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49章 求婚被揍

第149章 求婚被揍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608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1
    第149章  随着林正寅“畏罪自杀”的案子落幕,谭果和秦豫的日子似乎显得更不好过了,毕竟有风声谣传这一笔五个亿贷款是有人和林正寅里应外合给盗走的,林正寅死的太干脆,并没有交待自己的同伙,但听说这个合伙人正是秦豫。  好在流言只是流言,没有实际的证据,但是风帆海运的股价在瞬间就暴跌到了最低点,市面上的散股都已经抛售出来,秦家也好、黄家也罢,包括唐家和青竹帮都等着在股价最低的时候来抄底。  可是让所有人跌破眼镜的是,不管有多少散股抛出来,秦豫照单全收都买了下来,这似乎更加验证了秦豫里应外合盗取五个亿贷款的事实,否则就凭秦豫他哪里来的这么多资金,毕竟秦豫才二十八岁,三十岁不到的年纪,他的资本已经雄厚到堪比许多二等的豪门世家了。  当然,比起谭果财大气粗的过日子,孙学军的处境更为艰难了,史家杀鸡儆猴这一招震慑作用太大,之前向孙学军靠拢的人纷纷打起了退堂鼓,有些虽然没明着表态,但是已经犹豫了,在左右摇摆。  而暗中原本打算跟着孙学军博一搏前途的人,都在暗自庆幸自己之前没有作死,否则史家连林正寅这个前女婿说弄死就弄死,他们这些小虾米史家一根手指头都碾死了。  “孙叔,你现在中午都有时间出来吃饭了。”谭果笑着看向眼下有着黑眼圈的孙学军,之前看到的孙叔都是精明强悍的一面,笑面虎一般,眼睛里闪烁着精光,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这疲惫的模样还真难得。  “你们倒是不着急,码头那么多货物都羁押在那里,你也不处理一下。”孙学军揉了揉眉心,这段时间他真的是累的够呛。  以前在史家的掌控之下,孙学军还是能办自己的事,只是行事过程要婉转一点柔软一点,得就将方式方法,史家毕竟不能一手遮天,孙学军也有自己的班底人手。  可是现在是四面楚歌,那些人纷纷避让,视孙学军如同蛇蝎,别说正常开展工作了,敢和孙学军说笑的都没有几个,就担心被史家人看到了误会了,到时候就惹上大麻烦了。  “史家不垮台,码头的生意就没办法正常运营,反正就是赔钱而已,我现在和他们去交涉,那就是浪费口水而已,有理也说不清。”谭果想想都感觉麻烦,俗话说官字两张口,那些人针对自己,那就是鸡蛋里挑骨头,没毛病都能给找出毛病来。  史前之前就向谭果抱怨了,码头那边的检查已经变态到连他们有些文件是二次用纸,都被挑出来说嘴了,负责检查的老女人板着老脸,尖利着声音斥责起来。  “你们这是什么态度?这是要给上级部门检查的文件,就该正规化严肃化,怎么能二次用纸?这分明就是敷衍我们的检查!”  关键是在老女人检查的前三天,另一个检查的领导很是挑剔的指着一大垛的文件,“身为大公司大集团,你们在带动经济的同时,也要注意对环境的保护,这么多文件,每年要消耗多少白纸,要砍掉多少的树木!这些A4纸完全可以二次利用嘛,只要不影响,正面用了背面还可以用,你们这样简直太浪费了,浪费就是可耻!”  这段时间等于是被坐冷板凳了,孙学军也看开了,正好趁着这个时间好好休息一下,而面对史家如此的打压围堵,依旧跟在自己身后的这些人,才是真正可以信任的部下,日后也将是孙学军的重点培养对象。  有些人只怕根本不知道,他们的退让,他们的趋吉避凶却已经让他们失去了真正的机会和前途,而在如此艰难的局面下,依旧对孙学军忠心耿耿的这些人,日后必定会飞黄腾达。  “对了,孙叔,之前你给我的那部分名单我已经重新做了背景调查。”谭果将包里的文件递了过去,自己的推断果真是正确的,一共二十八个人里,其中有五个人明显有问题,看来在S省,真正掌控局面的并不是史家,而是隐藏在暗处的秦家或者唐家。  孙学军打开文件仔细的看着,越看面色越是凝重,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打算培养的这些人里,竟然有五个是钉子!  “是我的疏忽。”十分钟之后,孙学军合上文件收到了自己的公事包里。  因为这段时间史家的打压,之前有些人背叛了孙学军,日后,一旦自己上位了,要正常开展工作,人手这一块势必会紧缺。  而这份文件里的那些新人都是孙学军打算培养的手下,这五个人是钉子,日后必定后患无穷,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正是这个道理。  “他们隐藏的很深,孙叔你察觉不到也正常,不过我们倒是可以将计就计,有了这五个人在,想必暗中的人不会再多此一举的派其他钉子过来。”谭果狡黠一笑。  之前谭果就察觉到秦家比外人看到的更加强大,可是她没有想到秦家隐藏的这么深,手伸的这么长,明面上和史家有种默契合作的关系,可是暗地里还在培养自己的人,由此可见秦家的野心不小。  和孙学军见面吃了午餐后,谭果驱车向着风帆海运公司开了过去,这段时间码头被查,货物积压,公司高层人心浮动,有些人已经递交了辞职报告。  和孙学军一样,秦豫也借着这一次的机会将那些有二心的人清除,确保日后的风帆海运再没有这些尸位素餐的毒瘤存在,因为人手不够,秦豫这些天也忙的很。  “这些玫瑰花都摆放好,对,要围成心形。”随着主管的命令,花店的员工刷刷的将一束束艳丽的玫瑰花搬到了风帆海运的大门口,然后按照要求摆放成了巨大的心形。  在心形中间是一大束九十九朵的蓝色妖姬,一个精致的礼盒就放在花束前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礼盒里肯定是求婚用的戒指。  浓郁的花香味弥漫在四周,四周的路人不时发出阵阵的感叹声,拿出手机不停的拍照,有些小姑娘更是羡慕的拉着男朋友的胳膊,娇嗔的撒娇,“你什么时候也给我来这样一个浪漫的求婚仪式。”  鲜花、钻戒、豪车,再配上高富帅的男人,不管是什么年纪的女人,只怕都会被这四样东西征服。  谭果站在人群外,看着眼前的美好的一幕,忽然感觉自己也俗气了,虽然送花什么的谭果从没有想过,而且秦豫也根本不是浪漫的男人,但是这一刻,谭果拿出手机拨通了秦豫的电话。  “秦总裁,从办公室窗户往下面看看,啧啧,这么浪漫的场所,秦总裁,我忽然发现你都没有正是追求过我,我这是亏大了啊。”谭果靠在车门前笑着调侃着,说了几分钟之后,谭果这才挂了电话。  走到了公司门口,谭果咔嚓咔嚓也拍了两张照片传给了秦豫,然后再次拨通了他的号码继续抱怨:“你瞅瞅,都是当男朋友的人,秦总裁,你也太失职了。”  “好浪漫啊!这么多玫瑰花都要一万多块了吧,我大半个月工资都没有了。”因为是午休时间,从外面吃饭回来的女员工一看到这一幕,一个一个兴奋的叫了起来。  “让那个拉仇恨的小贱人滚出来!姐姐我今年三十岁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这里都求婚了,还让不让大龄女青年活了!”另一个女人酸味十足的笑骂了一句,引来身旁同事跟着大笑起来。  公司门口出了这么大的事,别说女职员了,男职员也都聚集到了大门口,反正这段时间公司基本没什么事做,好在老板够阔气,大家没事做工资也依旧发。  “我们公司有男朋友的也就那么几个,到底是谁啊,好幸福!”众人凑在一起议论起来,怀疑的目光从公司里名花有主的女同事身上一一扫过,不过估计对方是要给女友一个惊喜,因此大家还真猜不出这是谁家男朋友弄的求婚现场。  看着手机上谭果发过来的玫瑰花照片,秦豫帅气的峻脸上闪过一抹错愕,他天生性子冷,和谭果的相识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那种契合的感觉,让秦豫早已经在内心深处认定了谭果这个伴侣,有些人的感情不是轰轰烈烈,而是顺其自然、日久生情。  而谭果就是个死宅,不但宅而且懒,秦豫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忙工作,偶尔也会和谭果出门吃个饭,不过谭果不乐意逛街,秦豫是男人更想不来逛街,至于送花这些浪漫,谭果没有提过,秦豫一个大男人也想不到这些。  “先生,谭果毕竟是个女孩子。”罗非鱼中肯的开口说道,玫瑰花什么的,即使谭果并不喜欢浪漫,但是收到礼物也肯定会很开心。  面容峻冷的秦豫明白的点了点头,或许趁着这段时间自己可以带谭果在蓝海市的风景区走走,否则等经济自贸区的计划提上日程,秦豫根本挤不出时间。  “哇,快看,好多豪车!”就在众人猜测这个浪漫的求婚仪式到底是谁家男朋友策划出来的,就看见十多辆豪车缓缓开了过来,清一色的高级跑车,价格最低的估计都是百万以上。  看热闹的人向着四周退了退,十多辆豪车整齐划一的停到了公司大门口,尔后一个身穿银色西装的年轻男人戴着墨镜从车上下来,同样下车的是一群二十三四岁的青年,周身都流露出不缺钱的气场。  “朱少,马上就摆好了。”花店主管忙不迭的迎了过来,将九十九朵的蓝色妖姬和礼盒交给了朱擎天。  而此刻,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摆成了巨大心形,中间是用单支玫瑰摆出来的求婚字样,接过花束的朱擎天直接走到了心形中间。  正在看热闹的谭果原本还不在意,毕竟当天在省委大院门口朱擎天被揍的鼻青脸肿,完全看不出原来的五官,可是当看到地面上用玫瑰花摆出的几个字时,谭果傻眼的愣住了,自己怎么就成了被求婚的女主角!  罗非鱼是下来看热闹的,秦豫下楼则是来接谭果的,两人走到公司大门口,原本看热闹的员工像是见到恶鬼一般,刷的一下退到了两边,目光诡异又复杂的瞄着面容肃杀的秦豫。  “先生,我怎么感觉这气氛怪怪的,难道是先生你太抢镜?还是说男主角求婚失败,女主角说她爱的是先生您?”罗非鱼小声嘀咕着,实在是大家看秦豫的眼神太过于诡异了。  听着罗非鱼的调侃,秦豫并没有多在意,仗着个头高,冰冷的凤眸快速的在人群里搜寻着谭果。  秦豫的气场太强,他一出现,连拿着玫瑰花和礼盒的朱擎天都注意到了,顺着他的目光往左边人群一看,朱擎天眼睛一亮,随即向着谭果大步走了过去。  眉头一皱,秦豫停下脚步,而朱擎天则抢先到了谭果面前,单膝跪地,一手将玫瑰花举了起来,一手将巴掌大的礼盒打开了,黑色的锦缎中间正是一枚闪闪发亮的钻戒,显摆一般的得瑟开口:“谭果,请你嫁给我。”  秦豫老脸一黑,凤眸冰冷的像是被霜雪冻结了一般,周身气势肃杀阴沉的骇人,秦豫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巨大玫瑰心形,里面赫然是单支玫瑰摆出来的五个求婚字样:谭果,嫁给我!  看热闹的罗非鱼低着头憋着笑,可是手机却快速的对着单膝跪地的朱擎天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又对着地上的玫瑰心形拍了几张照片,随后将照片传给了同样八卦的史前,哪个二世祖活腻味了,跑到风帆海运大门口来对谭果求婚。  被求婚的谭果莫名心虚的瞅了一眼表情阴晴不定的秦豫,然后看着单膝跪地的朱擎天,不解的询问:“你是谁啊?”  现场的众人错愕一愣,闹了半天女主角竟然还不知道求婚的男主角姓甚名谁,这也太离谱了吧?难道是一见钟情?所以才有今天这浪漫求婚的一出戏?  “哈哈,朱少,搞了半天你是单相思啊!”几个陪同来的纨绔少爷哈哈大笑起来,之前听到朱擎天说要求婚,他们都傻眼了,朱擎天和蔡家小姐才闹掰了,这是为了赌气?  不管平日里如何看不上朱擎天这个纨绔,他家爷爷朱海明毕竟是S省的一把手,现在还没有退下来,而他们几个家世背景就差多了,自然不敢不待见朱擎天,因此都开着跑车来给朱擎天撑场子。  “得,甭管之前认识不认识,朱少一出手,必定手到擒来!”另一个纨绔嘿嘿一笑,蔡家看不上没落的朱家,所以踹了朱擎天找了个潜力股,但是就冲着朱擎天这个S省一把手孙子的身份,绝对有大把大把的女人前仆后继要嫁给朱擎天。  “谭果,嫁给我吧!”跪了半天谭果都没反应,朱擎天再次开口,只是眼神有点的阴沉。  他之前是不愿意的,一个破鞋而已,朱擎天自恃身份根本看不上,可是妈说的很对,一旦爷爷退休了,朱家就要退出S省的圈子了。  因为后继无人,所以朱家很快就会被人遗忘,朱擎天知道自己的斤两,没有权至少他还有钱!谭果虽然是只破鞋,可是她身价好几个亿,只要和谭果结婚了,这些钱就是自己的了,到时候有了钱,他朱擎天还可以和以前一样潇洒过日子,什么样的美女找不到。  等过几年,让谭果这个累赘无声无息的病死,这上亿的家产都归自己了,所以在脸上的淤青痊愈了之后,朱擎天就策划了今天的求婚。  看着谭果无动于衷,朱擎天大声的开口:“谭果,朱海明是我爷爷,只要你嫁给我了,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围观的路人中有些发出震惊的低呼声,朱海明这个名字他们都知道,这可是S省的一把手,跪地求婚的是他的孙子,那可是真正的豪门。  有不明白的人着急的询问身边人,“朱海明是谁?很有钱?”  “你简直是孤陋寡闻,看看S省的晚间新闻你就知道了,那可是我们省的一把手。”旁边的朋友没好气的解释着,这绝对是麻雀变凤凰。  听到朱海明三个字,谭果错愕的张大嘴,目瞪口呆的看着跪地求婚的朱擎天,这个人难道是个抖M?被自己在省委大院门口狠揍了一顿之后,就看上自己了,想想谭果头皮一麻,下意识的退到了秦豫身边,自己貌似有招惹神经病的潜质。  秦总裁偶尔也发神经,但谭果能接受,至于朱擎天这个抖M,谭果敬谢不敏,真的结婚了,一想到枕边人是个神经病,谭果感觉不是自己弄死了朱擎天,就是有一天朱擎天宰了自己。  “保安,将擅自闯入我私人产业的疯子抓起来送派出所去!”秦豫冷声开口,大手握住了谭果的手,凉飕飕的眼神冰刀子一般戳着跪在地上的朱擎天,直接拉着谭果转身就要离开。  “你他妈的是谁啊?”朱擎天原本就是为了巨额产业来的,结果自己都放下身价跪地求婚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竟然还敢阻止!  站起身来的朱擎天阴沉着眼神,倨傲的看了一眼秦豫,冷哼一声,“给老子滚一边去,这里没你什么事,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哥们,俗话说的好: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朱少正求婚呢。”一个纨绔脚步上前,看起来是和颜悦色的在劝秦豫,可是眼神却透露出几分狰狞,看得出根本不将秦豫放在眼里。  “和他废什么话,敢破坏朱少的求婚,简直活腻味了。”另一个纨绔冷嗤一声,不屑的打量着秦豫。  他最看不上这些商界精英,一个一个自以为高人一等,还瞧不上他们这些贵少,说他们是纨绔,妈的,自己投胎投的好,这些商界精英还不是给他们家里打工的,让他工作就工作,不高兴了就让他直接卷铺盖滚。  秦豫原本是懒得理会,此刻听到朱擎天这些人的话,凤眸一沉,缓缓的转过身来,冷眼看着嚣张跋扈的十来个纨绔,清冷的嗓音从薄唇里传了出来,“滚!”  “我操,你他妈的敢让老子滚!”脾气暴躁的纨绔眉头一挑,直接抡着拳头就冲了过来,一边冲还一边叫嚣,“你知道老子是谁吗?在蓝海市这地界上,让老子滚的人还没有出生!”  将身侧的谭果推到一旁,秦豫原本就不高兴,此时看着耍横的纨绔,冰冷的俊脸上勾起嘲讽的冷笑,毫不客气的对着冲上来的纨绔就是一脚。  场面顿时混乱到了极点,朱擎天原先玩的都是圈子里的贵少,这些人虽然也都是纨绔二世祖,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但毕竟是世家出身,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秦豫此人一看就知道是个不能招惹的人物。  但是朱家快没落了,那些贵少懒得理会朱擎天了,所以朱擎天这段时间交往的朋友基本都是商业圈子里的,仗着家里头有钱,平日里都是无法无天的二世祖,一贯老子第二没人敢认第一的观念。  此刻一看秦豫敢对他们动手,那简直像是被捅了马蜂窝一般,十多个纨绔一起扑了过来,只要不将人打死了都好办,不就是赔偿医疗费吗?他们家公司最不差的就是钱!  原本有记者媒体接到群众的热线,知道闹市区有人浪漫求婚,有些记者就赶过来了,结果没看到浪漫的求婚场面,看到的就是十多个人斗殴,当然更确切的说是一个黑色西装的男人将十多个二世祖打的哭爹喊娘的,地上的玫瑰花早就被踩的乱七八糟的了。  秦豫像是随意出手,但是被打飞的纨绔都统一朝着一个方向飞了出去,摆成心形的玫瑰花被人这么一压一踩,早就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十分钟之后,派出所的民警赶过来维持秩序,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一群人,再看着停在四周价值不菲的炫目跑车时,民警心里头咯噔了一下。  “无关人员请退让到一旁。”民警大声的开口,让聚拢在四周看热闹的群众都退到外围,这才看向地上躺着的人,估计又是些吃饱了撑着没事做的纨绔们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了。  “警察同志,是我们报的警,这些人非法闯入了我们风帆海运的地盘,还要闹事,还好都被制服了没有造成什么重大损失,不过警察同志你们放心,他们就是被打晕了过去而已,脸上的伤看着严重,其实没事,都是皮肉伤,养几天就好了。”  罗非鱼眼角抽搐的扫过如同无事人一般站在一旁的秦豫和谭果,认命的走上前来给警察解释着事情的经过,最后还开口道:“如果需要出医疗费,我们也会配合的。”  “张哥,的确都没事,就是昏过去了而已。”另一个负责检查伤势的民警开口说了一句,只是心里头疑惑,这些人真的是闹事的小混混?看起来身上的衣服都挺好,还有旁边这些跑车难道不是他们的?  带队的张哥这才想起来这里是风帆海运公司的大门口,所以这些豪车不是地上这些人的,而是风帆海运公司的。  秦豫忽然开口对着保安开口:“将这些车子都开到一边去,别阻碍了正常的交通通行。”  “是,总裁。”几个保安快步的上前,他们都是从龙虎豹过来的。  原本风帆海运的保安都是些小混子,拿着公司的工资不干事不说,有事没事的还骚扰公司女职员。  有的保安更过分,每到发工资的日子,这些混混保安还会讹诈在公司工作的普通打工者,反正有些职员都是外地的,在蓝海没有靠山,被这些混混讹诈了,也只能息事宁人,就当是花钱消灾。  秦豫将保安这一块丢了顾大佑处理,顾大佑性子直,一看这些人都不是什么正经人,恶行累累的,顾大佑将他们全都开除了,换上了龙虎豹的人。  几个保安直接走到了跑车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将车子直接发动开走了,民警张哥一看,得,自己果真猜错了,这些豪车都是风帆海运的,那地上躺着的这些就不是纨绔少爷,真的是闹事的混混了。  大手一挥,张哥将被打晕的朱擎天等人都抬上了警车,反正都是皮肉伤,估计一会就醒了,正好在派出所里录口供,这些混混真是瞎了眼了,敢来风帆海运闹事,没被打死都算他们走运了。  罗非鱼也跟着张哥他们去派出所了,毕竟要录口供,公司也得派个人过去,至于秦豫这个出手揍人的,罗非鱼可不敢去招惹,没看他们家先生离开时那脸黑的可以刮下一层锅灰了。  秦豫出手的确有分寸,专门往痛的地方招呼,而且身上还不会留下明显的痕迹。  至于脸上的淤青红肿,那纯粹是秦总裁故意的,敢在他的公司大门口,当着他的面对谭果求婚,没弄死他们,是因为这是光天化日之下。  朱擎天他们是在半个多小时之后醒过来的,十来个纨绔都被丢在了一间房间里,身上的手机都被搜走了。  “妈的……”刚骂了一个字,牵扯到了脸上的伤口,朱擎天痛的嘶了一声,这才感觉全身的骨头像是被人给拆了一般,连呼吸都痛的厉害。  其他几个纨绔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比起朱擎天他们算是好多了,至少可以说话,往口袋了一摸,手机没了,再看着手腕上手铐,得,他们被抓派出所来了,这一下十多个纨绔气的够呛。  陪着朱擎天去求婚,他们专门换了西装,然后将最烧包的跑车开了出来,原本还想着看看四周人那些羡慕嫉的眼神,说不定还能勾搭一个美女共度一夜,谁知道装X不成,被狠揍了一顿不说,还被关到派出所了。  “谁他妈的抓的老子,快给老子解开!”一个纨绔挫败的喊叫起来,抬腿用力的踹着铁栏杆,“人呢?都死哪里去了?”  原本听到说话声,民警打算过来看看,结果一听这些纨绔嘴巴里不干不净的飙脏话,得,起身的两人又坐下来处理手头的工作了,反正等他们骂累了,没力气了,总该好好歇歇了。  罗非鱼这边的口供很快就弄好了,此刻他感激的握着张哥的手,“警察同志,给你们添麻烦了,那些就是想不劳而获的混混,还冒充谁谁谁的儿子孙子的,想要来我们风帆海运诈骗一点钱。”  罗非鱼看起来很正派,一副职场精英的模样,此刻他面带着感激的微笑,任谁都听不出他是在瞎忽悠,“你也知道我们风帆海运最近挺倒霉的,码头那边的业务都暂停了,还在检查处理中,这些混混估计是听到这个消息了,就上门来诈骗,说只要给他们五十万的好处费,他们就能替我们将码头的事情摆平,为首的那一个更可笑,说是他朱领导的孙子。”  张哥听到这里算是全都明白了,之前他还奇怪这些混混穿的都挺好的,手腕上海都戴着名牌表,这身行头看起来就不像是普通的街头小混混,原来他们是去风帆海运诈骗的,难怪穿的人五人六的。  真是蠢,也不想想秦总裁能被几个混混随便就忽悠到了?他们将自己的身份背景说的多吓人,那也就能骗骗普通人而已,张嘴就要五十万,哪个纨绔会在乎这一点钱,五十万听起来很多,但是对这些纨绔而言不过是毛毛雨。  张哥送走了史前之后向着屋子里走了过去,远远的就听到朱擎天这些人扯着脖子吼了起来,说什么我是谁谁谁,谁谁谁是我老爹,谁谁谁是我舅舅!  张哥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要不是罗秘书之前的话,说不定自己还真上当受骗了,这些年就有不少人冒充大领导到地方部门去骗吃骗喝,没有想到自己今天也碰到了。  “暂时不用理会他们,让他们叫嚷去,等没力气了,再去录口供。”张哥对着一旁的手下说了一声之后就回到自己办公室工作了。  朱擎天这些纨绔一旦玩起来,几天几夜不回家都是常有的事,反正家里头都是开公司的,不差钱,这些纨绔吃喝嫖赌又样样精通,几天时间一下子就消磨过去了。  再者几个纨绔家里都知道约了自家儿子出去的人是朱擎天,他们感激都来不及,自然不敢让夜不归宿的儿子回来,这要是惹恼了朱少,那就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一天一夜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虽然手机打不通,但是家里头也真没多在意。  倒是朱母一直有些的不安,眼瞅着朱海明要退休了,自家男人自诩清高,整天都待在画室里,朱母就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把谭果娶进门,这样几个亿的资产就是他们朱家的了,是她儿子的。  至于谭果和秦豫的绯闻,南川传的更多,蓝海市这边传的并不多,毕竟有邹老的面子在,一般人还真不敢瞎报道,朱母虽然也算是贵妇,可是她性子太泼辣,为人又粗俗,圈子里的贵妃基本不和她来往,因此她只知道谭果和秦豫有些不清不楚的,谭果的钱都是从秦豫哪里骗过来的,至于秦豫的身份背景为人,朱母是一概不知。  “也不知道擎天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大清早的,朱母也没心思吃早饭,心里头都挂着谭果的事,她好说歹说的让擎天愿意娶谭果这个破鞋了,儿子也说了他会尽快处理好。  毕竟现在又朱海明的身份摆在这里,不怕谭果不同意,也不用怕秦豫瞎搅合,一旦老爷子退休了,那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朱母迟疑了一下再次拿起手机拨打了朱擎天的电话,却还是关机的状态。  难道手机没电了?朱母叹息一声,那可是好几个亿的资产,不把弄到他们朱家的名头下,朱母怎么都不放心,“不行,我还是去找擎天,他和谭果的婚事一定要尽快办理好!”  等到朱母将朱擎天认识的朋友都问了一遍,谁也不知道朱擎天去了哪里,而他常去的酒吧酒店和俱乐部那里也没有消息,朱母一下子就慌了,难道儿子出事了?  “什么?擎天失踪了?”接到电话的朱海明放手手里头的文件,这几天孙学军被史家打压的抬不起头来,朱海明的事情倒是多了起来,“擎天你又不是不知道,肯定又是到哪里玩去了,好了,好了,你别叫嚷,我派人去找下。”  可是朱海明这边也没有找到人,这一下朱海明也担心了,朱擎天再不成器那也是他的孙子。  朱擎天求婚的事情是在风帆海运大门口发生的,记者过来时,朱擎天他们都被打晕过去了,罗非鱼又给了几个记者红包,一看没什么新闻可以报道的,记者自然也就没有报道了。  而那些围观拍照的群众,都是些普通人,至多和家人朋友吃饭聊天的时候说说,所以朱海明这边查了几个小时,才知道朱擎天和十来个纨绔一起开着跑车走的,然后十多个人都失踪了,消息全无的。  这一下蓝海市再次炸锅了,十多个纨绔家里也着急了,原本以为他们跟着朱少出去玩乐了,谁知道是失踪了,朱海明亲自下了命令,让交通部门查看监控,毕竟那么多跑车一起出去,监控肯定很好调查。  直到中午十一点,确切的消息传来了,朱擎天和十多个纨绔都被抓起来了,一下子众多豪车向着派出所方向开了过去。  吼了一天一夜的朱擎天等人此刻声音都嘶哑了,没力气喊叫了,手机被没收了不说,吃的又差,晚上还冷,身上又痛的厉害,偏偏医生过来检查了,却什么事都没有,就脸上一点淤青。  张哥气的够呛,感觉这些混混纯粹是捉弄人,都是些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身强力壮的,脸上一点淤青而已,一个一个痛苦的叫唤着,听起来像是快死了一般。  尤其他们还想糊弄自己,说自己是谁谁谁家的儿子,谁谁谁家的孙子,身份一个比一个高,一个比一个有钱,张哥真想撬开这些混混的脑袋瓜子,他们也不看看自己在什么地方,还敢瞎忽悠。  “所以秦豫把人都折腾进派出所去了?”朱海明这边找人的动静闹的有点大,蓝海市的人顺藤摸瓜的一查,自然都知道了,之前不知道,也是因为没有人会关注,结果所有人嘴角都狠狠抽了几下,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