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64章 全面打压

第164章 全面打压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231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3
    完全没有察觉到柯华不悦的语气,洪荣坤只知道是柯为国和苏沁一个在S省一个在帝京联合出手,这才通过受贿的举报材料将叶岭给弄下去了,让自己接手了南宁高速公路总设计师的职位。  不管是柯为国还是苏沁,那都是柯家的人,如今柯华这个柯家大少竟然亲自来了医院,那必定是给自己做主的,所以洪荣坤此刻更是叫嚷嚷的喊了起来。  “柯书记,你要给我做主啊,南宁高速公路关系到了S省和宁芜省两个省的连接,是重要的交通枢纽,是发展两省经济发展的关键。”  将问题上纲上线之后,洪荣坤此刻恶狠狠的目光扫了一眼叶岭,然后看向一旁踹了自己一脚的谭果,以及将自己暴打一顿的郑毅,这才将矛头直指几人。  “叶岭这个前设计师不甘心被中交局撤职,竟然纠结黑社会分子意图盗取高速公路的重要资料,罪行被曝光之后,还恶意伤人,这种胆大妄为、无组织无纪律的不法分子,柯书记,你一定要将他们严惩!不能让这些蛀虫破坏了国家的公路建设!”  病房里的其他领导对望一眼,心里头都七上八下的乱跳着,S省上上下下的人都清楚孙学军是力挺谭果和秦豫的,否则不会让银行给他们批下了五个亿,更不会同意将高速从南边改道北边。  可是如今孙学军入院了,接替他工作的还是帝京柯家,谭果和秦豫的仇敌,如今现成的把柄被送到了柯华面前,只要他借题发挥一下,不管是叶岭还是谭果都要倒大霉了。  柯三少和柯为国对望一眼,他们两个平日里接触的还算多,柯华这个柯家大少,两个人几乎没什么正面接触,真有什么事也都是柯华的手下姚秘书和两人接触的,所以此刻柯三少和柯为国都不清楚柯华会怎么处理。  但是两人心里头都忍不住有所期待,之前一直被谭果和秦豫压的抬不起头来,如今也该轮到他们翻身做主的时候了,一想到被坑掉的两个亿,柯为国恨不能让现场的警察将谭果给就地正法了。  “洪设计师,你如果认为叶设计师盗取了高速公路的重要资料,你该做的是报警,按照正规程序处理,而不是私自动手。”柯华声音低沉威严的响起,年轻的脸上却是一片冷漠,别说站在洪荣坤这边了,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听起来分明是指责洪荣坤做事不遵守法律法规。  洪荣坤趴在病床上,正在脑海里想象着叶岭他们被抓的一幕,结果听到柯华的声音,如同当头棒喝一般,洪荣坤直接傻眼了,自己不是柯家弄过来的吗?怎么关键时刻柯大少竟然会批评自己?被批判的难道不该是叶岭吗?  柯三少和柯为国也愣住了,只是两人脸上的表情收敛的很快。  “白老,我还要去楼上探望孙书记,就先告辞了。”柯华面对白老时态度依旧是晚辈的尊敬,说完之后转身带着姚秘书向着门口走了去。  三两步之后,走到门口的柯华忽然停下了脚步,“高局长,洪设计师和叶设计师这件事就交给你处理,一切都要按照法律法规行事,不包庇任何人,也不能犯过任何一个违法犯罪分子。”  柯华就这么走了,病房里的众人面面相觑的,完全摸不透柯华最后这句话的涵义,他究竟是偏袒洪荣坤呢还是偏袒叶岭?如果说真的偏袒姓洪的,一开始柯华就不会在他告状的时候说出那样斥责的话。  可是如果说偏袒叶岭,为什么临走的时候又对高局说出这样似是而非的话来?众人想不通,不过都迈步追上了走在前面的柯华和姚秘书,只是不时将同情的目光看向一个头两个大的高局。  病房里,郑毅看着呼啦一下离开的柯华等人,反手关上了病房的门,不满的开口:“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现在这些年青人都这么厉害了吗?明明年纪不大,一个一个心思深的根本猜不透,郑毅从谭果的姓氏已经猜到了她的身份,所以他还真不怕柯家动手,反正背靠大树好乘凉。  “就算他们要动手,也不会明着说,把话柄留下来。”黄三指面色有些沉重,原本知道柯华要来S省,他就有些不放心,如今看到人了,黄三指心里头的不安就更甚了,果真是大家族培养的继承人,心机城府能力都是顶尖的。  谭果刚打算开口,黄三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当听到手下焦急不安的声音,黄三指那粗犷的表情猛地一变,一股子杀气迸发而出,“确定是被青竹帮的人抓走了?”  “是的,黄叔,亮子被关了几天,今天看到你出门了就拿着车钥匙溜出去了,谁知道中午吃饭的时候就被陈铁那畜生带人给抓走了!”电话另一头的手下愤恨不甘的开口。  陈铁在道上绰号叫老铁,他早些年只是跟在黄三指后面的小弟,当年艾元鸿算计了黄三指,这其中就有陈铁的背叛,当然,艾元鸿后来虽然将陈铁给赶出青竹帮了,毕竟道上有道上的规矩,背主的叛徒人人得而诛之。  可是S省黑道上的人都知道陈铁只是明面上被赶出青竹帮了,暗地里他还是青竹帮养的一条野狗,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很多都是陈铁做的。  黄三指身边那些忠心的手下也曾想过收拾陈铁这个叛徒,可是每一次都失败了,大家更加明白陈铁后面站的就是青竹帮是艾元鸿。  “将召集起来的弟兄们都散了,我亲自去青竹帮。”黄三指冷声开口,如果是之前,他说不定会带着手下亲自杀到青竹帮将黄亮这个弟弟给救出来。  但是刚刚见到柯华之后,黄三指知道自己不能轻举妄动,否则就是现成的把柄送到柯华手里头,他出事了无所谓,可是黄亮还需要自己看着,那些跟着自己的手下也需要自己罩着。  黄亮之前在汀澜酒店电梯里打了柯三少,如今他被陈铁带人给抓走了,即使能留下一条命,只怕也会遭一番罪,对于养父母这唯一的血脉,黄三指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人给救回来。  郑毅知道黄三指对黄亮的重视,立马跟着站起身来,“我和你一起去青竹帮。”  “郑叔你留下来陪着叶叔,我已经让秦豫派了保镖来医院。”谭果防的不是柯家而是脑子拎不清的洪荣坤,谁知道他会不会脑子一抽又对叶叔做出什么事来,所以谭果不得不调了几个保镖过来。  至于被绑架走的黄亮,谭果只感觉艾元鸿身边也有猪队友,否则以艾元鸿的老谋深算,他即使要讨好柯家讨好柯三少,也绝对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派人绑架黄亮。  “那行,能者多劳,你去吧,我就留在这里陪着小叶子。”郑毅嘿嘿一笑,这才想起他们还有谭果这个大杀器,即使对上柯华也是百分百的胜算,想到这里郑毅安慰的拍了拍黄三指的肩膀,“老黄放心吧,有谭果出面,亮子那小子不会有事的。”  黄三指性子虽然豪爽粗犷,并不是没脑子的人,听到郑毅暗示的话,黄三指就明白谭果背景肯定不简单,此刻沉声道谢,“如此就麻烦谭小姐了。”  “不用客气。”谭果跟着黄三指向着病房外走了去,“黄叔,既然绑架是在饭店里发生的,那么肯定有目击者还有相关的监控视频,将目击者的口供都录个音,当然,能录视频就更好了,还有饭店里还有街上的监控资料都拷贝一份留下来,然后再去报案。”  黄三指明白的点了点头,拿出手机就将命令发出去了,几分钟之后这才开口道:“我担心亮子的安全,陈铁此人心狠手辣,和我有旧仇,亮子脾气暴躁又年轻气盛。”  谭果知道黄三指是顾家的人,顾家在S省黑道上的事情都是交给黄三指打理的,陈铁抓了黄亮肯定不敢将人藏在自己的地盘上,别看青竹帮在S省不断的壮大,但是黑道真正的龙头老大还是顾家。  所以陈铁只能将黄亮带去青竹帮的大本营,否则不管藏在什么地方,都很快就会被找到,唯独青竹帮是艾元鸿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黄叔你别担心,艾元鸿不会在这么敏感的时期对黄亮出手的,他目前绝对是安全的。”谭果安抚了一句。  这边刚说完,黄三指的手下又打电话了过来,正是告诉他陈铁将黄亮带去了艾元鸿的别墅,但是青竹帮防卫森严,他们只能远远的盯梢,没办法进去救人。  陈铁既然刚明目张胆的绑架黄亮,就是为了讨好艾文东,确切来说是为了讨好柯家,黄亮敢打了柯三少,就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人被陈铁送到了青竹帮的大本营,陈铁因为一直背负着叛徒的名号,所以也不敢久留,艾元鸿只让人关押着黄亮,所以谭果猜测的不错他至少是安全的。  入夜之后,柯三少、唐毓婷和柯为国去了青竹帮名下的一间五星级酒店,虽然艾文东是以抓了黄亮为理由将两人约过来的,但真正的目的还是为了打探一下柯华的情况,所以今晚上的饭局艾元鸿都亲自出席了。  酒过三巡后,柯为国放下筷子看向柯三少低声道:“大少对谭果和秦豫到底是什么个打算?”  原本柯为国以为柯华来了,他们的靠山就来了,可是今天在医院和柯华碰面之后,柯为国心里头却七上八下的,实在摸不准柯华的真实意图。  “我大哥行事一贯谨慎、滴水不漏,他就算要对付秦豫,也不会明着出手,一切行动在外人看来都是自然而然的发生。”柯三少对柯华多少有些了解,即使心里头再嫉妒再不甘心,他也不得不承认比起老练周全的柯华,自己差的太远了。  “洪荣坤今天聚众殴打了叶岭,他那说法根本站不住脚,所以柯大少让高局长调查此事也正常。”艾文东接过话来,他原想着柯华一出现就会给秦豫和谭果一个下马威,但是经过艾元鸿的提醒,艾文东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太幼稚了。  柯华那可是帝京柯家的继承人,年纪轻轻更是接替了孙学军的工作,即使只是暂时的代替,但是足可以看出柯华此人的能力和手段,以他的城府又怎么可能简单粗暴的出手,将把柄留给外人。  就在此时,包厢的门忽然被敲响了,服务员为难的看向包厢里的众人,“艾少,有几位客人强行要进来,我们拦不住。”  “拦不住直接打出去!”艾文东站起身来厉声开口,“养你们这帮人是干什么吃的?我青竹帮的地盘谁敢来捣乱,不要将人打死了就行。”  “哈哈,艾少年纪轻轻,脾气可不小。”一把推开门口的服务员,黄三指冷笑的看着发火的艾文东,嘲讽的开口:“看来你父亲那两面三刀的本事你还没有学到。”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黄叔还有谭小姐,两位可真是稀客。”艾文东压下怒火,脑子一转就知道黄三指是为什么而来的。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想到被秦豫和谭果联手坑掉的两个亿,柯为国恨不能冲上去将谭果给宰了,他千方百计的将叶岭弄走,为的就是接下南宁高速的附属工程赚钱,结果钱还没赚到,还直接被坑了将近两个亿!  “艾元鸿,你有什么仇冲着我来,放了黄亮!”黄三指走进包厢,目光冰冷的看着老神在在的艾元鸿,啪的一下将一叠照片丢在了桌子上。  照片上有的是陈铁带人在饭店里强行抓走黄亮的,有几张则是陈铁的车子开进了青竹帮的大本营,甚至还有两张是黄亮被两个人压着走进房子的照片。  艾元鸿眼神倏地一沉,定格在下面的两张照片上,以黄三指的本事能拿到前面几张绑架的照片并不奇怪,陈铁抓人的时候没什么顾忌,所以被路人还有监控探头拍到很正常。  可是黄三指竟然能拍到青竹帮大本营的照片,艾元鸿表情阴翳的有些骇人,顾家太可怕了!艾元鸿一直以为顾家对S省黑道的掌控能力在减弱,已经被自己的青竹帮取代了。  可是今天这两张照片,让艾元鸿陡然间明白自己太小看顾家了!今天顾家能在青竹帮的大本营里拍到照片,明天顾家就能派杀手潜入到别墅暗杀自己!  艾文东拿起照片看了看,得瑟一笑,神态慵懒的坐了下来,“黄三指,你认为是陈铁绑架了黄亮,那你就去找陈铁,不行你就去报警!”  孙学军住院了,如今是柯大少当家,艾文东倒想看看谁会帮黄三指!  “不劳艾少费心,我已经报警了。”黄三指冷冷的开口。  艾文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清脆的拍手声响起,“黄三指啊黄三指,什么叫做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么浅显的道理你难道不明白吗?”  别说柯大少绝对不可能站到谭果那边的,就算按照程序来办事,绑架犯也是陈铁,警方要查案也需要时间去调查,等找到主犯陈铁,估计黄亮的尸体都要腐烂了,而青竹帮的那些手段,他们心里头都很清楚,人即使不死,也等于是废了。  黄三指脸色一变,黄亮在他们手里头,自己就一直在被动的局面!  谭果忽然笑了起来,拦住暴怒的黄三指,“柯总这段时间一直在为高速公路的事情忙碌,不知道贵公子最近如何?”  “谭果,你什么意思?”柯为国倏地一下站起身来,心里头咯噔了一下,柯子滔在帝京上大学,柯为国一忙起来就顾及不到柯子滔了。  虽然柯子滔有些的纨绔,但那也是柯为国的独生子,看着笑靥如花的谭果,柯为国只感觉像是看到了恐怖的食人花!右手哆嗦的拿起手机拨通了柯子滔的电话,嘟嘟嘟声之后就是关机的提示音。  现在八点钟不到,柯子滔又是个夜猫子,不到凌晨都不可能睡觉,手机也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状态,毕竟平日里那些狐朋狗友经常半夜会出去鬼混,关机了怎么找的到人?  想到这里,柯为国脸色更加的难看,又重新拨了保镖的号码,柯子滔在帝京虽然依仗的是柯家的名头,但是帝京权贵太多,柯为国也担心柯子滔会遇到意外,所以特意留了四个保镖在帝京保护柯子滔的安全,平日里柯子滔出去鬼混,保镖都会在暗中跟随者。  “您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再次听到关机声,柯为国猛地抬头看了一眼谭果,不死心的拨通了柯子滔大学同班好友的电话,好在这一次对方手机没有关机。  “柯总,您好!子滔……”对方笑着开口:“子滔这几天没有来学校,估计去哪里玩了。”  哐当一下手机掉在了地上,柯为国愤怒的看向谭果,怒吼着:“你把子滔抓哪里去了?”  柯子滔说是上大学,其实是来交际的,和帝京那些贵少们多交往,打好关系,日后他接手了繁盛集团,也能有些人脉,所以柯子滔几天不去学校太正常了,老师也知道这个情况,根本不会联系家长,所以柯为国此时才知道柯子滔失踪了。  “我们家秦总裁的车子是那么好砸的?”谭果笑着回了一句,干脆利落的开口:“一句话,放了黄亮,我保证不会私下对柯子滔动手。”  至于韩叔那边光明正大的按照法律法规来行事,谭果就管不了了,只要柯子滔没违法犯罪,谁都拿他没办法,但是如果他身上不干净,那就自认倒霉吧。  “谭果,你不要太张狂了!帝京可不是秦豫的天下!”柯三少冷傲的开口,在帝京,秦豫一个龙虎豹保全公司的总裁算个屁!他敢在帝京绑架柯子滔,简直是活腻味了。  听到这话,柯为国总算是冷静下来了,自己关心则乱!秦豫那点势力在S省还算有点震慑力,到了帝京,只要柯家出手,秦豫只能乖乖认输。  “那好,我们拭目以待,黄叔,我们先回去吧。”谭果不在意的一笑,反正该说的已经都说了,柯为国投鼠忌器也不敢私下里折磨黄亮,等帝京柯家救不了柯子滔,他们自然会妥协。  听到这里,黄三指也放下心来了,暂时救不出黄亮也好,这个臭小子太胡来了,让他吃点苦头收收性子最好。  谭果和黄三指离开之后,包厢里气氛显得冷凝下来,柯三少看向满脸担忧的柯为国,“表叔你打个电话给黄秘书,子滔在帝京被秦豫绑架了,大哥这边出面找人的速度会更快。”  此刻,省委大院。  “大少,刚刚柯为国打来电话……”黄秘书将柯子滔失踪的事情说了一下,看向放下文件的柯华,犹豫了一下低声开口:“谭果和秦豫是不是太张狂了?”  虽然说是柯子滔砸车在先,但是在帝京柯子滔也是姓柯的,秦豫竟然敢将人绑架了,这分明是不将柯家放在眼里。  “我上任第一天他们不也是明目张胆的绑架人?”柯华面容一片清冷。  半个小时前高局长的电话就打到了他这里,黄三指报案了,而且一起送上去的还有目击者的口供和黄亮被绑架时的照片和监控视频。  原本以为艾元鸿至少算是聪明的,如今想来自己也是犯傻了,一个黑帮大佬的格局能有多大?真以为有自己当靠山,他们就敢无法无天了!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就敢绑架人,简直无法无天!  “小黄,你打电话告诉高局长,一切都要按照法律法规行事,不管是谁触犯了法律都严惩不贷!”柯华说完之后再次专注的看向手里头的文件,白老出现在这里,那么要建设经济自贸区的消息就绝对是真的。  半年前白老也来了蓝海,一待就是半年多,想必那个时候白老就是在自贸区的选址进行考察,看着点图上那一大片的土地范围,想到这些土地都被秦豫买下来了,柯华不由的皱起眉头。  这究竟是巧合还是秦豫事先就收到消息了?打好电话回书房的姚秘书看向正在研究地图的柯华,低声开口道:“大少,应该是巧合,中间这块地早些年就一直是秦家的,秦老爷子上个月才给了秦豫,然后秦豫找了孙学军才把周边的土地都买下来了。”  毕竟北边这块地一直荒废着,背靠大山,交通不便利,又是沙砾的地质,秦豫拿下这块地应该真的是为了建影视娱乐城,毕竟大少也是不久前才得到要建自贸区的消息,秦豫怎么可能比大少的消息还灵通。  “应该是我多想了。”柯华点了点头,他习惯了将任何事都阴谋化,所以总感觉秦豫买地实在太过于巧合。  不管秦豫这边是不是巧合,但是现在这些地都在秦豫手里,不,更确切的说是在谭果名下,姚秘书思索之后,不由面带难色,“以谭果和秦豫的性子,他们不可能将地交出来。”  柯华何尝不明白这一点,而且白老说不定也知道自贸区的消息,他一旦将消息透露给了秦豫,他们就更不可能卖地了,柯华仔细看着蓝海市的地图,放眼看去,只有北边最适合建立经济自贸区。  首先这边有成片的土地,而且地理位置非常有利,现在看起来这地方很偏僻,但是只要将后面的山开凿出隧道,就能和机场高速连起来,而南宁高速公路改道北边,陆路交通也便捷了。  蓝海市原本就是临海城市,海运非常方便,北边这块地距离最近的风帆海运的码头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海陆空三位一体的交通枢纽,再加上S省全国最强的经济霸主地位,资金自贸区只能建在这里。  当然了,南川市倒也是个好选择,可是柯华怎么可能将到手的政绩送到南川去,他宁可攻克秦豫和谭果拿下这块地,“小黄,你明天去请白老过来做客,自贸区的消息还没有传出来,白老或许不敢私下透露给秦豫和谭果,你去试探一下。”  黄秘书明白的点了点头,只要秦豫这边吧知道消息,那么大少就占据了主动权,想要拿下这块地的可能性就大了很多。  第二天,黄秘书顺利请到了白老,一番言语试探之后,黄秘书激动的拨通了柯华的电话,“大少,我已经试探过了,白老只知道这条高速公路要从北边走,但是自贸区的消息白老也是一点不知情。”  白老年岁已经大了,这条高速公路将是他的收官之作,白老虽然猜到帝京高层肯定在谋划着什么,但是他只是个设计师,只懂得修建公路,所以白老并不知道自贸区的消息,他也不会主动去打听什么。  柯华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如此一来和秦豫接触就方便多了,即使柯华一贯冷静,此时也有些按耐不住,在结束了早上的领导班子会议之后,柯华下午召见了蓝海市的这些富豪商人,商讨对S省的经济发展走向。  “秦总、谭小姐,这边请,柯书记想要和二位先聊一下。”黄秘书面上依旧带着几分清高冷傲,身为省委大秘,黄秘书态度高傲那才是正常。  办公室里,听到敲门声,柯华低沉的声音威严的响了起来,“进来。”  “柯书记,秦总裁和谭小姐到了。”黄秘书说了一声之后,转而倒了两杯茶放到了谭果和秦豫面前,然后就恭敬的站到柯华的身旁。  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柯华这才抬头看向两人,眼神带着几分冷漠,“叶设计师的事情,今天早上高局已经对我进行了详细的汇报,这算是两人之间的私人恩怨,南宁高速公路是不可能改道北边的。”  说完之后,看着神色冷漠到极点的秦豫,柯华第一次发现秦豫此人比起帝京那些世家子弟还要沉稳世故,从他的脸上柯华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柯华继续开口:“高速公路依旧从桥头镇过,影视娱乐城的项目就没有任何的可行性,所以基于对秦总裁的损失,我可以撤销之前的土地拍卖,至于前期地基的资金投入,我私人对你进行补偿。”  柯华的意思很简单,洪荣坤虽然出手在先,但是谭果和郑毅伤人在后,这件事双方各占一半的责任,但是为了交好秦豫,柯华可以做主收回之前拍卖给秦豫的土地,前提投资的钱也赔偿给他,这样一来秦豫算是一点损失都没有了。  秦豫冷笑的看着一副施恩模样的柯华,满脸嘲讽的开口:“柯大少难道认为我秦豫差钱吗?白老之前已经透露了,这条高速公路完全可以从北边走!”  之前黄秘书虽然试探出白老并不清楚自贸区的消息,但是白老却知道帝京高层有意向在北边这边开通一条高速公路,否则半年前就不会让他秘密来这里勘查地势地形。  听到秦豫这话,柯华却是一点不生气,他此刻才完全相信秦豫应该不知道自贸区的消息,那么拿下这一块地的可能性就大大提高了。  “既然秦总裁不愿意要补偿就当我没有说。”柯华态度同样冷傲到了极点,比起秦豫,柯华更有高傲的资本,毕竟他如今可是在S省主持工作。  沉默片刻之后,柯华冰冷的目光看向秦豫,平静的开口:“但是秦总裁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高速公路只会从桥头镇走,你的影视娱乐城项目可以继续投资下去,但是一个明显会亏本的项目,银行这边不可能给你们继续贷款的。”  “秦豫,大不了我们就将北边这块地空着长草!”谭果恶狠狠的说了一句,拉过坐在身边的秦豫,“柯大少如果没什么事,我和秦豫就先走了。”  看着离开的两人,黄秘书关上门,“这两人性子太冷傲,这块地估计是宁可放着,也不会卖出来的,大少,谭果是唐家多年前丢失的双胞胎小女儿,如果谭果意外死亡了,她的遗产将有父母继承。”  秦豫之前将所有的固定资产都转到了谭果名下,北边这块地也是挂在谭果名下的,如果谭果死亡,那么这块地就等于回到唐家手里头,柯三少和唐毓婷是未婚夫妻,那么这块地就等于到了柯家手里头。  “谭果和秦豫六年前就已经登记结婚了。”柯华何尝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秦豫是谭果的合法丈夫,即使她死亡,遗产秦豫也要占一半,当然,如果最后实在没办法,柯华不在乎走上这一条路,毕竟唐家至少也能拿回一半的土地。  黄秘书傻眼的愣住了,他还真不知道谭果和秦豫竟然是登记的合法夫妻。  “先去开会。”柯华站起身来,虽然时间紧迫,但是也不急于一时,要逼迫谭果和秦豫卖地还是有很多办法的。  下午三点的会议准时召开,柯华亲自主持发言,“对于S省的经济发展,我包括在座的所有同志都会支持大家的,只要投资项目审批能通过,大家不用担心资金方面,银行这边一定会鼎力配合的。”  在雷鸣般的掌声里,柯华话锋一转,忽然开口道:“当然了,对于那些不符合审批手续的投资项目,对于那些想要利用投资来套取国家资产的不法商人,我们也要坚决打击和制止!”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目光不由自主的向着秦豫方向看了过去,因为南宁高速公路的事情,秦豫和柯为国上演了九十万天价买地的一幕,如今柯华这话分明是在含沙射影的秦豫的影视娱乐城项目是在套取银行贷款。  会议一直开了晚上六点,然后众人直接去了食堂吃饭,看得出柯华虽然出身高贵,为人看起来也很冷傲,官威很重,但是至少靠谱,该亲民的地方还是很亲民的。  秦豫和谭果根本不甩柯华的面子,会议一结束就直接起身走人了,和柯华的界限划的格外分明。  果真从第二天开始,不管是龙虎豹保全公司还是风帆海运就迎接了相关部门的各种检查,说是检查,其实可以说是按照规章制度的各种挑刺,鸡蛋里找骨头!  之前史国柱不是没有刁难谭果和秦豫,风帆海运的码头足足停工了几个星期,但是史国柱的手段太低劣,一看就是故意找茬,柯华一出手就不同了,他是全省范围内对所有企业进行例行公事的抽查。  秦豫的两家公司,一家在南川一家在蓝海,都倒霉的被抽查到了,然后各种抠字眼的检查扑面而来,用工合法吗?是不是存在违规的加班,克扣工人工资现象,税务工商这一块查账查的更加细致了。  而紧接着,银行这边取消了之前的低价贷款,这样一来,秦豫就面临着着两种选择,要不是尽快将五个亿的贷款还上,要不就按照利息贷款,而这利息算下来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因为柯华的态度,风帆海运和龙虎豹的生意也受了很大的波及,龙虎豹还好一点,毕竟大本营在国外,受到的影响小,可是风帆海运基本就接不到生意了,码头再次空闲下来,所有的货轮都停泊在港口,没有货物可以运输,倒是便宜了其他几个小的海运公司。  就在这种情况下,秦豫却如同没事人一般,又直接投资了三千万到影视娱乐城的项目上,工地忙的热火朝天,所有人都傻眼了,秦豫真的要和柯华杠上了?可是他有这个资本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