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79章 再回帝京

第179章 再回帝京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127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5
    第179章  看着双手被拷,被枪口包围的谭果,唐毓婷一直不安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今天之后,谭果将永远葬身在这海底,再也无法成为自己的敌人。  “谭果,你很强,而且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很多,你真的是我见过的最聪明最会伪装的女人。”唐毓婷笑着开口,评价谭果的语气里充满了上位者的赞赏,如同在夸奖一个晚辈一般。  “所有人都以为你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可你竟然是被杀手组织培养出来的杀手,我终于明白大学时期你为什么不上课,整天在寝室里除了吃就是睡,因为对你们这些杀手而言,能过平凡的正常人的生活就是一种奢侈。”  “混吃混喝等死,一直我的人生目标。”谭果笑着接过话来,要不是老爸嫌弃她太懒,将自己赶到特调七局去上班,自己肯定会一直宅在谭家大宅里吃吃喝喝睡睡,小日子过的别说有多滋润。  唐毓婷摇摇头,嘲讽的看着表情无辜、眼神真诚的谭果,“到现在你还在伪装,其实我真的仔细研究过你,谭果,你的身上一直有很多矛盾的地方,说你性格温和,可是你却血腥屠杀了这么多海盗,说你没有野心,可是你宁可和秦豫闹翻也要留在金三角。”  以前唐毓婷是真的诧异谭果这样的人怎么能考到帝京第一大学,她的身手为什么那么强悍,秦豫到底喜欢她什么,不过如今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今天谭果必死无疑。  “以前有人对我说过反派都是死于话多,今天我算是明白了。”谭果无语的看着唧唧歪歪的唐毓婷,挑了挑眉梢笑问道:“你之前是不是因为一直被我压了一头,憋屈久了,此刻以为自己赢定了,所以你将心里头的怨恨都发泄出来了。”  “给我杀了她!”唐毓婷眼神一狠,她的确憋屈太久了,从谭果出现在南川市的时候,她这个天之骄子就一直在憋屈,在隐忍,今天一切终于结束了。  这边唐毓婷话音落下,她带过来的红毒帮精英立刻向着谭果开枪,可惜他们速度快,旁边的人速度更快,砰砰砰的子弹射击声响起。  唐毓婷脸色猛的一变,不敢相信的看向四周,她带来的人都已经倒在血泊里死了,而开枪的正是韩子方的手下。  “其实韩少你不动手,唐毓婷今天也灭不了我。”谭果不在意的一笑,将手铐哐当一下丢在了甲板上,原计划是自己这边的人动手,谭果没想到韩子方竟然亲自动手了。  “这是我的一点诚意,唐毓婷留给你解决。”韩子方阴邪一笑的退让到旁边,从上船开始,韩子方就注意到了有几道危险的气息存在着,这应该是谭果的后招。  不过在看到谭果的实力之后,韩子方自然愿意卖谭果一个好,自己杀了红毒帮的人,谭果再杀掉唐毓婷,如此一来,他们和红毒帮都是私仇,这样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会更加牢固。  脸色煞白成一片,唐毓婷几乎不敢相信韩子方竟然会背叛自己,此刻自己带来的人都被枪杀了,那留在韩子方船上的手下应该也是遇害了,所以今天这个局,不是用来猎杀谭果的,而是用来杀自己的。  “什么代价你愿意放过我?”努力的想要撑起气势,可是对上谭果那似笑非笑的平静面容,唐毓婷声音依旧抖的发颤,甲板躺着横七竖八的尸体,血腥味浓郁的呛人,第一次,唐毓婷感觉到了死亡的可怕。  一旁韩子方不屑的勾起嘴角,这就是他会选择和谭果合作的原因之一,因为只有黑暗世界里的人,才能有资格在黑暗世界里立足,唐毓婷虽然有脑子又有手段,可是这些年她毕竟都是生活在豪门之中,她根本不明白黑暗世界的可怕和血腥。  再者以谭果的性格,唐毓婷求饶会有用吗?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谭果笑着看着脸色苍白的唐毓婷,接过一旁手下递过来的手枪,“我知道你一直不甘心秦豫选择了我而放弃了你,你以为你比我优秀太多太多,当然,我承认你想的并没有错,可是有一点我们是不同的。”  “什么?”唐毓婷猛地抬起头来,她对谭果的仇恨的确是源于不甘和嫉妒,这样一个女人凭什么能得到秦豫的心,而自己却不行!  “就当是给你死亡前的安慰吧。”谭果神色依旧平静,子弹已经上弹,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唐毓婷的方向,“如果今天是我处于这个位置,我不会求饶,如果有一天秦豫的敌人抓了我,我会选择赴死,而不是让人要挟秦豫,可是你不会,你怕死,你心里头最爱的人永远都是你自己,对秦豫而言我永远不会背叛。”  “我不相信,谭果,你不要将自己标榜的多么高尚多么伟大,我呸,你如果没有野心,你为什么会留在金三角,你只是比我更会伪装,你……”在死亡的威胁之下,唐毓婷情绪失控的嘶吼起来,可是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子弹已经贯穿了她的眉心,一枪毙命!  “如果我们面对面,只怕我的手下再多我也难逃一死。”韩子方正色的开口,谭果的枪法太准了,这些被她枪杀的海盗无一不是一枪毙命。  谭果一笑,将手枪丢给一旁的手下,“老本行而已,只是好几年都不曾开枪,手都生疏了,这里交给我善后吧,韩少,以后多多关照。”  “谭小姐客气了。”韩子方点了点头,带着自己的手下了船离开了,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谭果的枪法,就她这样的外貌气息,韩子方真的很难相信她会是一个冷血无情的杀手。  等到韩子方离开之后,隐匿在暗中的几人这才走了出来,林修静静的看着远去的船只,眼中有着杀机一闪而过,如果赵家三人被杀,韩子方可能就是最大的凶手,“如果是他动的手,将他的命留给我。”  “行。”谭果没有拒绝,看了一眼甲板上的尸体,“红毒帮所有追随唐家母女的亲信基本都清除干净了没?”  林修看了看甲板上一具具的尸体,敬佩的看了一眼谭果,“你这一出手不单单和国外的间谍组织搭上线,获得了他们的信任,也趁机帮我扫除了红毒帮的障碍。”  谭果无辜的耸了耸肩膀,“这真不能怪我,是唐毓婷要杀我,而她又不信任你,也不完全信任韩子方,所以她只能带自己的亲信过来,又担心会出了意外,弄不死我日后被秦豫报复,所以唐毓婷将九成的亲信手下都带来了,其实我就顺势而为。”  林修也无奈的摇摇头,看起来整件事谭果都是被动的,可是他相信这一切都在谭果的计划之中。  “毁尸灭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对了,到时候我会派人协助你拿下红毒帮,等金三角的局势稳定下来,我就能滚回S省了。”谭果拍了拍林修的肩膀,一脸严肃的开口:“组织相信你,林修同志,你肩膀上的责任任重而道远。”  嘴角狠狠的抽了抽,林修无语的看着想要撂担子的谭果,唐毓婷其实有句话还是说错了,谭果此人不是伪装的懒,她是真的懒!  摆摆手,带着于磊几人就要离开,谭果脚步忽然一顿,“如果有一天,你厌倦了这种生活,你告诉我一声,我会帮你脱身的。”  林修抬头一看,谭果已经上了快艇,白嫩的肉爪子对着自己这边摆了摆,厌倦了这种生活?林修笑了起来,也许有一天会吧,但绝对不是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他儒雅俊朗,其实他心里头藏着恶魔,但是强大的理智又约束着他不能越线。  所以金三角这个地方最适合自己,因为他可以合法的释放心里头的恶魔,不过真的到了那一天,他会去找她的。  时间一转眼就到了六月份,原本金三角的各方势力都在暗中猜测着林修什么时候会动手夺权,他们可不认为林修舍得将自己经营了十五年的红毒帮交给唐家母女,他造反只是时间的问题。  果真,五月末的最后一天,林修终于动手了,当然,这其中少不了龙虎豹的帮忙,而作为帮忙的代价,红毒帮的毒品从此之后禁止往华国贩卖,龙虎豹对华国的照顾这些黑帮早有耳闻。  不过林修夺权的消息并不是最震惊的,真正震惊的是秦豫和黄幽纹的绯闻竟然都传到金三角了,而一直在金三角培养自己势力的谭果竟然直接撂担子跑了,估计是回华国手撕情敌了。  帝京。  “谭果已经离开了金三角。”汽车里,韩子方的声音冰冷的响了起来,看得出他很不高兴,“阿修斯,我不管你和谭果有什么私人恩怨,但是她已经接手了海运这条线路,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不希望你节外生枝。”  电话另一头传来了年轻的女音,声音冰冷到了极点,“这不是私人恩怨,组织派到华国的这么多间谍,这些年来并没有打探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你们难道不怀疑吗?我认为谭果不可信。”  韩子方嘲讽的笑了起来,“收起你的假想论,之前就因为你们行动组的怀疑,暗杀了赵家嫡系三人,可是什么都没有查到,现在你又来怀疑谭果,阿修斯,如果你诛杀了谭果,不说会引起龙虎豹的疯狂报复,海运这条线也会断,这个损失你们行动组能担得起吗?”  韩子方是属于情报组,他们负责收集情报,阿修斯则属于行动组,两个组一贯都不和,可以说是内斗不断,因为情报组这些年都没有收集到多少有用的情报,所以经常被行动组嘲笑。  所以这一次行动组才会让阿修斯带队猎杀了赵家嫡系三人,可是不管怎么查,却是一点有用的情报都没有查到,他们情报组输送出去的这些间谍都是安全的,如今行动组还要诛杀谭果,也难怪韩子方会愤怒。  “我暂时不会猎杀谭果的,但是我也不会放弃对她的调查。”阿修斯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华国的高层机密的确很难窃听到,但是行动组的那么多间谍这些年基本没什么成果出来,这肯定有问题了,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们已经暴露了。  但是不管行动组如何调查,一切都是正常的,即使他们猎杀了赵家嫡系三人,原本按照阿修斯行动组的决定,宁可错杀不可放过,既然怀疑谭果了,就应该斩草除根将人杀了。  可是情报组完全不同意,因为谭果已经掌握了海运线路,再者谭果背后是龙虎豹,即使是他们的组织也不敢和龙虎豹冲突。  目前组织的确很隐秘,但是如果秦豫发疯起来,不死不休的调查,到时候再有华国的配合,说不定会给组织带来灭顶之灾。  所有人都以为谭果会回到S省,包括阿修斯也是如此,可是当飞机上的手下传回情报,谭果不再飞机上时,阿修斯着实愣住了,“算了,她是个优秀的杀手,如果她要伪装,估计谁都找不到她,传令下去,让行动组所有人密切注意谭果的下落。”  而此刻,当飞机停在帝京机场,谭果睡眼惺忪的从飞机上走了下来,估计谁也没有想到谭果竟然回到帝京了。  “呦,怎么是你来接我的?”谭果笑着看着不远处高大帅气,一身黑色劲装的年轻男人。  拥挤的人群里,顾岸周身流露出桀骜不驯的气势,让四周的人不由自主的退到了旁边,不敢站在顾岸的身侧。  看到谭果之后,原本带着几分不耐烦的俊脸瞬间软化下来,顾岸迈开了大长腿快步向着谭果走了过来,大手亲昵的揉了揉谭果的头,“回来了。”  “是啊,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你看我都瘦了。”谭果微笑的给了顾岸一个热情的拥抱,小手拍了拍他结实的后背,“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整天都在训练那,这肌肉硬得更铁块一般,你不嫌累啊。”  顾岸无语的瞅了一眼谭果,从小到大最憋屈的就是他们几个男孩子竟然没有谭果能打,谭果是几个人里最懒的,可是她却有天生的耐力和恐怖的神力。  再者谭果一旦战斗起来,她有着本能的战斗意识,这种意识需要在无数的实战里才能培养出来,而谭果却是天生的。  所以从小到大顾岸他们最大的噩梦就是整天被谭宸大哥用冷血而眼神鄙视着,被谭亦二哥用各种嘲讽的话打击着,谁让他们打不过谭果。  他们训练四个小时,谭果最多一个小时,然后他们还被谭果揍趴了,几个人联手围攻都能被谭果一个人揍趴下,往事简直不堪回首。  “直接回家吗?”顾岸看向一旁的谭果。  “先去吃饭,饿死了。”谭果摇摇头,她感觉这会饿的能吃下一头牛。  “嗯,带你去一品楼。”顾岸应了一句,一品楼大厨的手艺最好,之前是做御宴的,后来退休之后就带着徒弟和儿子开了一品楼,在帝京菜的口味绝对算是顶级的。  一个小时之后。  “抱歉,两位,今天的一品楼被客人包场了。”门前的保安拦下要进门的谭果和顾岸,“两位还请换个地方。”  “不要,我就要在这里吃,我都饿死了。”谭果一听这话就不干了。  她就想吃一品楼的菜,在金三角待了这么长时间,嘴巴都淡出鸟来了,而且之前在车上就想着点什么什么菜,现在到了一品楼门口,说不能进去吃了,谭果难得耍起小性子。  顾岸脾气原本就爆,再者他多宠着谭果,这会被人拦在门口,顾岸眉头一皱,“一边去,今天不管谁包场了,都让出一张桌子来。”  “小顾顾,你气势越来越足了。”谭果笑着开口,还真别说顾岸冷着脸的模样,还真是气势十足,只是比起秦豫那股子阴冷,顾岸气势还不够,缺少了那股子煞气,更像是年轻气盛的纨绔子弟在发怒,缺少了上位者的震慑力。  “哪里来的疯狗敢在我们一品楼叫嚣!”就在这时,一道嘲讽的声音嚣张十足的响了起来,却见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人走了出来,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谭果和顾岸,一见是生面孔,男人显得更加高傲了。  一旁保安一看到男人立刻屁颠屁颠的走了过去,压低声音开口道:“刚刚看了,这两人开的只是普通车子,百来万而已,而且车牌也不在我们的记录里。”  在帝京这地方,随便碰到个人都可能是某个权贵家的亲戚,所以在帝京最需要的就是低调低调再低调,而这些酒店饭店和娱乐场所,保安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记住那些特殊的车牌号,省的一不小心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  所以很多时候,即使不认的脸,但是一看那些车牌,他们就知道来的是谁,顾岸今天开的车子也是经过改装的,当然比不上那些动辄几百万甚至千万的豪车,车牌也是普通的车牌,毕竟顾岸是顾家的少主,他的安全极其重要,所以出行的车牌都是经常更换。  “我真的饿了。”谭果摸了摸饿憋的肚子,而肚子也应景的发出咕咕的叫声。  “让开!”顾岸脸一沉,直接要硬闯进去。  一品楼他也算是常来,以前的保安都认识顾岸,而且一品楼的规矩是只要在经营时间里,什么时候来都可以吃,只是不能点菜,毕竟有的菜卖完了,厨房也没办法。  “妈的,你们算什么东西,敢在我一品楼闹事,知道我们背后是谁罩的吗?”男人看起来比顾岸更加嚣张,对着一旁保安开口:“叫人过来,我倒要看看谁敢在我们一品楼闹事,真是活腻味了!”  “徐旭阳呢?”顾岸无视了叫嚣的男人,徐旭阳就是徐大厨的孙子,在厨艺上也很有天赋,一品楼就是他在打理,以前顾岸他们来吃饭,和徐旭阳见过几次。  男人眼神微微一变,一股子寒光从眼中迸发而出,表情显得格外阴险而诡谲,“你们是旭阳的朋友?哈哈,早说嘛,虽然今天被包场了,但是旭阳的朋友肯定是可以通融的,两位请进,刚刚多有得罪啊,今晚上这顿算是我请客。”  谭果和顾岸对望一眼,这里面肯定是有猫腻,可是对谭果和顾岸而言,在帝京这地界上,别说是个一品楼,就算是龙潭虎穴他们也不放在眼里。  “那就快进去吧,我要饿死了。”谭果有气无力的开口,拉着顾岸无视了假意示好的男人直接就上台阶进门了。  看着走过去的两人,男人危险的眯着眼,果真是徐旭阳那杂种的朋友,竟然还敢无视自己的存在,呸!既然徐旭阳那杂种躲起来了,那正好拿他的朋友开刀,他倒要看看那杂种能躲到什么时候。  因为被包场了,所以一楼大厅倒也清静,谭果也不挑食了,“有什么菜就端上来吧,能填饱肚子就行。”  “好的,两位稍等。”男人阴鹜一笑,让服务员去厨房那边端几碟菜送过来,“顺便开瓶红酒送来。”  说完之后,男人自顾自的在桌边坐了下来,笑呵呵的开口:“两位是旭阳的朋友,我是旭阳的堂弟,徐沉。”  顾岸火气可不小,一记冷眼扫了过来,目光里爆发出浓烈的火焰,“滚,不要打扰我们吃饭。”  徐沉气的浑身直发抖,妈的,这两个杂种和徐旭阳一样给脸不要脸!  “算了,我朋友一饿肚子了脾气就不好,多多包涵那。”谭果瞪了一眼顾岸,就算要打架,也等吃饱喝足了再说啊,现在打起来,自己肯定就吃不上饭菜了,要是后面的大厨帮着这个徐沉在自己饭菜里吐口水怎么帮?  顾岸警告的目光凶悍的瞪了一眼徐沉,不过倒是很听谭果的话并没有再开口。  徐沉脾气原本就不好,他刚刚套近乎不过是想知道这两人和徐旭阳那杂种关系如何,如今被顾岸三番两次的驱赶,徐沉也不拿自己的热脸去碰对方的冷屁股,直接站起身来,冷傲十足的开口:“既然这样,就不打扰两位用餐了。”  说完之后,徐沉傲气十足的转身离开,直接向着楼上走了过去,今晚上这地方是被包场了,要接待的可是贵客,徐沉走到包厢门外,看着两边的保镖,一扫刚刚的冷傲嚣张姿态,陪着笑脸开口:“麻烦两位进去通传一声。”  “进来吧。”片刻之后,包厢里传来一道年轻的男音,徐沉推门走了进来,态度放的更低了,“韩少,艾少,两位晚上好。”  “你这一品楼的菜还真不错。”如果谭果在这里一定会认出来说话的男人正是艾文东,青竹帮的少主。  一听这话,徐沉脸都笑开花了,“能让两位少爷喜欢,是我们徐家的荣幸,以后一品楼的生意还请两位少爷多多照顾啊。”  韩少不屑的看着点头哈腰的徐沉,“你放心吧,只要你拿到了你们徐家的菜谱,以后一品楼的生意开遍全国,我们韩家就是你的经济后盾,出了任何问题,艾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徐沉一听这话更是乐的找不着北了,当年他老子就说了要将一品楼的生意做出去,根本不需要守着帝京这一亩三分地,就应该在全国都开联络店,可是死老头却不听,还将他爸和他都赶出了一品楼。  呸!现在报应到了吧!有了这两位的照顾,一品楼就是他徐沉的了,而且和韩家、青竹帮搭上关系了,以后一品楼绝对是餐饮界的龙头老大。  “不过现在还找不到徐旭阳那杂种,死老头也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菜谱肯定就在徐旭阳手里头。”徐沉陪着笑脸开口,求助的看向面前的两人,不将徐旭阳找出来,徐沉怎么都不放心。  “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出去找了。”艾文东冷淡淡的开口,若不是因为之前在南川吞并梅家小馆失败,还被乔老爷子给扣起来,被谭果给敲诈了两个亿,艾文东根本不需要来帝京。  不过徐家也不识好歹,一个当厨子的还敢和他们青竹帮横,艾文东原打算直接出手,却被韩子晖给拦住了,现在躺在医院里因为脑出血而昏迷不醒的徐老爷子当年怎么也是中南海的御厨,也认识不少人。  艾文东如果贸然出手,说不定会惹到不该惹的,谁知道哪个大佬会不会出手,所以艾文东这边这才走了弯道,让徐家从内部瓦解,这样一来即使帝京某个大佬和徐老头有点交情,要报复也是报复到徐沉头上,反正他也是徐老头的孙子。  而此刻,大厅里,谭果已经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只是吃着吃着,谭果不由的抬起头,“我怎么感觉这菜口味变差了?”  顾岸自然知道谭果有多挑嘴,他对吃的倒没有那么讲究,但是也感觉出菜的味道比以前差了一些,虽然差的不是很多,还是徐家菜的口感,但是细微上还是有差别的,“一品楼估计是出什么事了。”  这边吃好之后,谭果和顾岸刚打算结账离开,几个保安却将门口给堵住了,徐沉得意洋洋的从楼上走了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阴阳怪气的开口:“两位这是要走了?何不在徐家多待几天,旭阳这几天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爷爷还在医院里人事不知的躺着。”  “你要关押我们?”顾岸看白痴一样看着嚣张的徐沉,只感觉这人脑子是进水了,“徐旭阳虽然也是个厨子,但是那脑子比起普通商人还要精明,你也姓徐,可是却是猪脑子。”  谭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长时间不见,顾岸这嘴巴也变厉害了。  “妈的,你敢骂我?”徐沉表情猛地一沉,愤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顾岸,一瞬间似乎回到了小时候,不管他如何努力,死老头每一次都夸奖徐旭阳,他做的菜连看都不看一眼。  好,死老头偏心,想要把家业传给徐旭阳那杂种,徐沉不甘心,他就暗地里努力,和其他大厨学,可是等到他也十八岁的时候,有了和徐旭阳竞争的时候,他精心做了一桌子菜,他相信自己的厨艺一定不会比徐旭阳差,毕竟这些菜式他都练了好久,做了无数次。  连一品楼的这些大厨都赞不绝口,徐沉得意洋洋的站在桌子边,他相信只要死老头吃过自己的菜,他就该知道自己的厨艺不比徐旭阳差,他也可以继承徐家祖传的厨艺!  可是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徐沉没有想到死老头吃完之后,沉默了许久,竟然说他的菜缺少一种诚心,他的菜口味不纯粹!  徐沉当时就气的掀了桌子,死老头分明是认为自己比徐旭阳那杂种厉害,但是又不愿意将祖传的厨艺交给自己,所以才故意这么刁难自己,说什么菜里缺少了诚心,什么不纯粹,呸,都是狗屎!  靠努力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徐沉父子就想过用武力,他们买通了一品楼的厨子和客人,然后弄了一出食物中毒的事情来,中毒的孕妇流产了,徐沉父子原本想着将徐旭阳给弄到牢里去待几年,这样一来徐家就只能传给他们父子两人。  可是谁曾想他们计划的天衣无缝,却被徐旭阳那杂种早就察觉到了,他反而将计就计的报复他们,最后徐沉的父亲顶下了所有的罪责锒铛入狱,徐沉也被赶出家门。  如今好不容易翻身做主了,看到顾岸还敢骂自己,徐沉终于暴怒了,“给我打,只要不打死了就行!”  门口的保安呼啦一下就冲了上来,顾岸不屑的冷嗤一声,将谭果带到了自己背后,然后直接动起手来。  七八个保安根本不够顾岸打的,“你干什么?你不要过来!”徐沉惊恐的连连后退着,害怕的看着杀气四溢的顾岸,“我背后有人,是你得罪不起的人!”  “你背后有鬼今天都不行!”顾岸冷声一哼,直接抬脚就踹了过去,力度之大,徐沉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整个人倒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到后面一米多高的大花瓶上,哐当一声,花瓶倒地碎裂。  迈开脚步走了过来,顾岸不屑的看着像死猪一样躺在地上的徐沉,毫不客气的一脚踩在他的手上,“徐旭阳呢?”  顾岸并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他来一品楼也只是吃饭而已,徐旭阳估计早就看出顾岸身份的非同一般,所以对顾岸很是客气,这才算是有一点点的交情。  今天徐沉如果不作死,顾岸或许不会插手,但是他竟然敢惹到顾岸身上,顾岸自然不会放过他,“我再问你一变,徐旭阳呢。”  估计是听到楼下的打斗声,从二楼快速下来了四个保镖,不同于一品楼这些中看不中用的保安,四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一看就是练家子。  “这位先生不要太过分,我家少爷在楼上用餐,这位徐先生是我家少爷的朋友,还请先生你得饶人处且饶人!”保镖打量了一眼顾岸,态度还算客气,毕竟明眼人一看就能感觉出顾岸的气势不凡,这绝对是个练家子,而且是个狠角色。  而徐沉说到底不过是韩家和青竹帮培养的一个傀儡而已,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徐沉被打了,艾文东自然要派手下过来看看,但是也仅限于此而已,徐沉这样的小角色可没有资格让艾文东亲自出面,能派保镖下来也不过是因为到现在他们也没有拿到徐家祖传的菜谱而已。  顾岸看了一眼四人,也懒得再动手,时间毕竟不早了,谭果也要回去休息了,顾岸收回脚,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徐沉,“如果徐旭阳出了什么事,我让你偿命。”  此话一出,四个保镖脸色一变,他们跟在艾文东后面自然知道艾文东这一次来帝京是为了徐家祖传的菜谱,而这个菜谱就在徐旭阳身上,所以他们才派出不少关系在帝京寻找徐旭阳的下落,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男人竟然和徐旭阳认识。  “几位大哥……他是徐旭阳的朋友……他一定知道徐旭阳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徐沉目光阴毒的盯着顾岸,自己是打不过这个男人,但是艾少和韩少可以啊!  四个保镖倏地一下走上前来,将顾岸给围住了,其中一个更是开口道:“这位先生既然知道徐旭阳的下落,那你暂时就不能离开了!”  “就凭你们四个也敢拦住我的去路?”顾岸不屑的看着四人,冷笑一声突然就出手了,二哥说过反派就是死于话多,既然是敌人,直接出手就好,唧唧歪歪的不过是浪费时间。  四个保镖没有想到顾岸这么狂,他们之前不出手不过是懒得动手而已,一个徐沉算个屁啊,根本不够资格让他们动手,但是顾岸既然敢出手就不要怪他们不客气了。  可惜在顾岸的虐打之下,四个保镖直接悲剧了,片刻的功夫也如同徐沉一般的躺在了地上。  顾岸冷笑一声,这才转身向着谭果走了过去,躺在地上的保镖愤怒的低吼一声,突然拔出了手枪,“不许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