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75章 发现线索

第175章 发现线索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92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5
    金三角。  梅拉镇是金三角最大的罂粟种植基地,这里也是唐母真正的大本营,将铁钱帮带来的精英都安排下去之后,唐母带着唐毓婷直接回到住所。  “妈,这里也是铁钱帮的地方?”站在窗口,唐毓婷看着外面荷枪实弹不断巡视的士兵,这一路走来,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戒备森严的像是军事重地,唐毓婷直到此时才真正知晓唐母的力量竟然这么强大而可怕。  “嗯,这并不算是铁钱帮的地盘,确切来说是红毒帮的地盘。”唐母喝了一口茶,一扫之前慈爱端庄的贵妇姿态,神色里带着骄傲,走到窗口指着西边的潜伏的山林,“梅拉镇的三面环山,只要守住东边这唯一的出口,就没有人能攻进来。”  而山上大量种植了罂粟,唐母正是依靠在金三角贩卖毒品才获得了巨额的金钱收益了,有了这些钱她就能召集更多的手下,而且武器配备也都非常先进。  这些年金三角那些黑帮势力不是不眼红,甚至还联合起来想要拿下梅拉镇,吞并这个最大的罂粟种植地,只可惜最后都被唐母的人以绝对的优势打压下去了。  也正因为如此,这才奠定了唐母在金三角的地位,拥有武装兵力五千多人,还有三千多民兵,以梅拉镇为驻地大本营,方圆一千多平方公里都是红毒帮的地盘,控制的人口在四万多人。  听完唐母的介绍之后,唐毓婷几乎有些不敢相信,她原本以为铁钱帮大小姐的身份已经无比尊贵了,可是比起在金三角的势力,那根本不值一提,“可是妈,这些年你都在S省,你怎么还能控制这么多人?”  不是唐毓婷不相信唐母的实力,而是她太清楚黑帮的利益争斗,这些年唐母都没有坐镇大本营,她怎么能确保这么多手下都听从她的命令,而不是有了二心,一旦这些人起了背叛的心思,她们母女来到这里就等于是羊入虎口,带来的一百不到的铁钱帮精英身手再强,也敌不过外面这么多人。  唐母得意一笑,刚想要解释,听到敲门声后,不由笑着开口:“放心吧,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一切你都知道了。”  随着书房的门被推开,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进来,他戴着眼镜、五官秀气,文质彬彬的,一身儒雅的气息,看起来像是个知识渊博的学者。  “义母。”男人神情里染上喜悦之色,戴着几分儒慕之情,“义母,一路辛苦了,这就是毓婷吗?以前我只看过照片,今天总算是见到真人了。”  “毓婷,这是林修,你就叫哥哥。”唐母微笑的看着眼前的林修和唐毓婷,语调诚挚的开口:“这些年辛苦你了。”  “义母,你又说这种客气话了,这些年如果不是你把我养大,我早就被仇人杀了。”林修假意不满的看了一眼唐母,随后又笑了起来,“义母,你和妹妹先休息,晚上我再和你汇报情况。”  “嗯,你去忙吧,也不急在这一时。”唐母笑着点了点头,看得出她对林修是真的信任,这种信任在唐父身上都没有出现过。  唐毓婷看着林修离开之后,这才诧异的开口:“妈,哥最多就比我大几岁,红毒帮这么多人都是哥在管理吗?”  “嗯,林修十五岁就接手了所有的事务,这些年如果不是他,我们红毒帮在金三角的势力可没有这么大。”唐母之所以信任林修并不是因为他是自己养大的,甚至是自己帮忙给林修报了灭门之仇。  最主要的是因为当年唐母远在S省,如果林修有二心的话,金三角的这些势力早就成了林修的囊中之物了,从十五岁接手到如今三十岁,整整十五年的时间,林修根本不需要顾及唐母的存在。  可是他没有,他是真心实意的要报恩,所以唐母才没有任何的怀疑,因为林修如果要背叛,唐母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这里也早就是林修的地盘了。  听完唐母的解释,唐毓婷这样心思深沉的也打消了对林修的疑虑,“妈,那我们先休息吧。”  这一觉唐母和唐毓婷足足睡了八个多小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饭时间了,听到下楼声,林修快速的从厨房走了出来,“义母,妹妹,还有五分钟就开饭了,今天你们可要尝尝我的厨艺。”  “你啊,工作这么忙,这些人让佣人做就好了。”唐母嗔怪的看了一眼忙碌的林修,对这个义子是满意的不得了,有能力不说,关键是没有野心,听从自己的话,有这样一个手下真的是太完美了。  “哥,我来帮你。”唐毓婷扬起笑容也进了厨房,帮忙拿碗拿筷子,看了一眼锅里的菜,撒娇一笑,“哥,好香那,我肚子都饿了。”  唐毓婷的亲近让林修脸上的笑容加深了几分,“妹妹喜欢就好,以前义母没有过来,我是英雄无用武之地,现在好了,以后我就可以给你和义母做饭了,我可是特意学了好几年的华国菜。”  “谢谢哥哥。”唐毓婷甜甜的笑着,心里头也安定下来。  对于从小失去家人,在仇恨里长大的孩子而言,他最在乎的就是亲情,母亲是林修的救命恩人,而且还帮他报了灭门之仇,这样的人一旦认准了谁,就绝对不会背叛。  这让唐毓婷不由的想到了袁百列,那个男人也是唐家培养出来的,对唐家也是忠心耿耿,所以即使死,他也只会选择忠于唐家,只可惜这么一条忠心耿耿的狗就这么死了。  一餐饭,三人吃的其乐融融,好似是真的一家人一般,饭后,唐毓婷切了水果还泡了茶,唐母正坐在沙发上听林修汇报情况。  “义母,三个月之前我就查了谭果的资料。”林修对着倒茶的唐毓婷感激一笑,这才继续道:“从表面上看她的确是个孤儿,无父无母,不管怎么查都没有什么有用的资料,不过经过几个月的调查,我终于查到了一些情况。”  听到这里,唐毓婷和唐母神色都凝重了几分,对于谭果的身份她们早就怀疑了,真是孤儿的话,谭果那精湛的身手和枪法是怎么来的?可惜之前调查的太浅显,什么都没有查到。  “谭果虽然是孤儿,但是她在小时候就被一个神秘的杀手组织给招纳了,一直到大学后,这个杀手组织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谭果也恢复了正常人的身份。”林修说出自己的调查情况,“只可惜这个杀手组织有一个黑客高手,销毁了所有的资料,所以最多就能查到谭果曾经是这个组织的一员,再多的情况就查不到了。”  “原来如此。”唐母明白的点了点头,看着有些自责的林修,不由笑了起来,“能查到这么多就不错了,这些杀手组织一贯都是神秘莫测,在外留下的痕迹极少,难怪这一次阿修斯暗杀谭果也失败了,还被她反杀了。”  唐毓婷对谭果的所有怀疑也都明了了,林修能查到这个谭果的真正身份,想必秦豫也能查到,只是不知道秦豫知道还是不知道?  而此时,同一时间,谭果晚饭的谭果正埋首在资料堆里,赵家风帆海运在金三角有一个分公司,说是公司,其实也是一个黑帮小势力,公司里的人大概在一千左右,负责的就是金三角这边的海外运输。  “我们到底要查什么?”核对资料的大胡子可怜巴巴的看向谭果,他宁愿端着枪出去和人火拼,也不愿意坐在这里被资料淹没,挨两刀也好过这样看资料,一个一个的字符在眼前乱飞,他都快成蚊香眼了。  于磊鄙视的看了一眼大胡子,低头继续翻看着资料,一千多份人事资料要一一核对并不容易,尤其对方隐藏的这么深,想要在一千多人里将这个关键人物找出来更不容易,最主要的是因为一点线索都没有。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此刻已经是凌晨三点多。  秦豫放下手头的资料,揉了揉有些疲惫的眉心,这样繁重的工作,即使秦豫是个工作狂,这会也感觉到累了,看向一旁的谭果,“先休息,明天再继续。”  “不用,你们先去休息。”谭果头也不抬的开口,目光依旧定格在手里头的文件上,将之前所有的资料都在脑海里快速的过了一遍,开始抽丝剥茧的分析,然后归纳。  一听可以休息了,大胡子眼睛一亮,刚想要开口,却被于磊和秦豫两把眼刀子同时戳中了,此刻两人明显感觉出谭果的状态不对,她正在思考着什么。  而此刻谭果脑海如同计算机一样高速运转着。  几年前,国安那边曾需要一个分析师,寻找境外已经叛变的谍报人员,当时情况太过于紧急,又没有确切的证据,可又关系到一个重要的正在进行的任务,所以国安的一把手容温就将谭果给拉过去帮忙了。  过目不忘的恐怖记忆力,缜密的思维和超强的逻辑,谭果的能力绝对超越了国安最杰出的情报分析师,所有凌乱的情报和线索在她的脑海里会自动归类一班,最终只留下她需要的线索。  当时被调查的有十多个谍报人员,他们每个人的资料都是一大沓,除了他们过去的任务资料外,他们每天的吃喝拉撒,和谁见了面,和谁说了话,去过什么地方,甚至连在卫生间里待了几分钟,所有的资料都在谭果的脑海里汇集着。  谭果不眠不休的看了三天三夜,最后圈出了一个名字保给了容温,然后直接倒在床上睡的天昏地暗,这样做实在太耗费脑细胞了,谭果足足用一个星期才调养过来,从此之后,对于情报资料,谭果是见到就想跑。  而此时,谭果不得不再次运用自己的能力,把铁钱帮一千多人的资料都在脑海里筛选着、分析着……  十分钟……一个小时……三个小时……  大胡子傻眼的看着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像是泥菩萨一样的谭果,如果不是她眼睛还是睁开的,大胡子都怀疑谭果根本就是坐着睡着了,偏偏秦豫和于磊都在一旁陪着,在先生的眼刀子之下,大胡子也不敢溜走。  天色微亮,坐了好几个小时的谭果打了个哈欠,对上秦豫几人的目光,嘿嘿一笑,快速的拿过纸笔写下一个名字,“重点排查这个人,我上楼去睡觉了。”  大胡子一把抢过纸张看了一眼,错愕的瞪大眼,“不是说要查分公司的人,怎么会是他?”  “我去查。”于磊率先站起身来,看得出他对谭果是百分百的信服,既然谭果说是这个人,那至少是九成的把握。  秦豫盯着纸上的名字看着,竟然会是这个人,不过仔细一想,秦豫也认同了,比起其他人,这个人的确可能性最大,也难怪之前怎么查都查不到,果真藏的够深。  随着秦豫和唐母的到达,金三角各方势力都在观望着,谁也没有想到梅拉镇最大的毒王竟然是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竟然是铁钱帮老帮主的私生女。  铁钱帮虽然盘踞老挝多年,据说有好几万的帮众,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些人不过是乌合之众,但是红毒帮就不同了,这可是具备五千多人的私人武装力量,配备了最新的武器装备,别说金三角的这些黑帮势力,就算是老挝、缅甸和泰国的地方军也不敢轻易得罪红毒帮。  此刻,金三角最大最奢华的五星级酒店。  包厢里,几个大佬或是叼着烟,或是端着茶,烟雾缭绕里几人的表情都有些的凝重,“陈老大,我们该怎么办?”  被称为陈老大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胖子,满脸的横肉,三角眼里迸发出狠戾而凶残的光芒,赵家嫡系三人意外死亡之后,他们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虽然在华国的赵家产业他们是没办法瓜分了。  但是金三角的这个分公司却是他们的天下,这个分公司掌控着老挝、缅甸和泰国的海运线路,只要他们将公司掌控在手心里,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陈老大,秦豫那小子的野心也太大了,独吞了赵家在华国的产业不说,还想打这个分公司的主意!”说话的男人愤恨不甘的开口。  若不是因为秦豫太强了,他早就派人将秦豫给干掉了,敢瓜分他们的产业,简直是活腻味了。  可是龙虎豹的强大和可怕,让这些人只能干着急,就算铁钱帮的被灭,其中就有龙虎豹的参与,这才来老挝多久,就将老挝最大最老的黑帮给团灭了,他们这几个人还不够给秦豫塞牙缝的。  “我收到最新的消息在S省蓝海市的风帆海运公司,秦豫没有扛得住几个世家的施压,将公司股份出售了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陈老大缓缓的开口,语气阴森的骇人。  “那秦豫是想通过掌控赵家在外的分公司,从而掌握主动权?”其中一个大佬恍然大悟的开口,他就说呢秦豫已经吃肉了,何必连一点肉汤都不放过,尤其这点肉汤还在金三角。  另一个大佬也认同的点了点头,“秦豫目前持股百分之四十五,一旦其他股东联合起来,秦豫总裁的位置都不保,但是如果他拿下所有在外的分公司,就等于掌握了风发海运的命脉,其他股东再联合也是无用功。”  “说不定逼急了,秦豫直接出来单干,反正他只要掌握了所有分公司和海运线路,以龙虎豹的实力,单干也是可能的。”  几个大佬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说到最后几人脸色愈加的沉重,从目前的形势来分析,秦豫是铁了心的要吃下金三角的分公司。  这对几个在分公司作威作福的大佬而言,秦豫就是要夺他们的财路,但是铁钱帮都被秦豫给干掉了,几个大佬可不认为自己能扛得住龙虎豹的疯狂打击。  最终几人的目光再次看向了一旁的陈老大,他是他们的主心骨,众人虽然都有自己的小心思,可是毕竟陈老大在分公司是一家独大,而且几人也清楚陈老大在外面有不少的关系。  “暂且先按兵不动,试探一下秦豫的意思,不过你们放心,这个分公司秦豫的牙齿再硬也啃不下来,秦豫真的敢下嘴,绝对会崩掉他一嘴牙!”陈老大豪气十足的放话狠话来,看了一眼面带怀疑的几人,冷冷一笑,“你们难道忘记了秦豫和唐家、铁钱帮的仇恨,而金三角最大的毒王就是铁钱帮的私生女。”  唐母女毒王的身份曝光之后,金三角这地方倒是震了震,毕竟谁也没有想到红毒帮幕后毒王会是女人,而且还是唐母,唐母和秦豫有仇,如果秦豫敢吞下分公司,那么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借着红毒帮的力量,秦豫也绝对拿不下分公司。  听到陈老大的分析,几个大佬悬着的心这才彻底放了下来,以前赵家并不走私毒品,他们所在的分公司也只敢偷偷的夹带一点到国外去。  如果他们拿下了分公司,就可以以此为条件和红毒帮谈判,只要唐母愿意帮忙抵抗秦豫,以后他们就可以给红毒帮将金三角的毒品运到国外去,双方互惠互利。  谭果和秦豫只带了两个人来酒店,一个就是顾大佑,一个就是大胡子,车子刚停下来,一旁门童立刻迎了过来,接过大胡子丢过来的车钥匙。  而就在此时,另一辆黑色豪车也停在了一旁,从车上走下来一男一女,男人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阴鹜着眼神,浑身流露出一股子戾气。  而女孩看起来不过二十二三岁的模样,红色短发,一边耳朵戴着夸张的耳钉,穿着紧身皮裙,一副妖艳的小太妹模样。  “先将我们的车子停好。”小太妹趾高气昂的开口,将车钥匙丢给一旁的门童。  “好的,小姐,等停好这辆车我马上就过来。”门童连忙开口,陪着小心,估计是认出小太妹的身份了。  眉头一皱,小太妹不满的看着门童脱口就骂:“让我等?你他妈的知道我是谁吗?你敢让我等,这个破车有我们的车子值钱吗?先停我的车!”  上台阶的大胡子脚步一顿,回头瞅着飚脏话的小太妹,就这瘦不拉几的小身板,脾气还敢这么大?  大胡子眼珠一转落在谭果的身上,这年头果真是咬人的狗不叫,比如他们家夫人,看起来温和乖巧好欺辱,结果动起手来能要人老命,当然这话大胡子也就敢在心里头腹诽一下,说出来,肯定会被先生给打到残废。  “操,你看什么看?担心老娘将你的眼珠子挖下来!然后一脚踩爆了!”一看大胡子那邋里邋遢的熊样,小太妹毫不客气的开火,穿着铆钉的鞋子砰的一声踹到了车门上,一口唾沫吐了过去,“我呸,这什么破车也敢开出来。”  “妈的,老子今天就站这里了,你来操一个试试!”大胡子火爆的吼了起来,一贯都是他飙脏话训人,今天竟然被一个丫头片子给骂了,还敢踢他们的车,还敢吐口水,尼玛,简直是活腻味了。  小太妹估计也没有想到大胡子还敢回嘴,气的就冲了上去,“你他妈的敢和老娘回嘴,你知道我是谁吗?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人来砍了你!”  在金三角这地方,谁看到她陈丽丽不退让三尺!他们家做的可是海运的生意,手底下有上千的兄弟,因为可以运输军火,所以金三角这些黑帮和陈丽丽的父亲陈老大关系都很不错,称兄道弟的,所以陈丽丽才敢这么嚣张。  大胡子嘿嘿一笑,双手环着胸口站在台阶上,“行,老子今天就等着,等你找人来砍了我,谁不敢砍,谁就是孬种!”  谭果无语的看着和小太妹打嘴仗的大胡子,这得多无聊才会和小太妹杠起来,是比谁更会骂脏话,谁更没有下限吗?  估计知道自己一时半会骂不过大胡子这个没脸没皮的老男人,再加上她电话是打出去了,可是手底下那些小弟至少要二十分钟才能到,小太妹目光一转,突然将矛头对准了谭果。  小太妹出口成脏,恶狠狠的瞪着谭果,“妈的,你个小贱货笑什么笑?信不信老娘将你卖到红灯区去,让你千人骑万人压!”  谭果面无表情的看着嚣张至极的小太妹,秦豫的脸刷的一下就沉了,一旁大胡子只感觉到一股子危险笼罩下来,咻的一下蹿上前去,直接抓住小太妹的胳膊,毫不客气的将人摔了出去。  “给老子将嘴巴放干净一点,我们家夫人也是你能骂的!”不同于刚刚对骂时吊儿郎当的熊样,大胡子此刻绷着脸,目光里迸发出骇人的凶光。  被摔在地上的小太妹被大胡子那可怕的目光给吓住了,她还想要开口怒骂,可是身体却像是失去了控制,在大胡子那实质化的杀气里,小太妹身体不停的哆嗦颤抖着,如同被抛上岸的鱼,嘴巴张合着,却无法发出一点声音。  对上大胡子求救的目光,谭果无奈的摇摇头,拉住身边的秦豫,“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进去吧。”  看到秦豫跟着谭果转身进门了,大胡子这才松了一口气,先生那眼刀子越来越可怕了,想到之前被太监的袁百列,大胡子身体抖了抖,以后一定要管住自己的嘴巴,否则一旦将夫人牵扯进来了,先生一定会活剥了自己。  跟着小太妹一起下车的男人阴鹜着眼神看着离开的谭果和秦豫,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见这两个人!相由心生,秦豫一看就是狠辣冷血的人,看来他不可能主动放弃金三角的分公司了。  什么叫做冤家路窄,谭果今天才算是真切的明白了,这边刚进酒店,就看到几人从楼上走了下来,两拨人碰了个正着。  “谭果?”唐毓婷停下脚步。  今天是唐母以女毒王的身份和金三角几个黑帮势力见面,这几个帮派都和红毒帮交好,所以由林修出面将人约了出来,毕竟唐母这个正主回到金三角了,他这个暂时的一把手自然要退居二线。  唐母也没有想到会看到谭果和秦豫,冷冷一笑的走上前来,倨傲的抬着头,声音冷漠充满着戾气,“是你们!秦总裁,多行不义必自毙,在金三角这地方还请秦总裁多加留意,一不小心就是天降横祸。”  几个黑帮老大此刻都诧异的看向秦豫,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男人就是龙虎豹的总裁,不过都是道上的人物,眼睛利的狠,一看秦豫周身那股子冷厉骇人的气息,就知道这个人绝对不好惹。  “铁钱帮和红门会所血拼的那一夜,我收到消息你们唐家三人带着铁钱帮的精英打算从私人机场搭乘直升机离开。”秦豫清冷的声音薄凉的响了起来,嘴角挂着嘲讽的冷笑。  “可是当我们在机场埋伏好了之后,没有看到铁钱帮的精英,只看到你丈夫唐先生一人,哦,不,还有一个保镖和一个司机,不知道唐夫人你带着女儿还有铁钱帮的精英去了哪里?”  “你!”唐母脸色陡然一变,满是戾气的目光愤怒的看向秦豫。  当夜和红门会所血拼,唐父原本以为是让唐母和唐毓婷当了替死鬼,吸引红门会所的注意力,自己则带着铁钱帮的精英从机场离开,反正老婆死了还可以再娶,甚至还可以找那些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至于女儿死了,虽然有点可惜,但是和自己的性命比起来,唐毓婷这个女儿就无关紧要了,反正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先进,他还可以再生女儿,甚至还可以再生几个儿子,可是谁知道真正被算计的人成了唐父自己。  几个黑帮老大下意识的抖了一下,畏惧的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唐母,最毒妇人心!说的果真一点不错,以红毒帮的实力,唐母完全可以将唐父一起带走。  可是她偏偏选择让唐父当了活靶子,吸引走了红门会所的注意,自己带女儿回到金三角,夫妻一场,唐母却如此狠心,真的太可怕了。  “义母,包厢已经订好了,我们先去吃饭吧。”林修温和一笑的打着圆场,看起来斯文儒雅,可是金三角这地界上,没有人会小看林修此人,能将红毒帮发展壮大到今天的地步,林修功不可没。  当然,也有人不明白,以林修的能力和手段,他何必屈居唐母之下,唐母身边不就是铁钱帮的精英,人数不足一百,可是林修的红毒帮至少有五千的私人武装力量,完全可以将唐母灭成渣。  可是他偏偏一点野心都没有,唐母回到金三角之后,林修立刻将所有权力都双手奉上,自己当一个二把手。  林修如同感觉不到现场浓烈的火药味,笑着看向谭果和秦豫,礼貌十足的寒暄,“秦总裁,谭小姐,以后说不定还有合作的机会,今天实在不方便,我们下次再联络。”  秦豫依旧冷着脸,看都不看主动示好的林修一眼,倒是一旁谭果笑了笑,“林先生太客气了,我们初来乍到,还有很多情况不了解,以后还有很多地方要麻烦林先生。”  “谭小姐太客气了,大家都是朋友,互勉而已。”林修倒没有想到谭果态度会这么好,一时之间有些摸不准谭果的心思。  外界对秦豫的传言有不少,无非是狠辣冷血、六亲不认,杀人见血,暴虐凶残,对谭果的传言倒少了很多,毕竟谭果看起来实在太温和无害,但是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却没有一个人敢小觑谭果。  而就在此时,一群人拿着铁棍和砍刀吆喝着冲进了酒店大堂,带头的正是刚刚在门前起了冲突的小太妹。  “给老娘砍死他们,一个都不用留,砍死一个老娘奖励他一万美金!”小太妹愤怒的喊了起来,凶狠的目光恶毒的盯着大胡子几人。  “妈的,找死!”大胡子熊眼一瞪,直接冲了过去,一旁顾大佑在秦豫的首肯之下也跟着冲进了战局。  小太妹叫来了二十多个人,看起来人多势众,气势也不小,可惜只是乌合之众,大胡子和顾大佑出手狠辣,基本一个照面就废掉了一个人。  林修看着眼前混战的一幕,不由的眯了眯眼,龙虎豹果真名不虚传,看这两人的身手,估计今天就算再来二十多个,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关键这还是凭靠武力打斗,龙虎豹真正可怕的是他们集体作战的军事力量,估计东南亚这些国家培养出来的精英战队都不是龙虎豹的对手。  毕竟这些国家的大兵最多就是军事演习,缺少了实战经验,可是龙虎豹的队伍却是活动在最危险的第一线,经常出没在那些战乱国,这是一支从鲜血和死亡里走出来的精锐部队,再加上配备了先进的武器装配,实力强大到可怕的地步。  “你们干什么?我老爹可是风帆海运的陈老大,得罪了我,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小太妹惊恐的开口,叫嚣的声音也弱了下来,原本以为叫来了二十多个手下,就能砍死大胡子几人了,谁曾想大胡子这么能打。  大胡子一听这话不由收回了拳头,之前被迫看了那么多风帆海运的人事资料,他自然知道陈老大就是分公司里真正的掌权者,如今看来也对,他的女儿都这么嚣张,这个陈老大在金三角的确有点势力。  “哼,你们现在知道怕了吧!”小太妹一看大胡子不敢动手了,顿时又嚣张起来了,“只要我告诉我老爹,你们就等着被砍伤尸块吧,不过老娘今天心情好,你们几个跪下来给我磕头,老娘就放过你们!”  说完之后,小太妹突然看到人群里的唐毓婷,比起谭果简约的穿着,唐毓婷的妆容就显得靓丽多了,垂肩的波浪长发,姣好的面容,一身华贵的裙装勾勒出前凸后翘的好身材。  这让发育迟缓,迄今胸脯都扁扁的小太妹顿时嫉妒的红了眼,直接指着唐毓婷就骂了起来,“还有你这个风骚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这个是你老娘吧?我呸,都一把年纪了,还穿的这么风骚,你们是不是出来勾引男人的,哼,你们两个也给老娘下跪,不对,脱光了衣服下跪,你们不是喜欢卖弄风情吗,今天就让你们好好的卖弄一下!”  唐母和唐毓婷原本是看谭果和秦豫的笑话,陈老大的名字他们自然也知道,秦豫和陈老大的女儿起了冲突,这就是窝里斗,他们乐得看热闹,可是谁曾想小太妹脑子太抽,这把火直接烧到两人身上来了。  谭果侧过头不忍直视的闷笑着,唐毓婷气的脸色铁青,一旁唐母更是火大的厉害,她如今可不是唐家的贵妇,需要端庄需要涵养,身为红毒帮的女毒王,唐母要的是立威,尤其是在今天这样的场合。  “给我撕了这个小姑娘的嘴,让她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唐母冷漠的开口,一旁的两个手下立刻就走上前去打算动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