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23章 挖出骸骨

第123章 挖出骸骨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83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8
    因为证据确凿,被抓的戴虎在经过了十多个小时的高压审问之后,该交待的也都交代了,只是灰败的脸上带着不甘和狰狞,对着审问的佘政怒吼:“我难道做错了吗?明明这些产业都该是我的,都是我的!”  戴虎失控的怒吼着,情绪失控之下双手将桌子拍的咚咚响,“我只是让吴卉给我转账五千万而已,不过是五千万,她都不肯!妈的,都是不要脸的贱人,平日里装的多么清高,结果呢?还不是爬了我大伯的床,她想要生下儿子就能继承戴家的产业了,我呸,一个贱人,她死了也是活该!”  负责做笔录的郝小北不敢相信的看着大吼大叫的戴虎,戴志诚虽然没有儿子,但是也有一个女儿,他就算思想再封建保守,也不可能将上亿的家产交给戴虎这个不成器的侄子,以后戴舒悦结婚生子了,只要将其中一个儿子姓戴,日后这家产肯定是这个孩子的,和戴虎还真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承认是你将吴卉从楼梯上推下去的?”佘政沉声开口,锐利的目光盯着戴虎,“你怎么知道吴卉会出现在咖啡厅,又怎么知道她的包厢?”  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戴虎也没有什么隐瞒,“我找人跟踪了吴卉,想要抓住她的把柄要挟她给我转账,谁知道她不识抬举,摔死了也是她倒霉,只可惜那三个多月的孩子,我大伯估计得心疼死了,就是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戴虎该说的都说了,在笔录上签字按了手印之后,被郝小北带出去关押了,佘政起身向着外面走了去,吴卉是死了,但是她之前约了谭果,说是有金萍被杀一案的线索,这到底会是什么线索。  这边佘政离开了审讯室,还没有回到办公室就看到迎面过来的戴志诚和戴舒悦,随行的还有两个律师。  “佘队,会不会是弄错了,虎子他?”戴志诚面色忧忧的开口,可是想到戴虎的为人,不由的叹息一声,“抱歉佘队长,不管如何,我是他大伯,何律师是戴虎的律师,我们需要见戴虎一面。”  佘政明白的点了点头,让人将两个律师带去了审讯室那边,佘政自己招呼戴志诚进了办公室,倒了两杯茶之后,这才将戴虎的案子说了一遍,“戴总你知道吗?吴卉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  “什么?”戴志诚一惊,手里头的茶杯晃荡了几下,茶水洒了一手,一瞬间,戴志诚面色极其的复杂,“是吗?我并不清楚。”  戴舒悦安静的坐在一旁,听到吴卉怀孕的消息后,怔愣了一下,随后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父亲。  佘政没办法从戴志诚的脸上判断出他事先知不知道这个消息,不过佘政接着开口道:“法医那边检测了DNA,好像是男婴。”  戴志诚猛地的抬起头来,此刻戴志诚才是真正的震惊,像是被雷劈重了一般,眼神涣散,怎么可能是男婴?怎么可能是男孩?明明检查的时候说是女孩!吴卉骗了自己!  一瞬间,怒火在戴志诚的胸口狂热的烧了起来,让他恨不能将已经死亡多时的吴卉拖出来,问她为什么要骗自己?如果她说是男孩,她怎么可能会死?吴卉死了也就罢了,可那是自己的儿子,自己只有三个多月的儿子!  戴舒悦目光嘲讽看了一眼神情大变的戴志诚,随后低头慢悠悠的喝着茶水,似乎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一般。  佘政此刻也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戴志诚早就知道吴卉怀孕了,说不定他就是借着戴虎的手害死了吴卉。  送走了戴志诚几人后,佘政拨通了谭果的电话,“你判断的很对,我用男婴做诱饵,戴志诚果真就上当了,他和吴卉、金萍的死脱不了关系,我现在怀疑雷大海卧室里的探头都是戴志诚事先安排好的,为的就是让田舫和蔡由当替罪羔羊。”  “动机呢?”这才是谭果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戴志诚为什么要接二连三的杀人,不对,更准确的来说是灭口,金萍她们究竟知道了什么,或许金萍她们也是无意中知晓了戴志诚隐藏的秘密。  而担心有朝一日秘密会曝光,所以戴志诚才先下手为强,第一个死亡的就是叶梅!谭果盘膝坐在沙发上,不断的翻阅着几人的卷宗,她们都来自凤凰村,村子里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  丁绮梦!谭果眼睛蹭的一亮,或许丁绮梦知道什么!凤凰村飞出的三只金凤凰,如今活下的就剩下丁绮梦了!  “我现在就去市委一趟。”电话另一头的佘政率先开口,丁绮梦可能是唯一的一个线索。  这边谭果挂了电话之后,也让司机开车直奔市政大楼而去,几乎和佘政是在同一时间到达了的市委。  “丁秘书?”关煦桡放下手头的文件看向谭果和佘政,“十多分钟之前,丁秘书请假先离了。”  先是金萍的死,再是吴卉的死,身为好友的丁绮梦心情也难受的厉害,关煦桡打算给丁绮梦放几天假,却被她拒绝了,刚刚关煦桡从会议室出来之后,这才知道丁绮梦请假先回去了,关煦桡也没有多在意。  佘政这边已经拨了丁绮梦的手机,可惜是关机的状态,一瞬间,佘政面色有些的凝重,“可能出事了。”  “我让秦豫帮忙定为她的手机。”谭果向秦豫这边寻求帮忙。  十多分钟之后,佘政和谭果上车直奔秦豫发过来的定位地址,却是距离市委不远的街道,开车过去也就几分钟的车程。  “头,手机在垃圾桶里。”郝小北从垃圾箱里翻出了开机之后,佘政再拨打电话,手机叮铃铃的响了起来,正是丁绮梦的手机。  “这边是闹市区,一定有监控。”佘政让刑侦大队这边开始调查监控,希望发现一点线索。  谭果知道秦豫手底下有批好手,速度绝对比刑侦大队更快,果真半个小时之后,绑架丁绮梦的车子已经被锁定了,而且车子一直向着市郊方向开了过去。  在佘政的命令下,南川各个交通路口开始戒严,严查过往的车流,谭果和佘政几人则直奔市郊方向飞驰而去,估计是嫌弃司机开车速度太慢,谭果直接将人赶到了副驾驶位置,油门一踩,汽车以风驰电掣的速度飞了出去。  “头,谭小姐那是开火箭吧?”郝小北傻眼的愣住了,他们刑侦大队的车子性能都是极好的,好几辆车也都经过改装了,毕竟追捕犯人的时候,车速最重要。  可是此刻看到已经看不见影的黑色汽车,郝小北吞了吞口水,谭果的速度极快,汽车更像是一头狂飙的野兽,避让、超车……险象环生之下,郝小北好像看到了现场版的速度和激情。  副驾驶位上的男人瞅了一眼谭果,默默的将保险带扣上了,他就是因为车技极好,行事沉稳,所以才会被先生派过来,说是当司机,其实也是充当保镖。  和谭果接触的时间长了一点,在洪鸣看来谭果性子懒散,但是性格温顺,对自己这些下属都很有礼貌,一点架子都没有,可是瞄了一眼车窗外倒飞的景物,洪鸣第一次感觉自己绝对看走眼了,夫人那是不疯则已、一疯惊人!这车速已经飙到了两百码以上了,关键是夫人还在加速。  秦豫不放心谭果,但是手机无人接听,于是电话就打到了洪鸣手机上,“你们在哪里?”  “在车子上,正向南郊方向开过去……呃……夫人在开车,所以才没有接电话。”洪鸣声音有点哆嗦的开口,左手下意识的抓紧了车座。  明显感觉到洪鸣的声音不对劲,秦豫沉声开口:“怎么回事?”  即使隔着电话也能感觉到自家总裁大人那危险的气息,洪鸣下意识的绷紧了身体,“没什么事,就是夫人速度有点快……已经超过……两百码了……”  带走丁绮梦的是一辆商务车,后座上,丁绮梦双手双脚被绑住了,嘴巴上贴了胶带,此刻她惊恐的蜷缩着身体,因为身旁一个男人正拿着匕首抵在丁绮梦的脖子处。  手机响起来之后,男人狠狠的看了一眼丁绮梦,这才将匕首收了起来,拿起电话,“是,我知道了!”  “老三,加快速度,警察已经知道了。”男人对着开车的老三说了一声。  老三将油门一踩到底,车速也迅速提升着。  二十多分钟之后,察觉到后面狂飙而来的黑色汽车,老三眼神慌乱的一变,将油门踩到底了,可是商务车的车速和谭果改装的车速根本无法相比。  跑不了了!这是老三和后座男人脑海里同时涌出的想法,两人原本就是背着人命案的玩命之徒,原本打算做了这一票之后,就带着一百万现金远走了,可是谁曾想警方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哥,一不做二不休,我们就算死了,只要完成了雇主的任务,这钱就当给老二和爸妈了。”老三恶狠狠的开口,眼中闪烁着骇人的戾气,逃是逃不掉了,不管如何都是死路一条。  “嗯,你决定!”后座的男人也没有犹豫,被抓了,他们身上都背着好几条人命,那也是死路一条,既然注定了要死,不如和后面的车子同归于尽,至少是赚了。  老三一脚踩着刹车上,突然猛打方向盘,汽车轮胎在地面剧烈摩擦着,原本正往南开的汽车调转了方向,看着远处飞驰而来的黑色汽车,老三阴毒一笑,忽然一脚踩着油门向着前面冲了过去。  “夫人,小心!”洪鸣在保全公司干了多年,见过很多这样的玩命之徒,知道无处可逃了,所以就想着同归于尽。  谭果眯着眼,白皙的脸庞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冷眼看着冲撞过来的车子,谭果车速丝毫未减直接冲了上去。  郝小北和佘政的车速虽然慢了不少,但是毕竟不是很多,此刻落在后面的郝小北看到远处的一幕,不由的瞪大了眼睛,“头,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佘政脸色也是一变,绑架丁绮梦的是玩命之徒并不奇怪,可是谭果怎么这么疯,这要是撞上去了,这样的速度之下,绝对是车祸人亡。  百米……五十米……三十米……  谭果脸上依旧是吊儿郎当的浅笑,眼瞅着两辆车就要同归于尽的撞到一起了,就在最危险的一瞬间,两车似乎要撞到一起了,谭果突然急打方向盘,高速飞驰的汽车如同神龙摆尾一般,车尾猛地甩了过来,砰的一声和商务车撞到了一起。  巨大的撞击力之下,安全气囊砰砰的弹了出来,谭果被撞的晕了一下,副驾驶的洪鸣直接被撞晕了过去,不过两人都没有受伤。  商务车在高速之下,被谭果的车尾撞上之后,速度不减的撞到了一旁的电线杆上,车头完全撞的变了形。  佘政和郝小北的车子过来时,就看到一个男人头破血流的躺在地上,已经看不到胸口起伏了,估计是没救了,另一个男人同样是头破血流,不过还有轻微的呼吸。  谭果解开了丁绮梦身上的绳子,看着扑到自己身上不停颤抖的丁绮梦,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了。”  丁绮梦因为是蜷缩在后座上的,所以辆车碰撞的时候,她受的伤反而最轻,不过却被吓的够呛。  一看到佘政过来了,谭果立刻将脸色煞白的丁绮梦推到了佘政怀抱里,果真被秦总裁传染了洁癖。  丁绮梦缓过神来了,抱着佘政大哭起来,先是莫名其妙的被绑架,然后又经历了死亡时速,也难怪性子坚韧的丁绮梦也怕了。  “头,一死一伤。”郝小北检查了两个绑匪的情况,司机老三因为受伤最重,当场死亡了,后座的男人还好只是轻伤,估计有些脑震荡。  说完之后,郝小北一脸敬佩的看着谭果,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不管怎么看谭小姐都不像是那种飙车的狂徒,可是事实证明人不可貌相,谭小姐疯起来简直不是人。  秦豫过来时,现场已经被警方封锁起来了,丁绮梦虽然受到惊吓了,不过缓了半个多小时已经冷静下来了。  “我和吴卉、金萍?”丁绮梦坐在警车后座上,思考着谭果刚刚的问题,她们三个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之前在一个村,所以经常一起玩耍,上学放学也是一道,三人一起见到了什么秘密,丁绮梦还真是想不起来。  “叶梅呢?她是梧桐村的人,你们什么时候一起行动过?”谭果再次开口,叶梅的死是在十多年前,那个时候丁绮梦她们才十多岁,戴志诚要灭口,第一个杀的肯定是叶梅。  丁绮梦皱着眉头思索着,“因为叶阿姨是梧桐村的人,所以也很少来我们村,后来她和强叔直接去帝京打工了……我们四个在一起,也就那一张照片了。”  谭果一愣,恍然间什么都明白了!那棵相思树!为什么凤凰村的人不准砍伐相思树,为什么河道里会飘来一尊菩萨像!  想起那张曾经获得摄影大奖的照片,谭果一转身就对上秦豫阴测测的眼神,谭果扬唇一笑,“秦总裁你怎么来了……”  可是当看到自己那被撞瘪的车尾,再看着秦豫危险的表情,谭果突然哑了声,刚刚貌似……好像……似乎开的太快了。  “车技不错。”秦豫薄唇勾着笑,似乎在赞赏谭果的车技,毕竟商务车里是一死一伤,谭果的车速更快,只是安全气囊被弹了出来,洪鸣被撞晕了,谭果倒是一点伤都没有,这车技绝对值得称赞了。  头皮一麻,谭果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秦豫,“那个一紧张的时候,我将油门当成了刹车。”  秦豫幽深的凤眸直勾勾的盯着谭果,“继续编,编的像一点。”  “先生。”洪鸣这会已经缓过来了,只是头依旧有点晕,撞击力太大,洪鸣一个大老爷们都扛不住晕过去了,这会看着一点事都没有的谭果,洪鸣嘴角抽了抽,自己难道娇弱到比不上女人了?  “秦总裁,你看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现在破案最重要。”谭果谄媚的笑着,讨好的抓着秦豫的手晃了两下,对上他清冷的俊脸,继续开口道:“等这个案子破了,我直接将佘队长拉进黑名单。”  “怎么回事?”秦豫起色这才舒缓下来,整天看着谭果在家里翻看卷宗,要不就是跟着佘政往外面跑,能一次解决了倒也好。  谭果用手机调出了《三只金凤凰》的照片,仔细的看了看,“秦总裁,你看这棵相思树下是不是隐藏了什么?”  “砍掉就知道了。”秦豫撇了一眼,蔬菜基地要扩展,可是凤凰村的村民死护着这棵相思树,又是风水先生的话,又是从河道里飘来的菩萨像,过犹不及、欲盖弥彰!  丁绮梦此刻也在仔细的看着手机上的这张照片,盯着久了之后,丁绮梦突然对着一旁的佘政开口,“佘队长,这张照片不对,应该是被修改过尺寸的。”  这张照片当年是叶梅给丁绮梦三个小姑娘拍的,取名三只金凤凰,也是希望这三个品学兼优的小姑娘可以一飞冲天,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最开始照片并没有被叶梅送去参加摄影大赛,丁绮梦记得当初照片冲洗出来之后,她们三个一人有一张,那个时候她也很喜欢,没事就会抱着相片看,“我记得相片原本的尺寸比这个大,相片左边被裁剪过了。”  当时会拍这张照片也是偶尔,那是春天的时候,三个小姑娘在村口的田埂上坐着看书,丁绮梦清楚的记得吴卉当时编了一个花环,因为叶梅要给三人拍照,所以吴卉随手将花环放到了树下。  后来照片洗出来了,还可以看到左侧没有被树杆完全遮挡住的花环,但是现在网上这张获奖的照片左边被裁剪过了,并没有那个花环,丁绮梦脸色一白,她忽然想起来自己放在影集里的这张照片也是没有左侧花环的。  这说明有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自己原来的那张照片用裁剪后的照片替换了,想到叶梅的死,丁绮梦身体抖了抖,只感觉一股子寒气从脚底蔓延到了全身。  凤凰村的村民一听说要来将砍掉相思树,整个村子的村民都暴怒起来,但是警方这一次带足了人手,而且说牵扯到金萍她们几人的死亡,村子里的人就有些忌惮了。  秦豫更是大方,直截了当的开口只要村民不闹事,按人头一人给一千块的好处费,而且并不是砍掉相思树,只是在树下挖一挖,之后还会将土填回去。  一人一千,有的村民家里人口多,从老到小七八口人,这就是七八千,虽然再相信风水之说,可是看着秦总裁让人搬过来的一大垛人民币,村民也就偃旗息鼓了。  “注意一下,不要伤到了树根。”佘政对着开挖的几个园林工叮嘱了一句,这才退到了人群外。  相思树四周围满了人,先是四周的水泥路面被撬开,随着一锹一锹的土被掀开,深埋的树根慢慢的显现出来,一直向下挖了两尺多深,突然的,随着一锹土被倒在空地上,一根白骨混杂在泥土里,围观的众人一看,不由瞪大了眼睛。  “树下埋着死人!”有村民惊恐的开口,脚步连连后退着,一想到这些年没事就来树下拜拜结果这树底下竟然埋着死人,这让人想起来就感觉毛骨悚然。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三具尸骨被小心翼翼的开挖出来,因为埋的年数很久了,尸体早就烂成了一根一根的白骨,和之前被杀的叶梅一样,尸体也是被分尸的。  古青桐戴着手套将骨头一根一根的摆放在地上,虽然还缺一些骨头,但是大致的形状已经出来了,“初步判断死者有三个人,最小的年龄应该在八岁左右,右边的死者是父亲,左边应该是母亲,男死者年纪大约在四十岁左右,女死者大约是三十五岁,或许是一家三口。”看着地上摆放的三具白骨,佘政看向古青桐,“死亡时间大概多久?”  “骨头腐烂的很严重,至少超过四十年了。”古青桐目前只是初步判断,具体的必须等到将骨头送到实验室进行科学的检测。  四十多年前了,佘政忽然想起戴志诚的发家史,因为是南川有名的企业家,而且是白手起家,戴志诚的发家史佘政也清楚,四十多年前,戴志诚最先干的是投机倒把的买卖,赚的就是差价,据说他眼光很好,短短两年时间就赚取了第一桶金。  有了原始资本,戴志诚就打算成立凤凰食品公司,先是在凤凰村承包了果园,引进了优质的果树苗,然后一步一步就发展起来,看着地上的三具白骨,再想到戴志诚的发家,佘政似乎已经明白了。  三具尸骨都被送回到了实验室,古青桐亲自在检验,佘政查了四十多年前在南川发生的一家三口失踪的案件,果真查到了一起。  当年有M国华侨在南川游玩,当时就来过猫儿山的深山进行探险,听说猫儿山的深处有一个洞穴,在国外居住多年的姚家三口都喜欢洞穴探险,包括他们七岁的儿子。  直到一个月之后,一家三口一直没有和国内的友人联络,友人这才报了警,当时这事还挺严重,但是搜查队在山里找了三天,也没有找到一家三口的踪迹,最后在洞穴口这边找到了带血的衣服布料还有山猪的脚印,警方最后判断一家三口可能是遭遇了山猪的攻击。  而且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中途又下过几场暴雨,猫儿山深处有猛兽出没,这一家三口极有可能是遇害了,尸体应该是被野兽给拖走吃了,毕竟是人烟罕至的深山,搜查队找了几天之后只能放弃了。  “头,你看这篇报纸上说的,姚家三口是做珠宝首饰生意的,他们热爱探险也喜欢宝石。”郝小北翻出四十多年前从图书馆找出来的旧报纸,“他们一家三口戴的首饰在当时估计就值上百万。”  照片上是姚家三口站在一起的照片,最抢眼的还是三人胸口佩戴的首饰,姚夫人戴的是一块硕大的宝石项链,姚先生和孩子胸口都佩戴了宝石的胸针,而且姚夫人和姚先生无名指上还戴着钻石的戒指。  佘政现在思考的就是如何将姚家三人的死亡和戴志诚联系起来,即使佘政心里清楚这一切很有可能都是戴志诚所为,但是不管是叶梅的死亡,还是金萍和雷大海的死,包括吴卉的死,所有证据都将凶手指向了其他人,和戴志诚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戴志诚自然知道警方从相思树下挖出了三具骸骨,他隐瞒了四十多年的秘密终于还是曝光了,可是戴志诚并不害怕,因为即使佘政再擅长刑侦,可是没有证据,任何人都无法指证自己。  姚家三口和叶梅都死亡多年,当初的证据早已经被戴志诚给毁掉了,金萍和雷大海的死被归结到了蔡由身上,田家为了名声,不会让警方查下去,因为田舫已经死了,再查下去,这个杀人罪就到了田舫头上,那就等于是田家纵容孩子杀人。  吴卉的死亡是戴虎一手造成的,不管他是蓄意谋杀还是意外致人死亡,终究是戴虎害死了吴卉,只可惜丁绮梦没有死,但是戴志诚也不怕,绑架丁绮梦的两人都是玩命之徒,被谭果追捕的时候已经死掉了一个。  而另一个在医院的时候也跳楼自杀了,因为他死了,那一百多万才能留给家里年迈的父母和老实巴交的老二,他不死,身上背着好几条人命,根本活不了。  戴志诚抽着烟,烟雾缭绕之下,他原本看起来和善的面容此刻却显得狰狞而扭曲,只可惜吴卉肚子里那个三月大的男婴,一想到那是自己的儿子,这辈子唯一的儿子,戴志诚眼神再次狰狞的扭曲起来。  谭果没有想到约自己见面的人谁戴舒悦,四十多年前姚家三口的死亡,还有十多年前叶梅的被杀,甚至包括金萍她们的死,这些都和戴志诚脱不了关系。  目前只能看古青铜能不能从三具骸骨上提取到有用的线索,但是希望却极其渺茫,这个时候戴舒悦会见自己,谭果是真的很好奇。  “谭小姐。”戴舒悦缓缓的开口,从包里拿出一张有些发黄的照片递给了谭果,“这是叶梅当年拍下的原版照片。”  谭果一愣,仔细一看,这照片却是没有被裁剪过的,照片左侧果真有花环的一角。  “当初金萍想要将照片保存起来,又想要摆在相框里,所以她自己去县里冲洗了一张,这一张就是她小心保存起来的照片。”戴舒悦指了指照片上的左边,“当初拍下照片的前一天下了暴雨,相思树下的泥土被冲刷了一些,如果将这张照片放大,就会发现花环下面有一截凸出来的白骨。”  四十多年前,姚家三口进入猫儿山深处探险,可是因为孩子不知道因为什么过敏了,一家三口放弃了洞穴探险,连夜从山里出来了,那个时候戴志诚还没有结婚,他也不过是二十来岁的青年,空有一腔抱负和野心,但是凤凰村太穷了,戴志诚根本没有资本。  姚家三口的出现,那不下心从背包里滑落出来的首饰,在灯光之下熠熠的闪烁着璀璨的光芒,戴志诚像是疯了一般,他用姜汤做借口,偷偷放了耗子药,姚家三口非常感谢让他们借宿的戴志诚,根本没有想到这温热的红糖姜汤会要了他们三个的命。  杀了人之后,戴志诚想过将人埋到山上去,可是当年因为村子里太穷,很多人都带山上去寻些蘑菇,打点兔子,春天一到还会去山上挖笋子,戴志诚太害怕,将尸体埋在山里不安全。  最后,戴志诚想到了那棵相思树,四十多年前,相思树这边还是村口,只是一棵孤零零的大树,戴志诚知道没有人会在相思树下乱挖土的。  将三具尸体剁碎之后,为了减少尸体的体积,戴志诚将尸体上的肉都刮了下来,连骨头带肉的丢到大锅里煮,这样连续煮了三天,多余的肉都被他连夜倒到了山里的悬崖下,过不了几天这些碎肉就会被野兽给吃掉。  至于剩余的骨头则被他用油布包裹好了埋到了相思树下,戴志诚知道骨头丢到山里,一旦被发现,警方肯定会调查,人骨和野兽的骨头毕竟不一样,更何况还有三个头盖骨,埋在树下最安全。  将三人身上的现金和宝石带在了身上,戴志诚出了村子去了南方将珠宝倒卖了,这才有了创业的资本。  相思树是凤凰村的标志,戴志诚回到村子之后,也想过将骨头转移到自己承包的果园,但是果园人来人往的,还不如相思树安全,戴志诚又偷偷的给树下培了一些土,夯实了,这样一埋就是二十多年。  戴志诚都快忘记相思树下还埋了三具尸骨,直到十多年前一场暴雨,树下水土流失严重,戴志诚连夜回到凤凰村,他打算把树下用水泥砌起来,这样骨头就永远不会暴露出来了。  可是就在戴志诚行动之前,从事摄影的叶梅给吴卉、金萍还有丁绮梦在树下拍了一张照片,戴志诚原本并不知道这件事,他出钱请了泥瓦匠,把相思树下用水泥抹了一遍。  就在半年后,叶梅找到戴志诚,想要通过他的关系将这张《三只金凤凰》的照片送去比赛,当时摄影比赛不接受个人参赛,必须有组织,叶梅就想利用凤凰食品公司的名誉去比赛。  戴志诚这才看到了这张照片,或许是做贼心虚,戴志诚陡然发现照片左侧的花环下面有一截白骨,惊恐之下,戴志诚连忙将照片放大了看,果真是一小截白骨。  再后来,戴志诚以找了摄影界的大师为理由,将照片进行了裁剪然后寄出去参加比赛了,叶梅被戴志诚骗出来之后了,分尸用的正是当时食品公司用来切割果子的刀具。  “你都知道?”谭果诧异的看着戴舒悦,不敢相信她竟然都知道戴志诚的所作所为。  戴舒悦苦涩一笑,“我一开始并不知道,是我的母亲早些年发现他在外面包养了很多情妇,可是或许是报应,他虽然找了很多女人,这么多年也就我和刘莉两个女儿,生不出儿子,这么大的家业没有人继承,这就是报应吧。”  戴舒悦的母亲毕竟是戴志诚的枕边人,在一起的时间久了,自然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戴舒悦母亲并不是自然死亡的,而是被戴志诚换了药,最终病死的,她或许是知道自己终究会死亡。  “这一张发票应该是警方需要的证据。”戴舒悦最后将一张精心保存的发票递给了谭果,这正是四十多年前戴志诚在南方卖掉姚家三人珠宝的发票,其实也是当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