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47章 要娶谭果

第147章 要娶谭果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642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1
    林正寅原本打算让王秘书通知谭果和秦豫来一趟银行,将贷款的相关合约签署之后,下午可以将五个亿的贷款逐步发放到位,可是等了半个多小时没有等到谭果的到来,林正寅拨通了王平安办公室的内线电话。  嘟嘟嘟的声音响起之后,并没有人接电话,林正寅挂了电话莫名的有种不祥的感觉,起身向着王平安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办公室里空无一人,王平安的公事包还放在桌子上,车钥匙也在桌子上。  “小吴,看到王秘书了吗?”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林正寅询问着隔壁办公室的工作人员。  “没有,之前我有和合约需要王秘书过目,可是王秘书不在办公室里,而且手机一直打不通。”  就在林正寅打算打门卫室的电话询问时,银行朱副行长脸色煞白的跑了上来,声音都有些的哆嗦,“林行长出事了,中午对账的时候,发现账目上少了五个亿,是在十五分钟之前被转到国外一个账户上的。”  刷的一下,林正寅脸色一变,一旁的小吴也愣住了,账目上会有这五个亿银行上上下下都明白,那是批给风帆海运的贷款,可是这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转出去了?再联想到失踪的王平安,几人的脸色愈加的凝重。  “小吴你去报警,朱副行长立刻通知各部门,看看能不能将转出去的钱截留下来!”林正寅深呼吸着,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虽然他心里头明白这五个亿肯定追不回来了。  因为涉案金额极其巨大,蓝海市市局的局长、副局长甚至连省委的领导都惊动了,谁也没有想到林正寅这里出了这样大的纰漏,一个小时之后,紧急会议就在银行会议室召开的。  “高局长,林行长的办公室还有王平安的办公室,包括朱副行长他们的办公室都已经封锁了,所有人的手机和电脑也都上缴了。”佘政借调来蓝海市原本是为了调查史珍珍被毒杀的案子,谁知道银行发生了这样的答案,佘政就被高局长带过来协助调查。  “目前情况如何?”史国柱率先开口,此次案件案情极其重大,五个亿的贷款不翼而飞,这说明银行有内奸,当然首要的嫌疑人就是失踪的王平安。  而包括林正寅在内的银行高层人员也都是怀疑的对象,所以这个案子林正寅他们都没有参加,此刻几人都被警方暂时控制住了,一切得等案情明了之后再说。  佘政调出了银行门口的监控视屏,沉声向众人汇报:“中午十点三十八分,王平安面色惶恐的离开了银行,他手里头拿着手机,应该有什么急事,十点四十分这辆出租车将王平安带走了。”  “从通信记录来看,在十点三十六分,王平安接到了一个电话,通话时间很短,只有一分钟,但是这个来电是通过网络拨打的,无法查询。”  佘政继续开口:“现在交通部门已经在追查这辆出租出的下落,王平安的手机在十一点零五分的时候关机了,目前无法定位他的所在地。”  “这样的案子是不是需要银行内部人员的配合?”孙学军也接着开口,面色带着几分凝重之色,若有所思的瞄了一眼史国柱。  风帆海运公司目前资金紧缺,而林正寅刚好背离了史家,结果现在这五个亿就不翼而飞了,孙学军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事和史家绝对脱不了关系。  “的确,银行系统虽然有黑客入侵的迹象,但是初步判断应该是有内奸的配合。”佘政的回答很中肯,这样的案子绝对不可能是外部操作,银行的五个亿资金今天早上才到账,中午就被盗取了,作案的凶手都掌握着一手消息。  史国柱站起身来,目光扫过参加会议的众人,沉声开口道:“高局长,此次案情极其严重,一旦传出去,必定会导致民众的恐慌,所以公安机关务必在最短的时间里侦破此案,省委各个部门都会全力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  散会之后,佘政还要去问询林正寅,毕竟他是银行一把手,而且出事之后,王平安这个秘书又是重大嫌疑人,所以林正寅的嫌疑也非常大,不过因为没有确切的证据,林正寅也只是被单独关押着。  看到孙学军和佘政一起推门进来了,林正寅并没有太奇怪,面色平静如常,甚至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佘队长有什么需要问的,我都会配合。”  “孙书记,我在外面看着,你们有五分钟的时间。”佘政说了一声之后,就转身出了房间将门关上了,把单独的时间留给了林正寅和孙学军。  “你倒是一点不担心。”孙学军看着面色平静,还有闲情给自己倒茶的林正寅,正色的开口道:“王平安此人可靠吗?”  整个案件里王平安是关键人物,但是在来见林正寅的途中,佘政已经告知了孙学军关于王平安的情况,他是林正寅一手提拔上来的手下,背景也很正常,没有什么异常,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在一切都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佘政也不确定王平安到底是受害者还是参与者。  将茶杯放到了孙学军的面前,林正寅笑了笑的开口:“史家连自己的女儿都能牺牲,我这个背叛了史家的女婿算什么,这个案子可谓是一箭双雕的好计谋,断了秦豫和谭果的贷款,而也将我从这个位置上拉下来,正好可以换上史家的人。”  “然后史家还能多五个亿的黑色收入,这是一箭三雕了。”孙学军笑着补充了一句,他不是没想过这一点,只是他还是小看了史家人的心狠手辣,这完全是要毁掉林正寅。  五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孙学军感谢的握了握佘政的手,随后快速的离开了,佘政和另一名市局的领导则一起进入了房间,开始了对林正寅的正式审问。  谭果从史前这边得到消息时,眉头一皱,扭头看向史前,“我突然发现我们七局平日行事是不是太温和了?史家够黑的啊,一出手就吞了五个亿,还将林正寅给摁死了。”  “为了对付你,连史珍珍这个女儿都能利用,何况林正寅这个女婿。”史前嘲讽的接过话,之前他倒也奇怪,以谭家的行事风格,基本不会过多干涉地方上的事务。  可是这一次谭家明摆着是要扶持孙学军打压史国柱,虽然S省是全国经济最强省份,可是谭家也没有必要这样做,如今见识到了史家的行事,史前算是明白了,史家表明看着光鲜亮丽,背地只怕黑暗又肮脏。  “史家既然对林正寅动手了,佘政想要查清楚这个案子不容易。”谭果微微眯着眼,思虑一番后对着史前道:“一局有一队人在我这边,你和他们联系一下,这个案子特调局接手了,一暗一明尽快把案子查清楚。”  谭果说的云淡风轻,可是一抹杀机从清润的大眼睛里一闪而过,“调查就交给你们了,我去和孙叔见一面,既然史家要动手对付林正寅,方方面面的人手都要调动起来,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将史家连根拔起,以后孙叔要开展工作就容易多了。”  史前和特调一局的人首先就开始寻找失踪的王平安,谭果直接开车去了孙学军的住所,S省的省委大院门口两个士兵站岗着,车子被拦下来之后,谭果这才想起来忘记打电话了。  “我打个电话。”谭果将车子停到了路旁,拿出手机拨打了孙学军的电话,可是手机里传来嘟嘟声,“电话暂时没人接听,我等一下。”  士兵点了点头又退到了大门口,谭果态度很干脆,电话无人接听就靠在车子旁等着,所以士兵倒不会怀疑谭果是那些想要混进大院的人。  以前那些想要混进来的人,总是找各种理由胡搅蛮缠,有些说好话,有些则是出言威胁,谭果这样的一看就是真的来找人的。  朱擎天最近很郁闷,他爷爷朱海明还没有退下来,可是如今史国柱和孙学军已经争的你死我活了,好像这个位置就归他们俩了一样,妈的,他爷爷还没有下来呢,这些人就敢抢了。  朱家自从朱擎天的父亲铁了心的学艺术当了一个画家之后,朱家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因为后继无人,朱擎天这个孙子混吃混喝当个二代玩到了二十五岁,然后他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大好时光,朱擎天就发现自己身边的那群朋友态度变了。  最开始朱擎天还没有发现这一点,可是渐渐的,他发现圈子里的聚会有时候根本不找他了,即使他去了,那些人也不会捧着他,反而去捧林枫那个二世祖,林家算什么东西,林正寅不过是个银行行长而已,林寒如今还在云台省那个贫困县工作。  几次之后,朱擎天才明白过来,原来他爷爷要退休了,朱家没有人了,他朱擎天竟然要从圈子里退下来了,而接替他爷爷职位的人就是史国柱,林枫这个纨绔是史家的外孙,难怪圈子里的那些人都要捧着林枫。  而朱擎天原本谈的女朋友也崩了,因为对方看不上走下坡路的朱家了,所以找个高枝攀上去了,一脚将朱擎天踹了不说,还各种冷嘲热讽,甚至还带着新男友找朱擎天示威,而原本就纨绔的朱擎天哪里受得了这份屈辱,一言不合抡着拳头就冲上去了。  结果可想而知,以前圈子里的狐朋狗友明着是拉架劝架,可是暗中却故意拉偏架,朱擎天被揍的鼻青脸肿的,要不是因为他爷爷还没有退休,估计今天就不是一顿皮肉伤了,尤其朱擎天离开时,对方还得意一笑,丢下一句后会有期的话。  什么叫做后会有期!不过是等着朱擎天爷爷退休,然后再来收拾朱擎天这个过期的二世祖,越想越是愤怒,屋漏偏逢连夜雨,车子也在半路坏了,朱擎天只好走路回来。  “请出示证件!”门口站岗的士兵看到鼻青脸肿,带着酒气的朱擎天,并没有认出人来,毕竟他的脸都被打的青紫了,红肿起来,估计除非是朱家人,外人根本认不出他是谁来。  “你他妈的敢拦我?你知道我是谁吗?”在外面受了一肚子的气,在家门口还被人拦住了,朱擎天怒到极点的咆哮起来,一把抓住士兵的衣服,一巴掌就打了过去,“老子是朱家人!朱海明是我爷爷,你他妈的还要什么证件?”  越说越气,朱擎天又是一巴掌打了过去,士兵的脸被打的偏到了一旁,这会也认出了朱擎天的身份,只能咬着牙挨了两巴掌。  士兵的隐忍让朱擎天一下子像是找到了发泄口一般,这段时间所受的憋屈和屈辱瞬间就爆发了,用力的攥紧士兵的领口,青紫的脸上满是暴虐之色,“老子是朱家的人,就算我爷爷退休了,老子的身份比你们这些看大门的也高贵多了,你敢拦老子?嗬,你今天给老子跪下来磕头赔罪,说不定老子心情一好就放过你了!”  说完之后,朱擎天嫌恶的甩开手,趾高气扬的站在一旁,“跪下给老子磕头赔罪,否则老子让你脱下这身衣服,让你们一家在S省都待不下去!”  等候在一旁的谭果眉头一皱,刚刚朱擎天打第一巴掌的时候,谭果还在拨打孙学军的电话,没有注意到大门口的情况。  可是朱擎天打第二巴掌的时候,谭果就看到了,原本以为这个二世祖发泄过了也就算了,谁知道他还得理不饶人,蹬鼻子上脸了。  “好大的口气,你是武警大队哪个部门的,两嘴一张就敢让人脱下这身警服。”谭果挂了手机走了过来,示意被打的士兵到一旁去,这事交给自己来处理。  没有想到还有人敢多管闲事,朱擎天回头看着谭果,他虽然喝了一点酒,但是车子半路坏了,走了半个多小时,酒也差不多醒好了,这会看着面容陌生的谭果,朱擎天可以肯定谭果并不是大院里住的人。  再瞄了一眼谭果的车子,黑色的越野车,最多二十来万,而且车牌还不是蓝海市的,是南川的车牌,朱擎天就知道谭果的身份了,肯定是想来大院找某个领导办事的。  大院门口一年到头要拦下无数个这样想要混进大院的人,有些事求人办事的,有些是来告状的,还有些是想要进来送礼的,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以前朱擎天根本瞧不起这些人,如今看到谭果还敢管自己的闲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妈的,老子是朱擎天,你们的狗眼是不是瞎掉了。连我也敢拦着不让进,呸,这可是老子的家!子你他妈的是不是活腻味了,敢管老子的事!”朱擎天眼神暴戾而恶毒,脚步一个上前的扬起手,“老子今天就是要揍死他,有本事你来揍我啊!老子天天回家,你们这些看门的连我是谁都不知道,还敢拦我,你们不想干了,直接滚。”  能住在这个院子里面的人,还姓朱,这么嚣张霸道,,谭果自然知道朱擎天是谁,只是她没有想到朱擎天这么张狂,看他那凶狠的表情,估计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而谭果不愿意多管闲事,但是既然让她碰到了,谭果也不会怕事。  说完之后,朱擎天再次扬起了手要掌掴站岗的士兵,爷爷还没有退休呢,他倒要看看谁敢管他们朱家的事!  可惜朱擎天的手还没有打下来,谭果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反手一巴掌打了过去,将朱擎天直接打蒙了,谭果毫不客气的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还你两巴掌,你爷爷是你爷爷,你是你,一个连正式工作都没有的二流子,谁给你的权力殴打武警官兵!”  朱擎天原本脸就被打的青紫红肿了,谭果两巴掌打的又用力,朱擎天痛的嗷了一嗓子,一口血唾沫从嘴巴里吐了出来,他这辈子还没有被女人打过,直接傻愣住了。  “擎天,你的脸怎么了?”突然的,一道尖利的声音从大院里传了出来,一个中年妇女咚咚的跑了出来,一看到朱擎天的脸顿时心疼的发出杀猪般的叫喊声,“儿子,谁打你了,你和妈说是谁打了,妈给你去报仇,敢打我儿子,老娘让他将牢底坐穿!”  刚刚在家里朱母接到了电话,这才知道自己儿子在俱乐部和一群二世祖打架了,朱母将朱擎天惯的跟龙宝贝一样,一听儿子被人打了,直接气的拔腿就往外面跑,走到大门口才想起来自己该开车出去,刚要转身的时候就看到了大门口的朱擎天。  “妈,就是这个贱人打了我!还有这两个看门狗,看到老子被人打了,竟然还敢站在一旁看笑话!”终于回过神来的朱擎天阴森的目光恐怖的盯着谭果,说完之后,还将两个守门的武警也给牵扯进来了。  原本以为朱擎天是被那些二世祖给打的,毕竟从小到大朱擎天没少在外面闯祸,打架斗殴是常有的事情,但是因为有朱海明的身份摆在这里,倒是没有人敢对朱擎天怎么样,这会听到打了他宝贝儿子的是谭果,朱母一下子就如同吃了炸药一般的炸起来了。  “你这个小贱人,你敢打我儿子!”朱母厉声尖叫着,如同母老虎一般,凶猛泼辣的向着谭果扑了过去,“老娘今天打死你这个贱人,你算什么东西!敢打我儿子,你这个贱货就算卖了你,那点钱都不够赔给我儿子!”  看到扑过来的朱母,谭果习惯的一个后退避让,扑得力气太大,重心不稳之下,朱母啪的一下摔在了地上。  一旁的武警一看连忙过去将摔地上的朱母搀扶起来,谁知道这边刚把人扶起来了,朱母抓着武警的胳膊,就是巴掌向着他的脸抽了过去,啪的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我呸,你们这些下贱的东西,竟然敢看着我儿子被打,老娘今天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朱母铁青着脸,作势还要再打,好在武警这一次动作迅速的避让开了。  这一下朱母更是气的火冒三丈,以他们朱家的身份,他们要打谁就打谁,他们这些看门狗还敢躲!  所以等孙学军回拨了谭果的电话,大院门口已经是一片混乱,这会差不多是六点钟了,不少人家都吃了饭,有些打算出来散散步,有些则是下班吃了回来,然后就看到朱母坐在地上撒泼,各种难听的话不断的从嘴巴里骂出来,让四周的人都下意识的皱起眉头。  而朱擎天也是气愤难耐的站在一旁,他倒是想要再耍狠,可是谭果身手太好,看起来几拳头,却将朱擎天打的直不起腰来,所以被打怕了,他也不敢动手了,只能用恶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谭果。  朱海明过来看到这一幕,差一点气的厥了过去,他这辈子看起来风光,其实就跟个傀儡一样,想要给性格温顺的儿子讨个厉害的媳妇管管他,谁知道讨回来一个母老虎,将家里搅的鸡飞狗跳,儿子更是受不了的搬出去了,直接住在画室里。  朱母自然舍不得离开大院,这就是身份的象征,所以到时带着朱擎天住在这里,但是儿媳妇太不上台面,斤斤计较又泼辣,朱家就成了大院的笑柄,朱海明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会看着大门口又是叫又是骂的朱母,再看看四周围观的人,朱海明这辈子都没有感觉这样丢脸过,“你闹什么,还不快起来!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爸,你来的正好,我们母子要被人欺负死了啊!”一看到朱海明来了,朱母眼睛一亮,蹭的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抓住朱海明的胳膊,一手指着谭果就骂了起来。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贱人,不但打了秦天,还打了我,爸,你快将人给抓起来,还有这两个看门狗,拿着我们的工资,竟然帮着外人欺负我们这些主人,爸,你将他们都给抓起来!”  朱海明毕竟还是一把手,虽然很多事情都是史国柱有决策权,但是明面上的面子还是要给朱海明的,所以谭果倒是和他见过两次,这会朱海明也认出谭果来了,心里头咯噔了一下。  “老领导,实在抱歉,我真不知道这是您孙子,刚刚在门口的时候,看见他喝多了抓着门口站岗的士兵撒气,无缘无故的打了人几巴掌,我这人年纪轻脾气冲,看不过去就出手阻止了一下。”谭果笑着走上前来解释着,“不过您孙子脸上的伤可不是我弄的,至于这位是您老的儿媳妇,实在是……”  余下的话谭果不需要明说,朱母这泼妇骂街的姿态,让四周看热闹的人都算是见识到了,见过性格泼辣的女人,但是没见过这么不上台面的泼妇,骂的那些话都不能入耳,更何况住在大院里的人好几个都见过谭果。  这会看到谭果和朱家杠上了,众人就当看个热闹,谭果有秦豫护着也就罢了,还有邹老护着,朱家这一次只怕要吃个闷亏了。  “爸,你认识这个小贱人?我怎么没见过她?”朱母听到谭果的话眉头一皱,原本以为只是个没身份的。  “你给我闭嘴!”朱海明深呼吸着,厉声斥责了朱母一句之后,随后阴着脸,不满的看着谭果,她这话听起来是解释,分明是将所有的错过都推到了自己孙子头上。  朱海明在S省虽然是个傀儡,还是一个即将退休的傀儡,但是也是要脸的,此刻自然不满谭果的举动,不过多少忌惮邹老的存在,朱海明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擎天喝多了撒酒疯,谭小姐通知我一声就行了,我的孙子我自然会好好管教他。”  摆明了是说谭果多管闲事,她有什么资格打他的孙子!  “谭果,出什么事了?”孙学军终于过来了,不过他知道谭果的身手,知道她吃不了亏,这才找旁边的人了解了一下情况后才过来的。  孙学军假装责备的看了一眼谭果,“你看你,来看我也就罢了,怎么冲撞朱书记了,快道个歉,我还等着你去吃晚饭呢,朱书记,谭果年纪小,您老多包容。”  “朱书记,对不起。”谭果笑着道了谦,只是任谁都看出来她的道歉只是给孙学军面子而已,否则朱海明出来的时候谭果就该先道歉了。  “算了,年轻人下次不要这么冲动才好。”朱海明从牙缝里挤出话来,阴着老脸转身就走,也不管后面的朱母和朱擎天,孙学军都这样说了,朱海明一把年纪的人了,总不能真的和谭果计较。  更何况朱海明也忌惮邹老和孙学军,他要退休了,朱家就等于没落了,以后有什么事说不定还要求到孙学军身上,卖个他一个好也算是结个善缘,当然,朱海明心里头清楚他根本斗不过势头强劲的孙学军,只是这一点他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孙叔,我担心朱家会秋后算账,这两个武警的事你多费心了。”四周看热闹的人都离开了,谭果这才对孙学军说了一句。  两个看门的武警感激的看向谭果,今天的事情是因他们而起,谭果却将所有的战火都拉到自己身上去了,而且还让常委孙学军来关照他们。  “我知道。”孙学军明白的点了点头,别说这事朱家还真能做的出来,朱海明也就罢了,朱家这个儿媳妇还有朱擎天那个孙子,他们报复不了谭果,绝对会把火气撒到其他人身上,“我那边刚好缺两个司机,一会我和你们领导说一声,等调令下来你们就过去。”  两个武警错愕一愣,随后感激的看向孙学军和谭果,根本没有想到会因祸得福,能成为孙学军的司机,对他们而言绝对算是一步登天了。  “唐家人和柯三少过来了,所以刚刚手机落在书房里了,一直没接到你的电话。”孙学军带着谭果向着自己的住宅走了过去,也解释了一下没接电话的原因。  谭果一笑,“孙叔,他们这是当史家的说客拉拢你?”  在外人看来孙学军虽然势头强劲,能力也强,但是史国柱在S省经营这么多年,比起孙学军的确强太多了,若是五年之后,孙学军还有希望,但是现在和史国柱竞争,孙学军胜算的可能性不到百分之五。  史家最近名声虽然不大好,但是林正寅被停职调查的消息一传出来,其他人只怕都要掂量掂量了,得罪了史国柱,这个下场可不乐观,林正寅不过是因为给谭果贷款了,转眼就落到这样的地步。  其他人,尤其是跟着孙学军的人,有不少的确开始动摇了,史家行事狠决,孙学军的胜算如此小,一旦孙学军败了,日后史家要清算,他们这些人绝对没有好下场,史家对林正寅出手何尝不是杀鸡儆猴。  对背离史家的女婿,他们都敢这样下狠手,对付其他人,史家手段绝对会更加毒辣狠戾,可以说林正寅被停职调查一事,史家走的是一步好棋,而且还是一箭四雕的好棋。  “等林正寅的事情结束之后,我肯定要去帝京一趟,高速公路的事情必定要去活动一下,柯三少打着柯家的面子,总不好将人拒之门外。”孙学军并不诧异谭果能猜出唐家人上门的意图。  柯三少带着唐父和唐毓婷找上门来,话里话外的意思不过是让孙学军急流勇退,当然,史家也不会亏待孙学军的,日后等史国柱退休了,史家绝对会力挺孙学军,说起来这绝对是赤裸裸的诱惑。  双方相斗、你死我活!孙学军胜算不到百分之五,只要他暂时退一步,五年之后,这个位置就算孙学军的了,商场都没有永远的敌人,更别说体制内了,史家认为抛出这样的橄榄枝来,孙学军只要脑子没进水,他肯定会同意,否则唐父也不会来当说客。  唐父带着柯三少并没有离开,其实他们已经打算走了,该说的话都已经说了,大家都是聪明人,该如何选择相信孙学军心里头早就有谱了。  可是还不等唐父起身道别,孙学军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接起电话之后就大步出去了,导致唐父他们也只能继续坐在客厅里等孙学军回来。  “爸,你看孙学军会答应吗?”唐毓婷低声的开口,史家能做出这样大的让步,即使唐毓婷都有些的意外,不过在她看来孙学军应该不会拒绝的,可是孙学军看起来笑呵呵的,但绝对是只狡猾的老狐狸,唐毓婷根本看不透他的想法,所以只好询问一旁的唐父。  “战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柯三少倒是接过话来,“孙学军应该不会拒绝,除非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别说这一战他不会胜利,就算他侥幸赢了,和史家成为了敌人,孙学军日后的处境比起朱海明还要艰难。”  俗话说的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史国柱就算失败了,史家也是S省的庞然大物,孙学军和史家成了死敌,他的下场绝对不会有多好。  另一边深感丢脸的朱海明铁青着脸回到了家里,朱母也顾不得撒泼了,连忙拿出药箱要给朱擎天上药。  “不用看医生,一点小伤,一会我自己上药,我上楼去睡一会。”身上到处都痛,尤其是今天爷爷亲自出面了,竟然就这么高高抬起,轻轻放下,朱擎天内心怎么都无法接受。  来见孙学军的一个后辈就敢打自己,爷爷还没有退休都不敢给自己出头,朱擎天不敢想象如果朱海明退休了,那日后朱家在S省如何立足?难怪那些人如今各个都敢欺辱自己,越想越是暴躁的朱擎天一把推开朱母快步上楼去了。  “擎天,妈妈给你擦药,你自己没个轻重的。”朱母拎着药箱咚咚的跟着上楼了,给躺在床上的朱擎天擦着药,“刚刚我听你爷爷说了一嘴,那个女人叫谭果。”  “她是谁?没听过。”躺在床上的朱擎天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他在蓝海市这么多年,圈子里的人基本都见过,谭果的名头还真是没听过。  给朱擎天擦完药之后,朱母眼睛一亮,忽然兴奋的开口:“擎天,你和蔡家那丫头不是翻了吗?我看谭果怎么样?你别看她是个当保姆的,但是我听说秦家那个长孙把所有的资产都转移到了她的名下。”  朱母越说越是兴奋,激动的抓着朱擎天的手,“那可不是几百万几千万,至少几个亿,赵家你知道不,这个赵家目前也是谭果的,那可不是一点点钱!”  朱擎天一愣,他看不起谭果,只当朱海明退让是因为孙学军的缘故,倒不知道谭果看起来其貌不扬的,竟然这么有钱。  朱母已经陷入到了疯狂的想象力,越说越是兴奋,“谭果这个女人绝对有手段,擎天,你爷爷要退休了,以后我们都要搬出大院了,你爸那个没用的东西,整天就知道画画画画,一点钱都没有,如果你娶了谭果那个女人,这上亿的家产都是你的了,而且我听说谭果就是个孤儿,你想啊,等你们结婚了,你将财产弄到手了,日后你在外面再找喜欢的女人,我倒要看看谭果敢怎么样!”  其实朱母有句话放在心里头没有说,等以后谭果的财产被他们弄到手了,到时候花钱找人制造一个意外将谭果弄死,这些钱都是她儿子的了,而且以朱家的关系网,谁敢调查,就算有人调查,只要他们有钱了,肯定也能摆平!  朱擎天心也有些被说动了,谭果虽然不是那么美艳妖娆,但是也绝对不丑,关键是他有钱,如果是以前,朱擎天只怕还看不上谭果,看起来像是个青橄榄,他喜欢的是那些妩媚风骚的女人。  但是这段时间被圈子里的人排挤打压之后,朱擎天也算是认清事实了,什么面子都是虚假的,握在自己手里头的东西才实在,如果能和谭果结婚,这么多钱都归自己,他倒要看看那些人还敢这么打压自己吗?  “擎天,我们下楼去找你爷爷,这事还得你爷爷来办!”朱母兴奋的满脸都是笑容,似乎已经看到无数的钱向着自己飞来了,说完之后就咚咚咚的跑下楼了。  客厅里,朱海明还在生着闷气,看到下楼的朱母眉头一皱,这个儿媳妇简直是一无是处,除了会丢自己的脸面。  “爸,爸,我想到一个好办法了。”朱母兴奋的坐在沙发上,迫不及待的对着朱海明开口:“爸,你看擎天年纪也不小了,和蔡家的事情也黄了,我看那个谭果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