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67章 狠辣无情

第167章 狠辣无情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244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4
    听到耳麦里已经确认安全的话,谭果目光再次扫了一眼窗户外,可是那种危险的感觉并没有消失,反而愈加的浓烈,让谭果心里头格外的不安。  “谭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和你也不算是有深仇大恨,你何必干净杀绝呢!”柯为国低声的开口,目光里依旧隐匿着对谭果的仇恨,可是身体的不适,让柯为国皱了一下眉头。  从早上出来之后,柯为国就一直感觉到有些的不舒服,可是他只当是这些天没有休息好,并没有多想,此刻,柯为国看着面前的谭果,他知道不可能通过简短的几句话让谭果收手,但是依旧怀着一丝希望,毕竟没有秦豫和谭果暗中盯着,柯三少要给自己帮忙就容易多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柯总,你该知道这句话的意思。”谭果面容冷淡的拒绝了。  而就在此时,坐在谭果对面的柯为国忽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声,双手用力的抓住了喉咙,扑通一声从椅子上跌到了地上,口吐白沫,身体不停的抽搐。  谭果倏地站起身来,第一时间是过来检查柯为国的情况,可是就在谭果要迈开脚的一瞬间,危险的感觉再次席卷而来,谭果反而向后退了几步。  砰的一声!巨响声响起,谭果虽然躲避的及时,依旧被气流掀飞了出去。  重重的摔在地上,谭果努力的想要爬起来,可是却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不管如何努力,身体却无法动弹,耳朵里嗡嗡响着,一股子热流顺着额头流淌下来。  半晌后,谭果终于恢复过来一点点,身体刚一挪动,右腿处剧痛传来,剧痛让谭果混沌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点。  暗中负责保护谭果的于磊风一般的冲向了咖啡厅,当看到倒在血泊里的谭果时,于磊的脸色再次遽变,“小姐,你坚持住,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脑子里依旧是嗡嗡的声音,谭果眯着眼看着嘴巴不停张合的于磊,却根本听不见他的声音,只好对他点点头,示意自己没事。  直到被送上车子会后,耳鸣的感觉才逐渐消失,“我没事。”谭果声音嘶哑的开口,抹去流淌在眼角的鲜血,“派人先去处理现场,封锁消息,不要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是。”正在给谭果处理额头伤口的于磊接过话,立刻对着后面车子的人下达命令,让他们暂时不用跟去医院,去咖啡厅善后。  刚刚他们也是被吓狠了,只想着第一时间将谭果送去医院,咖啡厅的爆炸早就被抛之脑后了。  一番检查之后,已经是一个小时过后了,爆炸发生的一瞬间,谭果躲避的及时,所以只是轻微的脑震荡,再加上额头被爆炸碎片给伤到了,留下了一个伤口。  最严重的则是大腿处的刀伤,爆炸发生时,放在桌子上的银质刀叉被气旋掀飞了出去,谭果右腿倒霉的被倒飞的刀子给扎中了,好在伤口并不算深。  “我没事,手机给我,我通知秦豫一声。”靠在病床上,谭果接过于磊的手机,按键的手一顿,抬头看向一旁的于磊,“秦豫电话是多少?”  于磊同样傻眼的一愣,谭小姐都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他们都是谭宸从特调一局调过来保护谭果安全的,因为身份的机密,于磊这一队人都是在暗中,不曾暴露在人前,和秦豫自然也没有正面接触过,所以也没有存秦豫的电话。  等于磊查到秦豫的私人手机号码已经是五分钟之后,谭果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几秒钟之后低沉的声音冰冷的传了出来,“哪位?”  “秦总裁,你家谭果现在被我绑架了,拿五百万现金赎人,否则我们就绑票了。”谭果故意压低了声音,装的凶神恶煞。  电话另一头秦豫正在开会,疑惑的看了一眼陌生的手机号码,“我的钱都在谭果名下存着。”  回了一句之后,秦豫绷着峻脸拿过罗非鱼放在会议桌上的手机,快速的拨通了谭果的号码,手机里传来关机的提示音,秦豫眼神一变。  “秦总裁,你这么说难道就不怕我们对谭果刑讯逼供,逼她说出银行卡密码,然后再撕票吗?”谭果笑着调侃着,“秦豫,你猜猜我在哪里?”  “医院。”秦豫声音冷沉的响起,已经拿着手机大步向着会议室外走了去,“哪个医院,我马上就到。”  呃……靠在病床上的谭果傻眼了,说出医院的名字之后挂了电话,看向一旁的于磊,“秦豫怎么猜到我进医院了,你们去咖啡厅善后了吧?”  于磊点了点头,“咖啡厅已经封锁了,对外说法是天然气管道泄漏导致的爆炸,对警方那边的说辞是爆炸里牵扯到了一个军方情报人员,所以现场被我们接手了。”  所以于磊和谭果大眼瞪小眼的互看着,他们真不知道秦豫是怎么猜到的,虽然谭果用的是于磊的手机,但是自己的手机可能没电了,可能忘记带了,怎么一猜一个准。  二十分钟之后,秦豫赶到了医院,推开病房的门,病床上谭果半靠在床头,额头上包着一圈白色的纱布,咧嘴对着秦豫笑着,“我真没事,要不是需要做检查,我都回家养着了。”  “你手机呢?”秦豫冷声开口,目光紧盯着谭果,冰冷的语调再次响起,“你的衣服呢?鞋子呢?”  被一系列发问的谭果无辜的眨了眨大眼睛,爆炸之后,衣服上都是血迹,鞋子也掉了一只,所以到了医院之后就换上了病号服,手机和包都在爆炸现场的废墟里埋着。  走近了,秦豫看着谭果脸上微小的擦伤和淤青的痕迹,原本就霜寒的目光再次冰冷到了极点,“什么地方发生爆炸的?”  刚想说不小心被车子蹭了一下的谭果,一下子将要出口的谎话又吞了回来,无奈的瞅着霜冷着俊脸的秦豫,“就算公司破产了,你都可以出去摆摊了,要不要猜的这么准。”  罗非鱼和顾大佑瞄了一眼脸色阴寒的秦豫,再看着浑然不觉,还敢开玩笑调侃的谭果,两人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谭果难道就没有感觉出先生周身那股子骇人的杀气吗?伤了谭果的凶手一定会被先生一块一块的分尸,然后再拿去喂狗。  “这事真的是意外,没想到对方这么狠。”知道瞒不过去了,谭果只好坦白,“我的人事先已经去踩点了,暗中的狙击手都被我们锁定了,咖啡厅也事先检查了,谁知道对方这么丧心病狂,把柯为国弄成了人体炸弹。”  当时柯为国突然毒发,谭果如果没有警觉到不对劲,第一时间去检查柯为国的情况,近距离之下发生的爆炸绝对会将谭果给弄死,还好当时谭果后退了好几步,人体炸弹的威力也有限,她这才逃过一劫。  等谭果说完,秦豫目光里爆发出浓烈的杀机,之前听谭果说起幽灵组织,秦豫对这个组织也有所耳闻。  幽灵组织擅长的打探消息,藏的很深,属于间谍性质的组织,在黑道上也会出卖一些机密消息,不过他们和秦豫的龙虎豹没有交集,所以秦豫了解的并不多。  可是秦豫没有想到幽灵却敢对谭果下杀手,而且还是三重杀!如果狙击手失败了,还有人体炸弹,如果这样谭果还没有死,柯为国在谭果面前死亡,两人之间又有仇怨,谭果必定会成为嫌疑犯,如果柯华趁机落井下石,案件没有查清楚之前,谭果估计都要在看守所待着了。  “我死了谁受益最大?”谭果刚一说完,对上秦豫冷厉的目光,谭果后怕的一缩肩膀,弱弱的解释道:“我就是问问而已。”  自己没有被狙击手和人体炸弹给弄死,却要被秦豫浑身那股子冷气给吓死了!谭果讨好的握了握秦豫的大手,小指头挑逗的在他掌心里抠了抠,笑的很是无辜。  “虽然谭果你和先生已经登记结婚是合法夫妻了,但是如果你真的有了意外,唐家那边也能分到一半的财产。”罗非鱼原本还担心自己说完就要被先生的眼刀子给凌迟了,谁知道先生此刻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谭果身上,罗非鱼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所以唐家才会弄出之前那种认亲的传言,还不怕自己去验DNA?谭果思索着,赵家可是挂在自己名下的产业,自己如果真的死了,唐家以父母的身份倒是可以分到一半的股权。  想到此,谭果眸光沉了沉,如果事先不知道幽灵组织,谭果或许会这样推断,但是有了幽灵组织的介入,唐家或许不干净,或许也想过弄死自己,但是唐家绝对没那么大的力量指使幽灵组织。  “你好好休息,这事交给我来处理。”一字一字的开口,秦豫目光心疼的看着额头上包着纱布的谭果,“你先休息我在这里陪着你。”  轻微的脑震荡让谭果的确有些的难受,要不是为了等秦豫过来,谭果早就睡了,此刻点了点头,身体蜷缩到了被子里,片刻就沉沉的睡着了。  病房里,秦豫目光专注的看着睡着的谭果,他从没有想到危险会离谭果那么接近,不但有狙击手,还有人体炸弹,这些人是铁了心的要弄死谭果,弄死他他心中唯一在乎的人。  “先生?”看着表情越来越危险的秦豫,罗非鱼压低了声音,“我们该怎么处理?”  “既然对方让我们对唐家出手,就如他们所愿,通知在国外的天蝎给我盯死幽灵组织。”秦豫声音冰冷的含着杀机,如果不是担心破坏了谭亦的部署,秦豫早就对幽灵组织发出追杀令了,但是目前他只能隐忍,先对唐家出手。  因为特调一局的善后,咖啡厅爆炸事件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影响,在四周商户看来这就是一起普通的天然气爆炸,现场连个封条都没有贴,只是咖啡厅暂时关门了。  柯三少这几天一直在忙着解冻柯为国的个人资产,所以当所有的电子文件和纸质合约都已经成功篡改调换之后,柯三少终于松了一口气,现在就差最后一步就坐等收钱了。  可是当柯为国的手机打不通,而又找不到柯为国的人时,柯三少有些坐不住了,脸色阴沉阴沉的将手机丢在沙发上,柯为国去哪里了?  “还是找不到人吗?”唐毓婷将茶杯放在桌子上,动作轻柔的给柯三少按揉着肩膀,温柔的开口:“柯为国是不是趁机逃出国了?”  柯三少之前已经替柯为国弄好了几个假身份还有出国护照,但是他的资产还没有解冻,柯为国不可能事先潜逃出国,否则到了国外他吃什么喝什么?  “他或许有资产在国外,之前说和我们合作只是一个幌子。”这是唐毓婷目前能想到的唯一合理解释,否则一个大活人怎么就消失了,而且之前青竹帮也帮忙找了,几乎是掘地三尺,却依旧没有找到柯为国,这个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依照唐毓婷的判断,柯为国或许真的逃了,柯三少虽然帮着做了很多手脚,但是相关部门如果真的彻查,尤其还有秦豫和孙学军盯着,柯为国早晚要锒铛入狱,所以他才提前逃了,之前和柯三少的交易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自己成功脱身。  “他敢利用我!”柯三少阴沉着脸从牙缝里挤出话来,恼火之下,一拳头狠狠的砸在桌子上,将桌子上的茶杯震的哐当一声响,“柯为国!”  柯为国可真是好算计!他知道秦豫这边肯定会死盯着不放,所以才假惺惺的和自己谈交易,将所有资产都给柯家,而这个时候上面即使调查,短时间之内肯定查不出他的罪行,毕竟自己还要利用柯为国的无罪来解冻他被银行冻结的资产,所以柯为国就利用这个时间潜逃到国外。  可是等到以后,相关资料和文件一旦被查出来被篡改的痕迹,首当其冲被问罪的就是自己!而柯为国早就在国外某处有滋有味的过日子了!  倏地一下站起身来,柯三少冷冷的开口:“我去大哥那里一趟,柯为国这个黑锅我可不背!”到现在一毛钱没有拿到手,却要背下莫须有的罪名,柯三少越想越是恼火,恨不能将失踪的柯为国给送到监狱里呆着。  “我陪你一起去吧。”唐毓婷快步的追了上去,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和柯大少见个面,日后唐家还要仰仗柯家,能提前和柯大少打好关系最好不过。  而此时,省委大院的宅子里,柯华也冰冷着表情,目光里有着阴沉的杀机,他也没有想到被柯为国给耍了,“还找不到柯为国的下落?”  姚秘书摇摇头,“没有任何的线索,而且之前替柯为国做的几个假身份并没有被使用的痕迹,柯为国应该早就准备了潜逃的假身份,大少,如果秦豫和孙学军这边施压,三少篡改文件的那些痕迹肯定会被查出来,柯为国估计就是利用这一点,逼着我们给他兜着。”  柯家为了保下柯三少,只能继续帮柯为国洗刷罪名,如此一来,柯为国在国外倒是可以逍遥法外了,而且因为柯家的帮忙柯为国是无罪的,所以他冻结的那些资产还要解冻,依旧留在银行里,在国外的柯为国还可以将钱转账到国外的账户。  “在国外弄死一个人更简单!”柯华冷冷的开口,想到柯三少之前做的那些手脚,对着一旁要秘书开口:“先给逸冉善后,这个时候柯家不能有任何丑闻。”  想到这里,柯华眉头一皱,柯为国如此胆大包天的算计柯家,说不定背后还有帝京其他家族的怂恿,只等着抓自己的把柄,到时候借机将自己从S省弄走,想到这里,柯华打了电话回帝京,让家里帮忙查一下,是不是有人和柯为国暗中接触了。  柯三少带着唐毓婷过来时,姚秘书刚好出门,侧身让两人进来,“三少,唐小姐,请进,大少刚看完文件在休息。”  “姚秘书你去忙吧,我进去找大哥。”柯三少急匆匆的说了一句,就向着客厅快步走了过去,柯为国这破事一旦被曝出来,第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也难怪柯三少如此焦急不安。  这边姚秘书刚出了院子还没有上车,就听到院子外的叫喊奔跑声,姚秘书快速的走了过去,却见黑暗里保镖正在追什么人向着远处跑了过去。  “姚秘书,刚刚有人在院子外鬼鬼祟祟的偷窥。”另一个保镖走过来汇报着情况,而此刻不远处传来一声短促的呻吟声,却是偷窥的人已经被保镖给抓到了。  姚秘书看着被两个保镖扭住胳膊押过来的人,眉头皱了起来,“让他抬起头来。”  “抬起头来!”保镖厉声开口,一手抓住男人的下巴用力的抬了起来,另一个保镖将手电筒的光芒照了过去。  等灯光照亮对方的脸时,姚秘书错愕的愣住了,虽然被抓的男人看起来异常的狼狈,身上还有股子异味,但是那清瘦却阴鹜的面容姚秘书很熟悉,正是该在帝京坐牢的柯子滔。  “姚秘书。”柯子滔声音嘶哑的开口,目光诡谲又冰冷的看着姚秘书,他身上没有了纨绔子弟的意气风发,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狼狈,目光里却充满着一股子绝望和阴狠。  柯为国之前和柯三少谈交易,只打算带着私生子和两个双胞胎孙子出国,至于柯子滔已经被柯为国放弃了,如今柯为国和他的私生子一家都失踪了,姚秘书看向柯子滔的目光愈加的同情,“子滔,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要见大少。”柯子滔一字一字的开口,目光里迸发出浓烈的仇恨,他不想死,目前唯一能救下自己的只有柯家了。  大少现在应该不会想看到柯子滔,姚秘书冷淡的拒绝,“大少还有工作要忙,子滔,我派人送你回帝京。”  柯子滔在帝京失踪,一个待在拘留所的人不见了,帝京那些不怀好意的人绝对会将脏水泼到柯家身上,毕竟没有外援帮忙,柯子滔怎么可能逃脱?  “不,我不回去!”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柯子滔尖声喊了起来,用力的挣扎着,声嘶力竭的吼叫着,“我不回去!不回去!秦豫想杀了我!他已经害死我爸了,我不回去!”  刚打算让保镖将人打晕的姚秘书一愣,看向情绪失控的柯子滔,“你说什么?秦豫害死了你爸?”  “你们不要瞒着我,我已经看到视频了!”柯子滔眼眶发红的低吼着。  虽然从老管家那里知道柯为国这个父亲要抛弃自己独自出国,当时的柯子滔是无比的痛恨,所以他才在身上的伤都没有痊愈的情况下就从医院逃走了。  柯子滔只想找到柯为国跟着他一起出国,当然,他一定要问问柯为国是怎么当父亲的?他怎么能抛弃自己这个亲生儿子儿子!他难道不知道将自己丢在监狱里,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吗?  可是当从简陋的小旅馆里醒来,柯子滔刚拿起的手机,手机就响了,柯子滔一惊,为了逃避追踪,这个手机是他从二手店买来的,这里卖的基本都是贼赃,他的号码根本没有其他人知道。  柯子滔点开手机接收的视频,当看到那简短的几分钟的视频后,柯子滔原本积压在胸口的怒火和仇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的父亲死了!惊恐不安之下,柯子滔唯一想到的就是找柯华。  客厅里,从柯华这里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柯三少和唐毓婷都松了一口气,如果大少不愿意给他善后,柯三少绝对会被秦豫给弄到牢里,唐毓婷可不想有一个坐牢的未婚夫,而且以柯家的名头,即使柯三少真的坐牢了,唐毓婷也不可能悔婚。  就在这时,开门声响起,客厅的三人抬头一望,诧异的看着去而复返的姚秘书,可是当看到跟在他后面进来的柯子滔时,三人的表情都有些的难看,被柯为国算计了一把,这会再看到柯子滔,在座的三个人都没有好心情。  “大少,柯总出事了。”姚秘书快步走了进来,将柯子滔的手机递给了柯华,点开了上面的视频。  手机屏幕里,柯为国和谭果正坐在咖啡厅靠窗的座位上,因为拍摄者是在远处拍摄的,所以并没有声音,可是随着视频的播放,柯为国突然捂着喉咙倒在了地上,然后视频就没有了。  “柯为国没有逃走?”柯三少错愕的开口,他一直以为柯为国耍了自己逃到国外去了,可是从视频上看,柯为国倒地的那一瞬间,双手抓着脖子,表情极其痛苦,面容狰狞,看起来像是中了剧毒一般,虽然视频就没有了,但是怎么看柯为国都像是被害了。  “姚秘书,去查一下这个咖啡厅是在什么地方。”柯华也没有想到会这样,柯为国竟然死了,秦豫和谭果出手倒真狠辣。  一个小时之后,姚秘书这边就得到了准确的消息,“大少,咖啡厅之前发生了天然气爆炸,但是受伤的人群里并没有柯总和谭果,而且从警方那边得到的消息,当时咖啡厅有一个军方的情报人员在,所以现场被军方接手了。”  “一定是秦豫和谭果害了我爸,然后用天然气爆炸来掩盖我爸的死因!”柯子滔声音嘶哑的开口,眼中是滔天的恨意,如果不是这两个人,繁盛集团不会被查,他还是帝京柯家的表少爷,在帝京呼朋唤友,要钱有钱、要势有势!  “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你先跟着姚秘书下去休息。”柯华给姚秘书使了个眼色,不管如何,目前首要的就是将柯子滔看管起来,至于柯为国的死,柯华肯定会查清楚。  “哥,谭果和秦豫真的敢明目张胆的害了柯为国?”柯三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秦豫会杀柯为国并不奇怪,但是他应该不至于这样无法无天的,大白天的在咖啡厅就敢下杀手,这也太狂妄了。  柯三少能想到的,柯华自然也能想到,“这件事你不用管,我会派人调查。”  等到柯三少和唐毓婷离开后,赵紫菲这才从楼上妖娆的走了下来,她只穿着一件白色的男士衬衫,下摆刚刚遮住挺翘的臀部,随着走动,雪白修长的大腿在灯光下摆动着,妩媚的勾人。  “大少,以我对秦豫的了解,他就算要动手,也不会让谭果动手。”赵紫菲轻佻的坐在柯华的大腿上,手指头暧昧的在他的胸口上画着圈圈,“估计是有人想要利用柯为国的死来钉死谭果。”  谭果一旦死亡,受益的人除了秦豫之外就是唐家了,所以赵紫菲更怀疑唐家,毕竟秦豫不可能算计谭果,柯为国死亡的案件看起来复杂,但是谁受益谁就有嫌疑。  柯华抱着坐在自己腿上的赵紫菲,一手放在她的腰间无意识的揉捏着,不管暗中动手的是不是唐家,只要抓着这件事做文章,谭果势必要背上杀人嫌疑犯的罪名,如此一来,对他们拿下赵家就容易多了。  果真第二天,一则视频在网络上流传开来了,再加上幕后推手的推波助澜,谭果就成了谋杀柯为国的嫌疑犯。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一股子势力开始对唐家的大唐集团开始了全方位的打压,商场发现过期食品,药品公司被发现不合格的药物,然后被消费者告上法庭,大唐集团的股票也被一群操盘手利用强大的资金在操控,大量收购散股,然后再全部抛出,反反复复,大唐集团的股票一路下跌。  唐毓婷几乎要气疯了,她根本不明白秦豫为什么要将矛头对准唐家!柯三少也气的够呛,他只是柯家的私生子,所以能利用到柯家的只有一个名头而已,他想要发展只能靠姻亲的唐家。  如果唐家出了事,柯三少之前所有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所以柯三少和唐家联手,将柯为国被杀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全国皆知。  而被送回帝京的柯子滔也在医院里接受了各大记者媒体的采访,只是按照柯华的指示并没有明确说出凶手是谁,但是却指出凶手是他们的仇人,对方有权有势、买凶杀人,自己是命大才没有死在拘留所里,而他父亲柯为国就这样被两人给害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秦豫毫不意外柯华会找上自己,“柯书记有什么指示吗?”  “秦总裁,关于柯为国被杀一案,影响太过于恶劣,大众舆论都要求严惩凶手。”柯华倨傲的开口,唐家和秦豫开战,倒是让柯华抓住了吞并赵家的机会,“秦总裁,我这边已经通知警方了,高局长推荐了佘政来调查这个案子,但是身为嫌疑人,谭果必须接受警方的审讯和调查。”  如果如今的S省还是孙学军坐镇,事情肯定不会闹的这么大,柯华在暗中的操控,才会让事情越闹越严重,当然,为了之后可以收场,柯为国被杀案件里并没有明确的提到谭果的名字。  “你要怎么样?”沉默片刻之后,秦豫冷冷的开口,似乎为了谭果打算妥协了。  “赵家的股份。”柯华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的唯一目的,他需要赵紫菲接管赵家,这样柯家才能拓展在海外的势力。  “既然如此,那今晚上八点,就在风帆海运见。”说完之后秦豫就挂断了电话。  入夜,一辆汽车开到了风帆海运的地下停车场,柯华在姚秘书和两个保镖的陪同下直接上了电梯。  “柯书记?”听到背后的电梯门开的声音,走在前面的两人回头一看,有些的错愕,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柯华。  “原来是黄老和黄小姐。”柯华同样也是一愣,他和秦豫约的是晚上八点,现在是七点五十,而且风帆海运已经事先清场了,柯华也没有想到会看到黄家的人。  等几人走到会议室时,会议室里早已经坐了好几个人,秦老爷子和秦天霖在,艾元鸿带着艾文东也在,赵紫菲是单独出现的,再加上柯华和黄家两人,S省商界的顶尖人物,除了唐家之外,基本都到齐了。  秦豫到底要干什么?柯华眉头皱了皱,和众人寒暄之后这才坐了下来,八点钟,秦豫带着罗非鱼和顾大佑准时的出现在会议室门口,看着里面的众人,秦豫嘴角勾起嘲讽的冷笑大步走了进来。  “我可以让出风帆海运的股份,但是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弄垮唐家,谁出的力多能拿到的股份就多。”秦豫沉声开口,对着罗非鱼示意,让他把事先拟好的股份转让合约发了下去。  既然幽灵组织的目的也是赵家,在场这些人里只怕也有幽灵组织的人,所以秦豫干脆利落的将水搅的更浑,赵家股份人人有份。  合约书没有任何的问题,秦豫和谭果甚至都已经签好了名字,足可以看出秦豫的诚意,当然,也看得出秦豫要弄垮唐家的决心有多么可怕,一个秦豫短时间之内无法打垮在S省经营多年的唐家。  但是如果秦家、黄家还有青竹帮包括柯华这些人联手呢,唐家就算是个庞然大物,估计也要被打压的死无全尸,秦豫此人真的是心狠手辣、不择手段。  “各位请考虑好了,时间不等人,我相信除了S省,其他省的世家也想着入主赵家。”秦豫冷冷一笑的开口,他们想要吞并赵家,可以啊,大家一起进来。  “大哥,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秦天霖低声开口,面带几分不忍。  冷眼看着还装君子的秦天霖,秦豫根本不理睬他,“时间只有三天,大家现在就可以动手,否则我一旦抛售赵家股份,到时候竞争对手就多了。”  “秦豫,我们之前谈的可不是这样。”柯华淡淡的开口,眉头紧皱,他根本没有想到秦豫会来这么一招。  秦豫冷笑的看着想要威胁自己的柯华,嘲讽勾起嘴角,“柯大少你可以试试看,别说你们没有证据,你们就算有证据,你们有本事找到谭果的下落吗?”  以龙虎豹保全公司在国际上的地位,秦豫别说藏一个人了,他就算要藏十个人,柯华也找不到,找不到谭果说什么将人抓捕归案就成了一桩笑话。  “我们同意,我只要赵家百分之十的股份。”黄老第一个开口,黄家和唐家并没有什么交情,更何况商场如战场,能入住赵家,能掌握国际黑道上的一些势力,对黄家也是百利而无一害。  “爷爷?”黄幽纹拉了拉黄老的胳膊,总感觉这样做有些太过分了,她和唐毓婷也算是朋友,秦豫和唐家开战,胜负未定,但是在场这么多人同时出手,唐家必死无疑。  黄老爷子看着面露不忍的黄幽纹,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胳膊,这个傻丫头,虽然在国外行也有自己的公司,可是行事太过于周正,缺少了秦豫的狠辣,当初黄老想要让黄幽纹跟在秦豫后面学习,就是想要她多学点秦豫行事的狠辣风格,只可惜啊,黄幽纹天生性格温和,能力很强,但是魄力不足。  “我也同意。”赵紫菲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第二个同意了秦豫的提议,她自然希望其他人不同意,可惜赵紫菲明白在场都是聪明人,唐家真的倒台了,除了赵家的股份,他们还能分割唐家这块肥肉,何乐而不为呢?  ------题外话------  突然间发现秦总裁真的心狠手辣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