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84章 透露消息

第184章 透露消息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737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6
    第184章  一眨眼就是一个星期过去了,此刻H国釜山观光大道上,因为华国上半年自发抵制H国,导致旅游业日渐萧条,釜山这样的旅游城市,如今来自华国的游客很少,街道商场里的游客都是三三两两的稀少。  此刻,一个戴着鸭嘴帽的男人走在大街上,他看起来很是落魄,黝黑的脸上带着一股子沧桑,背着一个硕大的牛仔双肩包,向着不远处贩卖食物的小摊子上走了过去。  因为游客并不多,所以看到有客人上门了,五十多岁的女老板眼睛一亮,热情的用华语招呼起来,“这位先生是来我们釜山旅游的吗?这是我们当地最受欢迎的炒年糕,配上啤酒和炸鸡更美味。”  落魄男人诧异的看了一眼女老板,随即哇啦哇啦的比划起来,似乎听不懂中文一般,女老板一怔,没有想到对方不是华国人而是R国人,立刻就换上了R国语言。  于是两人简单的交流了一下,十分钟之后,落魄男人拎着食物离开了,他看似随意的向着自己居住的小旅馆方向走了过去,但是却有意无意的避开了街道上的监控探头,也避开了游人手里头的手机和相机镜头。  在经过了七拐八拐之后,落魄男人足足花了二十分钟才回到自己住的小旅馆,如果中间不是各种绕路的话,以他走路的速度估计五分钟就能回来。  回到房间里,落魄男人这才将鸭嘴帽丢在了床上,眉头紧锁着,如果是以前旅游业旺盛的时候,街上都是华国游客,你挤着我,我挤着你,他倒是很容易偷一本护照然后离开釜山。  可是如今游客太少,暗中还有人追踪自己,这两天虽然追踪的人似乎少了,可是落魄男人明显感觉到这群人不简单。  脑海里浮现出当天晚上的情况,正因为那些人的目标是冲着黄幽纹去的,否则即使有“狙击手”的掩护,自己也逃不出来。  可是韩子方也不敢大意,虽然暂时甩掉了后面追踪的尾巴,可一旦自己出现在机场或者码头,很有可能被敌人发现,但是一直留在H国也不现实,自己都停留一个星期了。  草草的解决了的晚餐之后,韩子方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他已经可以肯定是黄幽纹所在的行动组出了问题,自己这边一切都很正常。  自己是先来H国的,一直都相安无事,而黄幽纹到达的当天夜里就发生了变故,这说明敌人是追踪黄幽纹来的,可是目前最棘手的就是自己怎么离开H国。  “谭果?”忽然,韩子方眼睛一亮,风帆海运从事的就是海上货物运输,在H国釜山的港口肯定也有一些人脉和关系,如果自己借用谭果的关系就可以登船然后离开。  不过韩子方并没有立刻联系谭果,他又仔细的斟酌着,将最近所有的事情掰开了掰碎了推敲,直到确定谭果这边应该没什么问题,他这才拿出之前在街上随手偷来的手机拨通了谭果的号码。  “你好,我是谭果。”电话另一头传来谭果软糯糯的声音,似乎很诧异有陌生的电话打到自己手机上。  “谭小姐,是我。”韩子方笑着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实在有件麻烦事需要谭小姐的帮忙,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对着秦豫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谭果笑着向着阳台走了过去,然后才继续开口道:“韩先生你太客气了,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别人会小看谭果,可是韩子方不会,这个女人即使伪装的再无害,可她是国际黑道上顶尖的杀手,而且根据韩子方的调查,谭果以前所在的杀手组织之所以消失,很有可能是谭果将组织高层干掉了,否则她不可能过上平静的生活。  “是这样的,我现在就在H国釜山,因为一些原因得罪了当地的黑帮,我需要尽快离开釜山,谭小姐可以帮忙吗?”韩子方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他知道谭果不会真的调查,他只要一个结果,那就是谭果是帮自己的忙还是不帮,  “三天后,风帆海运的货轮会从釜山港口离开,我可以给让船长安排你以船员的身份登船离开,但是你必须得自己到港口去,我不能让那边的黑帮知道是风帆海运帮了你。”谭果已经牢牢的掌控了风帆海运,所以安排一个人登上货轮离开很容易,可她也将最大的麻烦交给韩子方自己去解决。  “如此就多谢了,你放心,三天之后我会准时到达港口的。”韩子方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目前自己没有被敌人追踪到,所以只要他到达港口上了船就安全了。  至于谭果的顾虑,韩子方也明白,毕竟自己说的借口是和当地黑帮起冲突,如果风帆海运的人明着帮自己,一旦被当地黑帮发现记恨上了,以后风帆海运的货船就甭指望停靠在釜山的港口了。  “你稍等一下,我将货轮离港的具体时间,还有船长的信息一会都传给你。”谭果又说了两句才挂断电话。  五分钟之后,韩子方的手机上收到了谭果发过来的信息,看到信息里不但有船长的名字、电话号码,还附了船长的照片之后,韩子方对谭果就更加感激了,如此一来,如果船长是别人假冒的,想要诱骗自己上船就绝对不可能了。  不过即使对谭果有八分的信任,此时韩子方却还是快速的收拾了一下行李,小心翼翼的将偷来的手机固定在电视后面,手机的镜头对准了门口。  布置好了一切之后,韩子方从窗户跳出,从消防楼梯离开了房间。  十分钟之后,在相距不远处的另一间酒店里,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嘻哈青年走到了前台,黑色墨镜遮挡住了大部分脸,嘻哈青年用熟练的英文开口:“你好,一个星期之前,我订了一间房,我是……”  前台这边早有预订记录,所以嘻哈青年很快就入住到了房间,因为是高档酒店,房间里还配备了电脑。  一进入房间之后,韩子方快速的打开电脑,双手迅速的在键盘上敲击着,一串一串的代码在电脑屏幕上滚动着,几分钟之后,屏幕上画面一变,韩子方成功的入侵了了之前的手机,通过手机的镜头可以看到小旅馆房间里的一幕。  这正是他之前住的小旅馆,韩子方眼睛不眨的盯着电脑屏幕,如果谭果是敌人,她肯定会根据之前的手机定位自己,然后就会有人包围这个小旅馆。  好在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直到第二天中午,手机镜头里的房间依旧是一片平静,根本没有人来,韩子方揉了揉因为熬夜而充血的眼睛,还好,谭果是可信的。  第三天,伪装后的韩子方从公交车上下来之后向着港口方向走了过去,即使知道谭果是可信的,但是韩子方依旧神经紧绷、高度戒备着。  “田船长,我是山猫。”当顺利的见到人之后,韩子方高悬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站在他对面的是刚到五十岁的田船长,这个高大魁梧的北方汉子,黝黑的皮肤,看起来有着北方人的爽朗热情。  因为之前得到了谭果的命令,所以田船长就看了一眼韩子方,并没有多问,“行,我知道了,跟我走吧。”  事先安排好了一切,货轮甲板上并没有船员在,田船长带着韩子方一直走到了船舱这边,指了指右边的船舱。  “这个房间一直空着,里面我已经给你准备了足够的水和食物,如果你很想要透气,可以半夜出来。”  “多谢。”韩子舫推门走了进去,房间不过几个平米,很是逼仄,还有一股子霉味,不过对韩子方而言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当货轮平安无事的离开了釜山港口,听着汽笛声,躲在船舱里的韩子方彻底松了一口气,这种正规货轮,手续齐全,即使碰到海警检查也只是表面工作,自己算是安全了。  第二天一大早,第一缕阳光穿破了云层,大海被镀上了一层柔和的金光,就在此时,一艘快艇突然从公海向着货轮方向飞快的开了过来,速度太快之下,一朵朵的浪花飞溅而起。  当子弹从快艇上射过来时,站在甲板上的船员眼睛猛地瞪大,身体砰的一声倒了下去,血花染红了甲板。  “有敌人!”尖锐的喊叫声划破了清晨的宁静,甲板上的船员纷纷的拿起武器,如今还在H国的海域范围里,即使他们报警了,H国的海警也不可能很快抵达,所以此时只能依靠自己。  常年出海的海员都有经验,但是快艇上的敌人火力太强大,货轮上的船员根本抵挡不住,此刻,田船长急匆匆的跑到了船舱下。  听到冲锋枪声的韩子方已经戒备起来了,一看到田船长,韩子方状似着急,可是右手却已经放在了腰间,如果田船长有任何异动,韩子方会立刻开枪。  “山猫,你马上走,我给你准备了一艘小快艇。”田船长似乎没有警觉到韩子方眼中的杀气,快速的说完一句之后,转身就向外走了去,“趁敌人还没有登船,你快跟我走。”  韩子方看着田船长的后背,放下了戒备,如果田船长出卖了自己,他肯定不敢背对着自己,外面枪声愈加的密集,韩子方加快速度跟着田船长七拐八拐的离开。  五分钟之后,借着货轮巨大船身的掩护,韩子方上了快艇,他知道一旦敌人登船了,自己必死无疑。  幸运的是现在虽然是在H国的海域,但以快艇的速度,只要自己够快就能抵挡华国的海域,以华国海警的力量震慑,这些敌人绝对不敢到华国的海域追杀自己。  等到敌人登上了货轮,田船长对着湛蓝的天空发射了一枚信号弹,看了一眼天空,韩子方迅速的发动快艇离开了。  而登上货轮上的敌人一看,立刻有两个人直接跳到了海里,然后登上了他们的快艇想要追上先一步逃走的韩子方。  十分钟之后,看着逃得没影的快艇,货轮甲板上原本躺在地上的尸体一个个鲤鱼打挺一般的跳了起来,“哈哈,那小子跑的够快啊。”  “哼,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我们家老田好不容易充当了一回好心船长,结果对方一看到危险上了快艇就跑了,让这一船的人去送命。”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很是瞧不起逃走的韩子方,不过经过这件事,想必韩子方对谭果再没有了任何怀疑,毕竟他的命可以算是被谭果救回来的。  虽然韩子方抢先几分钟发动了快艇,可是后面的敌人依旧驾驶着快艇紧追不舍,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烈日之下,韩子方眉头紧锁着,已经进入到了华国的海域。  韩子方并不想被华国的海警抓到,虽然这样也会得救,但是后续问题太多,稍不留意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可惜偏偏是怕什么来什么。  当听到巡逻舰上的喇叭声时,后面的快艇似乎更怕被抓到,快速的调转方向逃走了,放弃了对韩子方的追捕。  被抓到了巡逻舰上,韩子方犹豫了一下还是借了电话拨通了谭果的手机,以秦豫的势力应该可以将自己捞出来。  边防海警的审讯室里,因为一直没有开口,身上又没有证件,所以韩子方暂时就被关押在这里。  入夜,谭果和秦豫从S省赶了过来,“是的,刘洋是我们风帆海运的员工,之前在公海上碰到了海盗,刘洋从货轮上逃走了,这是他的证件。”  工作人员看了一眼谭果,随后拿起证件快速的核对起来,半个小时之后,确定没有任何的问题了,工作人员将韩子方带了过来,“你们老板过来了,你可以走了。”  “谢谢。”韩子方松了一口气,道谢之后向着谭果和秦豫走了过去。  等所有手续办理好,出来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所以秦豫让顾大佑将车子开到了最近的酒店,谭果到韩子方的房间里时,他刚洗了澡吃完了迟来的晚饭。  “这一次多谢你了。”放下筷子的韩子方是真的很感谢谭果,如果没有她的帮忙,自己只怕要死在H国了。  谭果并没有追问什么,笑着道:“不用客气,刘洋这个身份你可以继续用,这里有五万块钱现金。”  寒暄之后,毕竟时间太晚了,而且看得出韩子方这段时间没有休息好,谭果也没有多打扰。  这边谭果道别后刚走到门口,背后忽然传来韩子方的声音,“注意秦豫的爷爷。”说完这一句话之后,韩子方便不再开口了。  谭果诧异一愣,沉默了半晌最后打开门走了出去,安静的走廊里,谭果走着眉头,韩子方和秦老爷子应该没有接触,那他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来?  谭果看得出韩子方是真的感激自己,所以才在自己开门出去的那一瞬间开口了,这也算是他的投桃报李的诚意。  韩子方最近接触的人只有黄幽纹,韩子方提到秦老爷子,说不定是从黄幽纹那边得到了什么消息,想到之前在黄家的时候,如果不是秦老爷子突然出现,黄幽纹绝对无法脱身。  表情愈加的沉重,谭果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走廊,随即拨打了谭宸的电话,响了几声之后,电话被接起来,“大哥,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  “无妨,有什么事?”电话另一头是谭宸低沉的嗓音,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多了,看来是因为韩子方的事情,难道出了什么变故。  “大哥。”犹豫了一瞬间,谭果还是开口了,“大哥你帮我审一下,黄幽纹和秦豫爷爷有什么关系。”  电话另一头秦豫也是微微一怔,抓捕黄幽纹的行动因为牵扯到谭果,所以是谭宸亲自布局的,他自然清楚黄幽纹能从S省逃走,就是因为她挟持了秦老爷子当人质,即便是谭宸也没有往更深的方面去想。  “好,我知道了。”依旧是简短干脆的回答,但是只要谭宸答应下来了,他就会从黄幽纹口中问出谭果需要的答案,“对了,我已经给开了506房间,很晚了,快去睡吧。”  呃……谭果无语的看了一眼手机,之前秦豫让顾大佑开的房间,自然只开了三间,韩子方和顾大佑各一间,剩下的一间房就是谭果和秦豫的,谭果没想到谭宸这个大哥竟然给自己另开了一间房。  “是,大哥,我知道了,你也睡吧,晚安。”挂了电话之后,谭果摇摇头敲响了隔壁秦豫的房门。  打开门,看着依靠在门口,并不打算进来的谭果,秦豫眉头皱了皱,“怎么了?”  谭果笑着指了指对门的506房间,然后扬起手里头的房卡,“我大哥给我开好的房间,所以今晚上,秦总裁你只能孤枕难眠了。”  秦豫嘴角一抽,他知道抓捕黄幽纹这件事是谭宸这个大舅哥在暗中部署的,可是他没有想到大舅哥这么狠,管的还这么宽!  最关键的是秦豫还不敢抗议,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谭果进了对门的506房间,自己孤零零的回到床上,以前谭果说二哥谭亦其实最可怕,可是秦豫此时才明白直来直往的大哥更可怕!  第二天中午,休息好的韩子方拿着刘洋这个新身份离开了,谭果和秦豫也直接开车回到了S省,不管如何,黄幽纹这个隐患算是彻底解决了。  一路上,秦豫明显发现谭果藏了心事,那欲言又止的纠结小眼神差一点将秦豫逗乐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纠结的谭果。  毕竟对谭果而言,处理事情就两种办法:一种置之不理,完全是一种他强任他强,清风抚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的宗师风范。  还有一种就是忍无可忍后,直接斩草除根的彪悍风格,这还是秦豫第一次看到谭果犹豫不决的样子。  “有什么事需要告诉我?”秦豫看向坐立不安的谭果,将人拉到自己身边抱住,昨晚上没抱到谭果一起入睡,现在总算可以弥补一下了。  “没事。”谭果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大哥那边还没有消息,谭果也知道审讯黄幽纹肯定需要时间,所以没有得到具体的答案,她不可能将秦老爷子的事情告诉秦豫。  谭果不说,秦豫也不强求,大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回去还有三个多小时,你脱了鞋子上来睡一会。”  因为韩子方的那句话,谭果基本是一夜没睡,这会在车子里倒是睡意朦胧,谭果蹭掉鞋子躺在座位上,双手抱着秦豫的腰,将头枕在他的大腿上,眼睛一闭,被熟悉的气息包围着,片刻的时间就陷入到了黑甜的梦乡里。  黄家在出了黄幽纹的事情之后,黄老爷子一下子像是老了许多岁,直接病倒了,好在没什么大碍,只是情绪波动太大导致的血压升高。  黄幽纹这个孙女毕竟是黄老爷子看好的继承人,能力手段都有,就是性格过于温婉,黄老爷子让她跟在秦豫后面学习,就是想让黄幽纹性格变得果决狠辣一些。  谁知道黄家上上下下的人都看走眼了,黄幽纹根本就是披着羊皮的狼,凶狠残暴,甚至还暗杀过谭果,虽然最后失败了,可是黄家绝对是得罪了秦豫。  “秦老哥,我没事,之前是我连累你了。”黄老爷子靠在床上,左手还打着点滴输营养液,对于前来探病的老爷子连声道歉。  毕竟之前黄幽纹挟持了秦老爷子当人质,还在他脖子上划了一刀,虽然是皮肉伤,可是过程却是极其凶险,也幸好黄幽纹最后将秦老爷子放了,否则黄家和秦家只怕真的是不死不休的死敌了。  “你和我何必如此客气,不管如何,你也要保重身体,黄家还需要你撑着。”秦老爷子拍了拍黄老爷子的肩膀,说起来两人情况很相似,自己要强了一辈子,将家族事业不断的壮大,可是自己儿子却都不成器,挑不起大梁。  黄老爷子苦笑一声,有气无力的感慨:“你比我幸运多了,你还有天霖和秦豫两个孙子,我们黄家第三代就没有能拿到出手的。”原本就一个黄幽纹,谁知道还是个内里藏奸的。  听到这话秦老爷子却是摇摇头,“这两个孩子倒很优秀,可是你也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提也罢。”  秦豫和秦天霖之间根本是势如水火,秦老爷子如今也看开了,如果只能选一个,他就只能选秦天霖。  毕竟没有秦家,秦豫依旧是龙虎豹的总裁,可是如果秦豫接手了秦家,秦翰兆这一家子就甭指望有活路了。  就在此时,管家敲了敲门走了进来,“老爷,已经快十点了,之前您约了秦总裁见面。”  黄老爷子没有想到秦老爷子早上回来探病,结果一聊就忘记时间了,想到之前秦老爷子被黄幽纹挟持时,秦豫冷漠的态度,黄老爷子也有些的犹豫。  “我刚好也打算去找小豫,既然碰到了我就留下来吧。”秦老爷子率先开口。  听到这话黄老也没有多说什么,不管如何这毕竟是秦豫的爷爷,而且有秦老爷子在,一会儿和秦豫交谈也方便一些。  十点钟秦豫准时到达了黄家,跟着过来的罗非鱼则带着鲜花和果篮,和之前龙虎豹直接围了黄家别墅的凶狠架势完全不同。  似乎并不意外看到秦老爷子在房间里,秦豫淡漠的喊了一声爷爷之后,随后正色的看向黄老爷子,开门见山的开口:“黄老你愿意出售风帆海运的股份了?”  “是,之前的事我知道是幽纹对不起你,秦总裁,我以比市价低百分之十的价格出售黄家持有的所有股份。”黄老爷子也是没有办法,谁知道知道风帆海运肯定会赚大钱,股票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但是黄幽纹得罪了秦豫,而且黄家也没有出色的继承人,这种情况之下,黄老爷子只能尽可能的低调,以保住黄家的基业为主,希望黄家的第四代可以有优秀的继承人,所以不管如何黄老爷子都不愿意和秦豫交恶。  只要不和秦豫成为死敌,黄家就算守成二十年也可以,而且黄家和秦家关系密切,日后再有秦家的帮衬,等到黄家第四代成长起来,那就是黄家再次腾飞的时候,当然黄老爷子也知道自己看不到那一天了。  “可以。”秦豫自然知道黄老爷子话里的深意,他针对的是黄幽纹,而且黄家也低头了,秦豫也不会赶尽杀绝。  听到秦豫的话,黄老爷子不由的松了一口气,随后抱歉的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秦老爷子,他清楚今天秦老爷子过来除了是探病之外,只怕也是冲着风帆海运的股份来的。  但是在见识了秦豫的杀伐果决之后,黄老爷子是真的不愿意得罪这尊杀神,好在秦老爷子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黄老爷子抢先就把股份卖给了秦豫。  罗非鱼现场就拟出了一份股份转让的合约,黄老爷子也让黄家几个主事人都进房间来了,对于出售风帆海运股份的事情,黄家的人虽然不愿意,但也都支持,毕竟比起和秦豫结仇,金钱上的亏损就算不上什么了。  等股份转让的事情结束后,秦豫带着罗非鱼离开了黄家,秦老爷子也跟着出来了,爷孙两人站在别墅外,秦豫神色一片冷漠,或许是秦老爷子开始维护秦天霖开始时,秦豫对秦家的关情,对秦老爷子的血缘之情都日渐淡薄了。  “小豫,差不多是午餐时间了,我们找个地方坐坐?”面对秦豫的冷脸,终究是秦老爷子率先低头。  “可以。”简短利落的回答显得格外冷血无情,秦豫径自上了自己的车子,秦老爷子的车子也紧随其后。  半个小时后,包厢里,秦豫和秦老爷子再次恢复了相顾无言的状态,如今的风帆海运黄家退出了,艾元鸿也退出了,只剩下秦豫这个大股东,还有秦家和柯家各占了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小豫,黄家愿意让出风帆海运的股份,以求和你修复关系。”等菜都上齐了,秦老爷子这才缓缓开口,目光复杂的看着冷面阎王的秦豫,“我也可以做主将风帆海运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无偿的转让给你,小豫,你终究是秦家的人。”  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秦豫嘲讽的看着要弥补自己的秦老爷子,出口的语调尖锐而刺耳,“风帆海运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能值多少钱?按照市价也不到十个亿,秦家值多少钱?上千亿都算少的,爷爷,你这样算是弥补还是打发叫花子?”  秦老爷子被秦豫堵的表情一僵,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他从没有想到秦豫有一天会变得如此冷血而尖锐,和自己这个爷爷说话,不像是家人而像是仇敌。  “我只是开玩笑的,爷爷你不用在意。”秦豫慵懒一笑的靠在椅子上,“秦家是爷爷你一手发展壮大的,你要给谁是你的权力,我无权干涉,既然爷爷愿意将风帆海运的股份还给我,我马上让非鱼去准备合约。”  “好。”秦老爷子点了点头,他已经被秦豫这阴晴不定的脾气给弄的无语了,比起秦家的庞大资产,风帆海运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的确不算什么,九牛一毛都比不上,可以秦老爷子不可能将秦家交给秦豫,这也算是他的一点心意。  看着桌子上七八个菜都是自己最喜欢吃的,秦豫沉默了片刻之后,忽然开口道:“爷爷,如果你把秦家交给我,我可以保证不会动秦天霖一家五口人。”  不管是秦翰兆这个父亲也好,还是姚青这个继母,包括秦天霖三个孩子,秦豫可以用人格保证他不会去动他们。  “这也是爷爷你期望的不是吗?”秦豫勾着薄唇笑了起来,只是配以他冷峻嘲讽的表情,这笑容怎么看怎么的诡异。  秦老爷子张了张嘴,在秦豫回到S省建立了龙虎豹保全之后,秦老爷子曾经好几次都和秦豫开口,只要他愿意放下不该有的仇恨,和秦家人和睦相处,他就可以放心的将秦家交给秦豫继承。  但是那个时候的秦豫却总是一脸冷漠的拒绝,似乎和秦翰兆这个父亲不死不休,秦老爷子被迫无奈,S省商界这些世家也了解这个情况,特别是那些老一辈还经常劝着秦老爷子想开一点。  可是秦老爷子真的没有想到秦豫的态度说变就变,以前他是那么高高在上,根本不屑秦家的财产,但是现在他却愿意放弃和秦天霖的仇恨,只要他可以接手秦家。  像是欣赏够了秦老子诡谲难看的表情,秦豫拿起筷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有些事他懒得去查,但是不代表他没有感觉。  饶是秦老爷子在商场打拼了一辈子,面对眼前的秦豫,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也拿起筷子,食不知味的吃了起来。  罗非鱼的动作很快,十多分钟之后就将风帆海运的转让合约弄好了,秦豫先签了字,然后将合约和笔递给了秦老爷子,幽深的凤眸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秦老爷子。  “是我对不起你。”秦老爷子叹息一声,拿起笔在合约上快速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份合约一生效,秦家就等于退出了风帆海运。  “谢谢爷爷。”秦豫等秦老爷子一放下笔,就直接起身,“爷爷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看着离开的秦豫和罗非鱼,秦老爷子脸色变得格外的难看,半个小时之后,秦天霖匆匆赶了过来,“爷爷,这些菜都凉了,我让人重新送几个菜上来,而且爷爷你这段时间肠胃不好,我让厨师做清淡一点。”  看着如此关心自己的秦天霖,秦老爷子的表情这才松缓下来,“快坐吧,你也忙了一个早上了,工作再忙也要注意身体,先喝一碗瓦罐汤。”  服务员很快将冷掉的菜撤了下去,很快就换上了一桌热气腾腾的菜肴,菜色都是秦老爷子喜欢的,以清淡为主。  秦老爷子不由笑了起来,被秦豫给顶撞的憋屈和郁闷都消失了,“这份合约你看看。”  秦天霖接过合约一看,眼睛不由瞪大了几分,秦老爷子今天去黄家探病还是秦天霖亲自送过去的,等老爷子进了秦家之后,秦天霖才去公司上班的。  秦天霖以为秦老爷子去黄家是为了买下风帆海运的股份,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份合约竟然是秦家将风帆海运的股份无偿转给了秦豫。  不过吃惊归吃惊,秦天霖放下合约,面色一派的平静,“爷爷,不管如何,大哥都是秦家的人,而且我既然是秦家的继承人,这点容人之量还是有的。”  可惜面对秦天霖此刻兄友弟恭的模样,秦老爷子脸上却没有露出半点笑容,眼神却显得愈加严肃,“天霖,你知道当初你黄爷爷为什么要让黄幽纹跟在小豫后面学习吗?”  “黄幽纹对外表现的是一副温柔宽和的模样,她如果只是黄家大小姐倒无所谓,可是她如果是黄家继承人,这份宽容温和就是致命伤……”秦天霖突然停下了话,他已经知道秦老爷子话里的深意了。  商场如战场,面对敌人,只有冷血无情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宽容和温和只会助涨敌人的嚣张气焰,等敌人强大之后,反而会害了自己。  “看来你也明白了,天霖,黄家为什么会选择退让?不是因为黄家势弱,而是因为小豫太强势太狠辣,所以黄家怕了。”秦老爷子欣慰的看着一点就通的秦天霖,“以前我以为有我这个爷爷在,至少可以牵制小豫,可是今天我才发现,天霖,连我都看不懂小豫。”  秦豫的阴晴不定、狠辣无情,已经让秦老爷子害怕了,如果秦豫真的清高真的冷傲,秦老爷子反而不担心什么,因为秦家这种世家根本不是龙虎豹可以撼动的。  但是如今,秦老爷子第一次感觉到了来自秦豫的威胁,秦老爷子甚至可以肯定自己前脚将秦家交给了秦豫,后脚他就会灭掉秦天霖几人,那什么保证也好承诺也罢,对秦豫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约束力。  “爷爷,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秦天霖点了点头,眼中迸发出一股野心和欲望,从此之后,自己再也不用隐藏了,自己可以对秦豫展开疯狂的攻击和报复了。  “不过目前为止你还需要韬光养晦。”秦老爷子不放心的又叮嘱了一句,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秦老爷子并不愿意和秦豫开战,不是因为惧怕龙虎豹,而是秦老爷子不愿意过早的暴露秦家的真正实力。  ------题外话------  老妈明天去医院住院了,等术前检查结束之后,就要做两个微创手术,这段时间颜要去陪床,努力保证更新,如果偶尔断更了,还请亲爱的们多多包涵,估计接下来半个多月就是医院家里两头跑了,大家也要保重身体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