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71章 接连使坏

第171章 接连使坏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720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4
    诺伊仇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带着律师进来的坎拉,就是这个人将她弟弟打成了重伤,医生说了若是再晚送来几分钟,弟弟很有可能因为腹腔内大出血而死亡。  “你们来做什么?”诺伊冷冷的开口,若不是朱马里已经脱离危险了,此刻诺伊绝对会将坎拉给抓起来,让他为他的暴行付出代价!  “原来昨天意外受伤的那小子是诺伊副警长的弟弟。”坎拉吊儿郎当的笑着,“听说是被人给打了,不过也对,诺伊副警长你平日里得罪了那么多人,仇人报复到你家人身上也正常。”  “说完了吗?说完了就给我滚出去!这里是审讯室!”诺伊愤怒的攥紧拳头,很想一拳将坎拉脸上那张狂的笑容给打碎,只是她再冲动也清楚,当着律师的面她真动手了,自己只怕会被赶出警察局。  欣赏够了诺伊愤怒的模样,坎拉这才看向坐在一旁神色淡然的谭果,对着身旁的律师点了点头,“谭小姐是我坎拉的朋友,诺伊副警长,你弟弟被人打了我很抱歉,这是因为你们警方不作为,导致琅南塔省的治安不够好,但是你没有权利关押我坎拉的朋友。”  律师此刻也走上前来,从法律角度直接否定了诺伊之前对谭果不合法的审讯,毕竟谭果是华国游客,而且她并没有承认目睹朱马里被打的事情,所以诺伊没有权利将人一直关押着。  而此时得到消息的警长也过来了,看了一眼审讯室里的众人,拍了拍诺伊的肩膀,“好了,诺伊,你要冷静一点,不要忘记你是一个警察。”  诺伊之所以敢强行关押谭果,不过是因为她是外国游客,又是单身来老挝旅游,收了她的手机和护照之后,谭果就是孤立无援,诺伊原本打算放出谭果指控了坎拉犯罪的消息,让桑迪翁家族对谭果动手,如此一来,她就可以趁机拉拢谭果,博取她的信任。  可是诺伊没有想到坎拉竟然带着律师来了警察局,而且明显是要帮谭果,局势逼人之下,诺伊不得不点了点头,“还有几个文件需要谭果签字,签完字她就可以走了。”  坎拉眉头一皱,他都亲自来了,诺伊竟然还敢不放人?一旁律师拉了一下坎拉的胳膊,示意他在外面等一会,左右就是几分钟的事情,没有必要和警方闹僵,毕竟警长都来了,桑迪翁家族不惧怕他们,不过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谭小姐,我在外面等你。”坎拉笑着对着谭果说了一句,这才感谢的看向警长,“这一次麻烦您了……”  诺伊不屑的看着离开的坎拉几人,即使是桑迪翁家族的纨绔,却也是天生的政客,此刻人都离开了,诺伊目光复杂的盯着一直沉默的谭果,冷冷一笑,“不要以为出去你就安全了,在审讯室里弄死你太麻烦,等到了外面,护照被偷了,桑迪翁家族再弄死你,你就成了无名尸。”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桑迪翁家族可是你们老挝的政客世家,在诺伊副警长口中倒成了可以随便杀人的黑帮势力了。”谭果将签好名字的文件放在桌子上,笑着起身向着门口走了去。  诺伊脸色变了变,看着开门出去的谭果突然开口道:“桑迪翁家族不会动手,可是桑迪翁家族和红门会所关系密切,要杀你灭口,只需要红门会所动手就可以了,你好自为之吧。”  等候在外的坎拉看到谭果出来了,笑着迎了过去,热情的握了握谭果的手,“抱歉我的朋友,因为我的事情给你添麻烦了。”  “坎拉少爷客气了。”谭果不在意一笑,看来坎拉已经知道自己和秦豫的关系,所以才会亲自带律师来警察局。  目送着几人坐上豪车离开之后,站在二楼窗口的诺伊暴躁的蹙着眉头,转而看向一旁的老警长,“要不要我们派人去保护她的安全。”  这样的事情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就因为警方的忽视,导致对方被灭口了,诺伊虽然想要让谭果指证坎拉,但是她其实也有些担心谭果的安全。  “桑迪翁家族直接派律师过来就行了,诺伊,你想他们为什么让坎拉亲自过来?”老警长回到办公桌后坐了下来,看着终于反应过来的诺伊这才继续道:“谭果的男朋友叫秦豫,想必你也听过龙虎豹保全。”  诺伊猛地瞪大了眼,难怪坎拉对谭果如此礼遇,原来是冲着龙虎豹保全来的,因为琅南塔省有一部分区域就在金三角范围里,这里龙蛇混杂,各国黑帮势力云集,诺伊也听过龙虎豹保全公司的威名。  警察局对面的一间茶楼,唐毓婷静静的看着离开谭果和坎拉,一想到她能被桑迪翁家族当成贵客,都是因为秦豫的关系,唐毓婷不由嫉妒的扭曲了脸,原本这一切都是该自己的!  “派人去堵截。”唐毓婷语调阴冷的开口,原本还想借刀杀人,谁曾想坎拉将谭果当成了客人,既然如此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了!  “小姐,如果被查到,对我们很不利。”袁白列低声提醒,桑迪翁家族在老挝也算是二流家族,而且和红门会所关系密切,一旦狙击坎拉,这就等于和两个势力宣战,对已经有些没落的铁钱帮而言并没有任何益处。  “放心,我没有那么蠢。”唐毓婷阴森一笑,低声对着袁百列快速的交待这,几分钟之后,袁百列亲自去部署了。  汽车后座上,坎拉再次向谭果道歉着,郑重的邀请谭果去桑迪翁家族做客,可就在此时,谭果目光瞥了一眼车窗外,顺着倒车镜明显能看到两辆无牌照的黑色汽车正不紧不慢的追了过来。  “后面有人在跟踪我们。”谭果淡淡的开口。  坎拉一愣,快速的回头一看,果真有两辆无牌照的汽车,可是琅南塔省是他们桑迪翁家族的地盘,即使是红门会所的对头铁钱帮也不甘明目张胆的对他动手。  “是不是巧合?”坎拉皱着眉头回了一句,虽然没有牌照有些奇怪,但也可能是巧合,不过坎拉还是对前排的保镖开口:“前面路口连续左拐。”  坎拉这一次来接谭果,一共两辆车过来的,他带了律师和两个保镖,这会坎拉的车子左转之后,后面律师的车子也跟着左转了,而两辆无牌照的汽车竟然也跟着左转,这让坎拉表情难看了几分。  当五分钟之后,在第二个路口再次左转,后面的车子依旧紧跟着,坎拉知道并不是巧合,这两辆车真的在跟踪他们。  而就在此时,一辆后八轮的大型货车突然从对面的弯道呼啸的飞驰而来,根本不管沿途的交通灯,巨大的车身在高速之下如同呼啸的怪兽,横冲直撞的向前狂奔着。  “小心!”坎拉发出惊恐的喊声,司机快速的打着方向旁,一瞬间,豪车和大货车几乎是擦身而过。  可是紧随坎拉后面是律师的汽车,因为来不及避让,被直接冲过来的大货车给碾轧了,砰的一声巨响,大货车在高速之下侧翻了,而律师的车子被倒塌的货车直接压成了铁饼。  后座上,坎拉粗重的喘息着,他不敢想象如果刚刚自己的车子没有避让开,那就会和后面的车子一样直接被压成铁饼,而车子里的人就更不用说了。  “快开车,后面的车子追过来了。”谭果无语的看着前排几乎有些吓傻了的司机,难道他们都忘记后面还有两辆无牌照的车子在跟踪吗?  司机猛地回过神来,一旁坎拉也跟着吼了起来,“你他妈的傻了啊,快开车!”  骂完之后,坎拉掏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声音虽然有点哆嗦,不过还是快速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现在只能等家里的支援。  后面的两辆车也快速的追了上来,随着车窗的打开,车上的人直接掏出了手枪,对着坎拉的车子开始射击,子弹对着车轮胎咻咻的射了出去。  坎拉的保镖其实说起来只能算是打手,并不是专业的保镖,平日里跟着坎拉对付的也就是纨绔子弟,这一次碰到的算是专业的杀手。  司机的车技根本不够看,副驾驶位的保镖枪法也不够准,也想学着后面跟踪车子里的人去射击车轮胎,结果竟然傻到将头探出了车窗,直接被一枪爆头了。  啊!看到副驾驶位上同伴被杀了,开车的保镖发出惊恐的低呼声,手下方向盘一滑,汽车失控的向着防护栏撞了过去,司机回过神来之后想要挽救却已经来不及了。  砰的一声!汽车一头撞到了护栏上,车头完全变形冒出阵阵的黑烟,好在坎拉的豪车质量过硬,虽然撞的狠,不过车里的人都没事。  “快下车!”谭果打开车门,看了一眼后面已经追上来的两辆车子,一把拉住失神的坎拉。  好在这里是闹市区,越过马路对面就是商业街,谭果带着人直接窜到了百货商场的地下停车场,而后面两辆车里的敌人也紧追了过来。  “躲好!”谭果将坎拉塞到一辆车后面,自己迅速的蹿到了不远处的水泥柱子后面,刚藏好,两辆无牌照的汽车嘎吱一声停了下来,随着车门的打开,两辆车里一共下来了八个人,人人手里头都拿着枪。  “搜。”为首的男人对着手下打了个手势,八个人分开行动,开始搜寻先一步躲进来的谭果和坎拉。  躲在柱子后面的谭果看着人过来了,眼神依旧平静,咻的一下伸出手,手刀直接劈中了男人的脖子,然后将他昏厥的身体无声无息的接住拖到了柱子后面,谭果双手抓住男人的头,用力一个反扭,嘎吱一声,骨头被扭断的声音响起,男人的脖子呈现诡异的姿势耷拉在地上。  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坎拉眼睛猛地瞪大,他之所以对谭果礼遇看重的是龙虎豹保全的势力,可是他没有想到谭果身手如此好,短短数十秒就已经杀了一个人,干净利落的身手,平静无波的眼神,这一刻,坎拉突然感觉不远处这个女孩就是从地狱走出来的修罗。  用同样的手法袭杀了第三个人之后,谭果被发现了,枪声顿时响起,只可惜比起坎拉那两个不中用的保镖,谭果的枪法却是精准到骇人的地步,一枪爆头点杀,瞬间八个人就剩下两个活口。  “出来!”为首的男人对着躲在汽车后面的坎拉怒喝一声,一把将人拖了出来,手臂勒住坎拉的脖子,右手的枪口对准了他的太阳穴,随后向着谭果躲藏的方向喊了起来,“不出来,我就杀了他!”  坎拉被勒的不能呼吸,脸涨的通红,惊恐之下,双腿哆嗦着,他不确定谭果会不会出来,但是太阳穴处冰冷的枪口提醒着他,这些是真的敢杀人的暴徒。  “出来!”为首的男人再次吼了一声,仅存的一个手下警戒的站在他的身边,目光四处观望着。  “我出来了。”就在坎拉感觉死亡的阴影已经笼罩下来时,清和的声音响了起来,谭果从暗处走了出来,右手握着枪看向挟持了坎拉的两个敌人,然后将手枪丢在了地上。  为首男人愤怒的盯着谭果,几乎想要开枪将人给杀了,可是想到上面的命令,男人硬生生的忍住了,对着仅存的手下示意,“把枪捡过来。”  手下看了一眼谭果走了过去,枪被谭果丢在一米开外的地方,因为之前已经死了六个兄弟,所以男人弯下腰捡枪的同时依旧戒备着,可惜他还是小看了谭果的速度。  一瞬间,男人只感觉面前有风掠过,眼前一黑,被一脚踢到了头上,男人身体砰的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  “你!”为首的男人愤怒的看向谭果,而此刻谭果手里已经握着之前丢下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为首的男人,如果不是因为坎拉这个人质在手,男人感觉自己已经被谭果一枪毙命了。  “不要过来!”男人挟持着坎拉后退了几步,离开了谭果之间的距离,此刻他已经后悔为了执行上面的命令,害死了七个手下不说,自己的命说不定也会丢在谭果手里头。  “你认为是你开枪的速度快,还是我开枪的速度快?”谭果淡然的笑着,手腕倏地一动,砰的一声,枪声响起,刚刚被她踢飞出去的男人还没有爬起来,后脑勺已经多了一个血窟窿。  好快!为首男人眼瞳惊恐的收缩着,真正的高手,不仅仅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而且拔枪、开枪的速度也比常人快上零点几秒,可是这零点几秒已经够对方射杀几个人了。  谭果的枪口刚刚瞄准的是为首的男人,可是一瞬间,枪声响起,男人都没有看清楚谭果开枪的动作,他最后一个手下已经被射杀了,所以男人很明白和谭果持枪对峙,被杀的肯定会是自己。  “放了坎拉少爷,留你一条命。”谭果淡淡的开口,余光扫了一眼不远处停着的无牌照的汽车。  “好!”男人会意的点了点头,依旧挟持着坎拉慢慢的向后退着,整个人都躲在了坎拉的身后,唯恐谭果会突然开枪偷袭。  看似短短的几十米,却像是过了一辈子那么长,男人终于挪移到了车子前,看着站在十米开外的谭果,猛地将坎拉推了出去,瞬间关上车门,然后发动汽车加速离开。  重重的摔在地上,可是此刻坎拉却无比欢喜,腿上手上的痛觉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经历了刚刚可怕的枪战,他还活着。  “没事吧?”谭果收起了手枪,将地上的坎拉拉了起来,“不知道是冲着你来的,还是冲着我来的,不过我到老挝知道的人并不多。”  深呼吸着,双腿依旧有点的哆嗦,坎拉站起身来,从惊恐里回过神来之后,脸上爆发出要复仇的怒火,“应该是冲着我的!”  谭果来老挝的行踪是保密的,外人并不知道,而且就算知道了,谁敢对龙虎豹总裁的女人动手,那简直是活腻味了!再者就算是冲着谭果来的,可是她人在自己的车上,对方敢动手,也是不将他们桑迪翁家族放在眼里。  半个小时之后,桑迪翁家族庄园。  谭果以最高级的待遇入住到了庄园里,安顿好了谭果之后,坎拉就去见他的爷爷了,不管如何,今天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  “小姐,追踪失败了。”联络器里传来于磊的声音,谭果遇袭之后,于磊这队人并没有出现,不过一直在远远的在后面保护谭果,一旦形势不对,他们会第一时间冲过来救援。  不过于磊也知道谭果的身手,今天的敌人就多一倍强一倍,也不是谭果的对手,所以当最后一个敌人开车离开停车场之后,他们立刻派出了一辆车去追踪对方。  “失败了?”谭果有些的诧异,今天这些人身手还算不错,但是也仅仅是不错而已,都比不上秦豫的那些手下,特调一局可是精英里的精英,除非是?“对方被灭口了?”  “是的,汽车开到郊区之后突然爆炸了。”于磊接着开口,“我已经入侵了停车场的监控,会尽快查出这些人的身份。”  这边谭果结束了和于磊的联络,唐毓婷那边也收到行动失败的消息,不过最后一个人也已经被灭口了,唐毓婷并不担心会查到自己头上,对着一旁汇报情况的袁百列开口:“将消息透露到红门会所那边,维娜不是一直想要嫁给坎拉嘛,现在坎拉身边多了个女人,维娜一吃醋会杀人也说不定。”  “大小姐,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袁百列目光痴迷的看着眼前的唐毓婷,她没有了过去身为唐家大小姐的高傲,反而多了一股黑帮大小姐的野性和黑暗,可是不管她如何变,在袁百列心里她永远都是他要守护的小公主。  察觉到袁百列的目光,唐毓婷压下心里头的不喜,可是面上却带着几分微笑,大红豆蔻的手搭上他的肩膀,“这段时间你就充当我的男伴吧,否则那些人只怕不会将我这个大小姐放在眼里,袁大哥,拜托了。”  袁百列身体猛地绷紧,只感觉一股热流从肩膀处流淌到了心里,再看着唐毓婷峨眉轻蹙的模样,袁百列更是心疼的无以复加,下意识的握住了唐毓婷的手,“大小姐,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他们绝对不敢看轻你的。”  “袁大哥,谢谢你。”唐毓婷不由的笑了起来,轻轻的一个吻落在了袁百列的脸颊上,“那一切就拜托袁大哥了。”  等袁百列一离开,唐毓婷彻底冷了脸,若不是谭果这个贱人,自己早就是秦豫的名正言顺的妻子了,何必自降身价来拉拢袁百列这种下贱的男人!  尤其是想到唐家暴露最后的关系,将柯为国被杀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谭果也被冠上了杀人嫌疑犯的罪名,当知道谭果畏罪潜逃了,唐毓婷还非常高兴。  可是短短三天不到的时间,谭果身上的罪名就被洗清了,想到这里,唐毓婷就更加痛恨谭果的存在,她被迫离开华国来到老挝这个鸟不拉屎的贫困地方,这一切都是拜谭果所赐!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坎拉在闹市区被袭击,差一点被枪杀的消息瞬间就传遍了琅南塔省,大家都在猜测到底是谁动的手,可惜唯一的活口随着汽车爆炸死亡了。  余下的七具尸体竟然在停尸间里被人浇了硫酸毁掉了脸,而他们的指纹并不在老挝警方的系统里,所以案子就成了无头案,根本查不到任何的线索,连这些人的身份也找不到。  巴丽雅酒吧。  坎拉这一次将琅南塔省几个玩得好的二代们都约了出来,也算是正式介绍谭果给大家认识,毕竟谭果之前透露了她在华国的通缉令已经被取消了,所以她打算直接去金三角接手风帆海运的分公司,如果和这些二代们打好关系,对谭果日后的行事也非常方便。  “今晚上不醉不归。”一群青年坐在沙发上笑呵呵的聊天着,茶几上已经摆满了名酒,老挝虽然穷,可是富人的生活依旧是非常奢华。  “这女人真的是个神枪手?”坐在坎拉身边的年轻男人好奇的开口,毕竟怎么看谭果身上都没有那种黑帮女人的凶悍气息,维娜虽然不介入红门会所的事务,可是身上也带着一股子痞气。  “我的命就是谭果救下来的。”坎拉对谭果的感情有些的复杂,最开始他结交谭果不过是冲着龙虎豹的实力,可是被谭果从枪口下救下来之后,再看着身边这些平日里一起玩耍的女人,总感觉很没意思,像是少了点什么似的。  谭果看着带着几分试探之色的二代们,笑着放下酒杯,此举一出,几个二代们脸色都有些的变了,他们有自己的圈子,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谭果是被坎拉带来的,再者她背后有个龙虎豹,这些人才给谭果几分颜面。  可是谭果竟然敢不喝他们敬的酒,这就等于不给他们面子,龙虎豹虽然在国际上威名远播,可是对这些老挝的二代们而言,他们并没有那么长远的见识,真的惹怒了他们,弄死一个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么喝没什么意思。”谭果笑着开口,刚好有灯光打过来,紫色的灯光在谭果的脸上镀上一层神秘的光圈,而此时的谭果褪去了往日里温和的外表,整个人看起来多了一抹世家子弟的慵懒和冷傲,带着几分黑暗的邪肆。  “怎么说?”其中一个二代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他的身份比起坎拉还要高一截,此刻他嘴巴里叼着烟,眼神诡谲的看着站起身来的谭果。  如果说之前感觉谭果和他们有些格格不入,像是乖乖女一般,此刻男人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女人绝对也是圈子里的人,那种气息错不了。  谭果看了一眼茶几上的名酒,随手招来酒吧的侍应生让他将自己点到的六瓶酒都拿到吧台那边,谭果直接走了过去,和吧台后的调酒师说了几句。  “呦,她还会调酒?”和坎拉说话的年轻男人诧异的开口,之前他还好奇谭果要干什么,没有想到她竟然开始调酒了,而且手法极其纯熟。  坎拉几个人二代们也都提起了兴趣,目光兴奋的盯着吧台前的谭果,她的双手如同魔术师的手一般,酒瓶翻飞之下,几种酒快速的混合在了一起。  “小姐,有没有兴趣喝一杯?”就在此时,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突然走了过来,一手搭在吧台上,色眯眯的看向谭果。  “没兴趣。”冷淡的回绝,谭果手上动作不停,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当她将调好的酒重新倒进杯子里。  玻璃杯里的酒诡异的呈现了三种诡异的颜色,如同是油画大师精心调出来的颜色一般,从最下面的如火焰般的大红色,到中间的深紫色到最上面的蓝色,三种明亮的颜色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冲击着人类的视觉。  “你请你当我的专属调酒师。”吧台前搭讪的男人眼睛一亮,目光里多了一抹狂野的霸道。  “滚!”可惜回给对方的依旧是冷冰冰的拒绝,谭果接过调酒师递过来的柠檬,将柠檬汁滴到了酒杯里。  男人脸猛地一沉,一股子戾气迸发而出,身为老挝军区大佬的儿子,即使是坎拉这些人对他也是避让三分,却没有想到今天在酒吧里被一个外国女人给拒绝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男人冷声开口,丝毫不掩饰那股子血腥的煞气,什么龙虎豹保全,对男人而言根本不足为惧,一个国际上的黑道势力,难道还敢和老挝的军方正面冲突吗?  原本男人只想破坏坎拉和龙虎豹之间的关系,但是眼前这个女人竟然如此不知好歹,直接将男人激怒了,啪的一声将配枪拍在了吧台上,阴冷的目光嗜血的盯着谭果,“你确定还要拒绝我吗?”  谭果停下调酒的动作,看了一眼手枪,冷冷一笑,忽然抓起吧台上的手枪,在男人错愕的目光里,枪托毫不客气的向着男人的额头撞了过去。  再然后只听见咔嚓一声,子弹上膛的声音响起,谭果直接将枪口对准了男人的眉心,“我们家秦总裁脾气不好,最见不得人欺负我,不想死的就滚远点!”  沙发那边,当看到男人搭讪谭果时,坎拉原本要上前阻止的,因为桑迪翁家族和男人的家族一贯不和,或许是因为自古以来文武都是不和的关系,可是坎拉还没有起身就被身边的人给挡了下来。  “不用冲动,我们都在这里,看看她如何应对。”说话的男人就是最开始倒酒试探谭果的男人,也是坎拉这个圈子里的老大,他能感觉出谭果的非同一般,所以忍不住就想要看看谭果如何应对。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谭果看起来温和,却如此的生猛,竟然操着手枪将男人给打的头破血流,而且还用枪指着男人的眉心。  “你敢动手?”男人抹去额头的血迹,神色愈加的狰狞而可怕,他从没有想过竟然有女人敢打他,这让男人在暴怒的同时,又滋生出一股诡异的新奇感。  谭果莞尔一笑将手枪收起重新放到了吧台上,“不久之前才枪杀了七个人,你说我敢不敢。”  看了一眼男人微变的表情,谭果不在意的一笑,“龙虎豹保全堪比杀手组织,如果不相信,你大可以试试看。”  说完之后,谭果让一旁被吓傻了的侍应生将调好的七杯酒都放到了托盘上,这才重新走回了沙发这边,“喝喝看,这酒绝对够烈。”  此刻除了坎拉之外的这些二代们看向谭果的目光就多了一抹忌惮和敬重,之前他们愿意来见谭果不过是看在坎拉的面子和龙虎豹的面子,可是此刻,他们相信谭果绝对能在金三角立足。  男人被谭果敲破了头之后,看着不远处的坎拉几人,眉头皱了皱,快速的离开了吧台,走到外面男人刚打算打电话回去叫人,可是黑暗里,当一个小红点对准男人心脏的时候,男人握着手机的手猛地一紧。  狙击手!而且对方的瞄准仪已经对准了自己!这一瞬间,身为军人世家的男人脸色格外的阴沉,他清楚的知道只要对方扣动扳机,自己的命就没有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一分钟之后当小红点从胸口消失时,男人却像是感觉过了一辈子那么长久,是什么人要杀自己?为什么又没有动手?  惊恐不安里,男人猛地睁大了眼睛,他想到刚刚在酒吧里谭果的话,这就是她的警告!男人沉默了几分钟之后将手机揣回了口袋里,脸色阴沉的离开了酒吧,没有必要为了意气之争丢了自己的性命。  而此刻酒吧里的气氛彻底的热烈起来,谭果调的酒绝对够烈,坎拉几人只感觉一把烈火从口腔里一直烧到了胃里,喝的不像是酒而像是滚热的岩浆一般。  “谭小姐要拿回风帆海运在金三角的分公司?”坎拉微醺的开口,看向左侧的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事你能帮上忙吧?金三角那边的驻军首领就是你大伯。”  “谢了。”谭果端起酒杯对着男人微微一笑,仰头一口干掉了酒杯里的酒,引得几个二代们不由露出敬佩之色,这种烈酒他们只敢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谭果竟然直接干掉了一杯子,这酒量比起他们可是强多了。  年轻男人点了点头,“能帮忙我绝对会帮,可是那地方太乱,我大伯能起到的作用并不是太大。”  几国交界的地方,各种毒犯、黑帮势力混杂,很多外国势力也介入其中,金三角这地方并不是哪一方势力能掌控的,不过谭果背后有龙虎豹保全,而且她自己又如此的生猛,控制一个小小的分公司应该不成问题。  维娜在听到手下的消息之后就向着酒吧赶过来了,她是红门会所老板的小女儿,家里的生意都被大哥和大姐把持住了,维娜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她瞄准的就是坎拉,只要和他结婚了,她就是桑迪翁家族的人了。  坎拉家族也有这方面的意思,只是坎拉虽然纨绔了一点,但是能力还是不错,再加上他并不喜欢维娜,所以这桩婚事就这么拖延下来了,只是他身边一旦有什么女人,都会被维娜给赶走了。  坎拉倒也无所谓,能被维娜赶走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女人,大多数是逢场作戏玩玩而已,可是今天坎拉却为了谭果将自己圈子里的二代们都约了出来,这让维娜第一次感觉到了不安,所以她得到消息之后就带着人风风火火的赶来了。  “大小姐,维娜已经带着人过去了。”汽车后座的车门被打开了,袁百列坐了进来,想到之前离开的男人,眉头皱了皱,还是将事情向唐毓婷说了一遍,他也没有想到谭果这么生猛,直接用枪托打破了男人的头,而以性格暴戾著称的男人竟然没有追究就这么离开了。  后座上,唐毓婷眯着眼,一抹不甘从眼中一闪而过,谭果倒真是好运气,之前离开的男人是老挝军方的人,他的家族和和铁钱帮关系密切,所以当坎拉要和龙虎豹拉关系的传闻散播出来之后,唐毓婷真正要引诱的人不是爱吃醋的维娜,而是这个男人,谁知道还是失败了。  酒吧里,当看到维娜出现之后,喝酒喝的正痛快的几人不由自主的放下杯子,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们倒不是不喜欢维娜,身为红门会所的小公主,维娜有足够的资本进入他们的圈子。  可是维娜在坎拉面前一直装的很温柔很乖巧,可是背地里对付那些接近坎拉的女人时,手段却极其残忍恶毒,这样的一个女人,是个男人都不会喜欢。  尤其是眼前这几个都是琅南塔省的二代,他们家里有权有势,所以根本不需要捧着维娜,因此并不喜欢维娜的出现,不过因为家族和红门会所的关系,倒也不至于撕破脸。  “坎拉少爷。”维娜声音柔和的开口,快步的走了过来,亲密的坐在坎拉的身边,“你没有出事真的太好了,维娜听到消息之后就连夜赶回来了。”  说完之后,维娜忽然看向一旁的谭果,眼睛亮亮的,声音嗲的让人都起鸡皮疙瘩了,“这位姐姐,谢谢你救了坎拉少爷,维娜敬你一杯。”  说完之后,维娜拿起茶几上的酒瓶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又给谭果倒了一杯,端起酒杯的一瞬间,一些药粉从她指间掉到了谭果的酒杯里,被晃动了几下就融入到了酒水里。  ------题外话------  大家都知道潇湘审核很严格,所以很多高干的因素会被和谐到,所以就只能写金三角这边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