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31章 另眼相待

第131章 另眼相待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177更新时间:2018-01-12 07:17:59
    秦家别墅  书房里气氛显得有些的沉重,秦老爷子放下茶杯,目光复杂的打量着神色冷然而疏离的秦豫,许久之后缓缓开口:“你铁了心的要娶谭果?”  想到之前的市委经济发展会议上,秦豫当着众人的面说将所有的财产都转移到了谭果的名下,秦老爷子知道自己这话算是白问了。  “小豫你也大了,你有这个打算,爷爷也不拦着你。”秦老爷子不等秦豫回答再次开口,目光慈爱的看着秦豫,“等选个好日子你和谭果就把婚礼举办了,我也老了,能四世同堂这辈子也值了。”  秦豫依旧没有开口,他倒想结婚,可是想到谭果那惊人的家世,饶是秦豫也完全没把握谭家会将谭果嫁给自己。  以前秦豫想着就算是不择手段他也要将谭果囚禁在自己身边,可是如今他知道谭果之所以还在南川,那是谭家没有介入,否则的话上天入地自己只怕根本找到谭果的下落。  至于秦老爷子,秦豫抬头,狭长的凤眸看了一眼,爷爷的打算秦豫心里明白,因为知道无法阻止自己,所以才会放任,毕竟自己已经将明面上所有的资产都转移到了谭果的名字,而爷爷真正的目的只怕还是为了赵家。  在经历了当初袁野还有田舫的诸多事情之后,秦豫早就明白了,在秦老爷子心里最重要的还是秦家,以前是自己在自欺欺人,总想着守着心里头这最后一点血缘温情。  可是如今秦豫已经放开了,他有谭果就行了,想到此,原本霜冷的俊脸不由自主的软化下来,眉宇之间多了一抹温情。  “让开,今天谁敢拦着我!我就开除他,让他从秦家滚出去。”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从书房外传了进来,秦翰兆气恼的瞪着拦住自己的管家还有秦天霖,“都给我让开,让开!”  “你又在胡闹什么?”秦老爷子打开书房的门,没好气的看着在走廊里大嚷大叫的长子,看了一眼一脸尴尬的秦天霖,倒也知道他孝顺,根本拦不住这个不成器的父亲,“有什么事都进来说,胡闹什么。”  “爸,我刚刚才听说这个小畜生把所有的财产都转移给了那个小保姆!”秦翰兆气的直跳脚,充血的目光愤怒的瞪着秦豫,恨不能将他的脑子给撬开一般,“你是傻了吗?一个女人而已,随便给个三五百万就打发了,你竟然将秦家的钱都给了一个小保姆,秦豫,说你精虫上脑那还是轻的!”  “那可是秦家的钱!你有什么资格给一个外人!”秦翰兆越说越气,自己这个当爹的还没有享受过一分钱呢,这个小畜生全都给了一个保姆!  秦翰兆气的脸红脖子粗的,随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秦天霖,端着父亲的架子继续开骂,“你竟然还替这个小畜生瞒着我,哼,若不是我消息灵通,我秦翰兆就成了S省的大笑柄,自己儿子赚的钱当老子的一分都没有,全都便宜了一个小保姆!”  “爸,你冷静一点。”秦天霖无奈的看着红了眼的秦翰兆,拉着他的胳膊让人坐下来,“那是大哥赚的钱,他有权利支配!”  “我呸!他赚的钱!如果不是看在秦家的面子上,他能赚屁钱!”秦天霖不说还好,他一说刚坐下来的秦翰兆又气恼的炸了起来,指着秦豫的鼻子就开骂。  “你以为自己翅膀硬了,就可以无法无天了,不是秦家的钱,你怎么长大的?不是秦家的钱,你以为S省谁给你面子!你给老子将所有钱都要回来!”  秦豫嘲讽的看着大吼大叫的秦翰兆,如果可能他真希望自己和眼前这个上蹿下跳的男人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秦豫冷笑着一手抓住了秦翰兆快戳上自己鼻子的手指,用力一个往后扳。  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响了起来,秦翰兆捧着差一点被折断的食指痛的直哆嗦。  秦豫不屑的冷嗤一声,随后看向一旁的秦老爷子,“爷爷,既然没事,我先回去了。”  “小豫,等一下!”秦老爷子连忙开口,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不成器的长子,到现在正事都还没有说。  听到秦老爷子的喊声,转身要离开的秦豫嘴角勾起一抹冷意,最后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来。  痛的直哆嗦的秦翰兆还想耍点威风,被秦老爷子严厉的目光一扫,顿时蔫了,气恼不不甘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想到那么多钱都给谭果,秦翰兆再次嫉妒的红了眼。  “小豫,之前黄家提出要求,如果你和黄家联姻,黄家就选择和秦家合作放弃唐家,既然你已经决定和谭果在一起,黄家势必会恼羞成怒。”秦老爷子终于不再打感情牌说到正题了,目光定定的看着秦豫,“小豫,你和家里合作吧,到时候赵家股份我给你三成。”  黄家当时要和秦家联姻,甚至降低了要求,只要一成的股份,秦老爷子如今选择秦豫却开出了三成的股份,看得出对秦豫这个长孙极其的优待。  “他凭什么要这么多股份?”秦翰兆不甘心的又嚷了起来,“爸,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你给了这个小畜生,他转手就给了那个小保姆!”  秦翰兆就算再志大才疏,他也清楚这三成的股份市价至少值三个亿,而且等秦家注资到赵家之后,只要股价上涨,不出五年这个三个亿说不定就成了三十个亿。  就这样便宜秦豫了,秦翰兆怎么都不愿意,想想他自己在秦家就百分之三的股份,秦豫这个小畜生处处和秦家作对,老爷子却一直给他保留了百分之十的股份,现在还要将赵家分出百分之三十给秦豫。  “大哥,一笔写不出两个秦字,S省各个家族都对赵家虎视眈眈,我们合作绝对可以用最小的代价拿下赵家。”秦天霖也劝说着开口,至于老爷子对秦豫的慷慨,秦天霖并不在意,似乎根本不在乎这几个亿的产值。  若是在之前没有见过谭亦,秦豫或许会考虑和秦家合作,在商言商,能用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利益是每个成功商人的选择,可是此刻秦豫摇了摇头,“爷爷,赵家我势在必得,你如果不想有任何损失,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势在必得四个字秦豫说的云淡风轻,可是话里的坚决却不言而喻,秦豫要独吞赵家,甚至让秦老爷子就此罢手,否则前期投入太大,事后得不到赵家,这个损失想必也不小。  秦天霖错愕一愣的看着狂妄到极点的秦豫,内心却忍不住的嘲讽起来,秦豫未免太自大了!就连秦家都不敢说完全可以吞下赵家,秦豫就靠一个保全公司竟然想要完全吞并赵家,秦豫简直不知所谓!  秦老爷子也微微一愣,只不过他太了解秦豫这个长孙,他虽然性子冷傲无情,但绝对不是狂妄自大的人,他既然说了要吞并赵家,势必有了绝对的把握,难道是因为赵紫菲?  就在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秦天霖走过去接起电话,眉头微微一皱,“爷爷,找你的。”  “哈哈,老爷子,好久没有联系了,你生辰那天我刚好在国外赶不回来,这里先给您老道歉了。”电话里传来爽朗的男中音,声音里带着笑,听起来像是老爷子的莫逆之交一般。  “元鸿你太客气了。”秦老爷子没有想到会是青竹帮的当家艾元鸿,他们只算是泛泛之交,毕竟秦家走的是商界白道的生意,青竹帮做的都是黑道生意,平日里双方算是相安无事。  毕竟得罪了南川商界巨头,即使是青竹帮也没什么好处,秦老爷子的关系极广,听说帝京有几个大佬和秦老爷子那是八拜之交,艾元鸿是黑帮老大,基本也不会刁难秦家,这样突兀的打电话过来,的确让老爷子有些吃惊。  “老爷子,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如果有什么不周道的地方,您老尽管教训他。”艾元鸿朗声笑着开口,“我对您老可是极其尊重,家里头的小辈也应该亲如兄弟,有什么误会解开了就好了,闹大了丢的也是我们两家的脸。”  这边秦老爷子是一头雾水的,可惜艾元鸿这么没头没脑的说了两句之后就率先挂断电话了,秦老爷子眉头皱了皱,艾元鸿就一个儿子,青竹帮的少主,也算是S省的黑道小太子,和自家的小辈有误会?  秦豫和秦天霖就在这里,唯独秦天祺不在家,这个小孙子平日里太过于纨绔,老爷子也没有过多理会,难道是他得罪了艾文东这个黑道小太子?  不对,秦老爷子立刻否定了这个猜测,秦天祺只是个纨绔,艾文东已经接手青竹帮的一些事务了,两人如果起了冲突,倒霉的肯定是秦天祺。  就在这时,管家面色沉重的敲响了书房的门,随后快步的走了进来,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秦豫,这才低声道:“老爷,出事了。”  “怎么回事?”能让艾元鸿亲自打电话过来,笑里藏刀的说了这番话,秦老爷子也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而且秉着对秦豫这个孙子的亲近之意,老爷子也不当他是外人,让管家直接开口。  “是。”管家再次看了一眼秦豫,“刚刚得到的消息,青竹帮少主艾文东在市第一医院和谭果这边好像起了冲突,谭果当众对着艾文东的心腹开了一枪,后来韦少将不知道怎么过来了,将所有人都看押起来了。”  秦老爷子脸色一变,总算是明白艾元鸿那话里的意思了,如果是韦少将亲自动的手,即使是艾元鸿暂时间之内也没办法将艾文东救出来,可是这事怎么又牵扯到了谭果!第一次,秦老爷子感觉谭果就是个惹祸精!  秦豫根本顾不得其他,此刻他快速的拨了谭果的手机,只不过分开了几个小时,她怎么就和青竹帮的人杠上了。  秦翰兆还想幸灾乐祸的说几句,可是却秦老爷子一记冷眼制止住了,这个不成器的长子目光短浅的只看见谭果和青竹帮闹上了,却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有韦少将搀和进来了。  “这事纯粹是碰上了。”接通了秦豫电话的谭果也知道消息压不住了,此刻低声给秦豫解释道:“真的,刚好中午吃饭的时候碰到了,青竹帮的混混得罪了邹老,然后在医院的时候还想着耍阴招,这不韦少将带人过来了,所有人连同那个黑道小太子都一锅端了。”  “秦豫,因为我也牵扯进来了,估计三五天之内我是没办法回来了,不过你放心,有邹老在这里,我安全着呢。”谭果笑嘻嘻的开口。  心虚的对上邹老看过来的目光,继续忽悠秦豫,“嗯,主要是为了邹老的安全,韦少将要严查邹老身边出现的所有人,好,我不和你说,我这是特殊待遇才能通电话,其他人的手机都被没收了。”  “你是不是受伤了?”秦豫声音冷冷的响了起来,谭果要回来绝对谁都拦不住,说什么三五天没办法回来,秦豫不用想也知道人肯定是受伤了,编了个借口忽悠自己。  病房里谭果垮了脸,有一个太精明的男朋友这辈子就甭指望撒谎了,谭果有气无力的开口:“我没事,就是受了点皮肉伤,你听我声音就知道是中气十足。”  “我马上过来。”秦豫咔一声的挂断了电话,不亲眼看到谭果,秦豫怎么都不放心。  病房里,邹老笑呵呵的看着收起手机的谭果,揶揄的开口:“怎么了?撒谎被拆穿了。”  “我眼光好,找的男朋友太聪明,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谭果大言不惭的一笑,毫不客气的将自己和秦豫一起夸了,只希望一会秦豫来了,看到自己青紫的脸不要太生气。  被谭果的厚脸皮直接逗乐了,邹老无奈的摇摇头,“小涂病情已经稳定了,我们马上过去疗养院那边,你跟着过来?”  涂刚因为药物反应,当时情况的确很危险,心脏差一点停止跳动了,但是找到了病因之后,很快也就没事了,只是被折腾了一番,身体有些虚。  邹老留在医院毕竟不方便,人多杂乱的,不利于他的安全,所以韦少请示了之后打算将邹老转移到南川这边的老干部疗养院,那里气候好,安保措施也严格,方便韦少将加派人手保护邹老的安全。  “那行,我先跟过去认认门,我现在要是单独出去,估计要被人当成大猩猩给围观了。”谭果为了耳根清净自然要跟着去疗养院那边,否则南川这些大大小小的领导绝对要找自己问话,谭果想想就感觉头皮都发麻。  荷枪实弹的大兵清出了一条路,护送着邹老和已经苏醒的涂刚上了车子,来的迅速,离开的也快捷,呼啦一下十多辆挂着军牌的车子离开了第一医院,至于闻风赶过来的南川市的大大小小领导根本连邹老的面都没有见到。  南川一面临海,身为沿海城市,海景房这一块一贯都是空气环境最好的,中东部最大的老干部疗养所就是沿海建立的,迄今都一百多年了。  疗养院远远看去,一棵一棵的乔木高耸入云端一般,不远处就是湛蓝的海岸线,风景这边独好。  秦豫和秦老爷子赶到疗养所这边时,大门外已经停满了车,不单单市委大大小小的领导都赶过来了,唐家、黄家这些商界豪门也都过来了。  一个身着军装的少校快步的走了过来,等候在大门外的一众领导刷的一下都站直了身体,陈书记这个南川一把手更是主动迎了过去。  “陈书记您好。”少校行了个军礼,这才冷着脸继续开口:“邹老已经休息了,暂时不会接见任何客人,陈书记你们请回吧。”  随后不等陈书记开口,回话的少校已经转身大步离开了,电动门关上了,四个荷枪实弹的大兵尽职的在门口守卫着。  “陈书记,这可怎么办?”毛市长不安的开口,邹老这根本是微服私访,偏偏在南川出了事,关键是所有涉案的人员都被韦少将关押起来了,他们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韦少将都从驻地赶过来了,这肯定是出了大事了。  第一医院的人虽然都被韦少将下了禁口令,不过陈书记他们还是从院长那里了解到了一些情况,只知道邹老在南川是遇险了,他的警卫员都进了手术室。  最棘手的是邹老警卫员在病房的时候,有两个过来调查问案的警察竟然对邹老的警卫员动手了,后来这个警卫员再次被送到手术室里抢救了,若不是邹老表明身份,让医院最好的几个医生进了手术室,只怕人都救不回来了。  至于青竹帮怎么会牵扯进来,医院这边实在不清楚了,只知道当时谭果突然持枪,还开了一枪,医院大厅的所有人都吓得逃走了,根本不清楚这事怎么将青竹帮给扯进来的。  陈书记也是眉头直皱,不管如何邹老在南川遇险了,这就是他们南川的工作不到位,治安不安全,更别提被韦少将带走的两个警察,陈书记正懊恼着,看到下车的秦豫和秦老爷子,眼睛不由一亮。  这事牵扯到了谭果,要说谁最了解事情的经过,非谭果莫属,偏偏她人也在疗养院里,这会看到秦豫,陈书记就如同看到了救星,都顾不得和秦老爷子寒暄了,连忙向着秦豫询问着,“秦总,你和谭小姐有没有联系?”  “之前通了一个电话。”知道陈书记是急了,秦豫也没有隐瞒的开口:“谭果在里面陪着邹老,邹老没有出事,唯一受伤的警卫员也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至于事情经过是怎么样的,谭果并没有详细说,不过好像是青竹帮的人打架闹事,然后将邹老他们牵扯进去了,陈书记再多的情况我也不知道了。”  能知道这么多消息陈书记已经很满足了,感激的拍了拍秦豫的肩膀,邹老能让谭果陪伴左右,这说明谭果得到了邹老的赏识,若是有谭果在中间帮忙斡旋一下,说不定能将事情的严重性降到最低。  “爷爷,这个邹老是什么人?”秦天霖低声询问着身旁的秦老爷子,之前秦豫在车子上,秦天霖不方便询问,这也暴露了自己的无知。  秦老爷子缓缓开口道:“那位老人家可是相当了不起的人物,邹家当年是S省的豪门世家,抗战爆发之后,邹老的父亲亲自上了战场,邹家百年世家累积的钱财都成了抗战物资送到了战场。”  而等到战争结束之后,淡泊名利的邹老父亲却拒绝了一切回到S省,重新开始经营邹家的生意,秦老爷子继续道:“邹老五六岁的时候就跟着父亲上过战场,后来从政之后很受帝京老一辈的照顾。”  当年邹家可是耗尽了家财,而且邹老的父亲还给退下的那一位老领导挡过子弹,邹老的一生可谓是平步青云,原本邹老还可以再前进一步的,可是他说自己年纪大了,应该给年轻人让让路。  而如今最上面那一位一直记得邹老的这个恩情,回到S省养老的邹老名义上还挂着S省经济顾问的名头,虽然不再体制内了,但是放眼整个S省就没有人敢小觑邹老的。  秦天霖听完之后,凝眉思索着,“爷爷,邹老或许是为了赵家的事情来的。”  赵家嫡系说那人突然出了意外,所有人都虎视眈眈的想要吞并赵家,上面只怕也担心会出什么乱子,引起了S省经济的大动荡,所以分管经济的邹老就微服私访来了南川,谁曾想竟然出了意外。  知道事发的时候谭果就陪在邹老身边,这会人还在疗养院里,陈书记他们都还在大门外站着,不少人都嫉妒的看向秦豫,之前他们都还嘲笑秦豫是脑子进水了,对一个小保姆那么好,甚至还将所有财产都转移到了谭果,谁曾想谭果这个惹事精这一次走大运了。  有了邹老的偏袒,再有了陈书记的人情,赵家这事上秦家原本就占据了优势,现在又遇到贵人了,众人只感觉是一点希望都没了。  “秦总,要不你打电话看看谭果能不能出来一趟。”陈书记心里头大概有了底,但是没有见到谭果,不知道邹老现在的心情,陈书记的心还是悬的。  秦豫点了点头再次拨通了谭果的手机,众人都在不安的等待着,手机一接通,秦豫还没有开口,其他人眼睛都看直了,竖着耳朵听了起来。  “我到疗养院门口了,方便出来吗?”秦豫声音低沉的响了起来,“嗯,可以,那我进去看你。”  陈书记饶是冷静,此刻也有些的激动,他们都进不去大门,可是秦豫能进去,这说明什么?说明邹老非常看重谭果。  “陈书记你放心,一切等我出来再说。”秦豫自然知道陈书记想说什么,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事不需要说明白,说完之后秦豫看了一眼秦老爷子随后向着门口走了过去。  这边谭果挂断了电话,韦少将一直以为谭果是邹老家的后辈,邹老没解释,韦少将也没想起来多问,一个电话打到了门卫这边,然后派了之前回话的少校到大门口来接秦豫。  众人看着秦豫十分礼遇的被接了进去,再次嫉妒的红了眼,秦天霖低下头隐匿了眼中的嫉妒之色,之前秦豫放话说要独吞下赵家,自己还在嘲笑秦豫不自量力,如今又了邹老的帮忙,秦豫成功的可能性就大大提升了。  即使是被少校领进来的,秦豫也经过了三重关卡的严格检查,这才到达了邹老入住的院子,此刻谭果正站在院子门口,笑眯眯的看着秦豫,脸上的淤青在秦豫看来极其的碍眼。  “真的没事,就一点皮肉伤。”谭果不在意的一笑,实在秦豫黑沉沉的俊脸看起来十分的吓人,“我先带你进去见见邹老。”  “下一次你就算去卫生间也给我带两个保镖!”秦豫大手心疼的抚过谭果青紫的脸颊,她原本就白,脸上的淤青看起来触目惊心。  尤其是看到谭果的左右手背,拳头的关节处此刻一片红肿,严重的地方已经破了皮,秦豫可以想象当时的情况有多么危险,这绝对不是几个青竹帮帮的混混造成的。  想到韦少将亲自带人在这里保护邹老的安全,秦豫明白谭果之前绝对经历了一场血斗,敢对邹老下手,那也绝对不是普通角色。  谭果无奈的一翻白眼,右手抓住秦豫的手将人往院子里带,“我都打听好了,邹老就是为了赵家的事情来的,你好好表现。”  “声音太大我都听见了。”客厅里正喝茶的邹老没好气的对着谭果一瞪眼,就凭她姓谭,别说一个赵家,就算十个赵家也不在话下,这丫头偏偏作怪要从自己这里走后门。  谭果嘿嘿一笑,拉着秦豫的手快步走了进来,显摆的开口:“老爷子,我们家秦豫那厨艺可以顶呱呱的,保管你吃了还想再吃,这不是礼尚往来嘛。”  邹老正色的打量着进门的秦豫,不同于谭果那讨喜的模样,秦豫天生带着一股冷傲,五官英俊却显得清冷,相由心生,只是一个照面邹老就知道眼前这个年轻男人是个冷血无情的性子。  谭家小丫头怎么喜欢上这样的男人?放眼帝京,多少青年才俊,不管是长相还是家世,在邹老看来绝对不会比秦豫差,秦豫此人是个人才,可是却少了一份君子端方的温雅宽容,这个男人如同一把刀尖刀,狠戾却冰寒。  “老爷子,您好。”即使面对邹老,秦豫态度也很从容,是不卑不亢的尊敬,却无半点巴结讨好之色。  邹老内心不满秦豫,可是面上却丝毫看不出来,笑着打趣了一句,“听小丫头说你厨艺极好,不知道今晚上我有没有这个口福?”  “时间差不多了,我这就去厨房准备。”秦豫坦然的接受了。  一旁韦少将连忙叫人过来将秦豫带去隔壁的厨房,缺少人让他尽管开口,疗养院这边的食材绝对齐全,谭果笑着对着老爷子摆摆手,然后屁颠屁颠的跟着秦豫一起去厨房忙活了。  这丫头看来还真是对秦豫死心塌地的,秦老爷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慢悠悠的对着韦少将开口:“你在S省也驻扎了好几年了,秦豫这个人听说过吗?”  “我在部队里,和商界交道打的少,不过秦豫我倒真知道一点。”没有其他人了,韦少将也不和邹老客套了,他爷爷当年是邹老父亲的部下,两家说起来还算有些渊源,韦少将小时候还被邹老抱过。  “秦豫这个龙虎豹保全公司在国内并不起眼,有些人估计都不知道,但是在国外这可是让那些顶尖的雇佣兵还有有私人武装力量都忌惮的角色。”韦少将倒是很欣赏秦豫,“国内很多生意人,但凡去那些战乱国做生意的都会找龙虎豹保全,一些华人在国外遇到了纠纷,不管是绑票还是黑帮敲诈,只要找到龙虎豹基本都能解决。”  邹老倒是诧异的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秦豫在国际上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势力,能做到这一步可不容易。  “老爷子,其实我们军方和秦豫那边也有过合作,秦豫手下的装备比起我们大部分的特种配置都要更先进,每一年各国尖峰士兵大赛,军方这边都会请秦豫公司的人当副教官。”军费紧张,可是那些高端军事武器每年都会更新,秦豫财大气粗,他的保全公司甚至有专门的武器研发部门。  所以军方和秦豫合作,不但提高了参赛士兵的各种能力,而且也提前适应了国外那些大兵的战斗方式。  也对,如果秦豫真的不够优秀,谭家又怎么会放任他接近谭果,邹老爷子明白的点了点头,但是他还是感觉秦豫不是良配。  陈书记一直还等在大门外,他不走,市里大大小小的领导更不可能提前离开,秦老爷子这些商界大佬也都一直等在外面,直到秦豫的电话打了过来。  “好,秦总,你不用道歉,那行,你就留在邹老这里,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陈书记没有想到秦豫的本事这么大,竟然被邹老留下来了,虽然是一起吃晚饭,但是和邹老还有韦少将同桌吃饭,这也不是一般人能享有的殊荣。  挂了秦豫的电话之后,陈书记脸上的阴霾总算消散了不少,对着众人开口:“大家都先回去吧,老爷子要休息,我们也不方便打扰。”  一辆接着一辆的汽车从疗养院这边离开了,黄幽纹坐在后座上,“爷爷,看来赵家这事,秦家已经是百分百的胜算了。”只怕黄家和唐家联手也没有多少希望了。  黄老爷子眯着眼,拍了拍孙女儿的手,自己这么好的孙女儿,秦豫竟然还拒绝了!不过他能让邹老留下来吃晚饭,这说明秦豫的能力还是有的,只可惜他对谭果死心塌地的。  “这事其实悬乎了,秦豫和秦家的关系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恶劣,如果秦豫真的愿意和秦家合作,就不会单独提交材料了。”黄老爷子老神在在的开口,神色坦然并不担心,“秦豫和秦家只怕要内讧了,如果他们拼个你死我活,我们就可以坐山观虎斗。”  同样的对话还发生在唐家的汽车里,唐父对秦家的事情更了解,所以他清楚的知道秦豫越是占了上风,其实情况对唐家越有利,秦老爷子不会放过吞并赵家的机会,这样一来,秦豫和秦家就对上了,两虎相斗,静观其变的唐家说不定可以捡个漏。  “爸,秦豫即使得到了邹老的青眼,但是要吞并赵家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前期投入的资金至少要十个亿,后期投入更是无底洞,秦豫一旦吃不消,肯定会选择秦家合作。”唐毓婷相信最开始秦豫不会和秦家合作,但是秦豫行事一贯诡谲莫测,说不定后期会选择和秦家联手。  而远在赵家别墅的赵紫菲听着手下的汇报后,挂断了电话,端着高脚酒杯微微摇晃着,欣赏着杯中红酒那鲜艳的色泽和芬芳的香味,事发时她就在医院,自然知道一些内幕,看来这个谭果也不简单。  若不是谭果的调查报告清楚的摆在卧房的床头柜上,赵紫菲都要怀疑谭果身份非同一般,但是她找的是国际上最出名的黑客对谭果进行的调查,所以赵紫菲相信谭果的这份狠戾只怕是孤儿院长大的经历造成的,无父无母的孤儿,如果不心狠手辣,只怕都难活着长大。  正驱车赶往南川的艾元鸿听完手下的汇报之后,脸色阴沉的骇人,这件事倒真是棘手了!牵扯到了邹老,韦少将也出面了,即使是艾元鸿也不敢轻举妄动,可是到现在艾文东还被扣押了,什么消息都查不到。  当然让艾元鸿更恼怒的是谭果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伤了青竹帮的人,而且这个刘翔还是艾文东的心腹,这等于是打了青竹帮一耳光,偏偏因为邹老的介入,这个场子短时间里艾元鸿还不能找回来。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们投的月票,么么哒!还有那么多的花花钻石和评价票,O(∩_∩)O谢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