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40章 珍珍之死

第140章 珍珍之死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65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0
    原本热闹的宴会现场因为史珍珍的撒泼而被推上了高潮,史珍珍今晚上来这里,一来是为了修复和林正寅的关系,结束之前的冷战,二来则是为了谭果来的。  史珍珍一想到被林正寅打的还躺在床上不能起身的林枫,就将谭果这个罪魁祸首恨到骨子里去了,不过史珍珍倒也试探了一下,发现大哥并没有阻止,史珍珍偷偷联系了黑道上的一个人物,弄来了一小瓶无色无味的药。  别看这只是一小瓶子,当初她就是用这个药给林正寅用了,才导致林正寅把持不住两人发生了关系,现在这一瓶可是改良后的药物,效果更强烈,绝对能让烈女变荡妇,柳下惠变西门庆!  “你是疯了吗?”林正寅一把推开撒泼的史珍珍,抱歉的看着被打了一巴掌,头发也被抓乱了的姚总,“真的非常抱歉。”  “没事。”虽然挨了一巴掌,可是姚总并没有生林正寅的气,目光带着几分难过和心疼看着眼前这个赔礼道歉的男人,这是她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风度翩翩、温柔体贴,可惜却都被史珍珍这个泼妇给毁了。  当年他们都还太年轻,朋友之上、恋人未满,但是姚玲已经准备好表白了,可惜她等来的却是林正寅和十七岁史珍珍订婚的消息,姚玲一直记得那个黄昏,在公园的湖边,林正寅脸上的痛苦和无奈。  虽然姚家和林家的家世都无法和史家相提并论,但是要打探消息还是可以的,姚玲痛恨史珍珍的卑劣无耻,她先算计正寅给他下药,尔后用史家的家世逼迫他结婚。  再后来,姚玲知道以林正寅的正直和端方,他不会和自己再有交集,那个黄昏的湖畔,那个温暖的拥抱,临别时那珍惜的一吻,是他们这辈子最后的甜蜜和幸福,从此之后成为陌路。  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姚玲没有再谈感情,也没有再结婚,她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扑在了姚家的公司上,或许她是在不甘,不甘被史家强行破坏了她和林正寅之间的关系,可是越努力,公司规模越大,姚玲越绝望,史家就如同一座大山屹立不倒。  “林正寅,你还护着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一蹦多高的史珍珍像是吃了炸药一般,红着眼,一手指着姚玲就骂了起来,“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这么多年不结婚,就惦记着别人的老公,你怎么这么下贱呢?这是我史珍珍的男人,姚玲我告诉你,就算老娘不要他了,也轮不到你,还敢和我抢男人,你信不信我让你们姚家明天就破产!”  “你闹够了没有?”看着越骂越难听,还要扑上去厮打的史珍珍,林正寅深呼吸着,压抑着怒火,一把将人拦了下来,“你和我回去!”  史珍珍一把甩开林正寅的胳膊,尖声冷笑着,“我呸,我为什么要走?林正寅,你是不是心虚呢?难怪这几天你不来接我,原来是和姚玲这个狐狸精鬼混!”  “好了,都给我住嘴,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史江冷声制止了还要撒泼的史珍珍,“你给去休息间整理一下,然后来给姚总道歉!你看你像什么样!”  史珍珍再泼辣她也是史家的女儿,也知道今天的场合不对,但是让她给姚玲这个贱人道歉,史珍珍肯定不乐意。  “要不你道歉,要不你立刻回去!”史江冷冷的丢出两个选择。  “哼,道歉就道歉!”史珍珍不满的哼了一声,一把抓住林正寅的胳膊,“你陪我去楼上休息间。”说完之后,还挑衅的看了一眼姚玲,反正这是自己的男人,姚玲这辈子是别指望了!  毕竟闹事的是史珍珍,看在史家的面子上,也没有人敢说什么风凉话,气氛再次热络起来,谭果有些抱歉的看了一眼姚玲,要不是自己一时兴起放了史珍珍进来,她也不会挨了这一巴掌。  “其实我很佩服秦总。”接过谭果递过来的冰袋捂着已经红肿起来的脸颊,姚玲羡慕的看向谭果,比起当初的史家,谭果和秦豫的处境应该更艰难。  当初如果正寅坚决不娶史珍珍,也许林家和史家都会遭受到打击,但是他们至少可以结婚,而且林家和姚家联手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可是两个家族都屈服了,牺牲了他们的爱情。  谭果只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秦豫却为了谭果放弃了和黄家的联姻,甚至不惜违背秦老爷子,甚至将名下所有财产都转移到了谭果名下来保护谭果,看着年轻的谭果,已经四十七岁的姚玲是真的羡慕。  “其实姚总现在争取也不迟啊,对于感情,任何时候都不晚。”谭果原本已经放弃拉拢林正寅了,毕竟他和史家是不可能掰开的。  可是之前从孙学军那里谭果才得到一个重要的消息,林正寅的大儿子林寒竟然是二哥培养的手下,这样一来林家必须得拉拢了。  只是目前林寒的作用还太小,还只是个副县长,史家又是他的外家,所以谭亦那边还在考虑中,看到仪态得体的姚玲,谭果倒是想剑走偏锋,林家真正做主的还是林正寅。  姚玲笑了笑,并没有接谭果的话,谭果能压得住邝财那些人的确有几分能力和手段,可这是S省,是史家的地盘,青竹帮和史家关系密切,谭果和秦豫这边压力只怕很大,所以她才会想着拉拢自己,想要多一个盟友。  “姚总,刚刚是我将没有邀请函的史珍珍带进场的。”谭果并不在意姚总的沉默,压低声音继续道:“就算是我的一个歉意吧,希望姚总不要放弃,我相信林行长最后会站到我这一边的。”  姚玲眉头一皱,打量的看着谭果,这二十多年来,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一次又一次的设想过,自己和林正寅是不是还有再续前缘的可能,快年过半百的姚玲已经不再有幻想了,她知道林正寅不可能离婚,史家也不会放林正寅这个女婿离开。  “谭果,你还年轻,秦总对你也极好,可是我已经老了。”姚玲感慨的将脸颊侧散落的刘海顺到了耳后,她都快五十岁了,对爱情已经没有了期望,最多只是一份不甘而已,或者还有几分舍不得那个爱过的男人,舍不得那份夭折的爱情。  不知道林正寅在楼上是怎么安抚的史珍珍,下楼的史珍珍脸上虽然没有笑,可是也没有再撒泼了,看到谭果和姚玲在一起,眉头不由一皱,老贱人和小贱人果真混到一起了,既然如此就不要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去倒两杯香槟过来。”对着一旁的侍应生趾高气昂的开口,史珍珍亲密的挽着林正寅的胳膊向着姚玲走了过来,一点没有诚意的开口道歉,“刚刚是我太冲动了,不该打了你一巴掌,这杯酒就当我向你赔罪,还有谭小姐,之前小枫的确做的不对,我这个当妈的替他向你道歉。”  侍应生端着托盘走了过来,史珍珍目光诡异的一闪,然后将最左边的酒杯端了过来,让侍应生将余下两杯酒递给谭果和姚青。  史江这才松了一口气,也跟着打着圆场,“姚总,珍珍太胡闹了,这件事我们史家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虽然史珍珍的确做的太过分,但是想到之前她竟然带着史家的小辈带着记者去派出所“抓奸”,还将林正寅给打了,对比一下,今晚上史珍珍就打了姚玲一巴掌还真不算什么,再者史江已经开口了,这等于说史家欠姚玲一个人情,这个赔礼也算不小了。  谭果不动声色的拉了一下姚玲,笑着拒绝道:“道歉我们接受了,这个酒就算了,一会我和姚总都要自己开车回去。”  史珍珍眉头一皱,有些急切的开口:“一杯香槟酒绝对喝不醉你们,还是说你们两个根本看不上我史珍珍,所以我敬的酒你们都不喝!”  姚玲在商界打拼这么多年,直觉自然很敏锐,再者史珍珍是什么性格,姚玲这个老情敌就更清楚,刚刚她还没有想到这一层,被谭果拉了一下,再加上史珍珍那急切的表情,姚玲就知道了,史珍珍肯定在酒里下了东西。  “史部长,歉意我接受了,原本也只是一个误会。”姚玲温和一笑,她的脸用冰敷已经消肿不少了,“我这段时间身体不好,一直在喝中药调理着,真的不能喝酒。”  “姚总你太客气了。”史江明白的点了点头,姚玲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再强求就有些过分了。  可史珍珍都安排好了,就差临门一脚了,她怎么能让这老贱人和小贱人逃脱了,史珍珍一仰头将杯子里的酒都喝完了,然后挑衅的看着姚玲,“今天这杯酒水不喝就是不给我史珍珍的面子,就是打我们史家的脸面!你们的贷款就不要指望了!”  林正寅眉头一皱的看着又开始闹的史珍珍,“行了,这杯酒我来喝。”  “林正寅,你是姚玲什么人哪?你凭什么给她代酒?”史珍珍一下子恼了起来,愤怒的目光瞪着谭果和姚玲,“今天你们不喝也得喝!喝了,我保证你五个亿的贷款一定能发放下来!”  “大哥,你和我都是姓史,我保证以后不会再闹事了。”史珍珍回头看向一旁的史江,破罐子破摔的开口:“反正你如果不答应我,我就闹个天翻地覆,反正丢的也不是我的脸,还有你,林正寅你也是,否则我天天去银行大门口闹!”  林家和史家都是要面子要脸的,史珍珍就是个泼妇,她才不会管什么大局不大局的,否则她也做不出联系记者去抓奸的乌龙事来,这会不顺着她,史珍珍绝对敢将林正寅闹的里子面子都没有。  “姚总,你和谭果就喝一杯,一会我让人送你们回去。”面对不着调的史珍珍,史江也只好退让。  “那行。”姚玲也知道史江开口了,自己再拒绝就有些过分了,再者史珍珍就算下药,至多也是让自己丢脸而已,所以姚玲打算喝了酒之后就直接回去,让家庭医生过来一趟,前后不过二十分钟的车程,想来不会出什么大事。  说完之后,姚玲端过酒杯将香槟酒一口喝干了,随后又拿下另一杯香槟,“谭果年纪小,这杯酒我这个当长辈的替她喝了。”  谭果一怔,没有想到只有一面之缘的姚玲会给自己挡灾,不过谭果也没有阻拦,不管史珍珍之前想要在酒杯里下什么药,谭家人参加任何酒会宴会,暗中都有人在盯梢,确保他们进口的食物和酒水都没有任何问题。  看到姚玲喝了酒,虽然谭果没有喝,不过能整治一个是一个,史珍珍得意一笑,然后亲密的坐到了姚玲身边,一副姐妹好模样,“姚玲啊,不是我说你,你看我儿子都这么大了,孙女儿都有了,你也该找个男人结婚呢,我倒是认识不少人……”  谭果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厚脸皮!史珍珍也太恶心人了,明显在酒里下了药,然后故意拖住姚总不让她离开,好在姚总喝下去的香槟没有什么问题。  实在被史珍珍恶心坏了,谭果借着去洗手间的机会暂时离开了会场,暗中保护谭果的人快速的走了过来。  “史珍珍在酒里下了什么药?”谭果看向伪装成侍应生的男人,若不是有他们在,谭果还真不敢放开肚皮大吃特吃,史家也好,秦家也罢,还有艾元鸿,估计一个一个都将自己当成了眼中钉,谭果真不敢冒险。  “送去化验了,不过史珍珍的喝的就是她自己下药的那杯酒。”特调一局的人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算是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吃,端看史珍珍是什么心态。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想来史珍珍也不敢闹出人命,至多让自己和姚总出丑而已。  等谭果从洗手间回到会场时,众人的目光刷的一下如同雷达一般看了过来,谭果诧异的一愣,这是怎么了?难道史珍珍的药性发作了?  谭果快速的向着角落的沙发看了过去,史珍珍和姚总都不再了,谭果眉头一皱,再一看,笑容不由自主的浮上了嘴角。  比起对谭果的好奇,其实蓝海市的这些人更好奇的是秦豫,年纪轻轻不依靠秦家就成立了龙虎豹保全公司,他们有些人还和龙虎豹有业务往来。  而秦豫最引起众人注意的不是他拒绝了和黄家的联姻,选择了一个小保姆当女朋友,而是他竟然将名下所有财产都过渡给了谭果,这才让众人吃惊,见过痴情的没有见过这么痴情的,简直是脑子进水了。  尤其是今天电视上播放的绯闻,更将众人的好奇心都吊了起来,秦豫这小子不是情圣吗?连财产都不要了,怎么又和黄幽纹闹起了绯闻,还说什么好事将近,秦豫这是后悔了?  谁知道就在十分钟之前,秦豫竟然出现在了宴会上,一开始大家只是诧异一愣,秦豫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面容冷峻而清寒,周身流露出的肃杀气势让在场所有人一惊,这个年轻人绝对不简单!  可是蓝海市优秀的后辈,他们自然都知道,正诧异来人身份时,却见邹老忽然笑着招呼了一声,“秦豫,你怎么来了?”  “邹老。”面容依旧冷峻,不过态度明显带着恭敬之色,秦豫看了一眼全场,并没有看到谭果。  这边秦豫和邹老寒暄了几句后,像是心有灵犀一般,一抬头就看到走过来的谭果,这一瞬,秦豫霜寒的表情莫名的软化下来,凤眸里的目光也充满了宠溺的温情。  “秦总裁怎么有时间过来蓝海了,不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了?”谭果一步一步的走进,笑眯眯的调侃了一句,可是那小眼神怎么看怎么的危险。  秦豫微微怔了一下,然后目光狂喜的看向吃醋的谭果,谭果看起来很好相处,可是更多时候秦豫没有办法从谭果身上感觉到明确的情感。  她看起来懒懒散散的,可太过于聪明太过于理智,一个理智的人,不可能在短时间里产生浓烈的感情,这一点秦豫也明白,对谭果而言是日久生情,而不是一见钟情,可是秦豫内心却依旧无法满足。  而此时,看着满脸醋意的谭果,秦豫感觉长久以来的不安都散去了,她在乎自己,只是从没有在言语行动上表现出来。  “怕某个人误会,所以我开了六个小时的车。”一字一字的开口,秦豫握住谭果的手,目光灼热的盯着她的脸,开车来的路上,秦豫想过谭果的表现,她必定不会在意,这样的绯闻根本是空穴来风,有几张工作照片倒是真的,至于后面那些夜晚私会的照片全都是PS合成的。  “其实我知道那些新闻都是假的。”谭果反手握住秦豫的手,在邹老调侃的目光里向着角落走了过去,脸颊微微有点发烫,可是谭果目光却认真的看向秦豫,“可是当看到那些绯闻照片的时候,明知道是假的,但是我还是感觉很烦躁,有些不痛快,可是看到你来了,所有暴躁的情绪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忍不住场合不对,秦豫恨不能将身侧的人紧紧的搂在怀里,然后揉碎到自己的骨血里,用力握了握谭果的手,秦豫解释道:“我知道你不会误解,但是我还是想亲自解释清楚。”事实证明,自己作对了。  秦豫的到来让所有人都明白之前的绯闻根本是空穴来风,原本有些人也以为秦豫不过是个精虫上脑的年轻人,真的见到秦豫本人了,大家才知道自己小觑了秦豫,拥有这样气势的男人,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难道黄家一直想要撮合秦豫和黄幽纹。  就在众人低声讨论着秦豫时,楼梯处突然出来急切的脚步声,“啊!”一道惊恐的声音伴随着滚落楼梯的声音同时响起。  “我的腰……我的头……”咚咚滚下来的男人吃痛的呻吟着,幸好他够胖,所以这一摔骨头倒没事,最多就是皮肉伤。  “啊!”离得最近的女侍应生刚打算过来将人搀扶起来,然后看到男人的裤子拉链没有拉上来不说,关键是某个部位还露了出来,女侍应生脸一红,尴尬的转过头。  其他人也都跟着过来了,倒认出了倒在地上的男人,洪家最不成器的长子,以好女色著称,当然了,能力还是有的,手段也不差,就是太好女色,套用洪家人的话,洪旺早晚会死在女人肚皮上。  此刻看洪旺狼狈的样子就知道他刚刚干什么去了,上半身的衬衫已经脱了,露出一片白花花的胸膛和凸起的啤酒肚,下半身的西装裤倒还穿着,但是裤子拉链已经来开了,估计之前吃了助兴的药物。  所以即使狼狈不堪的从楼梯上滚下来了,摔的鼻青脸肿的,可是某一处依旧竖立的钻了出来,这肯定是磕了药的。  “死人了……死人了……”洪旺脸色煞白的开口,眼神惊恐而不安,肥胖的身体瑟瑟发抖着,一想到蹊跷流血的女尸,洪旺再次颤抖起来,白眼一翻的昏厥了过去。  听到死人这两个字之后,众人一愣,随后向着楼梯上看了过去,帝豪酒店的东区都是为了大型的会议和宴会,楼上就有房间,方便客人休息。  “洪旺订的哪个房间?”史国柱率先开口,面色有点难看,自己主持的会议如果出了人命案子,不管如何也是一桩麻烦。  经理快步走了过来,惊恐的看了一眼地上混到的洪旺,连忙开口道:“洪先生订了208房。”  谭果跟在人群后面向着楼上走了过去,皱着眉头,莫名的有种不祥的感觉。  208房间的门还大开着,史国柱带着史江、林正寅,然后邹老带着谭果和秦豫一起进了卧房,其他人则被留在了外面。  “珍珍?”史江和林正寅惊恐的喊了一嗓子,目光呆愣的看着倒在床上衣裳全脱掉了的史珍珍。  饶是史国柱再冷静,但是此刻看到一丝不挂惨死的女儿,也白了脸,身体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被一旁的史江连忙扶住了身体。  史珍珍死了!谭果目光快速的看向床上的史珍珍,史珍珍脸朝上的躺在床上,嘴巴鼻孔里都有黑血流了出来,她画着浓妆的脸上还残留着死前的痛苦,双手痉挛的揪着床单。  她的衣服都被脱了丢在床上,内衣则掉在地板上,地板上还有男士的西装和衬衫,看来洪旺正是从208房间跑出去的,然后惊吓过度从楼梯上摔下去了。  “先给你妹妹把衣服穿上。”史国柱声音有些的嘶哑,对着林正寅开口之后,随后看向一旁的邹老,“小女实在不雅,还请几位先出去。”  发生了这样的情况,邹老自然不方便留下来,点了点头,安慰了史国柱两句后,带着谭果和秦豫退到了门外,史江扶着邹老也跟着出了房间,两人的脸都有些苍白,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史珍珍会死在房间里,还是以这样不光彩的行事,想到刚刚滚落楼梯的洪旺,史国柱和史江脸色更加的阴沉骇人。  警察来的很快,不过因为牵扯到了史家,所以史老爷子做主让在场其他人都离开了,如果警方有需要,可以明天再去录口供。  “史珍珍应该是被毒死的。”谭果看向同坐在后座的秦豫,想到之前那三杯香槟酒,谭果脸色愈加的难看,“史珍珍不可能给我和姚总下毒,那么是其他人骗了史珍珍。”  因为有特调一局的人在暗中,所以在宴会的时候,其他人不可能有机会换了药,不管是谭果还是特调一局的人都大意了,他们只当史珍珍要害谭果和姚总出丑,所以才将香槟酒调换了,根本没有想到香槟酒里下了毒药。  “是冲着我来的。”谭果叹息一声,姚总应该是被自己牵扯到了,“看史家人的表情,他们应该也不清楚史珍珍会给我下毒。”  从谭果开口后,秦豫就黑着脸,他知道蓝海市不太平,但是秦豫也担心自己如果过来,会打草惊蛇,让暗中的敌人藏的更深,所以只能让谭果过来。  可是秦豫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狠毒,想到史珍珍的死状,秦豫眼中迸发出浓郁的杀机,下意识的握紧谭果的手,“之后赵家的事情让我来处理。”  不管是谁对谭果下杀手,都不是因为谭果本身,必定是因为赵家,虽然知道谭家派了人将谭果保护的滴水不漏,但是秦豫还是无法放心,他宁可这些人将矛头对准自己。  “史家只怕也不是半点不知情。”秦豫冷笑一声,眼神阴狠的充满了戾气,虽然人在南川,但是谭果的一举一动秦豫都清楚。  史珍珍因为和林正寅冷战,所以回到史家,对于这个不着调的女儿,她的一举一动,史家肯定都派人盯着,防止史珍珍继续胡闹下去,这也算是给林正寅一个交代,如果没有史家人的首肯,或者说纵容,史珍珍怎么能拿到药?  说完之后,秦豫拿出手机拨动了一个电话,冷声命令道:“将史珍珍死亡的消息传出去,风声闹的越大越好……”  今天的宴会规格极高,史国柱和邹老都出席了,说是商业宴会,其实算是政府性质举办的宴会,可是在宴会上却出现了死人,而且死的还是史家的女儿,关键是史珍珍的死法太过不光彩,一旦闹出来了,史家必定名声扫地。  果真,晚上九点不到,史珍珍死亡的消息一经传的沸沸扬扬,各大网站和论坛都进行了大肆报道,关键是一张张史珍珍死亡的照片都被曝了出来,只在关键部位打了马赛克,这些照片一传出来,整个网络都哗然了。  “怎么回事?谁报道的,都删掉!”史国柱怒喝一声,将手机砸了出去,脸上是勃然的怒火,之前史国柱就亲自交代下去了,今晚上的事情一定要捂住。  史江负责的就是电视台和网络这一块的工作,史江一个命令下去了,自然没有人敢报道,可是短短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史珍珍死亡的消息一经传的人尽皆知,也难怪史国柱如此暴怒。  “爸,我已经问过了,这些网站被黑客入侵了,这些报道帖子根本删除不掉。”史江疲惫的开口,史珍珍的惨死让史江有些的难以接受,再痛恨这个妹妹,也打算放弃史珍珍,但是史江从没有想过让史珍珍去死,还是以这样不光彩的一面。  而且新闻已经报道出去了,史珍珍是名声尽毁,按照网上的新闻报道,史珍珍是在宴会上出轨,和洪旺搞到了一起,然后不知道怎么就死了,尤其配上那些打了马赛克的图片,丢的不仅仅是史家的脸,丢的更是林正寅的脸面。  自己的老婆在这样的场合,父亲兄长都在,自己的丈夫也在,却在楼上的房间和其他男人鬼混,还出了人命,还闹的人尽皆知,林正寅就算再有风度涵养,只怕和史家也生了隔阂。  “欺人太甚!”史国柱抓住茶杯狠狠的砸了出去,却依旧无法消气,越想越气,粗喘着,史国柱对着史江开口:“联系艾元鸿,让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网络上的消息都压下去。”  可是艾元鸿虽然已经联系了国际知名的黑客,但是半个小时之后,史珍珍的新闻依旧挂在各大网站的头版头条。  “爸,出事了!”从外面咚咚赶过来的史江一脸的凝重,对着史国柱开口:“洪旺出事了。”  在洪旺被送到医院的半个小时之后,医院突然发生了大火,火势很猛,虽然消防队已经将火给扑灭了,可是医院里却死了不少人,洪旺目前生死不明,很有可能已经在大火里丧生了。  史珍珍死的不明不白,洪旺可以说是唯一的知情人,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洪旺被人灭口了,而且为了杀掉洪旺,竟然丧心病狂的在医院里放火,就目前的情况已经死掉了五个人,因为当时病房里有氧气瓶,在大火里又爆炸了,所以洪旺估计连尸骨都找不到了。  “这是有人借着我们史家的手对谭果下杀手,让我们来背黑锅!”史国柱已经从女儿死亡的痛苦里冷静下来了,只是脸色愈加的阴沉,这一步棋将史家几乎打入到了万丈深渊!  明眼人都知道史珍珍死的蹊跷,尤其是她之前借着赔罪一定要让谭果和姚玲喝下香槟酒,这酒只怕有问题,谭果是邹老护着的人,这等于史家和邹老彻底撕破脸了。  而且史珍珍死的如此不光彩,林正寅这个女婿和史家也会离了心,再加上现在是敏感时期,史国柱想要更进一步,不单单需要各方势力的支持,他也需要好名声,可是史珍珍死亡的脏水泼了下来,史国柱原本大好的局面至少会被毁掉了一半。  “如果珍珍那杯酒被谭果或者姚玲喝下去了,史家同样是这样的局面。”史江接着开口,面色异常凝重,邝财这些董事不敢动谭果,不就是忌惮秦豫,一旦谭果出事了,秦豫如果发起疯来对史家出手,史家再有权势,也防不住那些杀人买命的杀手。  而且史家出了一个杀人犯的女儿,史国柱的晋升之路就等于被堵死了,史江和史国柱对望一样,都在猜测暗中的凶手到底是谁。  今夜注定了是一场不眠夜,谭果接起电话,“洪旺安全了?那好,看看能从他那里问出什么情况来,还有派人保护一下姚玲。”  幕后凶手太丧心病狂,为了灭口洪旺,就在医院里放了大火,烧死了四个无辜的病人呢,第五个人正是去医院放火的凶手,被一局的人拿下了,可是当时火势太大,氧气瓶又爆炸了,放火的凶手也没有逃出来。  “秦豫,你说会不会是艾元鸿做的?”谭果靠在秦豫的身上,将手机放到了床头柜上,“我不死,艾元鸿就没办法吞并海运公司,更何况之前被我们坑掉了两个亿,艾元鸿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他或许是借着史珍珍的手来灭掉我。”  “不会是他。”秦豫直接否定了谭果的推测,双手抱着她的腰让人靠的更舒服一点,这才继续解释道:“艾元鸿想要成为S省的黑道老大,那么势必要将顾家压下去,艾元鸿和史国柱关系密切,他想要压下顾家,肯定需要史家的帮忙,今天不管是你出事了还是姚玲出事,或者史珍珍自己出事,史国柱的名声都毁了,这对艾元鸿百害而无一利。”  在秦豫看来幕后的黑手肯定是冲着赵家来的,对方实力一般,想要吞并赵家并不容易,所以只要将水先搅浑了,各方势力都有嫌疑,局势乱了,才方便浑水摸鱼,谭果和史家都是牺牲品,对方敢害死史家人,这说明他图谋不小,这一局祺下的很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