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197章 章母之死

第197章 章母之死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96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8
    知道谭果手机丢失只是虚惊一场,秦豫和罗非鱼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谭果看着站在床边的秦豫,笑容一点一点从嘴角绽放,最后大笑一声,兴奋的向着秦豫扑了过去。  “秦豫,你这是原谅我了?”谭果激动的嗷嗷叫着,早知道丢个手机就能让秦豫原谅自己,当初自己就不该傻了吧唧的饿三天,直接将手机丢了不就成了。  秦豫原打算吊吊谭果,享受一下被她追求的滋味,谁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抱住如同无尾熊一般挂在自己身上的谭果,秦豫认命的叹息一声,“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里,秦豫眼中迸发出一股子锐利的寒光,敢撞坏古民居的院门,一共开了五辆车过来,那至少来了十几个。  这一刻,秦豫突然庆幸谭果是个练家子,否则之前自己撤走了所有手下,如果谭果身手平平,那后果不堪设想!  秦豫越想越是懊悔,之前他总想着将谭果当成金丝雀关在自己的牢笼里,让她眼里心里只有自己,一切都以自己为重。  可是此时,秦豫心里头的这个念头忽然动摇了,他就算派了再多的人保护谭果,可是百密一疏,终究会有出现意外的时候。  谭果只有真正的强大,那才是最安全的,或许让谭果偶尔去接一下任务,磨练谭果才是保护她的最好方法。  双手抱着秦豫的脖子,双腿盘在他腰上,听到秦豫的问话,谭果抬起头,哼哼两声,显示自己的不满,“章成康的母亲,你把人给打到医院去了,他妈来找我算账。”自己这绝对是无妄之灾!  “章家?”虽然有点诧异,不过秦豫并没有多在意,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章家在帝京的确权势不小,可是到了S省,秦豫还真不怕。  “章家哪来的那么多人手?”站在卧房门口的罗非鱼一针见血的开口,眼神危险的眯了起来。  昨晚上章成康才被秦豫一脚踢断了肋骨送到医院去的,就算章家会来人,但是这大早上的,从帝京到S省,章家最多也就带五六个随行的手下。  可外面停了五辆车,至少来十几个人,那余下的人肯定是S省的。  如今在S省,谁不知道古民居是谭果和秦豫的住所,竟然还有人敢给章家提供帮助,来古民居找谭果的麻烦,罗非鱼精明的目光里快速的闪过一抹冷意,看来有些人是不将他们家先生放在眼里。  “不用查了,应该是秦家的人。”秦豫沉声开口,罗非鱼注意到的问题,秦豫自然也注意到了。  之前秦天霖和章成康就称兄道弟的,而且秦豫和秦家已经撕破脸了,秦天霖如今是秦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给章母提供人手的肯定是秦家。  此时,院门外响起民警的声音,“屋子里有人在吗?”  顾大佑快步走了过去,让人将横堵在院门口的车子挪开了,看向两个民警,“有什么事?”  “先生,你好,请问你是屋主吗?”民警看了一眼顾大佑,一看就知道这个男人不好招惹,更别说院子里还站着五六个黑色劲装的大汉。  “半个多小时前,我们接到了群众的报警电话,巷子口这边发生了动乱,有十多个人被送到医院检查了,我们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听到院子外的声音,罗非鱼快步走了出来,对着两个调查情况的民警热情的笑了起来,“两位警官好,我是屋主谭小姐的律师,今天早上一批陌生人突然开车冲到了谭小姐的院子,不过好在谭小姐有几分身手,那些歹徒被制服了,只是被打晕过去,估计这会儿已经醒过来了。”  民警明白的点了点头,五分钟之前他也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被送来的那些人都醒了,并没什么事,“麻烦屋主跟我们做个笔录,另外我们还要拍照取证。”  “可以,麻烦两位稍等一下,谭小姐受到了惊吓,一会就出来,两位警官先现场取证吧。”罗非鱼笑着应下,“对了,这边也有监控探头,两位警官可以将巷子里的监控录像拷贝走。”  一听到有监控,民警也松了一口气,有证据在就好,这样调查起来也方便,罗非鱼带着其中一个民警去了隔壁秦豫的房子。  看着笔记本上的监控画面,民警诧异的瞪大了眼,事情的经过的确和罗非鱼说的一模一样,是章母带的人率先将古民居的大铁门给撞坏了,通过画面可以看到,这些人的确是有备而来,连麻醉枪都带过来了。  好在藏藏也是凶猛,并没有被麻醉枪打到,随着监控画面的变化,穿着睡衣的谭果站在巷子里,章母嚣张的对着谭果说着什么,然后五个男人气势汹汹的向着谭果走了过来。  然后画面就变得极其劲爆,谭果基本是一招放倒一个人,十多个男人几分钟后都被打倒了,不过从监控看得出谭果出手虽然重,但也只是将人打昏过去了。  “这位小姐是干什么的?”民警震惊的看向身侧的罗非鱼,目光里写满了敬佩两个字!  这么可怕的身手,怎么看都不是普通人,不过好在谭果明显是正当防卫,而且也不存在防卫过当的问题。  “这个属于一级机密,警官您的权限还不够知道。”罗非鱼神秘一笑,刚打算说什么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抱歉,我接个电话。”  罗非鱼拿着手机向着门口走了过去,听着听着表情猛地一变,“你说什么?出了车祸?”  “是的,罗秘书,已经当成死亡了。”电话另一头的手下将刚刚收到的消息回禀给了罗非鱼,“送到医院的时候就没有呼吸了。”  “我知道了,将我们的人调过去,将车祸现场的一手资料还有医院那边的资料都拿到。”罗非鱼表情阴沉了几分,这些人还真是胆大包天!  罗非鱼接着下达命令:“肇事司机那边还有出警的交警那边,都派人保护好了,争取多拿到一些证据,有录音就最好了,这次他们要玩大的,我们就跟着玩大的,看看谁玩的过谁!”  挂断电话之后,罗非鱼快步向着一旁看监控的民警走了过去,“抱歉警官,这个案子涉及到了军事机密,这些监控警官你不能带走。”  罗非鱼带着一头雾水的民警去了谭果这边,让民警在门口等了一下,罗非鱼走了进去。  谭果已经换好衣服洗漱过了,正坐在客厅里等吃的,秦豫将煎好的荷包蛋和牛奶端了过来。  “先生,出事了。”罗非鱼看着再次成为妻奴的秦豫,“章成康的母亲在离开巷子之后,出了车祸,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死亡了,不过因为章家的关系还是进了手术室做了最后的抢救。”  谭果抬头看着秦豫,一脸感慨的开口:“我发现你们秦家都是狠人。”  以前谭果以为秦家就秦豫狠辣,秦翰兆这个父亲虽然够渣,但绝对没秦豫这么狠,秦天霖倒是有几分狠辣的意味,至于秦萱还有秦天祺都不足为惧。  可是此时谭果发现自己太天真了,帝京章家可不是什么善茬,秦家人竟然敢弄死章母来陷害自己,难道秦家就这么肯定这个黑锅自己会背?到时候如果自己查出真相来,秦家要怎么对章家交代。  “调查一下帝京章家的情况,秦天霖绝对没有这个胆子敢这么做,除非这件事是章家默许的。”秦豫并不太担心。  秦家也好,章家也罢,他们诸多算计,可是却根本不知道他们要对付的谭果是帝京谭家的人,否则就算借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绝对不敢这么做。  五分钟之后,罗非鱼将两个调查的民警带进了客厅。  谭果笑着看向两人,将自己的证件递了上去,“因为涉及到了国家安全,所以还请两位警官保密,尤其是监控的事情,两位不能告诉任何人。”  民警打开谭果的工作证件一看,眼睛倏地瞪大了,之前从监控上他们就知道谭果身手非同一般,一招就放倒了一个大汉,这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不过他们也只以为谭果是特工一类的人员,却根本没有想到谭果的级别竟然这么高,年纪轻轻竟然就坐到了局长的位置。  虽然他们并不清楚特调局具体的工作范畴,但是他们明白谭果的身份比起他们的大领导绝对强多了,这精湛的身手他们只在电影大片里看到过。  “请长官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泄露任何秘密的。”两个民警掷地有声的保证,眼睛里闪烁着兴奋又激动的光芒,他们原本就处理处理打架闹事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根本没有想到竟然会碰到这么高级别的案子。  !分隔线!  章母车祸意外身亡的案子被捂的严严实实的,事发都两个多小时了,依旧没有人找谭果,看来这些人是打算将证据搜罗齐全了,然后将谭果直接钉死,不给她任何翻身的余地。  所以秦豫回公司之后,谭果依旧打了电话给佘政,两人继续去调查方衍的案子,汽车直奔医院而去,谭果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翻看着马志诚的资料。  当年就是马志诚给受害人芮蕊进行的各种检查,从衣服上提取到了方衍的指纹,在芮蕊的身体敏感部位同样也提取到了方衍的DNA,最关键的是芮蕊的血液化验,里面有迷幻药的成分。  事后警察搜查方衍的住所,不但在他的电脑上找到了购买迷幻药的交易记录,抽屉还找到了剩下的迷幻药,经过马志诚的化验,和芮蕊身体里的迷幻药成分一致,这可以说是关键性的证据。  第三医院,后勤办公室。  “你还想不想干了?我告诉你,我是后勤主任,我说了让你将这些床单被套重新洗就是要重新洗!”马志诚恶毒的开口。  他已经五十多岁了,也快退休了,可是身上却丝毫没有老年人的平和,扭曲的表情,恶毒的笑意,活像是个老变态,“这是我的衣服,你顺便给我洗了,要手洗,不准用洗衣机!”  “是。”被马志诚骂的狗血喷头的女人大概三十多岁,虽然脸上带着疲惫,可看得出她很漂亮,五官端正,只是人没什么精神。  很高兴女人的臣服,马志诚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副施恩的姿态,“那行,你赶快洗,只要你洗干净了,这些床单被套就不用洗二遍了,我就在这里监督着你。”  女人隐忍着,目光里含着泪水,看着盆里的衣服,出了马志诚的衬衫和裤子外,还有他贴身穿的内裤,关键是内裤还有白色的斑斑点点。  女人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她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也知道马志诚这是故意来羞辱自己,但是为了保住自己还有自家男人的工作,女人也只能装作不知道,开始清洗马志诚的衬衫。  因为马志诚要求必须手洗,所以女人只好蹲在地上,用搓衣板开始洗,现在裤子都是低腰的,女人这一蹲,就露出了一片雪白的腰身,而因为搓洗衣服的动作,原本丰满的胸口前后不停的颤动着。  马志诚眼神愈加的猥琐而下流,端起桌子上的一杯水,然后想着洗衣服的女人走了过去,故意将杯子里的水向着她的胸口泼了过去。  “啊!”女人被吓了一跳,慌乱的站起身来,虽然水是冷水,可是女人穿的是医院统一的白色衬衫,这会被水一泼,白衬衫就成了透明色,连里面肉色的文胸也是清晰可见。  “抱歉,手滑了一下,还好这是冷水。”马志诚随口解释了一句,色眯眯的目光故意的盯着女人的胸口看了过去,“这气温虽然三十多度了,但是衣服湿了也容易感冒,你就去我的休息间换衣服吧,放心,我替你守在外面。”  女人脸色苍白,揪着领口的双手哆嗦着,眼前的马致远看起来也就一米六,头发已经花白了,干瘦的老鼠脸上满是老年斑和皱纹,凹下去的眼睛里充满了算计淫邪。  “不用换了……我先洗衣服……”女人声音结巴的开口,她再次蹲下身来,虽然衬衫湿透了,但是蹲下身来,倒是被遮住了。  马志诚眉头一皱,不悦的看着违背自己命令的女人,“杨丽,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难道是那种虐待员工的领导吗?还是说你不相信我的人格?”  “马主任,我没事。”女人弱弱的开口,声音已经哽咽了,“事情多,我先做事,我身体好,不会感冒的。”  “我让你换你就去换,这是命令,你要是不想干了,卷铺盖滚蛋,对了,还让你家男人跟着一起滚,我们医院不需要不执行命令的员工更!”马志诚怒火冲冲的咆哮起来,砰的一下将门打开了,“你现在就滚!”  后勤部这边白天虽然员工很少,大家都在楼层里工作,但是还有几个人在,听到马志诚的声音,众人同情的看着被喝斥的女人。  马志诚虽然也被叫做主任,其实只是后勤部的一个副主任,分管的还是最没有油水的岗位:洗衣房的工作、电梯的维修、还有污水的处理。  至于其他有油水的后勤岗位,食堂也好仓库也好还有物资采购都是其他副主任在管。  也正是因为如此,马志诚这个副主任被后勤部的人称为老变态,他捞不到任何油水,就拼了命的折腾自己手底下的几个员工,各种挑剔、折腾,鸡蛋里挑骨头。  有些脾气大的员工直接撂担子不干了,反正一个月也就三千不到的工资,到哪里不是工作,何必被马变态折磨。  可是此时正被刁难的杨丽却不同,她家是外省农村的,婆婆因为肛肠癌症早期,就在医院里治疗,医疗费就十多万,杨丽和她老公都孝顺,再加上还有治愈的可能性,所以宁可自己吃苦受累,也要给老人治病。  医院里的医生也很同情杨丽一家子,刚好后勤部也缺人,毕竟以马志诚的变态,来多少员工就会辞职多少个,所以医院就让杨丽和她老公都进了后勤部上班,这样一来照顾老人也方便,还能多赚一点钱。  说起来一切真的很好,偏偏马志诚这个老变态喜欢欺负性子老实的杨丽,也知道她家经济困难,不管自己怎么折磨对方,她都不敢辞职。  人善被人欺!所以马志诚也就越来越过分了,要不是畏惧法律,估计他早就对杨丽下手了,目前就是言语调戏,动手动脚的,摸一下屁股,掐一下胸口,却不敢真的做出什么事来。  “我真的不用换衣服。”杨丽摇着头,快速的擦去眼角的泪水,畏惧又惊恐的看着表情凶狠的马志诚。  “给你两条路,要不进去换衣服,要不你就滚。”倨傲的开口,马志诚板着满是皱纹的老脸,吃定了杨丽不敢辞职,辞了职,她和她男人小学都没有毕业,在南川能找到屁工作,就算找到工作了,他们住哪里吃什么?  在医院这边给他们夫妻提供了一间免费的宿舍,而且食堂这边也便宜,还可以照顾生病治疗的老人,否则一旦出去工作了,杨丽夫妻只能一个人去上班,另一个必须留在医院照顾老人,这样一来,他们俩根本负担不起这高昂的治疗费。  “我……我……”犹豫着,杨里根本不敢进去换衣服。  好在察觉到不对劲了,后勤部有好心的人去外面叫来了杨丽的男人,鲁海个头并不大,身体有些瘦弱,他身体并不好,不能干重活,好在以前学了维修,算是有点技术,在后勤部做的也是维修的事,不需要花大力气。  “马主任,小丽是不是做错了什么?”鲁海声音紧绷的开口,不安的搓着双手。  看着杨丽湿透的衬衫,鲁海嘴唇哆嗦着,最终什么也不敢说,因为被生活所迫,被高额的医疗费所逼,他们不能丢了这份工作。  “哼,我看你们夫妻两就是不想干了,不服从领导的管教,做事也是拖拖拉拉,医院这边都接到好几次投诉了,我看你们今天就滚吧。”因为办公室外还有其他人在,马志诚也不敢太过分,所以将怒火毫不客气的就撒到鲁海和杨丽身上。  老实巴交的夫妻两人脸色刷的一下苍白,惊恐万分的看向马志诚,也顾不得害怕了,哽咽的哀求着,“马主任,我们一定好好工作,求你不要开除我们。”  “哼,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你们再求也没用,快收拾东西滚!”马志诚得意洋洋的昂着头,内心得到了无比的满足,好像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主治医生,病人家属都要捧着自己,又是送烟又是送红包,他就是掌管生死的神!  夫妻两人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断的哀求着,各种好话说尽,可是马志诚却依旧高昂着下巴,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你们就算把头磕破了也不行,医院不要你们了,赶快滚。”  谭果和佘政过来时就看到这一幕,两人眉头不由的一皱,原本对马志诚就没有什么好印象,此刻看他那高高在上的模样,谭果突然有种一拳头将人打飞出去的冲动。  “你们是谁?这是后勤部,闲杂人等不准进来!”马志诚还端着架子,似乎后勤部就是他的领地,而他就是说一不二的帝王,此刻一看谭果和佘政,还没有从那种自我满足的感觉里走出来。  “警察!”佘政毫不客气的亮出了警官证,对待马志诚这东西,就不需要好言好语,“马志诚,你涉嫌一起旧案,跟我们走一趟!”  刚刚马志诚又多么得意,此刻他就有多么惊恐,像是被针戳了的气球,咻一下,刚刚的高姿态都没有了,“我可是奉公守法的公民,我没有违法犯罪!”  “有没有犯罪不是你说了算,是证据说了算,跟我们走一趟!”佘政声音陡然一冷,锐利的眼神像是刀子一般,在他威严的目光下,任何违法犯罪的不法分子都无处可逃!  后勤部的人都以为杨丽夫妻要倒霉了,就算能保住这份工作,估计也要被马志诚这老变态给折磨的半死,谁知道事情发生了如此戏剧化的一幕,马志诚直接被佘政押走了,还是戴着手铐被押上警车的。  审讯室里,让马志诚坐了四个多小时,一直到下午三点多,佘政这才走了进来,看着心理防线已经快崩溃的马志诚,佘政将卷宗往桌子上一丢,发出砰的一声,将马志诚吓的一个哆嗦。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马志诚,人在做、天在看!”佘政声音异常的冰冷,翻开桌子上的卷宗,“十多年前你收受了贿赂,陷害方衍,你以为你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吗?”  马致远想了几个小时,他这辈子做过太多的坏事,不过倒不至于太严重,如同他故意折腾杨丽夫妻的事,虽然极其恶劣极其变态,但是上升到了法律的层面,最多也就是治安拘留而已。  这还是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否则这种事法律也不好裁定,所以马致远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不过想着想着,他的确想到了当年方衍的案子,十多年前的五十万,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可是这些年马致远一直关注着吴泰鸣的情况,知道他混的风生水起,如今更是秦家研究所的所长,在科技领域也算是泰山北斗的人物,所以马致远感觉不应该是方衍的案子。  如果是这个案子,首先要倒霉的就是吴泰鸣,只要吴泰鸣没事,自己就没事,可惜偏偏怕什么来什么,如同佘政说的一样,有些事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当年我都是按照程序在检查,我没有收手任何贿赂。”马志诚紧绷着满是皱纹的老脸,这个案子都过去十多年了,他们就算再要调查,也没有任何证据。  马志诚虽然心里头有些慌乱,却死咬着不松口,毕竟当年他已经将所有证据都抹除掉了,至于警方那边的证据,都是符合案情的,不管怎么查都查不出任何漏洞来。  如同佘政之前推测的一般,马志诚的确比胡玉梅难搞多了,胡玉梅稍微恐吓一下,什么都招供了,可是马志诚却什么都不承认。  一个小时之后,佘政让郝小北继续审问,自己回了办公室,看向坐在里面的谭果,“不行,不松口,时隔十多年了,马志诚是有恃无恐,知道我们找不到有用的证据。”  “那就用我的办法,放心吧,他这种人越老越怕死,有了死亡的威胁,保管他什么都招供了。”谭果冷冷的开口,放下手里头的资料,说实话马志诚这种人渣变态,真的很该死。  虽然他还不敢干出什么杀人害命的事情来,但是在医院后勤部的这些年,他真的没少折磨那些底层员工。  谭果感觉要是自己碰到这种人渣,早就按耐不住将马志诚给打死了,不打死他也要打残他,实在太可恨了,这种人就像是吸血的蚂蝗,不致命,但是却让人备受折磨。  “行,那就按你说的办。”佘政点了点头,他也不是不知道变通的人,以马志诚目前的情况,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招供的,既然如此,只能让谭果出手了。  从审讯室里出来,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马志诚阴沉着脸,他真的没有想到时隔十多年了,方衍的案子竟然会被重新调查,越想马志诚越是不安。  这边他刚走到外面,迎面走来一个人,两人砰的一下撞到了一起,男人对着马志诚骂了几句,这才离开了。  浑然没有察觉到手机和钱包被偷了,马志诚也没心情和对方理论,招了一辆出租车就上车离开了。  半个小时之后,看到被小偷洗劫一空的公寓,马志诚头嗡了一下,赶忙向着家里的保险柜跑了去,可惜,保险柜也被撬开了,马志诚双腿一软的跌坐在了地上。  当年马志诚在医院还是主治医生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工资高,外快也多,基本他经手的手术,病人家属不送一千以上的红包,他就会各种刁难。  但是也担心被查到,所以这些外快收入,马志诚从来不存到银行,而是特意买了一个保险柜,将钱都放到保险柜里。  估计是喜欢看到一沓一沓的钱堆放在一起的视觉冲击,后来马致远每个月除了必要的开销之外,余下的钱都取出来放到保险柜里了。  可是今天,家里头被小偷光顾了,一毛钱都没有了,更别说保险柜里还有名牌的手表、玉石这些东西,都没有了。  马志诚脸色煞白着,想要拿手机报警,这才发现手机不见了,身上的钱包也不见了,钱包里的银行卡和身份证都跟着一起丢了。  谭果从佘政这边离开后,她估计最多一个星期,被恐吓的马志诚为了保命肯定要赵佘政自首,到时候他就什么都交待了。  谭果目前在意的是章家的事情,秦豫说的很对,秦天霖就算再恨自己,他也不敢害死章母来陷害自己,即使他计划的天衣无缝,但是只要做了,就会留下痕迹,秦天霖绝对不敢赌,所以这件事肯定是帝京章家已经同意了。  坐在咖啡厅里,谭果等了十来分钟,关煦桡大步走了过来,揶揄的看向谭果,“和秦豫和好如初了?”  “我们本来就没分手,秦豫就是闹点小脾气。”谭果一副大度包容的模样,可是眉眼里却都是甜美的笑意,和秦豫的和好,让谭果的确心情大好,语调里都感染了这份喜悦,“煦桡,帝京章家的事情你了解的怎么样?”  谭果虽然也是帝京人,可就她那死宅的性子,估计除了柳叶胡同这边的人家,帝京其他家族,谭果最多就知道一点皮毛,更多隐秘的消息肯定不知道。  “刚刚我已经问了一下,帝京章家的确够狠。”关煦桡说到这里,温和的表情也沉了几分,“章成康的母亲在帝京贵妇圈子里算是一个笑话,当年白家为了生儿子,将大女儿白歌送去了庵堂里,一直到她十八岁才被接了回来。”  章母,也就是白歌后来下嫁到了章家,嫁给了章成康的父亲章继,但是白歌说到底就是个言语粗俗、性子泼辣的泼妇,别说和世家名媛相比,就和那些小户千金相比都差太远了,言谈举止真的是粗鄙不堪。  “你是说章家现在起来了,白家败落了,章家想要换个媳妇?”谭果听关煦桡说了个大概,就已经猜到了章家人的打算,不过这样也太狠毒了。  “是的,章继山当年有个初恋情人,就是刘家的小女儿,刘家只是经商,虽然家业庞大,但是对章家的帮忙比起白家却小了很多。”关煦桡这边查的很深,所以也就知道章成康的父亲章继这些年一直偷偷和刘家小女儿在联系。  刘家是经商的,这些年房地产业起来了,刘家在商界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而白家毕竟前面生了三个女儿,而且白父性格古板,重男轻女,对女儿根本没有什么教养教导。  所以除了章母之外,白家余下的两个女儿都嫁到了外省,和白家都快断了联系,基本就是维持着面子情,毕竟白父一心要培养最小的儿子,根本不管女儿的死活。  可是白家的小儿子被白父寄予太多的厚望,最后养着养着就养歪了,说白了那就是个二世祖,白父还活着的时候,白家小儿子也算不错,毕竟帝京这些世家都要给白父几分面子。  可是白父前年去世了,白家就剩下这个二世祖撑面子,白父早些年的朋友还照顾着白家二世祖,但是毕竟是烂泥扶不上墙,再多的感情都架不住这样的损耗,白家二世祖不成器,那些老朋友渐渐也寒了心,不再管他了。  白家没有了依靠,刘家的事业却蒸蒸日上,章家早就看不上章母这个不上台面的儿媳妇,但是帝京世家圈子也有特定的潜规则。  章家如果在白家败落之后,直接将章母赶走了,日后帝京绝对没有哪个家族刚将女儿嫁到章家去。  谭果切着蛋糕,嘲讽的摇摇头,“所以章家就借刀杀人,和秦天霖合作,将章母的死算到我头上,白家就剩下一个二世祖了,他不可能追查到底,所以害死章母的罪名就算到我身上了,章母一死,章家就可以和刘家联姻了。”  “哼,章家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他们难道以为帝京那些家族都是傻的?”关煦桡不屑的冷嗤着,章家果真是上不了台面,当年如果不是和白家联姻,章家能爬上来?  结果白父一死,就人走茶凉,章家还以为自己计划周全,却是被眼前利益冲昏脑子了,刘家为什么愿意搭理章家?  不过是看上章家的地位而已,换成帝京其他家族,保管没有人愿意和章家联姻,章家行事太狠心太薄凉。  ------题外话------  明天高考了,祝高三的亲,旗开得胜!放平心态,好好发挥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