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30章 再下黑手

第130章 再下黑手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53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9
    医院,病房。  “您老暂时先休息一下。”医院单人病房里,谭果暂时将检查过身体的邹老安排到了病房里,谭宸派过来的是特调一局的一队人马,此刻留下四人处理现场了,余下四人都跟着谭果到了医院,两人在外面戒备着,两人留在病房里保护邹老的安全。  “我没事,你自己也去检查一下。”邹老笑呵呵的开口,感激的目光看了一眼谭果,今天若不是碰到谭家小姑娘,自己这把老命算是交待在这里了。  一路奔波,邹老只是血压有点高,微微缺氧导致的心律不齐,并没有其他的问题,谭果也放心了,“那我去看看涂哥。”  谭果身上只是些皮肉伤,可是涂刚却伤的不轻,他毕竟不像谭果耐力好的惊人,他一个人面对血骷髅的四人,能杀了两人,重伤了另外两人,涂刚也算是高手了,毕竟血骷髅这些玩命之徒,一个人估计能徒手杀掉五个特种大兵。  而此刻,刚从手术室里被送到病房的涂刚已经清醒过来了,毕竟还挂念着邹老的安全,之前若不是实在支撑不住,涂刚也不会晕过去,这会前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麻药的药性还没有过,涂刚已然清醒了。  “你醒了?”更在挂点滴瓶的护士诧异的看着目光锐利的涂刚,快速的将要起身的人又按了回去,“不行,不能起来,你现在必须卧床休息。”  “和我一起的老者呢?”涂刚此刻根本顾不得自己的身体,他最后的记忆是谭果赢了,然后自己精神一松的昏厥过去了,现在是在医院,可是看不到邹老,涂刚依旧不放心。  护士差一点被力气极大的涂刚给掀翻在地,没好气的一瞪眼,“你瞎闹腾什么,三个人里就你伤的最重,那个老人家没什么事,检查之后被那个女孩子送到病房休息去了,你赶快躺好,内脏受损,你才做的手术,快躺下,哎呀,点滴都回血了。”  听到这里,挣扎要起身的涂刚又躺回了病床上,看来邹老是安全了,可是跟着邹老出来的四个警卫员到底谁叛变了!  “你这个人是大猩猩吗?力气这么大?”小护士重新挂号点滴,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涂钢,刚刚他那么一抓,自己手腕都有些红肿了。  “对不起!”涂刚连忙道歉着,刚刚太担心邹老一时情急之下,出手就重了,看着小护士被掐红的手腕,涂刚也有些过意不去。  “没事,你休息吧。”小护士笑了笑,见涂刚这里没什么事了,这才笑着转身出了病房。  看了一眼一旁的点滴,涂刚已经打算拔掉点滴去邹老那里看看,没有见到人,涂刚怎么都不放心。  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刚打算拔掉手背上针头的涂刚抬头一看,却是两个陌生男人走了进来,涂刚不由戒备起来。  其中高个男人阴着眼走了进来,目光轻蔑而歹毒的打量着病床上的涂刚,然后亮出了自己的警官证,“我们是怀华区派出所的,接到报警,今天中午时分你涉嫌在梅家小馆非法持枪射伤了刘宇,你的同伙还当场杀害了另一名男性。”  之前的情况太过于紧急,所以谭果和涂刚根本顾不得当时在梅家小馆被射杀的杀手,却没有想到这边人刚到医院,警察就来了,不过想到刘哥那群人是故意来梅家小馆碰瓷的,背后肯定有点势力,所以警察这么快找过来也正常。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有没有案底?过去犯过什么案子?”高个男人拉过椅子在床边坐了下来,一开口就是咄咄逼人的强势姿态,上挑的三角眼阴森的骇人,“你们这样的垃圾货色,我见过很多,不要吃苦的就老实交代,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听到这话涂刚微微一愣,随即黑了脸,这还什么都没有调查,就用上恐吓了!看来刘哥那些人敢去梅家小馆碰瓷,果真是来头不小,可是涂刚跟在邹老身后这么多年,可不是被吓大的。  此刻冷冷一笑,涂刚态度强硬的开口:“我刚刚动了手术,现在还是病人,拒绝接受任何调查。”  有人报案,警方要立案调查是天经地义,但是涂刚伤的也不轻,他完全有权利拒绝高个男人的审问调查。  高个男人冷笑一声,忽然一手掐在了涂刚刚动了手术的小腹上,猛地一个用力,没有防备的涂刚痛的一哆嗦,黑眸里陡然迸发出骇人的寒光,他虽然伤的很重,还动了手术,可也不是任人欺压的角色。  高个男人原本以为涂刚只能乖乖受罪,没曾想涂刚突然暴起出手,高个男人太阳穴挨了一拳头,痛的眼前一阵阵的晕眩,身体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暴怒一吼,“你他妈的还敢还手?果真是暴徒!”  跟在高个后面的小王也是脸色一变的扑了上来,他们都接受过正规的训练,这会两个人打一个,还是才动了手术的涂刚,一时半会双方倒是势均力敌,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  之前离开病房的小护士再次端着药返回来,一开门就看到激烈打斗在一起的三个身影,而涂刚腹部已经血红成了一片,明显是伤口已经绷裂了,吓得小护士惊恐的喊了起来,“你们在干什么?”  高个子男人率先停了手,对着一旁的手下小王看了一眼,两人推开挡在门口的小护士快步的离开了病房,而涂刚也痛苦的跌坐在病床上,右手捂着腹部的伤口,“麻烦让医生过来一趟。”  小护士刚打算转身离开,可是又怕离开的两人去而复返连忙跑到了床头按响了紧急呼叫按钮,这才扶着涂刚躺了下来,“那些是不是打伤你的歹徒?医生一会就会过来了,我就在这里守着,他们不敢在医院乱来的。”  涂刚致谢的看了一眼虽然脸色吓得苍白,却还是一脸正气的小护士,粗重的喘息着,“我没事,我的手机在哪里?我需要打个电话。”  这边医生赶过来时,涂刚已经和邹老结束了短暂的通话,因为病房紧缺,所以邹老的单人病房和涂刚的病房不是在同一个楼层,不过知道病房里有谭果的手下保护邹老的安全,涂刚算是彻底放心了。  高个男人带着小王离开涂刚这里之后,直奔五楼的单人病房,刘哥脸色阴沉的站在病床前,黄毛此刻还在昏睡着,涂刚一枪射中了黄毛的膝盖骨,骨头碎裂严重,已经没有修复的可能性了,只能安装人工膝关节。  可是主治医生也说了人工膝关节的副作用也会很大,至少刮风下雨的时候膝盖处会疼痛难忍,到了寒冬更不必说了,而且在刘哥看来就算置换了人工膝关节,黄毛这个弟弟也等于是残废了,根本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想到此,刘哥脸黑的像是要滴出墨水来,他就这么一个弟弟,自己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就想着让刘宇过的好,可是在南川这地界上,竟然还有人敢将他弟弟打残了!这些人都该死!  “董哥,情况怎么样?”回头看着开门进来的高个男人,刘哥快步迎了过去,刚打算掏烟,忽然想起之前打斗的时候香烟早已经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去了。  “刚要审问,谁知道那小子是个硬茬和我们打了起来,手术伤口又裂开了,护士刚好过来查房,我们就先离开了,不过你放心,该怎么做兄弟我心里头有数。”高个男人拍了拍刘翔的肩膀,青竹帮可是S省第二大帮派。  说是第二大帮派,其实和第一大帮也没有区别,据说真正的黑道教父是顾家家主,可是就高个的了解,顾家这些年几乎很少出现在黑道上。  青竹帮的势力不断壮大,很多人都认为青竹帮艾家已经取代了顾家的地位,否则青竹帮如此壮大,为什么从不见顾家打压。  刘翔是青竹帮一个不小的头目,听说很得艾家少主艾文东的看重,很多事情都交给他去做,如今刘翔的弟弟出了事,于情于理高个男人都会帮忙,也算是卖给好给刘翔,日后有什么事找到刘翔帮忙也容易。  “事成之后我不会亏待董哥你的。”刘翔右手比了个手势,却是打算一会让人送五十万的现金给高个男人。  “董哥,我要那个男人不得好死!”刘翔阴郁的眼神狠戾而毒辣,刚伤了他的弟弟,让他偿一命已经是轻的了。  高个男人犹豫了一下,涉及到一条人命多少有点风向,刘翔又比了比手势,“五十万只是定金,之后我会再给一百五十万,而且算我刘翔欠董哥你一个人情,日后有什么事你尽管开口。”  “好兄弟,你弟弟就是我弟弟,这么说就见外了!”财帛动人心,高个男人眼神一狠,干了!以他的手段要弄死个把人也不是太困难。  虽然梅家小馆的监控不见了,但是有刘翔这边的目击者,那个姓涂的男人是持枪的暴徒,身上又有很多伤,会意外死亡也正常,术后感染或者内脏大出血什么的都能要一个人的命。  等高个男人离开之后,一直在病房的黑子关上病房的门,看了看四周,忽然压低声音开口:“刘哥,人现在还病房里挂点滴,如果药水出现什么问题,即使出事了死人了,医院方面也会善后。”  多余的话黑子没有再多说,可是刘翔却已经明白了,如果是自己动手,或者是高个男人动手,难免要抹除痕迹,毕竟出了人命,肯定会有人调查。  但是如果人是死在医院里的,是医院的药水出了问题,那就牵扯不到他们身上了,而且这是南川第一医院,出了医疗事故导致病人死亡了,医院肯定第一时间抹除一切痕迹,想到此,刘翔阴冷一笑,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姓涂的男人是怎么死的了!  此刻病房里,目送着医生重新给涂刚包扎好伤口离开了,谭果这才开口:“怎么回事?来的是什么人?”  不可能是血骷髅的人,否则以涂刚现在的状态早就被杀了,而不是手术伤口裂开,谭果转念一想,“难道是之前在梅家小馆的那些黑帮?”  “两个来问案的警察,动了点手脚。”涂刚躺在床上回答,谁曾想说曹操到曹操就到,这边他话音刚落下,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还是之前的高个警察带着手下进来了。  “根据目击者的口供,当时开枪的还有一个女人,看来她就是你的共犯了!”高个男人冷声开口,锐利的目光看向谭果,“姓什么叫什么,都老实交待,我还能算你是自首,否则的话……”  “说我开枪杀人?”谭果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冷声一笑的开口:“那尸体呢?有没有尸体在?那些黑帮小混混的口供在法庭上法官只怕也只会信五分吧。”  高个男人眉头一皱,戾气从眼中迸发而出,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看起来温温顺顺的,却是个刁钻的,接到刘哥的电话之后,高个男人就带人去了梅家小馆,监控找不到不说,连弹壳也没有,更别提尸体了,要不是地上还残留着没有擦干净的血迹,高个男人都以为刘翔那边在胡说。  可惜梅家小馆的人因为也在打斗里受伤了,所以都去最近的门诊医院治疗了,四合院里没有一个人在,谁也不知道尸体和弹壳是被谁收拾走了,这也是为什么高个男人第一个刁难的对象是涂刚,因为黄毛受伤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子弹也是从他膝盖里取出来的。  可是要对谭果下手就困难多了,说她杀人,没有尸体,而且刘翔的那批手下都是青竹帮的人,真的闹上法庭了,就如同谭果说的一样,他们的口供可信度并不高,高个男人原本还想着诈一诈谭果,谁知道她根本不上当。  “刘宇的哥哥报案说你持枪打伤了刘宇,这事不容你狡辩,你的枪在什么地方?你有什么案底,都老实交代清楚!”拿谭果没办法,高个男人再次将矛头对准了病床上的涂刚,随后冷冷的看向谭果,“现在警方要办案了,无关人员请立刻立场!”  “有什么事等律师来了再说。”谭果根本不理睬叫嚣的高个男人,之前因为邹老身上被安装了定位器,谭果只能开启了电磁屏蔽设备才能避免敌人的追踪,所以她的手机直到刚刚才有了信号。  一想到自己身上还有脸上的瘀伤,谭果就心虚的挂断了秦豫的电话,哪里想到去吃个中饭就吃出了一身伤,不过如果这些人继续纠缠下去,谭果只好让秦豫公司的律师过来一下。  “律师?哼,那也等律师来了再说!现在警方要录口供!你出去!否则我以干涉警方执法的罪名逮捕你!”高个男人气焰嚣张的对着谭果斥责着,他原本就黑着脸,此刻语气很凶,若是一般的小姑娘估计都能被吓到。  谭果嗤笑一声,吊儿郎当的靠坐在椅子上,“我偏不出去,你敢动手碰一下,我就警察打人!”  高个男人气的铁青了脸,双手使劲的攥紧成了拳头,却偏偏拿谭果没办法,之前他和涂刚动手的时候已经被护士看见了,这会谭果如果再这么一喊,或者她更狠一点,将自己衣服从胸口撕扯开,高个男人就算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就在这时,病床上的涂刚突然痛苦的皱了一下眉头,一种恶心想吐的感觉剧烈的涌了上来,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头晕目眩之下,涂刚几乎看不清楚眼前的人影,气息瞬间粗重起来。  “怎么了?”谭果迅的回头,不过短短的几秒钟时间,涂刚脸色苍白,脸上冒着虚汗,身体不停的抽出着,眼瞳已经开始涣散。  一手按了荆棘呼救按钮,谭果一把将点滴针头拔了下来,一手按在涂刚的手腕处,“涂哥,涂哥,你心跳在急剧加快,可能是药物过敏反应,医生马上就过来了,你坚持住!”  涂刚已经无法开口了,只是动作轻微的点了一下头,受过专业的训练,即使如此危险的境况,涂刚依旧放缓着呼吸……  医生来的很快,原本以为涂刚的伤口又裂开了,可是一看涂刚此时的反应也急了,“快,立刻给病人输氧,准备注射……”  谭果退到一旁,高个男人也吓了一跳,涂刚心脏突然加快跳动,可是此刻心跳又急剧降了下来,整个人已经无法自主呼吸了。  “是剧烈的药物反应,但是目前不清楚是什么药物引起的。”医生快速的开口,面色异常凝重,病人情况已经非常危险,如果找不到病因来,只怕人就救不回来了。  谭果倏地一下回头,锐利的目光看向身侧的高个男人,“之前那些混混在哪个病房?”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高个男人冷声拒绝的开口,心里头已经有了大致的猜测,只怕是刘翔按耐不住的出手了。  谭果突然一把抓住了高个男人胳膊,将其胳膊反扭住的瞬间,从他腰侧将配枪拔了下来,喀嚓一声子弹上膛,黑洞洞的枪口抵住了高个男人的后背,“说,那些混混在哪个病房?”  如果说是其他人夺了枪,高个男人并不担心对方会开枪,一般人没这个胆子,这个罪名可不小,可是想到之前刘翔说谭果在梅家小馆杀了人,高个男人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在五楼的病房……”  一手持枪抵着高个男人的后背,谭果带着人向着楼梯口走了过去,刚进了电梯,就看见刘翔身边的黑子也在电梯里。  “刘哥在楼下大厅。”黑子没有想到谭果敢持枪威胁警察,鉴于谭果在梅家小馆的凶残,黑子毫不犹豫的就说出了刘翔的下落,“真的,我这就是要去一楼的。”  谭果看了一眼亮起的电梯楼层的确是去一楼的,这才没有多言,左手拿出手机拨通了邹老的电话,将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我现在就去一楼,邹老,你让医院最好的医生去手术室,还有让我的人过去守着,我担心手术过程里还会出事,所有的药物都要经过严格的把关。”  叮的一声,电梯到达了一楼,此刻一楼大厅里,赵紫菲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容,“艾少,你的消息真灵通,我只是来医院做个体检,没有想到会惊动您的大驾。”  “哈哈,能为美女效劳是我的荣幸。”站在赵紫菲身边的是个青年,二十七八岁的模样,面容还算英俊,脸上带着殷勤的笑容,只是即使在微笑,眉宇之间也带着一股子的戾气和高傲。  身为S省最大的帮派的少主,艾文东天生有股子傲气,在S省这地界上,还从没有人敢和他过不去,艾文东高中的时候就看上了赵紫菲这个性感妖艳的美女,那个时候他只是想要将人玩玩而已。  谁曾想赵紫菲竟然出国留学了,艾文东身边不缺女人,虽然有些遗憾,倒也很快将赵紫菲忘记了,可是他没有想到赵紫菲会再出现在他面前,而这一次是以赵家女儿的身份。  赵家嫡系三人都意外的死在空难里,赵家如今是一盘子散沙,各方势力蠢蠢欲动,青竹帮自然也想要吞并赵家这块大肥肉,新锐科技这一块就算了,但是海运这一块自古就和黑帮势力有牵扯,赵家垮了,艾家自然想要趁机吃下海运这一块。  所以艾文东对赵紫菲的态度就不再是过去的那种轻佻,如果能拿下这个女人,就能名正言顺的接手赵家的海运,至于秦家、唐家和黄家,就让他们三家去抢新锐科技。  “改日我一定请艾少你吃饭,今天来医院了,什么胃口都没有。”赵紫菲性感十足的撩了一下耳边的鬓发。  刚刚负责给她体检的医生此刻也拿了几张体检表过来了,赵紫菲知道有些结果已经出来了,对着艾文东微笑的点了点头,迈动着修长的双腿向着医生走了过去。  抓到了空隙,一直跟在艾文东身后的刘翔此刻低声道:“艾少,梅家小馆那边出了一点意外,被三个不相干的人搅和了……”  听完刘翔的话,艾文东年轻的脸上猛地迸发出一股子骇人的戾气,他就是看中了梅家小馆的菜谱,青竹帮也涉及到了酒店行业,但是南川这边高档的酒店太多,尤其是以菜色出名的玉锦阁。  艾文东不是没想过将玉锦阁弄垮,可是听说玉锦阁幕后的老板势力很大,艾文东试探了两次,最终都是铩羽而归,而对方只让玉锦阁的崔经理送了一句话过来,“事不过三。”  艾文东知道这是对方的警告,而且前两次的失败也让他知道玉锦阁是个硬茬,所以他就想着从梅家小馆入手,只要能拿到梅家祖传的菜谱,还怕玉锦阁抢生意吗?  “刘哥!”就在艾文东要开口时,从电梯里出来的黑子惊恐的喊了一声,屁股尿流的向着艾文东和刘翔的方向跑了过来。  一看到正主了,高个男人也知道自己安全了,顾不得被谭果夺走的手枪,身体也迅速的向着左边蹿了过去,这一下谭果右手的枪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有胆小的人看到之后惊恐的喊了起来。  艾文东身边的几个保镖刷的一下就将艾文东给保护起来,其中两人更是拔出了手枪,双方持枪对峙着,四周的人呼啦一下都跑远了,原本人头攒动的大厅顿时空出了一大块地方。  “是你换了了涂刚的药水?”冷声开口,谭果声音突然一动,速度极快,众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谭果右手的枪托已经狠狠的砸在了刘翔的额头上。  吃痛的闷哼一声,刘翔只感觉眼前一黑,身体一软的跌跪在了地上,而此刻谭果的手枪已经抵上了刘翔的头,声音愈加的冷,“说!”  “人已经死了吗?”一想到受伤黄毛,刘翔狞声笑着,“六七种药水搀和在一起了,谁知道是哪些。”  “啊!”枪声响起,刘翔痛苦的一声惨叫,肩膀被子弹贯穿了,鲜血涌了出来,太痛之下,刘翔身体不停的哆嗦着,他刚刚的确嘴硬,混黑帮的人也有一股子狠戾,可是他没有想到谭果竟然这么狠,大庭广众下的竟然敢开枪。  “说!下一枪我就让废了你胳膊!”谭果冷冷的开口,枪口再次抵在了刘翔的右边肩膀处。  刘翔在青竹帮的确有些地位,但是同样的肯定会有一些仇人,如果他今天被谭果废了,那就等于没有了价值,艾文东不可能再重用他,那么刘翔在青竹帮的仇人势必会下黑手,最终他会成为一具腐烂的尸体。  “药水瓶丢在五楼走廊的垃圾桶里。”刘翔痛苦的开口,之前让手下偷偷的去换了涂刚的药水之后,手下将五瓶没有用完的药水都带到了五楼,给刘翔过目之后丢在外面的垃圾桶里。  谭果快速的拿出手机对着特调一局的人开口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这些混混胆子这么大,在医院就敢动手,也的确是自己大意了。  这边高个男人已经带着医院的保安和接到报警电话用最快速度赶过来的警察再次冲进了大厅,“将手枪丢过来,释放人质!立刻释放人质!”  赵紫菲原本是在和医生说起自己的身体状况,然后就听到人群里发出的尖叫声,听到有人说喊着开枪杀人了,赵紫菲第一时间就躲到了安全地方,然后联系了自己的保镖过来。  可是赵紫菲没有想到开枪的人竟然是谭果,而且她竟然真的敢开枪,看着捂着肩膀痛苦闷哼的刘翔,赵紫菲震惊的看着远处持枪的谭果,她推断过谭果的性格,可是她从没有想过谭果竟然还有这样血腥暴戾的一面,说开枪就开枪,如同冷血无情的刽子手。  看着眼神诡异而狠戾的高个男人,谭果可以肯定如果自己真的丢了手枪,高个男人说不定会趁机开枪弄死自己,毕竟自己此刻也算是个暴徒了,高个男人真的开枪杀了自己,也在情理之中。  因为谭果这边很及时,特调一局的人找到了五个药瓶之后立刻送去了手术室,还在抢救的涂刚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邹老也松了一口气,听到护士说楼下有人开枪,邹老想都没有想的就搭电梯下楼了。  “什么人?不许过去!”一看到邹老还有他背后跟着的一个男人,高个男人这边厉声吼了一嗓子。  地上的刘翔抬头一看,眼神一狠,忽然开口道:“他们是一伙的!都有枪!”  刷的一下,原本全部对准谭果的枪口,这一下有一部分对准了邹老和他身后特调一局的男人。  即使面对众多黑洞洞的枪口,邹老神色不曾变一下,脚步沉稳的向着谭果走了过去,看了一眼地上捂着伤口的刘翔,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厌恶之情。  之前在梅家小馆虽然双方有冲突,涂刚也射伤了其中一个混混,可是远不到要偿命的地步,可是就因为这个,他们竟然敢在医院里换了涂刚的药水,简直是草菅人命!  “谭果,把枪收起来,我们手无寸铁,我看看谁敢开枪!”邹老冷声开口,拍了拍谭果的肩膀,刚刚出电梯的时候邹老已经接到韦少将的电话了,他们人已经到了医院大门口了。最多两分钟就过来了。  谭果点了点头将手枪吧唧一下丢了出去,高个男人倒想开枪,可是邹老有言在先,而且大庭广众之下,如果真的开枪,只怕自己难逃其咎,高个男人只能妥协,“将他们都带回局里调查。”  “警官同志,他们可是凶残的暴徒,大庭广众之下就敢开枪,警官同志一定要将人看牢了!”艾文东冷冷的开口,这事如果传出去,自己艾家的名声就毁了,堂堂青竹帮少主的手下,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开了一枪,这打的是他艾文东的脸面!  高个男人自然明白艾文东话里的深意,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不过他也忌惮谭果的身手,于是对身后的几个警察开口:“你们过去将犯人铐起来,记住小心一点。”  “是。”几个警察领下命令,此刻依旧握着手枪,对着谭果这边喊了起来,“双手抱头,立刻跪在地上,双手抱头!”  谭果纯粹当没有听见,邹老站在原地未动,特调一局的男人更是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反正救援马上就到了。  一看谭果三人没有动作,高个男人眼神沉了沉,如果他们拘捕的话,那么开枪射杀也是情有可原的!  几个准备上前的警察又高声重复了两次,右手不由攥紧了枪,又戒备的看着谭果三人。  “犯人拘捕,开枪!”高个男人冷声下达命令,可就在此时,一道愤怒的男声从众人身后传了过来。  “谁敢动手!”韦少将火大的吼了起来,从之前接到涂刚的电话知道邹老出事了,韦少将头皮一麻,立刻就调了最精锐的队伍直奔南川而来。  好不容易邹老安全了,人在医院里,就涂刚受了伤,韦保民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邹老没事,一切都好办了,可是一口气还没有缓过来,邹老的电话又过来了,韦保民恨不能将这些草菅人命的混混给捆了。  妈的,涂刚之前只是皮肉伤,在敌人的枪口下活下来了,却死在医院里,死在几个混混的报复下,韦保民气的直发抖,结果人刚到医院,就看到一群人持枪对准着邹老,还打算开枪,韦保民快步上前一脚将高个男人给踹翻了。  随后大步向着邹老走了过去,恭敬的行了个军礼,“邹老,让您老受惊了。”  “没事,这里交给你处理了,我先去手术室那边看看小涂。”邹老摆摆手,看向一旁的谭果,“我们一起过去吧。”  谭果扶着邹老的胳膊,特调一局的男人对着谭果和邹老微微颔首之后,随即快速的退到人群里,然后离开了。  “老张,现在所有涉案的人控制起来。”韦保民对着身后的手下交待了一句,随即快步追上了走在前面的邹老,他和涂刚也有几面之缘,以前都在部队里,自然见过,这一次涂刚生命垂危,韦保民也放心不下,更何况他也要向邹老了解具体的情况,这一次邹老出事,竟然没有联系他的警卫员,韦保民就知道事情很棘手。  手术室外的红灯还在亮着,谭果陪着邹老坐了下来,几个大兵已经守在了走廊的两侧,韦保民确保了此处的安全之后,这才向着邹老走了过来,“老爷子,电话里也没有说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来说吧。”谭果知道邹老有些疲倦,只是因为担心涂刚的安全,所以才守在病房外,谭果拿过之前要来的毯子搭在邹老的腿上,这才向着韦保民将事发经过快速的说了一遍,只是隐藏了特调一局的存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