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51章 栽赃陷害

第151章 栽赃陷害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699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2
    “抱歉,朱书记,这个大媒我真的保不了。”孙学军明确的拒绝了朱海明的提议。  谭家都没有出面干涉,这说明谭家至少也认可了秦豫这个女婿的存在,自己这个八竿子打不到的外人来拆散这小两口的婚事,自己真的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朱海明老脸彻底的阴沉下来,愤怒的看着油盐不进的孙学军,将手里头的茶杯啪一声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孙学军,我看你是不想在这里工作了!到现在为止,你手里头的工作有哪一样做好了?你要是不想干了,我现在就召开会议将你调到其他清闲的部门去!”  朱海明以前还认为孙学军是个人物,现在看来他根本就是个蠢货!自己都抛出橄榄枝了,孙学军还不知好歹的拒绝,哼,也不看看他现在什么处境,只要自己偏向史国柱,史家就能将孙学军给整死。  “朱书记,既然没事,那我就先回去工作了。”孙学军站起身来,敷衍的打了个招呼转身就向着门口走了去。  “不知所谓!”朱海明愤怒的看着离开的孙学军,气的浑身直发抖,既然他这么不知道好歹,那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了!  史国柱最近过的很舒坦,之前打压孙学军的时候,史国柱还有点担心,毕竟邹老虽然退休了,可是他的关系还在,尤其是和帝京的关系密切,邹老如果力挺孙学军,史家就算胜利了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不过现在看来自己是多心了,邹老再看重孙学军,但是目前的局势下,邹老也知道孰重孰轻,完全没有必要帮一个外人,将邹家都拖累了,这才是得不偿失。  下午三点的会议按时举行,这一次讨论的是关于接替林正寅位置的人选,银行行长这个位置非同一般,尤其是林正寅还在银监会担任重要的职位。  当初史家就是因为林正寅是自己的女婿,所以才推他上位,谁曾想林正寅竟然还敢背叛史家,好在已经“畏罪自杀”了。  “我推荐侯广才同志。”史江率先开口,目光看了一眼众人,然后笑着继续道:“侯广才同志工作能力强、觉悟性高,是我们队伍里难得的高知分子,工作这几年所取得的成就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  侯广才一直都是史家的人,当年如果不是因为林正寅和史家的姻亲关系,这个位置只怕早就是侯广才的了,不过史家也没有亏待他,但是其他职位终究没有这个位置重要。  孙学军同样也推荐了一个人选,而作为一把手的朱海明原本也是有推荐资格的,然后几个候选人都放在一起,经过组织的调查考核之后,再进行投票表决,确定接替林正寅位置的最终人选。  “我也认可侯广才同志的工作能力。”一直充当傀儡的朱海明开口之后,故意的看了一眼波澜不惊的孙学军,既然他不知好歹就算了,朱家要娶谭果过门也不一定非得通过孙学军,在绝对的利益面前,谭果只要不是傻的就知道如何选择。  朱海明这神来一笔,别说在场其他人了,就连史江和史国柱都傻眼的愣住了,他们虽然将朱海明手里头的权力架空了,但是朱海明其实是不服气的,只是他年纪一大把了,后继无人,即使不服气也只能咬着牙认了,左右朱海明的动作也只是小打小闹,根本造不成任何的影响。  可是这还是第一次朱海明公开站到史家这边,难道是知道要退休了,想要卖史家一个好,让史家日后可以照顾一下式微没落的朱家?  “既然连朱书记也认可侯广才通知的能力,那我们就现场投票表决一下吧。”史国柱得意洋洋的开口,挑衅的看向淡定自若的孙学军,看来他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当初自己让唐家去当说客,孙学军不领情,现在他就算想要投靠自己,史国柱也不打算用他了。  虽然史国柱这个做法有些欠缺,毕竟提名之后,组织上还有进行考察,然后再投票决定,可是如今的S省,绝对是史国柱的一言堂,他既然开口了,朱海明这个一把手都站到史家这边了,孙学军即使反对也没有人会采纳他的意见。  果真半个小时候,除了三票弃权的,其他人都举手投了赞成票,将由侯广才接替“畏罪自杀”林正寅的位置,就等省委组织部正式下达任命书。  秦豫出差,码头还在被海警和缉毒部门在检查,风帆海运的工作等于全面暂停了,其他人都在等着秦豫资金紧缺,然后抄底买下风帆海运的股票,谁知道秦豫财大气粗的,愣是死撑到现在。  “宴无好宴,这绝对是鸿门宴。”谭果将手里头刚收到的邀请函递给了史前,蓝海商界一个老牌世家的生日宴会。  董家老爷子今年八九十岁了,绝对算是高寿,为了庆祝老爷子的寿辰,董家是广发请帖,谭果会收到邀请也不奇怪。  “早年董家老爷子为蓝海做了不少贡献,虽然董家是从事房地产生意的,不过董老爷子也是知名的建筑设计师,现在蓝海一些标志性的老建筑,好多都是董老爷子操刀负责的。”史前这段时间闲着没事,利用特调局的无孔不入的调查能力蓝海市大大小小的人物和他们家族的关系网都摸清楚了。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那行,替我备个礼物,今晚上我们就过去一趟,也算是见见那些人,等到下个星期一,估计不少熟悉的面孔都要退出蓝海市的舞台了。”  关于史家的调查已经结束了,林枫已经被控制住了,他早就原原本本的招供了,史家派出去和林枫合作盗取五个亿的四个犯罪分子也都供认不讳。  林正寅目前还在被秘密保护着,从他口中也得知了不少史家的机密,顺着这些线索查下去,铁证如山,史家这一次绝对无法翻身,更何况前来暗杀林正寅的杀手正是史国柱的一个警卫员。  三年前就离职了,当时的说法是被史国柱开除了,其实不过是从明面上转移到了地下,史家不少见不得光的事情都是由这个警卫员做的,他的招供和林正寅的口供结合在一起,大罗神仙下凡都救不了史家。  入夜,董家别墅里灯火辉煌,外面停满了高级轿车,大厅里院子里也是人头攒动,就算是冲着董老爷子的辈分,蓝海市所有上台面的人都过来了,毕竟连史国柱都亲自来了,还有谁敢不来,难道他们的身价比史国柱还高?  谭果和史前一出现几乎吸引住了全场所有人的目光,毕竟谭果和秦豫的感情众人皆知,朱家却横插一脚,朱擎天在风帆海运门口单场求婚,朱母还去了餐厅堵谭果,今天朱海明也在现场,谭果也来了,说不定有热闹看了。  “朱家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有我在,没有人能逼迫你。”唐父第一个走上前来,视线关切的看着谭果,“一会我会和朱书记亲自谈谈。”  朱家为什么看上谭果,在场的人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朱海明一旦退休,朱家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他们这是看上谭果的钱了,毕竟那可是好几个亿的身价。  “如此就多谢了。”谭果神色依旧淡漠,不过有人出面也省事了,谭果实在懒得和朱家人打交道,从老到小估计就没有一个脑子清楚的。  看到谭果愿意和自己交谈,唐父不由的一喜,这个看起来温润如玉的中年男人此刻笑的像是个孩子一般,声音都激动起来,“好,好,好,这件事就交给爸……我来处理。”  陪着谭果坐了下来,看着她接过史前递过来的碟子开始吃起来,唐父面色慈爱的坐在一旁,目光就这么定定的看着谭果,如同丢失了女儿父亲在绝望之际,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孩子,那眼神要多慈和就有多慈和,要多欣慰就有多欣慰。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看着谭果依旧动作不停的吃着东西,唐父脸上慈爱的表情终于僵硬住了,不远处的史前闷头笑着。  谭果可以连续吃一两个小时不停嘴,也难为唐父为了表现父爱,坚持不懈保持了二十多分钟慈爱的面孔,可惜啊,偏偏碰到谭果这个不开窍的。  看着谭果还有继续吃下去的趋势,唐父终于按耐不住的开口:“银行那边的贷款暂停了,我听说新上任的行长侯广才和孙学军关系恶劣,他只怕不会给你贷款了。”  “嗯,我知道,就算他愿意给,估计银行这边短时间之内也调不出五个亿来。”谭果点了点头,可惜水果里竟然没有提供榴莲,否则她倒要看看姓唐的还能坐多久。  见谭果终于搭话了,唐父目光精明的闪烁了一下,温和一笑的开口:“我那边还有一些闲置的资金,可以暂时借调给你渡过难关。”  “真的?”谭果放下叉水果的叉子,猛地抬头看向唐父,“真的愿意借给我?而不是像之前的黄家一样,前面说借,结果不到一个月就将所有资金撤回去了。”  “你这个傻孩子,外人终究是外人,俗话说血缘至亲,打断骨头连着筋,我是你父亲,就算是为了弥补这些年的亏欠,我也会帮你的。”唐父肯定的开口,目光坚决,“你缺多少?我是大唐集团的董事长,至少可以调动一个亿的资金。”  一个亿听起来很多,但是对风帆海运而言不过是杯水车薪,毕竟谭果之前打算从银行贷款五个亿,而且之前通过拍卖买下了北边万亩的地皮,秦豫也花了不少钱,现在工程队已经过去了,其中一块地皮是靠着山的,所以要先过去平整一下地面。  看着撇了撇嘴巴的谭果,唐父知道他这是嫌弃一个亿少了,迟疑了一下继续开口道:“我还可以给你再争取一下,我自己也有一些资产,不管如何,至少能先给你凑出两个亿解燃眉之急,再多必须得通过董事会的裁决了。”  一旦需要通过董事会,那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将大笔资金借给谭果,那就是等于大唐集团注资风帆海运,如此一来,谭果肯定需要拿出一些股份来,否则就算唐父这个董事长力争了,董事会也绝对不会同意。  “聊胜于无吧,如果这两个亿是无条件的借给我,那我就要了,如果和黄家一样暗地里想要买风帆海运的股份,那我绝对不会同意的!”谭果斩钉截铁的开口,微微眯着眼,目光怀疑的盯着唐父的脸,似乎想要知道他的真实意图。  看着如此孩子气的谭果,唐父不由一笑,“你啊,倒是防备起我这个父亲来了,你如果不放心,我可以让律师过来草拟一个合约,这两个亿绝对无条件的支持给你。”  “那好,秦豫现在出国了,手机暂时打不通,我先和史前商量一下。”谭果点了点头,快速的向着不远处的史前走了过去,两人凑一起嘀嘀咕咕的说了起来。  “给你两个亿?大手笔啊,现在就算没有DNA的检测,唐家也算是下血本了。”史前眼睛里冒着精光,两个亿啊,果真都是财大气粗的主!  谭果没好气瞪了一眼兴奋起来的史前,“唐家愿意拿出两个亿,绝对不仅仅是为了风帆海运,估计还是冲着秦豫来的。”  俗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唐家下了血本,所图肯定不小,不过想想当年他们都差一点将唐毓婷拿出来和秦豫结婚了,唐家想要的东西肯定会带来更巨大的利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可是两个亿啊!局长,就算你不打算投资到风帆海运,把存到各大银行去,利息也够我们七局花销了。”史前激动的嗷嗷叫了起来,恨不能代替谭果来下决定,“唐家丢的怎么不是儿子呢?两个亿资金一到位,我立马就叫他爹!”  噗嗤一声,谭果刚喝进嘴巴的果汁直接喷了出来,无语的看着一脸坦然的史前,一抹嘴巴上的果真没好气的开口:“你果真是有奶就是娘,有钱就是爹!”  “那可是两个亿,两个亿!”史前不服气的哼哼着,鄙视的看着谭果,“你可是谭家大小姐,从小到大不缺钱花,二十个亿估计你眼睛都不眨巴一下,你信不信我就算拿两百万到大街上去,保管能让一批大老爷们跟着我叫爹,更别说两个亿了。”  “何止大老爷们,一票小姑娘也会跟着你屁股后面叫干爹。”谭果笑着调侃了一句,安慰的拍了拍史前的肩膀,“放心吧,我没那么傻,唐家既然敢给,我就敢要。”  再说就算自己不要这两个亿,该来的还是会来,唐家既然所图不小,那肯定还有后续一些列的动作,反正都是要面对意图不明的唐家,能拿两个亿为什么不拿。  唐父走到院子外,看了看四周,随后向着左边的花房走了过去,史江此刻正站在这里,看到唐父过来了,笑着点了点头,“和朱家谈过了?”  “嗯,他们倒是不死心,还想趁着秦豫出国了,让谭果和朱擎天去登记结婚。”唐父声音依旧平和,看起来并不在意朱家的态度。  唐父递了一根烟给史江,自己也点燃了一根烟,“谭果不傻,秦豫虽然将手头的资产都给了她,可是他还有龙虎豹在,谭果不敢背叛秦豫,再者秦豫怎么说都是秦家的人,秦老爷子还是很看重他这个长孙的,谭果真的和秦豫闹掰了,他说不定就回到秦家了,凭着一个过气的朱家能扛得住秦家的报复?”  还有一点唐父和史江都明白,秦豫此人心狠手辣,他对谭果好,那真的是掏心掏肺的好,可是谭果如果真的背叛了秦豫,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秦豫狠起来绝对都能杀了谭果。  “朱海明这些年手里头也有不少的关系和人脉,如果谭果一而再的拒绝,朱海明绝对会出手逼迫谭果。”史江笑了笑,邹老没有保下孙学军,那是因为史家力量太大,邹老也怕牵累到了邹家。  但谭果毕竟是邹老的救命恩人,史家如果再对谭果下杀手,邹老也要出手了,毕竟面子上也过不去,所以史江打算让朱海明出手,这样一来,邹老即使要对付也只能对付朱海明。  “我会想办法绊住秦豫,让他暂时无法回国。”唐父点了点头,他愿意出两个亿的血本,不是为了让谭果叫自己一声父亲,只要秦豫不在国内,他就有办法逼迫谭果出售风帆海运的股权。  朱海明亲自参加董老爷子的宴会,一方面是因为面子请,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见一见谭果,至于朱母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儿媳妇,朱海明是真的看不上眼。  “只要你嫁给了擎天,你的事就是我们朱家的事,只要你们登记了,码头那边的麻烦我来处理。”朱海明态度依旧有些的倨傲,打量了一眼谭果,希望她是个精明的,朱家已经有了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儿媳妇,朱海明实在不想这个孙媳妇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  “而且有我们朱家的面子在,你和史家还有青竹帮的恩怨都会一笔勾销。”朱海明再次抛出诱饵,“当然,你也不用担心秦豫的报复,我之前已经和秦老通过电话了,他看中的孙媳妇还是黄家的孙女,所以有秦老和我拦在前面,秦豫绝对不敢报复你。”  朱海明这话听起来很体贴周到,替谭果将退路都想好了,他的确和秦老爷子通了电话,但是真正的目的却是和秦老爷子合作,只要他帮忙拆散了谭果和秦豫,日后秦老爷子保证秦豫不会报复朱家。  至于谭果的死活,朱海明懒得管,她要是被秦豫给弄死了那就最好了,几个亿的巨额财产都归他们朱家了。  “抱歉,我已经和秦总裁登记过了,朱书记你如果不相信可以去民政部门查档案。”谭果笑着摇摇头,一句话将朱海明所有的话都给堵死了。  朱家让谭果进门,就是冲着她的财产来的,到时候谭果死了,这些钱就属于她的合法配偶朱擎天继承,可谭果和秦豫早就登记了,那么朱家的图谋就全部落空了,谭果要嫁给朱擎天首要的就是和秦豫离婚。  这肯定需要秦豫到场,如果秦豫回蓝海市了,朱海明还真不敢明着撬秦豫的墙角,甚至想到最后不择手段武力逼迫谭果和朱擎天结婚,秦豫到时候再生气,生米都煮成熟饭了,可是现在什么都完了。  朱海明脸色难看的离开了,转而拨通了自己秘书的电话,虽然这会儿是晚上八点钟了,但是特事特办,朱海明一个电话拨出去,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民政部门那边就有了明确的回复,他们已经查过了,谭果和秦豫的确登记结婚了,而且时间是在六年之前!  朱海明气的浑身直发抖,搞了半天谭果根本就是在耍自己,也好,也好,既然如此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了!朱海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再次拿出手机拨通了秘书的电话。  周六周日按理说是双休日,各个部门除了值班的都不用工作了,可是就在周六早上九点钟,工商、税务连同海警各个部门组成的调查小组直接到了风帆海运公司,要清查风帆海运所有的业务和账目。  海警、缉毒和公安则在调查风帆海运的所有员工,而从码头的集装箱里又查出了毒品,经过调查,有人“招供”了主使者就是谭果,而且还有通话录音,毒品的袋子上也有谭果的“指纹”。  所以作为毒贩子的谭果直接被公安机关正式逮捕了,史前这个秘书也没有逃脱被调查审问的命运,而龙虎豹也被相关部门调查了,因为根据罪犯的口供,秦豫就是利用龙虎豹保全公司在国外的便利来买卖毒品,谭果则是利用风帆海运来运输毒品。  风帆海运从上到下都被抓了,公司大门也被贴上了封条,而账目上包括谭果个人的所有的资金都被银行冻结了。  接到消息的邹老简直被气乐了,愤怒的将手里头的茶杯直接摔在了地上,气息不稳咆哮:“他们这是要干什么?无法无天,简直无法无天了!”  “好了,您老也不要生气,不过是趁着秦豫在国外,想要逼迫谭果将风帆海运的股份交出来。”孙学军安抚的拍了邹老的后背给他顺气,“这一次是朱家主使的,史国柱答应了朱海明,只要完成了这件事,到时候风帆海运的股份会给百分之五给朱家。”  别看这百分之五,一年的红利就有几百万,朱海明一旦退休了,朱家就什么都没有了,原本他还想着让朱擎天和谭果结婚来霸占谭果的资产,如今这一条路走不通了,朱海明就打算铤而走险。  “邹老,我听说朱海明周一就要递交辞呈了,他打算以身体不适为理由提前退休。”孙学军知道这是朱海明最后的手段,他打算利用这两天时间直接将谭果打垮,然后周一就辞职。  “以为辞职了就能一走了之了?”邹老冷声一笑的站起身来,气过后倒也冷静了,对着孙学军开口道:“我现在就过去一趟,他们要怎么调查我不管,怎么栽赃陷害我也不管,我就坐在谭果身边看着他们审问!”  孙学军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邹老这一次的确是气狠了,朱海明也真是越来越糊涂,就因为要退休了,什么都不管不顾了,竟然干起了栽赃陷害的勾当,他难道以为史国柱接替了他的位置之后就会给他善后收尾,然后他就相安无事?  朱海明的确是这样想的,他只要办好了这最后一件事,到时候史国柱肯定要替他收尾,这样即使退休了,朱家也握着百分之五的股份,值得了!  再者朱海明也知道自己年纪大了,他还能活几年,等史国柱坐稳这个位置之后,他就算想秋后算账,自己估计一只脚都跨进棺材了,他也不用担心什么。  朱海明给各个部门明确下达了命令,对付谭果这样的毒贩要犯,一定要一查到底,关键时候动用一些审问手段也是合情合理的。  所以有人就打算给谭果来点特殊的审问手段,别说两天了,一天一夜就能让谭果招供,到时候她再签字将风帆海运的所有股份都转卖出去,等秦豫从国外回来,黄花菜都凉了,谭果一死,那就是死无对证。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孙学军陪着邹老来了,看着目瞪口呆的几人,孙学军温和一笑,“放心,我们不会耽搁你们办案的,我们就坐在一旁旁观,该怎么查你们就怎么查,该怎么问你们就怎么问。”  可是邹老这尊大神杵在这里,谁还敢动用特殊的问询手段?想要利用两天一夜的时间让谭果招供,然后将股权转让出去的打算根本就行不通了。  史家得到这个消息并不意外,邹老肯定会保下谭果的,不过唐家那边已经给了明确的消息,唐家已经动用手段将秦豫绊住了,估计没有一个星期的时间,秦豫没办法回国,所以审问谭果的时间还是很宽裕的。  两天一夜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因为有了朱海明的干涉,对谭果的审讯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谭果还能撑得住,邹老年纪毕竟大了,这两天一夜不睡觉已经是极限了。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办公室。”孙学军挂断了电话,朱海明果真对组织部已经递交了辞职报告,而且为了逼真,他这会人还在医院病房里躺着,所以孙学军这个坐冷板凳的领导也必须回去参加这个紧急会议。  “哎呀,我头晕。”谭果看着面色为难的孙学军,忽然嗷了一嗓子,然后头一耷拉就趴在桌子上昏厥了。  邹老和孙学军对望一眼,得,朱海明能装病,谭果也能装那,只要去了医院,总没有人敢对谭果动手,而孙学军也可以放心回去开会了。  “我血压也升高了,小孙,你叫救护车过来,送我和谭果去医院,人老了,不行了。”邹老有一样学一样,跟着软座在椅子上,不停的抚着胸口喘粗气。  急救医生来的很快,邹老其实并不需要装病,两天一夜没有睡,他身体已经扛不住了,关键是谭果,她如果是装病,那肯定不可能离开审讯室去医院。  “不好,病人血压太低,心跳过缓,有休克的危险。”负责急救检查的医生表情一变,这根本不是装病,而真的是出问题了。  “周医生,你确定没有检查错?”一旁负责审讯的警察错愕的开口,为了防止谭果是装病逃避审讯,所以才特意将一院的周主任调过来的,周主任最早是史国柱的专属保健医生,所以由他来检查,史家才放心。  “没有,病人情况很危险,必须立刻送去医院。”周医生摇了摇头,他已经检查三遍了,“血压一次比一次低,病人体温降的很快,这是休克前的症状,必须立刻送去医院,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十分钟之后,在办理了相关的手续后,邹老和谭果都被送去了市一院,孙学军这才舒了一口气,看不出谭果还真有点手段,孙学军也清楚周医生的身份,他史国柱的专属保健医生,是绝对不可能替谭果作假的。  会议室里,众人都已经坐了下来,就等孙学军的到来,史国柱听完史江的汇报,低声道:“不用管她了,不管是真病也好,假病也罢,秦豫还有一个星期才能回国,这段时间足够让谭果招供了,今天会议结束之后,孙学军就要调到农业部门了,刚好明天是全国性的农业大会,孙学军必须去W省开会。”  等孙学军到达之后,会议正式召开,朱海明虽然没有来,可是他的辞职报告已经递交到了组织部,而且朱海明还在医院躺着,所以目前S省的工作只能由史国柱来主持,“孙常委,我们S省的经济发展的很快,可是农业一直是我们S省的短腿,如今由你来负责农业发展这一块,我是非常的有信心的。”  孙学军笑了笑,看着张狂得意的史国柱,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十点了,相信该来的人就要来了。  史国柱一开口,参加会议的众人立刻纷纷附和起来,而孙学军这边的几个人都有些担心的向他看了过去,局势已经明朗了,他们输了,史国柱迎了。  而此刻,得到谭果入院治疗消息的还有其他各个世家,迫不及待的众人不由懊恼的叹息一声,只要谭果扛不住了,她必须要将赵家的股份抛售出来,谁知道这关键时刻谭果却入院了,这人一生病,对她所有的调查和审问都必须停下来,毕竟病房里还躺着一个邹老,谁敢对生病的谭果逼供,那简直是找死。  “爸,朱海明这是晚节不保了?”青竹帮里,艾文东讪笑两声,原本以为谭果是个硬茬,阴谋阳谋都不行,谁知道朱海明还真敢做,就这样将谭果给抓起来了,“朱海明该不会等谭果一签字之后就把他就地正法了吧?”  艾元鸿摇摇头,优哉游哉的开口:“朱海明这也是没办法了,他退休了,朱家就什么都没有了,儿孙都不争气,朱海明应该是和史国柱谈好了条件,所以才会铤而走险。”  对史家而言,这倒是一步好棋!利用朱海明直接扳倒了谭果,艾文东笑了起来,“当初林正寅不就是在招供之后畏罪自杀了,谭果只怕会走上同一条路。”  到时候人死了,邹老就算要怪,也只能去怪朱海明,但是朱海明有史家护着,邹老又能如何?至于秦豫那边,他现在在国外回不来,等人回来了,谭果已经死了,秦豫怎么报复?他就算杀了朱海明,对史家而言也没有任何损失,说不定还可以趁机抓住秦豫的把柄,将他也一棍子打死。  “文东,现在你该明白了吧,很多时候,有些事我们不需要亲自去做,只要我们出手了,就会留下痕迹,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是这个道理,史家是借刀杀人了,可是只要达到目的就好了。”艾元鸿的确很佩服史国柱,这个人够狠辣,是个枭雄,弄死了林正寅,趁机打压了孙学军。  现在利用要退休的朱海明来弄垮谭果,到最后史国柱是最大的赢家,而且史家和秦家也应该达成了协议,艾元鸿看向满脸笑容的儿子,“不过最后一点你倒是猜错了,史国柱不会弄死谭果的,谭果死了,谁知道秦豫会不会发疯,只要证据确凿,谭果只能将牢底坐穿,这就是史家的筹码,秦豫投鼠忌器,他不敢轻举妄动。”  所以谭果最后会活的好好的,只要她还活着,秦豫就等于被史家牢牢的攥在掌心里,秦豫虽然有钱有人,可是谭果“贩毒”这个案子已经是铁证如山,秦豫还能怎么办?他要救谭果,只有钱和那些练家子的手下,太难了。  就在所有人以为史家是最大的赢家时,十点钟,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了,一队人快速的走进了会议室,面色冷漠,眼神严肃,直接揍到了史国柱面前,“史国柱,你涉嫌多桩重案要案,现在解除你所有职务,跟我们走一趟。”  而同样被带走调查的还有史江,也包括史家其他人,这如同一个炸弹一般,将所有人都炸晕过去了,而就在十点半,帝京的电话打到了组织部,上面批准了朱海明的辞职,由孙学军主持S省的工作。  帝京下来的检查小组动作非常的快,谁也不知道史国柱这些人被带到什么地方去了,可是当林正寅的出现,众人再次傻眼的愣住了,然后心里头咯噔了一下,林正寅没有被“畏罪自杀”,那么史家就完了!  一桩桩罪证,那是铁证如山,而检查小组不但有这些证据,还有一个一个的人证,史国柱在国外的一个秘密账户上,发现了之前被盗取的五个亿资金。  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一切已经尘埃落定,被绊住的秦豫顺利回到了蓝海市,谭果早在检查小组出现之后就从医院回家了,还住在病房里,幻想着百分之五股份的朱海明,木头人一般的被检查小组带走了。  所有人都被孙学军的手段给震慑住了,根本没有想到他才是笑到最后的人,之前对孙学军不离不弃的那些死忠部下,一个一个都喜上眉梢,因为孙学局被打压而背叛他的那些人,则是面如土色。  孙学军顺利提拔了一下青年才俊到相应的位置上,这其中就有之前被查出是钉子的五个人,所以不管是青竹帮,还是秦家、唐家都按兵不动,没有人出来使绊子,让孙学军的工作开展的异常顺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