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00章 下跪求情

第200章 下跪求情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91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8
    白圣天从章继这里拿了足够的好处后,章家和秦家、刘家终于要出手了,可是在他们出手之前,佘政却带着手下去了秦家研究所将吴泰鸣给抓起来了。  市局,刑侦大队。  秦天霖是亲自来市局了解情况的,当时佘政抓捕吴泰鸣的事情闹的太大,各大报纸杂志社还有电视台的记者都在。  再加上之前科研会的时候,吴泰鸣被外国专家各种嘲讽讥笑,说秦家研究所根本没有任何科技成果,不过是花大钱买国外淘汰的产品,然后回来改装,弄个山寨货来赚噱头,丢尽华国科研人员的脸面。  这一次吴泰鸣被抓,立刻成了头条新闻,再加上秦豫暗中的操控,秦家辉煌集团的名声也受到了影响,所以秦天霖才会亲自来市局。  “佘队长,不知道吴博士犯了什么罪?”秦天霖面色很冷,阴沉的目光盯着佘政,即使已经是秦家铁板钉钉的继承人了,可是在S省,不少人都顾忌秦豫的存在,所以并不和秦天霖交好。  这让心高气傲,一贯自诩不比秦豫差的秦天霖在无法接受的同时,也感觉到异常的愤怒,不过其他人至多在观望,秦豫和秦天霖都不得罪,可是佘政却明目张胆的帮着秦豫,这让秦天霖看向佘政的眼神愈加的阴沉。  “秦经理,根据警方的调查,当年吴泰鸣栽赃陷害方衍强暴未遂,导致方衍被判入狱一年,警方已经掌握了相关的证据,所以吴泰鸣不能被保释。”佘政神色冷淡的解释着,并不将表情愤怒的秦天霖放在眼里。  不说佘政和谭果、秦豫的私交,就这个案子本身而言,吴泰鸣犯罪了,佘政就有责任将他缉捕归案,之前听了谭果的话,佘政特意去了乡下一趟,麻脸男人的老房子没有忍住,一直都锁着。  佘政带着手下仔仔细细的翻找了一整天,终于在墙缝后面找到一个饼干盒,里面有一封忏悔书,正是麻脸男人对当年陷害方衍事情的忏悔,里面他详详细细的交代了自己的犯罪经过,而这一切正是吴泰鸣指使的。  不过吴泰鸣对这个表弟还是很不错的,对方癌症晚期之后,看病的钱包括主治医生都是吴泰鸣找的,所以满脸男人既对方衍很愧疚,又不愿意出卖吴泰鸣这个表哥,所以才留下这么一封忏悔书。  如果警方找到了,那么吴泰鸣即使被抓坐牢,那一切也是天意,如果这封忏悔书一直埋在墙缝里没有被发觉,那也是上天的意思。  除了胡玉梅和马志诚的指控,如今又有了这封忏悔书,回到南川之后,佘政立刻就申请了拘捕令,逮捕了涉案的吴泰鸣。  看着铁面无私的佘政,秦天霖冷笑连连,“那好,既然佘队长认为证据确凿,希望法庭会有一个公正的判决,不过佘队长,你和谭果关系暧昧,这个案子由你接手只怕不合适,我会向市局领导反应这个情况的。”  “这是秦经理你的权力。”佘政面色一片坦然,秦天霖难道真以为秦家在S省已经一手遮天了,可以将自己调离这个案子吗?他也太小看秦豫了。  “好自为之!”冷冷的丢下警告,秦天霖转身离开,去见吴泰鸣的律师此时已经回来了,正正在走廊里等着秦天霖,看到人出来之后,立刻迎了过去。  “秦经理。”律师戒备的看了一眼佘政,随后和秦天霖大步向着外面走了去,压低声音开口:“这个案子有些棘手,佘政这边掌握了不少证据,局势对我们很不利。”  “不用担心,这个案子不会由佘政处理的。”秦天霖倨傲一笑,一个小小的刑侦大队的队长就敢和秦家过不去,看来这些人也太小看秦家了。  这一次正好拿佘政来立威,也让S省的人知道百年世家的秦家,可不是秦豫这种成立几年的小公司可以对抗的。  离开市局之后,让律师回去准备资料帮吴泰鸣打官司,秦天霖独自开车向着市郊一处隐秘的会所赶了过去。  这个高尔夫会所是临山建造的,依山伴水、空气极好,而且层层检查、安保严格,足可以知道会所的隐秘性有多高,而今天会所是被一个大人物包场了。  “柯书记果真是年轻有为,看着你们年轻人,我可是老了。”章继一扫之前严肃冷淡的表情,此时面带着和煦的笑容,姿态甚至放的有些低。  坐在章继对面是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五官俊朗,眉宇带着世家子弟的尊贵和傲气,柯华目光里闪烁着精明之色,此刻朗声一笑的回道:“章叔太客气了,我还年轻,再说下个星期我就要离开S省了,章叔还是叫我名字就好。”  柯华能来S省任职,不过是因为孙学军刚当上S省的一把手,谁知道就出了车祸,所以这段时间就有柯华来暂代相关的工作,如今孙学军已经没事了,柯华把手头工作交接之后,就要回帝京了。  “柯大少太谦虚了。”章继笑着给柯华倒了一杯茶,虽然说他辈分上比柯华大,但是论起来,柯华是柯家的接班人,章继也是章家的家主,两人地位是对等的,但是比起柯家,才发展二十来年的章家就差远了。  柯华端着茶杯,目光悠远的看着对面的青山,缓缓开口道:“秦豫已经率先发难了,吴泰鸣被抓,接下来秦家只怕要迎接秦豫狂风暴雨般的报复打击。”  在官场多年,已经五十二岁的章继绝对不会犯轻敌的错误,“比起秦家,秦豫终究太弱了,若是给秦豫三十年的发展时间,或许他可以撼动秦家,但是目前而言,秦豫注定了会失败。”  和秦家多年合作关系,章继比谁都清楚秦家底蕴的强大和可怕,秦豫实在是太狂妄太年轻了,更何况这一次不单单是秦家,章家和刘家也会同时出手,三方联手,秦豫必死无疑。  一个商界初出茅庐的保全公司,就妄想和秦家这样的商业巨头对抗,秦豫小看了秦家,高估了他自己的实力,所以注定了日后的失败。  听着章继信誓旦旦的话,柯华眯着凤眸,神色诡谲莫测,将茶杯放在桌子上,沉默片刻之后,柯华突然开口:“话虽如此,可是章叔,你认为谭果此人如何?”  如果真论起来,柯华心里头有种莫名的感觉,他认为谭果比秦豫更为强大,这才是真正的敌人,而且是柯华看不透的敌人。  当初S省众人认识谭果,是因为价值不菲的古民居,那个时候所有人都以为谭果不过是个小保姆,靠着美色和手段才将古民居弄到手,但是事实证明所有人都错了,古民居从一开始应该就是谭果的产业。  而柯华真正注意到谭果,是因为她在金三角的表现,唐家和铁钱帮、红毒帮的倒台,都让柯华明白谭果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不过这个世界上有能力有手段的人很多,柯华并没有太上心,但是之前科研会在南川召开,当知道会展大厦的产权属于谭果时,柯华着实震惊了。  当年会展大厦要修建之前,柯华也有这个意思,只可惜这块地皮太难拿下来,南川市中心的地产,就算以柯家在帝京的地位,要拿下也不容易,如果做的太过,有伤柯家的面子,会让人感觉柯家吃相太难看,在重金钱利益。  虽然放手了,但是柯华还是有些不甘心,他私心打听了,知道了一点内幕消息,拿下会展大厦开发权的人在帝京有相当的关系,至于是谁,柯华都没有打听到,对方藏的太深,柯华也不敢太深入调查,不想犯了忌讳。  没有想到时隔多年,会展大厦的产权竟然是属于谭果的。  再加上科研会期间,原本M籍石安全博士的离奇失踪,柯华就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只可惜这牵扯到了高层机密,以柯华目前的职位,他还没有资格去知道内幕。  但是这种种迹象,都让柯华知道谭果绝对不简单,她背后肯定有人,这个人在帝京权势绝对不小。  “柯大少你是担心谭果和秦豫狗急跳墙,会对我们下黑手?”章继倒是理解错了柯华话里的涵义,只当他是不放心,毕竟谭果和秦豫那都是狠角色,真的被逼急了,绝对能下杀手。  柯华端起茶杯喝着茶,没有解释什么,不过这趟浑水他是不会介入的,只是章家来势汹汹,看起来秦豫必败无疑,可是柯华却感觉最终胜利的人会是秦豫,这种敏锐的直觉,也是柯华的优势之一。  章继原打算让柯华帮忙,将佘政从吴泰鸣的案子里调走,换一个人来接手这个案子,毕竟佘政和谭果、秦豫的私交太好,只可惜柯华也是官场老手,一手太极打的极好,却根本不表态。  秦天霖过来时,章继和柯华之间的交谈已经结束了,柯华甚至先一步离开了,“章叔,柯大少走了?”  看着桌子上多出来的茶杯,秦天霖不由皱起眉头,柯华竟然不愿意成人之美?  “无妨,对付秦豫,我们三家联手就成了,柯家看不上这点利益不出手也不会影响大局。”章继绷着脸,看得出他也有些的不高兴。  目前柯华在S省主持工作,他们三家既然要对秦豫出手,于情于理都要通知柯华,章继原以为让柯华在适当的时候给予一些方便,到时候秦豫这边破产之后,三家也会让出相应的利润给柯华。  这样一来,不但对付秦豫的事情更有保障了,而且也能和柯家搭上关系,算是一举两得,对章继而言,金钱财富还是小利,和柯家交好那才是大利,谁知道柯华竟然保持中立的态度。  “那佘政这边就需要章叔你出面了。”秦天霖倒也没有多在意。  柯家比起章家的位置还要高,看不上这点利润也是情理之中,更何况秦豫那就是一条疯狗,柯大少说不定也担心被秦豫嫉恨报复,所以才不愿意出手。  当初秦豫不就是靠这种歹毒的行事风格,才顺利的拿下赵家的公司,越是有地位有权利的人,越是胆小怕死,看来这个柯家大少也不过是个凡夫俗子,秦天霖甚至感觉若是自己生在帝京柯家,他的成就一定比柯华更高。  “放心,这件事我来处理就行,你和刘家配合,同时出手打压秦豫的生意。”章继眼神阴狠了几分,心中已经有了决策,在打压秦豫的同时,他也打算将白家也收入囊中,以后帝京白家即将成为历史,白圣天敢吞了自己两个亿,也该吐出来了。  想到这里,章继阴狠一笑,这些年给白圣天收拾了多少烂摊子,如今一切都该结束了。  当着秦天霖的面,章继一个电话打了出去,即使不走柯华这条路,但是章继亲自出面,相信S省还是有很多人会给他几分薄面的。  “章领导,哈哈,领导你太客气了,有什么事你说,我一定全力以赴。”电话另一头传来了一道爽朗的男音,语调里带着几分巴结和谄媚。  “不是什么大事。”章继缓缓的开口,以他目前的身份和地位,他主动让人帮忙,其实也是给对方施恩,让对方有途径和帝京章家搭上关系,“我在南川这边有个案子……”  之前男人答应的很干脆,可是听着听着,表情就变了,片刻之后,有些迟疑的开口:“领导,这件事有点棘手啊,不是我不帮忙,实在是我人微言轻,孙学军书记和谭果关系密切,这件事真的不好处理。”  听到男人话里推脱的意思,章继错愕一怔,他从秦天霖这里也知道孙学军和谭果关系密切,但是在体制内工作,谁和谁的关系不密切,就算是仇敌,见面了那也是老朋友般,要捅刀子那也是背后做。  孙学军和谭果、秦豫的关系,在章继看来不过是合作关系而已,如果章家、秦家和刘家同时对谭果秦豫出手,孙学军绝对不会阻止,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合作伙伴,和章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交恶。  “你是说孙学军会坚定的站在谭果这边?”章继压低了声音,面色沉重了几分,如果孙学军力挺谭果和秦豫,这件事就会棘手很多。  七月一到,柯华就要离开了S省了,孙学军也要回来工作了,他如果铁了心的要保下谭果、秦豫,章继这边会多出很多麻烦来,想要对付秦豫都会被牵制。  “是,领导,我可以肯定,谁动了谭果,孙学军书记绝对和他死磕到底。”男人语调坚定的开口,所以自己不可能为了帮章继而和孙学军成为仇敌。  挂断电话之后,章继脸色阴沉的有点骇人,他此时有点明白柯华为什么不愿意介入了,孙学军竟然如此看重谭果,这样一来,想要将佘政调离吴泰鸣的案子就不太容易了。  斟酌一番之后,章继知道以孙学军在S省的地位,在这个地方,没有人敢帮自己的忙,毕竟县官不如现管,帝京章家的名头再响亮,那也是在帝京,在S省这个地方,还是孙学军更有影响力。  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联系人,章继决定走自己在帝京的关系,让上面给S省施施压,而且自己的理由也是光明正大的,佘政和谭果私交密切,他的确不合适接手吴泰鸣的案子,我国处理案子一贯都有避嫌的潜规则,将佘政调走绝对是合情合理。  五分钟之后,听完章继的话,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带着笑意,听起来有些有几分苍老,“哈哈,这点小事我接了,小章你不必这么客气,这并不算什么难事,行,我现在就打个电话出去,你等我的好消息。”  S省的人在孙学军的手底下工作,谁也不敢和他这个一把手作对,到时候别说前途了,估计能保住工作都困难。  但是对远在帝京的人而言,这点事都不算是事,不过是一个电话就能解决掉的,而且也是根据法律法规在行事,根本不算为难。  看到章继表情舒缓下来了,秦天霖也是一喜,他知道事情肯定成功了,不由笑着给章继倒了一杯茶,“章叔,你喝茶,只要佘政不接手这个案子,那绝对不会有事的。”  “放心吧,不过是小事。”章继喝着茶润着嗓子,将手机放在桌子边缘,只等着对方的好消息。  章继和秦天霖就秦豫的事情再次交谈起来,几分钟之后,手机响了起来,章继停下话,笑着接起电话。  “小章,这件事我不能帮你了。”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没有了之前的爽朗,此刻带着几分沉重之色,“具体的原因我不方便和你说,但是,小章,你该知道经济自贸区的事情之所以能成功,秦豫在其中绝对是立了大功,而且乔老和孙学军都会力挺秦豫,而且龙虎豹比你想象的背景要深得多,那个案子你还是罢手吧。”  对方说完之后,也不等章继的开口就挂断了电话,看得出对于这件事绝对是讳莫如深,不愿意多谈什么。  笑容僵硬在脸上,章继啪的一下将被挂断的手机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原本以为不过是一句话的小事,竟然一而再的受阻,这让章继脸色格外的难看。  “天霖,关于秦豫和龙虎豹你到底知道多少?秦豫在帝京只怕也有相当的关系。”章继沉声开口,此时他已经怀疑柯华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内幕,所以才不愿介入,难道秦豫真的藏的很深?  “六年前,秦豫失踪,下落不明,今年他突然回到了南川成立了龙虎豹保全。”秦天霖自然也深入调查果秦豫,只可惜很多事藏的太深,秦天霖能调查到的情况很少,“据说龙虎豹在国外已经发展了几十年了,根基很深,和我们华国军方也有合作关系,会给军方提供一些特训。”  这些情报,章继也清楚,“还有呢?秦豫为什么能接手龙虎豹保全?”一个在国外傲然屹立了几十年的保全公司,和华国军方也有合作,这根基背景只怕比自己想象的要深。  “章叔,龙虎豹之前都在国外,所以我们能查到的消息并不多,不过根据我们秦家的调查,秦豫当年失踪应该是被龙虎豹的人意外救走了,后来龙虎豹的幕后老板退位了,将权利交给了秦豫。”  秦天霖有时候真的怀疑,秦豫难道是上天的宠儿吗?龙虎豹保全这样可怕的国际势力,幕后神秘老板竟然就这么轻易的把权利交给秦豫,让他成了当家人。  想自己还是秦家的人,要拿下秦家都如此困难,秦豫轻而易举就得到了这么多,老天真的太不公平了。  短时间之内,只怕就算深入调查也查不到什么,章继沉吟片刻后开口:“天霖,要走关系将佘政调离这个案子只怕不容易,你只能另外想办法了。”  帝京和S省这边都没有人敢出手帮忙,章继就知道这条路是肯定走不通了,但是秦豫已经开始反击了,如果章家和秦家、刘家不完美的接下秦豫的第一个报复,那么对三家的名誉而言绝对会是一个重创。  要一举拿下秦豫的公司,除了三家联手之外,何尝不需要S省其他的商家同时出手,墙倒众人推,大家同时对秦豫出手,分割这一块大肥肉,章家和秦家、刘家自然拿大头,其他出手的人拿小头。  可如果S省商界的这些人畏惧秦豫不敢出手的话,只靠三家联手,短时间之内绝对无法拿下秦豫,所以不管如何,吴泰鸣这个案子一定要办的漂亮,这是双方的第一次真正的较量,谁赢了,在气势上至少占据了优势。  秦天霖也没有想到有章继出面都如此棘手,看来秦豫真的不容小觑!想到这里,秦天霖眼中快速的划过一抹不甘和嫉妒,“章叔,你放心,既然这样,吴泰鸣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  !分隔线!  如今S省包括华国其他的商界世家都在观望着S省的局势变化,众人都在猜测秦豫能不能抗住三家联合的打击,如果扛不住了,到时候这些人观望的人必定会同时出手分一杯羹。  从吴泰鸣被抓捕归案,到如今都过去二十四小时了,吴泰鸣还在市局关押着接受审讯,这让围观的众人不由诧异,秦豫都出招发难了,难道秦家和章家、刘家就这样看着?  谭果刚到新锐科技,就看到公司大门口里三层外三层的人,除了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之外,记者媒体竟然也都在场。  好在保安给力将当事者带进了公司,将公司大门紧闭着,这才挡住了要往里冲拿第一手新闻消息的记者媒体。  “咦,那不是谭果?新锐科技的老总?”有眼尖的记者认出了谭果,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拿着话筒就想要冲过去,采访不到当事人,能采访到新锐科技的老总也可以啊。  “你给我站住,你不想活了!”一个同行眼明手快的将差一点冲出去的记者给抓了回来,阴着脸,恶狠狠的警告者,“你不想活了,我们还想活,那是你能招惹的人吗?”  看着一脸懵懂不解的记者,同行气的要骂人了,“你难道不知道?也对,你才从邻省调过来,不知道也不奇怪。”  同行压低声音解释道:“之前就有人放出话来,不管秦家和秦豫如何撕如何斗,但是不准任何人对那位出手,包括我们媒体也收到了消息,黑道上同样发出了黑皇令,任何人都不准打扰那一位的生活,谁敢违规,咔嚓!”  “不是吧?真有这么大的势力?”记者下意识的抖了抖,不过看到谭果过来了,所有围拢的记者都将镜头转过去了,没有一个人敢偷拍,而且还主动让出一条路来,就知道同行不是骗自己的。  “之前我听说有个不守规矩的,在吴泰鸣被抓了之后,跑到古民居那边想要偷拍,第二天被发现之后,右手已经被废了。”同行说着说着,自己都心有余悸的抖了几下,有些人是绝对不能冒犯的,所以他们去拍秦豫都没事,但是绝对不能招惹谭果,这是规矩。  谭家要保护谭果,如今章家、刘家和秦家已经联手了,就靠秦豫的威名,根本不管用,所以谭亦这才借着顾岸这边在S省放出了消息,再加上有乔老还有孙学军的配合,除了章家这三家不以为然外,其他人都不敢轻易对谭果出手。  此时,无人机研究实验室。  “学长,我求求你,你就放过泰鸣吧。”宋涵哽咽着,泪水涟涟的从眼角滚落下来,她虽然也四十多岁了,可是保养的很好,又化了精致的妆容,衣服穿的也年轻时尚,乍一看就像是三十出头的女人。  “不是我不放过吴泰鸣,这是刑事案件,我没有权利介入。”方衍冷淡淡的开口,当年记忆里那个可爱活泼的小学妹早已经不见了。  “我知道,我知道泰鸣做错了,可是学长,泰鸣都已经四十多岁了,你难道忍心看着他在牢里受苦?”宋涵一把抓住方衍的胳膊,仰着头,哭的异常委屈而可怜,“而且有了这个案底,你让凡凡怎么办?他马上就要考公务员了,如果他爸爸坐牢了,有了案底,凡凡的政审肯定过不了,他这辈子就毁了。”  方衍性格虽然古板,可是正是这份古板,才让他有了原则性,不轻易被宋涵的泪水所打动,“这件事我帮不了你。”  宋涵低着头,眼中快速的闪过愤怒和恼火,她没有想到自己都如此低声下气了,方衍竟然还是这样油盐不进,一想到吴泰鸣一旦坐牢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没有了,金钱地位财富,宋涵又怎么甘心?  “学长,我求你了。”宋涵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双手抱着方衍的腿,“学长,我求你,看在我爸的份上,看在凡凡的份上,你帮帮我吧,我已经走投无路了。”  “你先起来。”方衍眉头紧皱着,身为一名研究者,他有他的坚持和傲骨,方衍一直记得宋老当初对自己的教诲,如今看着老师唯一的女儿跪在自己面前,方衍一时之间有些无法接受。  知道方衍的性格,宋涵根本不起来,“不,学长,如果你不答应,我就一直跪到你答应为止!”  “方博士,那就让她跪着吧。”透过玻璃门看着屋子里的一幕,谭果推开门走了进来,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宋涵,“你怎么有脸来求方博士?当年如果不是吴泰鸣陷害,方博士不会以强暴未遂的罪名被抓坐牢,差一点前途尽毁,你身为吴泰鸣的枕边人,你难道就一点不知道方博士是被陷害的吗?”  “我……”宋涵虽然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但是这些年她一直当一个阔太太,每天吃吃喝喝,化化妆逛逛街,所以在谭果锐利又嘲讽的目光里,宋涵一开口就露了馅。  方衍根本没有想到宋涵是知道自己被冤枉的,而她却能什么都不说的保持沉默,一瞬间,方衍表情彻底冷淡下来,“你走吧,法不容情,吴泰鸣既然触犯了法律,自然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宋涵愤怒的看了一眼谭果,原本方衍的态度都已经软化了,就因为这个小丫头进来挑唆,方衍才会如此对待自己!  除了金钱地位和名声外,宋涵之所以会来新锐科技找方衍,也是因为秦天霖的秘书私下见了宋涵,一番威逼利诱之下,这才有了今天的这一出,为了逼迫方衍,宋涵打算先打感情牌。  可惜失败了,宋涵咬着唇,一副哀伤又痛苦的模样面对着方衍,“学长,你就真的这么铁石心肠吗?爸爸生前最喜欢你这个学生,你难道就不能顾念一点旧情,就答应我的要求。”  “对不起。”方衍依旧是拒绝,他不能原谅吴泰鸣,更何况,如果只是私人恩怨倒也罢了,可是方衍也知道吴泰鸣被抓,不仅仅是私人恩怨,也牵扯到而来秦豫和秦家之间的斗争。  这段时间,新锐科技公司里人心浮动,各种流言满天飞,大家都知道秦豫和秦家彻底决裂开战了,而且秦家这边还有帝京章家和刘家的帮忙,秦豫只怕要失败了,所以有些人就想着离开新锐科技,去秦家的研究所。  当然,对方衍这些人而言,他们是绝对不会走的,原本只搞研究,方衍并不懂这些门门道道的,是公司领导特意开了会,方衍才知道,吴泰鸣的被抓只是一根导火索而已。  这个时候,方衍不可能为了个人的关系,让吴泰鸣无罪释放,这样会让人以为秦豫扛不住秦家的压力,这样一来对公司的影响非常不好。  “学长,你不答应,我一定会跪到你答应为止的。”宋涵站起身来,抹着眼泪,“不过我不会打扰你工作的,我去外面跪着。”  宋涵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谭果,随后离开了方衍的办公室,出了电梯之后直接走到了新锐科技的大门口,此刻外面的记者和媒体都没有离开,宋涵一出来,镜头刷刷都对准了她。  众目睽睽之下,宋涵就这么跪了下来,哭的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倒是博取了不少记者的同情心。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方衍接到了不少的电话,这些人中有宋老当年的同辈,对宋涵这个晚辈还是很照顾的,看到新闻之后,都打了电话给方衍,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让方衍看在去世宋老的面子上,就放过吴泰鸣这一次,他毕竟也是宋老的女婿,是宋涵唯一的依靠。  看着面色犹豫不决的方衍,谭果不由笑了起来,“方博士,你心软了?”  “谭小姐,我……”方衍忽然不知道如何开口,如果是涉及到自己,方衍肯定就答应宋涵的请求了,但是牵扯到秦豫和秦家的争斗,方衍知道自己不能这么自私。  “如果心里过意不去,方博士你可以答应宋涵,吴泰鸣出来还是被抓,对我们的影响不大。”谭果原本是打算铁了心的拿吴泰鸣来杀鸡儆猴,让秦家和章家、刘家知道,秦豫也不是好惹的。  但是看着面色为难的方衍,谭果不由心软了,何必为难自己这边的人,经过这件事之后,吴泰鸣已经名声扫地,他不可能再回秦家研究所了,更何况方博士这些年在无人机上面有着卓越的贡献,谭果也不想他有太多的负面影响。  “这样吧,方博士,我让公司律师出面,你可以撤案,但是吴泰鸣必须公开承认当年的罪行,并且道歉。”谭果这么一说,方衍立刻就同意了,没有了这些杂事的烦扰,他也可以全心全意的投入到无人机的研究里。  谭果这边速度很快,新锐科技的律师也很厉害,直接到了公司大门口,不屑的看着跪在地上博同情的宋涵,直接当着记者的面将方衍撤案的要求说了出来,“吴夫人,方博士当年被陷害,到现在还背着一个污点,吴泰鸣想要平安无事的出来,我们的要求不算过分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