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73章 擒住凶手

第173章 擒住凶手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584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4
    “谭果,你没事吧?”坎拉快步上前,担心的看向谭果,目光自然而然的看到了谭果身边这个气势强盛而可怕的男人。  夜色之下,秦豫一身黑色的劲装,面容冷漠,眉梢微挑,看着担心的坎拉,秦豫冷嗤一声,“有事又如何?难道桑迪翁少爷你躲在大厅里就能保护谭果的安全?”  刷的一下,坎拉和他身后一众二代们脸色难堪到了极点,别看平日里这些人耀武扬威的,身边的保镖也都配着枪,但毕竟都是温室里长大的小二代,哪里见过这么血腥屠杀的画面。  原本大家都被吓到了也无所谓,偏偏秦豫嘴巴毒的当众挑出来说,坎拉脸色青青白白的难看,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个字。  “秦豫!”谭果无奈的拉了拉秦豫的胳膊,他难道就不能嘴下留情嘛。  “怎么?你还想要维护这些怂蛋?”倏地一下,秦总裁周身的气息从之前的嘲讽直接转为了冷厉,黑眸紧盯着身旁的谭果,似乎她敢点头,秦豫绝对让四周的手下团灭了坎拉这些小二代。  得!这漫天的醋味!谭果无语的瞅着阴沉着峻脸,鼻子不是眼睛不是的秦总裁,不由的笑了起来,踮起脚,吧唧一下亲在了秦总裁的霜冷的脸颊上,“刚刚躲避的时候被假山蹭了一下手,火辣辣的疼。”  “你受伤了?”瞬间秦豫的注意力从坎拉这些二代身上转移开了,一把抓住谭果的右手,借着黯淡的路灯光芒,明显可以看出谭果右手掌心被假山上的蔷薇花藤给剐蹭到了,白嫩的掌心里多了五六条血痕。  “回去吧。”谭果催促的开口,这会身上还是一股子血腥味和火药味,正好回去洗个澡,而且她也想吃秦豫做的菜了。  “嗯。”低声的应了一个字,秦豫胳膊霸道的揽住谭果的肩膀,迈步离开的一瞬间,警告的眼刀子咻咻的向着坎拉几个二代射了过去。  秦豫和谭果一离开,特调局的人和龙虎豹的人也跟着大步离开了,此刻,天蝎座的队长哥俩好的将手搭在于磊肩膀上,“兄弟,身手不错吧,改天我们练练?”  于磊冷傲十足的看了一眼自来熟的大胡子男人,嫌恶的将肩膀上的咸猪手抖掉,然后快步追上前去。  “呦,大兄弟,你这火气挺大啊,哈哈,难道你自知不敌所以怯场了?”大胡子笑哈哈的紧追不舍,打死不愿意承认直到之前于磊他们现身,大胡子这才知道暗中竟然还有人在保护谭果,而他竟然点半没察觉,这个脸可是丢大了。  仗着身高腿长的优势,大胡子再次将手搭到了于磊的肩膀上,可是就在瞬间,大胡子突然感觉一股可怕的力道从胳膊上席卷而来,他想要防备却已经太迟了。  天旋地转!砰的一声!大胡子傻愣愣的躺在地上,后背一阵阵的闷痛,自己竟然被过肩摔了?  谭果回头一看,就见于磊一脸嫌弃的拍了拍手,似乎刚刚抓了什么脏东西一般,然后对着谭果开口:“小姐,我们先离开了。”  “好的。”谭果这边一点头,于磊带着五个手下直接向着不远处的车子走了过去,发动汽车直接离开了,除非是情况紧急,否则于磊他们会一直隐匿在暗中保护谭果的安全。  看到被摔傻的大胡子,四周龙虎豹的人哄的一下爆笑出声,尼玛,终于看到这头熊吃瘪了,简直可喜可乐!普天同庆!  “笑屁啊!”大胡子恼羞成怒的吼了一嗓子,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跃了起来,拍了拍屁股后的灰,然后屁颠屁颠的蹭到谭果面亲,笑的无比的谄媚,“夫人,你从哪里找来这些人的?”  尼玛,真的太强了!看起来人挺瘦的,可是那力度、那速度,大胡子生平第一次碰到这样的高手,这要是能过几招,没事多练练就太过瘾了。  可惜谭果还没有开口,秦豫毫不客气的丢出一记眼刀子,打开后座车门让谭果坐了进去,自己紧接着坐了进去,然后关上车门,隔绝了大胡子那傻了吧唧的讨好笑脸。  “呃,先生这是嫌弃我给他丢脸了?”大胡子抓了抓头,然后看向一旁的顾大佑,立刻蹭了过去,“大佑,好兄弟,保护夫人的这些人是什么来路?”  “不能说。”顾大佑摇了摇头,这个绝对不能说的,来老挝之前罗非鱼可是特意交待了自己,这些人都是兵痞子、老油条,让自己远着点,不能被他们套了话,泄露了谭果的秘密。  “大佑,上车。”汽车后座里,秦豫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让这些人受受打击也好,总以为自己天下无敌,结果一个照面就被过肩摔了。  顾大佑赶忙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大胡子也知道问不出来什么了,众人纷纷上了车,片刻之后六七辆车子就离开了停车场。  秦豫在琅南塔省这边没有房子,所以来之前罗非鱼直接租下了一幢别墅,此刻秦豫正在厨房里忙活着,谭果在楼上洗澡。  客厅里,大胡子在顾大佑身边坐了下来,“我说傻大个,这是不是反过来了?不该是谭小姐在厨房里忙活吗?”  贤妻良母!久别重逢!电影电视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女人在厨房里给男人坐一桌丰富的好菜,然后吃饱喝足就顺便滚个床单,能造几个小娃娃出来就更好了,他们这些刀口舔血的男人,希望的不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可是为什么到家了,夫人报出一串的菜名之后就跑楼上洗澡了,而他们家先生却围着围裙在厨房里洗菜切菜做饭,这让大胡子忍不住怀疑先生是不是中了什么外星病毒。  厨房里的还是他们那个冷血无情,一记眼刀子都能让敌人吓出尿来的先生吗?怎么像是看见那种爱做饭、疼老婆的好好先生!不科学啊!  顾大佑诧异的看了一眼表情各种纠结的大胡子,“谭果不会做饭。”  “呃?”大胡子一愣,好吧,这年头的确很多女人不会做饭。  “也不会洗衣服做家务。”顾大佑再次开口,省的大胡子没完没了的问,想了想继续道:“谭果基本每天睡到中午起来,先生回来做午饭,然后吃过饭休息一下睡个午觉,下午看电视等先生下班回来做晚饭,然后被先生拉出去散步半小时。”  大胡子傻眼的看着顾大佑,抬手扯了扯他黝黑的脸皮,是热的,而且扯不下来,所以这是真的顾大佑,所以他不可能撒谎骗自己。  半晌之后,大胡子吞了吞口水,弱弱的开口:“那先生图什么呢?难道夫人床上功夫特好,让先生欲罢不能?”  “不许胡说!”顾大佑眉头一皱,不满的看着满口黄腔的大胡子,满脸严肃的开口:“先生和夫人还没有举办婚礼,不可能乱来的!你说话注意一点。”  大胡子这一下是彻底傻眼了,他们家先生究竟是怎么了?竟然是个柳下惠!  半个小时之后,谭果一下楼就看见大胡子用极其诡异的眼神,如同雷达一般在自己身上扫描着,谭果不解的眨了眨眼,不过还是礼貌一笑,然后直奔厨房而去,“秦豫,我都闻到香味了,你不知道在老挝这几天,我最想念的就是家里头的大床和饭菜了。”  炒菜的手一顿,秦豫回头看向笑眯眯的谭果,语调莫名的开口:“你再说一遍?”  谭果不解的眨了眨眼,难道说错了?随即反应过来,格格一笑,脚步上前从后面抱住秦豫的腰,“好吧,我最想念的是你做的饭菜,然后是我们家的大床!”  秦豫皱着眉头,直接关了灶台的火,丢下锅铲,转过身看着谭果,一字一字沉声开口:“你再说一遍。”  小脸埋首在秦豫的胸膛上,听着他那醋味十足的声音,谭果终于大笑起来,“好吧好吧,我承认最想念的是每天给我做饭,抱着我睡觉,俊朗帅气又多金的秦总裁!”  “这一下满意了吧?”谭果从秦豫怀抱里探出头来,仰起的小脸上满是笑容,分开了,才知道思念的滋味。  秦豫低头,轻柔的吻落在谭果的满是笑意的嘴角,轻啄了几下,“那就和我回去。”  “不要,事情都做了一大半了,说不定快成功了。”谭果摇摇头,抱着秦豫的腰继续撒娇着,“放心吧,我会注意安全的,你快炒菜,肚子里的馋虫都被你勾出来了。”  知道她不会离开,秦豫无奈的看了一眼谭果,转身过打开火继续炒菜。  厨房门口,伸着头偷看的大胡子简直要戳瞎自己的双眼,那么腻歪,那么幼稚,还那么好哄的男人真的是他们家先生?为什么看这两人相处,自己总有种性别错位的感觉?  十五分钟之后,餐厅。  “吃慢点。”秦豫无奈的看着大快朵颐的谭果,明明嘴巴刁又挑食,偏偏自己又不会做饭。  “嗯,你也吃,外面那些餐厅怎么做都感觉味道不对。”谭果含混不清的说了一句。  老挝那些餐厅也有中餐厨师,并不是说他们厨艺比秦豫差,而是她习惯了秦豫做的菜的那种味道,在外面怎么吃都感觉有点不对劲,三五顿还好一点,时间一长,就特想念秦豫做的饭菜。  谭果给秦豫夹了一筷子菜,看着若有所思的秦豫,不由的开口:“吃饭呢,你想什么?”  “龙虎豹的日常训练得增加一项。”秦豫瞄了一眼在客厅沙发上吃饭的大胡子几人。  大胡子自然知道自己是甭指望能吃上先生做的饭菜,好在他也不挑嘴,出任务的时候,有时候别说饭菜了,连蛇鼠虫蚁都吃过,这会他们吃的是从外面餐馆打包回来的饭菜,刚吃的正欢,就听到秦豫的话。  刷一下,大胡子等人都停下了筷子,可怜兮兮的看了一眼餐厅方向,好吧,谁让今天自己给先生丢脸了,一个照面竟然就被过肩摔了,增加训练就增加训练吧。  其他几人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眼刀子咻咻的向着罪魁祸首的大胡子射了过来,别以为他是队长就可以逃脱责任了,以先生那变态又可怕的思想,天知道会给他们增加什么高难度、灭绝人性的训练项目。  餐厅里,秦豫低沉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会给他们增加一项厨艺训练,这样即使我不在身边,你也不用饿着了。”  谭果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而客厅里吃饭的大胡子等人一个个狼狈的呛咳起来,喷饭的喷饭,喷菜的喷菜,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会不会太麻烦?”谭果弱弱的开口,可是眼中的笑意怎么都掩不住。  “不会。”秦豫斩钉截铁的回答,连饭都做不好,要那些手下做什么。  客厅里,大胡子终于受不住的捧着盒饭冲到餐厅抗议了,可是一对上秦豫霜冷的峻脸,刚刚鼓起来的勇气咻一下就瘪了,弱弱的抗议道:“先生,让我杀人可以,让我杀鸡真不行!”  关键是杀了之后还要想着怎么炒怎么烧,大胡子宁可拔了鸡毛生吃!  秦豫放下筷子,幽黑不见底的凤眸瞅着勇气可嘉的大胡子,一字一字从薄唇吐了出来,“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见,再说一遍。”  危险的感觉咻的一下席卷而来,大胡子猛地绷直了身体,声音洪亮的几乎可以掀翻屋顶,“我说先生的决定非常英明非常正确,我保证能拿到五星级厨师证!”  说完之后,大胡子捧着饭盒又蹿回了客厅,尼玛,这日子没法过了!  天蝎座其他人无比鄙视的看着临阵倒戈的大胡子,纷纷竖起了中指,还以为他够种呢。  “有种的你们去啊?”大胡子不满的哼哼着,蹲在地上继续吃盒饭,就先生那表情,那眼刀子,大胡子敢肯定自己要是表态慢一点,就不是去杀鸡了,而是被先生当小鸡仔给杀了!  关键是杀鸡之前是要拔毛的!大胡子下意识的抖了抖,低头看着自己腿上又黑又粗的汗毛,然后再抽了抽腿间鼓鼓的一团,他才不要被先生给拔毛呢!  谭果这会发现了,谭宸训练的那些手下,对谭宸是百分百的敬畏,那种来自灵魂的敬仰和信服,秦豫的这些手下对秦豫的命令也是说一不二的执行,可却夹带着惊恐的畏惧,大胡子逃走时那眼神活脱脱像是老鼠碰到猫一般。  “我说你以前是怎么着他们了?”谭果好奇的开口,虽然秦豫嘴巴毒了一点,眼刀子厉害了一点,可是龙虎豹这些人有必要这么害怕吗?  “没什么,训练量比较重。”秦豫避重就轻的回了一句,再次给谭果夹了菜,“快点吃,都很晚了,一会在院子里走走再睡。”  入夜,凌晨十二点半,看着谭果沉沉的睡着了,秦豫将毯子盖在了谭果的身上,大手轻抚着她柔嫩的脸颊,徘徊许久之后,这才恋恋不舍的收了回来,起身向着卧房外走了去。  租住的是三层的别墅,主卧室是靠后面花园的位置,秦豫看着一楼客厅里的手下,一扫刚刚面对谭果时温柔缱绻的表情,面容冰冷,夹带着几分让人不寒而栗的戾气。  “先生,刚刚已经查清楚了。”明显感觉到秦豫身上的威压,大胡子也不敢胡闹了,快速的汇报着之前的调查。  “在卫生间外的走廊里被夫人杀掉的杀手是阿修斯,之后冲进来的那些混混是老挝那些小帮派的杂鱼,一共八十六个人,其中有八个人并不是这些小帮派里的,他们是红门会所的人。”  维娜自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老挝这个国家落后而且贫穷,但是因为琅南塔省处于金三角这个特殊的地理位置上,所以黑帮势力很多,虽然上面有铁钱帮和红门会所压着,下面的小帮派也是不可枚举。  这一次维娜就是派自己的亲信在七八个小帮派的据点放了消息和两万美金,只要他们在约定的时间和地点,将照片上的女人砍死之后,还能收到剩下的二十万赏金。  这种匿名的赏金任务在老挝很常见,几个小帮派一查,得,谭果就是一个华国来的单身女游客,砍死这样一个人简直太容易了。  所以几个帮派一共七八十人都在烟雾弹和催泪瓦斯丢出去之后,拿着砍刀呼啦一下冲进了大厅,然后一个一个就悲剧了。  “最后面在庭院里截杀我们的人竟然是铁钱帮的。”大胡子说到这里也有些的疑惑,红门会所动手倒也容易理解,维娜不过是嫉妒谭果博取了坎拉的好感而已。  “夫人刚到的时候和铁钱帮的苏贡、依旺兄弟起了冲突,但是他们没资格调动铁钱帮这些精锐。”大胡子查的很清楚,最后开枪截杀的这些人虽然身份有些难查,但是没有龙虎豹查不到的情报。  这批人有些是早年离开了铁钱帮了,有些好像就是普通人,但是抽丝剥茧之后就查出这些人的身份了,是铁钱帮的精锐实力,每个黑帮都有自己的隐秘力量,如同龙虎豹就有十二星座的暗部。  “先生,铁钱帮或许是看夫人和坎拉他们交好,这等于龙虎豹和红门会所交好,所以铁钱帮趁机动手,只要暗杀了夫人,将罪名往红门会所一推,他们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这是大胡子感觉唯一正确的解释。  这一招杀人嫁祸倒也做的漂亮,可惜铁钱帮太小看龙虎豹的实力了,铁钱帮就算倾巢而出也绝对不是龙虎豹的对手,更何况他们只出动了一部分暗部的力量,而龙虎豹却出动了天蝎座和巨蟹座两个暗部,而且还有于磊那些人在暗中保护谭果。  秦豫坐在桌边思虑着,将整件事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而就在此时,秦豫突然抬头看向门口,原本汇报情况的大胡子等人都精神紧绷着,自然而然就看到秦豫抬头的动作,大胡子等人刷的一下回头一看。  嗬!这个小瘦子什么时候来的?他们竟然都没有发现!若不是先生抬头的动作,这人竟然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潜伏进来了。  于磊直接无视了大胡子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自己可是特调一局影卫一队的人,如果这点本事都没有,早就被长官发配回家种红薯了。  “秦总裁。”于磊径自走到秦豫身边,这才继续开口道:“关于今天的事情,在走廊里被杀的并不是阿修斯。”  “怎么就不是了?”大胡子不满的嚷了起来,这个小瘦子就是来砸场子的!他们龙虎豹的情报消息都是一流准确的,“铁钱帮前任帮主意外死亡之后,所以铁钱帮被坦撒赛这个二把手接管了,而且从国际上得到的消息阿修斯就是铁钱帮找过来的。”  所以这一次当得知维娜要对谭果动手之后,铁钱帮的帮主坦撒塞就暗中布置了第三重截杀,只要谭果一死,龙虎豹肯定会查到维娜身上,红门会所和龙虎豹一旦斗起来,铁钱帮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于磊看了一眼梗着脖子不服输的大胡子,冷傲的收回目光,直接无视了他对着秦豫开口解释道:“根据我们之前掌握的情况阿修斯是个左撇子,可是走廊里暗杀小姐的男人是右手持枪的。”  大胡子错愕的瞪大了眼睛,龙虎豹只是保全公司,他们更关注的是国际上那些黑帮势力和地方武装力量,对于这些单个的杀手了解的并不多,毕竟没有哪个杀手敢单枪匹马的挑衅龙虎豹。  “那阿修斯跑哪里去了?我们调查的情况铁钱帮就是花了一百万美金要暗杀夫人的。”大胡子不死心的嘟囔着。  “你的脑子呢?”秦豫凉飕飕的眼神瞄了一眼大胡子,第一次感觉自己这些手下是不是都没长脑子。  被鄙视的大胡子耷拉着脑袋,虽然他很想说自己真的不知道阿修斯跑哪里去了,可是看先生这表情,打死大胡子他都不敢问了,否则就显得自己太没脑子了。  “还有一个情况。”于磊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秦豫,“这是一个小时前长官发给我的,是国安那边的最新情况。”  秦豫翻开文件一看,表情倏地一沉,还真是冤家路窄!既然唐毓婷插手了,那铁钱帮的目的就不纯粹了,当看到最后一页,秦豫也着实愣了一下,凝眉思索了片刻忽然开口道:“唐家才是铁钱帮真正的幕后人。”  “唐夫人既然是铁钱帮老帮主的私生女,以唐家的手段,现在的帮主坦撒赛可能只是个傀儡。”于磊也是同样的推断,“秦总裁,唐家这边我们会继续调查,我先走了。”  等于磊离开了,秦豫也起身去楼上了,大胡子一把拿起秦豫丢下来的资料翻看着,熊眼越瞪越大,刷的一下扭头看向打算去睡觉的顾大佑,“大佑,夫人身边到底都是些什么人,不说清楚不准走!”  其他人也快速的上前,顾大佑身手不错,可惜寡不敌众,几分钟之后被几个男人压在了沙发上,大胡子嘿嘿的笑着,如同土匪海盗一般拍了拍顾大佑的肩膀,“大佑,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不能说。”顾大佑宁死不从。  “呦,小样,跟着先生去了一趟S省,骨头变硬了啊。”大胡子笑的愈加阴险,抬头瞅了瞅几人,“兄弟们,你们说我们怎么招呼招呼大佑。”  顾大佑瞪大了眼,想起来老挝之前罗非鱼的话立刻喊了起来,“你敢对我动手,我就和夫人告状!”  大胡子伸出去的手僵硬在了半空中,暗中保护谭果这几天,他们倒真没有觉得谭果有什么不同,身手倒真的不错,而且和圈子里的二代们也能谈得来。  可是今天秦豫一出现,大胡子就算再没脑子他也看出来了,他们家先生就是妻管严!夫人手掌心被花刺剐了几下,先生就心疼的跟什么似的,想当年他们挨了枪子,只要人没死,拖着流血的伤口照样战斗在第一线,先生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顾大佑这个傻大个要是真告状,然后夫人再和先生告个状,大胡子想想就头皮一麻,而押着顾大佑的几人也跟着松了手,哥俩好的揽着顾大佑的肩膀,“大佑,哈哈,兄弟们这是长时间没见面,和你闹着玩的。”  顾大佑很是鄙视的瞪了几人一眼,他们这是哄傻子呢,“我回去睡觉了。”  留下大胡子等人抓心挠肺的想了一晚上,就是想不明白谭果到底是什么来路,团体作战龙虎豹绝对占据优势,可是如果单兵作战,大胡子不得不承认于磊这些人比他们强太多了。  一夜的时间,让琅南塔省甚至整个老挝都知道了昨晚上的火拼大战,毕竟牵扯到了坎拉这些二代们,尤其后来龙虎豹总裁秦豫的亲自到来,更是让各方面关注昨晚上的大战。  维娜原以为会看到谭果被砍成肉泥的下场,谁知道结果却不如人意,谭果安然无恙,而且那些二代们也就几个受了点轻伤。  原本维娜还想着即使弄不死谭果,只要弄死几个二代们,老挝这些世家也绝对不会放过谭果,毕竟事情是因她而起的,这样一来桑迪翁家族肯定不会要谭果这个媳妇。  一想到早上收到的那些消息,知道秦豫亲自来了老挝,维娜心里头七上八下的不安着,此刻她才真正的知道自己小看了龙虎豹,如果秦豫查到自己头上?维娜脸上血色尽褪,哆嗦着手拨通了唐毓婷的电话,“我要见你,马上!”  早上八点,早餐茶楼。  唐毓婷也是一夜没有睡,秦豫的到来在她的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只是唐毓婷没有想到谭果身边的安保如此强大,三重截杀竟然连谭果的头皮都没有伤到。  “小姐,这不是你的错。”袁百列安慰的开口,他们已经做了最周密的安排,最强大的火力,可是依旧伤不到谭果,只能说龙虎豹实在太强太可怕了。  “是我轻敌了。”唐毓婷脸色有些阴沉,暗杀谭果失败了,后果已经不堪设想,唐家已经从主动变成了被动,甚至可能再次承受秦豫疯狂血腥的报复。  一手慢悠悠的搅着奶茶,唐毓婷是真的不甘心,为什么总是在谭果身上失败了!“之前谭果和依旺冲突,她身边没有龙虎豹的人,之后在高级餐厅,我故意设计了坎拉他们侵犯女服务员的一幕,原以为谭果一定会出手,这样一来她就和坎拉这些二代们结仇了。”  唐毓婷算计的很好,到时候自己再推波助澜一番,谭果肯定要和红门会所冲突,铁钱帮就可以得利,只是唐毓婷机关算尽她没有想到谭果竟然无动于衷,任由女服务员被侵犯,甚至还和坎拉这些二代们成了朋友,一旦红门会所和龙虎豹交好,铁钱帮就太被动了。  而且唐毓婷心里也清楚唐家的身份肯定瞒不住,日后一旦知道唐家是铁钱帮的幕后老大,谭果肯定会支持红门会所对铁钱帮动手,所以她只能先下手为强,结果明明算计的很好,却是步步错。  “龙虎豹的人隐藏的太深了。”袁百列不忍心看着唐毓婷峨眉轻蹙的为难模样,之前为了试探谭果,袁百列这边还安排了两辆车跟踪谭果和坎拉,甚至设计了大货车冲撞,停车场截杀的一幕。  设计这一局,能借此杀掉谭果最好,弄不死谭果,能弄死坎拉也好,当然最初的目的是为了试探谭果身边有没有龙虎豹的人,结果从头到尾都没有外援出现,这也导致后面他们判断失误。  维娜来的很快,她戴了墨镜和帽子,进了包厢之后,维娜有些不安的坐了下来,“毓婷姐姐,事情失败了,我听坎拉说桑迪翁家族还有其他几个家族包括龙虎豹都在彻查这件事。”  “放心吧,他们即使查,也只会查到我们唐家头上,我会保护你的。”唐毓婷温柔的开口,安抚的拍了拍维娜的手,“还没有吃早餐吧,先吃一点,这段时间你不要和我联系了,防止会被查到。”  维娜哪里还有心思吃早饭,不过看唐毓婷温柔的模样,维娜心里头稍微安定了一点,“毓婷姐姐谢谢你,不过你放心,只要有我维娜在的一天,红门会所一定会帮你的。”  唐毓婷笑了笑,一旁袁百列表情突然一变,迅速的戒备起来,包厢的门砰的一声被踢开了,维娜吓的啊了一声,唐毓婷也惊恐的向门口看了过去。  “呦,大清早的两位小姐还在一起吃早饭那,这样也好,省的我们跑两趟。”大胡子嘿嘿一笑,得瑟的吹了个响亮的口哨,这两个小娘们真以为算了龙虎豹还能逃脱?  袁百列挡在唐毓婷的身前,右手握着枪,可是大胡子身上传来的那种可怕气势让袁败类知道此人是个强敌,而且大胡子身后还有四个人,敌众我寡,袁百列根本没办法将唐毓婷安全的救走。  看着肃杀着眼神,满脸杀气的袁百列,大胡子笑着摸了摸下巴上的黑胡子,“我说兄弟,子弹不长眼睛的,你自认为拔枪速度会快过我吗?而且你就算杀了我,估计这两个小娘们已经被打成筛子了。”  “袁大哥,退下吧。”唐毓婷站起身来,她没有想到秦豫的人来的这么快,而且在老挝这地方,他们竟然有办法找到自己的下落,可是如今说什么都太迟了,“我跟你们走。”  维娜煞白着脸,她知道一切都完了!桑迪翁家族交好谭果,就是想要和龙虎豹打好关系,而自己却利用红门会所的人暗杀谭果,一旦事情被公开了,维娜明白自己和坎拉的婚事肯定不可能了,而且她还会被父亲惩罚。  大胡子直接卸掉了袁百列的配枪,然后让两个手下一个人抓住唐毓婷,一人抓住维娜,直接押着三个人离开了茶楼上了车。  桑迪翁庄园。  秦豫的出现让老桑迪翁今天都没有上门,亲自留在庄园里接待秦豫,而昨晚上那些二代们的家族也都派了家里头的长辈过来了,毕竟算起来也是秦豫救了他们,打着感谢的名头和龙虎豹打好关系,日后对他们家族都非常有利。  红门会所的负责人塔马&亚托拉也来了,毕竟出事的地点就是红门会所的场子,这是他们红门会所的安全措施不到位,幸好昨晚坎拉这些二代都没有出事,否则就麻烦了。  十点钟,几辆黑色汽车向着庄园开了过来,最后停在了庄园门口,随着车门的打开,先下车的是清一色黑色劲装的大汉,那肃杀的气息,泛着杀气的眼神,都让人明白龙虎豹保全的强大实力。  最后一辆加长豪车车门被保镖打开,秦豫率先下了车,然后将手伸了过去,握住谭果的手将人牵了出来。  等候在庄园门口的老桑迪翁带着坎拉立刻热情的迎了过去,“秦总裁,你好。谭小姐,昨晚上受惊了。”  简单的寒暄之后,老桑迪翁将谭果和秦豫迎了进去,众人笑着坐了下来,虽然发生了昨晚上的事情,但是在此期间,谭果和坎拉还有其他家族的二代们相处的还是非常愉快的,所以现场的气氛也显得比较热烈。  “秦总裁,请放心,这件事发生在琅南塔省,我们一定会给秦总裁一个满意的交代。”老桑迪翁率先表态。  这不单单是为了巴结秦豫,就冲着幕后人敢在红门会所的地方下杀手,还差一点弄死坎拉这些二代们,老桑迪翁也要将事情查清楚,这些地下势力也太猖狂了,敢不将他们这些大家族放在眼里。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基本上琅南塔省就是在在座几个家族的把持之下,再有红门会所的老板也在这里,查清楚昨晚上的枪击案不过是时间问题。  “多谢各位。”秦豫冷声开口,脸上依旧带着一贯的冷意,“我已经查清楚凶手了,再有几分钟我的手下就会将凶手带过来。”  老桑迪翁等人错愕一愣,昨晚才发生的案子,龙虎豹竟然已经找到凶手了?这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这可是老挝,是他们的地盘,案发之后,老桑迪翁立刻命令所有人彻查此案,到目前为止他们掌握的也只是一点蛛丝马迹的线索,秦豫竟然都抓到凶手了。  不单单是老桑迪翁,其他几个世家的家主也都震惊的看向秦豫,再一次直观的明白了龙虎豹的强大和可怕。  ------题外话------  秦总裁马上就要秋后算账了,O(∩_∩)O~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