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35章 罢工械斗

第135章 罢工械斗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93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0
    秦豫行事狠辣,那至少还算讲理,谭果行事那根本就是随心所欲,有绝对的力量来碾轧,赵家五个董事,谁敢和谭果横着来,她就敢去黑榜上发悬赏令,买凶杀人。  各个部门经理如果不听命行事,谭果直接将人调到龙虎豹的国外战线去工作,那些训练有素的保镖随时都可能死亡,更别提这些养尊处优的经理们了。  一时之间,赵家海运这一块所有的工作都顺顺利利的开展了,速度之快倒是让外界刮目相看,谁都知道赵家是块大肥肉,但是同样的大家心里也清楚想要整顿赵家收为己用并不容易,结果谭果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在赵家海运站稳了脚,一个命令下去,那就是说一不二,各部门不折不扣的就实施,谁都不敢拖拉一分钟。  “真他妈的见鬼了,那些人当初在赵家手底下都不老实,谭果那贱人不过来了一个星期,他们竟然都夹着尾巴乖乖做人了!”越说越不甘心,艾文东一脚踹开眼前的诧异,苍白的脸上满是暴躁和怒火。  原本就为了梅家小馆的祖传菜谱,谁知道不但折了刘翔这个心腹手下之外,自己也被牵扯进来了,被韦少将关押的那几天,艾文东虽然知道自己不会出事,可是心里头依旧不安,好不容易出来了,才知道家里竟然被谭果和秦豫坑走了两个亿,艾文东越想越不甘心,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恶气。  他就说明知道邹老的事情是个误会,为什么韦少将却依旧不放人,敢情他和秦豫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借着这件事做文章敲诈青竹帮,还真敢狮子大开口,一要就是两个亿,妈的,怎么不撑死他们!  “好了,不就是两个亿而已,只要日后能拿下赵家,这点钱算得了什么。”艾元鸿看了一眼暴躁的儿子,“你倒说说看谭果怎么就能压住邝财那些人。”  艾文东眉头皱了皱,当得知谭果来蓝海市接手赵家时,艾文东只等着看谭果倒霉,赵家那些人可不是好惹的,这些年邝董事他们没少和青竹帮来往,目的大家都清楚,就是不甘心被赵家压一头,谁曾想没了赵家,谭果就带着一个胖子竟然就将局面混乱的赵家海运给牢牢掌控在手心里了。  “邝财他们虽然野心勃勃,但也怕死,有秦豫护着,他们自然不敢对谭果动手。”艾文东冷静下来分析着目前的情况,语调里带着不屑和鄙视,“之前我们将秦翰兆被打断双腿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估计邝财他们都怕了。”  秦豫为了谭果连自己父亲的双腿都敢打断,邝财这些人贪生怕死,他们担心动了谭果就被毁被秦豫报复。  “文东,你也太小看这些人了,当初赵家都几乎压不住邝财他们,一个谭果最多能压得住一时,所以我们静观其变就可以了。”艾元鸿笑了笑,谭果的确有几分魄力,难怪秦豫会让谭果过来,这一步棋走的很精妙,谭果扮黑脸,到时候秦豫再来扮白脸,对于收买人心倒是个妙招。  这边艾家父子两人正交谈着,殷卓快步走近了客厅,“鸿爷,少爷,刚刚得到消息,码头那边的工人这会都罢工了,听说事情闹的挺大,派出所都压不住了,都调了特警过去了,谭果也带着人去码头了。”  “哈哈,爸,你说的一点不错,邝财他们果真按耐不住了。”艾文东笑着一拍掌,本就该如此,即使不能对谭果动武,但是也有很多办法架空谭果这个新老板,就带着一个胖子单枪匹马的就来蓝海市,谭果也未免太狂妄了。  艾元鸿其实早就知道邝财他们会出手,被谭果压了一个星期了,他们若是再不出手,估计海运公司的那些人真的被谭果收买了,为了面子邝财这些董事也该出手了。  “文东,你带人过去看看,毕竟事情是发生在我们青竹帮的地盘上。”艾元鸿对着一旁的艾文东开口,“小殷,你也跟过去,不管事态发展如何,暂时不要插手。”  艾元鸿的打算就是坐山观虎斗,任凭谭果和邝财这些董事斗的你死我活,不管哪一方胜了都会大伤元气,这两个亿艾元鸿终究会从谭果身上讨要回来。  “爸,我知道了。”艾元鸿站起身来带着一旁的殷卓离开了。  赵家海运公司经营的范围包括:港口码头的管理、中转、装卸、仓储和船舶供应,而此刻,集装箱码头已经是人头攒动,喧闹声一声高于一声。  十来辆警车都停在人群外,特警都已经出来维持现场,两百多个码头的工人集体罢工,该装的货物都堆放在码头上,其中就包括出口的蔬菜水果,工人一罢工,这些货物估计就要坏了。  “不单单是工人罢工了,目前四台门座起重机都被人为破坏了,码头的集装箱叉车、牵引车这些装卸搬运车辆50多台也都被不同程度的损坏了。”史前打开后座车门快速的上了车,将刚刚调查到的情况汇报给了谭果。  “几个负责平台系统的员工也都辞职了,而且还将系统的程序给卸载了,整个码头已经瘫痪了,就算这些人不罢工,暂时也没办法工作了。”史前看了一眼远处聚集在一起闹事的工人。  整个码头的货运都有一套完整的计算机系统,进出港口的货物资料,客户的详细资料都在电脑系统里,现在负责这一块的员工都集体离职了,还将数据都销毁卸载了,分明就是故意来坑谭果的,一旦消息传出去,估计那些客户都要找上门来要赔偿。  “我已经联系了均澈将电脑里被销毁的数据资料进行还原了。”谭果平静的开口,她心里头清楚邝财这五个董事不会坐以待毙的,至于那些被破坏的机械设备。  “韦少将那边我已经联系过了,今天第一批退役军人就要过来了,他知道我这边的情况,还特意从部队里调了两个机械工程师过来。”谭果推开后座的车门下了车,带着史前往闹事区域走了过去。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老板来了,原本闹哄哄的工人齐刷刷的转过头看向走过来的谭果和史前,维持治安的特警也让出了一条路来,而带队的万队长更是快步走了过来,“谭小姐,现场已经稳定下来了。”  “谢谢。”谭果点头致谢着,看似平和的目光却锐利无比的扫过全场,接过史前递过来的喇叭,清朗的声音冷冷的带着嘲讽响起,“是工资没有按时发放,还是有人克扣了你们的福利待遇,你们凭什么集体罢工?”  听到谭果冰冷的质问声,原本闹腾的工人有些尴尬的低下头,赵家海运这一块虽然有些风险,但是工资和福利待遇都挺好,尤其是那些跟船出海的员工,奖金就更高了,他们闹罢工其实只是被上面要求的。  “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自古女人不准上船出海,结果现在你一个女人不在家里伺候男人照顾孩子,还跑来码头管我们,妈的,要是老子出海遇险了,是不是要到阎王爷那边喊冤!”  一道不屑的男音响了起来,吴志诚嘴巴里叼着烟,流里流气的痞子样,一手指着谭果,“你不就是衣服一脱爬了男人的床,你有什么资格当老板,反正码头是你这个骚女人管,老子就罢工!”  “对,我们就罢工,不干了!谁知道出海的时候不会出事!”吴志诚身边的几个人同时叫嚣的嚷了起来。  “话说回来,其实出一趟海要几个月的时间,真弄个女人到船上了,到时候大家打起来,不知道算不算工伤?”猥琐的声音异常的下流,说话的同时,目光更是轻蔑的看着谭果,还故意挺了挺胯部。  特警万队长眉头一皱,明显看出吴志诚他们是故意闹事,其他工人有的是瞎起哄,有的则是被吴志诚这些人威胁的,“谭小姐,要不要先将带头闹事的几个人控制起来。”  这边谭果还没有开口,吴志诚更是叫嚷起来,“呦,没有想到才来蓝海市没几天,连特警都勾搭上了,哈哈,你今天要是将老子伺候舒服了,老子马上就开工干活!”  “那也算我一个,这可是大老板的小情人,说不定床上功夫了得,今天我沾了吴哥的光,也好好尝尝这女人的滋味,看看到底和老子家的那婆娘有什么不同。”  “妈的,你这个不要脸的,你家那老婆除非脱了衣服,否则和男人有什么区别,又黑又丑也就罢了,关键还平胸!”一旁男人大笑起来,视线下流的从谭果的脸上扫过,最后将视线落在她胸口处,响亮的吹了个口哨,“我们新老板姿色可是美多了。”  谭果冷声一笑,神色一片平静,半点没有被激怒,拿着喇叭冷声道:“说的挺高兴那,行,不想是不是?不想干的都直接滚。”  “滚就滚,老子还怕没饭吃吗?”吴志诚狞声一笑,眼神狰狞的盯着谭果,“不过谭小姐你可是要想清楚了,我们走了,我敢保证你这个码头招不到一个工人!”  说完之后,吴志诚转身看向全场,目光阴毒的骇人,“今天你们他妈的谁敢在这里上班,别怪老子不客气,让你们老婆孩子小心一点,哼,一不小心就成了失踪人口或者垃圾堆里的腐尸!”  在码头工作的这些工人都知道吴志诚的心狠手辣,这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暴徒,平日里纠结了一批人在码头耀武扬威的,除了喝酒打牌就是四处闲逛,这些人根本不工作,但是却拿最高的工资。  谁敢去举报,等待他们的就是吴志诚凶残的报复,俗话说软的怕狠的,狠得怕不要命的!吴志诚这些人就是玩命之徒,其他工人拖家带口的,只能忍气吞声,任由吴志诚他们欺压。  谭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不屑的看着耍横的吴志诚,啧啧两声的摇摇头,“脸够大的啊,可惜啊,你的脸面还真不值钱,你不干现在就滚,我招的工人马上就要来上岗了。”  吴志诚眉头一皱,他可以保证现场这些工人没有一个干留下来上班的,那肯定是这个女人从外面找了人来工作,想到这里,吴志诚威胁的眯了眯眼,他倒要看看谁的狗胆这么大,敢在这里工作!  局面有些僵持着,暗中有两个工人偷偷的溜到了角落里,其中一人拨通了邝董事的电话,“邝董,是我……”  而另一个人则拨通了殷卓的电话,将码头的情况一一告诉给了殷卓,“是的,殷哥,看来谭果是有备而来,重新召集了工人。”  挂断电话之后,殷卓将事情告诉了后座的艾文东,“应该是秦豫那边派了人过来支援谭果了,龙虎豹的人都是练家子,码头那些混混可不是他们的对手。”  艾文东一手夹着烟,远远的看着码头的方向,“赵家海运码头这一块的工人就有好几百人,秦豫能派多少手下过来?难道龙虎豹不用正常做生意了吗?只要秦豫的人一走,普通工人都不敢在码头工作。”  有这样推断和想法的也包括邝财这五个董事,码头需要的工人多,再者这是长期的工作,龙虎豹的人不可能长时间留在这里,他们一走,码头又得停工,这个损失可不是小数目。  谭果这边等了大约五分钟,几辆大客车开了过来,特警万队长询问了谭果之后,让四周的特警让出路来,当第一辆客车的车门打开之后,从上面走出一个拄着拐杖的男人之后,吴志诚几人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妈的,老子还以为找了什么厉害人物,没有想到就是个瘸子!”吴志诚得意洋洋的大笑起来,不屑的看着下车的瘸腿男人。  紧随着下车的另一个男人依旧拄着拐杖,吴志诚几人愣了一下,然后更是不屑的大笑起来,“这是把S省的残废都找来了吗?除了瘸子是不是还有傻子还有白痴啊?”  五辆大巴车上一共下来了一百五十个人,都是因伤退役的军人,有些腿脚有问题,有些是胳膊,还有些人脸上留着伤疤,当然,也有一些人是身体有之伤外表看不出来而已。  万队长也是从部队退役下来的,不过他家有些关系,所以退役后转到了特警大队工作,韦少将这边亲自打了电话给他,让他配合谭果的工作,万队长一开始只以为是韦少将对谭果有些照顾。  此刻看着大巴车上下来的这些人,即使面对吴志诚这些人的嘲讽和奚落,却依旧将残废的身体站的笔直,万队长一下子红了眼眶。  这片国土上,有多少这样的无名英雄,为了保护人民、保护国家最后受伤,拖着残缺的身体在社会上被人嘲笑被人鄙视,可是又有谁知道他们曾经的付出和牺牲。  “谭小姐!”其中一个男人快步走上前来,将手里头厚厚一沓的人事资料交给了谭果,声音洪亮的开口:“今天一共一百五十人,一个不少向谭小姐报道!”  吴志诚脸色阴沉下来,他没有想到谭果是有备而来,还事先找了这么多人,看着这些站的笔直的男人,吴志诚忽然走了过来,抬腿恶毒的向着其中拄着拐杖的瘸腿男人狠狠的踹了过去。  可惜吴志诚的工作快,瘸腿男人的动作更快,即使拄着拐杖,身体却很敏捷,快速的一个后退,右手的拐杖迅速的向着吴志诚的腿狠狠的砸了下去。  “啊!”一声惨痛声响起,吴志诚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右腿被拐杖重重的击中了,痛的吴志诚脸都白了。  谭果看着这一幕,对着一旁万队长开口:“这个吴志诚已经被公司开除了,他却非法闯入公司的地方,还出腿伤人,万队长,这样的罪犯是不是需要带回去审问清楚。”  “你敢!”吴志诚愤怒的抬起头,喷火般的目光阴狠的瞪着谭果,根本没有想到谭果竟然也敢耍阴招,这个姓万的一看就是谭果一伙的,被他抓走之后,吴志诚知道出来就难了。  可惜吴志诚再愤怒也没用,众目睽睽之下,吴志诚动手伤人是事实,而且他之前聚众闹事已经被谭果开除了,吴志诚也硬气的狠,当时就签了字,他手底下那批兄弟也都跟着都签字了。  谁知道现在谭果就用这个名头来对付吴志诚,指控他非法闯入码头,还动手伤人,这个罪名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关键看万队长这边的态度。  眼瞅着两个特警过来了,吴志诚眼神一狠,对着几个手下开口:“妈的,今天跟老子拼了!兄弟们,大家一起上,拼了!”  现场的场面顿时乱了起来,吴志诚原本以为可以趁乱将谭果给打伤,甚至打死,毕竟法不责众,再说谭果不过是秦豫包养的小情人,她死了,后面还有许多漂亮的小姑娘去勾搭秦豫,他相信秦豫绝对不会为了一个死掉的女人和邝董这些人作对。  而只要完成今天这个任务了,邝董事那边就答应给自己两百万的好处费,其中五十万的现金已经打到吴志诚的卡上去了。  得知码头这边已经打起来了,艾文东阴险一笑,“殷哥,让记者们都过去吧,这可是大新闻!我倒要看看这事闹的这么大,邹老还怎么护着谭果这个小贱人!”  艾元鸿的确有手段有谋略,否则他就不会成为S省黑道上让人闻风丧胆的鸿爷,他清楚有邹老护着谭果,青竹帮想要再吞并赵家海运并不容易,所以艾元鸿才会事先就通知了记者和媒体。  一旦事情闹大了,影响恶劣了,邹老就不能明目张胆的护着谭果,所以早就等候的记者呼啦一下向着码头这边跑了过来,之前防止被谭果发现了,所以记者躲的有点远,这会得到消息知道码头打起来了,记者马不停蹄的就赶过来了,都想着拍到独家大新闻。  可是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快十分钟了,气喘吁吁二十多个记者还有摄像们来到码头一看集体傻眼了,原本期待着可以拍到几百号人械斗的火爆场面,可是现场却是一片平静。  吴志诚这些带头闹事的几十号人都已经被万队长这些特警给控制住了,其他跟着闹事的工人好多都是被吴志诚威胁的,如今主犯被抓了,他们自然就停手了,而谭果这边一百五十个新工人,那身手比在场这些特警丝毫不差,否则也不会在短短五分钟之内就控制了局面。  “记者同志们来的正好,刚刚我们抓获了一批破坏码头机械设备的暴徒。”史前嘿嘿一笑的上前,指了指身后被抓的吴志诚等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这些人原本也在码头工作,可惜啊,知道换了新老板了,想要浑水摸鱼,第一步是破坏码头的设备,让这些货物都不能装箱运出去,第二步就是利用他们熟悉地形的优势,破坏了监控设备,然后晚上来偷窃码头的货物,一旦被这些不法分子成功了,这损失就是上千万那。”  “请问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他们意图盗窃?”一个记者犀利的开口,将话筒对准了笑眯眯的史前,这和他们之前得到的消息完全不同,之前不是说海运公司的新老板剥削工人,引起公愤,还纠结了黑社会打手对无辜的工人进行打击报复,现在怎么就成了抓贼了?  “当然有证据了,没有证据我们也不敢报警,警察同志们也不会事先埋伏起来。”史前一脸的正义凛然,回头看了看正在工作的万队长,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声音道:“既然各位记者同志问了,那我就偷偷泄露一点证据。”  史前拿出手手机播放了一段手机视频录像,上面正是被抓的吴志诚,视频里吴志诚正在打电话,而通话的内容正是史前说的如何破坏码头设备,然后晚上再来偷窃货物。  视频播放完了之后,史前又从手机里调出几张照片,正是吴志诚带着人破坏码头机械设备的照片,不管是起重机还是叉车,都被吴志诚他们人为破坏了,照片拍的很清楚,的确是证据确凿。  现场记者有些眉头直皱,有些若有所思,身为记者他们自然知道赵家海运内部白热化的争斗,至于真正的事实是什么,他们并不清楚,也不需要清楚,他们只需要将自己看到的报道出来就行了。  而就在这时,记者们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上面的来电显示是电视台和杂志社、网站的大领导,所有记者立刻站直了身体,神情恭敬的接起电话。  “是,陈总您放心,我正在现场……对,我们的警方行动非常迅速……”  “是啊,郝总,你没有看见,所有的不法分子都被一锅端了?哦,我明白,我知道我们蓝海正在进行文明法治荣誉市的申请活动,这绝对是最好的材料……”  记者们直觉最为敏锐,一听自家老总们话锋里的意思就知道这必须是一个正面的积极向上的新闻报道,所以话锋一转都往这上面说。  “什么?暂时保密?晚上新闻事件再进行报道?好,马总,您放心,我知道了。”记者们挂断电话之后,脸上都扬起笑容,而史前更是长袖善舞的和各位记者们交谈起来。  尤其当知道现场不少残疾人都是码头的新工人,而且他们都是因伤退役的军人之后,不少记者都肃然起敬,如果说之前的报道有一半是因为自家老总的施压,那么此刻,他们对谭果则是充满了敬意,对现场这些军人充满了敬意。  一个小时之后,所有记者都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码头,坐在汽车后座里的艾文东看着笑容满面的记者们,不由跟着笑了起来,看来今天晚上的新闻一定会非常非常的热闹,他倒要看看谭果这个贱人怎么收场!邹老怎么帮谭果!  “殷哥,要不要买一些水军,趁机将水搅的更混,让局势更乱。”艾文东心情愉悦的开口,一旦几百人械斗的画面被曝光出来,广大民众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等水军趁机搅局,本着仇富的心理,民众必定认为谭果这些有钱人雇佣黑社会殴打工人。  秦豫开的是保全公司,可是那些保镖一看就是不好惹的练家子,水军说他们是黑社会,民众有了第一印象之后,即使谭果说他们只是保全公司的员工,相信广大民众也不会相信,只会认为谭果在狡辩,舆论的力量利用好了,那就是巨大的助力。  “不需要做大动作,相信邝董事他们会一步将谭果钉死,让她不能翻身。”殷卓更为冷静,毕竟这件事让邝董事他们和谭果内斗就好,青竹帮只需要坐山观虎斗,最后坐收渔翁之利就行了。  晚上六点,蓝海市最大的酒店帝豪酒店,包厢里,气氛一派的祥和喜乐,邝董端着酒杯喝了一口酒,得意一笑,“等新闻报道出来了,我倒要看看谭果那个贱人怎么脱身!”  “当时她找了特警队的人过来维持现场了,这样更好,一旦牵扯到了执法机构,污水一泼出去,特警大队这边为了维系自己的名声,肯定要将责任都推到谭果身上去。”另一个董事也满意的点了点头,听说吴志诚他们还都被抓了,抓的好啊,什么官shan勾结,这就是现成的人证。  姚董事年纪更大,考虑的也更长远,赵家被秦豫独吞了之后,想必唐家和黄家还有青竹帮都很不高兴,但是有邹老给秦豫撑腰,这些豪门世家即使不高兴,暂时也只能退让。  如今这事一旦闹大了,若是医院里再死几个人,留下几封指控秦豫和谭果的遗书,到时候上面肯定要彻查此事,在有心人的推动之下,被秦豫吞下去的赵家肯定要原原本本的吐出来。  如此一来,如果接手赵家的人是其他人,姚董他们也可以趁机再分一杯羹,谁让秦豫行事太过于绝情狠辣,竟然用黑榜来威胁他们五个董事,如此也不要怪他们心狠手辣了!  谭果在蓝海市的情况,不单单是邝董他们五个和青竹帮密切注意着,就连黄家还有赵紫菲、柯三少他们也都密切注意着,谁都不愿意赵家被秦豫独吞了,大家一杯羹都分不到,如今码头的事情虽然没有传出具体的消息,但是该有的风声大家也都收到了。  同样是帝豪酒店的顶楼包厢,邝董他们虽然也有钱,但是还没有资格来顶楼,帝豪酒店的顶楼那就是身份的象征,一般有钱人暴发户根本没资格来这里预订包厢吃饭。  “林少,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帝京柯家,柯三少。”艾文东心情愉悦的向着身边的青年开口。  被称为林少的青年不过二十三四岁的模样,身上流露着纨绔子弟的傲气,在听到帝京柯家的时候,表情也只是微微变了变,看得出林家的家世比起柯家不遑相让。  当然了,林枫的父亲只是S省信农银行的一把手,而他真正自傲的资本是他的母亲,也就是他的外公家,那可是S省的老牌世家,林枫外公身居要位,几个舅舅也是前途大好。  “紫菲就不用我给你们介绍了,这可是我的女神。”艾文东笑着看向身侧的赵紫菲,今晚上她穿了一身大红色的长裙,波浪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上,妖艳性感却有带着几分女王般的傲气,勾的艾文东心里头痒痒的。  酒过三巡几人之间的气氛就热络起来,柯三少和艾文东还有林枫自然而然的就说起了赵家,说起了谭果,而赵紫菲和唐毓婷之间就显得冷淡了,毕竟赵紫菲当初是秦豫的青梅竹马,虽然后来出国了,而唐毓婷和秦豫早闹出订婚结婚的各种传闻,两个女人之间看起来像是好姐妹一般,可是眼神却带着刺。  “一个女人,有必要这样严阵以待吗?”林枫不由大笑起来,安慰的拍了拍艾文东的肩膀,“就一个女人还把你弄进去了,还赔了两个亿?”  “你笑个屁,我是怕谭果那个贱人吗?她只不过是拿着鸡毛当令箭!”艾文东没好气的一瞪眼,甩开了肩膀林枫的手,看得出他们之间关系的确很铁,“要不是邹老搅和在里面,我何必怕一个秦豫!”  柯三少笑着看了一眼艾文东,看来他还是小看了谭果和秦豫,邹老之前在南川的时候,柯三少也打着柯家的名义去拜访了,结果呢?虽然进了疗养院,但是只是简单的几句话之后就被邹老下了逐客令,柯三少明白若不是打着柯家的名头,自己和南川那些人一样,连大门都进不去。  林枫拿起酒杯碰了一下艾文东的酒杯,“这事之前我不知道,现在我既然知道了,你放心,这个仇兄弟我给你报。”  艾文东和柯三少不由的看向林枫,一旁的唐毓婷和赵紫菲也停下了话中带刺的交谈,谭果看起来简单,却是滑不留手的,秦豫就更不用说了,软硬不吃。  林枫也没有卖关子,直截了当的给几人解惑,“之前秦豫向银行申请了贷款,赵家这么大的产业,秦豫一个人独吞了,他也不怕撑死,哼,还想着从银行贷款来解决资金缺口。”  因为邹老之前的特殊照顾,所以银行这边给秦豫批准了利息最大的贷款,而且数额高达五个亿,这笔贷款林父本来是不愿意批的,不说风险问题,关键是利息太大,银行一点利润都拿不到。  可是因为是邹老特意交代下来的,而且上面也有这个项目,林父也只好同意了,不过目前还在审批阶段,林枫现在既然打算给艾文东报仇,肯定是要卡下这笔贷款。  “等今晚上的负面报道出来,我爸那边也有借口将这笔资金暂时卡下来。”林枫得意一笑,他虽然纨绔,但是也不傻,这事就是打着擦边球,“至于邹老那边,你们放心,只要我爸这边理由充分,再有我外公出面,一个邹老算什么东西,他不过是个调休的老头子而已,他敢和我外公正面冲突吗?”  柯三少明白的一笑,艾文东则是喜上眉梢,直接端起酒杯敬了林枫一杯酒,“好兄弟,就冲你这句话,以后什么事我给你两肋插刀!”  “其实我刚刚也收到一个消息。”赵紫菲将耳边的碎发顺到了耳后,她对秦豫的确旧情难忘,但是感情归感情,生意归生意,赵紫菲紧接着开口:“邝董他们不单单设了今天这个局,他们还留了后手,估计明天一早,之前和赵家合作的客户都要打上门来了,根据他们签订的合约,如果货物不能按时出港,赔偿金就是十倍。”  赵家海运的客户有大有小,有些货物价值百万,有些则价值千万,原本也有赔偿金,但是金额并不大,可是邝董他们为了算计谭果,将合约的赔偿金提高到了十倍,这样赔偿下去,谭果和秦豫估计得赔上好几个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