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37章 抓奸大闹

第137章 抓奸大闹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109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0
    信农银行。  “谭小姐,史秘书,请坐。”林父笑着招呼着谭果和史前,态度很是热情,看起来似乎根本不在意史家和邹老之间的明争暗斗,“小于,泡两杯茶过来,拿昨天我带过来的龙井。”  “林行长您太客气了,哈哈,今天我是有口福了,这清明前的龙井茶一般人可喝不到。”史前笑眯眯的和林父寒暄起来,你来我往的,你热情我更热情,你客气我更客气。  终于说到正题之后,史前继续开口:“林行长,你也知道我们才接手了赵家海运公司,资金这一块的确有问题,码头那么多设备都被人为破坏了,这维修费就不是一笔小数目。”  “更别提耽搁了客户货物出港的时间,这赔偿金更是……唉,我这个当秘书的都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估计这一两年之内我都喝不到这样好的龙井茶了。”吐完苦水之后,史前端着茶杯喝了起来,似乎真担心以后没钱买茶叶了。  史前这个胖子果真不简单,年纪轻轻的,可是手段老练,说话更是滴水不漏,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体制里待了十多年的老油条,林父笑着点了点头,“你们的困难我也知道,可是今年经济不太好,赵家是S省的支柱型的集团公司,赵家突然出事,股市动荡不说,对我们S省的经济也造成了大波动,这段时间来银行贷款的企业实在是太多了。”  谭果听着史前和林行长打了半个多小时的机锋,只感觉瞌睡连天、昏昏欲睡,真佩服二哥竟然天生喜欢这些权谋手段。  林父虽然是在应付难缠的史前,可是也一直注意着除了开始打了招呼,然后就一直保持沉默,中途还打了几个哈欠的谭果,实在无法将她和传闻里的狠辣形象联系起来,这分明就是被家里头娇惯出来的小姑娘。  眉眼里带着柔和的稚气,白皙的肌肤,圆溜溜的清澈黑眸,脸颊上还带着可爱的婴儿肥,说谭果行事多狠辣、多冷血暴戾,林父还真没看出来,谭果眉宇之间一派坦然,这绝对不是个心狠手辣、满腹心机算计的女孩子。  “这样吧,史秘书,我这边最多就能贷出一个亿,等后面资金充足了,我保证优先将贷款发放给你们。”林父叹息一声,看似无奈的做出了让步,可是一个亿和之前说好的五个亿,这缺口差的太多。  史前连忙感激的和林父握着手,“是我们给林行长添麻烦了,虽然现在只有一个亿,至少也能解决了我们的燃眉之急,林行长,中午我们已经在定了位置,林行长一定要赏光吃个便饭,也让我们表达一下感谢之意。”  按理说不管是与公与私林父都会拒绝今天这个饭局,一来影响不太好,他是银行行长兼任银监会党政办的工作,和谭果这些企业老板交往过多并不好。  二来则是谭果背后是邹老,林父跟史家是一条船上的人,史国柱和邹老这一次打擂台等于是撕破脸了,林父接下这个饭局主要是为了让谭果撤诉,所以史前邀请了之后,林父婉转拒绝了一下,不过因为史前盛情难却,最终还是答应下来。  因为林父身份特殊,所以史前并没有将吃饭地点定在帝豪酒店,而是帝豪酒店相邻的一家饭店,这个饭店虽然规格完全比不上帝豪酒店,但是菜的口味极好,否则早几年就被帝豪酒店给挤垮了。  蓝海市的人都知道帝豪酒店吃的是名气是地位,这家一品楼吃的是菜肴的口味,算是各有特色吧。  “谭小姐,我听说你将几家网站和论坛都告上法庭了。”林父放下筷子,看向一旁神色平静的谭果继续开口:“老韩几人打算和谭小姐你私了,毕竟也只是误会而已,大家也是情不得已。”  这是典型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如果不是史江这个大领导下达了命令,几家网站和论坛绝对不会在明知道省电视台已经播放了新闻,他们还对着干的报道截然相反的新闻报道,最后还被谭果一纸诉状给告上法庭了。  “既然是误会,那就私下和解吧。”谭果笑着答应下来,并不打算得理不饶人,毕竟这些人也是遭了池鱼之殃,和各大网站和论坛打好关系,日后至少不必担心会被人在网上黑了。  林父原本以为谭果这里不好打发,毕竟传言她行事狠辣歹毒,却没有想到她如此豁达,一句话就答应下来了,这让林父不由也多了想和谭果结交的念头,可是一想到史国柱是自己的岳父,刚起的这份心思又按了下来。  一品楼的菜色的确不错,林父虽然算是谭果敌对方的人,可是史前善谈,谭果虽然话很少,但是她的长相就比较讨长辈的喜爱,三人的这个小饭局倒是气氛和乐的很。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女人惊恐万分的跑了进来,“请让我躲……咦,是你?”  谭果也是一愣,没有想到闯进来的人是梅雪,“出什么事了?”  梅雪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包厢的门再次被人踹开了,五个男人冲进来之后,反手就关了门,为首的男人倒没有看瑟瑟发抖的梅雪,目光打量了一眼谭果三人,在林父身上多停留了片刻,毕竟这个中年男人看起来不简单。  “打扰三位用餐了,我们只要将人带走就可以了,今天这一餐算我们的。”刘彪率先开口道了个歉,可是言语里的态度却很是强硬,一手指着梅雪,“梅小姐,你还是乖乖跟我们走一趟吧。”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林父看出谭果和眼前的女孩子相识,但估计不熟,可是不管如何事情竟然碰到了,而且之前谭果也答应撤诉了,就算为了还这个人情,林父也要插手,更何况他也看不惯这些人的作法。  “王法?”刘彪嘲讽的笑了起来,不屑的打量着西装笔挺的林父,得瑟的抬了抬下巴,“这位先生,我们青竹帮办事,您还是别插手的好,这个女人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也不是你能管得了的。”  青竹帮在S省也算是一霸,虽然说上面有顾家压了一头,但是这么多年了,顾家几乎很少出面,渐渐的,青竹帮就成了S省黑道第一帮派,一般人听到青竹帮的名头自然不会多管闲事。  如果说之前林父只是因为事情碰到了,所以才打算管一管,这会听到青竹帮的名头,林父知道这件事自己必须得接手,谭果和艾文东之间估计就是死敌了,这事如果让谭果抓住了青竹帮的把柄,只怕闹起来又是一桩麻烦事,尤其是艾元鸿和史国柱关系极好。  “我和艾先生倒也认识,有什么事你们直接说吧,实在不行就交给警方来处理。”林父说出艾元鸿的名字,只希望眼前五个男人可以知难而退。  谁知道刘彪只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痞子十足的一脚踩在椅子上,轻飘飘的看了一眼林父,“老家伙别多管闲事,你就算认识鸿爷,今天这事你也管不了,哥几个将人带走。”  “史前,报警。”谭果将瑟瑟发抖的梅雪拉坐在身边,艾文东还真是死不悔改!之前牵扯到邹老,谭果以为艾文东不敢再对梅家小馆动手了,事情这才过去几天,艾文东竟然敢派人把梅雪从南川抓到了蓝海市,这分明是不给邹老的面子。  “好嘞。”史前嘿嘿一笑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刘彪五人就拨通了报警电话,将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  “今天你们报警了也没用,这个女人家欠了我们一千万,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就算警察来了也是这样。”刘彪冷哼一声,忽然压低声音显摆的开口:“老实告诉你们吧,这女人还真不是我们青竹帮要抓的,知道S省林少吗?这是我们林少看上的女人,所以说警察来了也没有用。”  林父一愣,一旁谭果和史前动作整齐划一的向着林父看了过来,在S省能称为林少的估计就是林家了吧,毕竟林枫的外公可是史家,而且能指使青竹帮帮忙抓人,那肯定是是林枫无疑。  “知道怕了吧?所以别多管闲事,有些闲事你们是没资格管的。”刘彪高傲的冷哼一声,指挥手下过去将梅雪抓起来,“动作快点,林少还等着让这女人陪酒呢,别再耽搁时间了,省的败坏了林少的兴致。”  谭果站起身来挡住过来抓人的两个男人,将一旁害怕的梅雪再次按坐在椅子上,冷冷开口:“我不认识什么林少,但是你们要抓的人是我朋友。”  “妈的,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刘彪陡然暴怒起来,一把抓住桌布猛地一掀,哗啦一声,碗碟砸碎的清脆声响起,刘彪再没有了刚刚的笑脸,表情狰狞、满眼的戾气,“直接动手抓人,老子倒要看看谁敢阻碍老子办事!”  刘彪在青竹帮也算是个小头目,只是之前一直被刘翔压了一头,好不容易刘翔栽了,刘彪立刻抓准机会上位,如今成了艾文东的心腹,这件事也是刘彪上位之后接手的第一件事。  只要办好了,不但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也等于在林枫面前刷了好感,原本刘彪心情好,还想好好说话,谁知道眼前这个三个碍事的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看着冲过来的四个人,史前抓住其中一个男人的胳膊,用力的一个反扭,然后将人推了出去,抽空和谭果调侃了一句,“我发现我来蓝海就是当打手的。”  眨眼的功夫,四个手下就被史前给放倒了,刘彪脸色阴沉的骇人,“够狂,没有想到还是个练家子,可惜啊……”  话音落下的同时,刘彪拿着随身携带的匕首向着史前刺了过去,明显是个练家子,刘彪身手的确很强,出手阴狠,攻击的角度刁钻。  “林行长不用生气,说不定只是同姓而已。”谭果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林父,虽然接触时间不长,而且也不算是同一个阵营的人,但是林父确实算是一个有风度的中年男人。  林父抱歉的看了一眼谭果,“是我教子无方。”  他有两个儿子,长子已经结婚,现如今在地方上工作,为人处世都和林父很像,完全不需要他多费心的。 至于林枫这个小儿子,因为不要继承家业,而且是早产儿,小时候身体很弱,不管是林父还是林母对这个小儿子都很娇惯,等到林枫十七八岁,成了个惹是生非的纨绔之后,忙于事业的林父发现这个小儿子必须得好好管教。  但是验证了那句慈母多败儿,每一次林父要管教林枫,林母就从中阻拦,林父原本性子就温和,不善和人争辩,再加上史家家世更强大,林母性格自小就泼辣强势,根本不给林父教育林枫的机会。  当年林父二十二岁,正是风度翩翩的时候,林母还是个高中生,一眼就看上了林父这个白马王子,可惜林父并不喜欢十七岁的林母,一来是她年纪太小,还是个高中生,二来是她性格泼辣张狂,这种性格林父是敬谢不敏。  可惜倒追林父不成的林母大感丢了面子,故意在酒吧买醉,让酒保打了林父的电话,虽然不喜欢小太妹一样的林母,但是冲着史家的名头,林父也担心林母在酒吧里会出事,只好赶到酒吧救人。  哪里想到林母会在酒水里下了药,最后强上了林父,原本这事是林母做的不对,史家也不好逼迫林父,毕竟当时林母也只有十七岁,说订婚都不现实,谁知道以林母叛逆期的性格,她日后会不会悔婚?  谁都没有想到,七个月之后,林母挺了个大肚子,被迫中奖的林父虽然没有谈女朋友,但是鉴于史家的压力,也只好结婚,这个孩子就是林家长子,第三年又生下了早产儿的林枫,这个婚事就成了铁板钉钉的事实了。  警察过来时,史前已经将刘彪给打趴下了,刘彪恶狠狠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你给我等着!老子饶不了你们三个!”  “先将人放了,是怎么回事?”民警询问的开口,看着从地上爬起来还要叫嚣的刘彪,“你也住嘴,有事说事!”  “这个女人欠了我们青竹帮一千万。”刘彪擦去嘴角的血迹,狞声一笑,“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只不过将人带回去问问她怎么办,谁知道这个女人心虚的想要逃走,这不多了三个傻X,我现在怀疑他们三个是这个女人的同伙,帮她躲避一千万的债务。”  听到青竹帮三个字之后,出警的小罗眉头一皱,再加上刘彪还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欠条,上面正是一千万的欠条,不但有梅大厨的签名,还有手印。  “这是他们趁着我爸在医院昏迷的时候,哄骗他签下的!”梅雪气的直发抖,当初刘翔带人在梅家小馆闹事,最后梅大厨和几个厨房的切菜工都受伤住院了。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结束了,谁知道青竹帮的人太歹毒,趁着梅雪不在病房里,哄骗意识有些不清楚的梅大厨签了名字、按下手印。  当时拿欠条的人就是穿白大褂的医生,说是要换个病房,让梅大厨签字,他之前被打伤了头,有些轻微脑震荡,意识不清,想都没有想的就签字了,谁曾想就多了这一张上千万的欠条。  “呸,你继续编吧。”刘彪完全不怕,这个女人就算将事情说成一朵花了,白纸黑字摆在这里,她也赖不掉,刘彪对着一旁小罗开口:“林少还在等着,打架的事情就算了,这个女人我们先带走了。”  一听这话,梅雪害怕的一把抓住了谭果的胳膊,早上她去市场买菜,然后就感觉后脑勺一痛,醒过来的时候就在车子后座上了,大约半个小时前她就被带下了车,梅雪趁着刘彪几人注意力松懈的时候,一下子就逃了,慌不择路之下就跑到谭果的包厢来了。  “妈的,怎么回事?谁欠了我一千万敢不还!”一道声音嚣张十足的响起,林枫喝的醉醺醺的,这会意识并不太清楚。  之前就听到青竹帮的手下来隔壁帝豪酒店报信,说梅雪被几个多管闲事的人给扣了,林枫一听就火起来了,他要的女人也有人敢扣押,简直不想活了!  “林少,就是这三个人多管闲事,还将我们几个给打了。”刘彪一扫刚刚的得意之色,凑到林枫面前谄媚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他们还报了警。”  林枫视线模糊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几人,莫名的感觉其中一个中年男人有些的眼熟,但是他爸怎么可能在这里吃饭?林父行事一贯谨慎,除非必要的饭局,基本不会出去应酬,而且即使应酬,也只是晚上,下午要上班,所以中午不是在银行吃就是回家吃饭。  “不管他们是谁,将姓梅的这个女人带走。”林枫声音含混不清的响了起来,之前他答应了要给艾文东这个兄弟出气,谁知道谭果棋高一着,反而让史家丢了脸。  而且林父也答应给一个亿的贷款,这让林枫气的够呛,他感觉林父根本不需要给谭果和邹老面子,一分钱贷款都不给,看看他们能怎么样?在S省,他外公史国柱比起邹老可是强多了!谁知道林父有自己的考量,根本不理会叫嚣的林枫。  一怒之下,林枫就在帝豪酒店买醉,然后想起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梅雪,再加上之前艾元鸿就派人弄了这一张欠条,所以从艾文东口中得知这个事情之后,林风直接指使青竹帮的人将梅雪弄过来,暂时不能对谭果怎么样,还不能报复姓梅的吗?  “林少,这个女人刚刚我就感觉眼熟,这会我才知道她就是谭果。”刘彪现在是艾文东的心腹,所以对谭果的名字是如雷贯耳,不过之前的新闻报道上出现的人是史前,刘彪也没有多在意。  直到之前打斗的时候,听到史前说起谭果的名字,再看着史前那肥胖的身体,刘彪立刻就想起两人的身份了。  “谭果?”林枫一下子眯了眼,然后冷笑起来,“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偏要闯进来。”  五分钟之后,谭果三人因为打架闹事都被带上警车了,当然,做为打架闹事的另一方刘彪五个人也一同被带上警车回派出所做口供了,毕竟明面上是两方人在打架,要做口供也是两边都要。  派出所审讯室里,林父铁青着脸坐在一旁的冷板凳上,之前他是打算表明身份的,可是谭果和史前却都配合警察的行动,林父也想给林枫这个逆子一个教训,所以也没有开口表明身份,因此也被抓到一起来了。  而且刘彪他们都戴了手铐,所以谭果和林父也都戴了手铐,这辈子估计林父都没有这么狼狈过,而且幕后指使的人还是自己儿子。  “林行长,你看林少也只是喝多了。”史前安慰的开口,不过林父还真的很正直,换了其他人碰到今天这个情况,肯定会表明身份,毕竟闹起来丢的是林家的脸。  “没事,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整治整治这个逆子。”林父抱歉的看向谭果和史前,“倒是连累两位了。”  “都是我的错。”惊魂未定的梅雪哽咽的道歉,这一路上她吓的六魂无主,不管是一千万的欠条,还是被刘彪绑架到了车上,梅雪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好在她还算幸运碰到了谭果。  “没事,你只是比较倒霉。”谭果一笑的安慰,众人只听见咔嚓一声,就看到谭果双手已经自由了,将手铐放到了桌子上,“来,我给你们解开吧,拷的太紧,估计一会手腕都要淤青了。”  林父只看见谭果拿着一根五厘米左右的银针,在手铐锁眼里捣鼓了几下,他手腕上的手铐就被解下来了。  林枫将谭果弄到派出所来,就是想着好好整整谭果,可是喝的太多,所以林枫离开一品楼之后直接去了酒店睡觉了,所以派出所这边也只好先将事情搁在这里。  不过因为刘彪后来打了电话给艾文东,艾文东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就打了招呼过来,谭果那边不用理会,将人直接关押这就行,至于要怎么做,由林枫出面更好,艾文东如果直接出手,邹老那边只怕不会罢休。  但是如果是林枫出面,艾文东倒要看看邹老能怎么办?史国柱之前才丢了个大脸,邹老如果出手对付林枫,史国柱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林枫的母亲是史家最小的女儿,生第一个孩子时才十八岁,现如今也才四十二岁,她性子泼辣,行事张狂,从来不顾后果,否则当年就不会用药设计了林父。  俗话说男人四十一枝花,林母史珍珍四十岁了,虽然不是人老珠黄,但是岁月不饶人,身体也发福了,所以史珍珍这些年总是疑神疑鬼的,总感觉林父在外面会找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毕竟林父也只比她大五岁,但是看起来就像三十出头的男人,而且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圈子里不少人暗中都说林父被史珍珍给糟蹋了,这样一个儒雅温和的好男人,偏偏配了个母老虎。  外面越是有这样的传言,史珍珍很得意林父是自己老公之外,更是疑神疑鬼的,但凡林父有应酬,她都要跟着一起去,唯恐外面的小狐狸精会勾引林父。  今天中午,林父说中午不回来吃饭,史珍珍就有些怀疑了,午饭也没有吃,在家里坐立不安的,尤其是打了电话到银行这边才知道林父中午有应酬,并没有在食堂吃饭。  史珍珍越想越怀疑,刚准备打林父的手机查岗,自己手机就响了起来,正是贵妇圈子里里和史珍珍不对付的程太太,两人家世相当,年纪又一样,可以说是从小斗到大。  不过史珍珍最得意的是自己嫁了个帅气的好老公,程太太也是政治联姻,可惜对方老公又矮又胖,为此史珍珍很是得意,感觉自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珍珍那,刚刚我在帝豪酒店吃饭。”程太太声音咯咯笑的响了起来,史珍珍这么多年一直拿她老公在炫耀,呸!她就说那样的好男人怎么能受得了史珍珍,十年前也就罢了,毕竟那个时候史珍珍也挺漂亮。  现在就像是一头肥猪,还是一头穿金戴银的肥猪,林正寅怎么会不偷腥?这不今天中午终于让自己逮到了,想到这里,程太太爱心情更是愉悦。  “那又怎么样?”帝豪酒店虽然是五星级的酒店,但是对史珍珍而言就是个吃饭的地方,根本没有炫耀的地方。  “我出门的时候刚好碰到你老公了,珍珍,你猜我看到什么了?”程太太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只感觉这么多年被压了一头的怨气终于散了出来。  倏地一下站起身来,史珍珍板着浓妆的老脸,声音不由自主的尖锐起来,“你看到什么了?快说!”  “珍珍,你也不要生气,男人嘛,还不就是那一回事,你看我们都四十多岁了,人老珠黄了,男人出去偷腥也正常。”程太太故意酸言酸语的开口,说是在劝说,其实是在挑衅,“反正你是林太太,还有两个儿子,谁也撼动不了你的地位,说不定是我看错了,不过我刚好拍了照片,我发给你看看,是不是你老公。”  史珍珍一看照片顿时气的火不打一处来,照片上正是林父,站在林父身边的则是梅雪,因为林枫的使坏,所以他们都被戴了手铐,林父当时脱了西装盖在手腕上,梅雪只穿了一件春装,再加上这件事还是自己儿子惹出来的。  林父就和梅雪走在一起,西装也顺势搭在她的手腕上,可是在外人看来两人就是肩并肩的站在一起,用西装当掩护,说不定西装下两人还在牵手。  其实当时也还有警车和警察在一旁,但是程太太可不认为有人会抓林父,只当是巧合,再者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林父身上,只想着怎么奚落史珍珍,也就没有多想。  “珍珍,我听说四周的群众人说两人中午在酒店里开房,然后被查岗的警察给逮到了,我左右一琢磨,说不定只是两个人长得像而已。”程太太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反正这事和自己也没有关系。  还敢去开房?史珍珍愤怒的尖叫起来,不停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气的浑身直发抖,连忙拨通了林父的手机,等了几分钟,手机被接起来了,却不是林父的声音。  “手机的主人?噢,因为牵扯到一桩打架斗殴案件,所以机主被带回派出所接受调查。”电话另一头的警察如实的开口,“不过事情不大,家属就不用过来了。”  卡的一声挂断了电话,披头散发的史珍珍气的浑身直发抖,“还说什么打架斗殴!我呸,肯定是找女人开房间被警察给查房了!林正寅!”  越想越气,史珍珍根本吞不下这口怨气,尤其这个消息是程太太说的,估计这会贵妇圈子里已经传遍了!一想到那些女人会用各种嘲讽的目光讥笑自己,史珍珍暴怒的将茶几上的杯子和水果盘都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放过林正寅!”史珍珍狠狠的抹了一把脸,男人就那么一回事,如果不将他吃住了,以后自己说不定就和贵妇圈子里那些黄脸婆一样,只能看着自家男人在外面找女人养小情人!  过了几分钟之后,史珍珍快速的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林正寅刚出轨玩女人,不就是因为他现在事业上来了,地位高了,不将他史家放在眼里了!只要林正寅撤下来了,她倒要看看他还敢不敢这样对待自己!  尤其是相当当初自己之所以能嫁给林正寅,不就是因为那个时候史家地位高,林家家世一般,所以林正寅处处让着自己,现在他一朝得势就原形毕露了!那她就让他林正寅被打回原形!  半个小时之后,史珍珍的车子到了派出所,随行的还有七八家小报和杂志社的记者,一下车,问出了林父被关押的地方,史珍珍就泼辣的冲了过去。  “林正寅,你这个不要脸的男人!你竟然背着老娘在外面养女人!”尖利的叫骂声响起,一脚踢开审讯室的门之后,史珍珍就向着站起身来的林父扑了过去。  又是厮打又是叫骂着,各种难听的话从嘴巴里暴了出来,骂完之后,一把向着一旁的梅雪冲了过去,如同母老虎一般打的更凶。  “你干什么?”林正寅被打的直接蒙了,回过神来就看到梅雪已经摔在地上,史珍珍一百四十多斤的身体坐在梅雪身上各种厮打。  林父连忙上前将泼辣的史珍珍给拽了起来,可惜他虽然是个男人,但是史珍珍太胖,力气不小,一时之间,林父还真占不了上风。  而这个时候,除了史珍珍故意叫过来的小报和杂志社的记者之外,史家旁系的十多个人也都冲了进来,对着林父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史家旁系这些年轻人和林枫一样,都不成器,平日里都依靠着史家在蓝海耀武扬威,史珍珍这一次学聪明了,她知道如果和父亲还有大哥他们说,他们没有一个人会帮自己,总是说自己太泼辣,让自己收敛脾气。  所以这一次知道林正寅“出轨”之后,史珍珍叫的是史家旁系的小辈,他们都以史珍珍马首是瞻,也看不起靠着史家的林正寅,平日里他们想要弄点钱,找上在银行工作的林父,想让贷个上千万的款,却都被林父给拒绝了。  毕竟他们想着从林父这里贷款,然后拿出去放高利贷,这个利息就够他们挥霍了,而且他们是史家的人,谁敢不还他们的钱!谁知道林父想都没有想的就拒绝了,几人怀恨在心,如今抓到机会自然狠狠的报仇。  记者媒体外加史家十来个小辈,整个现场就是一片混乱,而一直注意着史珍珍的程太太更是故意通知了媒体,这一下不仅仅是这些小杂志社和小报了,蓝海其他大的媒体记者也跟风到了派出所,现场简直是混乱的无法言说。  谭果和史前是被带去录口供了,然后两人下楼后就看到打成一团乱的现场,派出所的警察拦都拦不住,记者也疯狂了,他们原本以为只是一个小领导,谁曾想到会是林父!  尤其话题还是这么劲爆的找小三,然后开房间被派出所扫黄打非给抓个正着,这简直是爆炸性的大新闻!  “这怎么闹成这样了?”谭果目瞪口呆的眨巴着眼,揉了揉眼睛,看着抓着林正寅厮打的史珍珍,谭果后怕的瑟缩了一下身体,林父的脸已经成了大花猫了,看起来没有一块好肉。  “林行长会不会以为是我们算计了他?”史前正色的开口,听着下面叫嚣的找小三什么的,再看着这么多的记者,史前总感觉这事不简单,林夫人就算再生气,也不可能带着记者来抓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