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50章 纠缠不休

第150章 纠缠不休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701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2
    朱擎天这些纨绔被派出所抓了起来,好在并没有受什么罪,就是被关押了一天一夜,晚上没睡好,派出所提供的饭菜比街上卖的盒饭还差一点,这些纨绔根本看不上眼,一个个都没有吃,所以又饿了两顿。  朱母性子原本就泼辣,依仗着朱海明这个公公的身份,在大院里没少占人便宜,其他贵妇是懒得和她计较,一点蝇头小利,和朱母上纲上线的太掉价。  偏偏朱母却以为别人都怕了她,于是更加骄傲,哼,大院里住的这些人,谁的身份能有朱海明这个S省的一把手高,所以朱母就更是变本加厉了,这一次她的宝贝儿子竟然被抓起来了,而且还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朱母一下子就炸了,直接冲了上去,对着张哥就是两个大耳瓜子,把张哥直接给打蒙圈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竟然敢打我儿子,我告诉你,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要你们全家抵命!”朱母恶狠狠的开口,打完骂完之后还不解气,两手又向着张哥的脸抓了过去。  其他来接人的几个贵妇也心疼自家的儿子,毕竟这一天一夜都遭罪了,关键是他们脸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瘀伤,要不是太熟悉自家儿子,估计都认不出这猪头脸的人就是他们家的宝贝儿。  这会看到朱母撒泼打人,十多个贵妇心里头也感觉痛快了不少,她们自持身份做不出这样泼妇骂街的事来,毕竟她们老公都在这里呢,她们如果像个泼妇一样喊打喊杀的,丢的可是男人的脸面,看着朱母给她们出气,心里头都高兴的很。  被打的张哥简直憋屈死了,虽然打的不重,毕竟朱母再泼辣也是个女人,力气不算大,可是脸都被她给抓花了,估计没一个星期都不能出门了。  朱海明也气的够呛,在S省自己的地盘上,他的孙子竟然被人给打了还被关押了一天一夜,简直是无法无天!关键自己这还没有退休呢,这要是退休了,那么他们朱家不是要被人给欺负死了。  “好了,闹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高局,你得给我一个明确的交代!”朱海明假仁假义的喝斥了朱母一句,这事要找就要找罪魁祸首,对着几个小民警撒泼算什么本事,不过他们都归高局长管,所以朱海明直接将矛头对准了高局长。  事发太突然,其实高局长也并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之前他得到消息说朱擎天还有十多个纨绔失踪一天一夜了,高局长还真的没怎么在意,毕竟这些纨绔少爷们,一疯玩起来,别说一天一夜,就是几天几夜都正常。  不过还是派了人去一些娱乐场所找了一圈,结果没找到人,然后高局长就收到消息,朱擎天这些人因为打架闹事被派出所抓起来,高局长心里头咯噔了一下,林正寅的案子刚结案,这怎么又出纰漏了。  也顾不得其他了,高局长前赶后赶的,终于和朱海明这些人一起到达了派出所,他还没有来得及询问案子。  脸已经被抓花了,张哥灰头土脸的站在角落里,心里头将罗非鱼给恨死了,他这根本是要害死自己啊,之前录口供的时候说的就跟真的似的,张哥也没多想,只当朱擎天他们真的是骗子,谁知道那是货真价实的豪门少爷!  “高局,这是我刚刚调查到的最新情况。”好在佘政回来的及时,将刚刚调查到的卷宗递了过去。  快速的翻阅着卷宗,当看到一半时,高局长眼睛猛地瞪大,嘴角抽了抽,难怪朱擎天这些纨绔被打的这么惨,秦总裁没弄死他们,绝对是手下留情了。  高局长可是清楚的知道秦翰兆当初在南川就是要对谭果动手,最后秦豫直接将秦翰兆这个父亲的双腿都给打断了,S省上上下下都知道,秦豫为了谭果早就疯魔了,谁敢对谭果出手,秦豫绝对不会放过他。  这也是谭果接手了赵家的风帆海运之后一直平安无事的原因,虽然不少人在暗中使绊子动手脚,但是谁都不敢直接对谭果出手,虽然直接弄死谭果最方便,但是死了谭果一个,她们也得陪葬,太不划算。  结果朱擎天竟然对谭果求婚,求婚也就罢了,还敢去风帆海运的大门口,最关键的是他还当着秦总裁的面撬墙角,果真是老寿星上吊——活够了,高局长看着鼻青脸肿的朱擎天等人,他们还好好活着,真该感谢秦总裁还没有灭绝人性。  朱海明看着脸色诡异变化的高局长,一把夺过他手里头的卷宗,仔细一看,朱海明的表情完全僵硬住了,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自然不需要惧怕秦豫一个小小的保全公司的总裁。  可关键是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秦豫就属于不要命的典型,他一个人疯也就罢了,手底下还养着一批练家子,那些都是敢去国外战乱地区当保镖的练家子,手上绝对都沾着人命,朱家就算再强大,那也不敢和随时会发疯要人命的秦豫对着干。  之前在徐家酒吧的时候,王旭阳这个纨绔不就是调戏了一下秦豫,然后被带到酒吧后巷揍成了猪头,王旭阳的大哥王炳南带着王家的保镖来找回场子,蓝海市的人都知道王家就是一条疯狗,逮着谁就咬谁,全家都是不怕死的硬茬。  结果呢!王炳南被秦豫当场开了一枪不说,王旭阳还被牵扯到了史珍珍被毒杀的案子里,谁让所有证据显示王旭阳放到谭果酒杯里的药物就是红R,王家花了大手笔才把王旭阳捞了出来。  可是紧随而来的就是王家的珠宝生意被各种打压,短短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王家就被迫离开了S省,再待下去等待王家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破产。  王旭阳当初在徐家酒吧也就是调戏一下谭果,还没有勾搭成功,朱擎天这简直是作死,当着秦豫的面对谭果求婚!  朱海明深呼吸着,这事是他们朱家理亏,当然秦豫打人肯定是不对,可是朱海明能和一个疯子去讨论对错吗?  “都给我回去!”丢了大脸的朱海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朱母,生平第一次感觉给儿子娶了个泼妇回来是最大的错误!  “这就回去了?”朱母错愕一愣,她的宝贝儿子被打成了这样,她肯定要让罪魁祸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结果自己就打了办案的小民警两巴掌,然后就回去了?  “闭嘴,都给我回去!”朱海明恼火的吼了一句,率先转身向着外面走了去,心里头有些的不安,秦豫只怕不会善罢甘休的!越想朱海明越是生气,他一个小小的保全公司的总裁,还真的敢和自己对着干吗?  朱母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好带着朱擎天快步的追了出去,被留下来的十多个纨绔还有他们的父母都傻眼的愣住了,儿子被打了还被关押了一天一夜,他们肯定是要对方付出代价的。  不过这事不用他们出面,朱擎天都被打了,朱家肯定不会放过罪魁祸首的,没看到朱书记都放下手头的工作亲自来处理这件事了,可是朱书记看完卷宗之后竟然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了,难道罪魁祸首身份非同一般?可是在S省谁还能比朱海明地位更高!  几个男人对望一眼,随后齐刷刷的将目光看向被朱海明丢在桌子上的卷宗,高局长笑了笑,“这个佘队长刚刚调查来的最新情况,你们看一下。”  众人接过卷宗一看,当看到谭果和秦豫的名字之后,众人表情猛地僵住了,尤其是看到朱擎天竟然当着秦豫的面对谭果求婚,他们家的熊孩子竟然还帮着朱擎天对秦豫抡起头,众人眼神呆滞的看了看自家被打的熊孩子,人还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了。  十分钟不到的时间,继朱海明离开之后,十多辆豪车也从派出所大门口快速的离开了,现在不是想着怎么给自家熊孩子报仇,而是该想着如何去秦总裁那里赔礼道歉!  都是在商场打拼的老手,他们自然知道秦豫行事的狠辣冷血,朱擎天敢撬秦豫的墙角,绝对不会是被打一顿这么简单。  而作为朱擎天的帮凶,他们家的熊孩子也不可能被打一顿就让秦总裁消气了,报复肯定还在后面,想想王家的下场,众人不由的头皮一麻,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  四月末的阳光灿烂,空气里都漂浮着花香的味道,铜雀镇是蓝海市有名的风景点,是有三百多年历史的古镇,古色古香的老房子,从墙头爬出来的蔷薇花,一朵一朵镶嵌在绿叶间,让来往的游客都忍不住的拍照留影。  谭果怀疑的瞅着走在自己身侧的秦豫,今天一大早谭果还没有睡醒,就被秦豫给拖起来了,然后半睡半醒之间上了车,等在铜雀镇的百年老字号店铺里吃过早饭之后,谭果这才完全清醒了。  谭果揉了揉眼睛,有些怀疑自己没有清醒,工作狂外加根本不知道浪漫为何物的秦总裁竟然带自己出来旅游了?不过即使是出来游玩,秦豫依旧是一身黑,黑色长裤配上黑色的短袖衬衫,不过鼻梁上多了一副墨镜。  秦豫五官峻朗、棱角分明,浑身流露出强大冷傲的疏离气息,走在青石板的街道上,一米阳光斜斜的照射下来,却丝毫没有消融他周身的寒气,谭果泄气的摇摇头,秦总裁这姿态更像是出来讨债的,如果身后跟着龙虎豹那些劲装大汉就更像了。  “怎么了?”三两步之后,察觉到谭果没有追上来,秦总裁回头看向站在身后的谭果,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为什么谭果看起来并没有多高兴。  “这个时候你不该是在策划怎么报复一下朱擎天还有那些纨绔子弟?”谭果笑着开口,有仇必报绝对是秦总裁的人生格言,这一次竟然风平浪静的,谭果怎么想都感觉不对劲。  秦豫推了一下鼻梁上的墨镜,薄唇微微的勾起一抹冷厉凶残的浅笑,低沉的声音悦耳的似乎让人耳朵都能怀孕一般,“直接报仇没意思,让他们知道头顶上悬着一把刀,但是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刀子会落下来更有意思。”  而等到他们以为事情过去了,秦豫会毫不客气的展开雷厉风行的报复,敢当着他的面撬墙角,哼,真以为他是死的吗?  看着腹黑又凶残的秦总裁,谭果眨了眨眼,咧嘴一笑的开口:“秦总裁,我忽然感觉自己眼光不怎么好啊,帝京那么多贵公子,要风度有风度,要涵养有涵养。”  秦豫表情一沉,直接拿下了墨镜,幽深的黑眸危险的盯着眼前的谭果,明知道她只是在故意调侃,可是听到谭果话里后悔的意思,秦豫只感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暴躁情绪在胸口聚集着。  “看吧,这还没怎么样呢,你的表情就这么可怕了,秦总裁,你日后该不会家暴我吧?”谭果不满的嘀咕着,抬手戳了一下秦豫紧绷的峻脸,别说,这张脸看起来棱角分明的冷硬,其实还挺软和的。  秦豫抓住在自己脸上放肆的小手,一字一字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后悔也已经太迟了,除非我死。”  对于身处黑暗地狱的人而言,这一抹温暖就是他仅有的希望,她即使后悔了,秦豫也绝对不会放谭果离开,不管谭家有多么的强大,她是属于自己的,至死方休!  看着眼神过于严肃的秦豫,谭果挫败的摇摇头,反握住他微凉的大手,“你说我怎么就看上你了呢?”  即使秦总裁偶尔很变态,好吧,谭果不得不承认她就是喜欢秦总裁这种风格,那种温润端方的君子,绝对不是谭果的菜。  峻脸上凝聚的黑色风暴瞬间褪去,秦豫赞赏的看了一眼谭果,右手从墙头的蔷薇藤蔓上折下一朵橘黄色的蔷薇花。  四月正是花期,阳光浓烈,蔷薇花开的正艳,秦豫低下头,目光专注而深情,将蔷薇花别在了谭果的耳际,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这一刻,秦豫情不自禁的低头在谭果的额头落下一吻,“你是我的。”  抬头,看着阳光下秦总裁峻朗的五官,笑容从嘴角绽放开来,谭果脸颊微微有些红,温润的大眼睛直勾勾的凝望着表白的秦豫,谭果点了点头,这一刻,她忽然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岁月静好。  相对于谭果和秦豫铜雀古镇一日游的浪漫约会,朱家还有那十多个参与了的纨绔家里头都不平静,唯恐秦豫的报复会落到他们的头上。  “爸,那不就是个开公司的小总裁,以我们朱家还需要怕他吗?”朱母原本以为打了朱擎天的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弄了半天竟然就是个保全公司的总裁。  呸!有钱又怎么样!对那些小老百姓而言,秦豫或许是个可怕又强大的人物,但是对他们朱家而言,秦豫算个屁啊!朱母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面色沉重的朱海明,难怪这些年老头子都被史家压的死死的,果真是穿上龙袍不像太子,一个小老板都将老头子给吓住了。  “你知道什么?”察觉到儿媳妇眼中的鄙视和不屑,朱海明气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恼怒的开口:“之前我就和你说了,不要打谭果的注意,你偏不听,还怂恿擎天去求婚,你要死别连累我们朱家!”  秦豫那就是个疯子!朱海明虽然也不甘心,但是他是什么身份,他的性命多金贵,秦豫要是找几个不要命的手下对自己下杀手,到时候自己死都白死了,越想朱海明越是恼火,恨不能将朱母这个没脑子的儿媳妇赶出家门。  “爸,你别生气,我这也是为了我们朱家考虑。”朱母虽然心里头不高兴,但是也知道朱家的一切都是靠朱海明得来的,更何况朱母也知道想要让朱擎天顺利娶了谭果,也要靠朱海明出面。  给朱海明倒了一杯茶,朱母这才继续开口道:“之前你说的话我都明白,可是爸你想啊,邹老看重的是谭果,又不是那秦豫,而且秦豫所有的财产都转给了谭果,现在秦豫说白了就是身无分文的,谭果从一个小保姆成为了风帆海运的老板,她肯定是个有心机城府的女人,我们朱家那可是勋贵门第,谭果只要不傻就知道该如何选择。”  “再说了,爸,我们把谭果娶进门了,邹老的关系不就是我们朱家的关系了,而且我听说谭果最大的靠山就是邹老和孙学军,现在孙学军都被史家打压的快抬不起头来了,谭果没有了靠山,肯定要寻求新的靠山,我们朱家就是她最好的选择,再者爸你可以代谭果和史家求个情,这样一来,谭果还不得对我们家感恩戴德。”  朱母想的很清楚,谭果之前和秦豫在一起,不过是为了钱,现在钱都到手了,只要有好的选择,谭果保管一脚将秦豫给踹了,再者孙学军现在不行了,谭果和史家又有旧仇,谭果想要在蓝海市立足,肯定得重新找靠山,只要她嫁到朱家来了,一切都是现成的,而且他们还可以给谭果周旋一下,说不定她和史家就化干戈为玉帛了。  朱海明皱了皱眉头,自己退休已经成了事实,他的儿子和孙子都不在体制里工作,旁系几个朱家的亲戚也都不成器,职位也很低,朱家等于是没落了,如果娶了谭果进门,那就是好几个亿的资产。  “这事你先别管,让我仔细想想。”朱海明其实也被说动了,但是这事得从长计议,谭果即使同意了,还有一个秦豫杵在这里,那可不是善茬,手底下绝对沾过人命,朱海明就一个儿子一个孙子,他可不敢冒险。  蓝海市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秦豫雷霆万钧的报复,有些人甚至怀疑秦豫会不会直接对朱擎天还有那些纨绔下杀手,史家倒是希望秦豫这样做,这样他们就有现成的理由将秦豫给抓起来了,到时候对付一个谭果就容易多了。  可是等了几天,风平浪静的,秦豫根本没出手,众人不由的面面相觑,难道秦总裁这一次怂了?不过仔细想想也对,秦豫的靠山是孙学军和邹老,邹老其实早就退休了,孙学军被史家压的喘不过气来。  没有了靠山,估计秦豫也不敢对朱擎天怎么样,毕竟那也是朱海明的孙子,秦豫现在就已经四面楚歌了,他还敢再结下一个仇敌?  秦豫从铜雀镇回来后,接到了紧急电话直接去了国外,风帆海运又成了谭果坐镇,中午时分,谭果在公司旁边的餐厅吃午餐,朱母挎着名牌包包,踩着高跟鞋,一副趾高气扬的姿态走了过来,直接在谭果对面坐了下来。  “服务员。”抬头看了一眼珠光宝气的朱母,谭果放下筷子喊了一句,“你们高档餐厅,怎么还有人来蹭吃的。”  服务员错愕一愣,不过他知道谭果是一个人来吃饭的,这是商业街的高档餐厅,消费不便宜,很少有单独的客人来吃饭,而且谭果点的还是店里的招牌菜,有些食材都是从国外空运过来的。  这会看着谭果对面的朱母,虽然对方一看就是那种财大气粗的贵妇,不过服务员还是尽职的开口,“这位夫人,您坐在这里打扰到这位小姐用餐了,我们还有其他空位。”  “你下去,我有事和她说。”朱母挑剔的目光打量着谭果,她也来这个餐厅吃过饭,一看谭果点的昂贵菜肴,朱母眉头一皱,不高兴的开口:“你一个人用得着来这里吃饭吗?随便叫个盒饭就行了,这一顿至少两三百,你也太浪费了,有钱也不是你这样花的!”  等她嫁到了朱家,她的银行卡一定要让自己来保管,否则谭果这么败家,几个亿的资产也不够她这样花。  女人就是要相夫教子,这样大手大脚的可不行,朱母越想越是不高兴,垮着老脸,这些钱以后可都是他们家擎天的,不能让谭果这么败家。  谭果目瞪口呆的看着朱母,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一旁服务员也是傻眼愣住了,这阔太太明显是不请自来的,而且别人花钱吃饭花是自己的事,和她一毛钱的关系!说句不好听的简直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你这是不服管教?”一看谭果这表情,朱母的表情更是难看了,嗓音都提高了几分,冷哼一声的开口:“你看看哪个女人像你这样乱花钱的,哼,果真是没爹娘教养的孤儿,不过我也不嫌弃你,等你日后嫁给了我们家擎天,我这个当婆婆的会好好教导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三从四德。”  谭果扭头看向身旁的服务员,“我不认识她,麻烦你将人赶走,我还要吃饭呢。”  服务员犹豫的看了看谭果,又看了看端着阔太太、准婆婆架子的朱母,不过还是开口道:“这位夫人,有什么事请私下里解决,不要在我们餐厅打扰客人用餐。”  “你敢这样和我说话?”朱母眉头一挑,怒火冲冲的看着服务员,“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赶我走,我看你们这家餐厅是不想开了!在蓝海市,还没有人敢将我们朱家人赶出去!还有,我教训我们朱家的儿媳妇,你也敢插手?”  谭果无语的看着撒泼的朱母,没好气的开口:“这位朱夫人,你要发疯请回你们家,我们家秦总裁母亲早逝,所以我就算有婆婆也和你没关系。”  “还有我花我自己的钱吃饭,和你更没有关系!我再有钱,那也是我的钱,是我们家秦总裁的钱,和你们朱家更没有关系!你们想要找富婆当儿媳妇,我想蓝海市多的是,只要别扯上我就行。”  “这位夫人,请你离开!”服务生原本还以为真是婆媳两人,虽然看起来不太像,不过这会儿听谭果一说,算是明白了。  服务生鄙视的看了一眼朱母,弄了半天是看上人家女孩子的家产了,呸,人家女孩子有钱也不会嫁到这样的家里来,吃顿饭都要被限制被说嘴。  “谭果,你可要想清楚了,我们朱家可是勋贵门第,我们不嫌弃你一个孤儿,你还蹬鼻子上脸了,在蓝海市想嫁到我们朱家的女孩能从东大门排到北大门,我们是看你可怜,才给你机会。”  朱母不满的开口,心里头愈加坚定了日后一定要给谭果这个儿媳妇好好立立规矩,敢和自己这个婆婆这样说话,简直是无法无天!  看着说的吐沫横飞的朱母,谭果实在没有了食欲,这菜里都有口水了,谭果拿出银行卡递给了一旁的服务员,“麻烦结账,然后重新给我打包一份。”  谭果用的是秦豫给的黑金卡,在S省这样的经济最强省份,能拥有至尊黑金卡的银行客户也是寥寥无几,朱母毕竟也是朱家的人,此刻一看黑金卡,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站起身来一把抢过服务员手里的黑金卡。  “这个卡我给你保留着,省的你年纪轻轻乱花钱!”朱母也想过办一张黑金卡,这样在贵妇圈子里也可以显摆一下,谁知道去了银行才知道,这种黑金卡面对的是全球的客户,巨额存款只是办卡的第一个条件,可惜朱母连第一个条件都不达标,更别说后面还有四五六七个条件。  谭果傻眼了,服务生更傻眼了,这还有人敢直接抢银行卡的!尤其是朱母自说自话之后,直接打开自己的名牌包,要将谭果的黑金卡放到自己的包里去。  谭果实在懒得和脑子不清楚的朱母说话,所以很不厚道的看向服务生,“我的卡可是交给你了。”  服务生也急了,这卡的确是从自己手里头被抢走的,这可是黑金卡!这会儿服务员也顾不得朱母的身份了,直接扑过去要抢回银行卡。  朱母一下子就炸了起来,抡着手里头的包就对着服务生的脑袋砸了过去,“你竟然敢抢我的包!你不想活了吧!”  现场混乱的让人简直不忍直视,等经理带着保安过来时,服务员的脸上已经被朱母的指甲抓花了,白衬衫也被菜汤给染了,衬衫扣子还被扯掉了几粒,不过虽然受伤严重,好在服务生顺利的将谭果的黑金卡给抢了回来。  “你们餐厅是怎么回事?竟然敢让服务生抢我的银行卡!”朱母气喘吁吁的开口,她体型胖,刚刚一番撒泼下来也累的够呛,不满的瞪着过来的经理,指着一旁服务生继续叫骂:“还不将我的黑金卡还回来,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经理傻眼的愣住了,看了看脸上满是血痕的服务生,他的手里头果真拿着一张银行卡,难道自己的员工真的是个抢劫犯?可是就算抢了银行卡有屁用,那也不知道密码啊!  “经理。”服务员挫败的看着理直气壮的朱母,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这黑金卡是她的。  服务生抹去嘴角的血迹,这才快速的将事情说了一遍,然后毕恭毕敬的将黑金卡还给了谭果,一旁朱母还要再抢,被两个身材魁梧的保安给挡了下来。  经理包括四周看热闹的客人表情诡异的看着破口大骂的朱母,这是神经病吧?什么叫做谭果早晚会嫁到他们朱家,别说还没有嫁,就算真的嫁了,谭果的银行卡也是她自己的。  更何况能来这个餐厅吃饭的客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谭果的名字一被叫出来,众人都知道她和秦总裁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尤其是前天朱擎天带着十多个纨绔在风帆海运公司大门口,当着秦豫的面求婚,最后十多个人被秦豫一个人揍的鼻青脸肿,还被派出所关押了一天一夜。  儿子才消停了,朱母竟然又来闹腾了,还理直气壮的摆出准婆婆的架子教训谭果,别说谭果根本不鸟她,就算她和秦总裁掰了,谭果现在身价也好几个亿,完全可以找几个帅气的小白脸,用得着嫁给朱擎天这个纨绔,然后还被朱母这个婆婆管着。  “朱夫人。”经理都想要翻白眼了,可是想想到朱海明的身份,只好低声下气的赔着笑脸,“朱夫人,不管您和谭小姐是什么关系,这张银行卡是谭小姐的,你不能拿走。”  “我呸,我凭什么不能拿!她以后就是我们朱家的儿媳妇,我这个当长辈的给她保管银行卡,那是看得起她!”朱母不满的瞪着餐厅经理,多少人想要嫁到他们朱家来,自己还看不上呢,谭果简直不知好歹!  经理狠狠的攥了攥拳头,压抑着想要咆哮的冲动,温和的继续解释着:“可就算如此,您也不能这样当众抢夺银行卡。”  说完之后,经理实在不想和朱母继续纠缠了,抱歉的看了一眼谭果,“谭小姐,这一餐算是我们餐厅的,非常抱歉打扰了您的用餐,我让厨房重新给您打包一份饭菜。”  “直接送到公司来吧。”谭果也懒得和朱母纠缠,在保安的护送之下直接离开了餐厅,而出了门,还能听到朱母愤怒的尖叫咆哮声。  从餐厅出来的朱母是一肚子的火气,原本她亲自来见谭果是给她面子了,谁知道这个贱人这样不识抬举!朱母气恼的坐上车子,直接拨通了朱海明的电话,添油加醋的将谭果不识抬举的事说了一遍,怎么难听就怎么说。  朱海明挂了电话,也气的铁青了脸,朱海明仔细想了几晚上也想明白了,自己一旦退休,朱家就什么都没有了,谭果能嫁到朱家来是最好的选择,那可是几个亿的资产。  秦豫为什么不敢报复朱家了,肯定是孙学军现在不行了,秦豫没了靠山就叫嚣不起来了,想到这里,朱海明拿起电话拨通了内线,“让孙常委来我办公室一趟。”  五分钟之后,孙学军坐在椅子上,不解的看了一眼端着架子,状似在看文件,实则是故意冷遇自己的朱海明,他这是要干什么?不过这段时间被史家打压,孙学军倒也习惯了众人有事没事踩自己一脚的作法。  晾了孙学军十多分钟之后,朱海明这才放下手里头的文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这才继续开口道:“小孙那,你和史家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大家都是同事,你们这样僵持着也不是办法,这样吧,由我出面让你和国柱坐下来吃顿饭,你给国柱赔个罪。”  “多谢书记的关心,其实真没什么事。”孙学军婉言谢绝了,他完全弄不明白朱海明这是要干什么,自己和史国柱肯定不会握手言和的,尤其是之前史家让唐父和柯三少上门,被自己拒绝之后,史家就更加疯狂的打压自己,史国柱肯定不会让朱海明来当说客的,他这是唱的哪一出戏?  朱海明眉头一皱,不满的看着不知好歹的孙学军,他现在都被史国柱打压的抬不起头来了,自己放下身段给他调和周旋一下,孙学军竟然还不领情,想到这里,朱海明脸色就更难看了。  以前他有些忌惮孙学军,那是因为孙学军日后前途不可限量,但是他得罪了史家,早晚要被收拾了,孙学军现在还敢和自己嘴硬,还敢端架子,也不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资格!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朱海明冷着脸,不屑的看了一眼孙学军继续开口:“我听说你很关照谭果,她年纪轻,行事不够稳重,不过年轻人嘛,都这样,多磨练磨练,多教导教导就好了。”  朱海明这才说到了重点,“小孙那,我们家擎天年纪也不小了,这个大媒有你来保倒是很合适,我虽然要退休了,但是我手底下还是有些关系的,我们朱家也没有在体制里工作的,日后这些关系就交给你了。”  想到之前朱擎天在风帆海运大门口求婚的事,孙学军几乎以为自己是幻听了,难道他们以为秦豫现在没报复,就风平浪静了?想到秦豫的行事,孙学军同情的看了一眼端着架子高高在上的朱海明,他真想说一声秦豫真没这么善良!  “小孙那,你约谭果出来,大家吃个饭,认识一下,都是年轻人,她和擎天熟悉之后就知道擎天的好了,而且有了这层关系在,以后小孙你和史家的关系也能缓和一下。”朱海明自认为保这个大媒对孙学军来说只有利而没有弊。  谭果成了朱家的孙媳妇,朱海明自然愿意帮孙学军一把,而且自己和史国柱关系还不错,有了自己在中间周旋,想来史家也不会对谭果动手打压了,谭果的风帆海运可以继续运营下去,以后这可都是朱家的产业。  ------题外话------  月底了啊,月票留着也不生小月票,亲爱的们,月票都砸过来吧,O(∩_∩)O么么哒,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抱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