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72章 全面剿杀

第172章 全面剿杀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35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4
    第172章  “谭小姐,不愿意喝,是不是看不起我?看不起我们红门会所?”怯怯的声音委屈的响了起来,维娜红着眼眶,咬着樱唇,此话一出,四周几个保护维娜的大汉倏地一下上前两步,暴戾的目光愤怒的盯着谭果。  看不起维娜,那就是不将红门会所放在眼里,在老挝除了铁钱帮,红门会所就是最大的帮派,而且目前而言红门会所已经有了超越铁钱帮的趋势。  谭果看着故意挑衅的维娜,忽然笑了起来,“维娜小姐多虑了,这杯酒算我敬你。”  说完之后,谭果倾过身,只是却将维娜面前的酒杯端走了,将她刚刚下了药的酒杯推到了维娜面前,“请,我先干为敬。”  说完之后,谭果仰头将一杯酒灌了下去,酒杯倒扣,一滴残余的酒水都没有滴下来,这绝对是谭果十足的诚意。  “你?”维娜傻眼的愣住了,她根本没有想到谭果竟然会端走自己的酒杯将下了药的留给自己,可是刚刚两杯酒都是她倒的,难道自己能说剩下这杯酒里被自己下了药?  坎拉几个二代们都诧异的看向进退两难,脸憋的通红的维娜,都是在圈子里混的人,这些小手段他们一开始没有想到,可是一看维娜这表情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坎拉的脸更是彻底阴沉下来,先不说谭果是他的救命恩人,今天是他坎拉出面将谭果正是介绍进圈子里的,维娜对谭果耍手段,到时候谭果出了丑,丢脸的还是坎拉。  看到坎拉浑身那毫不掩饰的怒火,维娜不由的心惊,以前她不是没有对坎拉身边的那些女人动手,可是坎拉从来不在意,但是今天,维娜在不安的同时,对谭果更是充满了嫉妒和仇恨,是她抢走了坎拉的心!  “今天喝的差不多了,要不先散了吧。”谭果率先站起身来算是给维娜解了围。  坎拉也跟着起身来,感激的看了一眼谭果,毕竟桑迪翁家族和红门会所关系密切,维娜虽然不涉及会所的事务,但也是红门会所的小公主,坎拉自然不愿意谭果和维娜撕破脸,这样桑迪翁家族就等于夹在中间了。  在场其他几个二代们也高看了谭果几分,说实话今天如果是个男人说这话,他们感觉挺正常,男人嘛,自然有宽广的胸襟,包容一下维娜的任性和算计也没什么,可是谭果一个女孩子却能做到这一步,对比之下,几人看向维娜的目光更是充满了不喜。  低着头,维娜愤怒的攥紧成了拳头,她平日里喜欢装乖,可是该有的心机城府一点都不少,坎拉几人那种眼神让维娜恨不能谭果当众揭穿自己,可是偏偏她故作宽容大度,将自己比到尘埃里去了。  谭果和坎拉几人离开巴丽雅酒吧之后,被丢下的维娜直接让人送了一箱酒到包厢里,发泄似的喝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啊……”包厢门口的大汉刚要阻止,却被袁百列扭住了胳膊,砰的一声被按在了墙上。  “你们是什么人?”维娜放下酒杯,皱着眉头看向进门的唐毓婷,能一招制服她的手下,绝对是来者不善。  可是在老挝还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对自己这个红门会所的小公主做什么,尤其巴丽雅酒吧也是红门会所的场子。  唐毓婷勾唇一笑的坐在了维娜的身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之后这才悠然的开口:“维娜小姐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有共同的敌人谭果。”  “你和谭果认识?”维娜猛地瞪大了眼睛,视线复杂的打量着陌生的唐毓婷,在记忆里搜寻了一遍,维娜可以肯定以前绝对没有见过这个人,而她和谭果有仇,难道也是华国来的?  “她抢了我男人。”唐毓婷表情陡然狠戾了几分,余光扫过一旁表情一变的袁百列,安抚的对他笑了笑,这才对着诧异的维娜继续开口:“我们唐家已经被谭果害得破产了。”  听完唐毓婷的讲述,维娜一脸哀伤的表情,“唐小姐你不必难过,华国不是有句古话叫做恶有恶报,谭果这么坏,她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唐家破产,我已经没有和谭果争斗的资本了。”唐毓婷摇摇头,似乎有些的心灰意冷,一手抚着维娜微卷的头发,“你和我不同,你是红门会所的小公主,和坎拉少爷也是青梅竹马,谭果身上有股让男人着迷的魔力,尤其她还救了坎拉少爷。”  维娜咬着樱唇低着头,来之前她根本没想那么多,只打算和以前一样,直接赶走坎拉身边的女人,可是维娜没有想到最后丢脸的人成了自己。  余光扫了一眼身旁一脸温柔,如同大姐姐一般的唐毓婷,维娜没有那么傻,她知道唐毓婷是想借着自己的手,确切来说是借着红门会所的手来报复谭果,可是有一点她说的很对,坎拉对谭果那个贱女人非常不同,甚至还邀请她住到了桑迪翁家族的庄园里。  “毓婷姐,我该怎么做?我是真的很爱坎拉少爷,我不能失去他。”声音已经哽咽起来,维娜抱着唐毓婷的胳膊不安的开口,如同惶恐不知所措的小姑娘。  安抚的拍着维娜的肩膀,唐毓婷声音愈加的温柔,“我已经打算悬赏花红,找杀手。”  维娜一惊,看来这个唐毓婷比自己还要狠,维娜原本以为她只是打算利用红门会所的势力,没有想到唐毓婷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狠辣,竟然请杀手。  “维娜小姐,谭果身手极好,她身边肯定还有龙虎豹的人在保护,所以我需要你的配合。”唐毓婷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真正的来意。  维娜要对付的是谭果,说白了就是和龙虎豹为敌,红门会所和桑迪翁家族交好,所以维娜绝对不敢将这件事透露出去,否则红门会所肯定不会同意。  那么维娜只能秘密行动,只要不借助红门会所的力量,唐毓婷可以肯定维娜无法查出自己的真正身份,一旦谭果被维娜给杀了,唐毓婷隐匿住眼底的算计之色,秦豫势必要和红门会所不死不休,这就是铁钱帮的机会。  “好,我同意帮忙。”维娜想了想之后,肯定的点了点头,看向表情喜悦的唐毓婷,“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我只能暗中帮忙,谭果的死只能算到你们唐家的头上。”  “我明白,维娜小姐日后是要嫁给坎拉少爷的,谭果的死算我们唐家的,我相信这一点没有人会怀疑。”唐毓婷温雅的笑着,“等我安排好了杀手再通知维娜小姐,我们合作愉快。”  维娜乖巧一笑的握住了唐毓婷的手,“合作愉快!为了价格坎拉少爷,维娜一定会努力的。”  等唐毓婷和袁百列离开包厢之后,维娜一扫刚刚懵懂的模样,阴冷着眯着眼,如果这个唐毓婷说的是实话,这倒是个好机会,谭果即使被杀了,罪名也会推到唐家头上,龙虎豹就算要报复也只会报复唐家。  示意保镖出去之后,维娜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替我去查一个人,对,我要她的全部资料,华国来的,姓唐……”  最开始谭果在琅南塔省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各方的注意,直到她成了桑迪翁家族的贵宾,她和龙虎豹保全公司的关系曝光之后,老挝的地下势力这才将注意力放到了谭果身上。  “父亲,我已经查过了,谭果的确是因为杀人的罪名潜逃到老挝来的。”书房里,坎拉正色的开口,明知道她和秦豫的关系非同一般,可是坎拉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总是被这个看起来温和的华国姑娘所吸引。  现如今桑迪翁家族的家主,老桑迪翁笑着摇摇头,“坎拉,你果真还是太年轻了,被家里保护的太好了,畏罪潜逃是不假,可是三天不到的时间,华国那边就已经撤销了通缉令,再说如果真的要逃,为什么不选择繁华的欧洲,或者更偏僻遥远的澳洲非洲,而是选择老挝呢?”  坎拉低着头,在他看来自己和谭果的相遇就是神灵的指示,可是此刻被父亲点出来,坎拉发现自己根本猜不透谭果真正的用意。  老桑迪翁拍了拍坎拉的肩膀,“你对谭果的调查太浅显,所以不知情并不奇怪,华国S省的赵家被秦豫吞并了,风帆海运公司你应该也知道,赵家在金三角有个分公司,谭果来老挝真正的目的不是畏罪潜逃,而是想要拿下金三角这个分公司。”  “一个分公司而已,有必要这样兴师动众,甚至让她亲自过来?”坎拉倒是知道这一点,谭果之前也说过,而且坎拉还在圈子里给谭果拉了关系,等她去金三角之后,至少不是孤立无援的,能得到老挝这边的帮忙。  可是泰国和缅甸那边,还有其他国家的黑帮势力,坎拉就无能为力了,金三角这个地方实在太混乱了,坎拉也劝过谭果不要去,可惜没有成功。  “风帆海运可不是一般的公司,那是华国海外运输龙头老大,和国外当地势力还有黑帮关系密切。”老桑迪翁目光沉了沉,压低了声音开口:“如果能拿下这一条线,在金三角这个地方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坎拉猛地瞪大了眼,他已经明白父亲话里隐晦的寒意,金三角为什么黑帮势力云集,那是因为这里是亚洲甚至全球最大的毒品生产基地,而风帆海运从事的是海外运输,一旦能掌握这条线,那就等于掌握了一条运输毒品的线路。  想通之后,坎拉呼吸都粗重了几分,他稳了稳心神看向老神在在的父亲,“如果我们帮着谭果拿下风帆海运分公司,那么我们就可以在海运这一块搀和一脚?”  “我们只和谭果打好关系,并不介入这一块。”老桑迪翁摇摇头否定了坎拉的猜测,“你忘记了谭果背后是龙虎豹保全,没有人敢从秦豫身上夺食。”  “那谭果也不需要我们的帮忙了。”坎拉有些失落的开口,此刻他才想起来谭果是秦豫的女人,以龙虎豹的威名,要拿下金三角的这个分公司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谭果根本没有必要向自己寻求帮忙,她和自己之间也不会再有交集。  “坎拉,你想谭果为什么要和你交好?”老桑迪翁坐在坎拉身边,感慨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太小看人性了,别说是夫妻,就算是父子为了利益都能翻脸无情,谭果这个女孩子不简单,她单枪匹马来到老挝,目的只有一个:拿下风帆海运分公司,将这条海运线路牢牢的握在自己手里头,日后她即使和秦豫分道扬镳,谭果也不会一无所有。”  龙虎豹只是秦豫的龙虎豹,并不是谭果的,而且谭果即使和秦豫结婚,也不可能掌握龙虎豹,所以为了自己的利益考虑,谭果需要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老桑迪翁自认为已经将谭果的目的看透了,不过这和他们桑迪翁家族并没有任何的冲突,他们帮助谭果交好秦豫,这才是最终目的。  坎拉虽然不愿意承认自己第一次喜欢上的女孩也是如此有心计有算计,但是他完全找不到任何理由来反驳,除了利益这个原因,谭果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来到金三角这么危险的地方。  而有同样判断的不仅仅是老桑迪翁,唐父和唐毓婷也是相同的看法,“爸,维娜那边已经通知了,相信这一次谭果插翅也难飞了。”  在S省的时候,他们受到诸多的限制,而且青竹帮因为忌惮秦豫,并不敢对谭果动手,而且艾元鸿那边也说了,秦豫找到顾家在黑道上发出了黑皇令,所以华国的黑帮没有一个人敢对谭果动手,道上前十的杀手忌惮黑皇令的存在,同样不敢接下单子。  可是到了老挝这里就不同了,顾家的威慑力减弱了,而且国际杀手只要有足够的钱,他们连总统都敢暗杀,更何况只是一个谭果,当然,秦豫的龙虎豹在国际上也是威名远播,可是还是有些杀手为了钱愿意冒险。  很多杀手都是独来独往的,行踪成谜,龙虎豹势力再大又如何?只要秦豫找不到这些杀手的下落,他就永远无法报仇,而这一次接下唐毓婷单子的人正是阿修斯,国际上知名的杀手。  “这一次一定不能让谭果活着离开老挝,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唐父眼中是凛冽而可怕的杀机,他太清楚秦豫的强大和可怕,一旦刺杀谭果失败,有了龙虎豹的保护,就再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唐家已经被迫离开华国了,铁钱帮是唐父最后的势力,而且从没有人知道唐母是当年铁钱帮帮主的女儿,铁钱帮是交给唐母同父异母的大哥接手的,老帮主疼爱这个女儿,所以将她嫁给了唐父,而且远离老挝,在华国过起了贵妇人的生活。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唐母的大哥在十多年前竟然意外身亡了,而当时的老帮主也已经八十岁的高龄了,唐父原本就有野心,所以在老帮主的支持下,唐父成功的接手了铁钱帮。  但是为了自身的安全,唐父和老帮主联合出手培养了一个傀儡,也就是现如今铁钱帮的帮主,老帮主几年前就死亡了,除了现任的帮主之外,没有人知道铁钱帮真正的幕后老大就是唐父。  也正是因为这一个隐秘的关系,唐父才打算出其不备的暗杀谭果,除了要报仇之外,也是为了让红门会所和龙虎豹交恶,如此一来,铁钱帮就能顺利打压红门会所。  “爸,你放心吧,阿修斯只是第一手准备,维娜那边是第二手准备,而铁钱帮这边我也会安排好人手过去,这是第三重准备,这一次谭果就算身手再离开,她也不可能逃过三重截杀。”  唐玉婷漂亮的脸上露出冷血的表情,在华国处处被牵制,但是在老挝,谭果绝对是插翅难逃,尤其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暗中部署了重重杀招。  华国S省,省会蓝海市。  “先生,你打算亲自去老挝?”罗非鱼头皮一麻,风帆海运现如今看起来是风平浪静的,可是因为秦家、黄家还有青竹帮和赵紫菲的入股介入,整个风帆海运是波涛汹涌。  现如今这么重要的时刻,先生要去老挝找谭果谈情说爱,罗非鱼可以想象秦豫离开之后,自己绝对会被这几家人给生撕了。  “谭果在那边有危险。”秦豫头也不抬的开口,快速的翻阅着手里头的文件,打算尽快在手头文件处理完,然后就去老挝和谭果汇合。  罗非鱼无语的看着一脸严肃的秦豫,先生就算要撒谎也找个好一点的借口啊,谭果那么生猛的一个人,说是人都不准确,在罗非鱼看来谭果那就是一头生猛而凶残的牲口。  就算抛开谭果单打独斗的彪悍战斗力不说,谭家也不可能让谭果涉嫌,罗非鱼可以肯定绝对有一个加强连的特种大兵跟着谭果一起去了老挝,关键时刻,华国在老挝的间谍宁可暴露了也会保护谭果的安全。  而且龙虎豹这边也将最强大的天蝎座和巨蟹座派过去了,就凭着这两个暗部的强大战斗力,别说一个红门会所了,就算再加上铁钱帮,也根本不是两个暗部的对手,分分钟团灭的下场。  罗非鱼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一定是因为先生听说谭果在老挝那边混的风生水起,和桑迪翁家族的坎拉少爷还有琅南塔省其他的二代们关系密切,不是去赛车就是去骑马,经常出去喝酒,还去了赌场好几次,谭果顺利的打入到了圈子里。  罗非鱼还听说有好几个二代都无视了秦豫这个准老公的存在,直接向谭果表白了,所以先生肯定是醋了,这才要过去老挝宣示对谭果的所有权。  变故是在谭果打算离开琅南塔省的这一天晚上发生的,因为谭果的离开,坎拉这些二代们决定给谭果办个欢送会,以前是冲着龙虎豹的威名,如今他们倒是真的喜欢上谭果这个人。  而且抛开私人关系不说,只要谭果能拿下风帆海运在金三角的分公司,日后谭果就等于掌握了这条国际海运线路,这些二代们如果想要夹带或者走私一点货物就方便多了,所以今晚上的欢迎会是空前的热闹,几乎圈子里所有的年轻人都来了。  觥筹交错里,谭果笑着欠身立场向着楼上洗手间的方向走了去,即使到了二楼的走廊,依旧能听到楼下大厅的音乐声,看得出这群二代们很喜欢这样纸醉金迷的生活。  安静里,脚步声显得格外清晰,从谭果正面对走过来两个人,一男一女,年轻的男人喝的似乎有些醉了,脚步有些漂浮,好在身边的女伴尽力的搀扶着他,两人身上都有酒味。  近了近了,似乎感觉到迎面有人走了过来,年轻男人忽然停下了脚步,身体大部门的力量靠在女伴身上,眯着眼看着走过来的谭果,眼睛忽然亮了起来,“是你?谭小姐……”  “亲爱的,你喝多了,我扶你回去休息。”女伴跌声嗲气的开口,丰满的身躯更加贴近了男人,有些敌意的看了一眼谭果,似乎担心她抢走自己好不容易钓上的金龟婿。  “闭嘴!”年轻男人不满的瞪着身边的女伴,然后甩了甩头,似乎清醒一点了,自己迈着踉跄的步子向着谭果走了过去,努力扬起笑容,似乎让自己显得更有魅力一点,“谭小姐,你好,之前人太多,就没有和你打招呼了,我是……”  危险就在一瞬间来临,年轻男人原本醉意朦胧的眼睛陡然之间迸发出凌厉的寒光,杀机毕露!而右手的枪口已经对准了谭果的腹部,近距离之下的扣动了扳机,就算谭果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在不到一米的距离之下避开射过来的子弹。  咔的一声!年轻男人眼睛猛地瞪大,而这一瞬间的错愕就是致命的危险!谭果的速度极快,手上银光一闪,鲜血如同喷泉一般飞溅而出。  咕噜咕噜!男人脸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身体砰的一声向后倒了下去,因为被割破了颈部动脉,殷红的鲜血直接喷溅到了天花帮上,致死,男人都不敢相信的看着谭果,为什么手枪里没有子弹!  “啊!”一旁女伴终于发出凄厉的喊叫声,大量的鲜血在地上汇集着,血红一片里,衬托出男人死前狰狞而不甘的可怕表情。  咔嚓一下,直接将女人给打晕了过去,谭果看着地上死掉的男人摇摇头,跨过尸体继续向着洗手间走了去。  五分钟之后,哗啦啦的水声之下,谭果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连水龙头也不关了,快速的向着洗手间外冲了出来,长长的走廊依旧很安静,血腥味弥漫着,可是地上只有一具年轻男人的尸体,他的右手依旧握着手枪,而刚刚被谭果打晕的女伴却消失不见了。  “果真是大意了!”谭果懊恼的一锤脑袋,果真是离开杀手组织太久了,竟然忘记这个神秘莫测的阿修斯是个左撇子,所以地上这个被杀的年轻男人并不是真正的杀手阿修斯。  谭果无奈的笑了起来,刚刚那个女伴才是真正的阿修斯吧,应该是警觉到了不对劲,所以阿修斯才放弃了暗杀自己。  而此刻楼下大厅里,四面八方的角落里突然传来金属在地板上滚动的叮叮声,大厅里载歌载舞,喝的醉醺醺的众人诧异的看了看,突然一股子白烟迅速的冒了出来。  “烟雾弹!”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整个大厅瞬间被大色的烟雾笼罩起来了,除了烟雾弹之外,潜伏在暗中的敌人还丢了催泪瓦斯,片刻之间,众人捂着嘴巴剧烈的咳嗽声,巨大的惊恐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她在哪里!”潜入进来的敌人脸上带着防毒面具,通过红外眼镜立刻看到了站在二楼走廊上的谭果,一下子所有人直接向着楼梯冲了过去,手里头举着银亮的砍刀。  “杀了她!”带头的混混大声喊了起来,谁砍死了这个华国女人,谁就能拿到二十万美金,和一本全新的M国护照,就可以离开老挝这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去M国过豪车美女的生活。  “死吧!”在金钱的驱使之下,冲上二楼的混混足足有二十多个,二十多把砍刀也想着谭果方向看了过去。  谭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想当初她也是国际上知名的杀手,接手的任务怎么也都算是高大上,这一次却要和帮派的混混拿着砍刀火拼。  几乎在同时,特调一局的人还有龙虎豹暗部天蝎座的人都冲了出来,两帮人马对望一眼,都看见彼此脸上的无语,却也只能夺过最近混混手里头的砍刀,然后厮杀进去,掉身价就掉身价吧,如果谭小姐伤到了一根汗毛,他们就惨了。  刀光伴随着鲜血横飞着,眼瞅着救兵来了,谭果毫不客气的退到了安全角落,打死不愿意承认这样动手实在是太丢脸了。  四五十个混混前仆后继的冲了上来,然后横七竖八的躺了下去,对于要害谭果的人,不管特调一局还是龙虎豹的人都没有留情,基本都是一刀毙命。  “小姐,我们先离开吧。”于磊抹去脸上飞溅的鲜血,将手里头的砍刀哐当一声丢在了地上。  “夫人,我们还是先撤退吧。”天蝎座的人也跟着开口,杀这些混混就跟砍冬瓜一样,实在太让人无语了。  这边几人拥护着谭果从二楼的安全通道离开了,还没有走到停车场,枪声突然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比起之前那些拿砍刀的混混,这一次的截杀明显高档多了。  “靠,连火箭筒都用上了。”天蝎座的人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快速的对着埋伏在暗处的巨蟹开口:“你们还等个屁啊,再等下去,我们就要被火箭筒给轰了。”  躲避在假山后面,谭果看了看漆黑的四周,这还是真大手笔,估计不干掉自己绝不会罢休的。  原本局势都在控制之中,可是之前大厅里的众人此刻都惊恐的冲了出来,慌乱之下,直到枪声响起,四处乱跑的众人这才警觉到了危险,可是已经太迟了。  “救人要紧。”谭果眉头一皱,坎拉这些二代们都算是被自己牵累进来的,而且谭果可不想和老挝这些世家都交恶了。  “行!”天蝎座这边的人朗声应下,似乎根本不在意被敌人围堵了,对着谭果身边的于磊开口:“夫人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我们去救这些哭爹喊娘的小二代们!,兄弟们,走了!”  黑暗之中,子弹飞射着,当然,大部分的火力都是冲着谭果这边来的,所以龙虎豹的人很容易将跑出来的二代们又赶回了大厅,至于偶尔几个因为腿长跑得快的人,直接开火以火力强压敌人的枪口,然后拎小鸡一般将人也拎回了安全区域。  激烈的交火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大厅里坎拉等人脸色煞白成一片,原本回到大厅以为是安全了,可是等着白雾渐渐散开之后,当看见二楼那一具具的尸体,鲜血顺着楼梯流淌下来,在一楼地板上汇集成了一条血河,坎拉等人双腿都已经哆嗦了。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给谭果举办的欢送会竟然成了血腥大屠杀的现场,大厅里虽然安全了,但是外面依旧能听见零星的枪击声。  “应该还有一些漏网之鱼,不过龙虎豹的人已经在清理现场了。”于磊更换着弹夹,看了一眼外面,此刻他并不打算带谭果离开,至少现在躲着比出去安全,谁知道还有没有人在暗中打冷枪。  “经过今天这一场,明天我去了金三角,估计就不会有不长眼的人敢来和我过不去了。”谭果靠在假山上看着黝黑一片的夜空,这么大的手笔还真是不错的开场白,倒是省去了自己不少事。  于磊依旧挡在谭果的前面,即使知道基本安全了,可是身为随扈,他的责任就是保护谭果,无时无刻都不能放松警惕,“我们这样高调的秀了一场,国外那些人想必也会看重我们的实力,说不定会主动联系上我们。”  这才是谭果的最终目的,国外那些人过去和赵家合作,看重的就是赵家的实力,可以安全无虞的将被拐走的婴儿运送到国外,而谭果在展现出绝对的强大实力之后,国外那些人如果还想要继续合作,必定会选择谭果,而不是重新去找其他人。  “希望吧。”谭果点了点头,间谍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保密性,如果重新找其他势力,并不能确保他们会保密,而且海运这条路赵家占据了优势,谭果如今接手了,想必那些人也愿意试试。  就在此时,夜空里突然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一瞬间,于磊的脸色变了,如果敌人从空中狙击,那么就危险了,他们带的武器都是轻武器,不足以将半空中的直升机给轰掉。  “靠,怎么还有?”天蝎座那边也发出了挫败的声音,一瞬间所有人都高度戒备起来,“狙击手迅速报出之前射杀的敌人的位置,那里有火箭筒!”  一旦直升机从空中扫射,地面上的这些人都危险了,好在之前敌人动用了火箭筒,可惜还没有来得及射击就被巨蟹的狙击手给干掉了,现在只能就地取材,希望火箭筒还是完好无损的。  等直升机的大灯照亮了地面之后,谭果抬头一看,猛地瞪大了眼睛,黑暗里,几条绳索从直升机上放了下来,几乎在同时,几个黑色劲装的大汉迅速的抓着绳索溜了下来,在离地面五六米的时候直接跳了下来。  先落地的劲装大汉快速的站成了两排,右手握着枪戒备的看向四周,空气里还弥漫着火药味和浓郁的血腥味,甚至可以看见暗中倒在地上的尸体。  同样是黑色的劲装,秦豫是最后一个从直升机上跳下来的,冰冷的凤眸看了看四周,秦豫眉头皱了皱,快速的扫了一眼全场,最后向着庭院假山走了过去,这绝对是全场最好的防御工事。  “你怎么来了?”谭果从暗中走了出来,错愕的看着一身劲装的秦豫,刚刚还以为敌人还有空中支援,谁曾想竟然是秦豫。  “担心你出事。”低沉的声音响起,秦豫握住谭果的手,原本浮躁的心这才安定下来,之前谭果来老挝,两人也算是不欢而散,谭果要走,秦豫留不住,这个结其实一直留在秦豫的心里头,只是他习惯了隐藏情绪,此刻看到谭果平安无事了,秦豫才感觉好受了一点。  此刻大厅里的坎拉等人见外面没有枪声了,也都纷纷走了出来,只是之前被吓恨了,此刻众人都显得小心翼翼的,一旦有什么不对劲,一定会再次躲回大厅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