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41章 开枪伤人

第141章 开枪伤人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179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0
    史珍珍的死如同一道惊雷一般,将S省原本就混乱的局面搅和的更加风起云涌,黑客的入侵让史家成了头版头条,尤其是这样不光彩的死法,银行高层在安慰林正寅的同时,看向他的目光也充满了各种诡谲和复杂。  林正寅的长子林寒带着妻子和四岁的女儿赶回蓝海处理史珍珍的后事,而此刻,林家公寓里,林枫愤怒的看着神色冷淡的林正寅,年轻的脸庞上充满了仇恨和怒火,“我妈就是谭果那个贱人害死的!你不给我妈报仇,还限制我的行动,林正寅,你还是人吗?你怎么对得起我妈!”  “够了,小枫,你在胡说什么!”刚跨进家门的林寒厉声喝斥着大喊大叫的林枫,快步走了进来,“爸,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林正寅声音有些的嘶哑,安慰的拍了拍林寒的肩膀,“带孩子先进去休息一下,后面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  “爸,不用了,让小茵和孩子先休息,我和你谈谈,一会我还要出去一趟。”林寒回头看向后进门的妻子和女儿,让她们先上楼,尔后看向暴怒着表情的林枫,对于这个不成器的弟弟,林寒叹息一声,“小枫,你先上楼去休息一下,晚上我来找你。”  “哥,我出去一趟!”林枫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林正寅,随后抓起茶几上的车钥匙就向门外走了去。  这段时间林正寅的确没有时间来管教这个纨绔的小儿子,史珍珍的死究竟是怎么回事,目前根本没有明确的说法,因为史家的关系,尸体也要在明天进行火化了,林正寅明白在多方势力角逐之下,不管是死掉的史珍珍,还是他们林家都只是一枚棋子,一个牺牲品。  “爸,你多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妈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行了。”林寒有些心疼这个父亲,短短数日的时间,父亲的鬓发都已经白了,眼角是堆积的皱纹。  林寒的出生可以说是一个意外,是史珍珍给林正寅下了药才有的产物,林寒出生之后,史珍珍也不过是才十八岁,休学一年后,她都没有高考,直接利用史家关系进入了大学,正是喜欢玩喜欢疯的年纪,根本不在乎这个嗷嗷待哺的儿子。  林正寅可以说是一边工作,一边当爹当妈的照顾着林寒长大,父子两人的关系极其深厚,看着器宇轩昂的儿子,林正寅温和一笑,不管如何,他一定要保下这个儿子,小寒还有大好的前途和未来,他绝对不容许那些人将小寒当成牺牲品!  林寒在一个小时之后离开了林家公寓,独自开车去了一处隐秘的店铺,店里卖的都是茶叶,因为地段的原因,店里几乎看不到其他人。  径自去了茶叶店的后院,当看到坐在一旁的孙学军,林寒快步走了过去,“孙叔叔。”  “坐,节哀顺变,保重身体。”孙学军起身安慰的拍了拍林寒的肩膀,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放心吧,你母亲的事情我一定会给你查出来,上面已经将佘政调过来接手这个案子。”  林寒和佘政认识,私交还不错,但即使知道佘政在查案上的天赋,林寒更清楚这个案子背后的复杂,事发之后,洪旺就被烧死在医院里,足可以知道这里面的水有多深。  “今天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想必也知道谭果了。”孙学军并没有说出谭果真正的身份,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我约了谭果三点半过来。”  史珍珍出事之后,林寒从林正寅这边就知道了详细的事情经过,也知道邹老对谭果的看重,否则赵家不会被秦豫一人拿下,只是对于间接和自己母亲死亡有关系的谭果,林寒面色有些的复杂。  孙学军自然明白他脸色难看的原因,可是孙学军也知道这也是谭家对林寒的一个考验,林寒对谭果的态度就决定了日后林寒的前途,只是这一点孙学军并不能明说。  “我知道她是无辜的,应该是我母亲要给谭果和姚总下药,却不知道中间哪个环节出了什么差错。”林寒正色的开口,目光此刻多了一抹锐利,“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最开始我母亲拿到的药就是致命的毒药,有人要借我母亲的手毒死谭果,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在宴会上下了药的香槟酒被人掉包了。”  其实林寒更倾向于第一种推测,幕后黑手敢将他母亲当替死鬼,这说明史家其实早已经打算放弃母亲了,否则幕后黑手绝对不敢轻易动手,至少会忌惮史家,对于这个母亲,林寒并没有太深厚的感情,史珍珍的泼辣不着调,也让林寒不喜,可是血缘关系是割舍不断的,这终究是他生下他的母亲。  谭果和秦豫过来时,林寒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看着从院子里走过来的两个人,林寒微微一怔,能让邹老看重的后辈果真非同凡响。  谭果身上看不出什么来,可是秦豫身上那股子肃杀冷凝的气势,让林寒明白这个和自己同龄的男人绝对比自己阅历更多。  “林先生。”寒暄之后,秦豫的态度依旧显得冷淡而疏离,或许还因为史珍珍要对谭果下药而迁怒到了林寒身上,“希望你可以说服林行长,将之前的贷款全额发放下来。”  不管幕后黑手是谁,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逼迫秦豫交出赵家,那么目前对敌的最有效方法也只有一个,秦豫牢牢掌控赵家,杜绝任何势力介入,秦豫独吞下赵家也就在资金上有些困难,只要林正寅支持秦豫,那么就可以简单粗暴的粉碎幕后黑手的计划。  林寒真没有想到自己能用平常心来面对谭果,可是秦豫竟然还用一副仇敌的态度面对自己,最可气的是秦豫脸上没有丝毫的掩饰,就那么赤裸裸的表现出他的迁怒。  “秦总裁这话说的太简单了,不说审批手续那一块,我的母亲终究因为谭小姐而死,林家现如今全力支持秦总,那么外面的人会怎么看看我们林家?”林寒简直气乐了,生平第一次碰到这样简单粗暴的男人,他秦豫当林家是什么?  面对林寒的怒火,秦豫冷笑一声,争锋相对的开口:“就冲着这件事,我可以让林行长从这个位置上下来!”  “秦总好的本事!”林寒倏地一下站起身来,他涵养再好,此刻目光里平添了怒火,秦豫简直是欺人太甚!真以为林家好欺负!“我倒要看看秦总裁怎么将我父亲从这个职位上弄下来!”  孙学军无语的看着火药味十足的两人,在体制内这么多年,孙学军能力极强,行事也算狠辣,可是今天看着秦豫,孙学军才发现自己那就是小绵羊,秦总裁这样才叫狠人,难怪邝财那些董事被秦豫压的不敢动。  秦豫看着盛怒的林寒,嘲讽的开口:“林先生想要看到各大网站的挂着的头版头条是林行长和姚总有了婚外情,所以借机暗杀了原配妻子。”  在林寒回来之前,各大网站的头版头条挂着的都是史珍珍被杀的报道,史家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不管史国柱这边如何努力,让艾元鸿找了黑客高手,还是联系国家信息安全中心,让里面的计算机人才出手,却依旧无法撤销掉这些新闻报道。  不过因为林寒的关系,秦豫让手下的黑客将史珍珍的图片都撤除了,只剩下文字报道,如果秦豫想要让林正寅下台,不需要太大的手脚,这种似是而非的报道弄到网上去,在案子查清楚之前,林正寅只能处于停职的状态。  “林先生,你别和秦豫计较,他只是担心我的安全。”谭果抱歉的说了一句,在桌子底下踩了秦豫一脚,他要怪也该去怪史家,没必要拿林家人撒气。  从商的人失败一百次,还可以在一百零一次爬起来,可是从政的人只要失败了一次,那所有的前途都毁了,秦豫利用舆论压力完全可以扳倒林正寅,只要他开了一个头,林正寅的那些敌人会如同饿狼一般扑上来,不将林正寅拉下马绝对不会罢休。  林寒的怒气也渐渐散了去,面对冷面阎王一般的秦豫,林寒即使不甘,却也只能屈服,只是在心里头更加坚定了要往上面爬的决心。  “小寒,秦总裁就这个脾气。”孙学军今天算是见识到了秦豫的狠辣无情,难怪他为了谭果宁可和秦家撕破脸,这破脾气,估计也就谭果能降得住。  这一次面谈算是不欢而散,毕竟林家真正做主的还是林正寅,孙学军是跟着林寒一起离开的,谭果无语的看着一脸冷傲的秦豫,哭笑不得的推了他肩膀一下,“你这不是来谈事的,你绝对是来结仇的。”  “后续需要的资金我已经从海外账户转过来了。”秦豫丝毫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史珍珍是史家的人,但也是林家的人,她下在香槟酒里的毒药差一点就害到了谭果,没有对林家出手,已经是秦豫克制了,毕竟林寒是二哥谭亦打算培养的手下。  秦豫可以不给任何人面子,但是却不能让谭亦难做,所以他才克制住了脾气,只是冷眼嘲讽了几句,林寒就受不住了,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二哥培养,如果二哥放弃林寒就更好了。  看着满脸杀气的秦豫,谭果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吧唧一下亲在了他的脸颊上,“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吗?走吧,我来蓝海已经好几天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都是邹老推荐的地方。”  “幸好你没出事。”秦豫揉了揉谭果的头,如果她受到任何伤害,他绝对让林家所有人陪葬!  离开茶叶店之后,看着走在阳光里的谭果,秦豫冷峻的面容蓦地柔软下来,他之所以会和林寒见面,根本不是为了从林正寅手里头拿贷款,秦豫根本不差钱,他这样做不过是为了引蛇出洞而已。  林正寅一旦愿意发放贷款,就等于间接破坏了幕后凶手的布局,到时候幕后人必定会阻止林正寅,是制造意外让他暂时停职也好,还是暗下杀手也罢,对秦豫而言他只要抓住这个机会,顺藤摸瓜找到幕后人就可以了,至于林正寅的安危,能活着是他命大,如果死了,那也是他倒霉,当他娶了史珍珍的时候,就注定了会有今天的结局。  正在考虑晚上吃什么的谭果,完全没有想到走在身后的秦豫已经黑化了。  徐家酒吧有这么一个俗不可耐的名字,但这个酒吧在蓝海市却非常出名,因为徐家酒吧有双绝,一绝就是酒水极其正宗,不管是口感淡的各类清酒,还是醇香浓郁的烈酒,徐家酒吧有专属的酿酒师和调酒师,但凡爱喝酒的人绝对是徐家酒吧的常客。  第二绝就是酒吧的后厨能烧一手让人将舌头都咬掉的好菜,色香味俱全,据说帝豪酒店曾经就开出一个月十万的高薪挖人,却被大厨给拒绝了,后来有人说这个看起来粗犷的大厨和酒吧的酿酒师,也就是酒吧真正的主人徐韶是一对恋人。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谭果得瑟一笑,顺手也给秦豫夹了一筷子菜,“现在你相信了吧,我来酒吧真的只是为了吃饭。”  秦豫自己也算是个混黑的,在国外那么多年,不管多黑暗的场合秦豫都见过,别说酒吧了,那些更为阴暗的场所,那些血淋淋的场面,甚至是一些灭绝人性的画面,秦豫都是无动于衷,可是他并不喜欢谭果来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  尤其是此刻,当几个不长眼的男人依旧用色眯眯的目光看向谭果这边时,秦豫眼神阴暗下来,一股子戾气从眼中迸发而出。  “快吃吧,菜都凉了。”谭果低头大快朵颐着,对于一个吃货而言,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吃到美食。  角落的沙发上,四个男人正在喝着酒,其中一个高瘦男人目光色眯眯的打量着不远处的谭果,淫邪的舔了舔嘴巴,他是酒吧的常客,徐家酒吧的酒水好喝菜好吃,但是价格可不低。  因此不少长的漂亮的女人都会来酒吧里艳遇高富帅的男人,即使没有高帅,只要富也就行了,一瓶酒都几百块,四个男人随便喝一个夜场,两三千就没有了,所以徐家酒吧就两类人,一种是有钱的,一种是冲着有钱人来的。  “王少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娃娃脸的清纯小姑娘,皮肤白,眼睛大,脸上带着婴儿肥,笑起来甜甜的,所以我深切的怀疑老王这货就喜欢幼齿的。”一旁另一个男人嘿嘿一笑,一手搭在高瘦男人王少的肩膀,笑的格外下流。  旁边几个附和的大笑起来,别看这要求并不高,但是在流行狐狸精脸的现在,这种婴儿肥的小姑娘还真不好找,而且来徐家酒吧的女人,十个有九个半都是为了抱金大腿吊金龟婿的,浓妆艳抹的多,所以清纯的还真不好找。  “旁边那个男人看起来不好惹。”另一个男人沉声开口,虽然隔得远,但是却也能感觉到那个男人身上爆发出来的冷血气势。  酒吧灯光有些暗,秦豫此刻脱了西装,黑色衬衫的袖子卷到了手肘处,领口的扣子也解开了几棵,没有了白天的精英姿态,夜晚的秦豫在昏暗的酒吧里如同暗夜的王者,冷傲、高贵却肃杀。  “生面孔而已,不足为惧!”王少拿起酒瓶在玻璃杯倒了两杯酒,随后端着酒杯向着吧台走了过去。  摆出最帅气的姿势斜靠在吧台上,王少勾唇一笑,将手里头的酒杯递到了谭果的面前,“这位小姐是个生面孔吧,这是徐家酒吧最顶级的清酒:幽梅,别小看这一杯酒,至少就要五百,而且不是VIP客户还买不到。”  一杯酒就要五百,一瓶酒至少要三千,王少看似随意的一说,却已经表明了自己富二代的身份,而递酒的时候露出了手腕上价值百万以上的名表。  “你继续吃。”秦豫按下谭果的肩膀让她继续吃,此刻站起身来,目光看死人一般打量着当着自己面撬墙角的王少,秦豫冷血一笑,眼神残忍而阴狠,“可以出去聊聊吗?”  秦豫坐着的时候还感觉不到他的身高,此刻一站起来,那股子压迫的气势让王少脸上的笑容一僵,此刻,他终于有种猎物陷入到猎人陷阱的危险感觉。  可是输人不输阵,再加上王家的地位,王少随即恢复了正常,倨傲一笑,“也好,我们出去聊聊。”  看着转身离开的谭果,谭果回头喊了一句,“别闹出人命。”  秦豫看起来身形瘦,可是个头高,气势太强,王少的三个朋友随即都站起身来跟着向着酒吧后门走了去,唯恐王少出了意外,四对一倒不用怕。  “不担心你男朋友?”徐韶笑着看了一眼谭果,他并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不过看到谭果吃饭时那享受的表情,徐韶对谭果不由生出了几分好感,这是对自己爱人厨艺的肯定。  谭果抬起头,黑润润的大眼睛含笑的看向吧台后的徐韶,“没事,他身手好。”  看谭果一点不担心,徐韶明白的点了点头,刚刚离开的男人气势很强,经营酒吧这么多年,徐韶见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自然看出秦豫的非同一般。  酒吧后巷。  “小子,那个小姑娘我看上了。”王少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掏出一沓人民币在秦豫面前晃了晃,“怎么样?我需要一晚上就可以了。”  旁边三个男人跟着笑了起来,“这至少有五千吧,小子你也不吃亏。”  用同样的方法他们搞上不少女人,也有不愿意的,不愿意为了万把块钱将自己的女朋友让出来,可是被揍了一顿就老实了,尤其是被王少他们几个威胁对方在蓝海找不到工作,一般男人都屈服了,这种战胜其他雄性动物的胜利感,让王少格外享受。  秦豫冷冷一笑,不屑的看了一眼财大气粗的王少,突然一脚踹了过去,没有防备的王少刚打算继续加价,毕竟他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喜欢的类型,谁曾想秦豫突然出手。  身体被踹飞了出去,王少只感觉腹部剧烈一痛,砰的一声就砸在了酒吧后墙的墙上,然后滑落在地上,痛的王少蜷缩着身体,脸上苍白成一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三个男人一看秦豫动手了,立刻抡着拳头冲了上去,场面简直惨不忍睹,秦豫出手狠戾,一拳一拳下去,被揍的四个男人连喊痛的力气都没有了。  酒吧包厢里,从卫生间回来的林枫没有想到竟然看到坐在吧台的谭果,一时之间,新仇旧恨涌上了心头,血红着一双眼,林枫刚要冲下去,肩膀上却多了一只手。  “林少,你冷静一点。”艾文东制止了暴怒的林枫,看了一眼楼下的吧台,“林少,秦豫已经到了蓝海,说不定就在这个酒吧里,你一个人下去绝对会吃亏。”  龙虎豹的强大,即使艾元鸿也忌惮三分,艾文东知道林枫即使冲下去也不能报仇,就算秦豫不再这里,林枫将谭果打一顿又如何?于艾文东而言一点好处都没有,既然要动手,就要将谭果一竿子打死。  被艾文东劝回了包厢,林枫越想越不甘心,仰头干掉了酒杯里的酒,红着眼一字一字阴狠的开口:“文东,你借给我一些人,我要弄死谭果这个贱人!”  “我们是兄弟,阿姨的事情我也很抱歉,你放心,这件事我来安排。”艾文东明白的点了点头,然后拿着手机走出了手机。  将王少四人将沙包狠揍了一顿之后,秦豫这才潇洒的收回手,转身走回了酒吧,后巷的地上,王少痛苦的蜷缩在地上,眼睛已经肿的睁不开,脸上火辣辣的痛着,腹部像是着了火一般,痛的王少连呼吸一下都感觉到无比痛苦。  艾文东走到后巷来打电话,刚好和秦豫错过了,当看到后巷地上躺着的四个人,艾文东一愣,借着手机的光芒,这才认出躺在地上的鼻青脸肿的人正是王家的小公子。  徐家酒吧的酒水极好,王少他们愿意来,艾文东倒也经常过来,之前也碰过几次面,艾文东倒是看不上王少这个纨绔,他和王家大公子王炳南关系不错,否则绝对认不出这个脸都被打变形的人就是王少。  艾文东目光闪烁了一下,公然对付谭果肯定不方便,但是如果趁乱动手?想到王家人的护短,艾文东不由笑了起来,快速的扶起地上的王少,然后拨通了王炳南的电话。  王家做的是玉石珠宝生意,所以养了一批手下,听说都是些退役的大兵,身手极好,王少在蓝海可以说是一霸,这并不是因为王家家世强,而是因为王家人就是疯狗,只要和谁杠上了,那根本不讲理,不择手段也要赢,现在王少在酒吧后巷被人揍的像狗一样,王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安排好了之后,艾文东问了酒吧的服务生,站在楼梯上看着吧台的两人,艾文东嘴角勾起阴冷的笑容,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原本艾文东还想利用一下王家人,谁曾想谭果和秦豫真的找死,打了王少的人正是秦豫!艾文东笑着走上楼,这样一来倒省了自己许多功夫。  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王炳南带着三十多个王家保安冲到了徐家酒吧,将手里头的铁棍往桌子上一敲,呼啦一下,桌子上的酒瓶酒杯都被哗啦一下都砸在了地上。  “王家清场,不想死的都给老子滚出去!”厉声一喝,王炳南目光狠毒的看向吧台前的谭果和秦豫,勾着嘴角变态一笑的走了过去,“我王炳南的弟弟你这个杂种也敢动!”  看死人一般的目光从秦豫身上转移到了谭果身上,王炳南自然知道王少最喜欢谭果这种类型,此刻阴森一笑,“将这个女人给我带去医院,就让她好好伺候我弟弟。”  秦豫将谭果推到一旁,看了看王炳南带过来的这群人,冷血一笑,“那个垃圾就是你弟弟?”  眉头一皱,王炳南目光冰冷的看着还敢张狂的秦豫,随后笑了起来,啧啧两声的摇摇头,“难怪敢对我王家人动手,看来是来了一个不怕死的……”  可惜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完,王炳南的话就卡在了喉咙里,瞳孔因为惊恐而收缩起来。  秦豫右手握着枪,黑洞洞的枪口就这么对准了王炳南的眉心,“说啊,怎么不继续说了?”  在蓝海市嚣张霸道了多年的王家,第一次被人给震住了,王家之所以高薪养了这么多保安,就是因为王家凭着一个狠字在蓝海立足,说难听的那就是一条疯狗,逮谁了就咬谁,那些世家都是正经生意人,实在懒得和王家人计较,太掉价,而且真的弄死了一个王家,把自家那些人也陪葬了,实在不划算。  “你敢开枪?”王炳南冷冷的开口,握着铁棍的手不由收紧了几分,王家也有枪,但是平常是不可能随意拿出来的,影响太恶劣,却没有想到今天被人用枪指着眉心了。  “你不知道精神病杀人不犯法吗?”秦豫冷冷一笑,手指扣动扳机,一枪就蹦在了王炳南的大腿处。  啊!吃痛的喊了一声,王炳南单膝跪在了地上,右腿大腿处鲜血汩汩的流了出来,不过子弹避开了骨头,是贯穿伤口,看着严重,其实危害并不算大。  站在楼上的人群里,林枫错愕一愣,随后感激的看向身旁的艾文东,幸好被文东给劝住了,否则自己下去下场绝对很惨。  秦豫这么张狂?艾文东脸色沉了沉,看着四周拍照的客人,这一次都动枪了,只怕是邹老出面这事也不好解决了吧?  所有人都以为秦豫那句精神病只是随口一说,唯独谭果怔了一下,呆愣愣的瞅着秦豫,为什么感觉他说的是大实话?  “让他们走!”王炳南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自己虽然带了三十多个好手,但是架不住对方有枪。  当然王炳南倒不是害怕死几个手下,他怕的是秦豫会拿他第一个开刀,如此一来就得不偿失了,至于一枪之仇!王炳南阴狠这眼神,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人群自发的让出一条道来,秦豫将枪收了起来,牵着谭果的手向着外面走了去,临出门的那一刹那,秦豫余光向着楼上扫了一眼。  “你真有精神病的证?”谭果忍不住的开口。  “你要看?”秦豫沉声回了一句,倒是挺坦诚从容的。  嘴角狠狠抽了两下,谭果忽然再次问道:“那你怎么有持枪证?”  “国外办的。”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  好吧,他在国外弄的持枪证,然后在国内审核通过了一下,然后还有精神疾病的证,这就是个可以持枪的疯子,杀人还不犯法!  邹老接到孙学军的电话时,着实愣了一下,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学军,你说什么?秦豫开枪伤人?”  “是的,邹老,半个小时前就在徐家酒吧,现在网上已经吵翻天了。”孙学军头大的开口,今天下午才和秦豫见的第一面,原本他就知道秦豫此人行事有些狠辣,不顾后果,谁知道网上就闹出这样的事情来。  王家人的疯狗名声连邹老都听过,秦豫对着王炳南的腿来了一枪不说,还是大庭广众之下开的枪,而且一点后续扫尾工作都没有做,所以才被闹到了网上,若不是秦豫身份太过于特殊,史江那边还在犹豫,估计电视台那边都有报道了。  “王家已经报警了。”孙学军叹息一声,他都不知道秦豫是怎么想的,这事影响太恶劣,就算是王家的纨绔对谭果出言不逊,将人揍一顿也就算了,开枪就太过了,当然,王家人也有责任,带了三十多个保安去了酒吧,秦豫和谭果只有两个人,情急之下开枪也情有可原。  此刻,林寒正在书房和林正寅商讨今天和谭果见面的事情,然后电话就响了起来,挂断电话之后,林寒打开了办公桌上的电脑,看着网络上的报道后,林寒忽然感觉秦豫今天对自己还真是手下留情了。  “爸,这就是个疯子,难怪邝财那些董事不敢对谭果出手。”林寒哭笑不得的开口,之前秦豫用林正寅现在的职位做威胁,林寒的确很生气,这会看到中枪的王炳南,林寒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过犹不及,秦豫此人太偏激了。”林正寅皱着眉头摇摇头,这事已经闹的沸沸扬扬的,王家也报了警,就算有邹老的面子在,但是秦豫开枪也的确太过分了,这事不好处理。  林寒凝眉思索了一下,随后摇摇头,“不,秦豫虽然行事狠辣,但绝对不是个莽夫,他的手下有黑客高手,如果秦豫愿意,这些报道根本出不来,秦豫应该是故意的。”  有同样猜测的还有蓝海市的很多家族,艾元鸿此刻坐在沙发上,右手夹着雪茄,“殷卓,你说秦豫为什么要这么做?”  “史珍珍的死让秦豫有些担心谭果的安全,秦豫高调开枪,应该就是告诉所有人谁敢谭果分毫,秦豫绝对让对方血债血偿。”殷卓毕竟是黑道上的老手,此事闹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不管后续如何,但是只要秦豫还活着一天,S省就没有人敢对谭果出手。  “是啊,秦豫对谭果的确掏心掏肺了,我竟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和顾家有了联系,黑皇令一下,整个黑道就没有人敢接下杀掉谭果的悬赏,秦翰兆将价格开到了三千万,都没有人敢接下悬赏。”  艾元鸿喃喃的开口,当初秦豫为了谭果打断了秦翰兆的腿之后,艾元鸿故意将这个消息放了出去,秦翰兆志大才疏,为人又自大好面子,如今算是丢脸丢到家了,为了挽回面子,秦翰兆必须讨回这个公道。  这也是艾元鸿借刀杀人的手段,他故意让人将一些黑道隐秘的消息告诉了秦翰兆,果真他就上当了,出院之后就亲自在黑榜上弄了悬赏,想要让排名前十的杀手去杀掉谭果。  艾元鸿原本以为事情水到渠成就等着看结果了,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接下悬赏,艾元鸿这才警觉到了不对劲,派人一查这才知道顾家发出了黑皇令,如果谁敢接下谭果的悬赏,那就是顾家的仇敌,不死不休!  前十的杀手都收到了黑皇令,自然没有人敢为了三千万将自己的性命搭上,至于排行在前十之外的那些杀手,艾元鸿知道他们即使不怕秦豫接了悬赏,也没有本事杀掉谭果。  秦翰兆上了黑榜发悬赏,顾家肯定早已经知晓,必定通知了秦豫,这个悬赏没有人接也就罢了,一旦有人接了,估计还没有来得及动手,不是被顾家弄死了,就是被秦豫给暗杀了。  而真正被震慑到的还是邝财五个董事,他们是害怕谭果忌惮秦豫,但在绝对的利益面前,这份忌惮也会慢慢的消失,可是今天看到秦豫当众开枪射伤了王炳南,邝财突然庆幸自己没有明着对谭果下杀手。  ------题外话------  感谢亲爱的们送的月票,哈哈,还有没有存货的,都送过来吧,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