊了一脸,顾岸依旧小公牛一般红着眼还要继续干架,被其他几个人拉住了,谭果无辜的睁着大眼睛向着老师开口:“他要拐卖儿童。”  上幼儿园小班的周小四智商不及格,被老师一询问竹筒倒豆子什么都说了,一听到周小四要拐走谭果,顾岸再次暴怒起来,又一次被谭果他们给拦住了,这一下连老师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好了,毕竟周小四的确有“拐走”谭果的嫌疑。  自从结下梁子后,周小四就和顾岸杠上了,毕竟谭果懒得结仇,关煦桡脾气好,所以周小四和顾岸基本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后来周小十多岁了,几个哥哥相继意外死亡之后,周小四就越来越纨绔了,不过顾岸却懒得理会成了二世祖的周小四。  只是被周小四挑衅的烦了,顾岸见着人了就将他揍一顿,这一次也是如此,顾岸接手了顾家的一些生意,毕竟很多都是见不得人的东西,偏偏周小四盯上了顾岸,三天两天的报警,将顾岸彻底惹火了,直接将从凌晨从酒吧出来的周小四一群人都给揍了,当然,也是因为意外,周小四被伤了不能伤的地方。  顾凛墨实在不明白自己和白子瑶怎么就生出这么个炮仗脾气的儿子,这不他还没有来得及处理这事,顾岸就拍拍屁股跑来南川了,估计是懒得处理周小四的后续麻烦。  看着因为周小四而火大的顾岸,谭果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我说你们这都打打闹闹快二十年了,周小四该不会看上你了吧?相爱相杀什么的……”  顾岸手一抖,汤勺里的汤直接泼了一身,今天这话要是其他人说的,顾岸绝对能和对方干一架,但是看着笑的趴桌子上的谭果,再看着一脸揶揄的关煦桡,顾岸挫败的瞪了两人一眼,“我去处理一下衣服。”  洗手间里,顾岸正站在镜子前,拿着毛巾擦着黑色外套上的汤水,田舫一走进洗手间就看到了气势凌人的顾岸,虽然同样是年轻的脸庞,但是顾岸身上有股常人没有的冷血和霸气,俊朗的五官带着张扬之色,眉宇微微上挑,眼神锐利而冷酷,一身黑色的劲装,头发一根一根的竖立起来,目光只是简单的一扫,就给人一股凌厉的气场。  南川还有这样的人物?田舫微微一惊,倒是有心想要结识顾岸,可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田少,我刚刚在停车场看到谭果也来王府大院了。”电话另一头是田舫的司机兼保镖,田舫在南川出事之后,田家也担心田舫再惹事,毕竟现在是田家的关键时期,所以就派了两个人来南川,说是照顾田舫,其实也有几分监视的意思。  “谭果那个贱人来了?”田舫一字一字的开口,眼中是毫不掩饰的狰狞之色,“她车子在停车场?你们手段利落一点,哼,就算今天弄不死那个贱人,我也要看着她出车祸!”  顾岸抓着毛巾的手一紧,冷眼看着打电话的田舫,又听了两句之后,确定他口中的贱人就是谭果后,顾岸啪的一声将手里头的湿毛巾向着田舫的脸抽了过去。  毛巾沾了水,再加上顾岸用了十成的力度,田舫手里的手机被打飞了出去不说,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一痛,从眼睛到脸颊都痛的麻木了。  田舫原本就因为谭果的事一直憋着一口怒火,此刻莫名其妙的被顾岸抽了脸,更是火冒三丈的吼了起来,抬脚就向着顾岸踹了过去,“我C你妈的,你他妈的敢打我!”  “我妈?”顾岸眼中的火气蹭一下涌了上来,骂了谭果不说,还牵扯到白子瑶,顾岸毫不客气的一脚迎着田舫的脚踹了过去。  田舫虽然出院了,但是之前因为双手双脚都被谭果给折断了,调养了一个月也只是拆了石膏,平日里根本不能用力,顾岸下手又狠又黑,田舫只感觉右脚剧烈一痛,咔嚓一声,熟悉的骨裂声再次响起。  能来王府大院吃饭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身份非同一般,顾岸和田舫在卫生间打起来之后,服务员立刻惊恐的通知了大堂经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包厢里的柯三少和秦天霖,还有在卡座吃饭的谭果和关煦桡纷纷向着卫生间赶了过来。  “下次你再敢说我妈一句试试,老子就废了你!”顾岸火大的爆粗口,一脚将摔在地上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的田舫直接从地板上踢了出去,一看堵在门口的谭果和关煦桡,不由的开口:“你们过来做什么?还怕我会吃亏?”  什么叫做冤家路窄,柯三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他根本没有想到打了田舫的人会是谭果的朋友,此刻恼火的够呛,毕竟今天这顿饭是他做东的,此刻也顾不得找谭果算账了,柯三少连忙扶起地上表情狰狞的田舫,对着酒店的经理吼了起来,“还傻愣着做什么?快叫医生过来!”  “谭小姐的朋友果真都不是常人,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行凶!”秦天霖冷声开口,看起来是在为田舫的事情抱打不平,其实秦天霖眼中却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笑意,谭果和田舫不死不休最好,这样田家肯定不会放过秦豫,日后自己的胜算就更大。  “人是我打的,你唧唧歪歪纠缠谭果做什么?”顾岸居高临下的看着西装革履的秦天霖,看着倒是一表人才,但是见惯了黑暗和血腥,秦天霖眼中的算计之色根本逃不过顾岸的眼睛。  秦萱看着目光定定的看着关煦桡,犹豫了一瞬间,忽然开口道:“你真的要和这样的人做朋友?你年纪轻轻能坐上这个位置绝对是侥幸,和他们当朋友,日后只会毁了你的,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之后,秦萱深深的看了一眼关煦桡,然后追上了先一步扶着田舫离开的柯三少,既然已经决定嫁给田舫了,秦萱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什么。  今天的牺牲也是为了日后的幸福,关煦桡现在不正眼看自己,日后等自己嫁到了田家,不管关煦桡结婚与否,秦萱都让他成为自己的入幕之宾!  顾岸看了看谭果又看了看关煦桡,不由笑了起来,“看不出你们才来南川没多久,仇人倒是结了一个又一个。”  “你少惹事就好。”谭果摇摇头,之前自己的猜测果真是对的,顾岸一来了,南川就要乱了,这绝对是一言不合就开打的主。  因为柯三少忙着将田舫送去医院,并没有人追究刚刚的打架,所以酒店这边也不可能将事情揽上身,顾岸依旧优哉游哉的在王府大院住下来了。  关煦桡再次见顾岸是在晚上,既然顾岸说来南川做慈善的,关煦桡就想到了金萍的事,不管如何,戴志诚那边停了五十万的助学资金,教育这块的资金暂时也被各种各样的原因卡主了,这事多少和谭果有点关系,所以关煦桡就将金萍带到了顾岸这边。  “关市长,这事真的能成吗?”金萍有些的不安,抓紧了手里的文件夹。  为了贫困儿童助学资金的事情,金萍这段时间不断的往各个部门跑,就想要将这笔资金拿下来,偏偏被踢皮球一般,从这里推到那里,金萍急的头发都快要白了,小学初中高中这一块还好一点,大学那边的学生都等着这笔钱报名,有些学生只好先将生活费挤出来当学费交了,可是助学资金迟迟不下来,这些学生每天只餐只能靠借钱吃一个馒头。  金萍越想越是自责和内疚,这些都是因为自己造成的,所以今天突然接到关煦桡的电话,说助学资金有头绪了,金萍激动的快语无伦次了,但是又担心事情最后成不了。  “放心吧,这事没什么问题。”关煦桡笑着安抚了一句,对于金萍和雷大海的事情,关煦桡不是当事人,他不发表任何看法,但是在助学资金这一块,金萍真的很用心很努力,她不愧于最美教师的称号。  这边关煦桡和金萍前后脚进入了酒店,远处,有人拿着长聚焦的镜头咔嚓咔嚓拍着照片,就在上台阶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心里头紧张,金萍脚下踩了空,身体一个踉跄,好在关煦桡搀扶的及时,金萍倒没有摔倒,可是在镜头下,金萍和关煦桡的姿势看起来就显得有些暧昧。  顾岸看着并肩走过来的两人时,不由轻佻的吹了个口哨,笑眯眯的打量着金萍,说实话金萍真的很漂亮,那种典型的江南小女人的姿态,瓜子脸、柳叶眉,盈盈如水的眼睛,娇弱里带着几分刚强,但是顾岸并不喜欢这样柔弱的女人,至于他对关煦桡的了解,想来他也会喜欢这一类型的。  “这是金萍,S省平困儿童助学资金民间募捐一直是金老师在负责……”关煦桡让金萍坐到了顾岸的对面,自己和顾岸坐在了一起。  “顾先生,你好。”金萍温柔一笑的开口,感激的目光看向顾岸,或许是知道顾岸愿意出资帮助这些贫困学生,金萍倒没有因为顾岸身上那股子煞气而害怕,将手里头的文件递了过去,“我们虽然是民间的慈善组织,但是所有账目都是公开透明的,需要捐助的学生资料也都备录在案,随时都可以打电话和被捐助的学生核实……”  说到正事的时候,金萍似乎褪去了那股柔弱变得条理分明,语气也明快了许多,向着顾岸条理分明的介绍着相关情况,最后还将自己带过来的账目和资料递了过去。  “不用看了,你说需要多少钱吧?”顾岸懒得看这些条条框框的文件,再者他相信关煦桡,既然是他带来的人,肯定不会贪了这笔钱,当然,对顾岸而言这一点钱真的不算什么。  金萍眼睛一亮,不由感激的看向顾岸和关煦桡,她以为会很麻烦,毕竟这是民间的慈善组织,很多公司企业更愿意捐助那些官方的慈善机构,毕竟能起到宣传效果,可是金萍没有想到顾岸会这么豪爽,什么都不问的就打算捐款。  “先生,小姐,需要加水吗?”服务员走了过来,殷切的招呼着,再得到首肯之后,拿着水瓶给三人的茶杯重新倒满了水,随后又退了下去。  半个多小时之后,金萍收下了支票之后,郑重的向着顾岸鞠躬道谢着,“顾先生,感谢您的慷慨,我代表所有贫困学生感谢您。”  “算了,雨下的这么大,煦桡,要不你们今晚上就住这里吧,反正都在酒店了。”顾岸看了一眼外面的电闪雷鸣,半个小时前突然就狂风大作,暴雨倾盆,这个时候关煦桡回去倒方便,可是金萍要回梧桐村就太麻烦了。  “不用,我们回……”关煦桡刚打算拒绝,突然看到金萍脸上煞白,眼神惊恐的看着窗户外,到口的话不由的转了个弯,“既然如此,那就在这里住一夜吧,晚上开车也不安全。”  等金萍进了房间之后,顾岸暧昧的撞了撞关煦桡的肩膀,“我说你该不会真看上这女人了吧?这种娇滴滴的小女人,你喜欢这种的?”  “别胡扯了。”关煦桡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顾岸,这才低声解释道:“前不久金老师被人在雨夜绑架到了山上,后来绑架他的人为了救她掉进了泥石流里。”  关煦桡之所以改变了主义,不是因为什么暧昧心思,而是想到金萍或许对这样的暴雨夜有阴影,所以他才临时决定在酒店住一晚上。  午夜十一点半,听到敲门声,刚从顾岸房间里回来的关煦桡诧异的打开房门看着门口的金萍,“这么晚了,金老师有事吗?”  “关市长,我刚刚已经将得到募捐款的事情告诉所有学生了。”似乎是解决了一桩大事,金品表情看起来轻松了许多,目光柔和的看向门口的关煦桡,“关市长,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如果有可能,下辈子就算是做牛做马,我也会报答你的。”  关煦桡微微一怔,只感觉金萍的话说的很奇怪,倒也没有多在意,毕竟这段时间金萍为了助学资金的事情一直在忙碌,现在突然解决了,情绪有些不对也在情理之中。  “金老师不用客气,你放心,上面的助学资金肯定会发放下来的。”关煦桡温和一笑的开口,他才来南川工作没有多久,所以关系还不够,但是关煦桡相信自己再努力一番,助学资金肯定能给金萍解决掉。  两人又在门口说了几句之后,金萍这才感激再三的道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一大早,金萍上了关煦桡的车子离开了王府大院,而几天之后,关于关煦桡和金萍之间的绯闻如同海潮一般席卷了整个网络,有两人在台阶门口搂抱在一起的,还有两人一起进入电梯的,甚至有大半夜的金萍穿着睡衣从关煦桡入住房间离开的照片。  而紧随着照片而来的还有一则录音,声音有关煦桡的也有金萍的,估计是录的不清楚,有些的杂音,但是隐约能听到一百万这样敏感的字眼,再结合金萍早上才和关煦桡上车离开了入住的王府大院,所有人都猜测关煦桡和金萍之间有不正当的关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