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19章 凶案再现

第119章 凶案再现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117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8
    “秦总,关市长,好巧啊。”戴志诚笑着看向走过来的一群人,视线从谭果和秦豫身上掠过,着重的打量着关煦桡和走在他身边一身黑色劲装,面容冷傲、神情狂烈的顾岸,能和关煦桡成为朋友的年轻人看起来都吧简单,这再次坚定了戴志诚撮合关煦桡和戴舒悦的打算。  “这是我的女儿戴舒悦,这丫头不爱做生意和交际,只喜欢古玩,平日里出来的少,今天难得陪我这个老头子来五华庙逛逛,没有想到和关市长你们碰到了,还真是缘分。”戴志诚不动声色的介绍着自己身边的女儿。  不同于唐毓婷靓丽和精明,也不同于秦萱的冷傲清高,戴舒悦身上有股子宁静的气息,神色虽然有点淡淡的,但是五官美丽,带着一份沉淀的书香之气,乍一看和性情温和的关煦桡还挺搭。  戴虎眼神阴沉的骇人,双手用力的攥紧成了拳头,戴志诚的所作所为让戴虎明白,大伯是真的打算将产值过亿的凤凰集团当成戴舒悦的嫁妆给陪出去,而他看上的正是关煦桡,这让戴虎怎么都不甘心。  “戴小姐。”关煦桡温和的打了一声招呼,态度并不热络,看得出他只是出于礼貌。  “你好。”戴舒悦微微的笑着,似乎察觉到了关煦桡的冷淡,眼神有些的晦暗,不过良好的教养下,戴舒悦并没有任何纠缠,寒暄后就站在了戴志诚身边,“爸,我们先过去吧,不打扰关市长他们出游。”  戴志诚拍了拍戴舒悦的手,他也看得出关煦桡的冷淡,或许是为了照顾女儿的面子,戴志诚并没有多说什么,干脆的带着戴舒悦和戴虎先离开了。  目送着走远的三人,顾岸挑了挑眉梢,一手搭在关煦桡的肩膀上,“这个戴小姐有点奇怪,看起来面色温婉沉静,可是眉宇之间却带着一股子压抑的阴郁之色,而且她好像真的看上煦桡你了。”  “别随便开玩笑。”关煦桡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口无遮拦的顾岸,毕竟事关女孩子的名誉。  “我感觉顾岸说的挺对。”谭果忽然开口,她也感觉出了一点不对劲,之前戴志诚就有这种想法,所以罗非鱼倒是和谭果说过戴舒悦的事情,这还真是个难得的好女孩,洁身自好,只喜欢古玩,大学专修的也是古玩修复,对古玩字画是真的痴迷,几乎不出席南川的大小宴会。  可是刚刚短暂的一个见面,谭果也感觉戴舒悦看向关煦桡的眼神有点奇怪,并不是爱慕暗恋,而是带着一种迫切之色,所以在察觉到煦桡的冷淡之后,戴舒悦眼神才会那么的失望,若不是知道两人是第一次见面,谭果都以为关煦桡是个抛弃前女友的渣男。  关煦桡诧异的看着若有所思的谭果和一脸得瑟的顾岸,第一次感觉自己的智商不及格,貌似只有在破案的时候,自己思维和直觉才会那么敏锐,平常和人见个面说个话,为什么就自己感觉不到戴舒悦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想到此,关煦桡不由看向一旁的秦豫,却发现秦总裁的目光从始至终都落在谭果身上,根本没有多看戴舒悦一眼。  五华庙的主殿香火旺盛,不少的信徒都是从山脚下三步一跪拜的上山的,大殿前的大香炉里已经插满了香,偶尔有清脆的钟声响起,还有大殿里和尚的念经声,不管是信佛的还是不信佛的,这一刻似乎都能感觉到一股心灵上的宁静。  柯三少纯粹是感觉南川之行太不顺利,所以才会来庙里拜拜,原本他以为田舫是完全不信这个的,却没有想到田舫竟然虔诚的在蒲团上跪了下来,闭着眼,神色专注,让一旁的柯三少都傻眼愣住了,什么时候田舫这么信佛了?刚刚下车之前明明还很暴躁,似乎根本不乐意来这里。  唐毓婷和秦萱根本不信这个,在她们看来人定胜天,信仰不过是那些无能者弱小者的自我安慰而已,与其相信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相信自己。  看到田舫和柯三少这么虔诚,唐毓婷向着一旁的和善走了过去,先是从包里拿出了一沓现金,“这是我们添得香火钱,我听说仁信法师佛法高深,不知道今天可否见到仁信法师。”  一旁的师傅接下香火钱对着唐毓婷念着佛号感谢之后,这才开口道:“还请几位稍等片刻,我去后面问一下。”  唐毓婷刚刚捐出的是两万块的现金,此刻态度很是高傲的点了点头,和跪拜好的田舫、柯三少跟随另一个师傅向着大殿后主持所在的院子走了去。  什么叫做冤家路窄,唐毓婷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他们刚到仁信主持的院子外,就看到谭果一行人从右边过道走了过来,两拨人面碰面了。  而之前进院子的师傅此刻已经走了出来,对着秦豫恭敬的开口:“住持让几位贵客里边请。”  说完之后,师傅抱歉的对着唐毓婷道:“住持大师今天没有时间和几位客人见面。”  唐毓婷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一旁秦萱脸色也格外的难看,大家同时到达这里,凭什么主持接见了秦豫和谭果,却不见他们!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走吧。”柯三少表情有些诡异的开口,一想到之前和田舫被下了迷药和助兴的药,两个人还差一点擦枪走火。现在看到秦豫,柯三少还真有几分的忌惮。  毕竟在南川这地界上,秦豫掌控着龙虎豹保全公司,一般人根本不敢和秦豫过不去,柯三少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了,对付秦豫这样行事狠辣的男人,要不就一棍子打死,让他永不翻身,要不就避其锋芒,千万别想着什么试探一下,挑衅一下,最后倒霉的肯定还是自己,。  田舫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此时也懒得和秦豫他们正面冲突,也就跟着柯三少转身离开了,秦萱和唐毓婷也只好带着保镖跟着走了。  住持的院子里格外的清净,院子中间是一棵有些年头的桂花树,淡淡的佛香萦绕在空气里,没有了大殿的人声鼎沸,给人一种静谧的感觉。  顾岸根本不相信这些,关煦桡其实也不怎么信,谭果只有五分的虔诚,所以当秦豫盘膝坐在蒲团上和仁信住持谈起古藏经书之后,谭果三人毫不迟疑的就开溜了。  住持大师放下手里头的经书,清幽的目光看着眼前的秦豫,“那个姑娘就是你认定的伴侣?”  秦豫点了点头,俊脸上褪去了往日的清冷,手指摩挲着经书的封面,“是的,在谭果身上我才能找到已经失去的宁静,才知道自己还是一个人。”  仁信住持眉头皱了皱,目光复杂难辨,许久之后缓缓的点头,“有些事已经过去很多年,报仇并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需要找到真相,找到地图,找到圣地。”  秦豫没有再开口,他盘膝坐在蒲团上,静静的翻阅着经书,明明该是宁静和谐的画面,可他周身却似乎萦绕着一股黑色的煞气,如同暂时蛰伏的凶兽,我佛慈悲亦有金刚怒目,住持大师不再开口,缓缓诵读着晦涩难懂的经文……  桃花涧算是五华庙的一大景点,漫山遍野的都是桃树,花开时节,远远看去火红的一片,煞是美丽,山道蜿蜒延伸到了远处,不少游客都来这里徒步。  谭果是真的没有想到秦豫真的是虔诚的佛教徒,而且对佛法很精通,和仁信主持探讨起佛法来,谭果对这个真没兴趣,所以和秦豫说了一声之后就跟着顾岸、关煦桡来桃花涧徒步了。  “啊!”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喊叫声响起,众人抬头一看,却见几个十七八岁的高中生仗着身手灵活,所以攀爬到了两米多高的山道上抱着桃树拍照,谁知道前几天下了雨,山道还有些的泥泞,一个小姑娘脚下一滑顺着山道滚了下来。  “没事吧?有没有摔到哪里?”几个同伴连忙跑了过来。  山道下面是一个半尺宽的小沟渠,是用来淌水用的,沟渠里都是些杂草,小姑娘倒霉的摔了进去,好在下面是淤泥和杂草,吓得够呛,倒没有受伤。  抹去脸上的淤泥,小姑娘摇摇头,回了一句我没事,随手双手在淤泥杂草里摸了起来,“我手机掉了,我找一下手机。”  摸索一番后,没找到手机,小姑娘有些的恼火,右手往淤泥里抓了一把,好似抓到了一把杂草,不由泄愤一般的抬起胳膊要将满手的杂草给拔出来。  可是随着噗嗤一声,当看到拔出来的物体时,小姑娘吓的愣住了,眼睛惊恐的瞪大,右手抓的根本不是什么杂草,而是女人的长发,长发下面是一个被埋在淤泥里的头颅,虽然头颅上满是淤泥,可是那眼睛却睁得大大的,似乎带着死前的不甘和痛苦。  “啊!”小姑娘歇斯底里的喊叫起来,惊恐万分的将手下的头颅向着外面扔了出去。  几个准备拉小姑娘出来的同伴,当看到砸过来的头颅时,所有人都发出了惊恐的喊叫声,疯一般的向着四周逃窜着,电影电视剧里的画面第一次出现在了现实里。  四周的游客原本都是因为看到小姑娘从山坡上滚了下来,所以才停下来,这会看到空地上那满是淤泥的头颅时,所有人都惊骇着表情连连后退着,胆小的已经不敢看了,谁也没有想到会在发现一颗头颅。  虽然面部有些淤泥,可是还能清晰的看到没有溃烂的皮肤,那暴突的眼珠,似乎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你,定格在脸上的痛苦狰狞表情,诉说着死前的痛苦和不甘。  戴舒悦惊吓的脸都变了色,快速的侧过头,双手死死的攥紧成了拳头,戴虎别看平日里胆大包天的,这会被吓的够呛,嗷嗷叫了两嗓子,直接窜到了人群后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起来比戴舒悦这个女孩子吓得还要惨。  同样在山道这边散步的唐毓婷几人也吓了一大跳,五华庙可是佛门圣地,在这地方竟然发现了一个被砍下来的头颅,着实让人瘆得慌,好在现在人多,还是大白天的。  关煦桡第一个冲到了人群里,当看到空地上满是淤泥的头颅时,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谭果,立刻通知佘政过来。”  蹲下身来,关煦桡仔细的观察着头颅的切口,切口很粗糙,有多处重叠的刀口,这说明凶手分尸的时候有些慌乱,只是用蛮力在砍断死者的头颅。  脖子处的肌肤并没有腐烂,只有轻微的腐臭味,看来死者死亡时间不超过三天,关煦桡仔细的盯着头颅看了起来,淤泥还很湿润,渐渐的从面部滑落下来,露出更多的肌肤,关煦桡表情猛地一变。  “这是金萍?”谭果蹲在关煦桡的身边,第一时间认出了死者正是金萍,抛尸在五华庙?一瞬间,谭果和关煦桡对望一眼,他们都想到了十多年前被杀分尸的叶梅,当时叶梅的头颅也是在五华庙被发现的,只是发现的时间足足在半年之后,头颅已经高度腐烂了。  “还不确定是不是同一个凶手,不过从脖子处的切口来看,分尸的凶器至少不是同一个。”谭果还记得当时卷宗里的照片,叶梅的尸体是被一种锋利的,切口成三角形的特殊凶器分尸的。  佘政赶过来时,五华庙风景区的派出所已经将现场戒严了,其他游客都已经离开了,几个发现头颅的高中生倒是被留了下来。  “你们出来踏青也能发现尸体。”佘政敬佩不已的看了看谭果几人,这运气得多差,才能让他们碰到这事,“头颅确定是金萍了吗?”  “嗯。”虽然头颅上的淤泥并没有被清洗,但是关煦桡已经认出死者正是失踪了多日的金萍,之前因为绯闻的事情,关煦桡以为金萍躲起来是因为害怕自己的报复或者公安机关的调查,却没有想到她竟然被杀了。  “小北你去给几个高中生录一下口供。”佘政快速的开口,看了一眼关煦桡,因为死者是金萍,想到之前的绯闻,关煦桡只怕还得避嫌。  “我和你上去看看。”谭果率先开口,和佘政一起向着一旁的山坡走了过去,山坡上有一道明显的痕迹,正是之前的女高中生滚下来的痕迹。  几株桃花开的正艳丽,佘政看了看桃花树下凌乱的脚印,视线向着下面的沟渠看了过去,这如果不是拍照的女高中生脚下一滑的滚下去,刚好滚到了沟渠里,估计一时半会还发现不了金萍的头颅。  “怎么了?”佘政大致的看了一眼四周,余光一扫,发现谭果正凝着眉头看向山坡对面的桃花林。  谭果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对面向阳,桃花开的更好,而且对面的山坡那边还有石块,他们几个怎么来这里拍照。”  佘政一愣,这才警觉到了这一点,身侧的这几棵桃花开的的确不错,但是明显没有向阳那块的桃花开的好,而且因为前几天下雨,所以山道这边都是泥泞,对面因为向阳,所以泥土要干硬一点,而且如同谭果说的一般,那边的山道上还有几块供游人踩踏的石块,如果选拍照地点的话,怎么看对面都比这边好。  “你看我们脚下的泥巴。”谭果抬了抬右脚,因为泥泞,拍照的高中生滚下去挺正常,但是这里只是桃花涧的前半段,脚下都是黄色的泥巴,对爱美又讲究的高中生而言,的确不是好选择,陶果再次开口:“他们好几个还穿着小白鞋。”  “我会给他们几个做一个详细的背景调查。”佘政虽然也感觉有点的疑惑,但是要说几个吓的说话都哆嗦的高中生和凶杀案牵扯到一起,佘政感觉还是不太可能,指不定几个高中生只是偶尔选择了这个地方拍照,毕竟十七八岁的孩子,天知道他们脑构造是什么。  因为死者是金萍,关煦桡避嫌了并没有介入调查,几个高中生都被带回了市局,也通知了孩子家长,郝小北和佘政在给几个孩子做更详细的笔录。  “之前打算拍照的时候,对面都是游客,我们也懒得等了,所以就往左边的山坡去了。”其中一个提议拍摄的大男孩解释着事情的经过,“我们几个男生在后面,先给小美和莉莉拍。”  发现头颅的正是小美,这会她靠在母亲的身边,双手捧着茶杯,脸色依旧煞白煞白的,眼神有点放空,估计被吓的够呛,“当时地面太滑,我没有站稳一下子滚了下去,手机也掉到沟里了,我就是摸手机的时候……摸到了……”  小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把抱住了身侧的母亲,似乎这样才能寻找到一点安慰,才不会想起自己从泥里抓出一个死人头颅的画面。  断断续续问了一个小时,郝小北和其他几个警察将笔录给几个孩子签名,佘政来到隔壁的观察室,“看起来一切都挺正常,发现头颅的小美只是个普通高中生,她父亲在空调厂上班,母亲在超市工作,快高考了,几个孩子来五华庙拜拜佛,想要高考考好一点,然后顺便徒步放松一下。”  谭果翻看着几个高中生的背景调查,的确都是普通的孩子,家境有好有差,从资料上看和金萍是一点关系都扯不上,“应该是我想太多了。”  “我让小北先继续盯着这几个孩子,再深入调查一下他们的父母。”佘政拍了拍谭果的肩膀,“古法医在验尸,我们过去看看。”  金萍的死毕竟牵扯到关煦桡,谭果的确有些不放心,法医室里,古青桐正在冲去头颅上的淤泥,看了一眼来人后,依旧忙碌着手头的工作。  十分钟之后,古青桐声音清冷的响起,“死者金萍口唇处有红肿的痕迹,口腔内部尤其是牙龈部位有细微的伤口,死者死亡之前被暴力封住了嘴巴。”  说完之后,古青桐指着头颅颈部的切口部分,“颈部没有勒痕也没有掐痕,面部也没有明显的肿胀迹象,但是……”  古青桐手指翻开金萍的眼皮,“眼球有点状出血,初步判断死者是窒息而死的,用塑料袋或者枕头这一类的物品。”  只有一个头颅,尸检没有办法得到更多的线索,佘政看着金萍的头颅,“凶手会分尸,男性凶手的概率更大,但是选择用窒息这种杀人方法,凶手很有可能认识金萍,出于愧疚自责的心理,他不能直接面对亲手杀死金萍,所以才会用东西捂住金萍的脸导致她窒息而亡。”  “动机呢”谭果看向佘政,将金萍所有的资料在脑海里过了一遍,“金萍除了和雷家有仇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仇人,她的生活很简单,因为和凤凰村交恶,甚至极少回家,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唯一和外面接触就是为了贫困学生的助学金。”  至于之前和关煦桡之间的绯闻,那不过是柯三少为了泼关煦桡的脏水,才弄出来的,之后谭果和顾岸拍了柯三少和田舫的视频之后,柯三少立刻乖觉的将之前的不实报道都撤掉了。  “之前绯闻具体是怎么回事?”佘政询问的看向谭果,关煦桡和金萍绯闻爆出来到时候,佘政并没有详细去打听,毕竟他知道这是栽赃陷害,只不过当时他没有想到金萍也牵扯其中,是金萍算计了关煦桡。  古青桐这边暂时没有其他的线索,谭果一边向外面走着,一边向佘政解释,“雷大海死后,戴志诚的凤凰食品公司暂停了每年五十万的助学资金,而教育部门这边的资金也因为田舫的干涉暂时被扣押了,我推断田舫和柯三少当时就是用这笔资金要挟了金萍,让她来陷害煦桡。”  雷大海死了,金萍几乎成了凤凰村的仇敌,戴虎也因为跟着上山去找金萍,然后想要下药算计谭果和关煦桡,这才被谭果灌了下了药的矿泉水,强烈的药性导致戴虎太监了。  戴志诚多少有些迁怒金萍,所以才暂停了这五十万,其实真的论起来罪魁祸首是谭果,但是有秦豫这尊大佛在,戴志诚绝对不敢迁怒谭果,金萍也算是被谭果给牵累了。  “在煦桡和田舫之间,金萍竟然选择相信田舫?”佘政诧异了一下,丁绮梦是关煦桡的秘书,金萍要求助也应该是找关煦桡,没有道理去相信田舫,然后听他摆布的来算计关煦桡。  “煦桡性子太温和,气势不够。”谭果无奈的一耸肩膀,关煦桡性格太温和,反而给人一种不够强大的感觉,田舫是个小人,但是这种小人行事更不择手段。  所以在田舫动了手脚停了上面拨下来的助学资金,关煦桡虽然答应帮忙,可是进程太缓慢,这种情况下,金萍会选择田舫也不奇怪,而且金萍很聪明,她明白什么叫做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田舫就是十足的小人。  金萍算计了关煦桡,事发之后,最多是道歉,关煦桡不可能来刁难、报复金萍,但是如果金萍拒绝了田舫,即使这一次关煦桡帮忙将上面的助学资金拨款拿下来了,但是还有下次,下下次,以田舫的小人行径,他必定会处处使绊子,金萍这才会听从田舫的话算计关煦桡。  谭果和关煦桡对望一眼,就算理清了这事,田舫和柯三少也没有理由去杀金萍,完全没有动机?反而会惹得一身腥。  “会不会和十多年前叶梅被杀有关?”谭果犹豫的开口,尸体头颅被放在五华庙,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杀害金萍的凶手也是多年前杀害叶梅的凶手,所以他选择了将头颅依旧埋在五华庙。  还有一种可能,杀害金萍的凶手知道当年叶梅被杀案件,所以想要转移自己的嫌疑,所以故意将头颅放到了五华庙,误导警方以为这两个案子是同一个凶手所为,这样从而逃避嫌疑保护自己。  “我已经派人去沁河打捞了,或许能找到金萍被分尸的身躯,工业园那边也派人过去搜查了。”目前佘政掌握的线索太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当年叶梅被杀分尸案闹的沸沸扬扬的,这个凶手或许不知道细节,但是绝对知道三个抛尸地点,如果凶手真的要嫁祸给当年杀害叶梅的凶手,那肯定会在另外两个地方抛尸。  贯穿南川市中心的沁河很大,想要打捞尸块并不容易,相对而言西边工业园这边已经是楼房林立,当年叶梅的四肢被抛在这里,这里还是一大片的荒地,现在这里是工业园,空地面积小,要找尸块反而容易不少。  果真第二天中午的时候,特警队的狼狗在一块墙角处不停的狂吠着,警察立刻进行了拍照取证,然后开挖,果真在土里挖出了一个黑色垃圾袋。  “打开看看。”佘政沉声开口,血腥味已经压不住了,这个黑色垃圾袋里很有可能就装有金萍的四肢。  随着垃圾袋被打开,众人眼睛看了过去,黑色的垃圾袋里满是血腥,两条胳膊,两条腿赫然就装在垃圾袋里,估计为了好装戴,两条腿从膝盖处又被砍断了,所以黑色垃圾袋里是六块尸体,两条大腿,两条小腿,还有两个手臂。  “仔细搜查四周,然后将尸块带回去交给古法医检验。”佘政眉头紧锁着,这个工厂去年因为效益不好所以关门了,凶手选择了在这里埋尸,正好避开了摄像头,废旧工厂区这一块的探头早就不工作了。  再加上古青桐的判断,金萍是在三天前的大雨夜被杀的,那个夜晚风雨太大,晚上一片漆黑,即使有监控也拍不到什么。  大雨冲刷了一切的痕迹,佘政亲自带着郝小北他们一寸土地一寸土地的查找,但是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找到。  “先回局里再说。”坐上车之后,佘政靠在副驾驶位置上,思索着整个案件,谭果有句话说的很对,杀害金萍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这让佘政不由联想到当年叶梅被杀的案件,同样是找不到任何的动机,最后重案组只能将案件定性为凶手随机犯案,但是佘政知道金萍被杀绝对不可能是随机犯案,只是这个杀人动机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谭果还是有些不放心金萍这个案子,毕竟牵扯到了关煦桡,现在警方还将案子处于保密的状态,所以只有当天在五华庙风景区的游客知道发现了一个头颅,并不知道死者就是金萍,再加上之前视频的威胁,柯三少和田舫并没有暗中搞鬼,所以关煦桡目前没有受到一点影响。  “这是之前几个高中生的详细背景,不过我和佘队长的看法一样,这几个高中生并没有什么嫌疑。”罗非鱼将手里头的文件递给了谭果。  “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头颅发现的太容易了。”谭果接过资料,按理说五华庙风景区那么大,凶手要埋头颅,完全可以找到更隐蔽的地方,在那个沟渠里,早晚会被发现。  想当年叶梅的头颅就是被埋在山里,直到半年后,因为水土流失,才意外的被人发现了,金萍的头颅被发现的太快了,谭果总感觉有些不对劲,所以对几个发现头颅的高中生也就怀疑上了。  六个高中生,四男两女,都是南川同一个高中高三的学生,罗非鱼亲自去调查的背景,调查的资料比佘政那边的详细多了,谭果一点一点的翻阅着,着重看的还是六个高中生的父母资料,毕竟几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基本不可能和凶杀案扯上关系。  “这个刘莉是单亲家庭,父不详?”谭果指着其中一个女高中生的资料,其他五个人的资料是一目了然,一点诡异都没有,唯独刘莉的父母这一块有点问题,父不详。  “嗯,我详细调查过了,据说刘莉的母亲当年是在酒吧推销酒,和不少男人发生过关系,也存了不少钱,后来怀孕之后,刘莉母亲或许是醒悟了,离开了酒吧,用手头的钱开了个服装店,生意还不错,她就独自抚养刘莉这个女儿。”  刘莉的母亲很漂亮,或许是从良了,所以身上没有一点风尘女子的气息,保养的很好,四十多岁的女人看起来就像是三十出头一样。  刘莉长的很像母亲,在学校也大受欢迎,不过刘莉算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成绩很好,不出意外的话高考应该可以考到重点大学。  “刘莉母亲有问题。”谭果指着资料里的照片,看向一脸诧异的罗非鱼笑着开口:“刘莉母亲的服装店每年也有几十万的收入,可是你看到这个包了吗?这是限量版的包,没有几十万买不下来,关键是没有相当的身份买不到这种全球限量的手提包,刘莉母亲背景很简单,她手头就算有钱,在南川买了房子车子,供刘莉这个女儿上学,她绝对没有多余的闲钱来买几十万的包,尤其是这种限量版的。”  “她或许还是被人包养了?所以是暗中的情夫送的?”罗非鱼毕竟是男人,对包包首饰的并不了解,知道一些名牌,但是罗非鱼绝对不知道哪些是限量的版型。  “如果只是普通的包养,你的资料里肯定有了,这个人藏的很深。”谭果回想着当时的口供,金萍头颅是小美发现的,但是刘莉站在小美的身边,如果是刘莉将小美推下去也很有可能。  小美性格有些的暴躁,这几次月考也没有考好,今天出来是散心的,结果摔倒了沟里,手机也掉了,脾气暴躁的小美会发火,意外将金萍的头颅拽出来也有可能。  罗非鱼明白的点了点头,刘莉母亲的情夫有可能和金萍的死亡案件有关,也有可能对方身份特殊,毕竟包养情妇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对方行事谨慎小心,会将所有痕迹都抹除掉,也有可能,一切等查出这个情夫的身份就好了。  市局,法医处。  直到第三天,沁河河道里终于打捞出了金萍的躯体,三处抛尸地点,三部分尸块都已经找到了,只可惜尸体上并没有提取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你没有感觉很奇怪。”谭果看了一眼不锈钢台子上的金萍尸体。  从尸体的切割痕迹来看,凶手切割的很粗糙,比起当年叶梅的尸体处理的更粗糙,凶手分尸的时候肯定很慌乱,刀口深浅不一,而且凶手的力气应该不大,所以切口部分都是反复砍剁,这才将尸体分尸的。  “这样一个慌乱的凶手,怎么可能一点线索都没有留在尸体上。”这才是谭果感觉最不对劲的地方,一个行事粗糙的凶手,肯定会忙中出错,但是金萍的尸体上甚至连一点特殊的纤维都找不到,指纹也没有。  “凶手有可能是两个人,一个年轻的凶手负责分尸,另一个凶手沉稳细致,他对尸体进行了二次处理,所以才会什么线索都没有。”佘政缓缓的开口,他也发现了这一点,这让佘政再次想到叶梅的凶杀案,当年重案组推断那个凶手也是缜密细致的行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