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06章 鹿死谁手

第206章 鹿死谁手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645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09
    “姐夫,你火气这么大做什么。”白圣天还是那不着调的性子,将手里头的刀叉一放,乐滋滋的开口:“你不常说我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到现在还一事无成吗?我这不想要上进了。”  “你所谓的上进就是和撞死你大姐的凶手在一起?”章继铁青着脸,他原本面容就肃穆威严,此时暴怒之下,面容看起来愈加的骇人。  白圣天嘿嘿的笑着,像是感觉不到章继的怒火一般,得瑟的将椅子上的一份文件递给了章继,“姐夫,白家的产业这些年越来越不行了,都是亏本生意,你也说了我没有经商天分,底下那些人对我也是阳奉阴违,我想总这样下去肯定不是办法啊。”  越说越来劲,白圣天愈加的得意,“上一次姐夫你不是给了我两个亿吗?我也不能坐吃山空,所以我把两个亿都投到了龙虎豹,龙虎豹打算在帝京开一家分公司,由我当总经理,姐夫,怎么样?以后在帝京你要是碰到摆不平的事,就来找我,我保管给你解决好。”  章继之前的暴怒不过是假装而已,可是此刻看着手里头的文件,章继气的浑身直发抖,章家的两个亿啊!就这样没有了。  之前章继那么痛快给了白圣天两个亿,不过是因为白圣天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下,他就算要败家,短时间之内也不可能败掉两个亿。  至多花了上百万,而且涂光正到现在还人事不知的昏迷着,章继已经打算对白家和白圣天出手了,可是就这么几天的功夫,两个亿就没有了。  情绪失控之下,章继猛地抬起头,嗜血的目光吃人一般盯着洋洋得意的白圣天,一把将手里头的合约给撕了个粉碎。  “姐夫,你撕我合约干什么?这就是复印件。”白圣天瞪大眼,一脸诧异的看着疯狂的章继,眼中有着报复的痛快一闪而过。  随后对着一旁谭果得瑟的使了个眼色,谭家人看起来温温和和的,其实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啊,一下子就吞掉章家两个亿啊。  “章先生,这是不满意我们龙虎豹和白叔合作?”谭果轻笑声响起,嘲讽的看着脸黑的像是锅底一般章继,“可是白叔都四十多岁的人了,也不是小孩子,他要选择和谁合作是他的权力。”  “谭果!你以为你糊弄了白圣天,就可以独吞我们章家的两个亿吗?”章继第一次感觉谭果这张脸是如此的面目可憎,难怪能和秦豫搅合在一起,果真是一丘之貉!  章继深呼吸着,吃人般的目光阴狠的盯着谭果,一字一字诡谲冷血的开口:“你以为我们章家的钱是那么好拿的?”  帝京章家可不是龙虎豹这种小公司可以抗衡的,若不是出于名声考虑,章继早就利用章家的手段对龙虎豹直接下手了,而不是迂回的让秦家和刘家联手,在商界一步一步摧毁龙虎豹。  可是谭果和秦豫如此不识趣,章继不介意动用雷霆手段,在两个亿的面前,章家背负一点坏名声不算什么,自古以来都有民不和商争,商不和官斗的说法。  “白纸黑字的合约,章先生你难道还能一手遮天。”谭果丝毫不将章继的威胁放在眼里,笑着补充道:“为了保证合约的法律效益,我和白叔已经去公证处公证了。”  章继黑着老脸,他没有想到谭果行事如此谨慎,忽悠了白圣天这个蠢货签了合约不说,还去公证了,这样一来,他想要让这份合约失去法律效益就麻烦多了,但是对帝京章家而言,也只是多了些麻烦而已,谭果太小看章家的权力了。  丁队长过来时,就看到谭果和章继剑拔弩张的对峙着,白圣天却一副吃货的模样,浑然感觉不到诡异的气氛,依旧埋头大吃着,间或喝口小酒。  “章先生,你冷静一点,有什么事交给警方来处理。”丁队长快步上前,只当章继是因为章母被撞身亡的事情和谭果起了冲突。  看到丁队长,章继倒是冷静下来了,目前最重要的是大局,和谭果一个丫头片子置气没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章继点了点头,“丁队长晚上好,我过来只是让圣天去医院探望涂法官的。”  在开车过来的路上,丁队长一直在思考白圣天对涂光正下药的动机,虽然从案发时间上来说,白圣天最有嫌疑,但是丁队长一直找不到任何动机。  可是此时看到谭果,丁队长脑海里亮光一闪而过,他突然有种猜测,如果自己的想法是对的,那白圣天就有了对涂光正下手的动机了。  “白先生,您好,关于涂光正法官突发心脏病的事,有些问题想要询问白先生。”丁队长公事公办的开口,目光锐利的盯着白圣天一闪而过的心虚表情,更加坚定了刚刚的推测。  白圣天眼中寒光一闪而过,原本以为章家要对谭果动手,没有想到章家也是吃柿子捡软的捏,先拿自己开刀,也对,涂光正还在医院里躺着,章家要收拾自己易如反掌。  更何况还有那两个亿,章家也担心夜长梦多,谁知道自己棋高一着,先将两个亿投资到了龙虎豹,也难怪章继刚刚气的失去了理智。  “白叔,我陪你去一趟市局吧,市局我有认识的朋友。”谭果站起身来,摆明了是站在白圣天这边,这让丁队长更怀疑涂光心脏病发作就是白圣天动的手。  不管如何,章继还是白圣天的姐夫,自然也要跟着去了市局,此刻审讯室里,谭果和章继都被请到了隔壁的观察室,此刻丁队长带着手下坐在白圣天的面前。  “白先生,根据医院那边反馈的情况,涂光正法官不是普通的心脏病发作,而是被人下了药,导致心脏病发作。”丁队长开门见山的说出了来意,锐利的目光紧盯着白圣天,同时将中的几张监控照片放到了桌子上。  “这是下午一点四十五分,你离开办公室时被监控拍到的画面,这下午一点五十五分的监控画面,因为等不到涂法官来开庭,田彬带着两个法警赶到了办公室,当时涂法官已经发病昏迷在地了。”  丁队长指着桌子上的照片,声音愈加的严厉,“在这十分钟之间内,并没有第二个人进入办公室,白先生,你有什么要解释的?”  “我没什么要说的,说不定他是在我离开之后突然发病的,十多分钟,涂光正又有心脏病,随时都能发作。”白圣天表情有些的慌乱,视线左右躲闪着。  砰的一声,丁队长突然的一拍桌子,厉声质问:“白先生,根据医生的推断,涂法官发病时间在一点五十分左右,当时你还在办公室里,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被吓的一个哆嗦,白圣天气恼的瞪着丁队长,一把抓起桌子上的照片丢了过去,“你凭什么说这个人是我?监控拍到脸了吗?我当天根本没有上楼,也没有去见涂光正!”  白圣天光棍的将所有事都给推了,此时得意的看着丁队长,“几张没有拍到脸的照片而已,哼,难道你们南川警方就是这样查案的?”  “白圣天你当时进办公室之前,和田彬碰面了。”丁队长无语的看着白圣天,没有想到他竟然耍无赖。  “田彬?我呸,说不定就是他害了涂光正,然后想要拿我顶罪,你们怎么不去调查田彬,我看下药害了涂光正的凶手就是他,他可是涂光正的学生兼助手,最方便下黑手了,有句话不是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田彬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白圣天厚脸皮的阴笑着,可惜啊,丁队长不相信自己,这年头说真话都没有人相信了。  白圣天这样胡搅蛮缠,丁队长也没办法,毕竟没有直接证据指明是白圣天下的手。  虽然田彬指证白圣天当时进了办公室,可是白圣天说的也对,监控都没有拍到正脸,白圣天完全可以指控田彬污蔑。  一个小时之后,白圣天大摇大摆的跟着谭果一起离开了市局,丁队长也很是无奈,一旁手下低声道:“丁队,难道就这样算了?我看白圣天嫌疑很大,可惜监控都没有拍到他的脸,他倒推的一干二净。”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一切都讲究证据,没有证据都是枉然!丁队长转身向着办公室走了去,“你们跟我过来,一起将这个案子梳理一下,看看有什么疏漏的地方。”  丁队长的小队一个五个人,此时,一人率先发言:“犯罪时间而言,白圣天最有嫌疑,而且他刚刚神色慌乱,明显就是做贼心虚。”  “嗯,至于犯罪动机:白圣天和谭果关系密切,丁队,刚刚我从章先生那里了解到,白圣天投资了两个亿到龙虎豹。”  另一个人补充的开口:“白圣天大姐在南川被撞身亡,根据之前我们的调查,幕后凶手很有可能就是谭果,一旦这个案子到了涂光正法官手里头,谭果被判刑的可能性很大。”  法院和市局都是司法系统的,涂光正的名声在场几个警察都知道,他绝对称得上铁面无私的包青天,谁的面子都不给,一旦章母被撞案子开庭审判,谭果很有可能会入狱。  “所以白圣天为了自己投资的两个亿,宁愿帮杀人凶手去下药害了涂法官?”另一个人目瞪口呆的接过话,总感觉不可思议,但是一想到白圣天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二世祖,这事他还真能做出来。  “所以这就是杀人动机,白圣天应该是被谭果怂恿的。”丁队长认同的点了点头。  涂光正名气太大,谭果和秦豫再有权势,也威胁不到涂光正,所以只能除掉涂光正,换成其他法官审理此案的话,秦豫和谭果就可以威逼利诱,逼迫对方偏向谭果这边。  “可是丁队,这都是我们的推断,缺少可以支撑的证据。”一个手下无奈的叹息着,监控没有拍到白圣天的脸,而且只有田彬一个人的证词,根本不足取信。  办公室里几人对望一眼,都很是无奈,虽然他们可以断定白圣天就是凶手,但是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白搭,丁队长只好安排几个手下继续追查这个案子,看看有没有其他线索。  章继要长时间留在南川,毕竟儿子受伤住院,妻子意外死亡,单位那边也给章继放了大假,基于隐私考虑,所以章继没有继续住在酒店,而是住到了刘心音在南川的一幢别墅。  “爸,难道就让舅……白圣天这样脱罪了?”章成康将舅舅两个字又吞了回去,他不久前才知道自己根本不是章母的孩子,而是刘心音生下的。  那一刻,章成康脑子有些的混乱,这些年来,他虽然痛恨章母的粗俗泼辣,可是章母对章成康还是非常好的,绝对称得上是个好母亲。  可是章母已经死了,而且刘心音一番无奈的哭诉,外加给了章成康刘家百分之十的股份,章成康很快就接受了刘心音这个亲生母亲。  连带的对白圣天这个二世祖舅舅也没有了任何好感,毕竟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现在挂着这个名头,不过是为了方便夺下白家余下的家产。  “哼,白圣天这一次是走运。”章继也没有想到所有的监控竟然都没有拍到白圣天的脸,所以就被他推的一干二净了,但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白圣天的这一点运气什么都不算,“放心吧,我已经安排好了,没有证据我们就制造证据。”  “你们父子俩吃饭的时候也谈工作。”刘心音娇嗔着,无奈的抱怨着父子两人,“快尝尝我的手艺,这是秦家送过来的新鲜鹿肉,最是滋补了。”  不单单章继很受用,章成康同样如此,比起整天就会吵闹,像个泼妇一般的章母,刘心音才是父子两人心目中的贤妻良母,完美女性,知性优雅、温柔体贴,做的一手好菜,即使抱怨也让人心里头酥麻麻的舒坦。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吃起晚饭来,不管是白圣天,还是秦豫谭果,在章家三人眼中不过是蝼蚁,以前以为只随意可以捏死的蝼蚁,现在章家认为这是需要花点力气才能捏死的蝼蚁,终究不堪一提。  章家行动很快,白圣天下药毒害涂光正的证据陆续浮出了水面。  “丁队,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一个刑警小跑过来,将手里头的化验单递给了丁队长,“这种药物是违禁药物,市面上没有卖。”  丁队长点了点头,“正规药店买不到,那只有去黑市药店了。”  南川这样人口超过两千万的城市,不正规的地下黑药店黑诊所也有很多,就凭着药物的名字想要追查不亚于海底捞针。  “丁队,要不我们让人拿着白圣天的照片去所有的黑市药店诊所排查一遍?”虽然工作量很大,但也是唯一的办法,不过这些黑市药店诊所都有相关的行规,就怕对方不愿意合作。  丁队长摇摇头,这样筛查太耗费人力物力财力,关键是一点效果都不会有,白圣天就算是去买药了,药店老板也可能告诉警方的。  思虑着,丁队长沉声开口:“重点去筛查青竹帮的地盘。”  之前谭果和秦豫成功拿下了青竹帮,艾元鸿不得不退位离开,白圣天既然是帮着谭果对涂光正下药,那么他买药的地方肯定是谭果的地盘,最有可能就是青竹帮下面的某个黑市药店或者诊所。  这边有了调查方向,追查起来就容易多了,一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第二天傍晚,在一个破旧的巷子里,一辆汽车停在了巷子口,从车上走下三个人,正是丁队长和他的手下。  “丁队,前面有一家药店,说是卖古玩古董的,其实私底下在卖违禁药。”一个手下快速的说了一句,三人向着巷子尽头的古玩店走了过去。  “呦,我就说今天早上喜鹊枝头喳喳叫,原来是有贵客临门了,三位里面请。”柜台后面的胖子哈哈笑着,一副热情又爽朗的模样,“要看什么尽管挑,价格好商量。”  “祝老板。”一个手下拿着白圣天的照片走了过来,“这个人有没有来过这里?”  祝胖子不经意的瞄了一眼,瞳孔猛地一缩,不过瞬间又恢复了常态,笑哈哈的摆摆手,“没有,我这店里东西都是老物件,但是价格昂贵,所以来的客人不多,这人要来过我店里,我一定记得,他真没来过。”  祝胖子虽然装的挺像,可是丁队长他们毕竟都是刑警,眼睛厉害的狠,一眼就看穿了他的伪装。  丁队长更是冷声一笑,“我怀疑这个店里贩卖摇头丸,小孙,打电话叫支援,顺便让缉毒部门派人过来。”  “好嘞,丁队,我马上就打电话。”小孙嘿嘿一笑,得瑟的看了一眼表情大变的祝胖子,“丁队,我还怀疑这些都是假古董,这根本是一家黑店,也应该通知工商和质检部门一起过来。”  “几位,几位,你们这是干什么?难道是同行来故意使坏的?”祝胖子擦着额头上的汗,虽然还在强撑着镇定,但是看出来他已经慌了。  丁队长对着要打电话的小孙使了个眼色,随后看向祝胖子,“说吧,照片上这个人来过你店里买药没有?我们是刑警,只负责查案,至于你私下来卖什么东西,我们不会管,可是如果你不配合的话,那就说不定了,相关部门也可以开展一个联合行动……”  犹豫着,祝胖子看了一眼面色严肃的丁队长,一咬牙,压低声音道:“几位,各行有各行的规矩,要是道上的人知道我胖子出卖客户的消息,以后我这个店就甭指望开下去了。”  “放心吧,我们只是查案,不会将你牵扯进来的。”丁队长倒也干脆,直接给祝胖子吃了定心丸,“这个人是不是来过?”  “对,他是五天前的晚上来的,但是我都快关店门了,这个人给了我一千块,就买了一瓶药,一看就是不差钱的主。”  祝胖子终于还是交待了,想了想继续开口道:“当时他给的一千块都是新版的人民币,而且还是崭新的连号的,这钱我还没用,打算过年的时候当压岁钱包给侄子。”  丁队长三人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因为做的是黑市生意,所以巷子这边都没有监控探头,他们也是通过线人知道这个药店,刚好有人看到白圣天的车子来过,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大的收获。  “行了。”看着祝胖子那贪婪的模样,丁队长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我给你一千五,你把那一千块给我,这是证据,你可不要玩鬼,否则让你去牢里住几天。”  “好嘞,警官,我可是守法公民。”祝胖子嘿嘿一笑,多拿到五百块,可不是小数目,连忙跑回后面的屋子里,片刻后拿出一叠崭新的人民币,不多不少刚好一千块。  证据到手了,丁队长让手下给祝胖子录了口供,这才带着两个手下离开了。  这边人一走,祝胖子一扫刚刚谄媚巴结的模样,转身将卷闸门给关上了,一个小时之后,祝胖子离开了他的古玩店。  丁队长回到市局之后,立刻让人将一千块人民币送去物证科化验了,提取到了几枚指纹,经过比对,果真有白圣天的指纹,这可是关键性的证据。  “丁队,不好了。”就在此时,一个手下快速的跑进了办公室,气喘吁吁的开口:“丁队,我手下的线人刚刚打了电话说祝胖子不见了。”  丁队长眉头一皱,“立刻去搜查他的下落,这也是关键证人,不能让他跑了。”  市局刑侦队马不停蹄的在搜查祝胖子的下落,只可惜对方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丁队长脸色有些的难看,看着垂头丧气的属下,不由安慰了两句,“算了,祝胖子毕竟是青竹帮的人,他估计是害怕了,不是自己逃走了就是被谭果那边给抓起来了,一时半会的是找不到人了,好在他的口供还在。”  虽然祝胖子失踪了,但是在白圣天入住的酒店垃圾桶里,搜查的刑警发现了一个药瓶,根据药瓶上的指纹检测,也是白圣天的,而化验药物成分和涂光正体内的残余药物成分相同。  所以白圣天对涂光正下药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医院里,听完丁队长的话,涂宁几乎有些不甘相信,“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爸一直将他当成了弟弟。”  “涂先生,你先冷静一下,这个案子查到这里已经可以正式下拘捕令抓人了。”丁队长说完之后,目光不由自主的向着身后的病房看了过去,白圣天下药不过是为了帮谭果,在利益面前,这个二世祖又怎么可能讲感情。  “好,我知道了。”涂宁明白的点了点头,接过丁队长递过来的相关文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涂光正被下毒一案就成了刑事案件。  收到消息后,章继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之前一直不顺,现在总算来了一件顺心的事了,等白圣天一被逮捕,章继打算以章母被撞的案子控告谭果,一旦谭果被抓,之前她和白圣天签署的两个亿的投资合约,想要作废就容易多了。  佘政刚从办公室出来,就看到丁队长拿着白圣天的拘捕令,打算去抓人,两人面对面碰了个正着。  “你这是要去抓人?”佘政意有所指的开口,“你难道没有感觉这个案子查起来太顺利。”  眉头一皱,丁队长眯着眼看着佘政,外界都以为两人很不合,有种王不见王的味道,其实丁队长和佘政还真没什么矛盾。  虽然一直被佘政压了一头,在市局名声也没有佘政大,可丁队长又不是三五岁的小孩子,因为名气地位就和佘政结仇。  只是心里头多少有点不舒坦,所以两人没什么私交,此时丁队长明白佘政不是无的放矢的人,他这么一提醒,丁队长仔细的将涂光正被下药的案子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从犯罪动机到犯罪时间,到物证和人证都是齐全,当然,祝胖子跑了,可是这并不影响整个案子,可是如同佘政说的一样,这些人证物证查起来太顺利了。  白圣天虽然是个二世祖,没什么脑子,可他背后是谭果是秦豫,这两人绝对不是善茬,丁队长表情倏地一下变了,现在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谭果和秦豫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即使丁队长这边人证物证齐全,他们也不怕白圣天会被定罪。  还有一种可能:对涂光正下药的人根本不是白圣天,所以自己查到的这一切都是有人事先安排好的,所以自己查起来才会这么顺利,所以谭果和秦豫那边才不会横加干涉。  此时,丁队长更倾向第二种可能,想到这里,他的脸刷的一下就沉了,自己被人算计了!那么这个案子里的祝胖子也好,田彬也好,包括药瓶、一千块人民币和法院的监控录像,一切都是伪证,都是假的。  “我们进来说。”丁队长知道佘政和谭果关系好,那么他知道内幕也正常,想到这里,丁队长脸色愈加的难看,任谁被人这样耍着玩,都无比愤怒,尤其还利用自己来抓捕白圣天。  办公室,佘政给丁队长倒了一杯茶,“这个案子你漏算了一点,章母如果不是被谭果害死的,那么这个案子一旦到了涂法官手里头,真相必定会大白。”  丁队长端茶茶杯的手一抖,整个人愣住了,他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谭果是被人陷害的,涂法官一旦接手这个案子,势必会查个水落石出,所以他必须要死,白圣天就是替罪羔羊!  “是我先入为主了。”半晌之后,丁队长苦笑的摇摇头,从最开始他就认定了白圣天是凶手,所以才会顺着这个思路去查。  !分隔线!  因为孙学军的痊愈,柯华即将离开S省回到帝京,这一次他来南川是最后一次视察工作,所以今晚上的宴会也算是欢送会,南川各大世家还有商界豪门都来参加了今晚上的宴会。  “章叔。”柯华笑着和章继寒暄了几句,态度并不算熟络。  “柯大少,我敬你。”章继微微有些不悦,不过面上倒是看不出来,举杯和柯华碰了一下。  短暂的寒暄之后,柯华端着酒杯向着坐在角落里的谭果和秦豫走了过去,他原本就是今天宴会的焦点,此时众人不由自主的将视线看向谭果那边,心里头都诧异着。  “柯大少,似乎和谭果关系很好?”有人低声议论起来,按理说秦豫和谭果如今被章家秦家刘家联手攻击,破产是早晚的事,这个时候柯大少不应该对谭果如此热络。  “看看吧,虽然说三家联手了,可还不是秦豫占了上风,秦家在国外的分公司据说都快要倒闭了。”  也有人看好秦豫,毕竟龙虎豹在国际上的势力可不小,“而且这一次吴泰鸣的案子,如果不是涂法官突然心脏病发作,吴泰鸣肯定会被判刑,秦家名声也会跟着一落千丈,鹿死谁手还不清楚呢。”  众人交头接耳的议论着,虽然他们不看好秦豫,但是目前为止,也没有人敢趁机对秦豫落井下石,如果秦豫真败了也就罢了。  如果秦豫最后逆转局面成功了,那现在落井下石的人,就要接受秦豫雷霆万钧的报复,正因为忌惮这一点,所以大家才按兵不动。  “爸,柯家也未免太不给我们面子了。”章成康低声开口,有些愤恨不甘的看着和秦豫谭果交谈的柯华。  柯华代表的就是帝京柯家,他的态度就是帝京柯家的态度,如今柯华对章家冷冷淡淡,对谭果和秦豫如此热情,摆明了告诉众人柯家看好秦豫,这样一来对章家非常不利。  章继也不明白柯华为什么会如此,按理说秦豫目前虽然占据了几分优势,但是只要有脑子的都该明白,秦豫迟早要倒霉的,章家目前用的都是阳谋,秦豫还可以苟且偷生、垂死挣扎,一旦章家动用帝京的关系,秦豫必输无疑。  “或许柯家想要拿到风帆海运所有的股份,所以才故意交好秦豫,也可能是想要和他谈条件。”一旁秦天霖笑着插了一句,这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章继和章成康思索一番,倒也认可了,风帆海运对柯家非常重要,柯华想要趁机拿到所有股份也正常,毕竟一旦秦豫落败,风帆海运的股份就到了章家和秦家手里头,柯家再想拿回所有的股份就困难多了。  “那会不会阻碍我们的行动?”秦天祺是跟着秦天霖出来见世面的,此刻听到这里,他不由的担心起来,如果柯家帮着秦豫,对他们三家是非常的不利。  “放心吧,和柯家合作不过是与虎谋皮,柯家不会帮秦豫的。”秦天霖笑着拍了拍秦天祺的肩膀,以前他一直感觉弟弟被养废了成为一个纨绔也是好的,至少不会和自己争夺家产。  可是如今跳出继承人三个字的束缚,秦天霖才知道自己当初想的多狭隘,天祺也是秦家的子孙,以爷爷的精明,他怎么可能培养一个纨绔子孙出?  爷爷只会让自己和天祺竞争继承人的位置,即使最后一个人落败,凭借着自己的才能,再有秦家的帮忙,也可以在外面闯出一番天地来,打虎亲兄弟,天祺有能力,也可以成为自己的助力。  爷爷将天祺养废了,不过是不想多一个人日后和真正的继承人争夺秦家,而自己不过是爷爷手里头的弃子,让自己和秦豫争的你死我活,让真正的继承人渔翁得利。  “柯大少,你这么看好我们家秦总裁?”谭果笑着看向柯华,不愧是柯家培养出来的继承人,比起章成康,眼界、格局都大多了,判断力也精准多了。  柯华莞尔一笑,看了一眼神色冷淡的秦豫,章家那些布局,柯华都看在眼里,他想谭果和秦豫肯定也都是了然于心,这两人为什么不出手阻止章家布局?  只有一个原因,一切都在这两人的掌握之中,所以比起章家、秦家和刘家的三家联手,柯华更看重秦豫,当然,某种程度上,他更看重的是谭果,这个让他都看不透的女孩子。  “想必今晚上就会见分晓了。”柯华笑着对谭果秦豫举杯,章家毕竟底蕴太浅了,自以为行事谨慎,可是章家对白家做的那些事,帝京那些明眼人都看在眼里。  这样的章家即使爬上来了,日后也很快会倒下去,因为章家行事太没有底线了,这样的家族,帝京没有人会选择和他们合作,只可惜以章家人的格局,他们看不清楚这一点,还洋洋得意,以为可以跻身成帝京的名流世家。  当丁队长穿着警服带着两个刑警出现在宴会上时,原本觥筹交错的宴会一下子就静了下来,这些世家多少也察觉到了章家和秦家的一些行动,只是了解的并不多,如今丁队长出现在这里,大家知道好戏要上演了。  丁队长带着手下径自向着谭果方向走了过去,会场另一边的章继阴冷一笑,章成康脸上的笑意都遮掩住了。  “哥,看来谭果要倒霉了。”秦天祺幸灾乐祸的开口,之前一直被秦豫和谭果压了一头,如今终于可以报仇雪恨了,也难怪秦天祺这么兴奋。  唯独早已经和秦豫谭果合作的秦天霖,神色晦暗不明,他嘴角勾着笑,不知道是在嘲讽秦豫和谭果,还是在嘲笑身边的章家父子,但是在外人眼里,秦天霖这绝对是胜利的笑容,  “谭小姐。”丁队长走了过来,看了一眼柯华,正色的开口:“柯书记您好,因为涉及到刑事案件,还请柯书记您回避一下。”  “可以。”柯华点了点头,看来今晚上要倒霉的人绝对不是谭果,否则刑侦队要抓的就是谭果,没有必要让自己回避。  看到柯华离开了,丁队长叹息一声,对着谭果抱歉的开口:“之前的事是我调查不全面,谭小姐,对不起了。”  “丁队长客气了,相关的证据我已经准备齐全了,一会就让人交给丁队长,”谭果不在意的一笑,鹿死谁手,现在才有分晓。  和谭果说了一句之后,丁队长带着人径自向着秦天霖、章继这边走了过来,这让现场所有人都诧异的一愣,难道不是该抓捕谭果吗?  ------题外话------  中考之后就是期末考了,昨晚上还做梦,考试的时候题目写不完,各种着急烦躁,哈哈,醒过后才明白都毕业这么多年了,啧啧,不需要考试真的是太幸福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