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34章 谭果出手

第134章 谭果出手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11001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0
    南川是整个华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甚至已经超过了帝京,所以相对而言蓝海市这个S省的省会城市被南川压的几乎抬不起头来。  好在蓝海市毕竟是省会城市,依托着南川的经济发展,再加上蓝海市是华国第三大的海运码头,所以经济虽然落后南川,但也绝对是华国数一数二的经济强市。  “赵家这事怎么交给你处理了?”飞机上,史胖子是真的诧异,他原本在蔬菜基地弄的风生水起、有声有色的,有了特调七局的关系在,完全不用发愁蔬菜的销售渠道,可是眨眼的功夫就被谭果给丢到飞机上了。  “水太深,秦豫出面只怕那些人会藏的更深,我出面更合适。”谭果原本是不想接手的,赵家的事情太复杂,内忧外患的,要完完全全的接手赵家不容易,秦豫也没这个打算让谭果插手。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谭亦一个电话过来了,谭果只能灰溜溜的收拾行李带着当苦力的史前奔赴蓝海市。  史胖子闻言嘿嘿一笑,打量着神情懒散、昏昏欲睡的谭果,估计没有人会将谭果当成一个狠角色,只当秦豫是色令智昏,这么大的项目竟然交给谭果一个女人来处理。  但是那些别有目的人绝对很期待这个结果,水浑了才能摸鱼,秦豫为人太狠,行事狠辣绝情,连自己亲生父亲都敢打断双腿,他们在秦豫眼皮子底下还真不敢玩鬼,没有人会认为他们的面子比秦翰兆大,得罪了秦豫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当然,他们也知道谭果是不能得罪的,毕竟秦总裁太护短,可是只要糊弄了谭果就可以了,即使她是赵家目前的负责人,可是架空一个女人太容易了,这还是一个当保姆的女人,除了会伺候男人,她还能经营公司?  赵家的海运公司和新锐科技办事处都在南川,但是海运这一块的主体还是驻扎在蓝海市,毕竟码头在这边。  “谭小姐,这边,这边……”谭果和史前刚下飞机,接机口这边,有一个矮个男人大声喊了起来,晃了晃手里头的牌子,上面写的正是谭果的名字。  一看到谭果和史前过来了,毛小源蹭蹭的跑了过来,这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看起来像是个瘦猴一般,不过目光很是精明,黝黑的脸上扬起热情的笑容,“谭小姐,你好,我是负责来接机的毛小源,谭小姐一路辛苦了,这位大哥,行李我来拎着就行了。”  说完的同时,毛小源习惯的向谭果伸出手,可是一想到之前听到的传闻,知道谭果已经名花有主了,毛小源顺势就将手伸向了史前手里的行李箱,热情的要帮忙拎过来。  “你是哪个部门的?”史前嘿嘿一笑的搭上毛小源的肩膀,看来那些人是要给谭果一个下马威了,大老板抵达蓝海市,竟然就派了小青年来接机,这活生生的是打谭果的脸,想来赵家那些股东估计都不服气赵家被秦豫吞并了,他们一点油水都捞不到。  “我在公司公关部,我们部门主要就是女孩子多,所以就派我过来了。”毛小源笑着解释着,倒也精明的很,这话一说一来是给公司那些人遮掩,二来也算是打了圆场,让谭果和史前没有那么尴尬。  “先去公司吧。”谭果来之前就知道赵家的后续问题很棘手,但是谭果只是懒得动脑动手而已,二哥既然亲自下达命令了,谭果就知道赵家的事情绝对很重要,交给其他人负责她还不放心。  来接机的只是个公关部的普通员工不说,车子还是毛小源的私人车子,公司连一辆像样的车子都没有派过来,这已经不是下马威了,分明是不将谭果这个负责人放在眼里。  “要不让秦总裁那边派车过来?第一次露面总不能这么寒酸。”史前一双小眼睛阴笑的眨啊眨,秦豫这边已经给谭果安排好了人手和住宿,既然这些人要给谭果下马威,史前感觉就该让谭果将财大气粗的排场摆出来,绝对能起到震慑的作用,也给日后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暂时不用,先过去看看情况再说。”相对于史前的一肚子坏心,谭果不在意的摆摆手,没犯到底线之前,她一般都是很宽容的。  “那行,先过去公司,小源那,麻烦你了。”史前笑着招呼了一声表情有点尴尬的毛小源,毕竟他这车的确太破旧了,买来估计也就七八万,这车开了估计好几年了,都快到报废的程度了。  “不麻烦,应该的,应该的。”看谭果并不嫌弃的上了车,毛小源也松了一口气,连忙跑到了驾驶位发动这辆自己三年前买的二手起亚车。  从机场到蓝海分公司足足开了四十多分钟,“那就是新来的老总?”公司里,有员工诧异的开口。  “这几天你请假没有来所以才不知道,我听说了买下赵家的是秦总,这女人是秦总包养的小情人,估计想要趁机捞一把。”说话的男人嗤笑一声,若是其他公司也就罢了,赵家海运这一块,一个女人想要掌权,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呢,严重一点的话,就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是啊,今天刚到的女老总,前几天公司的董事们天天来公司开会讨论的就是这事,可是今天早上董事们集体失踪了,摆明了是不给这个女人面子。”另一个女人讥讽一笑,不屑而鄙夷的看着谭果,可是目光深处却藏着嫉妒之色。  哼!长的也就这样,凭什么就能攀上高枝,自己伺候公司那些经理,到今天也就捞了几件名牌衣服和首饰,一套房子都舍不得给架子买,秦总裁竟然愿意将价值十多亿的公司给了小情人,女人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和野心,若是秦总裁来蓝海市分公司了,自己说不定也有机会……  按理说公司新老板上任,办公室里的这些员工为了给新老板留下个好印象,也得站起身来鼓掌欢迎,可是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没有一个人站起身来欢迎谭果,反而嘀嘀咕咕的议论着。  史前意味深长的扫过全场,胖脸上依旧是笑呵呵的表情,谭果神色一片坦然而平静,倒是一旁的毛小源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他们也太过分了,根本不将谭小姐当回事。  “谭小姐,欢迎欢迎,我是人事部马荣通。”人事部的马经理笑着迎了过来,目光诡谲而下流的打量了一眼谭果,看不出这个女人有什么本事让秦总裁神魂颠倒的,赵家这么大的产业竟然就交给一个女人来接手。  关键现在还是最混乱的时期,现在的赵家就算是秦总裁亲自接手都不一定能处理好,派个女人过来,马经理真不知道秦豫是钱多的没地方用了,还是有后招等着。  “马经理你好,我是谭小姐的秘书史前。”史前笑着和马经理握了握手,胖乎乎的肉脸一笑起来,眼睛就剩下一条缝了,史前话锋突然一转,“今天谭小姐新官上任,公司这边好像一个董事都没有过来,马经理你这个人事部的经理工作不到位啊。”  笑容僵硬在了脸上,马经理没有想到史前当场就给自己下马威,别说公司的董事们了,各部门的经理除了马荣通之外,其他人今天都没有来,就是不将谭果当一回事。  马荣通倒也不想来,可是他之前犯了个大错,又没有后台背景的,所以也没有硬气的资本,今天只好继续上班,马荣通原本想着自己来迎接谭果,不管如何总会给新老板留个好印象。  谁知道这个胖子一点脸面都不给自己,马荣通也有些火大了,冷了脸开口:“史秘书这话说的太过了,谭小姐今天上任,前天我就已经通知所有人了,至于各位董事为什么今天没有来,我这个人事部经理没这么大的权力过问。”  “毛小源带我去会议室,马经理你通知各个部门所有经理,半个小时之内不能到达会议时的,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谭果神色平静的开口,笑着看了一眼不以为然的马经理继续道:“史前你配合马经理通知公司所有董事,同样是半个小时,谁不到通知秦总给我在黑榜上挂几个悬赏,五百万一个人头,省的公司董事多了,开个会议、出个决策都唧唧歪歪、拖拖拉拉的。”  毛小源并不知道什么叫做黑榜,听了谭果的话之后,就领着她去会议室了,看了看走在前面的谭果,原本还以为新来的谭小姐脾气和善,此刻他怎么感觉这像是个母狮子,只是暂时没有发威而已。  “马经理,我们就过去打电话呗。”史胖子朗声一笑,拍了拍马经理的肩膀,“谭小姐就给了半个小时,我们得加快速度,省的误了事。”  “史秘书你车马劳顿先去会议室休息,电话我来打就行了。”马经理吞了吞口水,赵家海运这一块多少有些黑暗地带,马经理也知道一些行内话。  黑榜:黑道上的悬赏榜,做的就是银货两讫、杀人买命的生意,但凡上了黑榜,那就等于是被死神给盯上了,据说黑榜前十的高手,每个人手里头至少都有几十条人命了。  只要出得起足够的钱,黑榜上的杀手什么事都敢做,来无影无无踪,黑榜有着最复杂的计算机程序系统,不管是雇主还是杀手的信息都是绝对隐密的。  曾经也有人找了黑客高手想要攻克黑榜的系统,结果连黑榜的第一道防火墙都没有攻破,反而被黑榜给反追踪了,这个黑客就此被盯上了,只要他一用电脑,程序自动被木马病毒给摧毁了,不管是电脑还是手机都没办法使用,听说这个黑客差一点疯掉。  而雇佣黑客的这个男人更惨,因为这件事出来之后,就再没有听过这个男人的任何消息了,有人认为他已经被黑榜幕后的老板给干掉了,不管如何,但凡上了黑榜,那就一脚踏进了鬼门关。  但黑榜并不是每个雇主的生意都会接,除了前十的杀手外,他们可以自由接生意,其他人如果想要在黑榜上发任务,必须经过黑榜的审核,通过审核之后,黑榜才会将悬赏令放出去,然后才有杀手接任务。  就马经理所知公司这些董事背景都不干净,一旦黑榜接了单子,这些董事估计都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之前各部门的经理敢不来公司、不给谭果面子,不过是看公司董事们的态度行事,马经理这边一说,各部门经理忙不迭的驱车往公司赶,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谭果行事如此狠辣,他们可不敢当愣头青往前冲,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什么?让我过来开会?马荣通,你他妈的脑子是进水了吧?哼,一个小保姆还敢让我来开会!”电话另一头邝董事长满嘴的粗口连天,当初就是赵家人好好活着,也没有人敢对自己下命令,一个小贱人,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  “邝董,你还是过来吧。”被骂的马经理好声的劝了两句,实在没办法也只好将谭果之前的话说了出来,“谭小姐说了,谁不按时到达公司会议室,她就让秦总裁去黑榜上发布五百万的悬赏令。”  电话另一头是短暂的失音,然后一声暴怒声伴随着椅子倒地的声音同时响起,“那个该死的贱货!竟然还敢威胁我!我他妈的先弄死她!”  可是不管邝董如何暴怒,却也只能马不停蹄的驱车向公司赶,毕竟他们心里都清楚秦豫行事的狠辣歹毒,为了谭果都能将自己父亲打断双腿,对付他们这些不相干的人,秦豫如果脑子一抽真的去黑榜上发布悬赏令了,他们这条命就算是白搭进去了。  公司的人原本以为谭果这个新来的老板就是个摆设,可是陆陆续续的,却见各部门的经理屁滚尿流的往会议室跑,所有人都错愕的愣住了,不是要给新来的老板下马威吗?这是怎么了?  各部门经理也就罢了,当看到公司那些脾气大、行事狠辣的董事们竟然接二连三的赶了过来,所有人都震惊的瞪大了眼,虽然这些董事们的脸色异常的难看,眼睛里像是淬了毒一般,可他们人都来了,而且还来的这么迅速。  “不是说董事们根本不打算买账吗?这怎么都来了?”一个员工低声的开口。  “不知道啊,不过看董事们的脸色都很难看,我估计这事有的闹。”另一个员工伸着脖子瞅了瞅,不过倒没有人再敢轻视谭果这个新来的老板了。  会议室里,毛小源无比庆幸公关部那些小婊砸一个一个都不将谭小姐当一回事,这事最后就推到他这个公关部唯一的男性身上,看着老神在在坐在主位上翻看着公司人事档案的谭果,毛小源有种感觉自己日后一定会飞黄腾达的。  谭果不开口,赶过来的各部门经理一个一个都噤若寒蝉的坐在椅子上,不时偷偷的瞄一眼谭果和史前,只可惜这两人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么凶神恶煞的主。  可是想到之前马荣通的话,他们也不敢小觑谭果,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这是不是一个披着羊皮的大野狼。  等了几分钟,公司五个董事先后过来了,一个一个都绷着脸,估计气的够呛,但是为了生命安全着想,他们只好暂时屈服,只可惜看向谭果的眼神愈加的狠辣歹毒。  “老子倒要看看今天谁敢要老子的命!”暴怒的咆哮声响起,邝董事一脚踹开了会议室的门,像是喷火龙一般,血红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主位上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的谭果。  邝董事继续骂骂咧咧的开口:“一个人尽可夫的小贱人,不过是爬了男人的床而已,竟然还敢威胁老子,妈的,老子今天就站在这里,倒要看看谁敢要老子的命!”  谭果充耳不闻的继续翻看着人事档案,说实话赵家的管理的确存在很大的问题,公司五个董事从祖辈就跟着赵家干,这么多年过去了,五个董事在公司里有相当大的势力,为首的就是邝家。  而各个部门也有一大半的人以五个董事马首是瞻,原本还有赵家压在上面,现如今赵家嫡系意外死亡,各个部门的人立刻就投靠了五个董事。  现在的局面就是整个赵家等于是被架空了,按照谭果的脾气她真想将这些人一锅端了,都滚出公司去,可惜谭果知道这事短时间里不好办。  “有些小贱人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姿色,不过穿这么多做什么,该露的还是要露出来,不就是靠勾搭男人往上爬嘛,这里这么多男人在,怎么不多露一点。”  邝董两只脚架在会议桌上,一手夹着雪茄,轻佻的目光淫邪的打量着谭果,越说越下流越露骨,“公司里最不差的就是男人,看来以后大家有福利了,反正陪一个男人也是陪,多陪几个还能多捞一点钱,我们公司最不差的就是钱。”  各个部门的经理恨不能将耳朵给捂起来,局势不明,他们可不敢瞎搀和,谁知道会不会遭受池鱼之殃!  而其他四个董事则事不关己的坐在一旁,笑着看邝董故意作践谭果,若不是有几分忌惮秦豫,他们怎么可能被一个小贱人给要挟了。  就在邝董的辱骂声里,谭果合上了文件,啪的一声随手将文件丢在了会议桌上,看了一眼叫嚣挑衅的邝董,回头对着坐在身旁的史前开口:“有些人嘴巴不干净,那就让他放干净一点。”  “好嘞。”史前笑着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满是肥肉的身体,随后来势汹汹的向着邝董走了过去,一脸贱样的自言自语,“好久没动手打人了,还真有些怀念啊。”  “你他妈的敢!”邝董猛地站起身来,可惜因为刚刚双腿架在会议桌上,动作太快之下,起身的邝董身体一个踉跄,差一点摔了个狗啃泥。  史前嘿嘿一笑,一把抓住了邝董事的衣领,一巴掌狠狠的打了过去,力度之大,邝董事的脸被打的偏向了一边,一口血水吐了出来,里面赫然还有两颗血糊糊的牙齿,足可以看得出史前这一巴掌的力量有多大。  脸上是火辣辣的痛,邝董事虽然快五十岁了,可年轻的时候就是个狠角色,赵家这一块涉黑的地方都是他出面解决的,今天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史前打了一巴掌,还被打掉了两颗牙齿,邝董事气的铁青了脸,一脚向着史前的小腹踹了过去,“我C你妈的,你竟然敢打老子……”  史前虽然胖,但却是个灵活的胖子,若是年轻个二十岁,邝董事或许还有几分还手之力,但是邝董事已经老了,快五十岁了,出脚虽然看起来威风凛凛的,可惜却是花拳绣腿。  砰砰砰!史前出手很快,邝董事被揍的闷声惨叫起来,眨眼的功夫,脸上已经满是淤青,鼻血直流,只见史前一个过肩摔,砰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  邝董事如同沙包一般被砸在了地上,史前一脚踩在他的后背心,将人死死的踩在地上无法动弹,这才笑着对着谭果比了个OK的手势。  会议室里的四个董事和其他部门经理都看傻眼了,谁都没有想到史前竟然真的敢对邝董事动手,而且还打的这么狠。  谭果这才朗声一笑的开口:“各位,今天第一天大家算是互相认识一下,我这个人行事只有一个原则:我高兴了,大家都高兴了,我要是不高兴了,谁也别指望高兴!明天我正是开展工作,人事档案放在这里了,既往不咎,但是以后谁做事如果不按照我的规则来,那就直接滚。”  说完之后,谭果将自己名片交给了毛小源,“上面有我的住址和电话,有什么事都可以联系我,散会。”  史前笑着将所有人事档案都抱在怀里,跟上谭果的步子向着外面走了去,会议室里,众人面面相觑着,他们设想过各种可能,却偏偏没有想到谭果竟然竟然会如此行事。  “邝董事,你没事吧?”马荣通终于反应过来了,快速的跑了过来,将地上的邝董事扶了起来,一看到他那青紫一片的脸,不由后怕的吞了吞口水,还好自己当时没有犯浑,否则被揍的就是自己了。  史前出手并不算重,但是为了效果好,他的拳头都是招呼在邝董事的脸上的,两只眼四周都是青紫,脸颊更是高高的红肿起来,鼻血还在滴滴答答的流着,更别提被打掉的两颗牙齿。  “你们都出去,小马让医生过来一趟。”另一个董事摆摆手将部门经理都赶了出去,也算是给邝董事留个面子,虽然他如今是什么面子都没有了。  耀武扬威了一辈子,临老却被谭果一个小姑娘给狠揍了一顿,还打掉了两颗牙齿,这要是传出去,邝董也不用做人了。  “弄不死那个贱人,我就不姓邝!”喘着粗气,身体气的直发抖,邝董事抹去鼻子下的血迹,眼中迸发出浓烈的杀机,史前出手太快,邝董事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揍趴下了,前后不到三分钟的时间。  其他四个董事对望一眼,莫名的都感觉心情格外沉重,赵家出事之后,他们五个不是没想过吞下赵家海运这一块,可惜资金不够,而且青竹帮也一直虎视眈眈的,秦家唐家黄家这些豪门世家也不想过错过赵家这块大肥肉。  邝董事五人明白他们虽然占据一点公司股份,可是份额太小,五个人加起来不过百分之二十,他们根本没本事吃下赵家海运,就算吃下了,也要面对外面那些势力雄厚的敌人。  所以五人就想着占据地利人和的优势,不管谁吃下了赵家,也要给他们五人分一杯羹,否则他们联合起来,外人想要完全掌控赵家海运根本不可能,最终是秦豫这匹黑马杀了出来,青竹帮甚至都退出一射之地。  秦豫的行事五人也打听过了,多少有点的发憷,毕竟他们依仗的就是掌控着海运这一块的人力和物力,普通商人拿他们这些黑帮分子没办法,可是秦豫开的是保全公司,真抡起武力来,丝毫不比他们差。  就在五人忧心忡忡时好消息传了过来,秦豫竟然儿戏的将赵家海运交给他的小情人来打理,这让五人不由松了一口气,对付不了秦豫,他们还对付不了一个小保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谭果分明比秦豫还要难缠。  “这个女人是不是太疯狂了?她难道以为有了秦豫这个靠山就无法无天了?”一个董事愤恨不甘的开口,不管是被女人压了一头,还是从赵家捞不到好处,都让他感觉到不痛快。  “老子一定找人砍死她!”邝董事恶狠狠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说到这里已经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他手底下就有一批小弟,要砍死一个人,不过分分钟的事情,这个该死的贱人,敢对自己动手!  “好了,阿财,你冷静一点。”年纪最大的姚董事制止的开口,“你生气我们都知道,我们也生气,可是你以为你砍死了谭果,自己能逃掉?别人不知道龙虎豹的可怕,你负责海运这一块难道也不知道吗?”  龙虎豹保全公司真正的威名是在国外,尤其是在那些战乱国家的地区,那些地方到处都是恐怖分子,都是私人武装力量,一般人根本不敢过去。  在那边做生意的人都带着私人军队,进出都是荷枪实弹的保镖,车子也都是防弹的装甲车,但是也架不住火箭弹和手雷那些重武器的炮轰。  可是龙虎豹只要接手了这桩生意,任谁都不敢轻易动手,今天你敢劫了龙虎豹的生意,明天龙虎豹就敢派出高手直接将主使者给干掉,所以国际上的各方势力轻易不敢去动龙虎豹。  放狠话的邝董事顿时哑了音,他们五个董事之所以来这里,何尝不是被谭果威胁的,真正说起来是被谭果背后的秦豫所威胁的,他们动了谭果,自己的性命绝对会搭上,这要是碰到一个不怕死的狠人也就算了,但是邝董事他们爱财爱色也爱命,谁也不愿意为了弄死谭果将自己的性命给赔上去。  “难道我就白挨了这一顿。”邝董事愤恨不甘的开口,被打不是他们,他们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痛!“不能弄死谭果,至少我要弄死你那个胖子!”  其余几个董事对望一眼,沉思片刻后点了点头,“这倒是可以,不讨回这个面子,日后我们就无法在公司里立足了,传出去了,我们那些手下也会人心浮动。”  “谭果行事再狠,也就是敢威胁一下我们,明天让各部门都罢工,我倒要看看谭果怎么对付,她能将所有人都威胁一遍吗?”姚董事缓缓开口,姜还是老的辣!和谭果正面冲突,倒霉受罪的还是他们,既然如此何不借刀杀人!  第二天一大早,谭果还没有起来,毛小源就拨通了名片上的号码,上面留的是史前的电话,“史秘书,我听说马经理他们今天都打算消极怠工……”  “行,我知道了,谢谢你小源。”史前明白的点了点头,感谢给自己通风报信的毛小源,消极怠工?哼,他们难道以为自己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谭果就拿他们没办法了?  早上十点,谭果才慢悠悠的来到了公司,让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各部门经理差一点把头发都抓掉了,毕竟谭果太凶猛,第一天开会就将邝董事给揍成了猪头,今天他们这些部门经理顶风作案,一个一个神经都绷紧了,唯恐被揍的人是自己。  谁知道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简直像是一把铡刀悬在头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来,那滋味就甭提了,好在谭果终于来了。  谭果用不惯别人的办公室,所以直接见该办公地点改到了会议室,“让财务部的人都过来。”接手公司的第一步每个人都是要查账的,掌握公司的盈利情况,每个月的支出情况,账目清楚了,基本上一个就完成了一半的工作。  财务部的经理也姓邝,正是邝董事的侄子,三十来岁,一副尖嘴猴腮的奸猾模样,戴着眼镜,笑起来和史前一样眼睛都没缝了,估计知道昨天邝董被打了,所以邝建军对谭果很是恭敬。  “谭小姐,你好,你好,我们财务部二十六个人都在这里,有什么需要您指示,我们保证完成任务。”邝建军笑着开口,一副好说话的模样,可是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但凡钱到了他手里,再出来肯定要扒掉一层皮。  史前在七局就是弄财务的,所以论起查账没有人比史前更厉害,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史前快速的查阅了去年一整年和今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表,然后笑呵呵的看向又干坐了一个小时的众人。  “没有想到我们公司财务部的都是些高手,这假账做的很漂亮,估计就是资深会计师过来了,一时半会的也纠不到错。”史前笑着将眼前的笔记本电脑合了起来,回头看向谭果,“财务这边给的账目有问题,四成真六成假。”  “史秘书,你看你这话说的,我们可不敢作假,公司这么多董事都盯着呢,做假账那可是要坐牢的……”邝建军立刻站起身来给自己开脱,反正就是变着法的耍无赖。  你说账目不清楚,那行啊,我们财务部再去做更详细的账目表出来,当然这肯定需要时间了,大家为了响应谭小姐的命令,晚上加加班,估计两个星期能弄好,什么?账目还不行?  那好吧,大家再重新来过,邝建军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反正不和谭果正面冲突,各种拖字诀,公司从上到下都是他们的人,谭果就带着一个胖子秘书,他们两个还能翻了天出来?  财务部这边是打马虎眼,人事部这边同样如此,一个人事部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在公司混工资的,还有三分之一的人事档案有问题,每个月这些人都有工资打到银行卡上,但是查起来根本没有这些人,不过是人事部和财务部联手起来吃空饷。  公关部更别提了,除了毛小源之外,那就是一群风骚的女人,说好听一点的是公关部,说难听一点的那就是古代的青楼,公关部的这些年轻女人,除了服侍公司里大大小小的领导之外,外出应酬的时候顺便陪吃陪喝陪玩陪睡,公关公关嘛,百分百的名副其实。  至于保安处,套用史前的话那就是一个小黑帮,平日里没少干欺男霸女的事,反正出了事有赵家海运的名头罩着。  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去了,除了第一天谭果狠狠出手教训了邝董事之外,余下的四天工作时间,谭果基本就是和各部门的人扯皮条了,更确切的来说是他们在和谭果扯皮条,各种消极怠工,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人心惶惶的一个星期,公司的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本还以为新来的老板不好处理,谁知道就这样,众人再次恢复到了一开始的状态,谁也不将谭果当一回事。  “各部门注意,所有员工去公司食堂开会,九点半会议准时开始,不按时到的人后果自负!”当史前将命令传达下去后,众人依旧是懒懒散散的,不过邝董事被打的余威还在,大家倒也不敢不出席。  早上九点半,食堂里黑压压的一片已经坐满了人,这边后勤部为了拍马屁,特意搬了桌子过来,又搬了真皮椅子给邝董五个董事坐,铺了桌边,还摆了果盘,用的还是清明前的茶叶。  至于谭果的位置,后勤部直接忽略不计了,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不知道谭果又要整什么幺蛾子。  九点半,谭果带着史前准时过来了,看了一眼第一排五个董事的桌子,谭果笑了笑,一旁史前也跟着笑了起来,将角落里的一张桌子搬到了最前面。  拿起话筒,谭果目光扫过黑压压一片的全场,这才开口道:“上个星期我接手的公司,也了解了各部门的工作情况,说实话按照我以前的行事风格,在场所有人都可以滚蛋了。”  “我们可以签了用工合约的,谁也不能无辜开除我们!”听到谭果这话,人群里不知道是谁回了一句,众人立刻起哄的附和起来,拍桌子的拍桌子,喊口号的喊口号,摆明了和谭果对着干。  “行,你们继续闹,什么时候闹好了,我们接着开会,大家都耗在这里,我时间多。”谭果笑着说了一句,懒懒的靠坐在椅子上。  坐在前排的一个经理回头瞪了闹事的几人一眼,大家又都安静下来了,毕竟真闹下去,僵持着浪费的也是大家的时间,他们要是敢提前离开,那就是违背公司的规定,谭果要开除谁就有了事实依据。  现场安静了,谭果这才再次开口:“关于各部门的整改意见和要求我已经让史秘书做了详细的文件出来。”  史前将文件发给了前排的董事还有各部门的经理科长们,后面的员工则是毛小源一些没背景没后台的普通职员分发下去的,各个部门的详细章程和行事准则都列的详详细细。  众人低头一看,五分钟之后,所有人愤怒的抗议起来,“老子不干!凭什么这么多规定,这就是想着法子扣我们工资!”  “对,这个决策我们不认可!”  “老子偏不干,你一个小贱人能拿我怎么样!”闹的最凶的几人哗啦一下将发下来的新规都撕碎了丢在地上。  前排的五个董事冷笑一声,只感觉谭果果真太年轻了,太想当然了,这就像每年国家都会出台很多利国利民的好政策,但是真正实施下来呢?效果会大打折扣,不是这些政策不好,而是下面的人根本不按照政策来执行,都为了自己利益在考虑,典型的雁过拔毛!  谭果模仿大公司的规章制度来要求他们,想的倒是美,可惜啊,下面没有人会配合执行,一个光杆司令就算再有头脑,地下的士兵不听从他的命令,任何军事策略也是无用功。  “其实我这个人耐心真的不好,想必邝董事最清楚。”谭果此话一出,现场刷的一下就安静了,被点名的邝董事更是气的铁青了脸,若不是被身旁的姚董事拉着,估计已经冲上台打人了。  “公司八个部门,我的要求很简单,哪个部门的人不能按照规定工作,我只找这个部门的经理。”谭果笑眯眯的看着目瞪口呆的马荣通、邝建军等部门经理,“当然,你们也不会随便被开除的,毕竟我们也是正规公司,都是签订了用工合同的,不过到时候我要给你们换个工作岗位了。”  谭果笑的愈加阴险,对着一旁的史前使了个眼色,然后看向食堂大电视上正播放的画面,“大家看到了吗?这可不是电影大片,这是龙虎豹保全公司在海外工作时的画面……”  众人扭头一看,嗬!早上的早饭差一点吐出来了,画面上,有几个恐怖分子正押着几个人跪在大马路上,正实施斩首的行动,没有马赛克,实况转播,那喷发的鲜血,滚落在地上的脑袋,让人看的头皮直发麻。  “听我们家秦总裁说海外这几个地方实在太乱了,员工死亡的几率太高了,所以呢,每年都需要补充新人过去。”谭果笑着指着特意剪接过的龙虎豹保全公司的工作影像。  “哪个经理工作不到位,惹我不高兴了,你就去秦总裁那里报到,不过大家可以放心,死亡赔偿金这一块我一定会一步到位,俗话说升官发财死老婆,其实龙虎豹最流行的一句话是升官发财死老公,刚好还能拿一笔丰厚的死亡赔偿金,找个小白脸过日子正方便。”  “你这是违法的?”不知道是谁哆哆嗦嗦的喊了一句,再没有之前闹腾时的凶悍跋扈,声音听起来都有点的发颤,估计是被电视画面上那些血腥场面给吓到了。  在国内每年也有很多人因为意外死亡,天灾人祸的太多了,可是谭果刚刚播放的画面,人活着才是意外,死亡才正常,子弹乱飞,到处都是空袭,荷枪实弹的武装分子,那凶悍的充满血腥的眼神,随意丢弃在角落里的腐尸,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到让人头皮发麻。  “违法?”谭果不由的笑了起来,眯着眼,如同最可怕的魔鬼,“大家都是我公司的员工,我只是给大家换个工作岗位而已,当然了,不愿意换岗位的,你可以辞职离开啊,我不会挽留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