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88章 霸气谭果

第188章 霸气谭果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10623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6
    吴泰鸣原本以为已经成功将新锐科技的人都赶走了,少了这个劲敌,这一次的会展,他们辉煌集团下属的研究所绝对能脱颖而出。  毕竟被选入进来的三家公司,另一家零点高科集团背后是国家注资的,虽然实力远强于他们的研究所,但毕竟是国营企业,零点高科合作的也都是国家的部门,商界那些公司,零点高科根本看不上眼。  所以只要这一次表现的好,对辉煌集团而言将会是一次质的腾飞,而研究所的总负责人吴泰鸣必定会跟着扬名立万,成为科技界的龙头老大。  “你说什么?新锐科技的人还没走,都在大门口杵着?”吴泰鸣干瘦的老脸一沉,随后嘲讽的笑了起来,他还以为方衍还是和当年一样坚韧不屈,谁知道他也没有了一身傲骨,现在竟然死皮赖脸的赖在大门口不走了。  “让人通知保卫科那边,你们几个跟我过去痛打落水狗!”吴泰鸣恶毒一笑,既然动手了,那就要一不做二不休,让方衍再没有翻身的可能性。  会展中心大门口,方衍脸色很沉重,看得出他内心的自责和内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和吴泰鸣之间的私人恩怨,也不会让整个新锐科技都被赶了出来,这一次的机会有多难得,方衍比谁都清楚,可最后却被自己搞砸了。  “方博士,你也别自责了,吴泰鸣那些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绝对不是因为私人恩怨对我们下手的,估计是怕被我们的无人机抢了名头,所以才故意将我们赶出来的。”  小刘一直是方衍的副手,他看起来身材魁梧健硕,其实粗中有细,私人恩怨最多就是导火索而已,整件事小刘看的很透彻。  旁边的人也跟着劝了起来,“是啊,反正我们已经通知公司了,想必这件事公司会解决的,那个毛主任算个屁啊,哼,还敢没收我们的通行证,将他们赶出来,肯定是收了吴泰鸣的好处。”  方衍带的这个小组都是开发研究无人机的,他们自然清楚方衍的老师,已经过世的宋老正是无人机领域的里的开拓者,当年宋老一共收了两个关门弟子,一个就是吴泰鸣,一个就是方衍。  后来吴泰鸣还娶了宋老的独生女宋涵,而方衍则因为一些事情锒铛入狱被关了一年,原本世人以为吴泰鸣会继承宋老的衣钵。  毕竟那个时候吴泰鸣春风得意,事业有成,进入了秦家辉煌集团下属的研究所工作,一进去就是副主任级别。  几年之后,就成了研究所的负责人,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吴泰鸣竟然会放弃了无人机的研究,转而做起了机器人的研究开发。  而这个时候早已经出狱的方衍却是处处碰壁,毕竟他坐过牢,虽然只有一年,可是那些搞科研开发的大公司,在收到方衍的档案之后就将人排除在外了,没有一家大公司的实验室、研究所会聘用一个坐过牢的人。  好在新锐科技是赵家旗下的一大产业,赵家本身就是半黑半白的,其他人忌惮方衍简历上的牢狱之灾,可是赵家不在意,方衍最后进入了新锐科技,因为拥有真才实学,很快他的无人机研究项目就被公司通过了。  一直到今天,方衍凭借着自己的才能成为了新锐科技的无人机组的总负责人,无人机的开发研究都归他管。  “你们还来做什么?”当看到吴泰鸣带着保卫科的人过来时,新锐科技的人眉头一皱,一个一个气愤填膺的瞪着吴泰鸣这个奸诈小人。  “哼,你们是不是怕比不过我们,竟然就耍阴招,呸,连输都输不起!”新锐科技的人心里头都憋着一把火,为了这一次的会展,他们忙碌了差不多半年时间了,谁知道就在要成功的时候被人赶出会展中心了,想想就气的够呛。  吴泰鸣倨傲的看着方衍的等人,这些蠢货,这个年头谁和你讲公平公正,谁能笑到最后才是最重要的。  吴泰鸣对着一旁的保卫科的科长使了个眼色,这才得意洋洋的开口:“之前混乱的时候我们还没有发现,可是刚刚我们才知道我们研究所的一个重要U盘不见了,里面记录了很多机密资料,我怀疑这个U盘被你们趁乱偷走了,王科长,这事要麻烦你了。”  “吴所长你太客气了,会展中心的安全就是由我们保卫科负责的,现在丢了这么重要的U盘,也是我们保卫科的工作做的不到位,我一定会找出这个小偷的,否则这些资料一旦泄露出去,尤其是国外敌对公司知道了,损失的可是我们华国的利益。”  王科长阴森森的开口,看起来是将所有的责任都担到了自己身上,可是任谁都知道他是将大帽子扣到了新锐科技身上。  “王科长。”就在这时,保卫科的一个保安快速的跑了过来,手里头拿着一份资料,“这是刚刚调出来的资料,这个方衍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年轻的时候占着是宋老的关门弟子,竟然在酒里下药,差一点强暴了一个女大学生,好在女大学生呼喊的及时,这才惊动了宾馆的服务员,方衍也因为强暴未遂被判入狱一年。”  拿着资料翻看了几眼之后,王科长阴阳怪气的冷笑起来,“看来方衍是屡教不改,刚刚在会展中心的卫生间里差一点害了林小姐,估计是施暴不成,所以心生怨恨,趁乱偷走了研究所的重要U盘。”  王科长这话已经是给方衍定罪了,此时看了一眼气愤到极点的众人,“谁是方衍那畜生,给老子站出来。”  “我就是。”推开挡在面前的小刘,方衍向前走了两步,“你控告我猥亵罪也好,偷窃罪也罢,除非你去公安机关报案,由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了,然后法院对我依法判决了,否则我就以诬陷诽谤中科院院士的罪名向公安机关报案,你就等候着法院的传票。”  王科长表情一变,没有想到方衍还挺难缠,但是在会展中心工作这么多年,王科长也不会被吓到,此时狰狞一笑,“你要告我就去告我,现在我要履行我的职责,你们几个过去,给我好好的搜身,一定要将丢失的U盘找到,谁敢反抗,不要留手!”  “你们保卫科没有权力对我们搜身!”方衍冷声拒绝,瞄了一眼表情歹毒的吴泰鸣,方衍可以肯定吴泰鸣肯定还有后手,一旦被他们栽赃成功,那就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哈哈,你们不是说自己被冤枉了,那为什么害怕被搜身?”吴泰鸣身边的狗腿子嘲讽的笑了起来,鄙视的看着方衍等人。  “就是,肯定是做贼心虚!否则都是大老爷们,被搜个身又算什么。”研究所的人一个一个争先恐后的骂起来,好似方衍他们就是小偷一样。  小刘等人被骂的狗血喷头,一个个气狠了,浑然没有察觉到吴泰鸣和王科长那奸猾算计的目光。  “行,搜身就搜身,等一会搜不到,我看你们还能说什么!”  “就是,老子身正不怕影子斜,你们来搜吧!”  方衍刚想要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几个保安已经快步的冲上前来,对着小刘他们开始搜身。  小刘等人都挺直了身板,反正他们没有偷东西,自然不怕搜身,而且他们小组里也没有女孩,所以搜就搜吧,也不会少了一块肉。  就在这时,一个保安眼睛贼溜溜的看了一眼四周,对着王科长点了点头,手腕一滑,一个黑色的U盘就这么滑到了旁边一个胖子的裤子口袋里。  而还在等着被搜身的胖子估计是腿上肉太多,完全没有感觉到裤子口袋里多了一个U盘。  “轮到你了。”保安向着胖子走了过来,表情很是诡异,“你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先掏出来,省的一会丢东西了说不清楚。”  “口袋里就手机还有钥匙……”胖子错愕一愣,快速的低头向着裤子口袋摸了一下,当看到掌心里的黑色U盘时,胖子傻眼了,慌乱的解释,“这不是我的U盘!”  “废话,这肯定不是你的U盘,这是你偷的!”保安厉声喝斥起来,听到这边的动静,其他人都回头看了过来。  王科长得意一笑,双手背着身后迈步走了过来,“这一下人赃并获了,我看你们还有什么可疑说的,把U盘拿过来,吴所长,这个是不是你们研究所丢的?”  吴泰鸣点了点头,“不错,就是这个U盘,幸好找到了,否则这些机密资料流传出去了,那将是无法估量的损失。”  “这不是我偷的,我也不知道这个U盘会在我裤子口袋里。”胖子慌乱的解释着,可是U盘是自己从口袋里摸出来的,说是别人陷害自己也没有证据啊。  “好了,U盘找到好了。”王科长恶毒的目光看向脸色阴沉的方衍,“方博士,我相信这只是这个小偷的个人行为,和新锐科技公司没有关系,方博士你们都可以走了,这个胖子我们要带回保卫科,至于怎么处理我也没有权利过问,要交给上面处置。”  偷窃重要机密资料,这件事可大可小,往大里说,甚至可以上升到窃取机密资料,卖给国外敌对公司,那就和叛国罪挂上钩了。  方衍知道吴泰鸣和王科长是故意的,而面红耳赤慌乱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胖子就是被自己连累的,方衍深呼吸着,神色一片冷静,“你们放了他,U盘是我偷的。”  “方博士?”胖子错愕一愣,随即知道方衍是为了救自己,胖子猛地直摇头,“不,这件事和方博士没关系,是我偷的。”  “好了,小袁,从现在开始你不许说话。”方衍严厉的目光看了过去,这才看向奸计得逞的吴泰鸣,“你要对付的人是我,放了无辜的人。”  “好,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方衍你承认自己偷了我们研究所的U盘,我们肯定不会冤枉无辜的人。”吴泰鸣笑的愈加得意而张狂,反正他要对付的人只有方衍而已,至于新锐科技的这些人,没有了方衍这个领头的,他们算个屁。  保安走上前来抓住了方衍的胳膊要将他押到保卫科看管起来,就在此时,一辆黑色汽车咻一下停到了会展中心的大门口。  谭果走下车来,看着聚拢在大门口的人,眉梢一挑,笑的愈加的诡谲而危险,扬声开口:“怎么?我们新锐科技的员工是触犯了哪条法律,你们保卫科竟然敢抓人?”  “谭小姐。”看到谭果过来了,新锐科技的员工像是看到了主心骨,一个一个快速的迎了过去,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胖子更是满脸的自责和愧疚,“谭小姐,这个U盘真的不是我偷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在我口袋里,方博士是为了救我才承认是他偷的。”  了解了事情经过,谭果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为首的吴泰鸣和王科长,“是什么U盘?”  “方衍已经承认是他偷的。”王科长率先开口,他并不认识谭果,不过看新锐科技的这些员工的模样,已经大致猜出谭果的身份了。  “是吗?如果是方博士偷的,那U盘上应该有方博士的指纹。”谭果笑着开口,看着脸色一变的王科长,“我知道这件事不能报警闹大,省的丢了我们华国的脸面,所以我们可以让市局刑侦大队的佘政队长过来,至少可以检测一下U盘上的指纹,方博士,你摸过U盘吗?”  “没有。”方衍摇摇头,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碰这个U盘。  吴泰鸣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而且看谭果这淡定从容的模样,吴泰鸣阴沉着表情,对着王科长使了个眼色。  王科长会意的点了点头,冷声向着谭果开口道:“如果不是方衍偷的,那肯定是这个胖子偷的,U盘就是从他口袋里找出来的,大家可都看见了。”  胖子低着头,这的确是事实,而且他摸过U盘了,所以验指纹是没用的,早知道他当时就不该将口袋里的U盘掏出来,这样上面肯定没自己的指纹,只是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  “行,那你们放了方博士,将袁小胖抓起来吧。”谭果笑着点了点头,一副配合保卫科工作的积极态度,“先抓起来放在保卫科看着,等这一次的研讨会结束之后再送到公安机关,该怎么调查就怎么调查,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说完之后,谭果笑着拍了拍袁小胖的肩膀,“放心吧,你不管如何都是新锐科技的员工,我给你一年一百万,你被关押几年,出狱之后公司就补偿你几百万,而且出来之后你还可以来公司上班。”  袁小胖错愕的看着财大气粗的谭果,被人冤枉成了小偷,还要面临牢狱之灾,谁都不愿意,但是谭果开出来的补偿条件真的太诱惑了,一年一百万那,他要是被关个十年,那出来就是千万富豪了?  在场其他人也都傻眼了,谁也没有想到谭果会这样处理问题,她不和保卫科正面冲突,反正就一个袁小胖被抓了,只要方衍不出事就行了。  吴泰鸣铁青着脸,原本以为今天可以将方衍给弄垮,哪里想到新锐科技这么财大气粗,一年一百万,还真是有钱,他抓个死胖子有屁用。  “好了,U盘的事情放一边,我们说说新锐科技被赶出会展中心的事情。”谭果一扫刚刚好说话的模样,表情突然显得严厉起来。  此时谭果圆润的黑眸里迸发出冷冽的寒光,厉声质问:“是谁给保卫科权力将我们新锐科技从会展中心赶出来的?你知道我们的申请资质是谁审批的吗?”  谭果冰冷的目光嗜血的盯着脸色大变的王科长,从背包里拿出一份文件直接砸到了王科长的脸上,冷笑着继续道:“S省军区韦少将的批复文件,你算个什么东西,会展中心保卫科的人,也敢将我们赶走!行,你够种,我倒要问问谁给你的权力!”  “你……”王科长被砸的表情一变,快速的捡起地上的文件一看,当看到那大红公章还有那签名,王科长脸上血色尽褪,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不敢相信的低喃,“这怎么可能?不可能……”  “哼!”谭果居高临下的看着悔不当初的王科长,“我们的无人机是和军方合作的秘密项目。”  吴泰鸣也被谭果的气势给震慑住了,方衍难道攀上高枝了?他以前会放弃无人机的研究,就是因为没有什么出路,无人机的销路并不好。  虽然也有商业用途,用于影视拍摄,可是因为无人机空中悬停一直存在轻微晃动的问题,导致拍摄的画面效果并不好,所以这一块的商业用途也被局限住了。  至于无人机在军事方面的用途,吴泰鸣从没有想过,毕竟军方的无人机属于一级机密,不可能和商界的公司合作,军方有专门的研究所和实验室,而且资金雄厚、人才众多,所以商界的公司集团也不可能分到一杯羹。  吴泰鸣没有想到新锐科技竟然和军方在合作开发无人机项目,这样一来,如果他们将新锐科技赶出会展中心了,只要消息一传到上面去,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方博士,你们先都留在这里,我已经通知韦少将了,我怀疑这不是简单的冲突,而是有人企图破坏我们新锐科技公司和军方的无人机合作,幕后人甚至已经被国外敌对势力收买了,所以一会韦少将会派专门的调查小组来调查这件事。”  谭果说完之后,挑衅的看了一眼脸色大变的吴泰鸣,他不是想要闹嘛,行那,自己就将事情闹的大大的,她倒要看看吴泰鸣有几个胆子!  之前吴泰鸣的人和保卫科的人有多么嚣张跋扈,此刻他们就有多么的狼狈惶恐,一个一个如丧考妣一般。  吴泰鸣陷害方衍不过是临时决定的,根本经不住推敲调查,而且那些人为了推卸责任,肯定会将主谋吴泰鸣招供出来。  新锐科技的员工此刻总算是扬眉吐气了,让他们栽赃陷害,现在受到教训了吧,活该!  就在此时,五六俩黑色汽车刷刷的停在了会展中心的大门口,一个一个黑色劲装的大汉快速的下车,他们肃杀着表情,眼神凶狠的透露出杀气。  “夫人,是谁欺负你了?”带队的大汉对着谭果恭敬的开口,尔后,那锐利如刀的目光快速的扫过全场,凶悍的表情如同要将吴泰鸣等人给撕碎了一般。  “在南川还敢欺负到我们龙虎豹头上,真是活腻味了!”另一个大汉阴森森的笑着,那碗口大的铁拳掰的啪啪响,“是谁站出来!老子今天就活撕了他!”  此时吴泰鸣还有保卫科的这些人才明白过来,他们这一次是真的踢到铁板了,新锐科技里面的确是一群只会搞研究的高级知识分子,可是他们背后是龙虎豹保全!  “将这些人都带到会场里,然后将秦家研究所的其他人也控制起来,这件事等韦少将派人来调查再说。”谭果笑着开口,看向方衍等人,“你们也跟着我进去吧。”  会展中心里,吴泰鸣等人如同丧家犬一般的坐在一起,之前诬陷方衍在卫生间里猥亵自己的女研究生更是煞白着脸,她没有想到新锐科技背后的靠山这么强大,看起来比起秦家还要强三分。  会展中心这边出了问题,章成康立刻就收到消息了,原本他是懒得管的,可是当听到谭果的名字之后,章成康笑着站起身来,“行了,这事我知道了,我过去处理一下。”  吴泰鸣知道事情无法收场后,立刻通知了秦天霖,用了十分钟的时间,秦天霖就从公司赶到了会展中心。  下了车的秦天霖脸色阴沉的骇人,虽然吴泰鸣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新锐科技身上,但是秦天霖也不傻,这不刚到门口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章成康,“章少。”  “天霖,你也来了。”章成康笑着拍了拍秦天霖的肩膀,“刚刚我已经了解了一下,好像研究所的吴所长和新锐科技无人机小组的方博士有旧仇。”  焦急等待的吴泰鸣看到秦天霖过来时,眼睛一亮,一旁脸色煞白的王科长更想要迎接过去,他可是直到这个章少是帝京来的,而且也是这一次研讨会的负责人之一,章少既然和秦经理一起来的,那自己就不用怕了,反正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  “你们干什么?还不快让开,这里是会展中心,可不是你们放肆的地方!”王科长伸长脖子斥了起来,可惜龙虎豹的大汉只执行谭果的命令,将王科长和其他保安都围在圈子里,不准他们离开一步。  “谭果,你也未免太嚣张了?”秦天霖冷冷的开口,既然爷爷说了和秦豫之间不必要客气什么,秦天霖自然不用给谭果面子。  尤其她让保镖将研究所的人都围起来了,这分明是不给秦家的面子,而且自己来了,这些保镖还如此霸道,真是无法无天!  “谭小姐,有什么事交给我处理即可。”章成康优雅一笑,向着谭果伸出手,“正式介绍一下,敝姓章,帝京章家的章,也是这一次研讨会的负责人。”  看着笑的诡异的章成康,谭果明显能感觉出他眼神中的诡异之色,看了一眼他伸出来的手,谭果却懒得握手,“原来章少是负责人,那就更好了,会展中心保卫科的人栽赃陷害我手底下的员工,说他猥亵这个女人。”  谭果挑剔的目光看着一脸委屈的女研究生,不屑的开口:“就这种货色,以方博士在我们新锐科技的地位和股份,还用得着猥亵她?我们新锐科技多的是漂亮的女白领,关键对方还干净,也不是那些不要脸的地下情妇!”  “你这个贱人骂谁呢?”女研究生猛地抬起头,愤怒的盯着谭果,她虽然当了吴泰鸣的地下情人,可是平日里却装的很是清高,现在被谭果当众扒了皮,女研究生气的浑身直发抖,张嘴就要开骂。  不需要谭果开口,一旁龙虎豹的保镖脚步一个上前,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打在女研究生的脸上,力度之大,直接将她满是怒火的脸给打偏了。  “敢对我们夫人不敬!”保镖冷冷的目光如同看死人一般看着女研究生,确定她不敢再满嘴脏话了,这才退到了谭果身边。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龙虎豹的保镖这么猖狂,章少和秦天霖都在这里站着,他还敢动手,那一巴掌打的可真响,女研究生的脸此刻已经红肿起来。  谭果嘲笑的看向一旁的脸色难看的秦天霖,“怎么?秦经理想要给你的手下撑腰?说实话以前我对秦家的研究所还有几分好奇,可惜今天一看,啧啧,不过是男盗女娼而已,哦,不,还会栽赃陷害。”  秦天霖气的浑身直发抖,到了他这种层面上,吴泰鸣的那些算计实在上不了台面,如果成功也就罢了,偏偏还失败了,这根本就像是跳梁小丑一般,丢的是秦天霖和秦家的脸面。  “我的人不需要谭小姐你越俎代庖!”冰冷的开口,秦天霖压下火气,“如果我没有记错,方衍早年就因为强暴未遂被抓入狱,判了一年,今天他再犯罪也不奇怪,看来新锐科技也是藏污纳垢的贼窝。”  “得,我不和你打嘴仗,忒没意思。”谭果嫌恶的摆摆手,似乎懒得再浪费口水,“今天这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秦天霖一口气差一点没有吸上来,谭果这是什么意思?还给她一个交代?难道她以为秦家还怕了秦豫不成!  无视着气炸了的秦天霖,谭果看向一旁一直但笑不语,目光诡谲的章成康,“既然章少是科研会的负责人,那就当个鉴证,这个女人诬陷方博士,还煽动这些人殴打方博士。”  谭果凝眉思索着,然后继续开口道:“这样吧,我也不刁难人,这个女人必须退出这一次的科研会,我可不想这种女人出来丢人现眼,到时候为了出国,说不定又会故技重施的诬陷外国友人,那丢的可是我们华国的脸面。”  “当然了,至于方博士这边,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我也不多要,一百万吧,秦经理该不会连一百万都拿不出来吧?”谭果毫不客气的反问着秦天霖,似乎你要是不拿一百万出来,那就是忒小气了。  谭小姐威武!新锐科技这边的员工一个一个无比敬佩的看着狮子大开口的谭果,知道谭小姐很厉害,可是没有想到谭小姐会这么厉害,一张嘴就要一百万,好强那!  “还有这些人竟然污蔑我们新锐科技的员工偷窃什么U盘?”谭果嘲讽的勾着嘴角,脚步突然上前,一旁秦天霖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反应过来之后,脸色异常的难看,他竟然被谭果吓到。  谭果也没有想到秦天霖反应这么大,无语的摸了摸鼻子,“秦经理,大家都是文明人,我也不会动手,你不用反应这么大。”  秦天霖绷着脸,实在懒得和谭果啰嗦,反正是多说多错。  “秦经理。”谭果也不在意,笑着指了指秦天霖的西装口袋,“这个U盘貌似在秦经理你的口袋里吧?”  秦天霖一愣,手往上衣口袋里一摸,竟然真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黑色U盘。  谁也没有想到会看到这一幕,秦天霖眼神阴沉的骇人,今天是一个U盘,那明天甚至可能就一把刀,一颗子弹了!谭果的身手诡异的骇人。  从头到尾都在旁观的章成康也是一怔,他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谭果身上,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谭果是什么时候动的手脚,而且还是将U盘放到了秦天霖的西装口袋里。  “所以以后这种下三滥的栽赃陷害还是别弄了,秦家也是S省响当当的百年世家,做这种事太掉价。”谭果笑着说了一句,此刻表情显得极其无辜。  “如果秦经理你们的研究所实在怕了我们新锐科技,怕被我们抢了风头,大可以明说,大家都是华国人,这种国际性的会展,我们新锐科技会顾全大局的,一定不会将你们比成渣的。”  秦天霖差一点被谭果的冷嘲热讽给气的失去了理智,若不是强大的自制力,此刻他真的忍不住想要将谭果暴揍一顿。  谭果一扫刚刚的牙尖嘴利,此刻却带着黑道头头的嚣张和跋扈,“好吧,科研会后天就开始了,章少,一句话,秦家赔偿我们一百万,我们既往不咎,否则今天这个梁子就结大了!”  “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办?”被秦豫压了一头也就罢了,如果今天被谭果这个女人也压了一头,传出去,秦天霖的脸面还要不要了,以后他还怎么在商界立足。  “抱歉,谭小姐,虽然我很想帮你,可是这件事你们双方各执一词,除非调查之后才能有结论,可是谭小姐你也知道时间紧迫,后天就是科研会了,所以大家各退一步如何,有什么事等到科研会结束之后再说。”  章成康笑着打着圆场,看起来是不偏不倚的,但是在场没有哪个是傻子,等七天的科研会结束了,还能查出个屁啊,这件事就会不了了之。  秦天霖倒是松了一口气,他知道章成康对谭果有意思,也担心章成康为了讨谭果的欢心而偏向她,好在章成康没有被美色冲昏头脑。  似乎料准了章成康会打圆场,谭果不在意的一笑,声音陡然冰冷到了极点,“那就不死不休,看看谁最后服软。”  “对,谁最后服软了,谁他妈的就是孙子!”一旁龙虎豹的保镖哈哈大笑起来,敢和他们夫人硬碰硬,秦天霖也太自以为是了。  说实话,今天吴泰鸣和方衍之间的冲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为了大局考虑,章成康的处理方式绝对是最好最科学的,毕竟科研会就要开始了,这事闹大了,丢的是华国的脸。  偏偏谭果如此不识抬举,非要将事情闹大,要知道真的论起来,局面对谭果这边并不好,毕竟方衍坐过牢,还是强暴未遂的罪名,现在有了女研究生的指控,对方衍是非常不利的。  可是谭果偏偏认死理,此刻她带着新锐科技的员工还有龙虎豹的保镖都在会议室里坐着,这已经是第三个领导来做谭果的思想工作了,偏偏谭果谁的面子都不给,而且条件还变了,除了一百万的赔偿之外,还要让吴泰鸣公开给方衍道歉。  另一边的办公室里,秦天霖皱着眉头,越想越是恼火,虽然大家都认为谭果无理取闹,可是这件事的根源还是在吴泰鸣这里,秦天霖留给众人的印象也变坏了,能任用吴泰鸣这样的人当研究所的所长,他这个秦经理眼睛也是瞎的,没能力不要紧,至少要有人品那!  听到开门声,秦天霖连忙抬头看了过去,收敛了眼中的阴霾,“章少,这事难道就这样僵持着?”  章成康闻言不由笑了起来,“你以为谭果在S省真能一手遮天?这一次科研会有多重要你是明白的,谭果这样的任性,最终结果之后一个,被赶出科研会。”  果真,一个小时之后,经过科研会领导组的会议,直接撤销了新锐科技的参展资格,谭果听到这个结果后,也不在意,干净利落的带着所有人离开了会展中心。  此时,大门口,秦天霖面带着胜利的笑容,看着打算上车的谭果,不由走了过去,“谭果,多行不义必自毙,今天自食恶果了吧?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希望你记住这句话的意思。”  看着得意张狂的秦天霖,谭果并没有丝毫的恼怒,笑着回了一句,“事情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秦经理,好自为之。”  说完之后,谭果直接上了车,新锐科技和龙虎豹的车队齐刷刷的离开了,站在原地的秦天霖眉头皱了一下,谭果太过于冷静,这让秦天霖有种不祥的感觉。  不过不管如何,今天这一场是秦家胜利了,秦天霖将不安的感觉甩出脑海,赶紧去安排今晚上的饭局。  晚上六点,南川隐秘的一间会所包厢里,秦天霖做东,章成康出面,科研会的大小领导都给章成康的面子出席了晚上的聚餐,众人不由自主的说到了谭果。  “有些人那,有了钱就张狂了,总以为老天第一,他第二,一个女人也敢这么嚣张。”喝的微醺的男人忍不住的开口,“她一个女人还敢和我们横,呸。”  “哈哈,估计是被那个秦豫给宠坏了,你看看出入那么多保镖跟着,真以为自己是国家总统呢!”嘲讽的笑声跟着响了起来。  众人对望一眼都哈哈大笑起来,只感觉谭果太不识抬举了,简直是给脸不要脸,真以为地球是围着她转的。  章成康只喝了一点酒,以他帝京章家的身份,在座的这些人有些虽然是他的领导,可是却不敢得罪章成康。  就在这时,章成康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他的秘书打过来的,“章少,我刚刚收到一个消息……”  “什么?”章成康猛地站起身来,太过于震惊之下,表情都有些的错愕,“你说会展中心大厦的产权人是谁?”  “章少,我已经核实过了,产权人就是谭果,她已经拒绝出借会展中心了,所以后天的科研会麻烦了。”秘书那边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他刚收到消息就连忙去核查了,只感觉这事是天方夜谭,可是核对的结果证明了之前的消息是真的。  “我知道了。”章成康阴沉着脸坐了下来,挂断手机后,对上众人诧异的目光,章成康诡谲一笑,“刚刚我收到消息,会展大厦的产权人拒绝出借会展大厦,所以科研会除非是换地方举行。”  “那怎么行?”有人第一个反对,眉头直皱的开口:“这简直是乱弹琴!后天就是科研会了,所有的邀请函已经发出去了,再说临时变换场所,安保措施怎么办?而且外国友人会怎么看待我们华国。”  “是啊,布置会场也来不及啊,明天国外那些公司和研究所也要进入会场布置展台了,我们临时更换地方是绝对不可行的。”  面对众人的七嘴八舌的议论声,章成康无奈一笑,“可是这个会展大厦的产权人是谭果,她不乐意出借地方了。”  所有人都停了嘴,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谭果能这么有钱?这个会展大厦可不是普通地方,一些大型的会议和展览都在这里举行,所有人都以为这个会展大厦是国有产权,怎么成了私人的?  一旁秦天霖也跟着开口道:“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个会展大厦是八年前新建的,谭果那时候还没有成年,她有这么大的资金建立这所大厦?”  以南川市动辄三五万一平米的房价,这幢闹市区高达八十八层的大厦,就产值就不可估量,说这地方是属于谭果的,秦天霖怎么都不相信。  “可事实就是如此,大家不相信马上就可以去查。”章成康目光诡谲的开口,他没有想到谭果身上的秘密还挺多,“目前我们最需要解决的是如何让谭果答应继续租借大厦,否则科研会搞砸了,大家都难辞其咎。”  ------题外话------  亲爱的们,月票都飞过来吧,O(∩_∩)O哈哈~大家端午节快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