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57章 童年糗事

第157章 童年糗事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632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2
    孙学军的帝京之行不过是为了经济自贸区打个幌子,为了维持S省经济政治的稳定,不过做戏做全套,所以一大早孙学军就带着秦豫还有驻京办黄主任直奔相关部门拉一下赞助。  “这个资料暂时放在我这里,我会专门召开会议研究一下,不过学军同志你也清楚,现在我们也困难那!”部委艾主任笑着接过文件,看起来态度很是热情,完全不是那种刁难人的公职人员。  “多谢艾主任了。”孙学军笑着道谢,再多余的话就没有了,寒暄几句之后就带着秦豫转身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艾主任的脸色倏地一下阴沉下来,愤怒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简直不知所谓!”自己愿意给孙学军好脸色,他竟然还蹬鼻子上脸了,一点表示的意思都没有,就他这样还想拉赞助!白日做梦!  进了电梯之后,孙学军笑笑道:“姓艾的是典型的雁过拔毛,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想从手里通过一个审批项目,好处不给足了绝对不行。”  “至少话不难听。”秦豫沉声回了一句,来这些地方办事一贯都是这样,往往很简单的一个手续,但是偏偏要人跑上七八趟,将嘴皮子都说干了,事情都办不好。  “哈哈,不刁难刁难我们这些地方上来的人,怎么能显摆出他们的身份和地位。”孙学军认同的点了点头,为了显示他们的身价不同,明明一句话的事情,偏偏要三番五次的刁难人。  S省是经济强省,来相关部门办事倒是容易很多,基本上只要材料准备充分,一般不会被刻意刁难。  可是以前孙学军在其他地方工作,那些经济落后的地方,想要办点事就是困难重重了,别看在地方上都是人五人六的,到了帝京这些部门,那就得装孙子,说尽好话,请客送礼更是家常便饭。  在酒桌上,基本都是地方上的人一瓶酒,请来的这些帝京老爷们喝一杯,关键是他们愿意喝一杯还算给你面子,否则根本不会出席你的饭局,多少人的身体问题不就是这样喝酒喝出来的。  最无语的是他们在帝京受到了刁难和阻碍,等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之后,也卯足了劲去刁难下面来办事的人,似乎这样就能找到心理平衡,简直就是恶性循环。  从艾主任这边离开之后,孙学军带着秦豫又去了其他部门,这一次两人算是尝到了被人刁难的滋味了。  将秦豫递过来的资料当着两人的面像是丢垃圾一般丢到了垃圾桶里,男人头也不抬的摆摆手赶人,“哼,没有钱!不管是谁来了帝京都是来要钱的,我们哪里有那么多钱支援支援地方上的建设!难道我们饭碗底下能吃出钱来!快走快走,不必要耽误我工作!”  秦豫和孙学军对望一眼,两人二话不说的就转身离开了,让一旁看电脑发飙的男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被关上的办公室门。  半晌之后,男人直接气乐了,忍不住骂了起来,“MD,来了帝京还敢充当大爷,我呸,就凭他们得罪了柯家,就甭指望能拉到赞助!”  拿出手机,男人拨通了柯为国的电话,没有了刚刚面对秦豫和孙学军时的高傲和挑剔,此时笑呵呵的开口,态度很是热情,“柯总,你好啊……”  五分钟之后,柯为国高兴的挂了电话,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着,在见过苏沁之后,柯为国心里一直有些七上八下的,如果叶岭真将高速公路改道北边了,自己那百亩土地就一分钱都不值了。  好在秦豫在各个部门都碰了壁,想到这里,柯为国心情极好的笑出声来,在帝京敢得罪柯家人,秦豫即使有孙学军这个靠山也是做无用功。  别看孙学军工作能力挺强的,但是到了帝京,他的能力就有限了,俗话说的好县官不如现管,再者就算孙学军人脉多关系广,但只要柯家将消息透露出去,柯为国相信就没有人会给孙学军和秦豫开绿灯。  “爸,我派人找了一圈,妈的,就差把帝京的土地都给翻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叶岭!”柯子滔快步的走了进来,满脸的恼火和不甘的愤怒。  抓起茶几上的茶水一口灌了下去,柯子滔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爸,看来叶岭是收了秦豫的好处,打算将南宁高速公路改道了。”  “没事,只要秦豫这个影视娱乐城的项目拿到不投资,叶岭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随意更改线路。”柯为国心里头淡定了不少。  从他手里头的资料来看,秦豫早就捉襟见肘了,出现财政危机了,赵家的风帆海运他还是依靠银行贷款才能维持下去,这个影视娱乐城的项目,秦豫绝对没有多余的资金来投入前期的建设。  “爸,还有孙学军呢,如今史家树倒猢狲散,孙学军在S省绝对是一呼百应,只要他给秦豫牵头,帝京这边拉不到赞助,但是在S省还是可以拉到赞助资金的,之前银行那五个亿的贷款不就是因为孙学军的关系才办下来的。”  柯子滔虽然纨绔,毕竟是世家出身,在帝京他往来的也都是世家弟子,这点眼光和觉悟还是有的,柯子滔眼神一狠,冷声开口:“实在不行我们就将叶岭给弄下来。”  只要叶岭收受了秦豫给的贿赂,到时候他们找人将叶岭更改高速公路线路的举报材料交上去,不管是真是假,叶岭肯定要被调查,这样他就必须得从南宁高速总设计师的位置上退下来。  叶岭虽然是高速公路和桥梁的设计师,但是他在中交局工作,属于体制内的工作人员,柯子滔有理由相信叶岭肯定是收了谭果和秦豫给的好处,否则他怎么愿意更改线路?  “之前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苏总那边说叶岭背后有人撑腰,没有真凭实据绝对动不了他。”柯为国何尝没有想过这个办法,只要总设计师不是叶岭,他就有百分百的把握和对方合作,让繁盛集团接下南宁高速所有的附属工程。  但是苏沁掌控苏家这么多年,不是没想过报复叶岭,甚至中交局里面也是充满了明争暗斗,叶岭太孤傲,独来独往,一点人情面子都不讲,这样肯定会被人排挤,那些人不是没想过将叶岭给弄下来,可惜就没有人成功,性格正直的叶岭依旧是中交局的顶梁柱。  “难道就这么算了?”柯子滔不满的回了一句,脸上满是戾气和不甘心,不能报复叶岭倒也罢了,想到谭果和秦豫,柯子滔怎么都吞不下这口恶气。  “不着急,子滔,这事我会处理,你不要随便出手。”柯为国叮嘱了满脸戾气的柯子滔一句,秦豫此人心狠手辣,他连秦翰兆这个父亲的双腿都敢打断,柯为国真不放心柯子滔,他年轻气盛的,若是被秦豫伤到哪里,柯为国后悔都太迟了。  “我知道。”柯子滔烦躁的点了点头,只是不知道柯为国的警告他是真的听见去了还是假的听见去了。  柳叶胡同,谭家大宅。  秦豫正在厨房里忙碌着,童瞳瞅着坐在沙发上心安理得的女儿,“你就不进去帮个忙?”  正吃着新鲜的葡萄,谭果头也不抬的回答:“我进去越帮越忙,我只要负责把饭菜吃光光,秦豫就高兴了,估计喜欢做饭的人都有这种思想。”  童瞳揉了揉眉心,保养极好的脸上露出无奈之色,她真不知道秦豫图个什么了,就谭果这性子,如果男人能怀孕生孩子,估计谭果都能让秦豫帮她生娃。  “好吧,我进去帮忙,我爸一会就下班了。”谭果抓过纸巾擦了擦手,起身向着厨房走了过去,油烟味伴随着炒菜的香味,谭果吸了吸鼻子,趴到秦豫的背上,“烧的什么啊,好香。”  锅铲在锅里翻动着,浓郁的香味弥漫出来,秦豫拿起一旁的筷子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出来,放在嘴边吹凉了一点,而谭果已经迫不及待的伸长脖子,秦豫的筷子一伸过来,谭果张嘴就啃了过去。  排骨经过两次油炸,外酥里嫩,酸甜的汤汁配上苹果块的清香混合在一起,谭果吃的啊呜啊呜的,片刻就剩下一小块骨头吐到了垃圾桶里。  谭果靠在流理台上,看着围着围裙,将衬衫袖子卷到手肘处忙碌的秦豫,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我妈说我懒人有懒福,其实秦总裁你上辈子一定是坑害了我,所以这辈子你来还债了。”  秦豫将糖醋排骨装盘,一旁谭果已经不客气的拿起筷子夹起了第二块,“嗯嗯,真的好香,这排骨一定要自家做才够新鲜好吃,外面卖的糖排好多都是事先油炸好了摆在保险柜里的,吃起来总感觉有股子怪味。”  “不会做饭你倒是会吃。”谭亦调侃的笑声在厨房门口响起,宠溺的看着笑眯着眼睛啃排骨的谭果,余光瞄了一眼开始刷锅的秦豫,说实话没有看到秦豫下厨之前,谭亦总怀疑之前的调查报告。  就秦豫的性子来看,谭亦怎么看他都不像是居家的好男人,可是短暂相处两天之后,谭亦不得不相信秦豫的确是个另类,明明是冷血狠辣的性子,可他偏偏将谭果照顾的很好,衣食住行基本都已经被秦豫给包揽了。  “二哥,马上就可以吃饭了。”秦豫回头尊敬的开口,对上谭亦和善的笑容,秦豫下意识的戒备起来,很想从谭亦那英俊的笑脸上看出他内里的算计和打算。  “你辛苦了。”谭亦侧过身去洗手,秦豫已经端着新鲜出炉的排骨送出去了,谭果则在啃第三块排骨。  谭亦回头,看了一眼离开的秦豫对着谭果道:“你和秦豫说什么了?他这两天看我的眼神戒备了不少。”  “秦总裁担心你把他卖了,他还傻了吧唧的给你数钱。”谭果含混不清的回道,眼睛里是压抑不住的笑容,自己难道说错了吗?二哥可比大哥腹黑太多了,大哥最多就是武力镇压秦豫,二哥可是又奸又坏。  谭亦失笑的摇摇头,敲了一下谭果饱满的额头,“你就和秦豫胡说吧,我不会反对你和秦豫的,只要你高兴就好。”  谭果眼睛猛地瞪大,很是怀疑的瞅着如此大度的谭亦,只可惜看到的只是谭亦帅气的俊脸,眉目如画、俊雅高贵,谭果也无法从谭亦的脸上发现他的真实意图,但是凭着敏锐的直觉,谭果可以肯定二哥的话绝对没有说完。  “日后秦豫要是对你不好,或者你腻了,想换个男人就和二哥说,都交给二哥来处理,左右不过是个男人。”谭亦笑着将余下的话说完,说的云淡风轻,可是漂亮的凤眸里却有着狠戾的寒光一闪而过,让人明白谭亦绝对不只是说说而已。  好吧,这么腹黑狠辣的英俊男人才是自己二哥,谭果大眼睛里盛满了笑意,亲昵的抱着谭亦的胳膊,将头枕在他的肩膀上,“二哥,这样我不就太渣了?”  秦豫如果先出轨也就罢了,什么叫做自己腻了,就换个男人?谭果想想就感觉好笑,二哥当自己是什么人那。  “不用管外面的流言蜚语,你是我谭家的小公主,只要你过的幸福过的快乐,没有人敢多说一句你的是非。”谭亦宠溺的摸了摸谭果的头,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黑就是白,白就是黑,否则怎么会有指鹿为马一说。  刚返回厨房打算端汤的秦豫绷着冷峻的脸庞,以谭二哥的耳力,他肯定早就知道自己过来了,所以他这番话是故意说给自己的听的,二哥在告诫自己,首先他不能背叛谭果,不能出轨,否则等待自己的绝对是死无全尸的下场。  其次二哥要告诉他只有谭果能说不的权力,谭果可以随时结束这段感情,而秦豫根本没有置喙的权力,面对谭家这样的庞然大物,秦豫知道谭亦绝对说到做到,这就是强者的力量,不服气也可以打到你服气为止。  谭亦和谭果腻歪了一阵之后,这才向着厨房外走了去,看着外面的秦豫,温雅一笑的点了点头,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的离开了。  谭果看着进厨房的秦豫,瞅了瞅他紧绷的峻脸,笑着开口:“生气了?”  “没有。”秦豫面色微微苍白,他又是冷心绝情的性子,所以即使平静的时候也是绷着脸,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冷血无情。  “我二哥这么霸道这么不讲理,你都不生气?”谭果心里头明白谭亦是真的说到做到,谭家人都正直,但正直的前提是护短,若是涉及到了家人,那绝对是帮亲不帮理,好在谭家是根正苗红,没有一个长歪的熊孩子。  秦豫转身正色的看向谭果,微凉的大手亲昵的抚过她染笑的脸颊,“我希望你能过的幸福,即使这个幸福并不是我给的。”  谭果睁大水润润的黑眸看着脸色认真又严肃的秦豫,明明该是深情款款的对白,谭果却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秦豫的胸膛上,“得了吧,你这话拿出去糊弄糊弄外面的女高中生还差不多,我认识的秦总裁可没有这么大度。”  秦豫偏执起来绝对算是神经病,他能有这样的涵养和风度,那就不是自己认识的秦总裁了。  峻冷的脸上快速的闪过一抹可以感知的温柔浅笑,秦豫转身去看灶台上正小火煨着的野菌汤,“生:我们是夫妻,死:我们同穴。”  秦豫没有那么伟大的节操,谭果的幸福只有自己可以给,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即使她不愿意了,秦豫也不会将人放开,他宁可囚禁她一生一世,他们纠缠一辈子,爱也好、恨也罢,他都不会放谭果离去,看着她站在另一个男人身边,除非对方踏过自己的尸体!  好吧,这才是霸道又神经病的秦总裁!谭果满意的点了点头,二哥的考虑其实是多余的,这一生,她只会爱一个人,然后白头偕老。  若世事无情,真有分道扬镳的那一天,她会转身离开,可是这一生,她再也不可能爱上其他男人,因为她的感情早已经放到了秦豫身上,她再没有多余的感情和力量去爱上其他人。  不得不说秦豫绝对是有五星级大厨的水准,虽然做的都是家常菜,可是不管是卖相还是口感都是极好,童瞳看着给谭果夹菜的秦豫,低声对着身旁的谭骥炎开口:“我以前一直觉得糖果这孩子反应慢,有些笨。”  谭骥炎一怔,谭果懒归懒,但是柳叶胡同这些孩子里,除了谭亦之外,谭果绝对是最精明的一个,谭亦城府深,谭果也是不遑相让,只是谭亦愿意去用谋略,而谭果则是懒得去想去算计。  “可是我今天才发现我想岔了,糖果如果笨,她怎么能骗到小豫这孩子。”童瞳感慨的开口,心里头的大石头算是彻底落地了,小时候别的孩子都喜欢疯玩疯跑的,就糖果总是“呆呆”的坐在一旁。  在幼儿园的时候,糖果因为迟一年上学,比班上的孩子都大一岁,可是其他孩子都会抢糖果的玩具,糖果也从来不抗争,一副任人欺压的小软包模样,童瞳以前特担心。  毕竟没结婚之前,糖果有家里人护着,不用担心她会被外人欺负,在幼儿园的时候,煦桡还有顾岸他们都会护着谭果,在童瞳看来即使谭果呆呆的、傻傻的,性子又老实,也没有人能欺负到糖果。  可是结婚了就不一样了,夫妻之间的相处,家里人无法干涉更多,就算在其他方面可以干涉,那在床上的时候总是两夫妻之前的事情。  童瞳是真的担心以后谭果的丈夫因为谭家的关系明着不敢对谭果怎么样,谁知道对方憋屈久了,会不会在床事上欺负谭果,偏偏谭果那性子又老实,从小到大都不会告状,到时候可怎么办。  “妈,你从哪里看出来我笨了?”谭果无语的看着和谭骥炎低声交谈的童瞳,说自己懒,她也认了,可是为什么会笨!  童瞳有些尴尬的看了看不满的谭果,“你小时候性子太老实,被人欺负了也从来不说,也不和家里告状,五岁那年,过年的时候你小叔从国外给你带回来的机器人,你就玩了一会,就被来家里拜年的梅家那孩子给拿走了。”  谭亦闻言不由笑了起来,“妈,你就看到谭果的机器人被梅家孩子拿走了,你难道不知道谭果将对方从小到大的压岁钱都转到自己账户里来了?”  那是小叔从国外带来的最新款的机器人玩具,可以自己进行简单的编程,而且还能和机器人对话,梅家那孩子比谭果大两岁,七岁的小男孩看到这个机器人眼睛都看直了。  然后谭果对会说话的机器人完全没兴趣,所以大方的卖给了梅家小男孩,顾岸带着顾均澈和谭沐直接抱着机器人跟到了梅家,大人都以为是四个男孩子玩的好,毕竟能和谭家孩子交好是再好不过了。  然后梅家孩子拿出了自己的存折,上面是他从小到大收到的压岁钱和各种生日红包,大家族的孩子从小都会培养金钱观,所以密码什么的都由孩子自己掌握,顾钧澈拿出自己的平板,刷刷几下就弄好了转账,等梅家孩子输完密码之后,七岁的孩子,整整七年的压岁钱,足足有三百多万都成了谭果的私房钱。  “那孩子看起来不傻啊?”童瞳因为这个迟来的真相错愕的愣住了,毕竟那孩子已经七岁了,再贪玩也知道三百多万绝对能买太多机器人了。  “那是因为我告诉他,可以让均澈给他重新进行编程,让顾岸给他的机器人装上武器,类似变形金刚,市面上绝对买不到。”谭果干咳两声,小时候的糗事现在听起来怪不好意思的。  谭亦笑着补充道:“所以三百万,他们六个熊孩子分了,一人分了五十万。”  “那也是我大方,见者有份。”谭果不满的瞅了一眼嘲笑自己的谭亦,她都不知道二哥竟然知道这事,谭果一直以为这是她和顾岸他们之间的秘密。  事后,梅家人简直是无语了,几个熊孩子之间的交易,他们当大人的自然不好说什么,再者也就是几百万而已,对梅家还真不算什么,可是他们无语的是自家熊孩子是不是太傻了?三百万就买了个机器人,还一副占了大便宜的模样。  被家里长辈鄙视了,梅家那孩子也气的够呛,巴拉巴拉解释着这个机器人多么独特,多么厉害,别说三百万,再多钱也买不回来。  梅家长辈为了教育自己的熊孩子,特意买了一模一样的机器人回来,改装成更厉害的机器人,让熊孩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然后的然后,梅家人发现他们改装的机器人竟然真的打不过熊孩子的机器人。  甚至连改装程序和武器的两个专家都惊叹不已,恨不能将这个机器人带回去研究,可是熊孩子抱着自己的机器人就跑了,他花了三百万买回来的,才不给他们研究。  “那小学三年级那年,煦桡他们都去参加竞赛了,他们才走一天,你下午放学回来的时候就被人给欺负了。”童瞳再次开口,想当初她这个当妈的因为谭果绝对操碎了心。  没有当母亲之前,别说打架受了点小伤,就算是被子弹射中了,只要不伤及性命,童瞳自己都不在意,她很小就接受了国安行动组的特训,流血牺牲都是常有的事。  小时候训练,别说鼻青脸肿的,那种超人类极限的特训,让童瞳无数次感觉到了死神的脚步,可是她都不曾退缩过。  但是看着谭果回家之后就去房间洗澡了,校服上还有点点血迹,手背上都红肿了,童瞳心里头特难受,她甚至有种去将欺负糖果的熊孩子都揍一顿的冲动,好在第二天就是星期六。  等到星期一的时候,参加奥数竞赛的关煦桡他们都回来了,有了这群发小的保护,在学校里就没有人敢欺负糖果。  “我从小学到高中就打了那一次架。”谭果给自己辩解着,因为一次就够了,那一次之后,整个片区的孩子,就没有一个人敢招惹谭果了,这绝对是杀鸡儆猴的最高境界。  柳叶胡同六个孩子一起上的幼儿园,一起上的小学初中高中,虽然他们身份都被保密了,让人以为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但是六个人都是一起行动。  而且顾岸一看就是不好惹的刺头,所以在谭果的上学生涯中,几乎没有人会不长眼的找他们六个的麻烦,即使有也被顾岸他们私下里给解决了。  唯一的那一次就是三年级的时候,谭果忒懒,根本不愿意参加数学竞赛,就算你脑子再聪明,要想参加这种数学竞赛,那也得没日没夜的刷题,每天至少要做五十道奥数题,谭果懒得做,自然就没有参加了。  关煦桡他们原本也不想去,可是老师各种拜托请求,谭果也让他们去,最后关煦桡他们就同意了。  学校里其实有不少人看不惯谭果,这仅限于女生,毕竟谭果被关煦桡他们当成小公主一般呵护着。在班级,谭果和顾均澈同桌,关煦桡和顾岸坐后排,谭沐和沐谭两个双胞胎坐前排。  别说欺负谭果了,其他男生想和谭果说句话都要经过层层关卡,有些女生自然就嫉妒了,总想着教训谭果,不准她霸占班上的校草们。  而男生也嫉妒,只是嫉妒的对象变成了关煦桡他们,不管他们如何努力学习,成绩永远排在他们后面,不管他们如何锻炼身体,体育课上,不管是足球篮球还是其他竞技项目,出彩的永远都是柳叶胡同这几个孩子。  这种嫉妒从一年级开始,压抑了三年之后,终于爆发了,趁着关煦桡他们不在学校,谭果一个人放学回家的时候,她被一群熊孩子给堵了。  若都是学校里的熊孩子,谭果也不会大打出手,偏偏其中两个女学生的哥哥是附近职高的坏学生,这些十八九岁的高中男生因为偷看了一些小电影,将目标瞄准恶劣幼齿的小女生,而谭果刚好成了送上门的目标。  五个职高男生带着一批学校的熊孩子围堵住了谭果要将人带走,其中两个男生甚至看上了两个清秀的小男孩,都是九、十岁的年纪,男孩子长的白皙,瓜子脸、大眼睛,雌雄莫辩,看起来干干净净的。  学校的熊孩子们都吓的哭嚎起来,他们再熊,也只是有点坏坏的小心思,心灵依旧是干净而纯粹的,可是这五个职高的男生却已经成了恶魔。  那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谭果出手,将书包塞到一个哭的眼泪像珍珠一般往下掉的男孩子手里,谭果将马尾辫盘了起来,省的打架的时候被人抓住,绝对是个要害。  然后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脚踝,谭果如同炮仗一般冲出去了,别看谭果只有十岁,但是在谭宸的训练之下,再加上天生是大力士,那一战在学校熊孩子眼里是无比的惨烈,惨叫声哀嚎声不断的响起,鲜血横飞、恐怖而血腥。  “所以我当时看到的校服上的血迹都不是你的?”童瞳后知后觉的发问。  一旁谭果无比陈恳的点了点头,努努嘴开口:“当时出手太重了一点,不怎会控制力度,这事还是爸给我出面解决的。”  “你都没有告诉我?”童瞳不满的看着面容威严的谭骥炎,谭果出了这么大的意外,谭骥炎竟然瞒着,否则童瞳也不会以为糖果是在学校被人欺负了。  “当时你每天都心事重重的,所以就没有拿这事烦你。”谭骥炎一本正经的解释着,随后陈恳的道歉,“是我不好。”  实则是因为那几个职高男生被谭骥炎收拾惨了,他们最开始也没有想着将目标对准年纪小的女孩,而是在学校里欺负那些无权无势的女生,在职高上学的女孩子,大多数都是家里头没有人管的,成绩差,喜欢玩乐。  所以几个男生很容易就找到下手的机会,趁着去KTV唱歌的时候,将药方到她们喝的酒里面,等发生关系之后,还故意拍下了视频和照片,如果这些女生不相识,这些视频和照片就是要挟她们的工具。  后来学校的女生太容易上手,五个男生心也越来越大,甚至对外校那些好学生下黑手,同样用照片和视频当威胁,而且他们都让年纪最小的一个人出手,那是他们其中一人的弟弟,才十三岁。  这样即使报警了,首犯只有十三岁,根本不会判刑,他们最多算是共犯,但是罪行要轻了很多,而报警的好学生一辈子都会被毁了,所以几个受害者都忍气吞声自己扛了下来,直到他们瞄上了谭果。  对于这样的人渣败类,谭骥炎并没有因为他们只有十九岁而心软,但是这些阴暗黑暗的东西,谭骥炎并不打算让童瞳知道,因此谭家几人就默契的瞒了下来。  “算了,那个时候我在担心糖果以后怎么办,所以你误会了也不奇怪。”童瞳不在意的摇摇头,那个时候自己其实有些怨谭骥炎的,自己都和他说了谭果性子太弱,会被人欺负。  可是谭骥炎偏偏不在意,每一次都说,“不会,糖果不会被人欺负,还有煦桡他们在。”  谭骥炎这个当父亲的竟然如此不在意自己的女儿,童瞳直接怒了,偏偏每一次又傻傻的被谭骥炎转移了话题,如今想想童瞳才恍然大悟,原来笨的人是自己,谭骥炎每一次和自己说的都是真话,不是在敷衍自己,糖果真的很聪明。  “妈,我在你心里到底有多笨多弱啊?”谭果哭笑不得的看向童瞳,难怪大学毕业后,自己整天宅在家里头不工作,妈都没有催促过自己,估计是因为担心自己出去工作也会被人欺负,所以宁可养在家里头。  童瞳尴尬的笑了笑,她当然知道谭果身手好,关煦桡他们都不是谭果的对手,但是谭果那性子,童瞳总担心她会被人欺负,这也是人之常情,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  叶岭打算跟着谭果和秦豫去S省,所以还是要去中交局找领导当面说一下,谁曾想叶家的人因为找不到叶岭,所以一直派了人在中交局大门口盯梢着,叶岭一出现,盯梢者的电话就打了出去。  所以当叶岭刚办理好相关手续走出来时,就被叶家人堵了个正着,而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更是愤怒的走上前来,“你这个逆子!”骂完之后,手里头的拐杖用力的向着叶岭的身上狠狠的砸了下来。  别看老头都七十多岁了,可是一拐杖下来,叶岭痛的闷哼了一声,而老头似乎打的还不够,再次抡起了拐杖,直到他第四次将拐杖向着叶岭的头打过去时,叶岭这才避开了。  “你还敢躲!”一拐杖打空的老头愤怒的骂了起来,满是皱纹和老年斑的脸庞狰狞的扭曲在一起,一字一字恶毒而尖锐,“当年我就该将你活活掐死,省的你来祸害我们叶家!”  “我挨了你三下,是因为你是我的父亲。”叶岭冷淡的开口,若是可能,他根本不愿意出生在叶家。  小时候叶岭因为是长房独子,他根本就没有童年,比起别的会哭会闹的孩子,他要学各种知识和规矩,要担负起振兴叶家的重担。  叶岭很聪明,叶家人感觉这一次叶家一定会有一个优秀的继承人,因此更加严厉的要求还是孩子的叶岭,正因为聪明过人,在这样的高压管制之下,叶岭依旧拥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和人格。  他从和家里头人说理解释道默默承受,然后再默默反抗,这是一个长期而漫长的过程,叶岭太弱了,尤其是他要背叛的还是血脉至亲,可是最终叶岭还是选择了设计这条路,而紧随而来的就是叶家各种打压和逼迫。  后来似乎知道叶岭是铁了心的要走这一条路了,叶家立刻冷血无情的放弃了叶岭,甚至断绝了他的经济来源,若不是靠着郑毅后来的支撑,叶岭估计都没办法毕业。  “呸,你眼里如果还有我这个父亲,你今天就跟我回家一趟!”叶老头恶狠狠的开口,目光歹毒又狠辣的盯着叶岭,“否则我们叶家就没有你这个人!”  “叶叔,出什么事了?”来接叶岭的谭果刚将车子停了下来,就看到叶岭被一群人给围住了,其中就有之前在金玉土菜馆碰到的叶宾泉,周围还有八九个保镖,看来叶家是铁了心的要对叶岭动手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