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55章 冤家路窄

第155章 冤家路窄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810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2
    知道了二十多年前事情的经过之后,郑毅看向谭果的目光充满了感激之色,更是握紧了叶岭的手,他从来不知道这些年的安逸生活,全都是源于一个未曾谋面男人的照顾,他只以为是叶家退让了,放弃了打压他和叶岭。  “不过你小叔也不是好人,这事明明就该和我说,他偏偏只告诉了小叶子,小叶子就是个书呆,这些事本该我来处理。”郑毅的感激持续不到三秒钟,便又恢复了粗鲁,醋味依旧浓烈的让人无语,“他肯定是故意的,让小叶子在心里头记挂了他二十多年,害得我吃了二十多年的醋!”  “小叶子,你都不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的,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说!”郑毅哀嚎着,一把抱着叶岭的胳膊撒娇。  只可惜配上他还算魁梧的身躯,胡子拉碴的刀疤脸,白色背心,蓝色大裤衩,这模样足可以让人将昨晚的隔夜饭都吐出来。  “你够了啊!”叶岭挫败又无奈的看着瞎胡闹的郑毅,不过他也没有想到郑毅早就知道自己珍藏的那一张名片,甚至误会那是自己暗恋过的男人,更难得是郑毅竟然隐忍了二十多年没有问,毕竟以郑毅那火爆的性子,能忍二十多年真的让人震惊。  谭果见不得郑毅说谭家人的不好,即使她知道郑毅只是嘴上花花,其实他真的很感激谭景御,可是谭果却还是眯眼笑着接过话:“比起我小叔,你的确是差远了,叶叔应该最明白吧,我小叔可比你帅多了,如果当年我小叔追求叶叔,保管没你什么事了。”  “你别看老子现在穿的邋遢一点,可是老子年轻的时候绝对帅遍天下无敌手……”郑毅自吹自擂的话在看到谭果手机上的照片后彻底偃旗息鼓了。  照片上的谭景御穿着笔挺的军装,抛开肩膀上那简直要亮瞎人眼睛的军衔不说了,就谭景御那一张脸绝对将郑毅甩了八条大街。  他继承了谭家人的优秀基因,身材挺拔修长,帅气的五官,邪肆的笑容,一手揽着谭果的肩膀,将世家贵公子的雅痞演绎的淋漓尽致,而偏偏在俊雅里多了一份属于军人的铁血冷傲。  “是他。”叶岭声音微微有些的动容,即使时隔二十多年,即使当年他的脸上画着浓重的油彩,可是叶岭还是一眼认出了谭果手机上的男人,那种优雅痞气的男人耀眼的让人过目就无法忘记。  看着哑了声的郑毅,谭果得瑟的收起手机,还故意补了一刀,“我小叔好像比叶叔你大三岁。”  看起来还像三十出头的谭景御早已经年过五十了,可是再对比一下胡子拉碴的郑毅,这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你们家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出话来,郑毅凶狠的目光恨不能将谭果给嚼碎了吃掉,太欺负人了有没有!偏偏自己还承了他们家二十多年的照顾之情,郑毅一口老血差一点呕出来,最后又灰溜溜的咽下去。  成功打击到了郑毅,谭果就感觉痛快多了,将话题转移到了正题上,“叶叔,南宁高速公路的路线必须从S省的南部更改到北边,不过经济自贸区的消息暂时还不能传出去,能保密多久就多久。”  身为谭家人,谭果平日里即使在懒散,她的政治觉悟和敏锐也是超过一般人。  不说S省原本就是全国经济最强省份,关键是史家才倒台没有多久,孙学军才接手S省的各项工作,这个时候的S省可以说是最薄弱的,一旦经济自贸区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各方势力必定都要安插自己的人手进来。  当然,只安插人手还算是轻的,谭果是真的担心消息泄露会造成经济不稳,这样的经济大省,一点小震动都会造成巨大的经济浪潮,那谭果和秦豫的责任可就大了。  “这个道理我明白,我是南宁高速公路的总设计师,设计线路都由我一人说了算。”叶岭肯定的点了点头。  当然突然更改已经审批后的高速线路,肯定会受到各方面的排挤和打压,叶岭要承受不小的压力,但是这么多风风雨雨他都扛下来了,这一点压力叶岭真的不在意。  “小叶子,你这是要一个人承担所有的流言蜚语!”郑毅那带着刀疤的脸上不由浮现出心疼之色,凶狠狠的瞪了一眼谭果和秦豫,没好气的开口:“你们难道就不能直截了当的把事情挑开来说吗?”  更改线路听起来简单,可是造价要增加好几个亿不说,工期也要延长至少一年多,这些压力都将是叶岭一个人来承担,中交局那些人会怎么说小叶子?肯定是收了别人的好处,否则他怎么愿意更改设计图?  “叶设计师至多承受一下压力,时间不会超过三个月,而且我们会保护叶设计师的安全。这个消息一旦泄露,后果谁都承担不起。”秦豫毫不留情的开口,直接戳破了郑毅不切实际的提议。  哼,小叶子的安全不用你们出手,我能保证小叶子的安全。郑毅臭屁的哼哼着,自己的  人肯定要自己保护,别看自己年纪大了可是这些年依旧在锻炼,三五个人根本伤不到小叶子,不过郑毅也知道他们会保护好叶岭当年素未谋面他们都能照顾了自己和小叶子二十多年,这份情他郑毅心领了。  “那也不能牺牲我的小叶子!”郑毅梗着脖子不满的回了一句,中交局那些人原本就嫉妒小叶子的才华和能力,酸言酸语的诋毁小叶子,说他表面清高,背地里还不知道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否则这些年不管他们如何明着暗着使手段,叶岭都平安无事,而且还成了中交局设计院的顶梁柱!  而且为了承包高速公路和立交桥这些大型项目的附属工程,叶岭也得罪了商界不少人,其中不乏一下丧心病狂的,但是叶岭也平安无事。  而那些对他出手的人都遭殃了,再加上叶岭五十多岁了都没有结婚,所以这流言是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要多不堪就有多不堪。  柯为国从柯家那边得到了叶岭在北蟒山的住址,带着柯子滔就过来了,他今天来找叶岭有两个目的,一个是为了可以承包下南宁高速公路的附属工程,有柯家的面子在,柯为国相信叶岭即使再清高也不敢随便得罪柯家。  第二个目的则是为了他的上百亩承包土地,柯为国早些年因为拆迁开发,认识了售楼部的一个女销售经理,男有钱女有貌,两人很快就勾搭上了。  柯为国对自己的女人还是很大方,既然成了他的小情人,总不能还在售楼部工作,柯为国原本是让金屋藏娇,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不过女经理头脑很清楚,她知道自己如果什么事都不做当一个被包养的金丝雀,估计用不了一年自己就会被柯为国给甩了。  所以柯为国当时承包下了城郊外上百亩的土地,办了一个花卉苗木公司,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是有柯为国暗中的关照,女经理将小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  如今女经理老了,柯为国也不打算继续这段地下情了,尤其他知道南宁高速公路很有可能从他承包的百亩土地旁边经过时,身为商人的柯为国就动了心思,才有了今天这一趟登门拜访。  什么叫做冤家路窄,郑毅算是见识到了,来了专门戳自己软肋的谭果也就算了,之前在店里砸了他好酒的柯家父子竟然也出现了。  “你们怎么在这里?”当看到院子里的谭果和秦豫时,柯子滔愤怒的开口,目光里喷着火!  之前豹子打了电话给柯子滔,只说车子已经被砸了,但是对方是个练家子,豹子的那些手下都是打伤了,好几个好在医院里躺着。  柯子滔气的够呛,不过他也知道正事要紧,原本打算等这事完成之后,再好好收拾这两个人,谁知道竟然就碰了个正着,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偏要闯进来!  “叶设计师,你好。”柯为国制止了愤怒的儿子,随后向着叶岭走了过去,热情一笑的开口道:“我姓柯,J省繁盛集团正是我经营的,我们是具有国家一级施工资质的建筑公司。”  余下的话柯为国已经不需要多说了,繁盛集团在建筑行业还是非常出名的,只是声誉一般般,因为有帝京柯家的关系,所以繁盛集团接手的一般都是一些有政府主导大型工程,一般的小项目,繁盛集团还真看不上眼。  不敢对谭果如何,郑毅已经够憋屈的了,而他更看不上柯为国,因为他也算是半个行内人,繁盛集团私底下的那些肮脏事,郑毅可是知道的,前年那座突然倒塌的大桥就是由繁盛集团承包施工的。  虽然最后用了一个项目部经理当了替死鬼,可是在桥梁倒塌之后,叶岭带队对桥梁重新进行了检查,发现使用的钢筋和混凝土都不合格,只可惜叶岭灾难事故检查报告是白提交上去了,柯为国让项目部经理资源承担下了所有责任,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柯总你好,如果是为了南宁高速公路而来,你只需要将繁盛集团的申报材料送上去,我们会进行严格的筛选。”叶岭声音依旧温和,但是眼神却带着几分冷凝,看得出他并不喜欢繁盛集团,而他经手的项目也从没有让资质不合格的公司承包过。  “叶设计师您太谦虚了,您是南宁高速的总设计师,在筛选过程中您有绝对的权力。”柯为国爽朗一笑。  来之前他就打探到叶岭的性格,这个男人看似温和却异常固执,身为叶家嫡系,却愿意和一个男人纠缠几十年,都五十多岁了,孩子都没有一个,这些年也没有借用过叶家的关系和势力,在柯为国看来叶岭是真的蠢。  “这是我们公司的一些资料,还请叶设计师抽空过目一下。”柯为国随后将一个文件袋递给了叶岭,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秦豫,难道是其他建筑公司的?  叶岭点了点头打算接过资料,可是就在此时一只大手抢先将文件袋接了过来,郑毅直截了当的将文件袋打开往地上一倒,除了一些文件资料外,一张银行卡刷的一下掉在了地上,卡上还粘了小字条,上面写的是卡的金额和取款密码。  “柯总你也太粗心大意了,竟然把银行卡放到了文件袋里,这可是一百万。”郑毅弯腰将银行卡捡了起来,夹在指间摇了摇然后丢给了脸色难看的柯为国,“以小见大,银行卡都能乱丢,看来柯总的建筑公司管理的也不怎么样,这要是哪天一不小心用几根木柴代替了钢筋,那就麻烦了。”  “你他妈的说什么!”柯子滔暴怒的开口,脚步一个上前,凶横十足的瞪着郑毅,“妈的,我们和叶岭说话,你他妈的凭什么插嘴!不要以为你背后有点关系和人脉,我们柯家可不怕,识相的就滚远点,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  柯为国这一次并没有阻止柯子滔,别说叶岭和叶家没关系了,他就算还是叶家人,已经没落的叶家敢和柯家硬碰硬吗?叶岭这不是清高,而不是不识时务!  “看到这位没有?她就是我们的靠山。”郑毅嘿嘿一笑,毫不客气的将谭果给出卖了,反正这丫头后台硬着呢,绝对不会怕这对奸商父子,借刀杀人什么的郑毅感觉用的挺爽。  秦豫冷眼看着笑的奸诈的郑毅,面容极其峻冷而高傲,却根本不将叫嚣的柯子滔放在眼里。  “不知道这位先生贵姓?”柯为国毕竟沉稳一下,之前他也担心眼前这个气势强盛的男人是冲着宁南高速来的,郑毅这么一说,柯为国就更加相信了。  只是秦豫太过于年轻,以前那些商业聚会宴会也没有见过,所以柯为国才会有此一问。  “秦豫。”冷冷的两个字从薄唇吐了出来,秦豫看向一旁的叶岭,“已经快中午了,我们就告辞了。”  秦豫的名字柯为国知道,之前柯三少去了S省,虽然这位是柯家的私生子,但毕竟是真正的柯家人,不像柯为国这种旁系,除了姓氏一样,和柯家几乎都快没有血缘关系了,是真正的一表三千里。  柯为国在J省,对S省商界的事情也很了解,自然听过秦豫的大名,却没有想到会在帝京碰到,秦豫难道也想要分一杯羹?想到秦豫和孙学军、邹老的关系,柯为国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南宁高速一半在S省一半在宁芜省,孙学军如今是S省的一把手,这条高速公路虽然是中交局主导的,但是孙学军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只要孙学军偏向秦豫这边,柯为国那些工程的可能性就很低。  “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钻出来的东西,也敢在帝京耍横,你去打听打听帝京柯家!”柯子滔一直在帝京没有回J省,自然不可能知道S省的秦豫,而且帝京也没有姓秦的大家族。  至于S省秦家,柯子滔倒是知道,不过他认识的是秦天祺这个秦家小少爷,也知道秦家继承人是秦天霖,所以根本不知道秦家还有一个失踪六年又回来的嫡长孙秦豫。  “柯总,很抱歉,这个忙我帮不了。”叶岭声音清冷的开口,已经明确的拒绝了柯为国之前的提议。  暴怒的柯子滔闻言脸上怒火更甚,抡着拳头就要打叶岭,妈的,一个搞设计的,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柯家的面子也敢不给。  柯为国脸色也难看,不过还是拦住了暴怒的柯子滔,声音冷冷的开口:“叶设计师还请多考虑一下,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今天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之后,柯为国带着柯子滔转身离开了,只是临走前那阴鹜的眼神让人明白柯为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而他迁怒的对象肯定就是叶岭。  柯家父子从北蟒山离开之后,柯子滔就打了电话出去,新仇旧恨叠在一起,柯子滔不讨回这个公道,他就没有脸在帝京圈子里露面了,柯子滔将谭果的车牌报了出去,让人盯着他们的行踪。  而坐在汽车后排的柯为国思虑片刻之后,这才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面对叶岭时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此刻带着几分谄媚,“姚秘书,你好,对,我刚刚从叶岭这里出来,果然和姚秘书你猜的一样。”  “柯总你之前都在J省,所以不清楚叶岭的性格也不奇怪。”电话另一头的姚秘书淡笑一声,别看他只是一个机要秘书,关键是他跟的主子可是柯家大少,目前柯家的继承人柯华。  所以柯为国这个柯家旁系就算再有钱,他对姚秘书的态度也很是恭敬,毕竟以柯华的身份和地位,柯为国还没有资格和他直接对话。  当然,柯家的发展也离开旁系这些人强大的资金支持,所以旁系的这些事情都是交给姚秘书来负责的,然后再由他转达给柯华。  柯为国这一次来帝京的目的,姚秘书很清楚,所以在柯华的示意之下,姚秘书也算全力配合柯为国的行动,不过叶岭的确是个硬茬。  “姚秘书,我看叶岭是油盐不进,让他更改设计图只怕不方便。”柯为国叹息一声,对着姚秘书故意示弱,“能不能将这一次的主设计师给换掉?”  叶岭连线路都不愿意更改一下,柯为国清楚更别指望叶岭在工程验收的时候放水了,他要接下这个工程,报价比起其他建筑公司都要低廉,这不是说柯为国不赚钱了,而是因为他会偷工减料。  反正这些高速公路三五年之内也不会坏,等到时候坏了,出问题了,柯为国能将责任撇的一干二净,上上面有柯家罩着,只要不是天怒人怨的大麻烦,一切都好解决。  可是叶岭如果是总设计师,所有的施工都必须经过他的检查才能验收,柯为国报价又低,到时候就甭指望能赚钱了。  商人果真是目光短浅,姚秘书脸上快速的闪过一丝不屑,不过声音倒是完全听不出来,“换设计师是完全不可能的,叶岭是中交局的顶梁柱,他经手的项目反响都极好,而且这一次南宁高速首段工程是在S省,即使是柯家也不好过多干涉,毕竟没有理由。”  撤掉叶岭这个总设计师,就如同打战时临阵换将,除非是有万不得已的理由,否则柯家也不能越俎代庖,如果S省还是史国柱在主持工作,他和柯家交好,到时候由他出面要求还方便一点。  孙学军是个新人,柯家不可能直接越过地方来干涉S省的工作事务,这等于是给柯家结了个仇人,姚秘书笑了笑给柯为国支招。  “其实柯总你可以从叶家着手,这些年叶家人对叶岭的愤恨可没有减少,听说当年为了逼婚叶岭,还给他订下了一个未婚妻,叶家和苏家结了仇,苏沁也一直未婚,叶家会没落苏家功不可没。”  柯为国并不是真的蠢,他提换掉设计师,不过是为了捧姚秘书,此刻得到明确的提示之后,柯为国连番感谢之后才挂了电话,只要抓到叶岭的软肋,就不用担心他不按照自己的命令行事。  “不如一起吃个饭吧。”叶岭并不在意离开的柯为国,目光温和的看向谭果,她小叔既然不愿意出面,叶岭也不强求,毕竟也只是感激之情,不过高速线路要改道,有些方面还需要和谭果详谈。  帝京的美食很多,但也只有那些饕餮才知道什么地方的菜肴物美价廉、口味地道,郑毅将人带去的是金玉土菜馆,名字虽然是大俗大雅,可是菜的味道的确好,不过每天只有十桌供应,除非是菜馆的老客户。  “抱歉,今天已经满桌了。”服务员陈恳的向着郑毅道歉。  “满桌了?”郑毅提高了嗓音,不满的看着服务员,“我半个小时前打了电话订桌,当时你们都接下单子了,现在和我说没桌子了,你们这是店大欺客了?”  “真的很抱歉先生,不过为了表示歉意,先生您以后来我们店里吃饭,可以给您免五次单。”服务员再次开口道歉,这种情况一般不会发生,不过今天也是巧合了,来的客人非同一般,老板亲自去接待的。  “算了,换一家店吧。”叶岭拉住不高兴的郑毅,虽然店家做的不厚道,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过多纠缠也没意思。  叶岭开口了,郑毅脾气再暴,此刻也听他的话,刚准备离开,另一个服务员突然快步跑了过来,“客人您好,十号桌的客人让您过去一趟。”  “妈的,真当老子是泥巴捏的!”郑毅的火气蹭一下冒了出来,什么叫让自己过去一趟,抢了自己的桌子,还敢给自己示威来了!  叶岭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郑毅已经冲了进去,谭果和秦豫对望一眼,也跟着走了进去。  预想的火爆场面并没有出现,郑毅只感觉今天绝对是自己的灾难日!不久前才知道小叶子并没有暗恋名片号码的男人,自己白吃了二十多年醋,眨眼间,他就看到“情敌”出现在自己面前,坐了他预订的桌子,吃着他想吃的美食,简直欺人太甚!  “小叔!”谭果眼睛一亮直接向着起身的谭景御扑了过去,兴奋的开口:“你不是和我小婶出去度蜜月了?我还以为你见不到你了。”  “哼哼,回帝京都不告诉我,还说见不到我,我看你就是见色忘友!”谭景御帅气一笑,抬手在谭果的脑门上拍了一下,“是不是因为要联系叶设计师,否则都不告诉小叔你回来了。”  谭果要找叶岭,谭亦这才和谭果说了叶岭和谭景御之间的过往,所以谭果才拿了谭景御的私人名片找上门来了。  秦豫知道谭家人都长的好看,可是看着已经五十多岁的谭景豫,没有穿军装,显得更加雅痞俊美,他亲密的揽着谭果的肩膀,看起来就像是三十来岁的同龄人,只是偶尔间他那漂亮的凤眸里闪过的锐利光芒,让人知道谭景御的不凡。  “这就是你看上的?”面对谭果时,谭景御倒像是个长辈,可是此刻打量秦豫时,谭景御眯着眼,目光很是挑剔,“小糖果,你是不是宅在家里时间太久了,所以才这么没眼光没品味!”  谭景御霸气十足的揽着谭果的肩膀继续批判的开口:“你看看他空有高个子,瘦的很,肤色苍白,这明显是身体有毛病,而且你看他印堂窄,说明此人气度小;颧骨突出,说明他脾气不好以暴怒,说不定以后还会家暴你;嘴唇薄则无情,这样一个冷血无情、气度小爱发脾气易暴怒的男人,你得多眼瞎!”  被贬低的一无是处的秦豫此刻倒没有暴怒,只是看着谭果肩膀上谭景御的大手,眼神沉了沉,这是谭果的小叔,有血缘关系,亲的!  “啧啧,小糖果,你看看,他那什么眼神,还想要剁掉我的爪子呢!”像是抓住了秦豫的缺点,谭景御更加得瑟起来。  勾起嘴角对着秦豫挑衅一笑,谭景御吧唧一下亲在了谭果的脸上,然后抬手色情至极的摸了摸谭果肉嘟嘟的脸蛋,贱样十足的感叹:“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软,想当初小叔我还给你洗过澡呢,要不明天我们一起去泡温泉,小叔好不容易把你养大,正好到了你回报小叔的时候了。”  郑毅目瞪口呆的看着耍贱的谭景御,然后佩服万分的瞅着压抑着情绪的秦豫,这被调戏的要是小叶子,管他是谁,郑毅绝对一拳头就挥过去了,见过贱男人绝对没有见过这么贱的!  听听他那叫什么话?泡温泉,还回报?这听起来让郑毅忍不住的想到岛国的伦理片!  “小叔,你这么调皮,小婶知道吗?”谭果无语的看着身旁的谭景御,从小到大她都在怀疑小叔真的是谭家人?后来听小婶说,也就爸能制得住小叔。  “你小婶那么爱我,不管我什么样,你小婶都是爱极了。”提到爱人沐放,谭景御那贱样十足的脸上却发现出了甜蜜的幸福笑意,只可惜昨晚上将人做过头了。  谭景御绝对不会告诉谭果他被小放放从床上赶下来不说,还被赶出家门了,闲着无事的谭景御就查了一下谭果的行踪,然后抢占了郑毅订下的桌子,顺便来刁难刁难秦豫这小子。  一想到自己从小宝贝大的侄女儿要被秦豫这个野男人给抢走了,谭景御感觉自己没有一枪崩了秦豫,那是因为自己涵养好、有风度。  二哥也实在太好说话了,竟然还让秦豫这小子去柳叶胡同吃饭,要是让谭景御来,他绝对调一个加强连的人过来,然后将秦豫这臭小子狠揍一顿,扒光衣服丢到马路上去,还敢觊觎他们家的小糖果!哼!  被认定很好说话的谭骥炎此刻正坐在办公室里,放下手里头的文件,想到早上和秦豫一起出门的谭果,谭骥炎凤眸沉了沉,一抹冷厉的寒光一闪而过。  等秦豫下次去国外的时候,自己该打几个电话出去,这样即使秦豫被打的鼻青脸肿,小瞳也只会认为是秦豫能力不足,所以才被揍,如此一想,谭骥炎原本威严的表情这才舒缓下来。  对了,还得将秦豫暂时扣押在国外,等他的伤好了再让人回来,否则还要让谭果去照顾病人!他谭骥炎的女儿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叶岭仔细打量了一眼谭景御,倒没有了之前的激动,感激一笑的开口:“谭先生,当年多谢您的帮助。”  “谢谢!”郑毅也正色的开口道谢,素未谋面,可是这个男人却照顾了自己和小叶子二十多年,让叶家不敢找他们的麻烦,让他们过了二十多年安逸宁静的生活。  谭景御不在意的摆摆手,“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更何况叶家人手伸的也太长了!”叶龄和郑毅如何那是他们的私事,叶家也太自以为是了,还以为是封建社会呢,可以随便操控孩子的感情和婚事,这事自己既然碰到了,肯定不会置之不理,更何况对谭景御而言只是举手之劳,可是对郑毅和叶岭而言却是救命之恩。当然了,谭景御也只是让下面的手下留心两人和叶家的举动,如果叶家太过分,肯定要出手帮忙。想来叶家也是倒霉,当初为了控制叶岭的婚事,找上了苏家,可苏家那是好相与的吗?联姻失败了,两家几乎成了仇人,叶家被苏家打杂的几乎快退出帝京了,自然没精力去折腾叶岭和郑毅。  谭景御之前点的菜都送了上来,秦豫此刻左边坐的是郑毅,右边是谭景御,谭果被远远的隔开了,对上谭果无奈的表情,秦豫第一次发现谭景御这个小叔简直就是恶婆婆!偏偏他还只能受着。  还是谭叔和童阿姨更理智更和善,秦豫这般想着,却完全不知道在办公室里的谭骥炎已经计划在国外将他给狠揍一顿了。  而且按照谭骥炎滴水不漏的行事,秦豫绝对会以为是意外,杀人不见血说的就是谭骥炎这种腹黑冷酷男,谭景御这样嘴巴毒的,其实这才是真的和善。  给谭果夹了一筷子菜,谭景御再次挑衅的看向秦豫,笑的格外欠扁,“我听说你开的是保安公司,这也太差了,你这样根本配不上我们家的小公主,这样吧,你这一次回到S省之后,将你的保安公司转卖出去,然后我会安排人给你找份体面的工作。”  秦豫眉头一皱,不管谭景御这个小叔如何刁难,秦豫都会受着,可是让他关掉龙虎豹这却是绝对不可能,不是为了钱和利,秦豫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管是六年前自己的失踪意外,还是当年母亲的死,这一切如同一张巨大的网,有些事,秦豫必须得查清楚。  “看到没?”谭景御撞了撞谭果的肩膀,“在他心里头公司第一位,你就排第二位,说不定以后他会为了其他事而抛弃你,所以小糖果回家来吧,小叔给你挑个好男人,小叔那些部下优秀的很,绝对不会比这小子差。”  埋头苦吃的谭果吐掉嘴巴里的骨头,抬头对着不着调的谭景御眯眼一笑。  “你想干嘛?”倏地一下戒备起来,谭景御太熟悉谭果这笑容了,这丫头看起来懒懒散散的,可是谭景御却知道谭果那是不使坏,她一坏起来那绝对比自己还要更甚三分。  “小叔,你别过了啊,你再欺负秦豫,我就将小婶拐去南川。”谭果哼哼着,回给秦豫一个安心的眼神,“听说这些年小婶都没有反攻成功,或许我该给小婶想点办法。”  “行,算你狠!”谭景御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胳膊肘往外拐的谭果,雅痞的俊脸垮了下来,“我宝贝大的侄女儿竟然向着其他男人,小叔的心都要碎了。”  谭果端着自己的碗和筷子站起身来,直接挤开了碍事的谭景豫坐到了秦豫身边,安慰的拍了拍秦豫的肩膀,“我家小叔就嘴巴坏,你别介意。”  看到谭果维护自己,秦豫就已经知足了,更何况他也知道谭景御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保护谭果,所以不管他如何刁难挑衅,秦豫都不会在意。  看着秦豫舒缓下来的表情,谭果忽然笑了起来,有点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这才弱弱的开口:“其实我小叔很好打发,秦豫,你该不会以为我爸就这么轻松让你过关了吧?”  秦豫表情一愣,一旁的谭景豫已经拍着桌子大笑起来,乐不可支的指着傻眼的秦豫,“你这个傻小子果真太单蠢了,我们家就二哥最腹黑,杀人不见血,你小子果真还是太嫩了一点啊。”  郑毅看了看几人,桌子底下的大手握住了叶岭的手,他忽然感觉小叶子的家人还是不错的,虽然狠了一点,讨厌了一点,但是至少叶家人没这么厉害啊。  看着秦豫那表情,郑毅默默的掬了一把同情的泪水,小叔已经够难搞了,还有一个更加难搞的岳父大人,关键是秦豫这个看起来精明的小子竟然都没有察觉到,这说明他的岳父大人那才是真正的大BOSS。  谭果轻咳两声,看了一眼秦豫继续开口道:“我大哥性子正直,所以他之前只说了一句话,除非单挑能打过大哥,否则一振出局!”  “二哥你也见过了,其实比起我爸和大哥,秦豫,你最要防备的就是二哥,因为二哥基本都是将你卖了你还替他数钱。”谭果说完之后低头继续吃了起来,该说的自己貌似都已经说了。  秦豫目光有点直,之前在南川第一次见到谭亦这个二哥,秦豫就感觉到谭亦的深不可测,这一次在谭家大宅再次见到之后,秦豫感觉谭亦对自己还挺和善,一些谭家的事也是二哥说给自己听的。  此刻秦豫才恍然大悟,自己就是那个被二哥卖掉了还给他数钱的傻子,因为他根本没有发现二哥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打算。  ------题外话------  忽然好同情秦总裁……掬一把同情泪……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