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39章 谭果使坏

第139章 谭果使坏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58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0
    史国柱从码头离开后直接回到了史家,原本他故意将到S省学习的领导班子带去了码头,就是要下邹老的面子,让其他人知道邹老在处理赵家这件事上一意孤行、专横独裁,也为之后重新分割赵家做准备。  “难怪被一个女人给压住了,都是些不成器的东西!”史国柱愤怒到极点,一把将手里头的茶杯砸在了地上,越想越是恼火,今天丢的不是邹老的脸,丢的是自己的脸,而且还丢到省外去了!  之前和自己保证的多好,今天几艘货轮都不可能按时返港,结果呢?活生生的被打脸了!回想着码头上热火朝天的忙碌场面,听着邻省那些领导的赞美之词,史国柱就感觉自己的脸被打的啪啪响!  知道早上码头发生的事情后,史江立刻从单位赶了回来,还没有进门就听见史国柱的怒骂声,而和林正寅赌气的史珍珍则坐在一旁添油加醋的挑唆。  “爸,你可是S省的一把手,现在被谭果这么一弄里子面子都丢了,要我说谭果那个女人就是个祸害,要不是她,正寅怎么会将小枫给打成那样,倒现在还躺着床上起不来。”史珍珍原本以为自己在医院里给林正寅还有梅雪道了歉,事情就过去了。  虽然她让史家的小辈打了林正寅是不对,也不该找记者媒体来败坏他的名声,但是那能怪自己吗?都是程太太那个女人挑唆的,才会让自己误会了正寅。  谁知道林正寅还得理不饶人了,哼,自己都放下身价道歉了,林正寅还敢和自己大呼小叫的,还将小枫打的身上没有一块好肉,史珍珍一怒之下就回娘家,放出话来,林正寅如果不来求自己,她绝对不回去。  “爸,要我说你就该拿出铁血手段来,好好的将谭果收拾一顿,杀鸡儆猴,也让其他人看看在S省你可是一把手,是说一不二的主!”史珍珍咬牙切齿的开口,一个下贱的小情妇,还敢祸害自己,还祸害了自己儿子,越想越愤怒,史珍珍将所有的怒火都撒到了谭果身上。  “你给我闭嘴!”进门的史江怒声一喝,没好气的瞪着还死不悔改的史珍珍,史江不由想着或许该和林正寅好好谈谈,即使不离婚,但是对史家而言,更看重的还是林正寅这个女婿,史珍珍再作死下去,史江都要亲自收拾这个妹妹了。  “爸,你看大哥无缘无故的又骂我,昨天他还打了我一巴掌。”史珍珍是家里最小的女儿,从小就受宠,年轻时候嘴巴也算甜,哄的史国柱将她娇惯的无法无天,可那个时候她不过十五六岁,正是花样年华,史国柱自然宠着这个年轻漂亮的小女儿。  可是如今史珍珍都四十多岁了,画着浓妆,身材肥胖,性格又泼辣,她这么一撒娇,史国柱这个当爹的都被恶心的够呛,连忙摆摆手,“好了,我和你大哥有话说,你上楼去看看小枫。”  史珍珍还有些不乐意,可也不敢违背史国华的话,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史将,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上楼去了。  “爸,你今天怎么会到码头去?”史江不解的询问,谭果已经从法庭撤诉了,虽然说这是林正寅用两个亿的贷款为条件的,但是谭果也算是退了一步。  按理说史家不该在这个时候再刁难谭果,否则会给人太过于薄情的感觉,史家的名声原本就不好,父亲又想要上一步,为人处世就更需要注意了。  可是史江没有想到史国柱竟然连自己都没有告知一声就直接带着领导班子去了码头,而且还将去南川考察的邻省的领导班子也带到码头了,如果结果是好的,那也就罢了,偏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好了,我干什么还需要你来教导吗?”史国柱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绷着满是皱纹的老脸,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阴着脸开口:“赵家这事必须要尽快处理,我得到消息孙学军私下里和邹老见过面,两人密谈了三个多小时。”  史江一听这话眉头也皱了起来,按理说父亲更进一步的可能性最大,孙学军的确是个人物,但是他太年轻了,今年才四十二岁,所以一开始史家就没有将孙学军当成竞争对手,在体制内,年纪其实也是一道审核标准。  就算能力再强,但是年纪太轻了,上面基本不会将他放到一把手的位置,孙学军能力强,尤其在发展经济这一块,手段谋略都有,但是他只有四十二岁。  若是在其他贫困的省份也就罢了,但是这可是S省,全国经济第一大省,这个位置太重要了,必定要综合各个方面来考虑,个人能力、人际关系、家世背景都是要考察的范畴。  孙学军以前和邹老也只是面子情,当然了,史江也明白主要是因为邹老并不愿意掌权管事,也就避免拉帮结派,所以两人没有什么交集。  可是如今孙学军和邹老私下见面还密探了三个多小时,又在这样敏感的时期,也难怪史国柱会兵行险招的想要尽快拿下赵家,趁机打压邹老。  “爸,秦豫虽然和秦家不和,但是一笔写不出两个秦字,我们如果明目张胆的针对秦豫,秦老爷子那边只怕也不好交代。”史江正色的开口,原本运营好了赵家的事情,对史家将是一大助力。  不管是青竹帮还是秦家这边,他们都会支持史国柱,谁曾想最后因为邹老的关系,赵家被秦豫一人独吞了,这样一来,虽然艾元鸿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史江也明白艾元鸿肯定不高兴,但是史江也不敢下狠手,谁知道秦豫背后站的是不是秦老爷子。  “这你不用担心,我之前已经和秦老通过电话了。”史国柱之所以会针对谭果,也是因为秦老子那边明确表态了,秦家是秦家,秦豫是秦豫,而且史国柱也听出来了,秦老爷子对于秦豫在赵家这件事上非常不满。  对上史江还有些怀疑的目光,史国柱也不卖关子了,“秦豫不但将名下所有资产过渡到了谭果名下,就连赵家这边也都是给了谭果,哼,简直是精虫上脑,也难怪秦家不高兴,这已经不是秦家的产业,都是谭果的家业了。”  史江傻眼的愣住了,自古以来皇子为了上位,都是踩着兄弟姐妹的尸骨称帝为王的,所以才有那一句天家无父子!一旦牵扯到了利益,别说亲兄弟了,父子都能成为仇人,结果秦豫竟然把所有财产都转移给了谭果,这根本就是情圣吧?  “如今必须让秦豫将赵家吐出来,大家都分到利益了,他们才会全力支持史家。”史国柱沉声开口,目光里闪烁着蓬勃的野心和欲望,原本以为这个位置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但是多了孙学军这个变数。  史国柱必须得确保万无一失,如果今年自己失败了,那么再过四年自己就到了退休的年纪了,也没有往上爬的机会了,而且一旦是孙学军坐上这个位置,家里头的小辈只怕会被他打压下去,史国柱不敢赌也不能赌。  “如果珍珍要对谭果出手,你不需要阻止,替珍珍善后就可以了。”许久之后,史国柱缓缓开口,目光里划过一抹不忍,最后却被野心所替代,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为了史家的前途和发展,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  史江张了张嘴,最终却没有说出阻止的话来,他太清楚这个位置对史家的重要性,再想到史珍珍如今越来越出格的举动,史江相信林正寅也希望可以借机摆脱这段婚姻,用一个不成器的史家女儿,不但能灭掉谭果,还能趁机修复和林正寅的关系,这是最好的选择。  谭果要参加的是蓝海市举办的优秀企业家商业宴会,规格算是极高的,S省的这些大领导们也都会出席,中午一点开始,前四个小时的时间是各种讲话发言,到了晚上就是宴会的时间,地点就在帝豪酒店。  谭果的车子熄火,刚打开车门一只脚跨了下来,一辆黑色的跑车咻一下飞驰而来,就差二十厘米就贴上了谭果的车子,虽然没有并排蹭上,却将谭果驾驶位的车门完全给堵住了。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S省的新贵。”艾文东得瑟的打开车门,依靠在车头看着根本没办法下车的谭果,戾气横生的脸上快速的划过一抹冷色,“不过谭小姐你如今可是S省的名人,想必迟到几分钟也没有人敢责怪你。  “同样是混黑的,可惜比起顾家,你的风度涵养就差太远了。”谭果嘲讽的看着显摆的艾文东,直接将手机拿了出来拨通了邹老的电话,“邹爷爷,我在停车场出不来,被青竹帮的人给堵了。”  艾文东傻眼的一愣,他不过是敌视谭果,却偏偏无法报仇,所以刚刚看到谭果的车子过来了,才故意来了这么一下,谁知道谭果竟然拨通了邹老的电话告状。  “你!”艾文东铁青着脸,不得不快速的回到驾驶座发动汽车,将位置给谭果腾了出来。  顺利下了车,谭果将手机晃了晃,“兵不厌诈,看来青竹帮被顾家压了一头也是理所当然。”  这才发现自己被谭果给耍了,艾文东火气蹭的一下就涌了出来,阴狠着眼神,如同发狂的野兽一般暴怒的向着谭果冲了过去,厉声怒骂着,“你他妈的敢耍我!”  “谁让你蠢。”谭果眯眼一笑的打量着艾文东,目光里带着不屑之色,啧啧两声,一脸欠扁的小贱模样,“自己不敢报复我,就找上了梅雪,却偏偏自己不敢动手,故意怂恿林枫动手。”  说完之后,谭果故意靠向逼近的艾文东,笑靥如花,一字一字却极其挑衅,“艾文东,你真没种!”  脑海里的神经啪一声断了,艾文东一把抓住谭果的衣服领子,暴怒的吼了起来,左手拳头高高的扬起,似乎要对着谭果的脸砸下去,“你他妈的再说一遍。”  “我告诉邹老说青竹帮仗势欺人!”面对凶狠的艾文东,谭果表情无辜的说了一句。  “你去告状那!我根本不怕邹老!”上过一次当的艾文东冷笑一声,不屑的看着谭果,“同样的话你还想骗我两次。”  “艾文东,你在干什么?”可惜还不等艾文东把话说完,一道恼怒的声音从两人身后响起,艾元鸿气恼的瞪着抓着谭果衣领不放的艾文东。  “有什么误会说开了就好,男孩子还是要有点绅士风度的。”远远的看着这一幕,邹老笑着说了一声,向着谭果走了过去,很是“责备”的开口:“你这丫头又干了什么事,惹的艾公子都动手了。”  艾元鸿一听这话更是狠狠的瞪了一眼艾文东,连声开口:“文东性子太冲动暴躁,哪里像谭小姐都能独当一面了,文东,还不给谭小姐道歉!”  “邹爷爷。”谭果亲昵挽着邹老的胳膊,笑眯眯的看向表情愤怒的艾文东,“鸿爷不用客气,只是小误会,艾公子道个歉就没事了。”  艾文东双手愤怒的攥成了拳头,恨不能一拳头打掉谭果脸上那碍眼的笑容,但是当着邹老的面,艾文东只能将憋屈的怒火压了下来,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了出来,“刚刚是我冲动了,对不起。”  “没关系,年轻人都是年轻气盛,我不会计较的。”谭果笑着摆摆手,“鸿爷,我们先走一步了,邹爷爷,我听说今天的厨师可是五星级的水准。”  “你来参加宴会就是冲着吃的来的?”邹老没好气看了一眼笑眯眯的谭果,其实他也是冲着大厨来的,邹老可不认为谭果会被人欺负,这不,刚刚就让艾文东没脸了。  目送着邹老和谭果离开之后,艾元鸿有些失望的看着冷着脸,满眼怒火的艾文东,“我是怎么告诉你的?遇事要冷静,比起谭果,文东你太冲动了。”  “爸,我知道了。”深呼吸着,将暴躁的怒火狠狠的压了下来,艾文东眼睛里带着勃然的怒火,谭果这个贱人!  大家都知道邹老对谭果非常好,此刻看着邹老亲自给谭果介绍参加宴会的各位重量级人物,众人才明白传言不虚,邹老分明就将谭果当成了自家小辈,就冲着这份殊荣,日后在S省一般人轻易不敢招惹谭果。  “小丫头过来,这位是你孙叔叔,以后有什么事也可以找你孙叔叔替你解决。”邹老笑着开口,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孙学军,如果之前不是他主动开口,邹老都不知道孙学军竟然是谭家的人。  想来也对,S省可是全国的经济大省,谭家并没有人在明面上,原来是暗藏了孙学军这个钉子。  “孙叔叔,你好。”对于谭家的事情谭果知道的并不多,实在是她太懒,那些权谋布局什么的,谭果懒得去过问,因此谭果并不知道孙学军是谭家的人,只当是邹老给自己拉关系找靠山。  “谭小姐太客气了。”孙学军正色的打量着谭果,目光里带着赞赏之色。  之前他收到消息后只留心了谭果的动向,有秦豫在,还有关煦桡在,孙学军感觉谭果的安全并不需要自己多费心,也以为这只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  可是当谭果单枪匹马的接手赵家之后,用雷厉风行的手段压住了邝财那些董事,然后将吴志诚这些混混一锅端了,再雇佣退役的军人在码头工作,孙学军可以肯定就换个商场老手接手赵家,也不一定有谭果做的这么好。  寒暄几句之后,孙学军忽然暗示的开口:“以后谭小姐遇到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我,这段时间估计不会太平。”  谭果猛地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随后就明白过来了,原本以为孙叔叔是二哥的人,可是想到孙学军的职位,谭果知道这肯定是老爸谭骥炎的人。  没有想到老爸这么关心自己,谭果不由笑了起来,眼神更为的亲和,“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客气的。”  史江远远的打量着和谭果交谈甚欢的孙学军,眉头不由皱了起来,看来父亲推断的不错,孙学军这个平日里很低调的男人,只怕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他和邹老密谈,如今又和谭果交谈甚欢,看来孙学军图谋不小!  S省商界这一块不管是秦家还是唐家和史家关系都非常密切,艾元鸿和史国柱更是几十年的关系,所以史江从没有想过还有人敢和史国柱争抢第一把交椅。  可是如今看着这段时间越来越高调的孙学军,史江知道孙学军并不甘心如今的位置,他开始积极活动了,甚至交好谭果,难道孙学军真的以为靠着一个秦豫就能拿下S省的商界?  茶话会进行的很顺利,中途一些企业代表也上台讲了话,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史国柱这些重量级的人物传达了国家最新的一些经济政策和法律法规。  中场休息的时候,估计是工作人员的疏忽,大屏幕并没有关,自动播放着新闻,“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芒果台记者小韩,今天我们播放的可是一条大新闻呢,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在现实里上演了,据悉秦家长孙秦豫秦总裁即将和黄家千金喜结良缘……”  大屏幕的声音并不大,可是秦豫的名字太敏感,原本或是休息或是低声交谈的众人一愣,齐刷刷的抬头看向大屏幕。  画面上是十多张暧昧的照片,有些是黄幽纹和秦豫一起进龙虎豹公司大门的照片,有些是两人一起用餐的照片,还有几张照片更为的暧昧不清,夜色下,两人低头说着什么,配以柔和的月光,主持人说的一点不错正是郎才女貌、王子和公主的完美结合。  在场这些都不是一般人,所以即使震惊这个消息,但也不会明目张胆的嘲笑谭果,只是余光不时的向着谭果看了过去。  “根据本台记者的采访,偷偷告诉大家哦,秦家和黄家好事将近,估计很快就会举办婚礼了,好期待这一场盛大的婚礼……”主持人笑着调侃着,似乎已经肯定两家肯定会联姻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邹老眉头微微一皱,虽然说是捕风捉影的娱乐新闻,但是没有秦家和黄家的首肯,电视台绝对不敢将这样的新闻播出来,这话问出来之后邹老也就反应过来了,他一直认为是秦豫高攀了谭果。  毕竟以谭家的身份,秦豫的确是高攀了,不说谭果的性格长相如何,就冲着谭家的名头,帝京那些世家贵公子绝对会前仆后继,别说娶个姑娘,就算一头母猪,那些人也绝对愿意。  可是邹老此刻才想起来在S省谭果就是个无父无母的小保姆,秦家肯定看不上谭果的身份,所以才故意让电视台将这样的绯闻播放出来,想要让秦豫和黄家联姻。  谭果盯着屏幕若有所思着,黄幽纹之前找上了秦豫,用黄家的资金无条件支持秦豫,唯一的要求就是去龙虎豹公司上班,谭果眯眼笑着,目光里闪烁着精明的寒光,这事有趣了。  有了秦豫和黄幽纹绯闻调剂,下午的四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谭果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似乎根本不相信电视上的报道,就这份冷静比起很多年轻人都强多了。  史江和林正寅对谭果也多了几分看重,这份雍容的气度可不是一般人能用的,就看林正寅脸上的抓痕就知道了,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史珍珍就敢闹的满城风雨,对比之下,谭果可高明多了。  不过更多人都和史国柱一样对谭果愈加的不屑,原本他们就自恃甚高,别说谭果了,就算是秦豫在这里,以史国柱的身份他也是看不上的,偏偏谭果成功的接手了赵家,如今看到秦豫和黄幽纹的绯闻,这些人看向谭果的眼神愈加的不屑,更有几个公司老总目光里流露出淫邪的意味。  “你还有心情吃东西,看来谭小姐果真是心宽体胖。”端着高脚酒杯,走过来的艾文东笑着开口,眼神极其恶劣,“不过黄小姐的确是个美人胚子,看起来温温柔柔的、宜室宜家,想来秦总裁也是来者不拒。”  谭果低头品尝着精致的菜肴,抬头看了一眼故意来嘲笑自己的艾文东,动作优雅的放下叉子,“我有什么不放心的,秦豫所有财产都在我的名下,一个没有钱的男人,我需要担心他在外面乱来吗?”  刚刚只顾着嘲笑谭果,艾文东一愣,这才想起之前秦豫将所有财产都转移给了谭果,男人和女人都一个样,只要有钱,还怕找不到人来陪?S省多少女富豪不都在外面包养了小白脸,有些还包了好几个。  妈的!秦豫脑子绝对是进水了!艾文东狠狠的瞪了一眼谭果,端着酒杯转身离开了,省的在这里自找没趣,当然最主要的是谭果眼神太过于平静,一点都没有受到绯闻的影响。  晚上的宴会可以带女伴过来,因为林正寅出席了宴会,所以史珍珍穿着限量版的礼服,拿着最新款的首饰,一步一扭的走了过来,唯恐会场里的狐狸精勾引了林正寅。  毕竟从之前冷战回娘家,这都过了一个多星期了,偏偏林正寅半点不服软,所以史珍珍也着急了,这不即使史江拒绝了她的出席,史珍珍也独自来了帝豪酒店。  “抱歉女士,没有邀请函是不能进入会场的。”门口的侍应生礼貌的阻止了要入场的史珍珍。  “邀请函忘记带了,你知道我是谁吗?”史珍珍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拦住自己的侍应生,将手里头的名牌包晃了晃,“看到没有,这一个包就上百万,我当我是那些蹭吃蹭喝的骗子吗?”  “抱歉女士,没有邀请函不能进入。”侍应生好声好气的开口,依旧挡住了史珍珍,今晚上的宴会规格非同一般,经理特意交代下来了,一定要守好门,别人那些不上档次的人混进来了。  能拿到今天宴会邀请卡的人除了体制内的这些领导之外,其他都是蓝海市有头有脸的商界大人物,当然艾元鸿这样挂着正经商人名头,其实暗中经营黑道生意的黑帮肯定也有资格进来。  可是那些暴发户就绝对不行了,所以即使看得出史珍珍的穿戴都很奢华,但是侍应生还是将人挡了下来,怎么看这个肥胖老女人就是个暴发户。  原本林正寅不服软史珍珍就气的够呛,偏偏大哥不帮自己也就罢了,父亲这几天对自己也很冷淡,根本不帮自己教训林正寅,史珍珍憋着一口怒气,这会看到侍应生还敢一而再的阻挡自己,史珍珍简直气炸了。  “我可是史家大小姐!林正寅是我老公,你眼睛瞎了吗?就凭你也敢拦着我!”尖声怒骂着,史珍珍还不解气,一巴掌向着侍应生的脸扇了过去,“给老娘让开!”  完全没有料到她会动手,侍应生被打的愣住了,脸上火辣辣的痛传来,这才反应过来,依旧一把挡住了要强行闯入的史珍珍,只是语气也难听多了,“我不管你是谁,没有邀请函就不能进去,你再不走我就要叫保安了。”  “好啊,你叫啊!老娘倒要看看谁敢挡着我!将你们经理叫过来,我呸,一个酒店服务员也敢对我出言不逊!哼,信不信我让你们帝豪酒店今天就关门!”史珍珍越想越气,拿着包包就往侍应生的头上砸了过去,爪子也想着他的脸抓了过去,“还敢拦着我,还敢拦我!哼,你们都不将我当回事!”  保安来的很快,他们没有想到还真有人敢在帝豪酒店闹事,尤其是要传入今天的宴会,可是保安也有几分眼力劲,看得出史珍珍虽然又老又胖又丑,但是身上穿戴的都是名牌货,所以只好将人拦着,倒也不敢还手。  谭果出来打算去门外的花园透透气,这样的宴会她实在不喜欢,原本她也以为秦豫和黄幽纹的绯闻自己是一点不在乎,毕竟就脚趾头想也知道那是假的。  谭果也这样告诉自己,还大方的一笑了之,可是晚上吃着吃着,谭果突然感觉没了食欲,莫名的有些的烦躁,有些的不痛快,所以这才打算出来,然后就看到大门口的闹剧。  “你们给老娘滚开!”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啊,我可是史家的千金小姐,你们还敢拦着我,狗眼都瞎了吗?”  “是不是林正寅让你们挡着我的?里面是不是有狐狸精在!都给老娘让开,都滚开!”  谭果目瞪口呆的看着大吼大叫、披头散发的史珍珍,她原本胖,这会一番挣扎,礼服侧面的拉链就崩开了,露出了里面大红色的内衣,还有一截肥嘟嘟白花花的水桶腰。  一番争斗下来,史珍珍累的直喘粗气,抬头一看就看到靠在门口笑眯眯的谭果,史珍珍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姓谭的,你快告诉他们我是谁!哼,等我进去了,我让你们都给老娘卷铺盖滚回家喝西北风去!敢拦着我,胆子不小。”  几个保安回头看了一眼谭果,倒认出她来了,毕竟中午入场的时候,保安都在四周,防止发生任何意外,一般参加宴会的都是四五十岁的男人,有几个女老总,但是年纪也都不小了,谭果实在太年轻。  一开始保安也以为谭果是跟着家里头的长辈过来的,毕竟这样的商业宴会,不但是学习的好机会,也是交际的好场所,很多人都将家里最出色的小辈带出来了。  结果谭果竟然是单独的邀请函,上面写的是风帆海运公司CEO,这么年轻的小姑娘竟然是个大老板,几个保安但是特意留意了一下谭果的长相。  谭果站在台阶上,笑着看着一脸泼辣的史珍珍,“抱歉,你认识我吗?我没有见过你啊。”  史珍珍整理着衣服和散乱的头发,正准备进门之后先找到林正寅,看看他身边有没有狐狸精,然后再找到大哥史江,让他将这些瞎了狗眼的保安都开除,让他们在蓝海市没法子立足。  结果谭果来了这么一句,史珍珍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就跳脚大骂,“你这个小贱人!你竟然敢陷害我!你不就是攀上了大老板,当了情妇嘛,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我呸,你这样的下贱东西,给老娘提鞋都不配,看我今天不撕烂你的嘴!”  可惜史珍珍还没有冲上去,就被一旁的保安给拦住了,再次肯定史珍珍就是个暴发户,估计想要趁机溜进会场。  “放开我!”史珍珍再次尖声怒骂起来,撒泼的向着保安的脸和脖子抓了过去,一边厮打一边大骂,“我可是姓史,你们敢这样对我,老娘绝对不放过你们!”  “等一下,刚刚光线太暗,我没有看清楚。”谭果忽然笑着开口,走下台阶仔细的看了看,然后恍然大悟的开口道:“这的确是林行长的夫人,行了,你们将人放开来吧,我带她进去。”  保安一愣,还是快速的退到两边,心里头有些的不安,难道真的得罪大人物了?可是哪个贵妇会是这样的暴发户的打扮,而且出口成脏的。  “你确定要和我动手?”谭果看着拿着包冲过来的史珍珍,原本郁闷的心情好了不少,“林行长在里面和几个女老总聊的很愉快。”  史珍珍一愣,然后也顾不得收拾谭果了,咚咚的踩着高跟鞋往里面跑了去,谭果看着她腰侧那白花花的一圈肉,笑着摸了摸鼻子,优哉游哉的跟了进去。  虽然林正寅对自己还挺和善,但是谭果知道只要他是史家的女婿,那就注定了他会是自己的敌人,孙学军今晚上特意透露了消息给自己,这段时间不太平,这说明史家真的要对自己动手了,林正寅必定会站在史家这边,所以谭果也乐得看热闹。  史珍珍进入会场后,一眼就看到了和一个女老总在说话的林正寅,而这个姚姓女老总当年和林正寅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只是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状态,若不是史珍珍给林正寅下了药,估计两人或许会走到一起。  史珍珍比姚总其实小了七岁,但是两人看起来却像是她大了七岁,一直未婚的姚总保养的很好,身材高挑,肤色白皙,有股成熟的优雅和韵味,此刻正和林正寅说着贷款的事。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一声尖利的怒骂声打破了宴会的平静,众人回头一看,就见史珍珍如同母老虎一般向着姚总扑了过去,别看她长的胖,还踩着高跟鞋,可是速度倒是极快。  “敢抢我老公,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这么多年不结婚,你是不是就等着这一天呢!”抓着姚总的衣服,史珍珍上手就打。  林正寅的脸刷的一下就黑了,之前在派出所丢了那么大的脸不说,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史珍珍竟然再次动手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