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60章 村民上当

第160章 村民上当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629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3
    “柯为国在桥头镇那边散播了不少的谣言,现在闹的是人心惶惶的。”史前灌了一口凉茶,这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才五月的天气温度就飙升到了三十度了,这让胖子还怎么在地球上存活下去。  “我就知道柯家不会会出幺蛾子。”谭果打着哈欠,一脸困倦的靠在沙发上,明明才午睡起来的,可总感觉怎么都睡不够,如果不是因为史前来了,谭果估计趴在沙发上又能睡过去了。  对比自己在外面奔波的满头大汗,而谭果却舒舒服服的在家里看电视吃水果,史胖子心里不平衡的坐在沙发上,眯着绿豆大的小眼睛瞅着谭果,鄙视的开口:“你一天都快睡上十个小时了,再睡下去就成猪了。”  谭果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柯为国这边暂时别管,让他去折腾,让七局的人在帝京盯着苏家,人赃并获最好,想来苏家人也不乐意头顶上压着一尊女太后。”  “行,这事我来办,刚好我也要回帝京一趟。”史前明白的点了点头,看来这几年柯家的手伸的太长了,什么地方都要搀和一脚。  柯为国不过是柯家的旁系,而且还是J省的,竟然也想来干涉S省和宁芜省的高速公路建设,而苏家自从投靠了柯家,行事也更加张狂了,对柯家进行必要的警告是必须的。  下午五点半,什么叫做冤家路窄谭果算是见识到了,之前还和史前商讨着如何对付柯家,结果一上电梯竟然就碰到了唐毓婷和柯三少。  唐毓婷看到谭果的一刹那,眉头微微一皱,可是瞬间又转为了惊喜和激动,刚想要开口,谭果刷一下走到了电梯里边,扭过头看着电梯内壁上的广告,好似上面有金子一般。  唐毓婷扬起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目光扭曲的瞪着无视自己的谭果,最终还是压下心头的恶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早晚自己会让谭果知道她如此作践自己,一定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电梯门刚要合上,突然,又一只手快速的伸了过来,这一次进电梯的却是四个青年,其中两人身上满是浓烈的烟草味,在电梯狭小的空间里散发出来,让人难受的几乎要屏住呼吸,可是一看这四个青年就不是找招惹的,胳膊上都是纹身,还一身的戾气。  “呦,亮哥,没想到今天还有这等艳福。”其中一个小青年眼睛一亮,吹了个响亮的口哨,色眯眯的看着站在电梯里的唐毓婷。  不同于他们过去在酒吧、夜店里见到的那些女人,唐毓婷是唐家大小姐,自己也在商场打拼,那种舒雅美艳的气息配上漂亮的五官,足可以让任何人眼前一亮。  唐毓婷眉头一皱,在电梯里遇到谭果已经够晦气了,竟然还被几个不长眼的东西调戏,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唐毓婷看向四人的目光就跟看死人一般。  柯三少不满的看着出言不逊的小青年,脚步微微上前站在唐毓婷身侧,倨傲的开口:“要撒野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汀澜酒店绝对是蓝海市最好的酒店之一,五星级的标准,进入酒店的都是非富即贵的大人物,但凡有点眼力劲的人就不会在汀澜酒店的电梯里闹事。  更何况不管是唐毓婷还是柯三少一看就是富家子弟,通身那高人一等的气度还有那倨傲的眼神,怎么看都不是小人物。  可惜柯三少话音刚落下,只感觉眼前一黑,鼻子剧烈一痛,一股子热流从鼻腔里流淌出来。  “妈的,老子管你是谁,在蓝海这地方,敢和我们亮哥这么说话,揍死你都是轻的。”一拳头砸上柯三少鼻梁的小青年得瑟的开口,耀武扬威的晃了晃自己的拳头,“老子最看不惯你这样的小白脸,还敢和老子横,也不打听打听蓝海市是谁的地盘!”  柯三少是被这一拳头给打蒙圈了,一旁谭果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瞬间吸引了电梯里所有人的目光,谭果无辜的摆摆手,“大哥,你们继续,只是这场面只在电视电影上看过,没有想到现实里竟然也能见到。”  被谭果奉承的小青年立刻得瑟起来,然后pia一下又一拳头砸到了柯三少的眼睛上,“妹子,别怕,以后碰到这些衣冠禽兽,就找哥哥来给你帮忙,哈哈,在蓝海就没有我们亮哥摆不平的事情!”  柯三少头嗡嗡的响着,鼻梁痛不说,眼角又被小青年的第二拳头给打裂开来了,他虽然是柯家私生子,在柯家不受待见,但是在帝京他也是姓柯的,不看僧面看佛面,柯三少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世家子弟,谁曾想今天竟然阴沟里翻船了。  “我操!”终于回过神来的柯三少直接暴了粗口,抡着拳头向着最近的小青年打了过去,可惜他只有一个人,对方却是四个。  叮的一声,混乱里,电梯门刚要开,不知道被谁不小心碰到了按钮又关上了,等到电梯门再次打开时,这会竟是最底层的停车场。  电梯里的人呼啦一下都冲了出来,谭果趁机也跟着出来,三两步走到之前停着的车子前,靠在车头看着不远处的一幕,柯三少被揍惨了,一旁唐毓婷拿着手机直发抖,好在酒店的保安已经快速的跑过来了。  五星级酒店的保安很多都是练家子,四个小青年虽然二十五六岁,也有点身手,毕竟不是几个保安的对手,一下子都被制服了。  “谁他妈的都不准报警!”鼻青脸肿的柯三少一抹嘴角的血迹,阴狠至极的开口,“这事我亲自处理!”  柯三少已经要气疯了,可是唐毓婷没有,她虽然也受到了惊吓,但是此刻已经冷静下来,快速的走上前来拿出纸巾给柯三少擦拭着脸上的血迹,低声开口道:“谭果还在这里,这事你别经手处理,交给下面人去做。”  柯三少一怔,烦躁挥开唐毓婷的手,这才看向不远处靠在黑色越野车前笑眯眯的谭果,柯三少气的攥紧了拳头,他是柯家私生子,和上面两个哥哥关系也很差,但是一笔写不出两个柯字,在柯家的利益面前,也是要一致对外的。  更何况柯三少主动放弃帝京和唐家联姻,柯华这个大哥倒是很满意他的识相,只要能给柯三少方便的地方也会给他方便,所以之前柯为国到了帝京还和谭果秦豫起了冲突,柯华就亲自打了电话给柯三少。  而今天这一出饭局,也是柯为国邀请柯三少的,毕竟柯为国只是旁系,而且南宁高速主路段是在S省,柯为国在J省有关系有地位,到了S省他还是需要拜码头的,所以柯三少就出面约了艾文东,有青竹帮的少主出面,日后柯为国行事就方便多了。  对上柯三少复杂又憋屈的目光,谭果笑的更加灿烂,依旧表情无辜的摆摆手,“柯三少您老自便,我就是个看热闹的,大家当我不存在啊。”  一口心头血差一点从嘴巴里喷出来,柯三少恨不能一刀宰了谭果,她是看热闹!可是柯三少刚肯定,前脚自己敢对这四个青年做点违反法律的事,后脚谭果就能伙同秦豫将这事闹的整个S省上下皆知。  柯三少自己倒也就罢了,关键他背后可是帝京柯家,这种事虽然是小事,但是一旦闹起来,柯家面子也不好看,关键是自己还不是柯家嫡系,却给柯家抹黑了,而且有孙学军给谭果撑腰,谭果这股子妖风肯定能刮成十二级大台风。  小不忍则乱大谋!柯三少淬了一口血唾沫,皮笑肉不笑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一点小事打扰谭小姐吃饭的兴趣了,今天这一餐算是柯某给谭小姐赔罪的,保安,送谭小姐去电梯,别吓让这些人渣吓到你们汀澜尊贵的客人。”  “柯三少客气了,我主要是担心一会打起来不小心将我车给砸了,我们家秦总裁赚钱也不容易啊,之前刚到帝京,我们车子在停车场就被人给泼油漆了,好好的一辆车,简直几百万那就这样报废了,我这是给弄怕了。”  柯三少嘴角一抽,就那破车听柯子滔说至多就二十万而已,谭果这根本是睁着眼说瞎话!如果真是几百万的车,柯子滔还真不敢随便砸,毕竟在帝京,太张狂了说不定就惹上不能惹的大人物了。  “这位先生,这要怎么处理?”保安询问的看向柯三少,之前接到电话只说有人在电梯里闹事,刚刚他们已经接到经理的电话,让他们务必配合眼前这位柯少的行动,要打要杀都随柯少高兴。  柯三少深呼吸着,挫败的摆摆手:“报警处理,电梯里监控探头,这些人恶意伤人,警察来了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私下里肯定是不能动手了,谭果还在这里盯着呢,但是柯三少也知道报警处理也只是走个程序,有孙学军这座大神在上面压着,自己肯定不能随意动手,这事害得交给青竹帮来办,只是怎么想柯三少怎么的憋屈。  柯为国早十五分钟就已经来包厢了,然后艾文东这个青竹帮的少主都来了,可是之前说已经到了的柯三少和唐毓婷还没有出现,柯为国正诧异着,酒店经理快速的推开包厢的门走了进来。  “艾少,刚刚柯少和唐小姐在电梯里出了点意外……”经理快速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出手打人的黄亮,是黄三指的弟弟。”  艾文东脸刷的一下就阴沉下来,黄三指大名叫黄海勃,论起来艾文东还要尊称对方一声黄叔,小时候艾文东的身手也是黄勃亲自教的,当年黄三指在青竹帮的名声和地位比起艾元鸿更大。  因为对方能打、讲义气,那就属于武侠大片里乔峰型的角色,艾元鸿是只老狐狸,有城府有谋略,糊弄青竹帮下面的小弟那叫一个准,但是青竹帮那些元老级人物,还有S省白道商界的大佬们,艾元鸿的野心他们都清楚。  艾元鸿当年为了逼走黄三指,奠定自己青竹帮老大的地位,亲自给黄三指设下了一个局,那一次,黄海勃断掉了两根手指头,才有了黄三指这个绰号,艾元鸿不是没想过对他赶尽杀绝。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深!  可是当时顾家出手了,黄海勃的命算是保下来了,他成了顾家的人,别说艾元鸿投鼠忌器不敢动手了,其他人也认为黄三指是因祸得福了,两人之间的仇恨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但是大家心里头都明白,只要抓到机会,那绝对是不死不休!  艾文东和柯为国到达停车场,酒店的负责人已经过来了,民警也正在录口供,酒店的医生正在给柯三少上药。  柯为国眉头一皱,快步上前冷声质问:“你们酒店怎么回事?什么人都放进来,怎么将三少打成这样!”  柯三少的确有些惨,右眼眶淤青的红肿起来,眼角和嘴角都裂开了,虽然是皮肉伤,但是伤在脸上,估计没十天半个月也好不了,最主要是太跌面子了。  酒店负责人连声道歉着,民警已经录好口供了,向着柯三少走了过来,“从监控和目击者的口供判断,黄亮四人负全责,他们将会负责柯先生您所有的治疗费用和误工费等,因为构不成轻伤,我建议双方私下和解更好。”  连轻伤都算不上,至多就是经济赔偿,构不成犯罪,当然,如果这位柯先生真的要追究,至多就是15天的治安拘留。  闻言柯为国冷笑出声:“经济赔偿?我们柯家难道还差钱?”若是和身份相当的贵少打架,即使被打伤了也就算了,被几个小混混打了算怎么回事?  柯三少轻咳一声制止了柯为国,眼神示意的扫了一眼,柯为国一愣,回头一看,这才发现不远处靠在车子前笑的无辜的谭果。  “算了,不用经济赔偿了。”艾文东率先开口,对着两个出警的民警道:“麻烦警察同志了,只是小冲突,我们私下里自己调解就行了。”  这事的确只是小冲突,但是明显柯三少他们身份非同一般,两个民警对望一眼,看向一旁的黄亮四人。  “警察同志,谢谢你们了,我们私下里自己处理,保证不会再打架了。”黄亮笑哈哈的摆摆手,目光阴狠的盯着艾文东,哼,艾家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双方既然愿意私下和解,两个民警自然也同意了,只是临走之前特意叮嘱了两句,要文明的和谈,别又打起来了。  柯为国让酒店的负责人和保安都离开了,顺便将停车场这边的监控暂时给关掉了,这才向着脸上涂着药水的柯三少开口:“这事怎么处理?”  “让他们走!”脸上是火辣辣的痛,柯三少恨不能将黄亮四人给宰了,但是有谭果这个碍事的在这里,多大的气也只能暂时憋着。  艾文东安抚的拍了拍柯三少的肩膀,别说柯三少是自己的兄弟,就冲着黄亮敢在自己的地盘上动手,艾文东就不会放过他们,只是时机不对而已,等过了今天,他随便找几个人去砍死黄亮,他倒要看看黄三指敢怎么样?  “走什么走,打了汀澜尊贵的客人怎么得赔礼道歉,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我们还是要出的。”就在此时,一道戏谑的声音笑哈哈的响了起来,黄三指看起来就像是个沧桑大叔,一脸的痞子模样。  “大哥,你怎么来了?”黄亮一看到黄三指立刻就蹦跶的跑了过来,一脸的殷勤和谄媚。  啪的一声,黄三指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黄亮的后脑勺上,“你小子是不是又犯色戒了?”  “哥,你可是我的亲哥,我就嘴上花花,都没有动那小妞一根手指头。”黄亮立马给自己辩解着,旁边三个小青年也连忙附和着,力求让黄三指明白黄亮真的是无辜的。  艾文东冷眼看着黄三指,脸上的怒气怎么都掩饰不住,当年他对黄三指有多尊敬,如今就有多仇恨,在艾文东眼里黄三指就是个判断!背叛青竹帮人人得而诛之的叛徒!  “小东,比起你老爹你可是差远了。”黄三指嘴巴里叼着烟看着眼神阴冷的艾文东,想当年艾元鸿可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典范,嘴上称兄道弟,背后直接捅刀子,摩挲着左手残缺的两根手指头,黄三指将阴冷的从眼底褪去。  “这位是帝京来的柯三少。”艾文东冷笑一声,懒得和黄三指有过多的纠缠,说出了柯三少的身份之后,直接转身就离开了。  看着几人离开之后,黄三指眉头皱了一下,看着耷拉着脑袋的黄亮,“你发什么疯呢?这段时间给我安生一点,别落单了。”  艾元鸿早就想要对自己斩草除根,如今抓到这个机会,而且动手的还是亮子,帝京柯家,黄三指一直关注着青竹帮的消息,他自然也知道,亮子这一次的祸闯的有些大了,平白无故的打了帝京柯家的少爷,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怕什么,他们还不是灰溜溜的走了。”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黄亮不在乎的回了一句。  这也是黄三指诧异的地方,刚刚得到消息知道黄亮在汀澜惹事了,黄三指立刻油门一踩的就赶过来了,唯恐速度慢了一点,黄亮遭罪了。  当年就因为他麻痹大意,轻信了艾元鸿,才害死了爸妈还有大姐一家子,如今他们黄家就剩下亮子一个亲人了,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黄三指也会保住亮子。  按理说今天这事不会善了,别说自己之前还没有到,就冲着艾文东那阴狠的眼神,黄三指明白自己刚刚就算赶来了,艾文东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可是对方这么轻易就走了,着实太奇怪了。  “小妹妹,今天吓到了你把,一会你尽管点菜,哥哥我给你付钱。”趁着黄三指在思考的时候,黄亮蹭蹭的溜到了谭果身边,笑的一脸的谄媚,将胸膛拍的咚咚响,“我告诉你妹妹啊,人心险恶,刚刚你这个目击者对警察录口供的时候可是偏向哥哥我的,青竹帮那些人渣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他们最喜欢报复了,所以这段时间妹子你就跟着哥哥,由我大哥保护着……”  “哥,你放手!我的耳朵……哥……”黄亮痛的歪着头踮着脚,唯恐黄三指将自己的耳朵给拧下来了。  “你给我安生点。”黄三指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黄亮,不过倒是对着谭果正色开口“这位小姐,这段时间你还是注意一点,不行的话,我派几个人保护你。”  艾文东心性狭隘、睚眦必报,三岁看老,当初黄三指不是没想过将他扳过来,后来和艾家成了死敌,对仇人的儿子,黄三指也没有那么好心了,亮子刚刚有句话倒是说对了,艾文东为人阴毒,他绝对会做出报复无辜路人的事。  “哈哈,你派人保护她?”戏谑的大笑声从几人身后响起,郑毅啧啧两声,嘲笑的看向黄三指,“我说老黄你果真是老了,眼力劲都没有了,这就是一头小白眼狼,别说你那几个不中用的小混混,就算你我联手估计也不够人家一个手指头就干翻了。”  郑毅倒不是奉承谭果,来到蓝海市之后,他还是不服输,想要和谭果干一场,力气大不代表身手强那!但是秦豫那些手下一个一个都用诡异的眼神瞅着自己,郑毅神经粗,也没有多想。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被谭果虐的差一点都爬不起来,郑毅总算明白了保镖那诡异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了,和谭果单挑分明就是找虐啊!  如果谭果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也就罢了,偏偏是个白嫩嫩的小姑娘,然后三两拳将自己一个大男人给揍趴下了,还半天都趴不起来,面子尊严什么都没有了。  这丫头还表情特无辜的开口,“郑叔,还来吗?单挑一次五万块,我随时奉陪!”一旁围观的保镖看着要暴起的郑毅,连忙将人摁了下来,低声道:“千万别上当,夫人当初曾经创下了半天干翻了我们五十二个人的记录,关键是夫人当时粗气都不喘一下!”  就算打倒一个人用五分钟,五十个人也需要四个多小时,四个小时的高强度运动,当时谭果的状态就跟最开始一样,气息平稳,出手的速度和力度丝毫没有减弱,从此之后整个龙虎豹的人都知道谭果就是个机器人,不会累的那一种。  黄三指有些激动的拍了拍郑毅的肩膀,两个男人看起来都是粗犷的糙汉子,但是明显能看出两人之间的感情深厚。  “郑叔,你认识这个妹子?”黄亮之前见过郑毅几次,这会更是蹭到他身边,吞了吞口水,竟然有点的羞涩,“这妹子有女朋友了吗?郑叔,你看我年纪不小了。”  郑毅眼角抽了抽,然后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在了黄亮的后脑勺上,“不想死就给老子消停一下,刚刚闯的祸还小吗?”  黄亮摸了摸被拍痛的脑袋,小声的嘀咕着,“反正我们和青竹帮早就势不两立了,他们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老黄,这小子你得好好管着,你不舍的下狠手我替你找人来管。”郑毅没好气的瞪着还不服气的黄亮,“你以为你今天怎么逃过一劫的?等你大哥过来,估计就给你收尸了,看到没?”  郑毅指着不远处的谭果,这才继续对着满脸诧异的黄亮开口:“人家柯三少和艾文东都是忌惮她,所以才不敢对你下黑手,怕被谭果抓到把柄弄死他们,所以你才逃过一劫。”  说完之后,郑毅向着谭果走了过去,倒是郑重的道谢着,“今天这事谢了,这小子虽然嘴巴花花,其实没什么坏心。”  黄三指这才明白过来,难怪艾文东和柯三少离开的那么干脆,谭果这个名字简直是如雷贯耳,黄三指也走了过来,“谭小姐多谢了,日后有什么事只要我黄三指能做到的,尽管开口。”  “不用客气。”谭果不在意的笑了笑。  “就是,客气什么,都是一家人,今天让你过来就是和谭果一起吃饭的。”郑毅厚脸皮的接过话来,暗示的拍了拍黄三指的肩膀,艾元鸿这个死敌一直不解决,郑毅都担心有一天接到老黄的死讯。  如今只要有谭果罩着,老黄的安全是不用担心了,再者如今的S省是孙学军在主持工作,套上这层关系,老黄的处境也会好很多。  谭果跟着郑毅、叶岭还有黄三指直接进了电梯,黄亮四人被勒令滚回家,看着关上的电梯门,一个小青年错愕的眨了眨眼,“亮哥,我是不是看错了?那妹子和黄老大是平起平坐的?”  在他们眼里,黄老天就是他们的天,可是如今他们竟然看到一个小姑娘和他们的老大谈笑自如,这场面实在太诡异了。  “回去吧。”黄亮扁扁嘴,原本以为是个可爱善良的萌妹子,如今看来这妹子身份太高,自己是肯定攀不上了,还没有恋爱就失恋的黄亮耷拉着脑袋向着自己的车子走了过去。  秦豫是六点钟才到汀澜的,此刻谭果他们已经在包厢里聊起来了,黄三指在S省多年,对这里面的关系了解的最为清楚,尤其是青竹帮的事情多了,赵家的事情也知道的不少。  “今天的事情不用担心,柯家的人之前砸了我的车,这两件事就算是抵了。”谭果笑着开口,原本这事还没有来得及清算,现在时机正合适,“我打个电话回去。”  谭果的电话直接打到了谭骥炎的警卫队长韩叔那里,毕竟谭家的车子都是韩叔亲手改装的,安全性能极好,“韩叔,之前砸车的事情处理了吗?”  “还没有收网,小姐有什么吩咐?”韩叔没有想到会接到谭果的电话,之前给车子泼油漆砸车的是几个帝京道上的混混,算是小有实力,韩叔不出手也就罢了,既然要出手肯定要搜集好了证据再行动。  “韩叔,你让他们直接将幕后的柯子滔招供出来,然后将人先扣押了,我这边正好需要和柯家三少爷谈个条件。”谭果的计划很简单,黄亮没事,柯子滔就没事,否则就看谁能耗过谁,而黄亮有顾家的保护还是安全的,柯子滔就不一定了。  “行,我知道该怎么办了。”韩叔明白的开口,又问候了谭果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然后重新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还在大学里上课的柯子滔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人带走了,据说牵扯到了一桩军方情报被盗的大案。  而此刻汀澜酒店顶层包厢里,柯为国、艾文东和柯三少、唐毓婷正围桌坐着,之前电梯里的纠纷被大家一致遗忘了,如今说的倒是正事,“叶岭已经到了S省了,南宁高速下个月也要开工了。”  “柯总你放心,只要你能拿下这个工程,我保管你在施工期间都是顺顺利利的。”艾文东笑着举起酒杯,南宁高速公路的油水可不少,青竹帮趁机也可以分一杯羹,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柯为国能接下南宁高速的附属工程。  “谭果只怕不会善罢甘休的。”唐毓婷倒很冷静,或许是身为女人,她的心思更细腻,“谭果打算投资的影视娱乐城已经开工动土了,虽然目前是第一阶段的地基平整,但是这也说明这个项目并不是虚假的,如果南宁高速从北边过,对谭果的项目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交通便利是旅游的首要条件,谭果的影视娱乐城申报到上面的规划里旅游就占了一半,其实嫉妒归嫉妒,唐毓婷倒也佩服谭果能说服叶岭将高速公路改道,不过她也知道这其中孙学军起了绝对的作用,因为改道造成的多余费用都将有省里来解决。  “只要撤下叶岭就可以了。”柯三少倒也是一针见血,目光看向柯为国,“表叔,桥头镇的事情操作的怎么样了?”  “放心,有了艾少的配合,那二十多户今天已近打算找高利贷借钱了。”柯为国笑着开口,只要这事办好了就成功了一半。  几人一听这话也都放心下来了,就南宁高速的事情再次热烈的讨论起来,柯三少和唐毓婷是一股,他们会给施工建设提供所有的钢材和水泥,而施工的车辆和沿途拆迁这一块将有青竹帮负责,当然实际建设就是柯为国的施工团队来负责。  同一时间,当桥头镇的领导班子多方打探,得到的消息只有一个:绿源苗圃已经和南宁高速的项目组闹僵了,不管多少钱绿源苗圃都不会搬迁,项目组也气的够呛,放话话来要将线路绕过桥头镇。  “领导,这可怎么办那?错过这一次的机会,估计以后都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是啊,我家儿子还想要在市里买房呢,首付就七十多万,这可怎么办那!”  “绿源苗圃欺人太甚,明明是我们自己的田地,凭什么他们来做主!对,我们就要将他们告上法庭!”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争吵着,但是看得出大家的心情都很焦急,传回来的消息对大家越来越不利,一旦项目组真的绕过桥头镇,他们的亏损就大了。  “我听说项目组那边一亩农田的征收价格是八万五!”这话一出,众人眼睛蹭一下都亮了起来,这个价格比他们心里头预期的还要高出许多,这样一来,众人就更加坚定了一定要将田地卖出去的决心。  “好了,大家都静一静,关于这件事我们已经咨询过三个律师了,所有律师的说法都是一样的,只有我们单方面毁约才能拿回土地的使用权。”镇里的领导只能将这个结果告知众人。  当初和绿源苗圃是白纸黑字签名的,如今只有提前毁约这一条路可以走,否则绿源苗圃对项目组狮子大开口,最终的结果就是项目组临时更改线路绕过桥头镇。  一亩地就要三万赔偿金,离开镇政府会议室的众人低声议论着,眉头都锁在了一起,大家经济条件都不怎么好,以前是种田种地的,一年也就存个两三万,家里头的孩子上大学要花钱,结婚要花钱,赡养老人要花钱。  桥头镇经济落后,但是因为在S省偏偏物价高的离谱,镇里的房子都高达七千多一个平米了,所以高消费之下,大家的经济就更加拮据了。  他们这二十二户人家算是镇子里的贫苦户,否则早些年就将田地卖了出去打工了,不会一直种到前几年才停下来,后来租给了绿源苗圃,靠种田种地真存不到什么钱,现在一亩地要赔三万,有些地多的,一下子就要拿出十万块钱来。  “这可怎么办呢?没有钱赔偿,我们的田地都卖不出去了。”一想到一亩地能卖到八万多,说不定还会更高,这就等于一座小金山摆在眼前,可是他们却拿不到。  “你们听说了没有?之前县里有私人的担保公司,听说可以贷款,只要在三个月之前能归还上所有钱,利息也就比银行高一分,不过如果三个月之后还不上,利息就高了。”一个妇女低声开口,“我已经找人打听过了,只要三个月能还上,就没什么大问题。”  一边是三万赔偿,一边是八万五,甚至更高的征田征地费用,逼到最后,众人只能选择先毁约,至少还能赚上五万多一亩,否则着一些田地继续租给绿源苗圃,也就两千块一年。  众人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不管如何,先去打听一下再说,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他们只要赔偿了绿源苗圃,就能将田地卖给南宁高速的项目组了,到时候就能将借贷的钱还上了。  因为事情迫在眉睫,所以大家商量了之后,一家派出了一个代表,因为不放心,他们还找了一个律师跟着一起去了县里。  天心担保公司。  “对,我们公司的确有这个贷款项目,不过借款金额必须是十万元起。”担保公司的老板冷淡淡的开口,态度半点不热情,这样反而让众人更加放心一点,至少不用担心是陷阱。  “那我们能先看看合约吗?”作为代表的中年男人开口,只要将合约看仔细了,就不担心担保公司捣鬼,而且他们也带了律师,让律师看过合约就更加把稳了。  “放心,我们是合法经营的担保公司,营业执照都齐全的。”老板似乎见到过太多这样的情况,说了一句之后将抽屉打开,拿出合约丢了过去,“你们自己看吧,看好了再和我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