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42章 疯狂报复

第142章 疯狂报复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131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1
    风帆海运公司。  “看到没有,那个就是秦豫,秦家的长孙,龙虎豹保全公司的总裁。”看着一群黑色西装的大汉拥护着谭果和秦豫进了公司后,众人刷的一下站起身来,神色恭敬而畏惧。  想当初谭果第一次来公司的时候,这些人根本不将谭果当一回事,别说站起身来了,当着谭果的面就敢各种嘲笑讥讽,后来谭果虽然顺利接受了公司,这些员工倒也不敢当面议论了,背后却依旧嘀咕。  可是昨晚上网络上炒的沸沸扬扬的帖子,一夜之间秦豫的威名绝对是家喻户晓,而今天一大早,当看到四辆黑色汽车整齐划一的停在公司大门口,一群黑色西装的魁梧大汉面容肃杀的下了车,眼神冰冷的饱含着杀气,让公司的员工畏惧的别开视线。  被八个保镖拥护的秦豫第一次在海运公司亮相就成功的震慑住了所有人,邝财这些五个董事和各部门经理也都亲自到门口来迎接。  “秦总。”姚董事率先迎了上去,神色有些忌惮的看了一眼面容冰冷,神色高傲的秦豫,一言不合就敢当众开枪,想要多活几年的姚董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  “通知公司各部门经理和主管九点准时在会议室开会。”声音清冷的像是被冰冻过一般,秦豫看都不看姚董一眼,带着谭果径自向着会议室方向走了过去。  八点四十五分,会议室门口,八个保镖分为两排齐刷刷的站在门口,让前来开会的主管和经理们畏惧的扫了一眼后,加快脚步进了会议室。  “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赵家被他们给吞了?”办公室里,邝财愤恨不甘的开口,满脸的暴躁,可是一想到秦豫那一张冰冷骇人的峻脸,邝财也只能躲在办公室发牢骚。  姚董事年纪最大,也最沉稳,他们在赵家待了一辈子,赵家的江山也是他们的祖辈父辈帮着打下来的,如今赵家嫡系三人意外死亡,虽然他们没那么的财力完全吞下赵家,但是凭借他们五个人联手,再加上在赵家多年的经营和人脉势力关系,至少能吞下一半的赵家。  可惜秦豫和谭果如同杀出来的一匹黑马,就这么诡异的独吞了赵家,别说邝财不甘心,姚董事他们同样也不甘心,凭什么到嘴的肥肉被外人给吃了?  可是现如今的局面对他们极其不利,一个谭果就将五个人压的死死的,更别说秦豫亲临蓝海市,原本他们以为谭果行事狠辣,见到秦豫本人之后,他们才明白谭果已经够温柔了,秦豫才是真正的冷面阎王。  “静观其变吧,总之不要正面冲突。”姚董缓缓的开口,看了一眼邝财四人,正色的开口:“我们想要吞并赵家,外面那些人更想,之前他们拿我们当先头军,现如今我们按兵不动,让他们和秦豫去斗的你死我活。”  “也只能如此了,一开始我们想要利用内部优势压下秦豫和谭果,如今看来是我们小看了他们,外面那些人只怕早就知道这两人不好惹,所以一个个都按兵不动、坐山观虎斗,我倒要看看秦豫一步一步吞下赵家,是我们损失大,还是他们损失大!”  另一个董事也不甘心的附和着,他们不是不知道艾元鸿这些人是利用他们来试探秦豫和谭果的实力,只是那个时候他们小觑了秦豫和谭果,以为自己这边先下手就能抢夺到更多的利益。  此刻他们才明白过来,秦豫和谭果那就是一对硬茬,谁第一个动手谁就第一个遭殃,既然如此,他们就收手,艾元鸿这些人真的还能眼睁睁的看着秦豫完全吞并赵家吗?  “时间差不多了,先去开会吧。”姚董事看了一眼时间,八点五十了,九点的会议不知道秦豫要说什么,只是一想到秦豫那张冷脸,姚董莫名的就感觉到步伐有些的沉重,不祥的感觉一直萦绕在心头久久不散。  会议室里,秦豫端坐在主位上,正翻阅着文件,长长的会议桌已经坐满了人,可是众人都屏息凝神的低着头,没有人敢说一句话,只是偶尔用余光偷偷的扫一眼主位上的秦豫。  气氛显得紧绷而压抑,姚董事五人到来之后,众人悬着的心总算是稍微放了下来,赵家没出事之前,在座的三十多个公司中层领导就有一大半是姚董他们的人。  赵家出事之后,余下的人也被姚董他们收买了,原本以为跟着姚董他们吃不到肉也可以喝到汤,谁知道招惹来了秦豫这个黑面阎王,王家大少王炳南秦豫都敢开枪,更别提他们这些小人物了。  当分钟走到十二的时候,秦豫合上了眼前的文件,冰冷的凤眸扫过全场,冷声开口道:“赵家出事之后,股市下跌了十三个百分点,公司产值瞬间就蒸发了八个多亿,我接手公司之后,公司股市再次下跌了三个百分点。”  “公司正处于动荡时期,股价会有波动很正常。”姚董事长率先开口,斟酌了一下继续道:“只要公司逐步稳定下来,股价也会跟着上涨,这段时间股价已经稳定了,想必之后情势会更好。”  姚董这话一出就等于向秦豫低头了,其他四个董事里,除了邝才之外,其余三人也跟着附和,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捧着秦豫,期待在他的带领之下,让风帆海运走上一个新的高度。  面对众人的吹捧,秦豫冷然一笑,狭长的凤眸里流露出嘲讽之色,“我并不喜欢股份制公司,一个决策下达,还要经过董事会的通过。”  此话一出,众人脸上的笑容一僵,他这是什么意思?要撤销董事会?还是说秦豫打算收购他们手里头的股份?可是不管是哪一种,姚董事等人的脸色都变得格外难看。  “秦豫,你什么意思?”一直压抑着火气的邝财终于忍不住的开口,双眼喷火的盯着主位上的秦豫,“不要以为我们真的怕了你!大不了两败俱伤,当年老子都不怕赵家,还会怕了你这个毛头小子!”  啪啪啪的鼓掌声响起,秦豫忽然笑了起来,薄唇微微的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黑眸定定的看着叫嚣的邝财,清冷的嗓音带着笑意,却让人听的毛骨悚然,“两败俱伤?呵,邝财,你还没这个资格!”  峻脸上笑容陡然一寒,秦豫周身迸发出骇人的气势,倏地站起身来,目光居高临下的扫过全场,“在公司只有一个决策者!我不希望听到第二个声音,和我秦豫作对的人,尸骨已经腐烂长蛆了!”  “秦总,你要将我们都赶走?”姚董事语调沉重的开口,他没有想到秦豫会这么狠辣绝情,他们都已经愿意臣服了,秦豫竟然一点生路都不给他们。  “两种方案,第一你们放弃公司的决策权,董事会就此解散,日后你们只拿股份和红利,无权干涉公司的任何决定,第二种方案:我会收购你们手里头的股份,到时候你们离开公司。”一字一字冰冷的响起,秦豫看向脸色难看的姚董几人,“三天之后我需要你们明确的答复,逾期不候。”  “至于其他人……”话音一顿,依旧站着的秦豫看向在座的公司各个部门的经理和主管,“从今天开始公司会成立一个考察小组,合格的继续留下,不合格的,但凡涉及到贪污挪用公款的,钱补上再滚,至于那些尸位素餐的人,你们自己上交辞职报告,不要等考察组查到各位的头上,到时候想走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散会。”  秦豫丢下一条条的命令之后,带着顾大佑直接离开了,会议室里众人面面相觑着,秦豫都敢拿这些董事开刀,那么他们这些小虾米根本不够秦豫动手的,估计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办公室里,史前和罗非鱼几乎被各种文件给淹没了,看着窝在沙发上看娱乐新闻的谭果,两人对望一眼,忽然有种想要将谭果给揍一顿的冲动,凭什么他们累死累活的,而谭果却优哉游哉的当甩手掌柜,这也太欺负人了。  “史胖子,平日里她在办公室都这样?”罗非鱼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低声问向身边的史前,有这样的上司,史胖子竟然不罢工?  “知道我们七局是干什么的?那就是个养老的单位。”史前继续埋首在文件堆里头也不抬的回答,所谓养老部门,就是从局长到看大门的都是在七局混吃混喝等死。  七局的事情并不算多,以前史前都是忙着怎么给七局多弄点资金过来,让大家不必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现在好了有一个蔬菜基地,大大缓解了七局的资金压力。  至于赵家这个风帆海运公司,史前再爱钱也没有那么贪心,这个海运公司他之前和谭果已经讨论过了,海运公司牵扯到黑白两道的生意,七局不方便介入。  所以这算是谭果的私产,然后谭果每年再拿出一些钱当奖金改善七局众人的生活就行了,左右这个蔬菜公司完全属于七局的下属单位了。  至于谭果这个局长,史前瞅了一眼罗非鱼,“这还是秦总裁面子大,否则谭果绝对整天宅家里不出门,现在至少愿意来公司坐镇了,当个吉祥物也不容易。”  好吧,自己的确不该对谭果有任何高要求,罗非鱼明白的点了点头,这就是一个懒到宁愿饿肚子,也不愿意出门找食物的死宅。  “谭小姐,外面有警察过来了。”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秘书处的窦秘书看向沙发上的谭果,快速的开口:“警察同志是来找……”  “秦豫在哪里?”窦秘书的话还没有说完,办公室的门被粗暴的推开了,四个警察直接揍了进来。  带头的警察目光扫了一眼办公室里的三人,最后将目光看向沙发上的谭果,冷着脸倨傲的开口:“秦豫涉嫌非法持枪和故意伤害罪,这是我们的拘捕令。”  王家报了警,当时酒吧现场那么多双眼睛看着,还有监控录像,还有发到网上的那些照片,再加上带队的是蓝海市的刑警大队长,蔡豪和王家还算是亲戚,接到报警之后立刻就案例调查,然后请示了领导后,带着拘捕令就过来了。  罗非鱼快步走了过来,接过拘捕令一看,冷笑一声,看来王家是铁了心的要和先生杠上了,哼,以为背后有人撑腰就行了,简直是活腻味了。  “抱歉,我是秦先生的律师,敝姓罗。”罗非鱼端着一副高高在上的精英模样,“我的当事人秦豫先生昨晚上受到了极大的恐慌,目前情绪极其不稳定,没有办法和几位去公安局录口供。”  不等蔡队长开口,罗非鱼转身回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资料,面无表情的接着开口:“这事当天晚上的监控录像,王炳南的弟弟王旭阳在酒杯里下了毒药,意图谋杀谭果女士,这是监控的录像,可以清晰的看见王旭阳在酒杯里下了毒药,而从这张监控照片可以看出,王旭阳意图诱骗谭小姐喝下毒酒。”  在蔡队长目瞪口呆的表情下,罗非鱼又从文件夹里拿出一份医院的毒检报告:“事后对这杯酒进行了药物检测,在里面发现了新型的药剂红R,据我所知史珍珍女士就是被这种无色无味的红R药剂毒杀的。”  “这是事发后十八分钟的监控视频,视频上显示警方所谓的受害者王炳南因为王旭阳的毒杀失败后,公然带着三十多个打手意图谋杀谭小姐,我相信警方完全可以从目击者口中得到相关的口供。”  “我的当事人秦豫先生只是正当防卫,当时那样危险的情况,稍有不慎就是两条人命。”罗非鱼将所有的调查资料都递给了脸色阴沉的蔡队长,一副大恩不用谢的语调继续道。  “这些资料几位可以带回去当一个参考,面对三十多个手持凶器的暴徒,而且他们之前就有毒杀谭小姐的重大嫌疑,这种情况下,秦豫先生为了保护自己和谭小姐的安全而开枪,这完全是合情合理的正当防卫。”  “不管是不是正当防卫,不是你们律师说了算,这得接受警方的调查!”蔡队长气急败坏的开口,恨不能将手里头的这沓资料砸在罗非鱼的脸上。  编故事也就罢了,他还编的合情合理,还证据确凿,监控录像、毒检报告、连秦豫的合法持枪证都复印了一份。  “抱歉,我之前就说了秦豫先生因为遭受了巨大的恐吓,情绪波动太大,这种情况下无法接受警方的问询。”罗非鱼油盐不进的再次拒绝,然后指了指蔡队长手里头的资料。  “最下面是秦豫先生的精神鉴定报告,秦豫先生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一旦他感觉到了危险和恐慌,他的行为意识就不受控制,报告上还有国际最权威的精神科艾薇尔博士的签名,不管是国际法律还是按照国内的法律,在当时的情况下,秦豫先生开枪只是正当防卫。”  蔡队长看了一眼罗非鱼,快速的将文件翻到最后一页,一字一字的看了起来,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在国内精神病伤人根本不会被定罪,因为他是精神病患者,不是主观犯罪,他的行为意识不受自己控制。  而根据罗非鱼提供的这些文件,秦豫当时情绪会“失控”诱发精神病,完全是王炳南自找的,是让他带着三十多个打手去刺激秦豫,导致他“发病”了,然后为了自身安全,秦豫就开枪了。  这事就算闹到法庭,法官也绝对不会判秦豫有罪,谁让他是有证的精神病患者,再者谁让王炳南没事去刺激一个精神病患者,别说被打了一枪,就算被枪杀了,那也是他自找的。  “秦豫有精神病,他怎么还能拿到持枪证?”蔡队长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目光凶狠的瞪着罗非鱼,他将“证据”搜集的这么齐全,是不是还打算报案,状告王旭阳意图毒杀谭果,王炳南带着三十多个打手谋杀未遂!  “关于这一点非常抱歉,如果蔡队长认为这个不合理的话,可以向相关部门投诉。”罗非鱼微微一笑,语调极其的欠扁,“对了,我的另一个当事人谭果女士已经打算向公安部门报案,对于王旭阳先生意图毒杀我当事人的行为,我们希望警方可以调查清楚,不放过每一个罪犯!”  知道王家报了案,警方来抓捕秦豫了,从会议室里出来的邝财几人不由的喜上眉梢,哼,还给他们三天时间,让他们交出手里头的股份滚出海运公司,我呸!秦豫自己就把自己给弄进牢房去了,秦豫的确是个人物,可惜他太张狂了!  众人对望一眼,然后都向着谭果的办公室走了过去,只等着看秦豫被戴上手铐然后抓走的一幕,不管秦豫之后会不会逃脱,至少看到这一幕可以让大家心里痛快一点。  秦豫过来时,蔡队长带着三个手下刚从办公室里出来,两人面对面的碰了个正着,蔡队长眼神诡异的看着面容肃杀,神色冷傲的秦豫,尼玛,这哪里像是精神病患者了?  罗非鱼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笑眯眯的开口:“蔡队长,秦先生情绪还没有恢复,目前还处于不安和恐慌的状态,还请蔡队长你们注意一下,不要刺激到了秦先生。”  刷的一下,蔡队长四个警察下意识的捂住了别在腰间的手枪,这就是个精神病!还是有证的,这要是被他夺了枪,他们是不是就白死了?  邝财等人跟过来就是为了看秦豫的好戏,可是让他们错愕的是,蔡队长四个警察表情诡异的瞅了一眼秦豫,然后整齐划一的后退了三步,动作迅速的转身直奔电梯楼而去,别说抓捕秦豫了,这分明就是老鼠见到猫的姿态,逃的那叫一个快。  “各位这是没事情做了吗?”罗非鱼心情极好,阴测测的目光看向黑压压的一片人,自己累死累活的在这里忙,他们倒有闲情来看热闹,自己是不敢对谭果怎么样,但是对付这些人简直手到擒来!  刷的一下,一分钟不到的时间,所有人都争相恐后的离开了,连警察都不敢抓捕秦豫,他们真没这个胆子凑上来送死。  蓝海市的各个家族都在关注着秦豫开枪伤人的案子,尤其今天一大早王家就报警了,而警察也去了风帆海运,所有人都在等着最后结果。  可让众人跌破眼镜的是,蔡队长气势汹汹而来,灰头土脸的而去,谁也不知道在公司里发生了什么事,让前去抓人的蔡队长表情会那么的诡异。  而紧接着更让众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谭果和罗非鱼亲自去了市局刑警大队报案,控告王家二子王旭阳蓄意谋杀,在邹老的施压之下,刑警大队立刻立案,然后还在住院的王旭阳被蔡队长亲自拷回了市局接受调查。  而做了手术还在住院的王炳南倒是逃过一劫了,不过在病房里也被问了口供,局势瞬间来了个大反转,让所有人都傻眼了,再仔细一打听,众人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  “邹老,我算是服气了,秦豫简直是……”孙学军哭笑不得的开口,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秦豫此人了,原本孙学军以为秦豫如此高调动手,是为了震慑众人保护谭果,这会他算是明白了,秦豫根本就是有恃无恐。  “这简直是一步烂棋。”邹老摇摇头,多少还是感觉秦豫太过于冲动了一点。  “话虽如此,不过有用就行。”孙学军行事也喜欢剑走偏锋,俗话说的好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  给邹老的茶杯重新加满了水,孙学军跟着坐了下来,“现在王家被秦豫扯进了史珍珍被毒杀的案件里,这个案子查不清楚,王旭阳就别指望能出来了。”  王家虽然是条疯狗,逮谁就咬谁,但是就凭着王家,他们绝对不敢和秦豫硬碰硬,王家为什么会报警,孙学军想也知道背后有人怂恿的,暗中的人想要借着王家来对付秦豫,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被秦豫反将了一军,把王家给赔进去了。  “派人盯着王家,看看幕后人是谁。”邹老笑着说了一声,局势已经够乱了,目前能逮住一个是一个。  而蓝海市众人都被秦豫的无赖手法给弄的无语时,秦豫的报复才真正的开始,王家的股票被人恶意收购,公司的电脑系统被黑客入侵了,在云台省的三个翡翠矿坑突然遭受了边境恐怖分子的袭击。  而紧接着蓝海市工商、税务、环保各部门都接到了实名举报,王家的珠宝公司涉嫌逃税漏税、克扣工人的工资、用假翡翠充当高档翡翠、窃取珠宝设计图纸……  而全国所有售卖王家珠宝的专柜同时被各大商场、百货公司撤下来了,一时之间,王家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王家就摇摇欲坠了。  就在所有人被秦豫的大手笔报复震惊的同时,唐家公开发表声明断绝和王家一切的生意往来,同时也开始收购王家的股票,打压王家的生意。  “唐家这是要干什么?”艾文东皱着眉头,大前天他还特意起了一个大早,就等着看秦豫倒霉,谁知道一转眼秦豫就翻盘了,王家被搭进去了,尔后秦豫对王家展开了疯狂的报复,这也就罢了,唐家为什么要来搀和一脚。  艾文东不明白,艾元鸿也有些不解,按理说唐父不是这样糊涂的人,他就算想要交好秦豫,也不会落井下石对王家出手,唐父在商界被称为儒商,名声是极好,没有必要的原因,唐父绝对不会做这样自毁名声的事。  “鸿爷,唐家举办了新闻发布会。”殷卓挂了电话后快步走了过来,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换了几个台之后就转到了唐家的新闻发布会现场。  “什么?这怎么可能!”听到电视里唐父的话,艾文东震惊的站起身来,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谭果怎么可能是唐家失踪多年的女儿?”  唐家的新闻发布会很正式,公开说明了谭果的身份,她并不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而是二十五年前唐家在医院里丢失的双胞胎小女儿,谁对谭果出手,那就是和大唐集团为敌!  老一辈的都还记得,当年唐家生的是一对双胞胎女儿,可是当年医院发生了重大火灾,人贩子趁着混乱抱走了唐家才出生没几天的小女儿,这件事当年闹的很大,唐家给警方施压,也发布了五十万的悬赏,可惜却一直没有找到这个丢失的小女儿。  谁也没有想到时隔二十多年,唐家竟然找到了当年被偷走的小婴儿,而她正是谭果!难怪之前唐家和打算和黄家联手想要吞并赵家,后来唐家率先放弃了,黄家转而想要和秦家联姻,以图用这样的方法也能分一杯羹。  “我以为是黄家先放弃了,唐家才不得不放弃,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原因。”艾元鸿喃喃的开口,倒不认为唐家在说谎,毕竟这种事只要检验了DNA就能得到结果。  当初艾元鸿最开始选择的是和秦老合作,可惜秦豫一人拿下了赵家之后,秦老自然放弃了和艾元鸿之间的合作,毕竟秦豫还是他的孙子,秦老爷子不管从哪方面考虑,都不会选择和外人合作对付自己孙子。  艾元鸿之后也联系了唐家,毕竟黄家早已经表明态度退出赵家的争夺,甚至还将大笔资金无条件的借给了秦豫,所以艾元鸿只能选择和唐家,谁知道也被拒绝了,正因为如此,艾元鸿在赵家的事情上才如此被动。  “爸,你说唐家为什么要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明这件事?”震惊之后艾文东也冷静下来了,他不明白的是认亲这种事,唐家为什么要闹的人尽皆知。  “一来是帮衬秦豫稳定赵家,二来还是为了利润,赵家说是秦豫的,何尝不是谭果的,她是唐家的小女儿,不管谭果承认不承认,事实不容更改,日后唐家也会从赵家捞得不少的好处。”  艾元鸿面色多了几分凝重,一个秦豫就如此棘手了,如今又多了一个唐家,想要对付秦豫就更不容易了,唐家倒是走了一步好棋,不费吹灰之力就能从赵家分一杯羹。  同样看到唐家新闻发布会的还有谭果和邹老,估计是这事太诡异,邹老竟然亲自到了谭果目前居住的别墅。  “这怎么回事?”邹老诧异的开口,谭果怎么就成了唐家丢失的小女儿了?她分明就是帝京柳叶胡同谭家的千金,可是邹老也不认为唐家会在这件事上说谎,毕竟只要一查DNA,谎言就等于被戳破了。  “我也诧异啊,转眼就把我爹妈给换人了。”谭果嘿嘿一笑,“当初在南川的时候唐家就说了,我懒得理会,没有想到他们都开新闻发布会了,估计还是冲着赵家来的。”  更确切的来说是冲着赵家的机密来的,谭果笑的一脸无辜,可是眼神深处却又寒光一闪而过,“刚好唐毓婷就在蓝海,明天我就将人打晕,抽一管血,然后去检验DNA。”  不过谭果和邹老都明白,唐家既然敢撒下这个弥天大谎,必定有完全的准备,这个DNA检测结果肯定是有血缘关系。  说到就做到,第二天,唐毓婷早上刚和柯三少晨跑回来,还没有到大门口,一辆黑色面包车忽然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蒙着黑色头套的两个男人。  “你们……”柯三少眼神一沉,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晕了过去,同样被打晕的还有唐毓婷。  谭果从面包车里走了下来,瞄了一眼监控探头的位置,然后径自的向着昏厥在地的唐毓婷走了过去,从包里拿出针筒,谭果抓起唐毓婷的胳膊,狠狠的对着静脉扎了下去,然后抽了一针管的鲜血。  “夫人,有必要拿这么粗的针管吗?”看着谭果手里头拿着的一大管鲜血,戴着头套的男人嘴角抽了抽,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要谋杀,化验DNA扯一根头发就行了,就算抽血,随便几滴也可以。  “有备无患,多化验几次结果更准确。”谭果一脸的理所当然,挥挥手带着人上车扬长而去。  谭果这边出手很重,唐毓婷和柯三少足足昏了半个多小时才醒来,脖子后面一阵阵的疼痛传来,唐毓婷愤恨的攥紧了拳头,她想过谭果会找自己取证,但是她没有想到谭果下手这么狠。  尤其当从监控视频里看到谭果竟然拿了那么粗的针筒,抽走了那么多血,唐毓婷恨不能将谭果的脑子给剖开,自己可是她的孪生姐姐,谭果竟然敢这么对待自己!  特调三局的一处隐秘的医疗诊所。  “化验DNA我知道,但是为什么要抽我们的血?”穿着白大褂的黑道医生无语的瞅着谭果,要不是她拿出了特调局的身份证明,而且职位比自己高多了,自己都没权限查看,医生真想将谭果给轰出去。  “没事,随便找三个人,抽点血化验一下DNA,对了,还留半管血给我,我去正规医院检验一下。”谭果吊儿郎当的坐在椅子上,嫌弃的摆摆手,让医生赶快行动,“对了,这是我头发,顺便一起检验一下。”  职位高了不起啊!医生恨恨的瞪了一眼谭果,不得不转身离开,诊所里就他一个医生还有一个护士,至于第三个人,想起昨天在黑帮打斗里被砍了两刀的混混,医生毫不客气的拿着针管走了过去。  一个小时之后,医生傻眼的看着手里头的四份检验报告,谭果的头发和她提供的血液符合,从报告上是血缘关系,医生自己的、护士的和昏厥的混混的则和提供的血液不符。  “你这血从哪里弄来的?”医生眼睛里冒出浓烈的兴趣,他可不认为谭果会拿直系亲属的血液给自己化验比对DNA。  这就说明那份血液里有特殊的物质,竟然可以暂时更改人的DNA,这个消息传出去,只怕全世界都要震惊了。  谭果翻看着两份报告,自己和唐毓婷还真有血缘关系?难怪唐家会开新闻发布会,原来是有恃无恐。  “这四份报告都销毁,对了,你要自己化验就化验,这事别传出去,担心被人灭口。”谭果将报告丢在桌子上,懒懒的摆摆手,接过剩下的半管血离开了诊所。  唐家人要更改他们的DNA很方便,不管是什么药物或者手段都行,但是他们是怎么改变了自己的DNA呢?  谭果将自己到达南川的所有事情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目测有一种药剂可以更改人的DNA,但是谭果可以肯定这绝对是短期的。  这种药物或许是通过食物被人吸收的,谭果在外面吃过不少次饭,还去过秦家别墅吃过饭,唐家如果有心算无心,自己会中招也不奇怪。  谭果危险的眯着眼,这种药物可以暂时更改DNA,那么如果将这种药物用于谍报任务里,先偷走对方的孩子,多年后,将培养的间谍以丢失孩子的身份送还回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