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29章 血拼到底

第129章 血拼到底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661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9
    “快赔钱,别以为砸了哥几百万的古董就可以不了了之了!”其中一个青年狞声一笑,呼啦一下挥手将桌子上的碗碟连同桌布都掀翻地上了,然后将锦盒里的碎瓷片都倒在了桌子上。“粉彩镂空转心瓶,市价不低于八百万,你把东西碰碎了,哥们也不为难你,三百万的违约金加上八百万,你一共赔偿一千万,零头的一百万给你抹了。”  梅雪脸已经白了,虽然这个饭店生意极好,但是一下子她也拿不出一千万,再看着眼前不怀好意的众人,梅雪愈加的不安。  “怎么回事?”听另一个服务员说外面出事了,梅厨师连忙拿着剁骨头的菜刀咚咚咚的跑了出来,一看女儿面前十多个青年,梅大厨眼睛一瞪,恶狠狠的开口:“你们要干什么?敢来我店里闹事,老子剁了你们!”  看着拿着菜刀凶狠挥了挥的梅大厨,几个青年反而不屑的大笑起来,这个老东西也就是虚张声势而已。  “老头,你够种,来啊,剁吧,今天谁不剁,谁他妈的就是孬种!”一个青年大笑着将胳膊放到了桌子上,挑衅的看着挥舞菜刀的梅大厨。  “好了,不要闹,有事说事,你这像什么样!”刘哥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耍宝的手下,夹着香烟的手指了指桌子上明黄色外加粉色点缀的碎瓷片,“你女儿将我们的古董碰碎了,我也不讹你,东西就在这里,你如果要私了就一千万,如果你要公了,你可以报警,等警察来立案调查,不过到时候一毛钱也不会少。”  “爸,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一转身的时候就听到盒子掉地上的声音了。”梅雪声音哽咽的开口,她也不清楚转身的时候到底有没有碰到放桌子上的盒子。  刘哥懒懒的笑着,“梅大厨你不放心可以去查监控,看看这盒子是我们自己摔碎的,还是你女儿碰碎的。”  梅大厨眉头皱了皱,原本他以为和过去一样是同行找来闹事的,可是刘哥他们的态度太坦然,随便梅大厨是报警还是查监控,甚至随便梅大厨去检验这个随瓷片,这说明对方有备而来。  “谁家几百万的东西随便摆桌子上,这种碰瓷的手段新闻上播放过许多次了,你别指望讹诈我们!”梅大厨输人不输阵的开口,将菜刀向着几人挥了挥,“给你们一千块,今天这顿饭也算我请的!”  噗嗤一声,刘哥笑了起来,可是笑着笑着眼神突然狠戾一变,右手一动,梅大厨都没有反应过来,他手里头的菜刀已经被刘哥夺走了,转在掌心里把玩着。  砰的一声,刚刚还在刘哥手里头的菜刀突然剁在了木桌的中间,力度之大,整个桌子发出了嗡嗡声,刘哥表情暴戾而凶狠,“还从没有人敢拿一千块来侮辱我,梅大厨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将这个女人带走送到场子里去卖,什么时候接客赚到了一千万,什么时候将人放回来!”  两个手下二话不说的一把抓住惊恐的梅话,梅大厨立刻吼了起来,“谁敢动我女儿,老子剁了他!”  可惜梅大厨还没有来得及动作,几个混混立刻上前,动作利落的将身材肥胖的梅大厨反扭住胳膊控制住了,然后一个混混用力的一脚踹在梅大厨的腿弯处,直接将人压在了地上,“刘哥,看来他们是想赖账了。”  “爸,你没事吧?”梅雪不安的喊叫着、挣扎着,可是却被两个混混死死的抓住了胳膊,根本无法挣脱。  而地上梅大厨虽然有一身的蛮力,可惜刘哥的这些手下都不是普通的小混混,身手不错,脸朝下贴在地上,被人踩住后背的梅大厨再用力也没办法从地上爬起来。  饭店里的人一见情形不对,立刻就拨打了110,警察来的倒也快,一看这架势,眉头一皱,带队的警察快步上前厉声喝道,“干什么?快将人放开!”  刘哥对几个手下点了点头,一得到自由的梅雪连忙将梅大厨从地上扶了起来,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恐和害怕,“爸,你没事吧?有什么伤到?”  “我没事!”粗声粗气的开口,梅大厨气的够呛,感激的看向出警的两个警察,“警察同志,他们就是碰瓷团伙……”  听完梅大厨的叙说,两个民警也感觉刘哥他们像是碰瓷的,只可惜大厅里的几桌客人都没有目睹到事情的经过,刚刚混乱的时候,除了谭果这一桌,其他几桌客人一看刘哥这架势,都吓的逃走了。  随着监控视频的调出,梅大厨和警察面色都凝重了几分,因为角度的关系,监控并没有拍到礼盒到底是怎么掉下来的,但是从画面上,当时并没有人伸手将礼盒从桌子上推下来,而梅话刚好转身,也有可能是她不小心碰到了礼盒。  “警察同志,就算有人会拿几块古董的瓷片冒充完整的古董来碰瓷,我这可是真正的古董,每一块碎瓷片都是粉彩镂空转心瓶的一部分,警察同志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请专家过来一块瓷片一块瓷片的鉴定,也可以让修复古董的专家来复原。”  刘哥坐在椅子上懒洋洋的开口,危险的眯着眼,将一旁的合同递了过去,“这个瓷瓶是通过专家鉴定过的,今天下午两点就要送给国外的大客户,违约金就三百万,警察同志如果不相信你可以去调查。”  一般碰瓷的不过是凭着一股子无赖的精神,死缠烂打的从受害者这里讹诈一点钱,刘哥的态度太镇定也太坦然,这会连两个警察都不确定这古董是不是真的了。  “不用这么麻烦。”就在梅家父女一筹莫展的时候,一道清朗的声音传了过来,众人回头一看,却见谭果走了过来,指了指刘哥身边一个黑瘦的青年,“事发的时候我筷子刚好掉地上了,所以我看见了,服务员转身的一瞬间,这个黑瘦男人突然抬脚踢在了桌子腿上,将桌子边缘的礼盒碰掉到地上了。”  谭果此话一出,梅家父女不由的喜上眉梢,刘哥表情则是一变,他之所以让手下坐了三桌,目的就是为了避开目击者,没有想到还是被人看见黑子的动作了。  “小姑娘,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刘哥没有了刚刚冷静淡定的表情,眼神狠戾的看向谭果,危险的目光里充满了不言而喻的威胁。  谭果表情实在太坦然,所以刘哥完全没有想到谭果是在瞎忽悠,她根本没看到黑子的动作,只可惜当时的确是黑子踢的桌腿,所以刘哥灯下黑的以为谭果在捡筷子的时候刚好目睹了这一切。  “至于这些瓷片。”谭果拿起大桌子上的碎瓷片看了看缺口处,“如果这个转心瓶是刚刚打碎的,断口处的氧化时间非常的浅,但如果早就打碎了,暴露在空气里的时间就长了,这种转心瓶用瓷石为原材料,由石英和绢云母组成的,只要检测里面氧化铁和氧化钛这些化学成分的氧化程度,就可以精准的判断出转心瓶破碎的时间。”  梅家父女和两个警察听的云里雾里的,但是看谭果侃侃而谈的姿态,不由自主的相信了谭果的话,梅大厨更是感激的看向谭果,“行,不管鉴定费是多少,我都出了。”鉴定一下总不可能超过百万,而这些人张口就是一千万!  刘哥的脸彻底阴沉下来,暴虐的目光看死人一般的看向谭果,一股子骇人的戾气让两个警察都下意识的抖了一下,刚打算开口,刘哥突然扬起手一巴掌向着谭果的脸扇了过来。  刘哥的动作快,可是邹老的警卫员涂刚的动作更快,喀嚓一下精准的抓住了刘哥的右手,“你干什么?”  “你这是恼羞成怒了!还想要打人!”梅大厨气愤的嚷了起来,之前他就认为这些人是来饭店碰瓷讹诈的,可没有证据,现在有了谭果的作证,再加上那什么检测,梅大厨顿时理直气壮起来。  “给老子砸了这里!”刘哥厉声一喝,话音落下的同时,一脚向着涂刚的小腹踹了过去,他原本算计的好好的,即使警察来了他也不怕,证据齐全,不怕梅家不赔偿一千万!  没有一千万赔偿可以啊,将梅家祖传的菜谱交出来抵债,为了今天这事,刘哥事先踩过点,还专门找了道上倒卖古董的人,收购了这个出土就破碎的粉彩镂空转心瓶,偏偏却多了谭果这个搅事的,既然明的不行,那就只能来黑的!  十多个青年得到命令之后,抓起手里头的东西就开始打砸起来,两个警察拦都拦不住,好在梅家后厨还有两个帮忙切菜配菜的小厨师,这一打整个场面就乱起来了。  谭果踹开冲过来的两个混混就窜到邹老面前,心虚的笑了笑,“这里太混乱,老爷子我先送你到安全的地方!”  邹老点了点头跟着谭果刚打算出门,忽然从门外跑来好几个人,为首的脸上还带着青紫的瘀伤,一头黄毛格外显眼,正是谭果之前在赵家公司办公室里碰到的黄毛,后来带着大嘴哥在龙虎豹保全公司的门口围堵了谭果和何大山,然后反被揍了一顿。  冤家路窄!黄毛原本就在附近吃饭,结果接到电话知道自己大哥在这里跟人打起来了,立刻带着手底下五六个兄弟冲过来帮忙,然后一眼就看到走到门口的谭果。  “原来是你!”黄毛阴森森的开口,目光里充满了仇恨之色,“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哥几个跟我上,先抓住这个小贱人!”  大厅里,涂刚出手刚猛强劲,其他几个小青年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唯独黄毛的哥哥刘翔是个练家子,但根本不是涂刚的对手,所以当余光瞄到门口的五六人向着邹老冲过去时,涂刚眼神狠戾一变,挨了刘哥一脚之后,顺势向着门口跃了过去,一脚将冲在最前面的黄毛给踹飞了出去。  “邹老小心!”  “老爷子小心!”  几乎在同时,谭果和涂刚的声音同时响起,却见跟着黄毛的五六个人中,其中一人忽然身影诡谲的越过涂刚直奔邹老而来,阳光下,他右手掌心一道银光一闪而过,掌心里赫然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大小和手术刚差不多,可是森寒的刀刃比起手术刀更加锋利。  涂刚脸色陡然遽变,原本以为是几个小混混,即使人多势众,但是涂刚一个人也能应付,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一个粗心大意,让真正的狠角色突破了自己的防线。  这一刻,涂刚目眦欲裂,他想要快,想要更快,可是敌人的步伐更快,短短不到一米的距离就是邹老,而此刻涂刚却在三米之外,还有几个碍事的混混挡在中间。  面对死亡的危险,邹老目光猛地一沉,原本和善慈爱的表情也在瞬间严厉下来,此刻,邹老已经明白这些人是冲着自己来的!根本不是要什么梅家菜谱,暗中的人知道自己爱吃,必定会来梅家小馆,所以才制造了混乱,让涂刚疏忽大意了。  一瞬间,手持利刃的男人眼神冰冷的骇人,右手的利刃高高的举起向着邹老的脖子摸了过去,一刀割喉,即使华佗在世也救不了颈部大动脉被割断的邹老。  可是就在瞬间,男人眼神陡然一变,只感觉胸口剧烈一痛,他不敢相信的低头一口,心脏处爆发出血花来,子弹贯穿了胸口,男人痛苦的扭曲了表情,手中利刃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快走!”谭果右手持枪,左手抓住了邹老的胳膊,刚要带着人离开,危险的感觉瞬间袭来,谭果猛地抬头向着四点钟方向看了过去。  梅家小馆是闹中取静的四合院,而四合院的四周都是林立的高楼,此刻四点钟方向,一扇窗户是打开的,谭果想都没有想的一把将邹老撞开了。  砰的一声!子弹穿破空气的声音响起,揍老身后的玻璃窗应声而碎!狙击手!涂刚神色大变,毫不客气的对着黄毛的右腿开了一枪,人已经扑到了谭果和邹老面前,用自己的身体挡护盾,“邹老,我们快上车!”  估计是看到谭果和涂刚都开枪了,刘翔这些混混都傻眼的愣住了,地上黄毛痛的惨叫着,被涂刚一枪射中了膝盖,他的右腿算是废了,可是黄毛还是幸运的,大门口还躺着一具温热的尸体,心脏处殷红一片,被谭果一枪击中心脏毙命了。  “上我的车!”谭果快速的开口,刚将邹老推到了后座上,狙击手的第二枪已经射过来了,可是特殊钢材的车身是完全防弹的,上车的邹老只听见砰的一声,车身却是完好无损。  谭果发动汽车,黑色的汽车如同魅影一般驶入到了车流之中,至少避开了狙击手的死亡射杀。  几分钟之后,车里三人都松了一口气,涂刚握枪的右手都有些的发抖,他几乎不敢相信如果今天不是有谭果在现场,那么邹老必定遇害了,对方不但安排了杀手混到那些混混里,暗中还安排了狙击手,甩开了所有警卫的邹老今天必死无疑。  邹老面无表情的坐在汽车后座上,他算是微服私访来南川的,为的就是处理赵家的事情,可是邹老没有想到自己的行踪还是泄露了,暗中的人甚至早已经部署好了杀局,只等自己入局!  “邹老,我已经通知驻S省的韦少将,由他派人过来保护您老的安全。”涂刚低声开口,敢对邹老下手的人必定非同一般,他和余下的四个警卫员只怕保护不了邹老的安全。  说完之后,涂刚戒备的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谭果,出了这样的情况,涂刚已经不放心任何人,尤其是刚刚碰到的谭果,即使她之前救了邹老,可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刚好出现在梅家小馆,身手不错,还佩了枪,这太不寻常了。  邹老对着警戒的涂刚摆摆手,这个小姑娘虽然出现的太过于巧合,可是邹老相信自己的判断,更何况对方布下杀局是要杀掉自己,这个小姑娘如果身份有问题,事发时她完全没有必要救自己。  谭果自然知道涂刚的怀疑,所以她才会主动说开车,否则涂刚绝对不放心自己和邹老留在后座,只是汽车才开出不到五分钟,谭果眉头一皱的看着两侧的倒车镜,两辆黑色宝马车远远的追了上来。  “老爷子,坐稳了!”谭果提醒了一声,一脚踩在油门上,抢在红灯亮起的前一秒,黑色汽车突然急转弯拐上了另一条马路,突然的调转方向,引得四周的司机连忙刹车,叫骂声和喇叭声响成了一片。  可是即使如此,两辆宝马车依旧跟随其后,涂刚此刻也警觉到了不对劲,眼睛里迸发出锐利的寒光。  “你们身上被人安了定位器。”甩不开后面的车子谭果已经知道原因了,可是那些微型的定位装备有些不过米粒大小,只怕一时半会根本找不到。  邹老的脸色也沉了沉,对方能事先洞悉自己的去处,肯定是提前做了万全的准备,但是能在自己身上安装定为器,那只有身边亲近的人才能做到,邹老这一次来南川,除了涂刚外只带了四个警卫员,这说明其中有一个人叛变了。  有了定位器,即使谭果车技再好也于事无补,对方既然要致邹老于死地,只要在半路上调两辆大货车过来,简单粗暴的冲撞过来,那绝对是车毁人亡了!  “老爷子,我要开启车上的电磁干扰设备。”谭果说话的同时,就开启了设备,然后再次加快速度准备甩开后面跟踪的两辆宝马车。  或许是定为信号突然消失,后面的两辆宝马车疯狂的加快速度追了过来,若不是距离太远,估计都会开枪射击了。  “闹市区太危险,往城外开!”邹老沉声开口,现在是下午上班的高峰期,马路上车辆太多,两辆宝马车疯狂的追赶,很容易引发连环交通事故。  谭果方向盘一转上了通往市郊的高架,如果在闹市区,以谭果的车速更容易甩开后面的车子,但是却要以普通人的生命为代价,一旦出了市区,没有了其他车辆的干扰,即使定位器失灵了,对方依旧能继续追踪上来,邹老自身就危险多了。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汽车已经开出了市区,当看到视线前方开过来的另外两辆车,谭果脸色陡然一变,“对方只怕是入侵了沿途交通探头,再在马路上开车就危险了。”  原本只是两辆车,现如今后面两辆还没有甩开,前面两辆车又已经追赶过来,四辆车一旦形成前后夹击的阵型,谭果的车子就算性能再好,甩开了这一次,但是还有下一次。  汽车忽然一个转弯向着左边的小道开了过去,南川虽然经济发展的极好,可以说是寸土寸金,但是市里也非常注重城市的绿化建设,空闲的地方都种植了绿色乔木。  此刻谭果选择的方向就是市郊最近的景山公园,这个公园以景山而命名,将整座景山都放到了公园规划里,每到周末来这里呼吸新鲜空气、爬山的人最多。  谭果的车速极快,汽车一路开到公园入口处之后,谭果三人立刻下了车,对方准备充分,如今入山是最安全的,而且谭果也知道大哥谭辰暗中安排的人肯定随后就到。  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四辆宝马车也停在了公园入口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黑色汽车之后,从车上下来的八个人也进入了公园,向着进山的通道走了过去。  邹老年纪毕竟大了,虽然平日里也注重养身,但是这样快步的疾走,还是爬山,不到半个小时,邹老就气喘吁吁,体力明显跟不上了。  谭果看了看四周,忽然眼睛一亮,“邹老,这边有个小山洞,你先躲进去,这枪你拿着防身。”  涂刚感激的看了一眼谭果,邹老肯定是走不动了,后面的敌人铁定会追上来,如今谭果让邹老躲进山洞,已经是存了和涂刚一样的心思,血拼到底,不惜一切代价保护邹老的安全,这一刻,涂刚对谭果再没有任何的怀疑了。  “我还能坚持,他们人多,我们继续走下去。”邹老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拒绝了,自己身上被安装了定位器,即使之前已经通知了韦少将,但是短时间之内对方肯定无法赶过来,就谭果和涂刚两个人,根本敌不过有备而来的敌人。  “邹老你放心,我和涂大哥最多坚持十分钟后援就到了,放心吧,我还等着和你一起去南川的各种特色馆饱吃一顿。”谭果一笑,将手枪和背包都塞给了邹老,“您老快进去,我和涂大哥先隐蔽,能偷袭一个是一个。”  谭果神色太过于镇定,即使如此危险的境地却依旧笑嘻嘻的,邹老也安下心来点了点头,看来这小姑娘身份也不简单。  谭果和涂刚选择了最好的地方隐蔽起来,果真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八个男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过来,眼神戒备的看着四周,右手一直放在腰侧,如果这里不是景区,估计他们就直接拿着枪出来找人了。  涂刚刚打算开枪偷袭,谭果对着他摇摇头,忽然从藏身的地方跳了出来,一下子,八人立刻戒备起来,眼神狠戾的盯着谭果和后一步出来的涂刚。  “这里是景区,虽然游客少,可还是有不少人会过来。”谭果笑眯眯的开口,拍了拍自己腰侧的手枪,“如果我们开枪战,我可以肯定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景区就会乱起来。”  “你想怎么样?”八人里,一个年纪四十来岁的男人沉声开口,他肤色黝黑,右脸颊带着一道伤疤,不同于涂刚的杀气内敛,男人周身爆发出如同野兽般狠戾暴虐的气息,绝对是刀口舔血的狠角色。  “很公平,我们两个,你们八个,我们不动枪,只凭武力,如果我们两个死了,人你们带走。”谭果活动着手腕,顺势动了动脚踝,八个高手,谭果其实已经认出对方的身份了。  年纪小的时候和谭谭他们弄了个杀手组织,谭果他们虽然秉持着银货两讫的原则,但是有些丧尽天良的生意,即使雇主价格开的再高,他们也不会接的,可是当时道上有另一个组织却不同,只要给钱,足够的钱,即使是总统,他们也敢去暗杀。  而这个臭名昭著的组织正是国际上让人闻风丧当的——血骷髅,他们都是团伙作案,每个人身上都背负着多条人命,是真正的灭绝人性的刽子手,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标志正是他们右手腕处有一个血红色的骷髅纹身。  为首的男人看了看谭果和涂刚,他们并不在乎会杀掉无辜的游客,但是一旦事情闹大,他们想要离开华国境内就不容易了,必定会被全国通缉,而只要无声无息的杀掉眼前这碍事的两人,至于那个目标老头,就如同捏死苍蝇一般简单。  “可以!”男人点头同意了,八人围着谭果和涂刚慢慢的走着,四人围攻一个,一刹那,双方同时动手。  并没有因为谭果是女人而掉以轻心,在血骷髅的组织里,多少人就是死在轻敌上,不管是五岁的婴儿还是八十岁的老人,他们都可能杀死你,所以血骷髅的宗旨就是不放过任何一个人,直到你将对方杀死,然后在他脑门上补上一枪,这样你才可以放松警惕。  一股钢戾的拳风迎面而来,谭果眯着眼随即出手正面迎击的碰撞上去,砰!拳头对着拳头狠狠的撞击到了一起,谭果身体往后退了一步,而为首的男人却连连后退了五步才稳住了身体。  好强大的力量!为首男人眼神阴翳的骇人,嘴角勾起嗜血的笑容,多少年了,他都没有遇到过这么强的女人,同样强大的男性敌人,再强也引不起他的兴趣,他真正喜欢猎杀的就是女人,看着那漂亮的脸上流露出对死亡的恐惧,那一刻简直太棒了。  “一起上!”为首男人狞笑一声,如同从地狱血窟走出来的恶魔,他们完全没有道义可言,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杀死敌人,所以随着男人的一声令下,余下三个男人同时也向谭果出手。  电光火石之间,五人的身影激烈的碰撞到了一起,没有任何的技巧可言,完全是力量的纯粹比拼,谭果放弃了一切防守,不惜一切代价以伤还伤,也要最大程度的伤到对方。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白嫩嫩的小姑娘力量大的可怕,那粉白的拳头却像是铁锤一般,每一次打在身上都来带来一股撕裂般的剧痛。  虽然只是短暂的五分钟,可是血腥格斗的双方而言,这五分钟似乎就像是一辈子一样的漫长,鲜血从嘴角迸发而出,全身的要害处都被攻击到,每个人都像是从血河里爬出来的一般,浑身充满了自己的或是敌人的鲜血,可是眼神经过了鲜血的洗礼,显得愈加的狠戾暴虐和疯狂。  “啊!”涂刚痛苦的低嚎一声,身体狼狈的摔在了地上,他的右腿呈现诡异姿势被折断了,因为太痛,身体不断的颤抖着,一个人面对四个高手中的高手,涂刚伤的不轻,可是他猛地将断掉的右腿矫正过来,然后慢慢的站起身来。  可是涂刚还没有来得及完全起身,一个男人突然狠戾的攻上前来,可就在这一瞬间,涂刚眼神一亮,反身迎击过来,错估了涂刚攻击力的男人眼睛猛地瞪大,可惜却已经太迟了,脖子被扭断的嘎吱声诡异的让人头皮发麻。  呜!在涂刚杀掉第二个敌人之后,余下的两人一脚狠狠的踢在了涂刚的腹部,力度之大直接将人踹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树杆上,大口大口的呕着鲜血,内伤已经很严重了。  谭果这边并没有杀掉一个敌人,可是眼前的四个敌人身影却已经摇摇欲坠了,毕竟在完全的力量比拼之下,即使是血骷髅的人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力量比不过一个人,而且还是四对一的状态下。  可是这样的僵持下,四人都伤的不轻,喘着粗气,身体摇摇欲坠着,体力已经被耗掉了九成,而此刻,谭果笑着抹去嘴角的血迹,眼神陡然一狠,浓烈的杀机从眼中迸发而出。  为首的男人只感觉一股不祥的感觉,可惜却已经太迟了,瞬间的时间,谭果身影快若疾风,虽然满身的血迹,可是她看起来像是一点都不疲惫一般,速度甚至比之前打斗的时候还要更快。  四道闷哼声响起,谭果如同无形的刽子手一般收割着鲜活的人命,一转眼的功夫,她用充足的体力和耐力绝杀了只剩下一成体力不到的四个敌人。  “还有你们两个!”谭果面带着微笑,看起来像是乖巧的邻家女孩,可是却让仅存的两个男人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  这个女人是魔鬼!两个男人并肩站立着,目光惊恐的看着愈战愈勇的谭果,这根本不是人!人类不可能有这样可怕的体力,就在一瞬间,其中一个男人右手突然向着腰侧摸了过去……  可惜他刚刚经历了一场血拼,拔枪的速度已经慢了很多,而就在这一瞬间,谭果右手的手枪已经连开两枪。  眉心迸发出血花,倒地的两个男人脸上残留着死亡前的不甘,他们经历过那么多危险的境地,为什么会丧命于此,死在一个小姑娘手里头。  感谢大哥当年那灭绝人性的各种训练!谭果活动了一下疼痛的身体,她一直坚定的认为自己之所以这么懒散,一定是小时候大哥训练过度了,透支了自己所有的精力,所以才导致自己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  “你简直……”即使伤的再重,涂刚也没有昏过去,他的任务是保护邹老,在邹老没有安全之前,他不能昏,此刻看着走过来的谭果,涂刚含混不清的说了一句,眼一闭就支撑不准的倒下去了。  自己不就是天生神力嘛!谭果扶起地上的涂刚,可是即使体力充沛到不像是人类,大哥也能无情的将自己训练的像是狗一样,连爬的力气都没有。  这边刚打算将涂钢扶起来,谭果眉头一皱,快速的将涂刚又放到了树下,一转头却见两个持枪的男人正好整以暇的走了过来,看起来面带笑容,可是眼神却狠戾的骇人,比起刚刚死掉的几人,这两个男人周身爆发出来的气势更为的可怕。  “没有想到华国果真卧虎藏龙。”其中一个外国男人笑着看向谭果,“可惜了甜心,套用你们华国的话,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谭果看了看这个外国男人,还有他身侧正拿着平板的另个一男人,应该就是他们两个在幕后操控的,而这个电脑男应该就是黑客高手。  “这句话就还给你们了。”谭果一耸肩膀,转身向着涂刚走了过去。  看着背对自己的谭果,外国男人眼神微微一变,莫名的有种不安的感觉,可是此刻他也不顾的什么了,抬手就要对谭果的后背开枪射击。  “啊!”外国男人痛苦的闷哼一声,持枪的手腕被子弹射出了一个血窟窿,瞬间从暗中出现的四人以极快的速度将还活着的两个人生擒住了。  谭果笑着摆摆手,她知道后援一开始就到了,但是除了之前死掉的八个人,肯定还有人在暗中指挥着,谭果知道谭辰派的人不出现一是因为自己没有危险,二是因为他们要等最后的人出现。  “小姐。”一个男人向着谭果恭敬的行了个军礼,身为谭宸的亲卫手下,他们一直都听过一个传闻,想要成为谭宸的亲卫只有一个筛选标准,那就是跑步只要能超过谭果当年的记录就行了。  然后的然后……说起来都是泪啊,为什么没有人说谭家小公主那是公主的外表,魔鬼的体力,这就是一个不知道疲倦的机器人!  据说在十二岁的时候,谭宸从各个部门特招过来的大兵都是心高气傲的主,根本不服气和他们年龄相差不多的谭宸,然后各种流言满天飞。  小糖果一怒之下,和这群特种大兵开始了耐力体力大比拼,然后一个人干掉了三百多个特种大兵,等谭宸到达训练场的时候,训练场地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若不是还有呼吸,估计都能将人吓一跳。  四十多度的高温之下,谭果无辜的站在树下啃西瓜,只说了一句这些人太没用,弱鸡一样,好不容易恢复了体力要爬起来的几个特种大兵,吧唧一下又摔在了地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