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21章 发现行踪

第121章 发现行踪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119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8
    从雷村长家里出来,郝小北回头看了看漂亮的庭院,压低声音道:“头,看起来雷大海父母根本不知道雷大海的事。”  佘政点了点头,原本来凤凰村也是为了不错过任何一条线索,可是通过刚刚短暂的交谈,佘政发现雷村长夫妻俩完全不知情,一直以为雷大海已经死了,“先全力追捕雷大海,争取早日找到刘莉,也不要放松对刘莉母亲的寻找。”  从凤凰村口上车后,郝小北发动汽车,看着车头前将木头障碍搬走的村民,很是无语的感慨:“头,凤凰村的人这么迷信,谭小姐想要在这里进行开发估计就难了。”  透过倒车镜,佘政看到又有村民在相思树下跪拜菩萨,“估计一时半会是没办法了,原本就是一棵树,现在多了一尊菩萨像,不过谭果真要开发这一块,谁都拦不住。”  佘政对谭果的能力是一点都不怀疑,别看谭果平日里懒懒散散的,之前为了关煦桡不就对田舫和柯三少动手了,拍下了那样的视频,顺顺利利的将关煦桡的绯闻风波就解决了。  佘政从事刑侦工作这么多年,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佘政自己和关煦桡差不多属于同一类的人,当警察的责任心强,行事有原则有底线。  秦豫、顾岸那种的则是行事没底线,说是不择手段都可以,他们只求结果,不会顾虑太多,而谭果则是出于这两种之间,不犯到谭果身上,她一切都好说,真得有人不长眼了,谭果也不是善男信女,佘政忽然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养出谭果这样性格的女孩。  而被佘政夸赞的谭果此刻正被秦豫拉着手在南川最有名的古玩街上闲逛,如同谭果之前猜测的一样,顾岸在南川待了几天就腻烦了,谭果除了对金萍被杀案热衷一点外,大部分时间依旧宅在家里,关煦桡工作忙,闲的太无聊的顾岸打算回帝京了。  谭果看了看鳞次栉比的商铺,这些东西家里都不缺,“随便买点土特产让顾岸带回去就行了。”  “前面有家古玩店,里面东西不错,要准备几份给家里的长辈?”不同于谭果的吊儿郎当,秦豫却是难得的认真。  谭果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我爸妈、小叔和沐叔,嗯还有关叔秦姨、顾叔和白姨,柳叶胡同这边就几个长辈,差点忘记大宅的大伯和大伯母了。”  “还有我大哥大嫂,还有二哥,差不多就行了,其他人随便弄点土特产给他们吃就行了。”谭果说完之后斜睨了一眼秦豫,“准备好大出血了吗?”  早已经猜到了谭果的身份,秦豫并没有太吃惊,点了点头之后就带着谭果向着不远处的一品阁古玩店走了过去,业内人都清楚这个古玩店出品的物件价格不菲,但是却是百分百的真货,就看你有没有钱。  韩老头穿着一袭青色长衫,手里拿着个烟斗,清癯的脸庞上目光精锐的闪烁着光芒,让人明白这绝对是个不简单的老头儿,此时笑呵呵的招呼着,“秦总,没有想到您会大驾光临,今天所有看中的东西一律八折。”  “有没有好的玉石?”秦豫也没有客气,韩老头做的是古玩的买卖,早些年在国外的时候被人打劫了,当时秦豫的手下正在外面执行任务,一看是个中国老头,就顺手将人给救下了,也保下了他的那批货。  韩老头后来只要去国外做生意,都会请龙虎豹保全公司的保镖,虽然价格昂贵,但是绝对安全,而且不用担心被黑吃黑。  “小白,将上个月那批玉石拿出来给秦总裁挑选。”韩老头看了一眼谭果,秦豫在南川开了龙虎豹保全的分公司之后,韩老头虽然并没有和秦豫联系,倒一直关注着秦豫的消息,所以他和谭果这个小保姆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韩老头也知道。  此时看谭果那一身气度,在古玩界混了一辈子的韩老头真想撬开那些八卦者的脑袋,他们眼睛是瞎了吗?  居移气、养移体,这姑娘就如同古朴的玉玦,乍一看平凡无奇,却是将光华内敛,为官三代,始知穿衣吃饭,南川多少豪门自诩世家,家里女孩出去都以名媛千金的身份自傲,却不知道在真正的百年世家面前,他们都是俗不可耐的暴发户。  “这几块玉饰都算得上是极品了,这三块是和田玉籽料,色泽温润,最难得的是这三块籽料只需要经过玉雕师简单的雕刻就能成为传世佳品。”韩老头有些不舍的的看着桌子上的几块和田籽料,真舍不得啊。  但是因为价格太昂贵,韩老头只打算卖出两块,留下一块自己珍藏着,“秦总如果喜欢,我这里正好可以推荐两个玉雕师。”  “不用,我们回去自己雕。”谭果对这几块籽料也是格外的喜欢,这么好的料子,刚好三块,老妈雕刻好了刚好和秦姨、白姨一人一块。  韩老头一瞪眼,下意识的将托盘里的三块籽料抢了回来,随后对上秦豫清冷的黑眸,这才反应过来,讪讪一笑的解释:“这不是这三块籽料太珍贵了,谭小姐要是想练手,我这里还有一些普通的玉石料子。”  “就买这三块。”秦豫冷声开口,在韩老头割肉般的心疼目光里,毫不客气的将韩老头收回去的三块籽料又抢了回来。  韩老头垮着老脸,好像被抢走的是自己亲生儿子一般,可惜在秦总裁肃杀威严的气场下,韩老头只能屈服了,可怜兮兮的瞅着霸道的秦总裁,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我们再看看其他的。”谭果也没有想到韩老头的古玩店里真有好货,想着给谭骥炎他们也挑点礼物。  “什么?还要?”错愕的喊了起来,韩老头简直要炸毛了,气恼的瞪着谭果,那抓狂的表情活像谭果就是糟蹋他孩子的暴徒,若不是因为秦总裁气场太强,韩老头肯定要拿着扫把将谭果给赶出门去。  “不用理会他,还想买什么自己看,小白把你们店里存货都拿出来。”秦豫直接无视了暴躁的韩老头,向着一旁的小白开口。  “好嘞。”一想到这是笔大生意,小白哪里还管要死要活的韩老头,连忙将店里的高级存货都拿了出来,殷勤的招呼着,“秦总裁,你看,这些可都是韩叔的珍藏,平日里舍不得拿出来。”  韩老头虽然是做古玩生意的,可是和很多骨灰级玩家一样,好宝贝总是舍不得拿出来卖,好在他能看上眼的都是价值百万以上的好东西,买的人也少,韩老头隔三差五的就将宝贝拿出来把玩把玩,偏偏今天碰到谭果这个败家的,还有秦豫这个钱多的没地方花的支持谭果来败家。  “我的雪景瓷版画四条屏……鸡血石印章……”韩老头看着谭果不断的在一堆自己收藏的宝贝里将最好的几个珍品都挑出来了,若不是被小白死死的拦着,估计这会已经冲上去将谭果挑出来的东西又都抢回来了。  斗彩天子罐没了,宣德五彩瓷瓶……韩老头只感觉自己心在滴血,已经碎成一瓣一瓣了,他珍藏了二十多年的宝贝都被谭果给洗劫一空了。  黄宾虹的山水画……韩老头此刻看向谭果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浓烈的杀气,见过狠的他就没有见过这么狠的!简直片甲不留啊!  小白眼睛里兴奋的冒着光,这么多宝贝都能卖出去了,以前也有客人看上了这些,可是韩叔故意将价格开的太高,把客人都吓走了,这一次终于可以将这些存货卖出去了。  “我不……卖了……”即使对上秦总裁凶狠的眼神,韩老头梗着脖子把话说完了,再没有了之前的意气风发,他们要买走的不是宝贝,是自己的老命啊!二十多年的存货都没了,还让不让他活了。  “秦总裁,韩叔就是太高兴了,他太高兴了,我马上就给你把这些东西包起来!”小白一把将要拼命的韩老头给拖到了角落里,笑嘻嘻的招呼着秦豫和谭果,还是秦总裁有钱!够爷们,这么多东西眼睛都不眨一下。  以前小白也接待过不少客人,别看那些男人穿的人五人六的,说起话里高调的不得了,可是女朋友真的看上了什么藏品,都舍不得买,还让小白拿假货忽悠一下,呸,他们一品阁是从不卖假货的。  等待的时间里,谭果和秦豫在二楼靠窗口的桌边坐了下来,一旁韩老头愤怒瞪着楼下柜台前包装的小白,随后可怜巴巴的看向谭果,舍了老脸不要了,“谭小姐,要不你换几样?我给你七折?不,我给你六折!你少买一样,我就给你多打一折!”  秦豫冷眼瞪着哀求谭果的韩老头,阴森森的开口:“你信不信我今晚上就让人把你这一品阁给打劫了。”  “我……”韩老头脖子一梗,敢怒不敢言的看着气势骇人的秦豫,别人不敢做这事,但是秦豫绝对说到做到。  可是一想到这么多宝贝都要没有了,韩老头再次垮了脸,可怜巴巴的瞅着谭果,若不是秦豫在这里,估计韩老头都能抱着谭果的大腿哭嚎了。  小白哼着歌,高兴的将手里头的珍品小心翼翼的包装着,这些东西都放了多少年了,秦总裁一来就清空了,今年不开张都没有关系了。  “咦,几位,抱歉了,这三块籽料已经被客人买下了。”小白一看到进门的客人拿起柜台上的和田籽料,连忙抱歉的阻止,“几位可以去柜台那边看看。”  “买下了?”田舫打算回帝京了,因为在南川给家里惹了不少麻烦事,所以他才打算买点东西回去孝敬一下家里头的长辈,这个和田籽料一看品相就极好,但是还没有雕刻,小白这么一说,田舫也没有在意,将东西就放下了。  “这个瓷器也被客人买了。”  “这个鸡血石印章也订下了……几位客人,这边柜台的东西都已经是客人买下的,我现在在包装。”小白忙不迭的开口,对上田舫暴怒的目光,“真的都是被客人买走了。”  “你什么意思?”田舫这几天原本情绪就压抑着,现在来买东西,一个卖东西的还敢和自己唧唧歪歪的,不由恼怒的一把将小白推到一旁,抓起鸡血石印章,“今天这个印章我要定了,多少钱你直接说。”  柯三少也发现田舫的情绪自从被拍下视频的那天晚上起,就一直阴晴不定的,不过柯三少也没有多想,只当田舫是不甘心被谭果这样算计了,还偏偏没办法报复,所以憋屈狠了,情绪自然就暴躁了。  “田少,我来和他说。”柯三少笑着拍了拍田舫的肩膀,目光扫过柜台上的八九样东西,“这些加起来估计上千万了吧,哪个客人这么财大气粗?”  “抱歉,这些真的已经被客人订下了。”小白再次解释着,虽然一般人舍不得花这么多的钱,但是秦总裁绝对不差钱,连这种极品的和田籽料都舍得买下来给女朋友练手用,说是财大气粗还真不为过。  “不知是哪位客人,我们可以和对方商量一下。”唐毓婷笑着插过话,能一次买下这么多东西的人,绝对是个有头无脑的暴发户,唐毓婷不介意多认识一个朋友,人傻钱多才能当朋友嘛。  柯三少何尝不是如此,利用柯家的身份,柯三少要办什么事很容易,但是他并没有太多的钱,所以柯三少迫不及待的想要在南川发展自己的事业,唐家的确是个好选择,但是唐父为人太过于精明,即使合作,柯三少也讨不了多少好处。  这也是他一开始想要交好秦豫的原因,秦豫绝对算是财大气粗,但是他和秦家关系恶劣,柯三少原本想着自己给秦豫当靠山,从秦豫手里头分一些龙虎豹保全公司的股份,只是没有想到秦豫敬酒不吃吃罚酒,两人别说交好了,说是仇敌更准确,现在如果能认识一个暴发户,柯三少自然愿意降低身份相交,到时候能将对方的钱财吞并掉成为自己的产业就更好了。  “对不起,我不能泄露客人的身份。”小白依旧立场坚定的拒绝了,再说这也是行业的规矩。  田舫原本就暴躁的厉害,他只想着尽快回到帝京,摆脱南川的一切,被谭果欺压的厉害也就罢了,现在还被一个小店员瞧不起,田舫表情狰狞着,突然一脚向着小白踹了过去。  完全没有想到田舫会动手,小白有点身手,但毕竟太突然了,还是被一脚踢到了大腿,身体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干什么?”古玩店里都有练家子,防的就是有人故意捣乱,此刻店里两个保镖快步的冲了过来。  “滚一边去!”看到两个保镖冲过来了,柯三少冷声开口,田舫这段时间憋屈的厉害,柯三少何尝不是如此?  被唐毓婷戴了绿帽子!自己多方考虑才选择的未婚妻,结果竟然是秦豫不要的女人,还和秦豫登记结婚了,虽然后来唐毓婷证明了和秦豫登记的人是李代桃僵的谭果,但是在外人看来唐毓婷就是秦豫的前妻!  这也就罢了,和秦豫不但没能合作,还成了仇敌,还被谭果拍了那样的视频,田家至少日后还会帮田舫出气,柯家这边,柯三少因为是私生子,和几个哥哥关系恶劣。  田家大哥收到视频之后,直接冷声警告柯三少,不要在南川乱惹事,秦豫不过是个开保全公司的,弄垮了他,秦豫损失的也只是钱而已,可是柯家的名誉受损了却是多少钱都买不回来。  冷眼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小白,唐毓婷态度倨傲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让你们老板出来!我是大唐集团唐毓婷。”  “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敢来我这里捣乱!”韩老头气呼呼的从二楼冲了下来,看到小白并没有受伤,这才放了心,随后没好气的瞪着田舫三人,“快走快走,今天不做生意了!”  妈的,就做了秦豫一桩生意,自己的心都碎了,再来几笔生意,韩老头感觉自己都能进医院躺着了,他决定整个四月都要关门不营业,自己去全国各地的古玩市场好好的淘一淘,虽然淘不到这么多的好宝贝,但是能买到一样就算一样,至少能弥补一下。  “死老头,你把这话再说一遍,信不信我让你现在就关门!一件东西都卖不出去!”田舫恶狠狠的开口,面容狰狞、眼神扭曲,一个开古玩店的也敢和自己横,他妈的,真以为他田家是吃素的。  韩老头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故意得瑟一笑,“那好,我就在这里等着,看你有没有本事让我的店关门,一件东西都卖不出去!”  这样自己这些宝贝都能保住了,韩老头决定明天就去银行租个保险柜,将这些宝贝都塞进去,秦豫那小子有种去抢银行那!  “老板,你何必如此赌气,只要你说这些东西是谁买下的,我们自然有办法让对方割爱,这样大家都和和气气的。”唐毓婷笑着开口,不管是自己大唐集团的面子,还是柯三少和田少的面子,对方只要不是脑子进水了,肯定会愿意割爱。  “不说,古玩界的规矩,绝对不可能泄露顾客的任何资料,有种你们就封了我的店,让我这些东西一件都卖不出去!”韩老头倔驴一般梗着脖子拒绝了唐毓婷的建议。  “行,你够种!”田舫怒到极点,不由狞声冷笑起来,拿起手机就拨通了一个号码,“给我带些人过来,将一家店给老子砸了,出什么事我田舫兜着!”  韩老头傻眼的愣住了,不是说封店吗?怎么就变成砸店了?  “砸店没关系,等我将这些东西拿走了你们再砸!”清冷的声音从二楼响起,秦豫带着谭果走了过来,讥讽的看了一眼傻眼的韩老头,他还想借着田舫的手将自己买的东西留下,也不看看田舫有没有这个本事。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田舫愤怒的盯着谭果和秦豫,可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原本暴躁的怒火此刻却被强行压了下来,转身就要离开。  “哎,你们不是要封我店吗?”韩老头一把将人拦了下来,气恼的嚷了起来,“大男人怎么能说话不算话,说好要封店的?让我一笔生意都做不成,你们不能走!”  “你这个疯老头,放开我!”田舫恼火的一把就要将韩老头给推开,不曾想韩老头也是个练家子,田舫不管怎么用力,韩老头的手就跟铁爪一般抓着他的胳膊不松开。  “我不放,说好要封店的!”韩老头扯着脖子叫嚷着,就差没喊我花钱雇你给我封店。  谭果无语的看着耍无赖的韩老头,他这是不敢和秦总裁叫板,所以才死揪着田舫不撒手。  田舫气的面色铁青,浑身直发抖,他只当韩老头这是依仗着秦豫故意埋汰自己,说什么让自己封店,不过是瞧不起自己,知道自己没本事封他的店!  柯三少和唐毓婷表情也很是难看,今天如果是其他人买了这些东西,他们有自信让对方割爱,可是偏偏这个人是秦豫。  懒得理会纠缠不休的韩老头,秦豫看向一旁的小白,“把东西都包起来吧。”  “好的!”生意最重要,小白也知道韩老头这是不死心呢,所以也不管他了,连忙拿起柜台上的东西继续包装起来。  韩老头一看没希望了,也不揪着田舫了,可怜巴巴的看着柜台上一个又一个的礼盒,这都是自己的命根子啊,“秦总,秦总,你看你要送女朋友东西,什么衣服首饰跑车房子多好啊,送这些更实惠,这些古玩都是老物件,一不小心摔坏了,几百万就没有了,而且这些加起来都两千多万了,秦总裁,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秦豫看都不看韩老头一眼,只让小白继续包装。  韩老头一看秦豫这里说不通,不由将最后的希望放到谭果身上,嘿嘿笑着,“谭小姐,你看这些东西看起来贵,其实不值钱,都是虚价,你让秦总裁直接给你一张两千万的支票多好?就算以后分手了,有两千万更实惠划算。”  “闭嘴!”秦豫冷声一喝,凤眸危险的盯着韩老头,“你这个店真不想开下去了?”  “好吧,好吧,你们不分手,你们白头到老行了吧?”知道一点希望都没有了,死心的韩老头嘀咕一声,自己亲自去柜台前包装了,至少在送出去之前自己还可以多摸摸自己的宝贝,以后就没有机会见面了。  唐毓婷以为秦豫买这些价值不菲的古玩都是送人的,可是她没有想到秦豫竟然是买给谭果的,两千多万说多不多,说少却也不少,这不仅说明了秦豫的财力,也说明了他对自己女人有多大方。  柯三少虽然对唐毓婷也不错,但是送的礼物也就是几十万的包包衣服而已,和两千万一比,唐毓婷内心不由嫉妒起来,原本这些都该是自己的,自己才是和秦豫登记结婚的另一半。  “秦总裁,田少希望能买一个不错的老物件送家里头长辈,不如秦总裁割爱一下?”唐毓婷语调酸涩的开口,如果知道秦豫日后如此有前途,当初自己何必便宜了谭果这个贱人。  秦豫冷眼看着开口的唐毓婷,“抱歉,这也是送家里头长辈的。”  此话一出,唐毓婷一愣,随即想到这是秦豫的推托之词,谭果不过是个孤儿,秦豫和秦家的关系恶劣,也就和秦老爷子关系好一点,说什么送家里头的长辈,不过是因为秦豫不想理睬自己。  小白包装好了之后,秦豫拎着袋子,无视着韩老头那要死要活的眼神,牵着谭果向着门外走了去,至于田舫他们会不会迁怒韩老头,秦豫根本不在意,其实韩老头能在南川立足这么多年,根本不是几个有背景的小辈就能欺负的。  谭果!唐毓婷目送着远去的两道身影,眼底深处有着浓浓的嫉妒之色,抛开两千万不说,秦豫在外人看来六亲不认、冷血无情,可是出古玩店时,秦豫会给谭果开门,上车时,绅士十足的给谭果开车门,还用手垫在车门上方,防止谭果会碰到头,原来这个冷血绝情的男人也有这样温柔体贴的一面。  买到了合适的礼物,汽车离开了古玩店,谭果透过倒车镜看了一眼渐渐远去的古玩店,“你有没有发现田舫有点不对劲,他好像有点怕见到我?”  谭果疑惑的低喃,田舫这些热衷吃喝嫖赌的二世祖,在帝京的时候,谭果虽然没有接触过,但是也深知他们的习性,别说他和柯三少只是撕扯着衣服亲吻了一番,也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  其实就算进行到了最后一步,两个男人不就是滚了床单,在帝京也算不得什么,田舫这些人玩起来的时候尺度更大,而且田舫也知道这个视频只是一个筹码,他们不用下三滥的手段针对关煦桡,谭果就不会用视频威胁,双方也算是达成了一致。  可是谭果感觉奇怪的是田舫看到自己的表情有些不对劲,似乎很不愿意和自己接触,而不是自己以为的那种愤怒不甘。  秦豫也注意到了一点,谭果身边的男人,不管是朋友还是敌人,秦豫都会下意识的注意对方,田舫刚刚见到谭果的神态的确有些不对劲。  正想着谭果忽然手机响了起来,开车的秦豫目光刷的一下就看了过来。  “佘政,肯定是有什么线索了。”对上秦豫那醋意的眼神,谭果很是无奈的摇摇头,就没有见过这么喜欢吃醋的男人,但是脸上的笑容也是明晃晃的,秦豫的在乎让谭果感觉很窝心。  “谭果。”这边谭果接起电话,佘政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我查了雷大海的资料,前年他因为酒驾撞了人,我从交警队那边调查了当年的卷宗,被撞的人就李荣,是个无业游民,拿到雷家的赔偿款之后,李荣就立刻离开了南川,现在根本找不到这个人。”  “从当时雷大海的口供来看,我怀疑他是被李荣陷害的,只是当时他喝了不少酒,所以直接判了雷大海全责。”  谭果挂了佘政的电话,雷大海如果是被陷害的,幕后人要干什么?是不是雷大海知道了什么秘密,不对,如果雷大海真知道什么,他肯定会死在狱中,不可能活着出狱的。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雷大海在调查什么,幕后人不想雷大海继续查下去,所以才会制造了车祸将雷大海送进了监狱,而金萍、雷大海可能真的知道了幕后人秘密的一些蛛丝马迹,所以金萍利用泥石流让雷大海假死,可是金萍还是被杀了,雷大海这才会绑架了刘莉。  可是究竟是什么秘密呢?谭果眯着眼,整件事都围绕着凤凰村和梧桐村展开的,幕后人行事谨慎小心,有很大的财力物力人力,谭果猛地瞪大眼,一个人名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  但是为什么呢?他为什么要杀掉叶梅、金萍她们?谭果凝眉思索着,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而这些年凤凰村和梧桐村也有不少成功人士,只是谭果熟悉的只有戴志诚一个,因此她才忍不住的怀疑到戴志诚身上。  佘政虽然发布了全城通缉,但是雷大海和刘莉,包括刘母都是消息全无,这三个人就像石沉大海了一般,不过谭果也清楚短时间之内要找到人的确很不容易。  戴志诚的资料真的没什么问题,他是个完全合法的商人,凤凰食品公司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财务这一块也很正常,而且戴志诚每年都会拿出不少钱来做慈善。  他发家之后,也慷慨的回馈村子,修建了公路、公园、健身馆、图书馆,还带动了全村人一起致富,不管从哪方面看,戴志诚身上是一点疑点都没有。  南川的南部郊区,这里算是南川市最贫困的地方,居住的都是外来打工者,早些年这边也要规划发展,但是碰到好几个钉子户,城中村的改造被迫停了下来。  南川可以发展的地方很多,所以后来开发商就暂时放弃了这一块的开发,转战其他地方了,所以这一块就成了龙蛇混杂的地界,此刻,一处出租屋里,一个男人戴着鸭嘴帽向着外面走了去。  早上七八点,街道上很热闹,上学的上班的,人流和车流混杂在了一起,路边的摊子叫卖着早点,有些摆着蔬菜和鸡鸭鱼肉,鸭嘴帽男人买了两份早点之后,又去了另一个摊子买了些蔬菜和水果。  “老板,这个衣服怎么卖?”鸭嘴帽男人停在服装店门口,指着里面的一套运动衫。  “一百二一套,不还价。”女老板诧异的看了一眼男人,毕竟大清早来买衣服的很少,在这里大家基本都是傍晚或者晚上才来逛服装店,而且这套运动衫是十七八岁女孩子穿的,鸭嘴帽男人就算结婚早有孩子了,估计孩子也就上小学。  当然也可能是买给家里亲戚孩子的或者妹妹的,但是鸭嘴帽男人脸上有一道伤疤,而且连价都没有还,直接给了一百二十块,女老板不由留心了几分,这种面容阴森的男人看起来像是混黑社会的,大清早来买小姑娘穿的衣服,还买了一套女孩子贴身的内衣,也难怪女老板会格外留心。  “你说什么?发现雷大海的踪迹了?”田舫原本打算今天早上就回帝京的,此时放下手里头的行李箱,目光复杂的看向汇报的手下,“他在什么地方?”  “刚刚得到的消息,雷大海在南川郊区出现了……”说话的男人面容带着阴冷之色,他是田家精心培养出来的随扈,田家每个嫡系子弟身边都配有一个随扈,不单单是保护他们的安全,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也是由他们去做的。  比起家里长辈,比起柯三少这些朋友,田舫真正信任的正是他的随扈蔡由,完全不必要怀疑他的忠心,因此田舫才会让蔡由去查找雷大海的消息,原本想着找不到也就算了,反正自己回帝京了,却没有想到会在今天早上发现了雷大海的行踪。  犹豫着,田舫在客厅里来回踱步着,金萍的死就如同一道枷锁一般,田舫知道自己是安全的,毕竟佘政查了这么久,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但是没有找到凶手,佘政肯定会一直查下去,田舫终究不能安心。  雷大海出现了,他如果因爱生恨杀了金萍?杀人动机就有了,警方这边也可以结案了!十多分钟的时间,对田舫而言就像是一辈子一般漫长,一道寒光从眼中一闪而过。  “蔡由,你去将那把刀送到雷大海的出租屋,制造他因为愧疚自杀身亡的迹象!”田舫终于下定了决心,与其一辈子担惊受怕,不如将杀人的罪名推到雷大海身上。  “我知道了。”蔡由点了点头,没有任何迟疑的就转身出了门,半个小时之后,将挖出来的凶器放到了副驾驶位置上,蔡由汽车直奔市郊而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