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68章 首次吵架

第168章 首次吵架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5938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4
    唐家的落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谁也没有想到秦豫竟然如此狠辣绝情,宁可用赵家的股份做交换,也要将唐家打压到尘埃里。  而风帆海运也从之前秦豫、谭果一家独大变成了众多董事共同经营的局面,秦豫和谭果虽然占了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可是秦老爷子、黄老爷子、赵紫菲三人各占了百分之十五,最后的百分之十的股份则是被艾元鸿拿走了。  “你是说这个人很有可能在金三角?”谭果在爆炸里的伤已经痊愈了,因为之前的受伤,直接沦为了国宝人士,被秦豫关在家里,当真过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日子。  “是,金三角一贯是龙蛇混杂,各种毒贩、凶犯和恐怖分子常年聚集在这个地方,这一块区域大大小小一共有三千多个村镇,牵扯到好几个国家,算是最混乱的区域之一。”罗非鱼将地图拿了出来,指着上面几个国家交界构成的三角形区域,“赵家在这里也有一个分公司。”  “我亲自过去一趟。”谭果正色的开口,找到这个关键人物实在太重要了,尤其是他手里头还握着最后一份名单,名单上是一批即将潜入到国内的间谍信息,所以不管从哪一方面而言,谭果都要亲自出面。  罗非鱼傻眼的一愣,之前谭果和柯为国在咖啡厅见了一面,又是狙击手又是人体炸弹的,还好谭果但是反应快,否则即使人体炸弹的威力小了不少,但是近距离之下也能将人炸死。  可是比起这些危险,金三角那才是真正的危险!各国的毒贩、雇佣兵、恐怖分子还有缅甸、老挝、泰国的本地军阀和黑帮势力,都混杂在一起,在金三角这个地方,别说死一个人了,就算死十个一百个都是司空见惯的。  “我想先生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的。”罗非鱼严肃的开口,就算抛开金三角存在的那些危险势力,谭果是个女孩子,而且还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长的白白嫩嫩的,她去了金三角,那根本就是落入狼口。  罗非鱼知道谭果的性格,她一旦决定了,根本不会再更改,这让罗非鱼有些的懊恼,“其实我们龙虎豹过去打探消息也方便,实在不行我想军方或者国安部派人过去也可以。”  正在看地图的谭果头也不回抬的回了一句:“我坚持。”  坚持个屁啊!不管是谁去,只要不是谭果才行!金三角那个地方,罗非鱼也去过几次,实在太过于混乱了,罗非鱼不死心的继续劝道:“而且你一个女孩子过去查事情也太显眼,很快就会被人注意到。”  “这倒是个问题。”谭果点了点头,她既然要查,肯定要进入赵家的分公司,自己就这样过去的确太突兀了。  罗非鱼认同的直点头,只希望谭果能打消这个念头。  “我身上不还背着柯为国被杀的罪名吗?如果是畏罪潜逃出国,那一切就名正言顺了。”谭果目光一转的笑了起来,这样一来身份上就名正言顺了。  放心的表情僵硬在了脸上,罗非鱼无奈的瞅着已经拿起金三角相关资料再看的谭果,认命的拿起手机向着阳台走了过去,估计也就先生能打消谭果的念头。  此刻,风帆海运总裁办公室。  秦豫表情冷漠的无视了坐在办公室里的唐毓婷,在S省众多世家联合的打压之下,唐家就算底蕴再深厚也无法抗衡。  唐毓婷满脸的疲惫,几天都没有睡好,眼下是一圈青灰色,充满红血丝的双眸复杂的看向端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  “豫哥,我承认当年我势利,所以才李代桃僵的让谭果顶替了我和你登记结婚,我已经受到报复了,你难道不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高抬贵手,放过唐家吗?”唐毓婷苦苦的哀求,声音哽咽,不管她多有才华多有能力,可是唐家一旦破产,唐毓婷知道自己就会变得一无所有,从天之骄女跌落到尘埃里。  “如果你要说的是这些废话,你可以走了。”声音冷漠到了极点,秦豫一想到之前谭果差一点死在爆炸里,凤眸里杀气怎么都遮掩不住,唐家只是第一个!不管幽灵组织和谁有关系,那些人他会一一收拾!  看着冷血绝情的秦豫,唐毓婷走到他的身侧,突然落下了裙子后面的拉链,白色的连衣裙如同花瓣一样的脱落下来,露出雪白的娇躯,而唐毓婷裙子下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穿,就这么一丝不挂的站在秦豫的身侧。  “豫哥,求你了。”哽咽的语调带着凄楚,唐毓婷扑通一声在秦豫的椅子边跪了下来,低着头,呈现出完全顺从的姿态。  “不管豫哥你如何惩罚,我都接受,豫哥,我只求你放过我爸和我妈,即使谭果不愿意和我们相认,可是我们还是她的家人,血缘关系是永远割舍不断的。”  而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忽然从外面被推开了,跪在地上全身赤裸的唐毓婷发出一声惊呼声,整个人瑟瑟发抖的向着身旁的秦豫扑了过去。  嗬!被眼前这一幕吓了一跳的谭果站在门口眨了眨眼,错愕的看着摔在地上那赤条条的身影,随后目光上移看向站在一旁面容冷漠而嫌弃的秦豫。  “谭果,你不要误会,不是你看到的这样。”唐毓婷急切的解释了一句,羞恼的一把抓起地上的裙子遮挡在胸前。  爬起来的唐毓婷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羞恼的还是因为刚刚和秦豫在做什么不和谐的事情,所以才有这潮红的脸色,红着眼眶,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面对着谭果。  “你求秦豫放过唐家?然后他不同意,你就脱光衣服色诱?”率先开口打破了平静,谭果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你难道不知道秦豫有洁癖吗?一般女人她可不会碰。”  “我嫌脏!”冷淡的声音配合的响起,别说当年和唐毓婷的婚约只是爷爷要求的,而那个时候秦豫感觉她很合适而已,可是秦豫真没有想到唐家当年嫌弃自己这个继承人的位置不够稳,舍不得自家的女儿的,所以才拿谭果来代替唐毓婷。  唐毓婷潮红的脸颊瞬间因为秦豫的话而变得苍白成一片,嘴唇哆嗦着,估计此刻才是真正的受到了打击。  “出去!”秦豫斥责的赶人,之前唐毓婷做足了戏,显示在公司门口站了几个小时,从早上一直站到下午,然后被心软的黄幽纹给带进公司来了。  等到了秦豫办公室里,唐毓婷才说出了来意,用尽办法的哀求,甚至搬出和谭果亲姐妹的关系,只求秦豫能放过唐家。  唐毓婷看起来是个知性的美女,其实身为唐家大小姐,她比谁都骄傲,此刻唐毓婷一扫刚刚凄楚可怜的表情,冷冷的抬着下巴,丝毫不介意将自己的身体暴露在秦豫的眼中,“秦总裁,你果真是冷血动物。”  “穿上你的衣服滚!”再次看到唐毓婷那白花花的身体,秦豫眉头一皱,火气蹭的一下涌了出来。  “怎么?秦总裁怕把持不住吗?”唐毓婷倨傲一笑,故意的挺了挺自己36D的丰满胸口,“不管如何,我们当年也算是夫妻一场,我不介意和秦总裁你来一次OOXX,毕竟也算是留个纪念。”  似乎很高兴秦豫因为自己的身体而产生了情绪波动,唐毓婷故意放慢了穿衣服的动作,举手投足之间展露出性感妖媚的风情,还故意对着门口的谭果挑衅一笑,对于自己的身体,唐毓婷有骄傲的资本!  “不许看!”低沉的声音夹带着怒火,秦豫火大的看向盯着唐毓婷不眨眼的谭果,快步走了过去,一把将她的眼睛给捂住了,“女人的身体有什么可看的!”  “她都敢露,我为什么不能看?”眼前一片漆黑,谭果不满的抗议起来,“说起来她身体可比岛国动作片里的女优好看多了,该挺的挺,该翘的翘,关键她都和柯三少滚过床单了,怎么还是粉色的?”  秦豫愣了一下,然后声音猛地拔高,“你还看动作片?”  “呃……看的真不多,实在是里面的男演员太丑……”谭果如实的回答,因为眼睛被捂住了看不见,其他感观似乎被放大了许多,谭果莫名的抖了一下,只感觉秦豫身上的寒气似乎更重了。  “你们?”唐毓婷错愕的看着门口暴怒的秦豫和被捂住眼睛的谭果,刚刚她一直以为秦豫情绪波动是因为看到了自己的果体,但是此刻唐毓婷才明白秦豫之所以这么愤怒,不过是因为谭果在看自己。  “滚出去!”秦豫怒火已经实质化,都是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再次被人驱赶,唐毓婷三两下穿好裙子,愤怒的看着发火的秦豫,“秦总裁何必在谭果面前装的如此冷血无情,如果你真对我一点意思都没有,早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将我赶走了!”  “你以为我为什么一开始不赶你走?”秦豫眼神嘲讽的看着洋洋得意的唐毓婷,如同在看一个白痴一样,出口的声音更是冰冷伤人,“看到自己的仇人在自己面前伏低做小,各种哀求下跪装可怜,如此大快人心,我何必赶人呢。”  “你!”唐毓婷几乎气炸了,她根本没有想到秦豫不是顾念旧情没有驱赶自己,而是故意在看自己出丑。  想到刚刚自己脱衣服他都无动于衷的模样,唐毓婷脸上一阵青白的难堪,如果不是谭果来了,秦豫垦肯定要看着自己这个跳梁小丑如何在他面前丢脸。  谭果落下秦豫捂在眼睛上的大手,同情的看着被秦豫气到说不出话来,踩着高跟鞋咚咚咚离开的唐毓婷,“她这是来自取其辱的?”  “唐毓婷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想到谭果刚刚目不转睛的盯着唐玉婷的身体看,秦豫就是一阵气闷,唐毓婷有的她也有,有什么好看的。  “所以她故意来办公室里勾引你,然后恶心我?”谭果想也不想的开口,目光滴溜溜的一转,“不对,她还想要顺便恶心一下柯三少,毕竟这两个人之前可是未婚夫妻的关系。”  柯华为了拿到赵家的股份,不顾柯三少和唐家联姻的关系,直接对唐家下狠手,唐毓婷自然恼火,所以她才故意上演这么一出恶心柯三少,也是离间他和秦豫之间的关系。  不管如何唐毓婷曾经也是柯三少的女人,两个人都上过床了,这会唐毓婷在办公室里脱光了勾引秦豫,成功也好,不成功也罢,反正柯三少头顶上的帽子已经是绿油油的,日后只要有机会,柯三少肯定会报复秦豫以消心头之恨。  “唐毓婷这个女人果真是人至贱则无敌。”谭果感慨的开口,唐家都要破产了,唐毓婷还能狠下心来用自己的身体来算计,这个女人日后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心如蛇蝎倒是一点不假。  办公室里,谭果看向秦豫,犹豫了一下,组织着语言,这才开口道:“你看我都将你们抓奸在办公室里,我都没有生气,秦总裁,你身为男人气度胸襟肯定大于我这个小女子吧?”  “你想干什么?”秦豫侧过头看着笑得很是谄媚的谭果,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  “那什么,经过海量的资料分析和对风帆海运所有员工的背景调查,罗秘书判断那个关键人物很有可能在金三角。”谭果一边说一边观察着秦豫的表情,可惜想要从秦豫这张天生自带冷嘲的峻脸上看出表情变化还真不容易。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谭果干脆利落的说明了来意,“我打算去金三角一趟,将这个人给找出来。”  秦豫凤眸平静的看着谭果,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半晌之后还没有得到答案,谭果挫败的瞅着秦豫,他越平静,谭果越感觉毛骨悚然的,“行不行,你倒是说句话啊?”  “你认为可能行吗?”秦豫冷哼一声,这种念头她最好想都别想,即使想了,秦豫也不可能让她付诸实践的!  “那我一定要去呢?”谭果不死心的回了一句。  可惜秦豫却连开口都懒得了,直接起身走到办公桌前,翻开之前的文件继续批阅起来。  “秦豫,只能是我去!”谭果无奈的起身走了过来,伸手合上桌子上的文件,看着浑身冒着冷气的秦豫,只好耐着性子解释:“幽灵组织情况不明,龙虎豹肯定就被盯上了,你这边不能动,国安和军情处那边同样如此,这些年赵家一直在暗中盯着那些贩卖出国的婴儿……”  国外那些势力从来没有怀疑过赵家,幽灵组织应该只是想要掌握赵家海运这一条路线,以便继续贩卖婴儿到国外,让他们可以培养出大批黄皮肤黑头发的间谍。  所以其他组织一旦介入到了赵家的事情里,肯定会被怀疑的,一旦国外那些人警觉到不对劲,怀疑到赵家,必定会放弃这几十年通过赵家途径培养出来的间谍。  “不行!”道理秦豫都明白,可是回给谭果的依旧是不行两个字,赵家三人的死亡到现在都不能确定是意外还是因为赵家的身份泄露出去了,被国外那些人给泄恨灭口了。  所以金三角有可能是一个陷阱,而且就算赵家没有暴露,秦豫也不会放谭果去金三角这样龙蛇混杂的危险地方,不管是当地的黑帮势力还是那些军阀,谭果个人实力再强也扛不住。  半个小时之后,好话歹话说尽了,撒娇讨好也都用上了,秦豫依旧是一张铁面阎王的老脸,不行就是不行,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谭果的耐性也耗尽了,“秦豫,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我都必须去。”  虽然不是军人,但是谭果出生谭家,她太清楚这件事的重要性,这个关键人物必须得找到,而且也必须取信对方,其他部门的人倒是可以混入到赵家的公司,但是最开始肯定是从普通员工开始做起,想要接触到赵家的机密太困难,这需要时间。  可是谭果目前最缺的就是时间,二哥那边已经有了明确的消息,最多半个月,名单上的那些人就会回到国内,所以必须提前拿到名单,提前部署下去,才能反过来监控这些人。  这些年因为赵家的帮忙,国外那些人能窃取到的情报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情报,他们其实已经开始怀疑了,但是却也不敢轻易的废掉之前培养多年的谍报人员,一旦是情报错误,废掉几十年来培养的谍报人员,这个损失太大。  可是谭果相信只要他们察觉到蛛丝马迹,找到了相关证据,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废除那些人员,所以这件事谭果必须亲自去处理,她的身份幽灵组织应该已经查清楚了,即使自己去了金三角,他们也只以为自己是畏罪潜逃出国,暂时去金三角避风头而已。  秦豫抬头看向谭果,目光一寸一寸打量她平静的小脸,“不管如何,我都不会放你离开的。”  谭果气恼的看着油盐不进的秦豫,转身就向着门外走了去,砰的一声重重的关上门,足可以看出谭果此刻的心情有多恶劣。  同样在风帆海运工作的赵紫菲和黄幽纹对望一眼,她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谭果如此暴怒的表情,而一向将谭果放在掌心里呵护的秦豫竟然没有追出来?  “他们这是吵架了?”黄幽纹诧异的开口,虽然黄家也是风帆海运的股东了,但是秦豫依旧只控股最大的董事,所以相关的人事调动依旧需要向秦豫汇报。  赵紫菲妖娆一笑,目送着离开的谭果,“谁知道呢,不久前唐毓婷才离开,说不定是因为她。”  出了风帆海运的大门坐上汽车后,唐毓婷依旧是气愤不平,她以为自己对秦豫多少有点影响,毕竟他当年也是愿意和自己登记结婚的,而且自己这样的大美女,秦豫再铁石心肠也会有几分心软。  可是唐毓婷没有想到秦豫如此变态!他故意看着自己在风帆海运的大门口站了几个小时,不是心软,而是要看自己自取其辱!秦豫、谭果这对贱人!  半天不到的时间,唐毓婷去风帆海运公司找秦豫求情的消息在蓝海市传的沸沸扬扬,尤其是员工看到唐毓婷在总裁办公室里都脱光了,据说跑出来的时候裙子拉链都没有拉好,而且当天清洁工还从总裁办公室的垃圾桶里清理出了一个大红色的胸罩。  众说纷纭,版本都传出好几个了,但是唯一肯定的是秦豫并没有答应唐毓婷,即使她牺牲了色相,还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柯三少头顶的帽子已经绿了。  自己的未婚妻脱光了去勾引其他男人,诚然最开始是柯家背信弃义,为了赵家的股份打压唐家,唐毓婷肯定是宁可勾引秦豫也不会勾引柯三少,可是柯三少的脸面已经被秦豫和唐毓婷给打肿了。  “爸,我们真的就这样离开了吗?”回到唐家在蓝海市的别墅,唐毓婷不甘心的开口,S省可是全国经济最强的身份,如今离开了,他们只能去国外了,人生地不熟的,想要发展壮大很不容易。  “不离开又能如何?商场如战场,秦豫太狠毒了。”唐父面容依旧平静,看得出他并没有因为大唐集团的破产而消沉。  看着气闷的女儿,唐父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吧,今日之仇,我们一定会找谭果和秦豫讨要回来的,目前离开也是迫不得已,不过临走之前,我会送他们一份大礼的。”  ------题外话------  编辑说公共场合也不能写枪战还有爆炸什么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