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95章 大哥到来

第195章 大哥到来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613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7
    谭果显摆完自己的手指上和胳膊上烧菜弄出来的伤口,不满的瞅了一眼脸色冷峻的秦豫,小拳头毫不客气的砸在秦豫的胸膛上,“我说你是不是铁石心肠?就没一点点心疼?”  秦豫沉默着,微微侧开身避开谭果过于亲密的动作,强大的自制力之下,他看起来的确冷漠无情,惹得谭果更是气鼓鼓着小脸,眼刀子咻咻的向着秦豫身上戳着。  “行,你够狠!”谭果哼哼着,举起左手,右手不知道何时已经摸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反正我们是分手了,所以我要死要活都和你无关了。”  说完之后,谭果挑衅的看了一眼脸色微变的秦豫,直接将匕首锐利的刀锋对准了自己左手的掌心,“没事,你快走吧,我怕一会儿场面太血腥,吓着你。”  话音落下的瞬间,谭果铁了心的要将匕首往手掌划过去,可是就在刀口要碰到手掌的一瞬间,秦豫右手精准的抓住了谭果持刀的手腕。  “你在闹什么?”愤怒的声音像是带着不耐烦一般的响了起来,秦豫一把夺过谭果手里头的匕首,哐当一声丢在了地上,凶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谭果,“好聚好散!我以为你不是死缠烂打的人。”  “谁说的,我就是喜欢死缠烂打!”谭果高抬着下巴回了一句,一副吊儿郎当的小痞子模样,嫌恶的对着暴怒的秦豫摆摆手,“那句话怎么说来的,我爱你是我的事,和你无关!我就是不乐意分手,怎么着,有本事你做了我,彻底一了百了!”  “谭果!”秦豫暴躁的嘶吼着,他一直以为从他说出分手之后,以谭果的脾气和秉性,她肯定会赌气的将分手进行到底。  秦豫知道谭果肯定在乎自己,但是自己提分手了,谭果就算心里头再喜欢,也不屑放低姿态来挽回,别看谭果平日里温温和和的,可是身为谭家人,骨子里都带着世家子弟的骄傲。  秦豫真的没有想到谭果会这样逼迫自己,刚刚如果不是自己出手快,她那一刀绝对会将手掌给划出一道血口子。  “别说喊我名字,你就算喊我姑奶奶也不行,秦豫,我告诉你我们是领证了,证都领了六年了,你说分手就分手,门都没有!”谭果不甘示弱的瞅着秦豫,黑润润的大眼睛里闪烁着顽劣的光彩。  听着谭果和秦豫之间的争吵,晚上出来散步的群众刷刷的看了过来,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两人,难道又是一个抛弃妻子的陈世美?  看到四周人都同情的看着自己,略显丢脸的谭果一把抱住秦豫的腰,将脸埋在胸膛上,这样就算被人拍照了,也拍不到自己的脸,“秦豫,我不答应分手!我们同甘共苦这么多年,现在你混出头了,有钱了,你就要将我一脚蹬开,我不答应!”  “糟糠之妻不下堂!秦豫,我才不分手,然后便宜了其他女人,你想都不要想,有本事你弄死我!我们之间只有丧偶,没有离婚!”谭果越说越来劲了,还不时的哽咽几声,反正丢的也是秦豫的脸。  四周围观的人嘀嘀咕咕的议论起来,“看这个男人穿的西装革履、人五人六的,没想到也是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  “哼,男人有钱就变坏,这话是一点不错,你看他老婆虽然漂亮,可是穿的中规中矩的,哪能比得上外面那些妖里妖气的狐狸精。”  “我呸,最看不上这种男人,渣男!”  远远的,站在围观人群外,罗非鱼、佘政、顾大佑看着成为焦点的秦豫和谭果,佘政干咳两声,“我以为我算了解谭果了,却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有这样撒泼无赖的一面。”  “先生估计也没有想到。”罗非鱼心里头却松了一口气,谭果这样挽回,先生就算想分手那也分不掉,这也说明谭果是真的在乎这段感情。  谭果抬起头,瞄了一眼面容紧绷的秦豫,刚好秦豫低头,两人目光相遇,一瞬间,谭果眼中满是歉意的笑意,秦豫依旧冷着凤眸,深邃的眼似乎是无底的黑潭,让人看不透摸不清。  “闹够了就放开。”一字一字冰冷的从薄唇里吐了出来,其实秦豫完全可以推开抱着自己的谭果,但是垂在身侧的手却怎么都抬不起来,或许秦豫也担心他的手抬起来之后不是推开谭果,而是将人抱住了再也不愿意松开。  得!这还在生气!谭果叹息一声,她也知道秦豫既然说分手了,肯定是下定决心了,自己这样闹腾一下不可能让他收回决定的,只是知道归知道,心里头还是酸酸的,有点的难受。  “我说姑娘,你还是放手吧,天下好男人多的是,何必看上这样的没心没肺的白眼狼!”一旁围观的一个大妈看不下去了,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秦豫,若不是秦豫周身气势太过于吓人,大妈估计都能上手给他几下子。  一听到大妈这么多,四周的人也都七嘴八舌的劝了起来,“是啊,姑娘,离婚就离婚,你看你长的标标志志的,不怕找不到好男人!我隔壁邻居老王家的三姨家的小儿子也是离婚了,到时候我给你们牵线搭桥!那小伙子我见过几次,性子老实又顾家,绝对的好男人。”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找不到!”  “哼,让这些渣男离婚去和小三过日子,到时候他就知道老婆还是原配的好!伺候他吃伺候他喝,要做家务还要照顾孩子,他嫌弃老婆不会打扮不漂亮,等他和小三结婚了,他就知道苦了。”  听着最后一个大妈的话,谭果心虚的低下头,貌似一直都是秦豫在照顾自己衣食住行!好吧,自己的确太不应该,该检讨!  走近的佘政和罗非鱼三人也别过头闷笑起来,就谭果那懒散的性子,她能自己都照顾不好,就算叫外卖了,还都是藏藏去外面拿回来。  “我道歉,行不行?”谭果弱弱的开口,小手拉了拉秦豫大手,却被他避开了,谭果眉头一皱,刚打算开口,余光一扫,身体猛地绷直,大哥?  却见一辆车停在不远处的路旁,车门前站着一个男人,正看向谭果这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  好尴尬!谭果咻一下退出了秦豫的怀抱,尴尬的对着走过来的谭宸笑着,艾玛,大哥怎么过来了?之前二哥说大哥太忙,估计这段时间都抽不出空来。  每一步像是测量过的一般,谭宸迈步走了过来,面瘫着峻冷的脸庞,内敛的目光里透露出属于军人的刚毅凛冽,那股肃杀之前虽然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但是和秦豫周身那股子气势却迥然不同,秦豫的强大让人恐惧,谭宸的强大让人敬畏。  这是?最外围的佘政和罗非鱼、顾大佑第一个发现走过来的谭宸,峻朗深刻的五官,目光锐利却收敛了锋芒,这个男人很强大。  谭果迈着小碎步走了过去,实在没想到这么丢脸的一幕会被谭宸看见了,尴尬的抓了抓头,不过却很高兴谭宸的到来,咧嘴笑着,“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很忙吗?”  冷峻的面瘫脸在面对谭果的时候莫名的柔软下来,谭宸大手亲昵的揉了揉谭果的小脑袋,低沉的嗓音简短利落,“过来看看你,明天早上就回去。”  说完之后,谭宸目光看向一旁的秦豫,之前他去帝京的时候,谭宸在部队里,回来的时候,谭果和秦豫已经上飞机离开了,所以这还是谭宸和秦豫第一次见面。  “大哥,我们回去说。”谭果神经一蹦,连忙抓住了谭宸的手,之前二哥来了,差一点没把秦豫打残,关键是二哥的身手和大哥根本没法比。  谭宸收回打量秦豫的目光,若有所思的看着谭果。  被自家大哥看的很心虚,谭果尴尬的笑了笑,哀求的拉着谭宸的手晃了晃,“大哥,我们回去吧。”  秦豫脸上的淤青好不容易才褪去了,大哥再出手,秦豫估计得在床上躺半个月了,到时候心疼的还不是自己。  “嗯。”或许是舍不得拒绝谭果的任何要求,谭宸并没有为难秦豫,只是看了他一眼,冷声开口:“回去。”  谭宸是一个人过来的,司机、警卫员都没有带,此刻谭宸拉开后座的车门让谭果坐进去。  “不,我坐副驾驶就行。”谭果眯眼一笑,心情极好的跑到副驾驶的位置坐了下来,虽然说副驾驶位置最危险,但是就大哥的车技,谭果是半点不担心。  谭宸也没有说什么,径自的坐到驾驶位上,秦豫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后座上,汽车稳稳的汇入到了车流之中,片刻就消失在夜色下。  “那是谭果的大哥?”罗非鱼忽然有些担心秦豫的安全,当初谭果二哥来公司的时候,那是面带微笑的世家贵公子,要多尊贵有多尊贵,要多优雅有多优雅,可是出手却是那么凶残狠辣。  谭果的大哥看起来更不好惹,那内敛肃杀的铁血气息,罗非鱼看了都感觉胆战心惊,这绝对是真正游走在死亡线上的王者,强大而可怕。  “放心吧,有谭果在,出不了人命的。”佘政安慰的说了一句,却感觉自己这话一点分量都没有,秦豫自求多福吧。  古民居。  谭果一进门,打算给谭宸泡杯茶,可是目光扫了一圈,不知道茶叶罐在哪里。  秦豫看了一眼谭果,径自的向着客厅的五斗柜走了过去,拿出两个青瓷的茶叶罐,给自己和谭宸泡了龙井,谭果口味淡,只喜欢喝白茶。  谭宸坐在沙发上,看着秦豫在客厅里忙碌,谭果跟屁虫一般跟在秦豫后面,却是连茶叶都找不到,茶具也不知道收在什么地方。  等秦豫泡好茶,谭果屁颠屁颠的端着茶送到谭宸面前,笑的那叫一个谄媚,“大哥,喝茶。”  “放下吧,你带藏藏去外面转转。”沉声开口,谭宸毫不客气的赶人。  笑容垮在脸上,谭果表情纠结的瞅着谭宸,“大哥,我就留在这里,我保证什么话都不说。”  谭宸不为所动,“你先出去,我不动手。”  “真的?”谭果怀疑的话脱口而出,对上谭宸峻冷的面瘫脸,心虚的笑了笑,自己傻了,大哥一贯是说一不二,他说不会动手那肯定就不会动手。  虽然不愿意,但是谭果倒也不敢违背谭宸的话,看了看秦豫,最终还是被赶出去了。  沉默在客厅里蔓延开来,谭宸没有开口,秦豫就在谭宸对面坐着,慢慢的,一股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虽然谭果曾经和秦豫说过,她大哥谭宸性子偏冷漠,二哥谭亦则精明腹黑。  但是之前被谭亦揍了一顿,秦豫都没有如此的坐立不安,此刻面对沉默不语的谭宸,秦豫下意识的绷紧了神经。  “六年前你和谭果的假身份登记结婚。”许久的沉默之后,谭宸终于开口了,“谭果那丫头太懒,这事她竟然一直没有说。”  谭果对外的身份都是假的,包括身份证号、户口簿、护照这一类身份都是成套的假身份,其实更确切的来说是谭果的另一套身份,同样的身份谭果有几套,这都是出于谭家对谭果的保护。  所以当初谭果和秦豫登记结婚之后,她不说,谭家人还真不知道,毕竟谁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出,谭宸看着秦豫继续开口:“上半年家里知道了这事,谭果也来了南川,你对谭果的确很好,但是我一直是反对你们之间交往,到如今我也是持反对态度。”  秦豫表情微微一沉,在不知道谭果身份的时候,秦豫并没有这种压力,在知道帝京谭家之后,第一次,秦豫心底有了不安,他不是妄自菲薄的男人,但是和帝京谭家相比,秦豫知道自己的确太过于弱小。  “所以你和谭果提出分手,我能理解。”谭宸此话一出,一旁秦豫心里头猛地一沉,他忽然明白谭宸此行的目的了。  之前两人交往,谭宸虽然是反对,但是出于谭果的爱护和尊重,谭宸不会介入,可是如今秦豫自己放弃了,谭宸就有理由将谭果带走,从此之后,两人再无任何交集。  一瞬间,秦豫感觉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的抓住了一把,太痛之下,窒息的感觉让秦豫脑海里一片空白,放在膝盖上的拳头也微微的颤抖起来。  罗非鱼之前有句话说的很对,秦豫为什么一点不在乎谭果和佘政走的近,那无非是因为秦豫知道谭果不会喜欢佘政,不会和他交往。  但是此刻,看着面色冷静的谭宸,对上他那锐利冰冷的黑眸,秦豫忽然明白谭宸是来带走谭果的,因为他已经先放手了。  看着已经慌乱的秦豫,谭宸峻冷的面瘫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但是心里却已经有了考量,“秦豫,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真的要和谭果分开吗?”  之前的坚持和坚定,在此刻土崩瓦解!分开两个字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因为秦豫知道如果他真开口了,那么他和谭果就再没有任何的可能。  客厅外,谭果侧着耳朵偷听着,旁边还蹲着三人,正是被谭果抓壮丁的佘政、罗非鱼和顾大佑,这种蹲墙角偷听的事,谭果自己来就好了,让他们三个搀和个什么劲?  沉默再一次的蔓延开来,谭宸喝了一口茶,余光扫了一眼门外,起身向着窗户方向走了过去,呼啦一下打开窗户,蹲在窗户外偷听的四人吓得一抖,刷一下都站起身来。  “大哥,你走路都没脚步声吗?”谭果哀怨着瞅着一窗之隔的谭宸,自己都全神贯注的偷听客厅里的动静,竟然半点没察觉到大哥的脚步声,幸好大哥没对秦豫动手,否则肯定要出人命。  佘政、罗非鱼和顾大佑也震惊的看着面瘫着峻脸的谭宸,他们都自诩身手不错,警觉性也不差,可是却丝毫没有察觉到谭宸的动作。  如果谭宸不是开窗户,而是下杀手的话,那么自己岂不是被枪杀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细思恐极!  “站在外面喂蚊子吗?”谭宸顺手关上窗户,转身看着坐在沙发上依旧无法抉择的秦豫,“你可以回去想,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我答案。”  秦豫站起身来,之前说分手何尝不是因为心里的不平衡,此刻,真让秦豫选择,他又犹豫了,看着面前的谭宸,秦豫沉声开口:“谢谢大哥。”  不管如何,谭宸终究是给了秦豫一个选择的机会。  等秦豫他们都离开了,谭果关上门,笑眯眯的看着坐在客厅里喝茶的谭宸,兴奋的一下子扑了过去,“大哥,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么感性理智的一面?”  谭果还以为大哥肯定和二哥一样,一生气先将秦豫揍一顿再说,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谭宸会这么理智。  “大哥,难道这是因为你结婚了?所以思考方式不一样了?”谭果好奇的开口,目光诡谲的转着,“看来二哥也得找个女朋友了!”  “你顾好自己再说,你二哥那里不需要你担心。”谭宸无奈的看着喜笑颜开的谭果,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这是他的妹妹,从小疼爱,看着长大的妹妹,说实话,谭宸真的没想过有一天谭果会结婚,会离开谭家,和另一个男人组成一个家庭,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谭宸看秦豫各种不顺眼,没有出手揍人,是因为谭亦先动手了。  “谭果。”谭宸低头看着靠在自己身边的谭果,“如果秦豫还是决定分手。”  余下的话并不需要再说了,秦豫并不是幼稚冲动的男人,他如果还是决定和谭果分开,谭宸需要担心的是第一次谈恋爱的谭果。  谭果一怔,低下头,却也有些的茫然,她知道秦豫说分手是因为生气,是因为解不开心里头的结,不是对自己没有感情。  所以谭果难受归难受,可并不太担心,但是谭宸的话却直指内心,让谭果也无法逃避,如果秦豫真的坚持要分开。  沉默片刻后,谭果笑了笑,“大哥,我会努力的,尽最大的可能去努力挽回,如果还是不行的话,我会接受。”  她喜欢秦豫,所以不愿意分开,谭果愿意去付出去挽回,但是如果在努力之后还是失败,谭果也会坦然的接受这个结果,至少她曾经爱过这个男人,也为之努力过,这就够了,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秦豫说的很对,谭果并不是死缠烂打的人,她有她的尊严和骄傲,只是因为那个人是秦豫,所以她才愿意去挽回。  谭宸静静的看着谭果,许久之后,忽然道:“谭果,你知道了吗?这就是你和谭果这间的最大的症结,秦豫爱你爱的疯狂,甚至可以说是不顾一切,可是你再爱一个人,依旧有理智,所以秦豫才会感觉到不平衡。”  谭果目瞪口呆的愣住,她知道自己无法像秦豫那样去爱,这或许是性格使然,也或许是爱的不够深,但是在秦豫看来却是后者,如果谭果深爱自己,她就会将自己的意愿摆在首位。  有些心疼的看着表情茫然的谭果,谭宸亲昵的搂着她瘦削的肩膀,低沉的嗓音里充满了安抚和关切的意味,“放心吧,你二哥说的对,先爱上的人先输,秦豫舍不得分开的。”  所以说在某种程度上,谭宸和谭亦都属于精明的男人,只是谭亦更为腹黑,秦豫这点小纠结小挣扎,谭宸和谭亦早就看透了,所以谭亦才抢先来到S省将秦豫给揍一顿。  至于谭宸,身为大哥,他实在不好意思再去揍人,毕竟遇上谭果,秦豫已经够悲催的了,他们家的谭果,谭宸太了解,这丫头对秦豫的确有感情,但是却不可能将这份感情摆在第一位,谭家才是谭果心里头最重要的存在。  不过在谭宸看来这样才正常,谭果在谭家生活了二十多年,她和秦豫才认识几天,这个臭小子就妄想取代谭家在谭果心头的地位,简直是白日做梦、异想天开!活该被小亦揍一顿。  而一墙之隔的房子里,秦豫坐在书房里,思绪是如此的混乱,谭宸的到来让秦豫不得不正视他和谭果之间的问题,是分,就是永远的分开,再没有任何的交集。  秦豫知道谭果的性子,她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如果自己还是坚持分开,谭果很有可能会跟着谭宸离开S省回到帝京,甚至过几年之后,找一个性子温和的世家子弟结婚。  而这种结果根本不是秦豫想要的,但是不分开,一想到谭果最在乎的不是自己,这让性格偏执又疯狂的秦豫怎么都无法接受。  书房的门被敲响,罗非鱼看着面色阴晴不定的秦豫,不得不佩服谭家大哥的可怕,短短几句话就让他们家先生失去了理智,如同暴躁的野兽一般。  “先生,这是明天开会需要的文件。”罗非鱼将手里头的文件放到办公桌上,看着皱着眉头,神色烦躁的秦豫,不由的万分同情,“先生,其实你真的不用这么纠结,这种事就跟老婆和妈同时掉水里,你怎么想都是没答案的。”  在罗非鱼看来,秦豫根本不必这么纠结,毕竟谭果不是那种花痴女,爱上一个人,立刻就疯魔化了,估计那样感情至上的女人他们家先生也看不上。  日久生情!先生和谭果认识的时间太短,等时间久了,感情就深厚了,而且谭家的身份注定了很多事谭果都不可能置之不理,先生如果继续纠结下去,他只能选择和谭果分开这一条路。  “所以就这样拖下去?”秦豫终于没有再出口赶人了,或许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秦豫的确不知道该如何选择,这就是一个死胡同。  罗非鱼点了点头,“顺着自己的心走下去就行了,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先生你感觉你能舍得下谭果,到时候你如果选择分开,就不会这么纠结了。”  所以秦豫目前这种状态根本是杞人忧天!  秦豫沉默了,顺着自己的心,那么无论如何他都舍不得放开谭果,至少就目前而言,他绝对不能接受。  在知道佘政和谭果同处一室的消息时,秦豫心里头的妒火猛烈的燃烧着,若不是强大的自制力压抑着,秦豫早就去找佘政单挑了。  想到这里,秦豫突然站起身来,“佘政在这里住下了?”  “嗯,晚上喝了酒,他就没有回去了。”罗非鱼点了点头,毕竟客房也挺多,佘政也是值得交往的朋友。  说完之后,看着起身向外走的秦豫,罗非鱼愣了一下,眼睛猛地瞪大,不是吧?先生这是要秋后算账?  刚洗了澡,佘政作息习惯还算比较规律,听到敲门声,佘政只当是罗非鱼或者顾大佑,结果一打开门就看到站在门口,气息危险的秦豫。  “听说佘队长散打技巧不错,选日不如撞日,我们出去练练?”秦豫阴测测的开口,之前被谭亦揍了一顿,那个时候秦豫是不太敢还手的。  但是这些天心里头一直憋着一股子怨气,此时看着佘政,秦豫感觉这就是最好的陪练!  什么叫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佘政无语的看着转身向着院子走去的秦豫,嘴角狠狠的抽了抽,人命的跟了过去,谁让朋友就是用来坑害的。  院子里,秦豫似乎是想通了,不过心里头还有股憋闷和烦躁,正好借着和佘政的切磋发泄出来。  谭宸的时间的确太紧,能抽空来南川也就是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七点,看着还在呼呼大睡的谭果,谭宸无奈的笑了笑,动作轻缓的关上门走了出去。  一出院子就看到站在外面等待的秦豫,不同于昨晚上那股子阴沉,秦豫眉宇间像是舒展开来了,只是脸上却是青青紫紫的痕迹,看得出是昨晚上才受伤的。  “大哥。”秦豫快步迎了过去,此刻面对谭宸,倒是有些的尴尬,毕竟和谭宸第一次见面是这样的情形。  “有决定了?”沉声开口,谭宸看秦豫的神色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是。”秦豫认真的点了点头,自己想的太长远,痛苦的不过是自己和谭果,一切都交给时间来证明吧。  打量了秦豫片刻,谭宸倒没有说什么,转身向着自己的车子走了过去,回头看着亦步亦趋跟过来的秦豫,谭宸停下脚步,“你知道,机会只有一次,这还是看在你对谭果真心实意的份上。”  否则就冲着秦豫之前莫名其妙的提分手,谭宸就不会放过他。  “我知道,以后我不会再冲动了。”秦豫肯定的回答。  谭宸打开车门,可是伟岸的身影瞬间一动,谭宸出拳的速度快到了极致,秦豫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腹部剧烈一痛,整个人受不住的佝偻着身体,单膝跪在了地上。  “再敢欺负谭果,后果你知道的!”谭宸丢下话,打开车门上车离开,不揍这臭小子一拳头,谭宸怎么都不痛快,撩了谭果谈恋爱,还敢说分手,哼,胆子还真大!  目送着谭宸的车子离开了,秦豫蹲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大哥虽然吃出了一拳头,可是比二哥很多了。  “该,活该!”站在门口的佘政刚一笑,却不小心扯动了嘴角的伤口,痛的佘政表情扭曲的一变。  秦豫挣扎的站起身来,薄凉的目光危险十足的看着佘政,半晌之后,却不得不服了软,“搭个手。”  “你也有今天!”佘政再次笑出身来,倒是快步走了过来搀扶着脚步踉跄的秦豫,“谭果大哥出手这么重?”  “你可以去试试看!”秦豫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如果不是痛到没法走路,以秦豫的骄傲,他怎么可能让佘政来搀扶自己。  看着脸上都痛出冷汗的秦豫,佘政收回同情的目光,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你以后得小心了,要是敢欺负了谭果,我估计你绝对会死无全尸。”  秦豫没有开口,有时候犯蠢一次就行了,他怎么会再来第二次,不过话说回来,看着谭果讨好自己的小模样,感觉还真不错。  “先生?”客厅里,罗非鱼和顾大佑震惊的看着被佘政扶进来的秦豫,两人快步走了过去,难道是谭果大哥动的手?  “没事,皮肉伤。”秦豫坐在沙发上,痛的直抽气,“把药油拿过来。”  谭宸出手虽然重,却是避开了要害,但是绝对能让秦豫痛上好几天,等罗非鱼拿着药油过来了,就看见秦豫肚子上拳头大小的淤青,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已经成了青紫色,足可以看到谭宸这一拳头的力度有多大。  “这是用生命在谈恋爱。”看着这恐怖的瘀伤,佘政笑着调侃了一句。  “我乐意。”秦豫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鄙视的看着站在一旁的佘政,“单身狗没有发言权。”  佘政被噎的没话说,得,就秦豫这尖酸刻薄又偏执疯狂的破性子都能找到女朋友,自己或许真该去找个女朋友了。  此刻,医院。  躺在病床上,章成康表情阴翳的骇人,他被秦豫一脚踢断了三根肋骨,这种奇耻大辱,让章成康无法接受,所以昨晚上被送到医院之后,章成康就通知了帝京章家。  一大早,搭乘六点钟的飞机,两个多小时之后,章母就匆匆的赶到了医院,章父出差去了,要到明天才能过来。  “妈,我没事,等我爸明天过来了再说。”章成康有些不耐烦的说了一句,章母对章成康的确好,可是说实话,章成康都有些瞧不起章母的性子,太过于泼辣,出口成脏,真的不像是帝京章家的媳妇。  其实这事追究起来也算是多年前的往事,当年章家在帝京也只是三流的世家,靠的就是和章母结婚才发展起来的,章母所在的白家也是奇怪,到了章母这一辈竟然接连生了三个女儿。  女儿终究无法继承家业,白家后来找了一个算命大师,大师给出了一个化解的方法,说白家大女儿,也就是章成康的母亲八字和白家不和,要想得子,得将章母送到庙里抚养,消除章母身上的罪业。  章成康的外公原本就是重男轻女的老古板,一听大师这话,知道自己命中无子是被大女儿给克的,所以秉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将大女儿送到庵堂里生活了。  有了白家的打点,章母在庵堂里是衣食无忧,可是对已经十岁的章母而言,她却是无法接受家里人抛弃自己,庵堂再好和繁华的帝京也是无法比的。  所以章母的性格就变得越来越扭曲,越来越泼辣,将章母送走的第三年,家里头终于迎来了一条小生命,还是个男丁。  章成康的外公更相信章母是克了家里头,所以严格执行算命大师的话,直到章母十八岁才将她接回了家里。  可是性格已经养成的章母泼辣如同市井泼妇,出口成脏,什么脏话都敢说,白家也感觉亏欠了这个女儿,也就让着她、顺着她,这让章母性子更是说一不二的跋扈。  这样的女儿,和白家家世相当的家族肯定不会娶,最后章母低嫁到了章家,估计也是亏欠了章家,白家对章家诸多提携,让章家渐渐发展起来了。  看着有些疲惫的儿子,章母阴着脸向着病房外走了去,门口站着两个男人,正是章成康的保镖,此刻章母关上门之后,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保镖的脸上,然后又狠狠的扇了另一个保镖一巴掌。  尖利的声音恶毒的骂了起来,“我们章家给你们工资,就是让你们保护成康的,你们倒好,让成康被人打成这样,肋骨断了三根,你们俩给我在这里跪着,什么时候成康出院了,你们再起来!”  保镖错愕一愣,被打了一巴掌,他们可以接受,毕竟他们在章家工作,也知道章母的性子有多么的泼辣,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章母竟然要让他们跪在这里,男儿膝下有黄金,能当保镖的男人都有一股子血腥,这种侮辱他们有些接受不了。  “嗬,你们还敢和我清高?”章母怒笑起来,抬手又是两巴掌狠狠的打了过去,“我呸,也不看看你们是什么东西,还敢要面子要尊严,老娘告诉你们,今天你们不跪也得跪着!想想你们的家里人!”  两个保镖脸色煞白,看着强势霸道的章母,终究腿一软的跪了下来,章母这才满意的哼了一声,又拿着包狠狠的向着两人的头砸了过去,劈里啪啦一阵打之后,章母这才道:“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哪个不想活的小畜生敢打我儿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