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92章 二哥出手

第192章 二哥出手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38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7
    从龙虎豹保全离开后,谭果以最快的车速将车子飚回到古民居,然后一咕噜钻到了床上,闭着眼想要睡,可是即使一整夜都没有合眼,此刻却依旧一点睡意都没有,眼睛干涩的痛着,脑子里不时闪过和秦豫相处时的画面。  “秦豫这个混蛋!”嘶哑着声音骂了一句,谭果哽咽的颤抖着身体,将属于秦豫的枕头死死的抱在怀里,似乎这样就能压抑住胸口处钝钝的痛。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窗户外的阳光渐渐的隐去,谭果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再次睁开眼,卧房里已经是一片的黑暗。  似乎感觉到了主人不对劲的情绪,趴在地板上的藏藏立刻坐起身,对着床上已经醒过来的谭果呜呜的叫唤着。  “没事,我没事,不就是分个手而已,算个屁啊。”谭果咧嘴笑着,面色却是一片苍白。  谭果滑下床抱着藏藏硕大的脑袋,用力的揉了揉,似乎有藏藏陪着,才能克制住心头那无限蔓延的痛苦和荒凉。  藏藏被谭果搂的太紧,难受的呜了两声,大脑袋拱了拱谭果的身体,圆溜溜的黑眼睛里写满了疑惑和不安。  “是不是饿了?”谭果站起身来,打开卧室的灯,这才发现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从早上到现在一口饭也没吃,谭果却依旧感觉不到任何饥饿的感觉,“走吧,藏藏,带你去厨房找吃的。”  回到南川之后,谭果基本都是住秦豫那边,所以这边也就藏藏在,比不过冰箱里倒是塞满了食物,保管不会饿到藏藏。  看着自己饭盆里的排骨,阵阵的香味席卷而来,藏藏低下头刚打算啃一口,却好像察觉到不对劲一般,疑惑的抬头看着坐在椅子上发愣的谭果,主人竟然不和自己枪吃的?  在藏藏有限的记忆里,谭果是他的主人,但同样也是藏藏最大的竞争对手,有肉吃的时候抢肉,没肉抢水果,最后连各种零食,只要是能吃的,这一人一狗都能抢。  偏偏谭果仗着天生神力,每一次都死死的压住了藏藏,等自己吃饱了,这才让藏藏吃,说起过去的血泪史,藏藏感觉自己能长成这魁梧健硕的身材,一定是自己拥有全宇宙最强大的基因,否则在主人的压迫下,自己早就瘦成一道闪电了。  呜呜?疑惑的对着谭果叫唤了两声,藏藏抬起爪子推了推满是排骨的饭盆子,主人难道一点不饿吗?  “快吃吧,省的你整天说我虐待你。”谭果笑着揉了揉藏藏的脑袋,可是笑着笑着,却感觉脸皮无比的僵硬,叹息一声,谭果收回手,静静的看着空荡荡的房子,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此刻,谭果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孤单。  在以前,她可以一个人宅在公寓里十天半个月不出门,无聊的时候就和藏藏抢吃的,那个时候谭果感觉一辈子这样挺好,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秦豫出现之后,谭果第一次感觉到了被约束的滋味,得按时起来吃饭,隔几天就得早起跑步,吃晚饭不准坐着更不准躺着,得去院子里散步,晚上十二点之前必须得睡。  最开始的时候谭果的确很不习惯,她懒散惯了,偶尔因为特调局的工作而忙碌,那也只是暂时的,让谭果短时间之内自律严谨可以,但是如果变成长时间的规律性的,谭果绝对不乐意。  可是偏偏秦豫给予的是甜蜜的负担,谭果被哄着、惯着,渐渐也就习惯了,直到此刻,秦豫骤然抽身离开,只余下谭果一个人时,她才发现原来依赖一个人太久就成了习惯,如同空气一般,平时察觉不到,可窒息的时候才会感觉到空气是那么的重要。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谭果猛地拉回思虑,一瞬间,眼睛里迸发出莫名的狂喜,可是当听到罗非鱼的声音时,那股子喜悦瞬间就湮灭了。  “谭果?”大门外,罗非鱼又喊了一声,一想到秦豫和谭果之间的分手,罗非鱼就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是个人都知道先生有多么在乎谭果,结果就因为这么一件小事要分手!还是那么斩钉截铁的分手,罗非鱼都不知道秦豫是怎么想的。  虽然谭果暂时不是将先生排在第一位,可是以谭果那性子,罗非鱼相信假以时日,她肯定改变的。  更何况罗非鱼也知道谭家在帝京的位置,谭果是谭家人,身上流淌着谭家的血,大是大非面前,谭果不可能置之不理。  先生真的没有必要因为这个来生气,这就和很多家庭主妇会抱怨自己丈夫工作太忙,会议太多,经常出差一样,这都是没办法的事。  如果男人找一份普通的工作,那肯定可以朝九晚五的下班,可以帮忙做家务,可以陪孩子,但是同样的,工资肯定就少了,得到什么,注定了会牺牲什么,谭果和先生不一样,她是在谭家被娇宠着长大的,说是小公主都不为过。  先生看重谭果的不就是她身上那种纯粹的特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可这份云淡风轻正是因为有谭家这样的底蕴才能培养出来,结果先生现在纠结谭果以谭家为重,还闹得要分手,罗非鱼想想都感觉无语。  咔嚓一声,开门声响起,罗非鱼立刻收回思绪,跟在谭果身边的藏藏对着罗非鱼低低的呜了两声,虽然没有攻击,但是明显能感觉到藏藏身上的敌意。  “有事?”谭果平静的开口,虽然声音有轻微的干哑,但是明显感觉感觉出谭果的情绪很平静。  “没事,我就过来看看。”罗非鱼看着谭果和藏藏,一瞬间,他似乎回到当初在巷子里和谭果第一次碰面时的情景,她也是这样平淡的声音,一旁藏藏同样带着敌意。  察觉到罗非鱼的尴尬,谭果不由笑了起来,“你该不会以为秦豫说分手了,我就在家里一哭二闹三上吊?行了,回去吧,我没事,秦豫脑子抽了,我不会计较的。”  “哦,好的。”罗非鱼干巴巴的回了一句,谭果看起来的确像是没事,这让罗非鱼心里头七上八下的,谭果到底是在意先生的分手还是一点不在意?  再次关上门,原本的平静从脸上褪去,谭果拍了拍藏藏的头,“快去吃你的晚饭吧,这热死人的天气,一会不吃估计就得馊了。”  藏藏回头瞅着谭果,好像真没什么问题,又屁颠屁颠的跑回厨房吃了起来。  从古民居回来,看着院子里张着头的顾大佑,罗非鱼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傻大个,你看什么?难道以为我能将谭果带回来?”  “谭果没事吧?”顾大佑担心的开口,黝黑朴实的脸上写满了担心和不安。  “进去再说。”罗非鱼看了一眼亮着灯的客厅,带着顾大佑进了门,故意提高了嗓音开口:“我刚去了,谭果看起来是没什么事,可是她表情太正常了,我反而觉得不安。”  顾大佑一愣,刚听到谭果没事,他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了,结果听罗非鱼这么一说,顾大佑又不安了,“为什么?”  “你傻啊,谭果那性子,你能看到她大悲或者大喜、大怒吗?”罗非鱼无语的瞪了一眼顾大佑,不得不解释道:“谭果把什么都压心里头,说不定时间就一长就能憋出病来。”  所以分手之后,真的大哭大闹了,那估计真没什么事,这种看起来很正常,其实才危险。  罗非鱼径自的向着厨房走了过去,“唉,大佑,这厨房是你弄的?这都成战场了!”  “我没进厨房。”顾大佑忙不迭的回了一句,他的厨艺也就比谭果好一点,煮个面条什么的还行,但是做菜什么就甭指望了,至多加水加盐加油,然后把菜炖熟了,至于口味,好在顾大佑也不挑嘴。  看着书房方向罗非鱼继续吊着嗓子开口:“能把厨房弄成这样,肯定不是先生,难道是谭果?对了,中午我是看见谭果提着两食盒。”  “谭果给先生做饭了?”顾大佑目瞪口呆的看着快堆满的垃圾桶,果真都是烧的半生不熟或者焦黑的菜,而冰箱里已经空了,谭果做一顿饭,基本上将一个星期的食材都给用光了。  “呦,这纸巾上还有血,看来谭果是切到手了。”唯恐书房里的秦豫听不见一般,罗非鱼越说越来劲,“大佑,把药箱送回客厅抽屉里去,明天再买点创口贴回来,谭果做一次饭估计十个手指头都给切一遍了。”  书房的门并没有关上,再加上罗非鱼的大嗓门,该听见的不该听见的,秦豫此刻都听到了,峻冷的脸上覆盖着一层寒霜,从下班回来之后,秦豫直接进了书房,晚上都没有吃饭,也没有进厨房,自然不知道谭果今天竟然做菜了。  就谭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厨艺,炒个蛋炒饭都差一点弄成了火灾现场,原本该金黄色的蛋炒饭变得乌黑不说,还泛着一股子怪味,蛋壳还在里面。  秦豫有时候是真的奇怪,谭果看起来也不笨呢,按照做菜的步骤来,她怎么就能弄得手忙脚乱,到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陷入回忆时,秦豫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无奈的浅笑,可是陡然从回忆里醒过神,秦豫这才想起自己和谭果已经分开了,一瞬间,峻朗的表情转为了阴郁。  “先生,你真的不过去看看?”就在此时,书房的门被推开,罗非鱼硬着头皮问了一句,“谭果从昨天下午到现在都没有吃。”  “出去!”声音阴冷的骇人,秦豫低头翻开面前的文件,可是思绪却不由自主的回到了谭果身上。  谭果的懒秦豫是知道的,没有的吃,她宁愿饿着,要不就喝点水,然后爬到床上躺着,套用谭果的话睡着了就感觉不到饿了。  余光扫过书房墙壁上的钟,这会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谭果已经是四餐没有吃了……秦豫脸色阴郁的骇人,握着文件的手猛地攥成了拳头,烦躁之下,秦豫刷的一下站起身来。  书房外,罗非鱼翻了个白眼,然后径自的走了出去,打了电话到公司的保安处,“将中午的公司的监控录像调出来,发给我。”  五分钟之后,将剪辑好的录像打击了发送,罗非鱼后怕的瞅了一眼书房,这纯粹的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书房里,秦豫终究按捺住去看谭果的渴望,可是说是看文件,其实从中午谭果离开之后,秦豫愣是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此刻听到叮的一声,秦豫打开罗非鱼传过来的文件,当看到监控视频里的谭果时,秦豫啪的一下将笔记本给合上了。  书房里,秦豫如同暴躁的野兽,在办公桌前来回踱步着,最终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笔记本,犹豫了片刻之后,秦豫终究还是再次的打开了笔记本里的监控视频。  画面是从谭果出电梯的开始的,她左右手各拎着一个食盒,黑润清澈的大眼睛眨巴着,流露出期待的光芒,秦豫目光从谭果染笑的脸上转移到了她拎着食盒的手上。  虽然没有罗非鱼说的那么夸张,可是谭果左手三根手指头贴着创口贴,因为是高清的画面,罗非鱼还故意将画面放大了,除了手指上的伤口外,谭果雪白的胳膊上有着四五个清晰可见的大水泡。  她皮肤原本就白,水嫩嫩的,有时候秦豫不经意掐到了或者碰到了,第二天谭果身上肯定有一块青紫的痕迹。  而此时,她两边胳膊上那被热油烫烫出来的水泡在雪白的肌肤上被衬的格外的明显,最严重的一个水泡已经破皮了,估计是忙着给秦豫送饭,所以谭果都没有拿烫伤膏处理一下伤口。  秦豫的办公室里并没有探头,所以画面跳转到了谭果从办公室里出来时的画面,当谭果眼角滚落的泪水时,这一瞬间,秦豫心疼的无以复加,那一滴泪似乎就这样烫到了他的心里。  谭果面无表情的板着脸,嘴唇哆嗦着,双手快速的拎过之前放在办公桌上的两个食盒,转身向着电梯方向走了过去。  最终的画面是定格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间,谭果空洞的目光里盛满了无法言说的痛苦。  深呼吸着,秦豫压抑着内心深处翻腾的情绪,最终,秦豫伸出手,隔着屏幕,拇指轻微的落在谭果的脸颊上,似乎想要替她抹去眼角的泪滴。  一夜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罗非鱼和顾大佑没有想到秦豫真的这么固执,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竟然没有去看谭果,不过秦豫在书房里待了一夜,罗非鱼知道他终究还是在乎谭果的。  一堵围墙之隔的古民居,谭果不知道半夜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时,窗户外的阳光已经明亮的刺眼。  藏藏趴在地板上,听到谭果翻身起床的声音,藏藏慢慢的站了起来,抖了抖浑身黝黑的皮毛,黑幽幽的大眼睛眨巴的盯着谭果。  “才七点钟,这太阳光就这么刺眼。”谭果嘀咕一声,又倒回了床上,双手盖在眼睛上,秦豫果真是铁了心要分手了。  谭果勾着嘴角自嘲的笑了起来,按照谭果以前的性子,秦豫既然说了分手,谭果绝对是铁了心的分,即使她依旧舍不得。  可是此刻,闭着眼的谭果想到和秦豫相处的一幕幕,她知道自己舍不得,好吧,之前都是秦豫在努力,这一次换自己主动了!  蒸腾的战意代替了之前面如死灰的表情,谭果做了个鼓劲的手势,然后一个翻身继续睡,她偏要看看秦豫舍不得饿死自己!  从前天下午到第三天早上,谭果除了喝了点水之外,基本是什么都没有吃,此时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  谭果揉了揉肚子,开始一只羊两只羊的数了起来,等睡着了就感觉不到饿了……  看着又睡觉的谭果,一旁藏藏在原地转了两圈也趴在地板上继续睡,这样的主人才正常。  早上八点半,罗非鱼站在车门前,看着古民居和顾大佑故意的开口:“谭果该不会饿傻了吧?这都一天一夜没出门了。”  “之前冰箱里准备了很多吃的。”顾大佑接了一句,谭果后来一直住在秦豫这边,但是她的古民居里还有藏藏在,为了确保藏藏的饮食,冰箱里塞满了肉,不过因为天气热,估计也就够吃三天的。  “你傻啊,我告诉你这大夏天的,谭果是宁愿饿着也不会去做饭吃,如果有水果还好一点,都是给藏藏吃的排骨和肉块,谭果绝对不会吃。”罗非鱼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不会说话的顾大佑,这个时候肯定要将谭果说的越悲惨越好,最好120的急救车都过来,他倒要看看先生心疼还是不心疼。  秦豫绷着俊脸拉开车门直接坐了进去,似乎根本不在意罗非鱼刚刚的谈话。  先生真这么狠心?罗非鱼傻眼了,谭果都快饿两天了,这种天气,饿两天,人绝对会虚脱掉,先生真的不管谭果的死活了?  “你如果不去上班就让开!”冰冷的声音从后座传了出来,秦豫冷眼看着站在车子旁当木头人的罗非鱼,“大佑,开车。”  罗非鱼连忙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好吧,先生是铁了心的要和谭果分手了,事情绝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也对,如果先生不是下定决心了,他也不会提出分手,想想罗非鱼就感觉头痛。  不过秦豫对谭果的死活不闻不问,罗非鱼还是偷偷派了龙虎豹的人盯着古民居这边。  自从秦豫出现之后,藏藏就再没有过饱一餐饿一顿的日子了,所以每一顿他都是放开肚皮大吃特吃,结果明明可以吃三天的口粮,因为谭果的回来,心情一好,两天就被吃完了。  然后等到第三天,没有等到口粮,藏藏傻愣愣的看着院门,足足看了半个小时之后,藏藏终于明白了,主人回来了,他也要开始饱一餐饿一顿的正常生活了。  三天不吃饭绝对饿不死人,尤其是谭果这种经过专业训练的,不过绝对能让人饿的头晕眼花,外加四肢发软。  “呜呜……”当第四天的阳光升起来时,藏藏趴在床上低声叫了两句,肚子瘪瘪的,主人什么时候叫外卖?  “你多少还有两天吃饱了!”谭果有气无力的瞪着藏藏,失去了神采的目光里迸发出骇人的凶光,秦豫这个混蛋,他真的要饿死自己!整整三天,不管不问!  谭亦进门时,就看到谭果躺在床上揉着咕咕叫的肚子,藏藏那条蠢狗则趴在床边,估计也饿狠了,肚子都瘪下来了。  看到来人,谭果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藏藏也跟着眼睛一亮,一人一狗眼巴巴的瞅着进门的谭亦,那眼神发绿的好似谭亦就是一根人形肉串。  “现在知道饿了?你不是很能吗?”英俊的脸上染上怒火,谭亦愤怒又挫败的盯着一脸心虚的谭果,恨不能将人拖起来给打一顿,可偏偏又心疼谭果饿瘦的小脸,原本圆润润的小脸这会都瘦脱行了。  “二哥,我说我在减肥你相信吗?”弱弱的开口,谭果挣扎的爬起来,估计爬的太快,眼前一黑,得,真的饿狠了。  谭亦凤眸冷冷的盯着谭果,脸上不悦,却还是快速的走到床边让人扶了起来,“靠好了,一会玉锦阁的外卖就送过来了。”  “二哥,你最好了。”谭果咧嘴一笑,一下子将谭亦给扑倒了,其实对谭果而言,饿三天还真不算什么,她最开始不过是想让秦豫心疼一下,谁知道秦豫铁石心肠,谭果也恼起来了,就这么一赌气饿了三天。  呜呜!一旁藏藏也跟着叫了起来,毛嘟嘟的爪子对着谭亦的膝盖抓了抓。  无语的看了一眼藏藏,谭亦不得不开口:“行了,也给你叫了外卖。”  看着这一人一狗的傻样,谭亦都被气乐了的,大手狠狠的敲了敲谭果的脑门,“下次再敢胡闹试试看!”  “不敢了。”谭果举着手保证,饿一次就够了,饿两次就有些发傻了。  一旁藏藏也有样学样的举起了毛爪子。  谭亦心疼的看着精神有点萎靡的谭果,目光也跟着温柔下来,“一会吃了东西,洗个澡,好好睡一下。”  “嗯嗯。”谭果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般,二哥说什么就是什么,比起二哥,秦豫那混蛋简直不是人,竟然真的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饿了整整三天,谭果想想就憋屈。  玉锦阁的的外卖送的很快,熬的糯糯的牛肉粥,配上开胃的酸黄瓜,还按照谭亦的要求送了新鲜的水果和酸奶过来,当然,也少不了藏藏的口粮。  半个小时之后,感觉终于活过来的谭果摸了摸鼓鼓的肚子,一下子向着谭亦坐在旁边的谭亦扑了过去,“二哥,我决定以后不结婚嫁人了,我就赖上你了。”  “大夏天的你也不嫌热。”谭亦说是嫌弃,可是目光却带着宠溺和温情,接住扑过来的谭果,看着她腻在自己怀抱里撒娇,不由笑骂一声,“越活越回去了。”  “宝宝今年三岁!”谭果眨巴着大眼睛,奶声奶气的回了一句,右手还伸出三个手指头对着谭亦晃了晃。  噗嗤一声,谭亦终于被谭果这蠢样给斗乐了,这丫头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腻歪一阵之后,谭亦拍了拍谭果的小脑袋,“快去洗个澡,一会睡一下,中午之前我带你出去走走,躺床上三天,你也不怕骨头软了。”  “是,长官,马上执行任务。”谭果调皮的一眨眼,动作利落的跳下床,果真吃饱了就有力气了,动作那叫一个贼快。  半个小时之后,吃饱喝足的谭果终于睡了,不同于之前苦闷的表情,谭亦的到来,让谭果心情好了很多,漂亮的眉眼都舒展开了。  谭亦将空调温度调高了一点,然后拿过毯子搭在谭果的身上,看了一眼已经呼呼大睡的藏藏,无语的摇摇头,这才脚步轻缓的出了门。  “注意保护谭果的安全。”对着现身的于磊说了一句后,谭亦径自向着院子外走了去。  巷子里停着一辆黑色的汽车,汽车前笔挺的站着两人,一个是谭亦的秘书,一个是他的警卫员。  “去龙虎豹保全。”清朗的声音里却蕴含着骇人的怒火和杀气,谭亦冷冷一笑,原本俊美无俦的脸庞瞬间化为了地狱阎罗。  这三天来,整个龙虎豹保全公司都被低气压笼罩着,众人连脚步声都放轻了,唯恐脚步声大了惹怒了浑身冒寒气的秦豫。  “你们找谁?”门口的保安懒洋洋的问了一声,毕竟在S省绝对没有人敢来他们龙虎豹捣乱,而且西装革履的谭亦看起来非同一般,俊美的脸庞,尊贵优雅的气息,身后跟着的两个男人一看就是练家子。  “秦豫在楼上?”谭亦笑着开口,可是任谁都听出他声音的冰冷和危险,这根本就是来找茬的。  保安倏地一下站直了身体,正色的打量了一眼谭亦,“找我们总裁,有预约吗?没预约我打个电话给罗秘书。”  “不用。”谭亦笑容显得愈加冰冷,对着一旁的警卫员开口:“直接打进去。”  门口的几个保安都傻眼了,打进去?竟然还有人敢在龙虎豹的门口大放厥词!  “是,先生。”听到谭亦的命令,警卫员小黄眼神陡然一狠,出手速度极快,几个保安也是练家子,但是小黄的速度太快,只看见一道残影掠过,小黄的攻击已经到了眼前。  砰砰砰!别看只有警卫员小黄一个,但是他直接放倒了门口六七个保安,因为没有留手,几个保安痛的表情都揪起来了。  谭亦迈开步子径自的向着电梯方向走了过去,秘书紧随其后的跟在谭亦身边。  知道有人敢来龙虎豹捣乱,整个龙虎豹都炸锅了,众人纷纷向着总裁楼层涌了过去,谁吃了雄心豹子胆!  “我靠,他们是谁?敢来我们公司打架,活腻味了吧?”  “别咋呼咋呼的,这三人一看就不好惹,没看到肖铁他们都被放倒了吗?”  围堵在楼道里的大汉们一个一个七嘴八舌的嚷了起来,尼玛,原以为对方来了很多人,否则怎么敢这么嚣张的打上门来,谁知道一共就三个人。  这一次不需要谭亦开口,小黄再次走上前去,而龙虎豹这边虽然人数众多,不过大家却快速的退后,让出一大块的空间,然后一个大汉挡住了小黄。  两人对望一眼,二话不说就开始动手了,能成为谭亦的警卫员,身手不需要说的,而且谭亦既然敢只带一个警卫员来踢场子,肯定是有十足的把握。  小黄很强,强到不像是普通人类,出手的速度、力度、精准度都强到骇人的地步,短短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小黄一个人又撂倒了五个人。  不过龙虎豹的人毕竟也不是善茬,知道小黄的身手之后,一个精瘦的男人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他看起来有些的矮小瘦弱,可是太阳穴高高的鼓起,眼神锐利的如同刀子,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高手。  “先生,让小黄休息一下。”跟在谭亦身边的秘书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岁,五官清秀,当然,比起谭亦英俊如画的面容却还是差远了。  谭亦点了点头,周泷松开了衬衫最上面的两粒扣子,将袖子也慢条斯理的卷到了手肘处,对着矮瘦男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配上他清俊的五官,像是邻家小弟弟。  小黄走到谭亦身边站好,同情的看了一眼矮瘦男人,周泷这个疯子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算是小黄在他手底下都坚持不到五分钟。  虽然警卫员小黄看起来更像是练家子,魁梧挺拔的身躯,刚毅黝黑的脸庞,但是走上前来的周泷,反而让矮瘦男人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  两人瞬间如同迅雷一般动了起来,拳头对着拳头砰砰的对撞在一起,不过短短数十秒,两人却已经交手了几十回合,只是周泷脸上笑意愈加的变态,而矮瘦男人则后退了好几步,垂在身侧的双手不停的颤抖着,足可以知道刚刚力量的碰撞有多么大。  “好了,都散了。”罗非鱼头痛的开口,先生要分手,得,被谭果家人找上门来了吧。  “总裁来了。”四周围拢的大汉刷一下让出一条道来。  不过并没有按照罗非鱼说的那般散开,而是一个挤着一个退到了角落里,难得能看到有人来找他们家总裁的麻烦,那肯定要围观,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围观、看热闹!  当看着走过来的秦豫时,谭亦英俊的脸上笑容加深了几分,勾着薄唇,狭长的凤眸似乎也染上了笑意,世家贵公子的优雅气息展露无遗。  “你还真别说这男人绝对来历不一般。”一个大汉花痴的盯着笑容俊美而魅惑的谭亦,见过漂亮的男人,但是那些男人的漂亮都带着几分娘气,丝毫没有谭亦周身那股尊贵和优雅。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莫过如此!  “你不是废话,你看看他身边的两个手下,就两个人能将我们都撂倒了,还会是普通人吗?”另一个大汉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这个男人肯定是世家出生,而且不同于那些只会靠家里耀武扬威的纨绔,而是真正簪缨世族、百年世家才培养出来的优秀子弟,日后家族的继承人领导者。  “秦豫。”谭亦微微一笑,眉目如画,俊美端方,静静的打量着面前的秦豫,谭亦笑的愈加和善,“我真的没有想到……”  余下的话谭亦没有说了,取而代之的是谭亦的拳头,如果说之前秘书周泷出拳的速度已经快到只能看见残影了,那么谭亦此时的速度至少要快上了十倍。  不管是没有防备,还是因为内疚,秦豫站在原地并没有动,谭亦的一拳重重的击到了秦豫的下巴,力度之大,让秦豫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踉跄了好几步,幸好被罗非鱼扶住了,否则秦豫绝对会摔在地上。  “出手。”冷淡淡的丢出两个字,谭亦身影再次逼上前来。  秦豫犹豫了一瞬间,终于还是出手了,或许是因为这三天压抑的太狠,需要一个发泄的途径,两个男人立刻缠斗在一起,没有任何格斗的技巧,也没有任何避让和防守,都是直来直去的你一拳我一拳。  只是比起谭亦出手时的狠辣凶残,秦豫的出手似乎收敛了力度,砰砰砰的肉搏声听的人头皮直发麻。  最后一脚毫不客气的将秦豫踢飞了出去,看着摔在地上的人,谭亦冷冷一笑,眼神狠戾得骇人,“从此之后,你禁止出现在谭果身边!”  丢下一句话,谭亦带着小黄和周泷转身离开了,四周的大汉一个一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如此凶残的谭亦,原本以为是个世家贵公子,谁知道这么凶残这么可怕,他们家总裁都敢揍,还揍的这么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